第六小節:所謂不打不相識

 

 

 

  「上次見面好像是去年的事了吧?沒想到這次見面會是在試煉的情況下。」

 

  「事情偶爾會是在意料之外。」盈華輕笑,「恭喜妳入選為候選者,夏瑪。」

 

  「謝了。」

 

  用完晚餐後,我和盈華坐在分部外頭的枝幹上,隨意地閒聊了幾句。因為是相距不遠的分部,我和盈華一直都有著交流,除了公務上的合作外,私底下也斷斷續續有著來往。

 

  這幾日盈華安排我們住在翡翠分部內的客房之中,至於用餐的部分,分部內也設有餐館提供飲食。

 

  餐館雖是以妖精的主要飲食為主,但畢竟是招待冒險者的地方,食物的口味還算多元,也不太有吃不習慣的問題。

 

  我端著貝洛琪推薦的水果茶,本來是坐在餐館裡慢慢喝,後來看到盈華出現在餐館裡,打了招呼、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忙完了今日的工作跑來用餐。後來,我倆就跑來這邊聊天了。

 

  「對了,關於下午的事,去探查的幾位稍早做了回覆。」或許是知道我也挺在意這件事的,盈華主動提起了這話題,「由於這附近常有冒險者出入,『使用魔法』雖然不是多頻繁的事,但也不算太多。一般而言,這區域的魔法使用狀況我們僅會有限度地進行管制,除非是威脅到我族內部的安全……總之,結果並不理想。」

 

  我哼了聲,等他繼續說下去。

 

  「施術者似乎是直接離開了,難以追蹤。」他微蹙著眉作結,「但長老在閱完相關資料後已經出發前往現場,說不定會有什麼進展也不一定,到時候我再告訴妳,之後也會整理一份相關資料傳到塔克理那邊去。」

 

  「了解,麻煩你了。」

 

  瞭解完相關事項後,我晃了晃手中的杯子讓沉於底部的果粒浮起,接著慢慢喝了起來。

 

  貝洛琪說的沒錯,這水果茶真的挺不錯的。

 

  抬頭望著已經暗下的天空,細細的弦月畫出了抹顯眼、卻又與夜色巧妙融合的弧度。盈華坐在我旁邊,同樣沒說話,只是慢條斯理地解決起他從餐廳帶出來的晚餐。

 

  看來他們是真的跑了,不過也不意外就是。但就算又出了什麼狀況,這裡再怎麼說都是翡翠分部的據點,又有身兼前任分部長和妖精一族長老的希芙琳坐鎮,用不著擔心會出什麼意外。

 

  不過,瑟雷爾他們竊取晶石是為了什麼?拖到我們進入翡翠森林才逃走又是為何,是巧合或是別有所圖?

 

  我輕嘆口氣。一切都仍無解,就只能看他們還能不能查出些什麼來了。

 

  直到雙方各自解決完手中的食物,我們又閒聊了幾句後才告別,回到了樹屋內部。

 

  晚上由於沒什麼事,我便早早就寢了。倒是加莉西似乎跟其他同樣暫留翡翠分部的冒險者或是旅人們相處甚歡,她也跟我交代過她會稍晚回來,不必等她。

 

  ……只不過,不知道她的「稍晚」是多晚就是了,隔天早上當我悠閒地起床梳洗完畢後,她還窩在被窩裡熟睡,而我想了想,還是決定不吵醒她了。

 

  畢竟,吵人睡覺是不道德的行為,是吧?

 

  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我直接前往餐館。這時間雖然偏早,但據盈華所說,餐館滿早就開了──這是為了配合少部分冒險者的需求,況且他們並不嫌麻煩。

 

  話雖如此,當我抵達餐館時,裡頭同樣沒什麼人,座位大概還有八成是空的。見狀,我也不急著找座位,而是直接前往櫃台點餐。

 

  望向櫃台,我挑起眉,有些意外地看見目前待在裡頭值班的人是卡諾。

 

  「早安,夏瑪小姐。」同樣看見我的卡諾在我走近時率先打了招呼。

 

  「早。」我應道,「你在這邊工作啊?」

 

  「不是,」他搖搖頭,「原本值班的人突然有事,請我幫忙代班。」

 

  「這樣啊。」我應了聲表示理解,看了看菜單後隨意叫了份餐點,順便要了昨晚的水果茶,「……不過,這麼早起來幫忙,你也挺熱心的嘛。」

 

  「還好啦,能幫上忙就好。」他笑了下,答。

 

  我點點頭,不置可否。

 

  付了錢、領了餐之後,我便找了個接近角落、但仍能看見用餐區全貌的座位坐下,慢條斯理地解決起早餐來。

 

  不知道今天會碰上什麼狀況,但還好昨天睡得早,我現在精神就挺不錯的。

 

  坐下不到五分鐘,盤子內的食物都還沒解決一半,兩名吵吵嚷嚷走入餐廳的冒險者就先打斷了這平和的早晨。

 

  以著外族語溝通著的兩名矮人男性先找了個位置放下隨身物品,才一前一後的到櫃檯去點餐。我單手托著下巴,望著他們走向櫃台的背影,手中的叉子隨意地擺弄著盤中的食物。

 

  他們明顯沒有壓低音量的意思,拜此所賜,他們的對話我聽的一清二楚。

 

  正常的點餐流程後,他們付了錢、領了餐,大步走回了座位上。我的視線在卡諾身上停留了幾秒,在他注意到前便移了開來。

 

  順其自然、順其自然。

 

  將注意力移回食物上,才剛想好好吃飯,那兩名矮人明顯沒打算壓低的嗓音再度傳了過來。

 

  我抽了抽嘴角,抬眸望去。

 

  雖說餐館難免吵鬧──畢竟會在這裡用餐的多半都是冒險者,個性不拘小節也在意料之內,由其他們又是其中佼佼者的矮人一族──我們塔克理的餐館時常也是熱鬧的狀態,但是在這樣一個安靜平和的早晨,有人這麼吵還是忍不住想皺眉。

 

  算了,早點吃完去外面走走吧。

 

  聳聳肩,我這麼決定。

 

  在突兀的吵鬧聲中又過了三分鐘,另一邊,有人受不了噪音跳出來抗議了。

 

  「吵死了你們這群矮子!大清早的安靜點行不行!」

 

  拍桌站起的翼人族女子暴怒道,那兩名矮人停下談話,其中一名跟著拍桌站起,以著流利的通用語罵回去,「妳說誰矮了!老子在族內可算高的了!你們這群只長翅膀不長腦袋的傢伙!」

 

  「誰長翅膀不長腦袋?你們才不長腦袋!大清早的閉嘴滾回去睡覺吧!」

 

  然後,他們就這樣吵起來了。

 

  我望向隔空互罵的兩方,跟著其他人一起看起戲來。畢竟沒人想自找麻煩嘛,不過倒是有人是非管不可的……噢不,是妖精。

 

  我瞥向櫃台內的卡諾,他面有難色地望著兩方,最後像是鼓起勇氣般地走向他們。

 

  「那個,兩位……可以先冷靜一點嗎?」

 

  只不過,那聲音小的連我都差點聽不清楚。

 

  「我呸!既然如此就來決鬥吧!讓老子好好教訓妳這隻鳥!」

 

  矮人像是沒聽見地抽出了背後的劍,朝著翼人女子提出了決鬥。

 

  「好啊!死矮子就不要打輸了再來哭啊!」

 

  翼人女子一撩長髮,拔出了腰間的刀,明顯也是沒聽見的樣子。

 

  還真粗暴啊……這兩位。

 

  眼看雙方就要打起來,周遭開始有些騷動了,不想被波及的冒險者們開始移動位置,有的依然抱持著看戲的打算,有的則是直接離開了餐館。

 

  至於我,我坐在原位看著蒼白著臉不知所措的卡諾,再看向已經舉起武器對峙起來的兩位,放下叉子站了起來。

 

  還是管一下好了,要是讓他們砸了這理,會給公會的人添麻煩的。

 

  我直接走到卡諾旁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聽說你的魔法是火系三色石的程度,對吧?」

 

  他愣了下,點點頭後道:「夏瑪小姐,他們……」

 

  「先阻止他們打起來吧,波及周圍可就麻煩了。」知道他想問什麼,我直接給出了答覆。

 

  「但是他們沒聽見……」他喃喃,「而且,我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用魔法吧,」我聳肩,看著打起來的翼人和矮人,「不傷及環境為前提的魔法,讓他們注意到我們這邊,你沒問題吧?」

 

  卡諾的通用語沒那麼熟練──他的語速一直都偏慢,言談間也有些許發音不清楚的詞,但語速這點從他和希芙琳的對話就能聽的出差異──加上個性的關係,氣勢很容易被壓過去。

 

  「好。」他點點頭,轉頭望向打起來的兩位。我跟著把視線移回去。

 

  劍和刀幾個交錯,矮人在力量上佔了上風,翼人女子則是較為靈巧。卡諾認真地望著他們,在他們一個交手各退了步的瞬間,兩人之間猛地竄出了朵火花,接著暴漲成了攔阻的火牆。

 

  「──是誰!居然敢打斷我們的決鬥!」矮人舉著劍怒道,翼人沒有說話,但神情同樣帶著不滿。

 

  「讓我說句話,好嗎?」我道,語氣悠閒,「這裡畢竟是餐館,再怎麼說都別造成分部的困擾,兩位真想打的話,相信外頭設立的練習場會是較為合適的地點。」

 

  我不打算阻止他們決鬥,重點是別讓他們在餐館打就行了。分部外設有讓冒險者們切磋的場地,再怎麼說都是那裡比較適合。

 

  「說的也是……」翼人女子有些動容,本就是被干擾而不愉快的她自然會認同我的說法。

 

  「呸!妳又是誰,老子的決鬥妳憑什麼干擾?」矮人持續糾結在非本意的點上,說實話,我覺得這種人有時滿難溝通的。

 

  「嗯?憑你現在踩在妖精的地盤上,又在冒險者公會中?」我聳聳肩,「還是憑我認識你們分部的烏司克分部長,又剛好知道他不喜歡自家冒險者隨意與他族起爭執?」

 

  矮人崇尚強者,烏司克就是其一。搬出他們分部長應該有些作用,他不信也好,但烏司克的個性他們分部的人總不會不清楚。

 

  果然,矮人的表情閃過一絲忌憚,「……哼!到外面打也沒什麼,可別以為我是怕了妳!」

 

  說完,他轉頭瞪向翼人,「走!我們到外面去!」

 

  「還怕你不敢呢!」翼人一勾嘴角,率先出了餐館。

 

  矮人也迅速跟了出去。

 

  餐館再度回復了安靜,卡諾撤去火牆,鬆了口氣後整理起被兩人弄亂的環境,我順手幫他扶起被撞倒的椅子。整理完後,他認真地向我道了謝。

 

  「不用謝,調解紛爭也在冒險者公會的職責內。讓他們打一打就好,不至於鬧得太嚴重的。」

 

  卡諾微微頷首,接著有些疑惑地問:「但是,為何讓他們打一打就行?」

 

  「矮人個性剛烈卻也十分率直,這麼直接地提出決鬥,不論結論如何大概都會坦然接受;那位翼人剛才跳出來抗議是因為被干擾,要是她的舉動造成分部和其餘用餐客人的困擾的話,明顯是本末倒置。」我解釋給他聽,「再說,就練習場的環境而言,擅長空中作戰的翼人只要能利用自身優勢,理論上應該能打的贏吧,我猜啦。」

 

  我頓了下後,又道:「對了,卡諾,今天你會出現在這裡,其實也有希芙琳小姐的意思吧?」

 

  他一愣,我擺了擺手,留下了句「先去吃飯了」便走回原先的座位上。

 

  冒險者公會對於這種突發的人員變動都有相應的對策的,那些人員必定都受過訓練,像卡諾這樣不知所措還得讓我出手幫忙的狀況,理論上不可能。

 

  所以他不會是冒險者公會的員工,而唯一可能讓他代班的,除了前任分部長希芙琳之外沒有其他可能了。

 

  雖然仔細想想總覺得有什麼陰謀,很難不去在意希芙琳小姐的動機……但還是順其自然吧,反正我不覺得我的解決方式有何不妥。

 

  暫時不管這些雜事,我動手將盤內剩餘的食物解決掉。

 

  用完餐後,我直接回到了房間,還順手帶了份早餐給加莉西。

 

  回房間時她已經醒了,正更衣梳洗完準備要吃出來早餐。簡單來說我回來的時機剛好,趕在她出來前先拎著早餐回來了。

 

  加莉西歡呼了聲,接過了早餐用餐去了。

 

  「對了,我昨天跟人約了切磋。」吃一半時,加莉西這麼道,「等一下在練習場那邊,妳要來嗎?」

 

  練習場嗎?

 

  「好啊,不過我不下場。」去看看也好,順便看看剛才那兩位有沒有打到把練習場拆了。

 

  「欸?下來打一場,當作練習也好嘛!」

 

  「妳們在切磋,我頂多旁邊看就好啦。」我苦笑。跟那些長期在外旅行、面對各種危險的冒險者相比,我的劍技還是差了些,就只是一般水準而已。

 

  「沒關係啦,切磋而已。」加莉西擺了擺手,「不然我們打一場吧,我們好久沒打了。」

 

  ……好吧,就當練練手,加莉西的刀術不錯,以往也陪我對練過不少次。

 

  「就一場。」我說,「妳們約什麼時候?」

 

  「半小時後。」她答。

 

  待加莉西解決完早餐後將桌面收拾乾淨,我們就先出了房間,前往位於底下的練習場。練習場設立於分部後方的地面上,面積還算寬敞,要同時容納四五組人練習也不是問題。

 

  我們抵達時現場已有一些人了,加莉西張望了下後率先跟某組人打了招呼。我跟在她身後走向他們,期間順便掃了眼周圍,我在另一邊看見了剛才那兩位矮人和翼人女子,還沒打完嗎?

 

  不過看他們的表情並不像是帶著怒意,和翼人對打中的矮人也不是剛才那個拍桌吵架的,而是另一位原本沉著臉不出聲的矮人。

 

  是打完了,換場再來嗎?

 

  我移回視線。加莉西和那組人聊了幾句,並替我們雙方互相介紹了下。由於時間未到,人也尚未到齊的緣故,他們還沒有要開始切磋的打算。見狀,我索性跟加莉西交代了聲,便邁步往翼人和矮人們所在的位置走去。

 

  場上的兩位還在對打,倒是在旁觀看的矮人率先注意到我了。

 

  「嗯?妳不是剛才那位多管閒事的女人嗎,來這裡做什麼?」

 

  他直接丟出了這樣的話作為開場白,被稱做是多管閒事的我聳聳肩,語氣平但地回道:「來多管閒事。」

 

  他默了下,「……所以,妳來幹嘛?」

 

  我沒再刁難他,而是將視線投向戰場上的兩人。身子輕盈的翼人女子雙翅一搧,颳起的強風將矮人震退了步,但他僅是快速地調整重心,揮動長斧再度襲上。

 

  翼人在風系魔法上擁有極高的天賦,矮人身軀所蘊含的力量不容小覷。我看他們似乎只是在切磋,投向對手的視線都不帶惡意,甚至是帶了點欣賞意味,便重新望向旁邊的矮人男性。

 

  「來看看狀況,畢竟叫你們出來的是我,碰上這種狀況不妥善處理可不行。」

 

  就曾有兩族的族人起了爭執卻未被妥善調解的情況,那時候差點造成兩族的部分族人徹底對立,好在雙方都還算理性,僅是向公會反應並提出抗議,後來倒是有驚無險地解決了。

 

  這件事我印象深刻,因為其中一方就是我們人族,負責處理的是前任分部長、也就是我的父親。那年他帶著我出了第一次的遠門,前往伊菲特斯和對方進行調解。

 

  「看你們現在的狀況……這叫不打不相識?」

 

  矮人哼了聲,有些不快卻又老實地道:「那長翅膀的傢伙確實頗有實力,輸了我也認了。」

 

  我瞥了眼場上的矮人,「那這位是?」

 

  聞言,矮人挺起胸膛,語帶驕傲地道:「艾坎洛斯可是我族相當優秀的冒險者!也是我們這輩中首位獲得灼焰光榮的矮人!」

 

  灼焰?印象中好像是矮人族中擁有優異鍛造技術的矮人才能獲得的榮耀,詳細有點忘了,反正在他們族中很厲害就是。

 

  「這樣啊。」我應道,看著他們又交手了幾回合,「……對了,早上在餐館裡,你們那麼激動是在討論什麼?非要在吃早餐時就開始討論。」

 

  頓了下,我又補了句,「如果是不能探聽的事,當我沒問。」

 

  「讓人知道也沒什麼,反正只是手邊任務的線索。」矮人答道,「我們從雷伊利接了任務,跑遍大陸就為了追查,直到昨晚才好不容易得到決定性的消息,今早便迫不及待地來討論了。」

 

  「昨晚?」

 

  「對啊!」他大力頷首,「昨晚在餐館和人拚酒時,有個妖精說佩服我們的好酒量,就塞了個東西說是見面禮。今早酒醒一看,我們才發現這那是我們這趟旅途所找尋的對象的東西!」

 

  我哼了聲,他則繼續激動地道:「經過艾坎洛斯的鑑定,那確實是帕迦羅的作品,只要循著這條線索,我們很可能就能找到他!」

 

  是在追人嗎?

 

  「那是你們的族人?」我順勢問道。

 

  「是,我們正是為此而踏上旅途!」他頷首答道,「只要找到昨晚那妖精,說不定就能有近一步的線索!」

 

  「那麼,祝你們好運。」我以這句話結束了此番討論。

 

  既然他們這邊沒什麼問題了,回去找加莉西吧。

 

  我剛要出聲道別,矮人又說話了,「對了,妳也是冒險者吧,都來到這裡了要不要切磋一場?」

 

  見他伸手握上劍柄、興致高昂的樣子,我連忙擺了擺手,「不了,我跟人有約,有機會再說吧!」

 

  又交談了幾句帶過切磋這話題,我逮著機會便先行告別,快步往加莉西他們所在的位置走去。

 

  然而,我才剛逃離矮人的切磋要求,回來又馬上被加莉西攔住。似乎是還沒輪到她的緣故,暫時沒事的加莉西便先拉著我找了個空位準備切磋。

 

  因為是早答應過的事,我沒多說什麼便跟她就定位置。

 

  我拔出腰間的劍,站在我對面數尺遠的加莉西也抽出了刀。我們面對面著擺好了起手式,不必多言,戰局在這一刻宣告開始。

 

  一如往常,加莉西手握長刀,腳下一蹬直接展開了攻擊。

 

  往後一退躲開她自左上揮砍而下的一擊,我豎劍擋下她緊接於後的橫斬,手一施力將長刀架開後展開了反擊。劍與刀互相交錯,加莉西的刀術一直都是在速度上佔優勢,我清楚這點,要贏首先不能被她的刀勢壓住。

 

  只是切磋,加莉西並沒有出全力的意思,攻勢沒有我認知中的兇猛。我劍路一轉彈開她的刀,接著手腕一轉,長劍鎖定她的腰側砍去,但在出手的下一瞬間猛地煞住,往左側一跨稍稍拉開了點距離。

 

  長刀從我腿邊掠過,接著往上拉斬,我接連閃避她接續於其後的數招,長劍再度斜砍而上,被她的刀攔住後又是一陣對打。

 

  又交手了數回合,加莉西以一個突擊彈開了我的劍,在我來不及回防的狀況下一刀刺向我的臉側,意思意思地從旁掠過便收回了刀──勝負已定。

 

  「不錯啊,繼續加油。」笑嘻嘻地將刀歸鞘,加莉西這麼說,「再接再厲!」

 

  我同樣將劍收回劍鞘,勾起嘴角,「下次會再撐久一點的。」

 

  退至場邊,我們悠閒地聊了幾句後,她便在其他人的叫喚下換場再打。我在旁邊看著,沒幾分鐘,某道朝我的方向接近的身影便稍稍引走了我的注意力。

 

  是卡諾……他來這裡做什麼?

 

  抱持著這樣的疑惑,我看著他小心翼翼地穿過練習場上的人群。從他的移動方向來看,我愈發肯定他是來找我的這點。

 

  我暫時壓下各種猜測的想法,卡諾沒一會兒便來到了我旁邊,有禮地出聲打了招呼。

 

  「妳好,夏瑪小姐。」

 

  「你好。」我回應,「找我有事?」

 

  卡諾點點頭,接著拋出了讓我神色一凜的回應。

 

  「師父找妳,說是關於考驗的事。」

 

 

 

 

 


最近又卡文了QQ

是說暗月好像一直在卡文......我只好去開別的外篇坑或是某個坑來寫,然後還莫名其妙寫的超順orz

可是那外篇要很久之後才能放上QQ角色都還沒在正文場呢=3=

好吧,來打聽一下,大家有想看誰的外篇嗎XDD

目前有想寫篇卡諾和希芙琳的,然後我預計一集至少給他塞兩個外篇ww

無限期調查,想看誰的外篇就大力提出來吧(灑花(妳走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