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小節:嗯?沒聽過術業有專攻嗎?

 

 

 

  隔日早上我們起了個大早,在用完早餐後先去跟身為翡翠分部現任部長的盈華打過招呼,告知我們要離開的訊息,接著便準時在八點以前來到了大廳集合。

 

  抵達大廳時,現場已有不少冒險者了。我們很快地從中找到了緹露的身影,她那一對湛藍羽翼可說是十分顯眼的標誌。

 

  「緹露早安!你們也好早到喔。」

 

  「早。」

 

  加莉西和我一前一後地打了招呼,緹露聞聲望向了我們,「早安,加莉西、夏艾……咦?你們還有一個同伴呢?」

 

  她說的是傑爾吧。我答:「他晚點就到。」

 

  「了解。」

 

  緹露得到答覆,便回頭招呼其他冒險者去了。我和加莉西找了桌無人的座位坐下,悠閒地等著大家集合完畢。

 

  預計八點集合,但整支隊伍多花了十幾分鐘才整隊完畢。巴克斯向各組領導確認所有人員皆到齊後,我們便正式踏上通往翠芽花海的旅途。

 

  團隊主要以向公會租借或是自備的馬車作為代步工具,在前方負責勘查的是能夠自在飛行的翼人們。為了方便,包含卡諾在內的三名妖精也跟我們待在同一車。殿後的則是以釉歲為首的隊伍,巴克斯等人則帶著無戰鬥能力的花精們待在中間。

 

  緹露團隊的六名成員中有四位是翼人,主動擔下勘查任務的他們採輪班制。現在飛上去勘查的就是緹露和另一名紅翼翼人,一段時間後再下來與另外兩位交接。

 

  至於負責駕車的是卡諾以外的兩名妖精。說到駕車,就不得不提一下緹露團裡的那兩名侏儒。

 

  他們倆剛租借完馬車便嘰嘰喳喳地研究起車輛來,似乎是在評論這車輛的好壞。侏儒一族是大陸上最優秀的工匠,和擅長鑄造的矮人不同,他們喜於發明各種物品,功能從不知道能幹嘛到實用都有,物品外觀也可能依他們的喜好做成各種意想不到的樣子。總之,他們是個很奇葩的種族。

 

  兩位侏儒似乎對駕車起了極大的興趣,在出發時強烈要求要擔任駕駛的工作。對此,緹露很大方地准了,附帶條件是如果有人提出抗議,他們就得讓出駕駛的位置。

 

  於是在出發三分鐘後,兩名侏儒垂頭喪氣地被換下來了。

 

  兩名看不下去的妖精就這麼遞補上去,至此我們的旅程才平穩下來,不必在警戒外頭的同時還要擔心先死於自己人所引發的意外。

 

  回到車內的兩名侏儒垂頭喪氣地坐在角落,但沒幾分鐘他們就又活蹦亂跳地跑去外頭,就這麼乾脆地坐在前方看風景。對此,駕車的妖精只警告他們安分一點就隨他們去了。

 

  經過一番折騰,待在車內的就只剩下我們三名人類、兩名翼人、兩名矮人以及妖精卡諾,總共八名成員了。

 

  本想偷偷補眠的兩名矮人被侏儒的駕車技術嚇的睡意全消,目前正正襟危坐地待在最裡頭和翼人們隨口閒聊著;卡諾的注意力則是放在外面,畢竟他和我們這些純粹經過的冒險者不同,是有任務在身的。

 

  行進的馬車速度穩定,大致來說還算可以忍受的平穩。

 

  由於只是要通過平原,我們在合資租借馬車時就沒挑太高級的,只挑了輛一般等級的馬車。但舒適度這東西是和價錢成正比的,想省錢自然就得犧牲一下了。

 

  在旅途順利的情況下,通過平原大約需要一天半的時間,但如果再算上遇到魔獸的可能性,大概得花上整整兩天或是更多才會通過。

 

  隊伍的平靜持續了一陣子,其中翼人們換了一次班,回報的消息也是沒什麼意外情況發生。直到中午過後,卡諾去外頭探了探,幾分鐘後重新回到了馬車內。

 

  「再往前就會接近第一個魔獸聚集的區域了,雖然會稍微繞一下路,也會使用技研部提供的薰香,但還是要小心,鱗翅蟲現在的狀況和平常不一樣。」

 

  卡諾以著還算流暢的句子解釋完狀況,便轉頭詢問翼人們能否幫忙傳遞訊息給後面兩隊,讓他們將出發前妖精們交給他們的薰香點燃。

 

  那薰香是妖精和花精一起研發出來的,會散發出鱗翅蟲討厭的味道。從這個平原經過的隊伍都會帶著使用,通常都能安穩地通過平原。

 

  緹露答應後便直接跳出車外,雙翅一張俐落地飛向後方。

 

  五分鐘後,她是冷著臉回來的。

 

  一回到馬車內,她就像是忍不住地低罵了句我們聽不懂的話,車內另外一名翼人表情無奈地用同樣的語言應了句,得到了緹露一聲嘆息。

 

  「後面發生什麼事了嗎?」坐在裡頭的矮人錫達爾直接詢問,他看看身旁又看看兀自坐下的緹露,接著扭頭望了後方一眼,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那群獸人又怎麼了?真是的這種亂源應該盡早排除才是啊!」

 

  聞言,我輕蹙了下眉。

 

  緹露輕嘆了口氣,「可以的話,離開平原後我一定要揍那群獸人一頓。」

 

  她輕撫著自己的羽毛,將它們梳理整齊,同時感嘆地道:「我不清楚他們那團是怎麼回事,但那名叫做釉歲的妖魔都不太管那三名獸人的,就像昨天在分部裡一樣,最多就是一點無實質意義的警告,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確實,就算是臨時隊伍,這樣的縱容也太奇怪了,尤其身為領導的釉歲又是以喜怒無常出名的妖魔,哪時候妖魔可以容忍獸人這樣胡鬧了?

 

  撇了撇嘴,緹露的語氣有些咬牙切齒,「再說剛剛,我原本打算公事公辦,交代完就直接回來,但他們根本就想吵架──真不懂他們對我族到底有什麼意見,獸人一族那自以為是的偏見我們真的受夠了!」

 

  聽她這麼說,我倏地想起之前和希芙琳的那場對話,又想起兩族的分部長沙利耶和梅拉。雖然之前思考過他們開打的可能性,也認為兩族遲早會打起來,但那會是什麼時候的事,三年?五年?還是更長或更短?

 

  緹露的喊聲不小,坐在外頭的侏儒顯然也聽見了。兩名侏儒忽然探頭進來,其中一位揮舞著手臂,正氣凜然地喊道:「那群獸人要打過來了嗎?要翻臉了嗎?緹露團長,我們已經準備好迎擊了!」

 

  說著,他埋頭往自己的包袱翻找,沒幾秒便掏出一把用圖不明的棍狀物體,「啊哈!就是這個!本世紀最偉大的發明包準打的他們措手不及!」

 

  「沒啦沒啦,我們沒要開打。」緹露擺了擺手,「東西收好,小心別掉了。對了外面狀況如何?」

 

  「報告團長,目前一切安好!」另一名侏儒比出了個我看不懂的手勢,如此回應道。

 

  「很好,在他們兩個回來前就麻煩你們繼續警戒了。」

 

  「遵命!」

 

  兩名侏儒又回到了外頭,高效率打發掉侏儒們的緹露聳聳肩,原先的怒氣似乎也被他們無俚頭的行為消去了不少,「反正就是這個樣子了……唉,希望可以和平地通過這裡啊。」

 

  薰香的味道淡淡地擴散開來,點燃薰香的卡諾將薰香交給侏儒們後便回到車內。不想再談獸人的緹露索性將話題轉到薰香和鱗翅蟲上,聊勝於無地向卡諾打聽起魔獸變異的內幕。

 

  「這個薰香其實是師父接任技研部部長後的第一個作品。」卡諾手裡拿著剩餘的薰香,仔細說明道,「鱗翅蟲大概是那段期間開始大量繁殖的,師父很了解他們的狀況,現在的異常她也有插手處理。部長說,技研部在這件事上要聽她指揮。」

 

  所以才派卡諾出來啊。

 

  「你師父是技研部部長?」不清楚內情的緹露詢問道。

 

  「她是前任。」卡諾回答,將薰香收妥後又道,「師父說她有些想法了,要我們這趟出來幫她採集一些樣本,其中一部份就地分解實驗。」

 

  「所以你們要分解魔獸呀?」加莉西雙目一亮,好奇地問道。

 

  「兩位前輩會,師父讓我看著學習。」卡諾回答道。此時,外面一名妖精探頭進來說了些什麼,卡諾回過頭,同樣用妖精的語言回應,接著望向我們,「我先跟前輩去工作了,晚點見。」

 

  「工作?魔獸出現了嗎?」加莉西往外瞥了眼,問。

 

  「不,但我們會接近看看。」卡諾一邊站起身一邊回應,「我們有帶類似薰香的道具,不要太靠近就可以。」

 

  說完,卡諾便和另一名妖精一同離開了隊伍,留下一名妖精繼續帶隊前進。兩名妖精利用魔法行動,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中。

 

  「不知道他們這樣會去多久。」加莉西望著他們消失的方向,隨口說道。

 

  「也許下午就會歸隊了吧?」我隨口應答。

 

  憑記憶中巴克斯給我們看過的地圖判斷,接下來我們會經過幾個規模較小的魔獸出沒帶,再來得繞過一個大型魔獸巢,最危險的就是那一段,得特別注意。

 

  沒意外的話,卡諾他們應該會在我們接近那裡前回來會合。

 

  馬車上再度恢復了安靜,暫時沒事的情況下,兩名矮人在最內部睡成一團。記得昨天在練習場時跟錫達爾聊過,他們是為了追人而出來的,既然今天跟著我們離開了翡翠分部,肯定已經拿到了相關線索了吧?

 

  不過這麼說來……他們是熬夜打聽嗎?

 

  我瞥了眼裡頭的矮人們,思考著如果有狀況叫不叫得醒他們。

 

  「嘿,小艾。」加莉西靠了過來,附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妳聽他們倆的打呼聲,會不會吵到引發魔獸的注意力啊?」

 

  噢,是的,他們倆的打呼聲大到連外頭的侏儒們都以為發生什麼事,抓著那堆道具探頭進來查看了。

 

  緹露再度打發了他們,隨後用著不可思議的語氣輕聲說道:「我第一次看矮人睡覺。」

 

  「真巧,我也是!」加莉西同樣壓低聲音回應。

 

  我沒插話。雖說以前因為出差的關係碰過幾次矮人,但說到看他們睡覺這種事……嗯,基本上也是沒機會去看的,畢竟大家都分住不同房間,而且沒人會隨意讓外人看自己睡覺的吧?

 

  緹露坐在我左邊,加莉西則在我右方,夾在中間的我聽著她們聊天,偶爾才插幾句話表示意見。

 

  「對了,緹露,那兩位侏儒先生拿的那些道具是什麼呀?」

 

  往外瞥了眼,加莉西好奇地這麼問。對此緹露聳了聳肩,想了想後回答道:「嗯……這樣說好了,那些是夾雜著意外與不確定性,驚嚇和驚奇度都頗高的物品。」

 

  說著,她從自己的腰包中掏出一個作工精美的小布袋,從裡頭倒出幾顆像是糖果的東西。

 

  「看,這是他們發明出來的物品喔,名字叫做『呼啦啦驚喜糖』。」

 

  「驚喜可以理解,但為什麼要加『呼啦啦』?」我忍不住發問。

 

  平心而論,那些糖看起來很正常,但只要是侏儒做出來的東西都不能以常理論之,這是在大陸上連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識。

 

  「這個嘛……他們喜歡在替道具取名時加上狀聲詞,我們要包容他們的樂趣。」緹露回答道。雖然我覺得她在說包容這個詞時,語氣比較接近無可奈何。

 

  「那麼這是做什麼的?」加莉西將話題導回糖果的效用上,詢問起它們的功效,「這可以吃對吧?」

 

  「可以吃,但是不建議亂吃。」緹露語氣嚴肅,嗓音壓低,「侏儒出品的東西若是加上了驚喜兩字,那肯定是驚嚇程度的東西了。我們團裡曾經無聊打過賭,輸的要吃這個……結果輸了的那位吃了後整整一周嘗不出任何味道。」

 

  ……聽起來很可怕。

 

  加莉西看了看那些糖,「這些都是這種效果嗎?」

 

  「不一定呢,他們說這是驚喜糖。」緹露將糖果收回袋子裡,「在那之後大家都不敢再試了,不過最神奇的是,他們倆個把這當零食吃。」

 

  將袋口束緊,緹露將整包糖遞給加莉西,「這個送妳,整人可以,但別千萬當點心吃,不然發生什麼意外他們倆不負責的唷。」

 

  「哇,謝謝妳!」加莉西興高采烈地收下了,「話說,這袋子好漂亮喔。」

 

  紫紅色的束口袋約巴掌大,上頭繡著暗金色的圖紋,是個帶有翼人風格的小袋子。

 

  緹露笑了笑,「謝謝,這是我做的。」

 

  翼人一族善於縫紉及織布,這類帶有強烈風格的作品是他們的拿手絕活。在這部分,有一說是以前的翼人捨不得隨意丟棄掉落的羽毛,為了找出它們的用途而接觸了各種藝術方面的技術,最後反而發掘了在縫紉上的天賦……嗯,總之,翼人們還會在滿意的作品上繡上和自己羽翼同色的羽毛,有點像是簽名的感覺吧?

 

  至於那些羽毛後來怎麼了?翼人一族和侏儒一族還算相處融洽,過程我不清楚,但結局就是侏儒發明出了能將羽毛的色彩提煉出來的儀器,從此達成了交易關係,雙方好像都很滿意的樣子。

 

  加莉西興高采烈地收下了布袋和糖果,向緹露道了謝後妥善收起。

 

  談話間,隊伍又往前了一段距離。我粗估著我們所在的位置,正想著離危險地帶還有好一段距離,應該暫時不用擔心,外頭卻忽然傳來了陣陣吵雜。

 

  馬車仍在前進著,兩道急促的嗓音清晰地響起,是去前方勘查的翼人們。

 

  「不好了!那些魔獸、有大批的鱗翅蟲朝我們的方向過來了!」

 

  聞言,我們齊齊變了臉色。

 

  留下的男性妖精冷靜地確認了薰香依舊燃著,快速和翼人們確認詳細狀況。至左側襲來的魔獸來勢洶洶,但前方卻又是魔獸的巢穴。妖精沉思了幾秒,果斷地道:「再往前會更危險,我們得停下來對付牠們,麻煩你們去通知後方。」

 

  「知道了!」回應完後,兩名翼人立刻往後飛去。

 

  不出幾分鐘,整支隊伍就停了下來,妖精男子俐落地翻上車廂上方,並要求我們這些不會魔法的人員待在車裡,別輕舉妄動。

 

  除了我們三名人類、兩名矮人和被趕進來待命的侏儒們,其他冒險者也到了外面一同應戰。魔法在對付大批魔獸上一直都是應戰的優良選擇,妖精擅長各系魔法,翼人則擁有極高的風元素親和力,在這方面侏儒和矮人可說是完全的劣勢──他們對魔法元素的親和力都是極低。

 

  透過車窗,我們能看到外頭的狀況。整支隊伍中就屬中央由「飛翼」領導的一隊沒有魔法師,緹露索性直接帶隊去支援;殿後的馬車上方,同樣站上了車頂的妖魔釉歲站姿筆直,像是已準備好應戰。

 

  我收回視線,轉向另一邊。宛如一團暗紅煙霧的鱗翅蟲已進入了視線範圍內,正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持續擴大中,牠們就像一面暗紅的牆,朝著我們的方向急速逼近。

 

  ……不知道卡諾他們怎麼樣了。

 

  「右邊交給我,緹露你們視情況支援!」妖精的喊聲響起,緊接其後的是緹露作為回應一句「沒問題」,他隨即又轉向另一邊喊道:「另一邊交給你,沒問題吧?」

 

  妖魔少年只以簡單的頷首作為回應。和我同擠一個窗戶往外看的加莉西神色凝重,望著大批魔獸緊蹙著眉。

 

  「密密麻麻的……到底有多少隻啊?」她輕喃著,接著像是嫌視野太過狹隘似地探出了窗外,隨後又退回來,「唔,我們應該不會被魔獸吃掉吧?」

 

  我沒回應她。隨著魔獸逼近至一定距離,熾熱焰火夾帶著熱氣急竄而出,妖精的魔法俐落地做出了第一發攻擊,為這場戰鬥拉開了序幕。

 

  火球衝入魔獸之中,擁有著極高殺傷力的火焰直接燒去了一部份的鱗翅蟲。這名妖精似乎十分擅長火系魔法,接二連三的火焰對著魔獸們展開了陣凌厲的攻擊,將明顯畏火的魔獸以著一定的效率一一焚燒殆盡。

 

  和熟知對付鱗翅蟲辦法的妖精相比,緹露他們僅是以防守為主,戰鬥接近中期時才開始以風輔助妖精的火焰,似乎這時候才找到輔助的時機和訣竅。

 

  要說是最意料之外的,就是清除魔獸的速度最快的不是妖精,反而是最左邊的妖魔釉歲。他雙手平舉,在虛空中畫出一道道俐落而狠戾的痕跡,仍有一段距離的鱗翅蟲就像是受到什麼無形的衝擊,不時有鱗翅蟲墜落地面。除了他解決掉的以外,剩餘的則是由翼人們以著風系魔法打亂了陣型,再被掀起的颶風捲入,脫離時已經是無法飛行而墜地的狀態了。

 

  有驚無險地解決完這批魔獸,整支隊伍快馬加鞭地又先往前了一段路才停下來。做出此決策的妖精以著簡潔的理由說服了大家停下來稍作休息,並等待另外兩名妖精的歸隊。

 

  「薰香沒有失效,理論上牠們不該過來的。可能得看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大家都清楚在狀況不明下硬是往前走並不安全,所以接受了妖精的理由。

 

  在等待的期間,部分人員索性聚在一起討論現在的狀況,其中包含了我們、冒險團「飛翼」以及妖魔釉歲。大家圍成了圈坐在一起,率先發表意見的是跑去撿了些鱗翅蟲屍體回來的妖精。

 

  「這些魔獸看不出有什麼問題。」他翻弄著掌心的蟲子,「不是牠們本身有了異常,就是環境出了問題,還是得等卡諾牠們帶回來的結果才能下定論。」

 

  「我有問題!」加莉西舉起手,「那些鱗翅蟲與其說是衝過來想攻擊我們,我倒覺得,牠們比較像是單純在往這邊跑……就像是後面有什麼危險、讓他們不得不逃跑似地?」

 

  妖精轉頭看向她,「此話何解?」

 

  「嗯……算是猜測吧,以前聽前輩說過,有幾種狀態的魔獸不能主動招惹,其中一種就是面臨生死危機的魔獸。就像人在遇到危險時會併發出意想不到的力量,魔獸也是,這種狀態下的魔獸更危險。」加莉西解釋道,「這類魔獸我見過幾次,鱗翅蟲這樣的狀態給我的感覺,就跟我記憶中一種魔獸在遇上致命危機的樣子很像……但我不確定是不是同樣的狀況。」

 

  妖精聞言陷入了沉思。意外地,倒是另一邊的釉歲開了口,「妳對魔獸很熟悉?」

 

  加莉西愣了下,據實以告,「我是獎金獵人。」

 

  以狩獵魔獸為主的獎金獵人一直都是個十分熟悉魔獸的群體,他們與魔獸打交道,自然也明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道理,在這方面的了解是和公會技研部不盡相同的類型。

 

  「那麼,妳認為造成他們非要往這裡來的原因是什麼?」

 

  「後面有什麼吧……啊!」加莉西說著,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地驚呼了聲,「不會是有誰驚擾到魔獸了吧?雖說變異鱗翅蟲很罕見,但前陣子有人在黑市出了驚人的高價收購,會不會有人打著捕捉變異鱗翅蟲的主意跑來這裡大鬧了?」

 

  「……這也是長老推測的其中一種可能性。」妖精語氣有些凝重地道,「不瞞你們說,不久前我們在這裡發現了異常的魔力波動,這也是我們之所以深入探查的原因。」

 

 

 

 


寫多個種族的好處就是可以寫這種很可愛的趣事XDD

侏儒們好可愛,這種發明怪事物的設定實在太可愛了www

有機會要寫個種族是侏儒的主要角色==+(望向某同背景的某坑

嚴格來說,這章可說是個過渡章節,我索性先加了點較輕鬆的趣事進來,因為下章不知道會怎麼搞了XDD

希望早點寫到預計進度,然後就要來產外篇啦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