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一:祭典時分

 

 

 

  事情發生在加莉西和還有事務要處理的葵告別,獨自一人跑去外頭閒晃的時候。

 

  「既然葵說小艾可能會待到晚上才被放出來……我先去祭典看看有什麼好了。」站在分部大門旁思索了幾秒,加莉西最後這麼決定。距離晚上還有數小時,她有的是時間慢慢參觀,再說她相信摯友是不會介意自己先去逛祭典的。

 

  從翠芽分部張貼的公告中,她得知祭典從昨日就開始了。由花精們共同虔誠祈禱的大型祭祀已在昨日結束,他們緬懷並悼念以往戰爭中犧牲的祖先們,並謹記著教訓,決不再挑起戰爭。

 

  儘管性格溫和的花精們從來不是主動挑起紛爭的一族。

 

  往祭典區走去,一路上可以看見不少前來參加祭典的外族人士,以及負責招待賓客或是單純參與祭典的花精們。花靈祭舉辦的地點主要分為內部管制的祭祀區及外部讓大家放鬆玩樂的祭典區,大部分的觀光客都是往祭典區的方向前進的。

 

  加莉西跟著人群往前走,不一會兒後便抵達了規劃為祭典區的廣場。廣場上有著各式各樣的攤位,花精一族特有的食品點心、花草編織的飾品或小玩意、樣式精緻的平安符、簡單有趣的小遊戲……等等,廣場中央還有著表演讓人駐足欣賞。加莉西先是鎖定了食物區,雖然離晚餐還有一小段時間,但聞到那香氣,她覺得自己有點餓了。

 

  約莫十分鐘後,加莉西拿著剛買來的、熱騰騰的點心往表演區湊去。烤過的麵包包著某種蔬菜,再淋上了特製的醬料,酸酸甜甜的味道十分美味。

 

  人群中央的表演者是對花精少年少女,翠綠的藤蔓在他們的操縱下生長著,淡白色的花朵盛開綻放,煞是美麗。

 

  邊看著藤蔓在他們手中化出各種姿態,加莉西邊啃著手中的點心。表演結束後,加莉西往後退出了人群,沒走多遠,她突然聽到了聲有些熟悉的呼喊。

 

  「加莉西!」

 

  聞言,加莉西回過頭往聲音的來向望去,映入眼簾的是正朝她大力揮手的傑爾。那名深棕短髮的青年邊打招呼邊朝她走來,手中還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此時正用著好奇的眼神看像加莉西。

 

  「嗨!真巧。」加莉西笑著迎上前,接著望向傑爾身旁的小女孩,「這個是誰?你妹妹?」

 

  女孩銀色的長髮紮成了雙馬尾,一身便於行動的衣裙和灰色斗篷。雖然兩人的髮色並不相同,但那雙同樣碧綠的眼可說是十分相似。

 

  ……嗯?

 

  加莉西覺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什麼,但這點疑惑很快就被傑爾的答覆給打斷了。

 

  「是啊,這丫頭是小瑾,我妹妹。」

 

  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姊姊好。」

 

  看著表現得相當乖巧的女孩,加莉西實在難將她跟傑爾納離家出走的妹妹畫上等號,她蹙了蹙眉,困惑地問:「傑爾,她就是妳那個離家出走的妹妹?看起來挺乖的啊?」

 

  問題一出,傑爾的表情頓時染上一絲怨念,他握拳輕敲了敲小瑾的頭,「聽到沒,還翹什麼家?都不知道我們快擔心死了?」

 

  小瑾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對不起嘛……可是人家很想哥哥啊!」

 

  「他只是出去一趟,辦完正事就會回來了啊!」傑爾無奈一嘆,「……算了,總之祭典結束之後,妳一定要跟我回家!」

 

  「可是──」小瑾試著哀求道。

 

  「沒有可是。」傑爾絲毫不打算妥協。

 

  「所以是你弟弟翹家,小瑾才跟著跑出來啊!」聽出兩人言下之意的加莉西恍然大悟道,「所以一個跑出來辦正事、一個跟著追出來?等等,小瑾是自己跑這麼遠來找哥哥的?」

 

  說著,加莉西吃驚地望向這名看起來僅有十多歲的小女孩,小小年紀就可以自己跑到這裡來?這孩子以後不得了!

 

  傑爾乾笑,倒是小瑾挺起胸膛自己回答了,「我出來前就有先查過地圖、研究路線,還有請其他哥哥姊姊們幫忙,總之是準備充足才出門的喔!」

 

  「所以妳是自己來的嗎?」加莉西追問。

 

  「還有其他哥哥姊姊們幫忙。」小瑾笑著回答。

 

  傑爾嘆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地說明道:「我們家的狀況很容易接觸到各種人,這丫頭從小就得人疼,跟一些和家裡交好的家族子女都有些交情。這次為了跑出去找哥哥,不只四處拜託人幫忙,還讓他們幫忙隱瞞……雖然知道她是準備充足才出來的,但發現她擅自跑出去時我真的快嚇死了。」

 

  說著,他略顯哀怨地橫了自家明顯毫無悔意的妹妹一眼。

 

  「嗯……你辛苦了。」加莉西語帶同情地這麼道。

 

  拍了拍自己妹妹的頭,傑爾張望了下,「話說回來,怎麼只有妳?夏艾呢?」

 

  「喔,小艾去辦正事了,可能晚點才會出來。」加莉西回答道,「我暫時沒事,就出來逛逛啦。」

 

  「原來如此。」傑爾明瞭地道,「妳去過攤位那邊了嗎?我們要去那邊逛逛,要不要一起?」

 

  「好啊!」加莉西欣然同意。比起自己逛,人多總是比較有趣嘛!

 

  三人一同離開了表演區,轉而向其他區塊前進。

 

  對於這些琳瑯滿目的攤位,三人中就屬小瑾的興趣最大。畢竟還是個半大的孩子,又顯然是第一次來到異族的領地,小瑾對周遭的異族人和攤位上的東西都展現了十足的好奇心。傑爾倒也順著她,路上還不忘買一些食物點心等等當作晚餐。

 

  逛了一陣子,加莉西就注意到小瑾關注的焦點和她原以為小孩子會感興趣的點不一樣。比起那些可愛的玩意和飾品,她似乎更關注在一些機關類型的小玩具上。

 

  第四次看著小瑾把剛到手三十秒的玩具機關拆解掉,並花了十幾秒再將它重裝回去──是說她剛才還需要花上數分鐘來組的──加莉西終於忍不住問了。

 

  「小瑾,妳為什麼要把他們拆掉再組回去?」

 

  將最後一個零件「啪」地組回去,小瑾抬頭回應道:「因為是比較不常見到的組合模式,所以想研究看看。」

 

  說完,她像是相當滿足地將那個小玩具收進了背包中。

 

  眨了眨眼,加莉西表示不能理解。

 

  「這丫頭常這樣,別見怪。」傑爾語氣悠哉地補充了句。

 

  跟著兄妹倆往下個攤位前進,加莉西有些不可思議地感嘆道:「真神奇……現在的小孩子都這樣嗎?」

 

  「她比較特殊啦。」傑爾聳聳肩,順手將買來的點心分了點給加莉西,一部份則拿給小瑾。

 

  時間在一行人邊玩邊吃的情況下流逝,天空被夜色壟罩。期間他們又去看了幾場表演,最後又去玩了幾個小遊戲。

 

  「這遊戲很簡單,只要能猜中珠子會落入哪個罐子裡,猜對了就有獎。」作為老闆的花精婆婆露出慈藹的笑容說道。

 

  在她身旁的架子上立著數根圓柱,底下則擺了幾個標著編號的圓罐子,從上方落下的球會隨機落入罐子中,猜中一次得一點,最多能累積到十點,不同的點數數量能換到不同的獎勵。

 

  聽著覺得有趣,三人便分別付了銅幣遊玩。然而幾輪過後,傑爾咬著作為一點獎勵的水果串,加莉西手拿三點獎勵的平安符,小瑾則盯著架子,遊戲進入第十一輪。

 

  從第一局猜錯後,她很神奇地一直連續猜對到了現在。

 

  「三號!」望著罐子猶豫了幾秒,小瑾相當果斷地喊出了數字。

 

  從頂端墜落的球在柱子間碰撞著墜落,最終在眾人期待緊張的視線中不偏不移地落入了三號!

 

  傑爾吹了聲口哨,加莉西和花精婆婆則是露出不同程度的驚訝表情,成功連續猜中十次的小瑾發出了聲歡呼,雙眼閃閃發亮地望著裡頭標示著十點的獎勵區。

 

  「真不可思議,小姑娘,來選妳的獎品吧。」花精婆婆笑著這麼說道。小瑾聞言,毫不猶豫地指向了裡頭架子上的兔子布偶,「我要那個!」

 

  趁著花精婆婆去取玩偶的空檔,傑爾相當順手地將自己的水果串遞給小瑾,上頭還剩一些莓果類,是他特地留給妹妹的。

 

  「謝謝哥哥。」小瑾接過水果串,小口小口地咬了起來。

 

  加莉西從花精婆婆手中接過兔子布偶,隨後再交給吃完水果串的小瑾,後者興高采烈地接過了兔子玩偶,傑爾則取過她手中用完了的竹籤,還順手輕拍了拍她的頭。

 

  「接下來往那邊看看?」指了個方向,傑爾朝加莉西詢問道。

 

  「嗯,走吧!」

 

  離開遊戲攤位,一行三人又再度鑽入了人群之中。

 

  此時的他們完全沒料到,這個看似愉快平和的夜晚竟會在晚些被意料之外的變故徹底打亂,甚至還在不久後的將來牽扯出更多的紛擾,以及無可避免的混亂局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