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情節詭異請注意

#改編自愛麗絲夢遊仙境
#2000了萬歲〜〜〜XD
 
 
 
 
 
在某個炎炎夏日的午後,有一名身穿淡藍色洋裝、頭繫紅色蝴蝶結的少女倚著樹幹坐在河畔,少女閉著眼,顯然正沈浸在睡夢之中。
過了不久,少女緩緩睜開了眼。
小艾:「……奇怪,這裡是哪裡啊?」
少女環顧著四周,皺起眉。
小艾:「一定是那個笨蛋作者又在給人添麻煩了!」
嘆了口氣,小艾突然發現有個人,或者說是有隻兔子從她的面前跳呀跳地跳過去。
薇希妹妹:「(我跳、我跳、我跳跳跳)大家好〜我是兔子〜〜」
小艾:「……這兔子一定有問題(拔劍)。」
薇希妹妹:「咦咦咦咦咦!?救、救命啊!有人要殺兔子啦!(我跳、我跳、我跳跳跳)」
小艾:「誰要殺妳啊……等等!」
薇希妹妹:「(加速——我跳、我跳、我跳跳跳)要遲到了、要遲到了!」
薇希妹妹跳呀跳地,鑽進了一個地洞內。
小艾:「這隻兔子大概是唯一的線索了……沒辦法了,跟上去吧!」
於是,小艾也跟著跳入了地洞。
 
不知落了多久,小艾終於著地了。她發現自己來到了一間牆面佈滿大大小小上鎖的門的房間,至於薇希妹妹已經不見蹤影。
小艾:「這裡又是哪裡?那隻兔子是跑哪去了?」
房間中央有一張圓形桌子,上面擺著一隻金黃鑰匙和一瓶寫著「飲我」的紫色液體。小艾拿起鑰匙,挑了一扇只有大約十庫里恩(1庫里恩=1.5公分)的小門,將鑰匙插入,「喀擦」一聲,門開了。
小艾蹲下身子,看向門外。
傑爾:「嗨,艾莉安。妳怎麼也在這?」
從那扇小門中,小艾看見了紫色的眼睛,還有幾搓棕色髮絲。有名青年正趴在外面朝裡頭看。
小艾:「從上面掉下來的。你呢?」
傑爾:「醒來就在這裡了……妳要出來嗎?」
小艾:「門這麼小我怎麼出去?其它的門可都是上了鎖。」
傑爾:「唔……說的也是,有沒有能變小出來的辦法?還是要想辦法炸了牆壁?可是它看起來很堅固……」
小艾想了想,看向手中裝著紫色液體的小瓶子。
小艾:「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小艾邊問邊將瓶子遞出。傑爾接過瓶子仔細端詳。
傑爾:「看不出來,這可能要問傑歐,他那裡有不少檢驗器材……話說這是哪來的?」
小艾:「跟門的鑰匙放在一起,你說這有沒有可能是縮小藥之類的?」
傑爾:「不知道耶……妳要喝嗎?」
小艾:「試試也無妨,反正笨蛋作者總不可能弄出什麼喝了會死的東西。」
小艾說完,打開瓶蓋將液體喝下。
如她所願地,小艾的身體縮小到了能夠穿越小門的大小。
傑爾:「噢噢!看起來挺有效的,不過妳要怎麼變回來?」
看了看四周,小艾發現不遠處有一塊小蛋糕,她走過去一看,那塊蛋糕用奶油寫上了「吃我」兩字。
帶著蛋糕,小艾從小門走了出去,來到一座花園。
傑爾盤腿坐在草地上,和小艾打了聲招呼。
傑爾:「嘖嘖,妳變的好小。那塊蛋糕是……?」
小艾吃下蛋糕,變回了正常尺寸。
傑爾:「哇哦,變大變小的……不對,先不管這個,我們怎麼會在這?這裡又是哪裡?」
小艾:「(聳肩)我不知道這裡是哪,不過我們會在這裡一定是笨蛋作者搞的鬼!」
傑爾:「笨蛋作者……?噢,妳是說薩佐啊?她沒事把我們弄來這裡做什麼?」
小艾:「誰知道?」
薇希妹妹:「(我跳、我跳、我跳跳跳)」
小艾:「又是妳!」
薇希妹妹:「咦咦咦咦咦!?」
傑爾:「她是……兔子?長兔耳朵的人?艾莉安,妳認識她?」
薇希妹妹:「什麼長兔耳朵的人?我是兔子!兔子兔子兔子兔子!」
傑爾:「噢,這樣啊!抱歉。」
小艾:「先說,我是不認識她,不過我記得她跟笨蛋作者有關係。」
傑爾:「哎?」
小艾:「兔子,快說,那個笨蛋作者在哪裡?」
薇希妹妹:「我可以告訴你們,不過你們得先幫我找兩樣東西。」
傑爾:「東西?」
薇希妹妹:「是滴〜我要你們進到屋子裡去,把公爵夫人的手套和扇子拿出來。」
小艾:「……門這麼小,我們怎麼進去?再說我剛才可沒看到什麼手套和扇子。」
薇希妹妹:「哼哼〜看我的厲害!」
薇希妹妹帶著兩人來到了這棟佈滿了門的建築物後方,對著一扇一人高的門張開雙手。
薇希妹妹:「芝〜麻〜開〜門!」
「碰」的一聲,門開了。
薇希妹妹:「哼哼〜這可是夫人交給我的咒語喔〜好了,快進去快進去〜」
對看了一眼,小艾和傑爾踏入了屋內。
傑爾:「哪裡有扇子和手套啊……咦?」
傑爾發現了一塊餅乾,剛好他有點餓,於是想也沒想地把餅乾丟進嘴裡。
小艾:「喂!等等!別亂吃啊!」
小艾連忙出聲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傑爾的身體迅速變大,甚至把屋頂弄出了個大洞。早一步先逃出屋子的小艾瞠目結舌,看著半毀了的房屋呆愣著。
傑爾:「救、救命啊!」
薇希妹妹:「啊啊啊啊啊!」
尖叫著,薇希妹妹逃跑了。
無暇去顧及逃跑的薇希妹妹,小艾發現有不少動物正朝這裡聚集,沒多久,花園四處聚集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動物。
動物們看著卡在屋子裡掙扎著的傑爾,忽然拿起石子便朝他砸去。
傑爾:「痛痛痛!搞什麼鬼……咦?」
傑爾發現,砸在他身上的石子變成了蛋糕,想了想,他靈機一動,將蛋糕一塊塊吃下,很快地,他的身體縮回了正常大小。
見狀,小艾衝入屋內,拉住傑爾便往外衝。
傑爾的手中還抓著幾塊蛋糕,和小艾一起逃入了森林中。
 
跑了一段路後,兩人才停了下來。
小艾:「搞什麼……我一定要狠狠揍那個笨蛋作者一頓!」
傑爾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手中的蛋糕變成了手套和扇子。
傑爾:「艾莉安,妳看這個。」
小艾:「哎?蛋糕怎麼……」
???:「咳咳,兩位。」
兩人轉頭一看,看見一隻趴在藍色蘑菇上的毛毛蟲。
毛毛蟲:「抱歉打斷你們,但我正在欣賞風景,你們擋到我了。」
小艾:「呃,抱歉。」
兩人移動腳步,繞到毛毛蟲的另一側。
毛毛蟲看著空無一人的森林小路,開始抽起菸來。
毛毛蟲:「對了,你們手中拿的是公爵夫人的東西吧?公爵夫人的家從我左邊這條路直直走下去就能看見了。」
傑爾:「謝謝你告訴我們,先告辭了。」
兩人轉身往毛毛蟲說的方向走去。
傑爾:「所以我們要去找那個公爵夫人?」
小艾:「也只能這樣了。」
 
走了十幾分鐘,兩人看見了一棟小木屋。
傑爾伸出手,敲了敲門。
傑爾:「有人在嗎?」
???:「來了〜」
門被人從內推開,薇希妹妹探出頭來。
薇希妹妹:「咦咦咦咦咦!?又是你們!?」
小艾:「又見面了,兔子。」
薇希妹妹縮在門後抖啊抖地,突然,她發現了傑爾手中的手套和扇子,眼睛一亮。
薇希妹妹:「手套手套、扇子扇子!交出來!」
從傑爾手中搶過手套和扇子,薇希妹妹衝進屋內。
薇希妹妹:「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手套和扇子了!」
小艾:「……我們進去吧?」
傑爾:「……嗯。」
於是,兩人踏入屋內。
薇希妹妹:「我有找到手套和扇子,所以妳要給我巧克力!」
公爵夫人:「嗯嗯,知道了。」
薇希妹妹:「要很多很〜多巧克力喔!」
公爵夫人:「知道啦!來!拿去!」
薇希妹妹:「耶〜巧克力巧克力〜〜」
兩人往屋內走去,看見薇希妹妹抱著一大堆的巧克力興高采烈地跑出某間房間。
公爵夫人:「薇希妹妹,掰掰〜」
薇希妹妹:「掰掰〜」
傑爾看著薇希妹妹抱著一堆巧克力,沒辦法開門,便好心地替她開了門,然後在她離開後關上。
至於小艾則是在公爵夫人的聲音時衝進房間內,扯住公爵夫人的衣領便是一陣猛搖。
小艾:「妳又做了什麼蠢事啊妳這笨蛋作者!」
公爵夫人,也就是薩佐,在小艾的猛搖下被搖的頭昏眼花,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小艾停手,薩佐晃了兩晃,站穩腳步。
薩佐:「呼〜差點沒命。」
小艾:「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拔劍)!」
薩佐:「咦咦咦!?等等!這不干我的事喔!」
小艾:「不然呢?這種亂七八糟的事除了妳還有誰會做?」
薩佐:「我不知道喔,反正莫名其妙地就跑來這裡了。」
小艾:「是這樣嗎?」
薩佐:「當然!」
小艾:「好吧,姑且相信妳一次。」
傑爾:「……」
小艾:「那其他人呢?有誰也在這裡嗎?」
薩佐:「盈華和希芙琳也在這裡喔!還有還有,葵、七里香、傑歐、月見和草草也在!」
小艾:「這麼多人!?妳確定?」
薩佐:「確定確定,畢竟我們之間可是有著非常神秘的聯繫呀〜」
小艾:「傑爾,我們去找其他人吧。」
傑爾:「嗯(點頭)。」
薩佐:「等、等等!你們要拋棄我嗎!?」
小艾:「這個嗎……」
薩佐:「!!」
小艾:「算了,妳跟著好了。」
薩佐:(QAQ)
小艾:「我們走吧!」
於是乎,小艾、傑爾和薩佐便離開了屋子。
在三人走了一段路後,一名頂著貓耳的白髮少女出現在三人面前。
薩佐:「嗨嗨〜七里香!」
七里香:「噢噢!是薩佐!」
七里香露出笑容,和薩佐來了個歡樂的見面擁抱。
傑爾:「……她有尾巴。」
小艾:「……是啊。」
在七里香的背後,一條綁著大紅蝴蝶結的白色尾巴正晃呀晃地。
傑爾:「……但我記得她是花精。」
小艾:「……這裡本身就不正常了,別太正經。」
兩人默默地看著正竊竊私語著的一人一花精(或貓?),低聲談論著。
七里香:「啊啊,對了,接下來請你們往那個方向去喔〜兔子、老鼠和帽子在喝下午茶,那位還說,離開的關鍵請往那邊去〜」
七里香指著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笑臉盈盈。
小艾:「離開的關鍵?妳知道些什麼?」
七里香燦笑著退後幾步,她的身體逐漸變的透明,最後只剩下一張笑臉飄在半空中。
薩佐:「噢噢,原來七里香有超能力!」
小艾:「(內心os:什麼時候花精也有超能力了?)」
七里香:「一定要去喔〜」
說完,七里香完全地從眾人面前消失。
小艾:「……雖然七里香這麼說,但我們要怎麼過去?」
三人看著前方道路上滿〜滿的荊棘,小艾皺起眉,傑爾嘆了口氣。
傑爾:「如果傑歐在這裡就方便多了……」
薩佐:「哈哈,別想不可能的事,這邊就交給我吧!」
小艾:「……妳要怎麼做?」
薩佐:「哼哼〜看我的!」
薩佐手一揮,三人的旁邊出現一扇門,將門打開後,門裡是一間乾淨的房間,有一名盤著紫紅色長髮的女子坐在桌子旁,見到這扇突然出現的門,女子訝異的挑起眉。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突然找上妾身?」
薩佐:「我們遇到一點麻煩,克露絲,妳可以幫忙嗎?」
克露絲:「需要妾身幫忙什麼?」
薩佐指著那一大片荊棘叢。
薩佐:「幫我們把這個弄掉。」
克露絲:「這……」
克露絲皺起眉,看似有些為難,但她還是站起身,踏出門外。
克露絲:「把這條路清乾淨就行了吧?那麼,麻煩你們退後。」
薩佐拉著小艾和傑爾,往後退了幾步。
克露絲轉身面向荊棘小路,手裡憑空出現一把摺扇。然後,她舉起手中摺扇。
克露絲:「縱橫天際者,回應吾之祈求。扇轉風起,翼風天界旋!」
在克露絲念出咒語的同時,她將手中的扇子一揮,猛然颳起的劇烈強風讓小艾等人反射性地閉上了眼,等他們再次睜開眼時,前方的小路已經一乾二淨了。
克露絲:「好了,這樣就處理完畢了。那麼,妾身還有事要處理,先行告退。」
克露絲說完,轉身走回門內。在她進去之後,房門便自動關起,然後轉淡消失。
薩佐:「好了〜我們走吧!」
小艾:「……妳這笨蛋作者既然有辦法叫人進來,那為什麼不把我們弄出去啊!」
薩佐:「啊,對喔。」
小艾:「……!!」
小艾怒氣沖沖地拔出了劍,傑爾見狀連忙攔住她。
傑爾:「艾莉安妳冷靜一點……對、對了,剛才那位是誰啊?薩佐?」
薩佐:「那是潘德拉學園的老師喔〜」
傑爾:「潘德拉學園?」
薩佐:「嗯嗯,那是……」
小艾:「暫停!你們要談論也請路上再說!別浪費時間!」
小艾將劍收起,怒氣沖沖地朝小路走去。
 
(場景切換至森林深處)
在森林深處的某做空地中擺著一張大桌子,桌子上擺滿了糕點及茶飲,坐在桌子旁邊的分別是淡金髮色、翠綠眼眸的妖精青年,金黃髮絲、棕色眼眸的花精少女,以及綠色長髮、棕色雙眸的青年。妖精青年和花精少女正交談著,一旁的綠髮青年一臉無聊地撐著下巴,握著湯匙在茶杯裡攪呀攪地。
小艾、傑爾和薩佐來到此處時,看到的便是這個畫面。
薩佐:「嗨嗨!葵,還有盈華!」
葵:「哎?這不是艾莉安嗎?薩佐也在?」
小艾:「說來話長……我可以請問一下你們在做什麼嗎?」
葵:「我和殿下在討論關於我們兩族的合作事宜,剛好這裡是個不錯的地點。」
盈華:「這裡的茶還不錯(←重點就是茶)。」
小艾:「……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葵:「醒來就在這裡了,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利用時間來談論一些事情也不錯。」
盈華:「剛好這裡很適合(←有茶的地方=適合的地方,總而言之重點就是茶)。」
小艾:「這樣啊……那你為什麼也在這裡!?」
小艾說著,瞪向一旁戴著詭異高禮帽的綠髮青年。
高禮帽先生:「哎,反正就是在這裡啦〜反正在哪裡也沒什麼差別,哪裡空閒哪裡去〜(微笑)」
小艾:「……那請你滾出這裡,我看到你就一肚子火。」
傑爾皺起眉,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薩佐一個揮手打斷。
高禮帽先生:「那可不行,我們只能待在這裡喔。」
小艾:「哎?」
葵:「是真的喔,我們試過了,不管怎麼做都離不開這片空地,似乎有個屏障把我們困在這裡。」
盈華:「魔法也無效。」
高禮帽先生:「就是這樣,所以我沒辦法滾出這裡〜」
小艾:「……好吧。」
薩佐:「對了對了,七里香說我們一定要來這裡,還說什麼這裡有離開的關鍵,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葵:「關鍵?」
葵歪著頭思考著,盈華則是從桌上的糕點堆中抽出一封信。
盈華:「是這個吧?上面寫著『邀請函』和『夏瑪小姐 收』。」
小艾:「給我的?」
疑惑著接過信,小艾將信封打開,抽出信紙。
小艾:「『恭喜您獲邀參加皇宮的槌球大賽,請在今日下午至皇宮中參加。』這是什麼?」
傑爾:「是叫我們去皇宮的意思嗎?」
小艾:「看來應該是。皇宮在哪?」
高禮帽先生舉起湯匙,指了指後方。
高禮帽先生:「那邊。」
小艾:「喔,謝謝。」
高禮帽先生:「慢走不送。」
 
(場景切換至皇宮花園)
皇宮的花園裡長滿了白色的玫瑰,但紅心皇后討厭白色,於是派了三名部下將花園裡的玫瑰全漆成紅色。因此,疑似花精的兩名金髮碧眸的雙子,還有一名棕髮紫眸的青年,才會在炙熱的天氣下辛苦地工作著。
花精(待確認)少年:「……這根本是奴役童工。」
花精(待確認)少女:「我覺得白色就很好看了。」
不同於兩名抱怨著的少年少女,棕髮青年盯著玫瑰,彷彿是在思考些什麼。
花精(待確認)少年:「……該死的玫瑰,該死的皇后,既然喜歡紅色那一開始就種紅色就好了嘛!」
花精(待確認)少女:「也許她不小心種錯了?」
花精(待確認)少年:「那她一定是個白痴。」
花精(待確認)少女:「還有三分之一,加油。」
花精(待確認)少年:「是這樣沒錯……」
少年頓了頓,瞪向一直呆站在白玫瑰前的青年。
花精(待確認)少年:「喂喂,我說你啊!能不能別只是呆站著不動,動手工作行不行啊?」
青年因思考被打斷而微微皺起眉。
青年:「我不認為我有幫他們做這些事的必要。」
花精(待確認)少年:「你也看到那個皇后的一堆士兵了吧!要是沒做完真的會死欸!」
青年:「……那些只是紙牌。」
花精(待確認)少年:「他們有武器!」
青年:「我們也有。」
花精(待確認)少年:「對付那麼多紙牌?就靠我們?」
青年點點頭。
花精(待確認)少年:「……」
少年似乎是放棄溝通,提起油漆桶朝著少女走去。
花精(待確認)少年:「算了,我們做我們的,別理他。」
花精(待確認)少女:「嗯。」
就在兩名花精(待確認)決定靠自己努力時,皇后帶著大票士兵出現了。
士兵A:「皇后駕到〜」
兩名花精頓時臉色一僵。
青年轉頭看向聲音的來向。
一群紙牌士兵扛著一座華麗的轎子,從花園另一端出現了。
紅心皇后一看到尚未漆上紅漆的白色玫瑰便皺起了眉頭。
紅心皇后:「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白色玫瑰!?」
士兵B:「稟報陛下,這是因為先前的園丁誤將紅玫瑰種成白玫瑰。」
紅心皇后:「那個園丁人呢!?我要砍掉他的頭!」
士兵B:「稟報陛下,那位園丁已經被處決了。」
紅心皇后:「那麼為什麼沒將白玫瑰處理掉!?」
士兵B:「已經有派人處理了,可能是因為負責處理的人手腳太慢的緣故。」
紅心皇后:「是誰負責處理的!?」
士兵B:「稟報陛下,是那邊那幾位。」
士兵B說著,伸手指向一旁的花精(待確認)雙子及青年。
紅心皇后:「給我砍掉他們的頭!」
???:「那可不行!」
紅心皇后錯愕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名少女正站在高聳的圍牆上,雙手插腰。
???:「想對他們出手也先過我這一關!我要代替月亮來……嗚噗!」
少女原本充滿氣勢的發言頓時化做一聲哀嚎,從圍牆上摔進了下方的樹叢內。
花精(待確認)少年:「……是薩佐。」
花精(待確認)少女:「……嗯。」
青年:「……」
在少女剛才站的圍牆那,有一名橘髮少女翻過了圍牆,安穩地落在摔下來的薩佐旁邊。
小艾:「搞什麼,既然爬上來就趕快下去嘛!」
事實上,就是這名橘髮少女剛才華麗麗地將薩佐踹下了圍牆。
後方,傑爾也從圍牆外翻了過來。
傑爾:「噢,原來傑歐你在這裡啊……話說你們在做什麼?」
傑爾看著將他們團團包圍的紙牌士兵們,拔出劍。
傑歐:「只是小事,別介意。」
紅心皇后氣的臉色鐵青。
紅心皇后:「給我砍掉他們的頭!」
薩佐從地上爬起,雙手插腰。
薩佐:「就說不行了!想欺負他們也先……嗚噗!」
……然後,被小艾踹到了後方去。
小艾:「沒戰力的笨蛋作者請到後面去!」
同一時間,另一邊的傑歐率先發難。
傑歐的手裡不知何時夾著數瓶裝著詭異液體的試管,他將試管裡的液體朝著士兵們灑去,大量的腐蝕液體直接將幾名士兵腐蝕的一點也不剩。
其他的士兵有些忌憚,但還是照著皇后的命令朝眾人發動攻擊。
 
十分鐘後……
殘餘士兵人數、零!
眾人瞪著氣呼呼的紅心皇后。
薩佐:「哼哼,見識到我們的厲害了吧!還不快投降!」
小艾:「……妳什麼也沒做。」
薩佐:「我有幫忙丟石頭!」
小艾:「……妳打到我三次。」
薩佐:「那是不小心的(理直氣壯貌)!」
小艾:「……」
紅心皇后咬牙切齒地看著包圍著她的六人,突然高聲大笑。
紅心皇后:「哈哈哈哈哈哈!就算你們打敗了我的士兵,我也不會放你們離開的!」
小艾:「原來主謀就是妳!」
紅心皇后:「是又如何?我要你們永遠留在這個世界!」
傑爾:「妳想的美!」
紅心皇后:「不然你們又能怎麼辦呢?殺了我的話就永遠出不去囉〜」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上方無預警地有陰影籠罩,接著,一名金髮女妖精從高空落下,不偏不倚地將紅心皇后踩在腳底下。
希芙琳:「這裡是哪裡……我踩到什麼了嗎?」
紅心皇后的身體抽蓄了幾下,然後便動也不動了。
紅心皇后、陣亡!
薩佐:「啊,希芙琳踩死她了。」
希芙琳:「哎?這女人是誰?」
希芙琳說著,從紅心皇后的屍體上下來。同時,空中飛下來一隻金黃鳥兒,拍了拍翅膀,黎焰在希芙琳肩上停下。
小艾:「……妳踩死她我們就出不去了。」
希芙琳:「啊?」
傑爾:「不會吧,難道我們要一輩子困在這裡嗎!?」
此時,一名老人從不遠處跑了過來。
老人:「咦!?這是……你們殺死邪惡的紅心皇后了!」
老人頓時眉開眼笑,同時越來越多人朝此處聚集。
人們高興地歡呼著,為了紅心皇后的死留下了歡樂的眼淚。
薩佐:「哎哎?這是……?」
老人:「你們殺死的紅心皇后其實是名女巫,她統治著這個國家,老百姓們民不聊生,現在你們替我們殺死了這個邪惡的魔女,真不知該怎麼報答你們呢!」
小艾:「請問你們知道怎麼離開這裡嗎?我們想要回去我們原本在的地方。」
老人:「這個嗎……」
老人苦思著,此時一名婦人走了上前。
婦人:「你們可以到翡翠城找奧茲大王,他是個厲害的魔法師,一定有辦法幫助你們的!」
小艾:「那麼,請問翡翠國怎麼走?」
婦人:「出了城堡以後,沿著金色的道路走就行了。」
小艾和婦人道過謝後,轉身看向眾人。
小艾:「那麼……各位,我們走吧。」
 
於是乎,眾人朝著未知的未來邁開了腳步。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眾人:「最好是可喜可賀啦!」
 
 
 
 
To be continued……】
 
*************************************************************************************************
2000了〜(歡呼XDD
不過……我不知道是誰呀!(破1000的時候也是……囧
不知道是骸武羅、邪羽還是那位不認識的大大啊><
拜託來自行找我認領點圖一張吧!
然後,乾脆頭香也一張吧!
 
其實破2000時我這篇還沒打完><
因為我沒想到只是去玩一下遊戲練個等就破啦!!
雖然我玩了兩個小時啦……不過兩個小時才升一等啊!!
好啦這不是重點XD
 
來說一下這篇
這篇原本是照著我查到的版本寫,不過到後來我就讓它暴走了XD
還是暴走好玩XDD
至於後面,科科,未完待續〜〜!
接下來是哪個故事應該很明顯吧?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