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因為有些題目很眼熟的關係,我去翻了以前寫的兩份問卷,然後意外發現了一些事……
我幾乎沒有長高啊啊啊啊啊——(慘叫
咳、算了,讓我們拋開以前的問卷,來看看新的二十題吧。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漓洵。原因的話嘛,在於我那時候(高一)對自己的迷惘等等,「隔離」的「離」、「尋找」的「尋」,再取同音字。有點探索自我的意義在。
其實我在寫這題前偷偷去翻了下當時改筆名的那篇文章,因為現在的心態不一樣了……咳、事實上是我有點忘記了(喂#
不過,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就是了ww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國二,還是國一?有點忘了==
其實更早以前,我和薇希就有玩類似紙娃娃的遊戲,就是設定一堆角色,可能畫在筆記本或是那種一小本的記憶卡上,然後用「說」的方式來「演」劇情。
國小的時候會做成紙娃娃,大一點時為了攜帶方便才簡化的。
其實到現在還會這麼玩,不過最近比較少了……因為沒梗,而且我會熬夜(?)。有時候還會把筆下的角色抓進去玩,像是夜琉就是我玩(?)的很開心的角色,因為超霸氣XDD
至於動機嘛,因為有人想看,而我想寫,所以我就繼續寫下去了。這兩點對我來說真的是缺一不可,前者一定要有,後者……我會怠惰(汗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說到這個,其他人是怎麼看的我不知道。而我自己的話,呃,應該是有點輕鬆搞笑,然後會在某些地方突然變的很沉重之類的吧?
像是兩種極端……好吧,應該沒那麼嚴重,不過就是差不多的感覺。


04.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最早期的話,真的只能用「重量不重質」來形容,扣掉冗詞贅字,剩下的恐怕不到一半(汗),完全就是黑歷史啊啊啊啊啊!
不過從一開始就是寫差不多類型的文了。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日式文學的那種,確切名詞我有點忘了,不確定。
天罪的那種也很喜歡ww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吐槽(正色
寫吐槽的時候很開心啊XDDD因為很自然就吐槽下去了ww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真相大白的那時候,因為要收線,以前埋下的梗和不小心埋錯的梗都要做統整,不能有衝突。
再來是部份的戰鬥場面……我已經沒梗了(汗


08. 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像《黃昏色的跫音》那種單篇,大概幾週到一個月內可以完成,如果文思泉湧的情況下,一兩天就寫完也是可以的。
至於像《潘德拉物語》這種大長篇……咳,潘德拉我就寫了兩年啊!要說的話都是一兩年跑不掉的。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看題材吧?有的很喜歡的就會一頭熱地先寫,然後放置play(誤#
像潘德拉人設還沒寫就有序章了,暗月的話,被我封印(?)起來的最初版倒是有寫設定,不過改版後大修就全部捨棄了,現在倒是重弄了設定集。
越複雜的時間會越久吧?像星月我光是要弄設定就花了不少時間。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不喜歡別人在旁邊看,給人看的時候絕對不敢待在旁邊,看的人在我旁邊唸出來更是大忌。
手寫的時候一定要墊墊板,一開始是為了防止鉛筆痕跡印到另一面去,久而久之習慣後,沒墊東西就會覺得怪怪的,所以一定會記得把墊板放進書包ww
身邊不能有奇怪的聲音……咳、例如小孩看電視的聲音之類的,因為我很容易被干擾,忍不住會去想吐槽(喂#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序等)

六分之一手寫、六分之五打字(正色)。
咳,這時用潘德拉的字數估出來的,其實還是要看狀況啦。
國中時期都是手寫,到了高中才變成半手寫半打字。手寫的部分,最初是拿筆記本來寫,一本當一集,挑筆記本時還很認真算頁數,筆則是固定顏色,後來因為某些筆痕跡太重,所以改用自動筆,順便省修正帶。
到高中就改用活頁簿,因為上課寫的話一張紙比較好藏www
打字的部分,用電腦就是Word,用平板就是記事本。字型部分就等用電腦時再改,尤其是那種要改標楷體的部分……是說標楷體真的很好看www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基本上是沒有,但如果是先手寫的部分,打成文字檔時會再修一次。
有時候會突然想寫某個段落,手癢難耐就會先寫,等到劇情進展到該段落時就會再修一下。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奇幻,奇幻,奇幻。總而言之就是奇幻(笑)。
奇幻類算是我最擅長且最愛寫的了,不過最近一直想寫些推理類的文章,或是那種○○遊戲之類的,不過暫時沒有開坑的打算,而且細節什麼的都還沒弄好,推理類的感覺都是要環環相扣,不先規劃好不行啊。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要說「最」的話其實挺難的……就提幾個喜歡程度較高的吧ww
首先是天罪和水泉,這兩位的文風我都很喜歡。至於影響的話,或許多多少少也有吧?潛意識中可能會去模仿之類的www
同人寫手的話,我對同人文的要求還挺高的,因為每個人對角色的詮釋都不太一樣,有的同人寫手寫出來的角色感覺就和原作不太像,所以一般來說我是不看同人文的ww
但也是有寫的很好的人,像之前就在網路上看過一篇吾命和特傳的同人文,那篇就把太陽詮釋的超讚的!所以我看完了www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國三時我就在理化老師的要求下寫了人生中的第一篇自傳,那時拿來做結尾的就是作家夢,現在回想起那些內容真的超囧。
以前確實有想過要當作家,但現在發現我的個性可能不太適合,所以就當興趣就好。對現在的我來說,有人看、有人喜歡,我就滿足了。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蒸餃……不對,是徵角。
當初心血來潮的徵角讓我多了幾個可愛的孩子ww然後就私心全開去開新坑了(?)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當然喜歡啊!非常喜歡。
程度什麼的我不會形容,所以跳過(這樣對嗎#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要說最的話有點難選,不過有一篇當之無愧。
《暗月之歌》某外篇,以下節錄(名字以代稱處理,避免破梗ww)


  在一組複雜的機器旁停下,男子要她在旁邊稍候片刻後便操作起機器。她有些好奇地四處張望,不算空曠的房間裡擺滿了各種複雜的機器,由於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她很快便移開了視線往另一方看去,她這才注意到房間裡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少年冷著臉扯開連接身上的儀器,俐落一翻便從儀器裡跳了出來。對於她的存在,少年僅是淡淡瞥了一眼,伸手抓起掛在一旁的襯衫套上,移步走向男子。
  「喂,沒其他事了吧?」
  男子瞥了少年一眼,「有件事要你幫忙。那個是新來的,叫○○○,初步測試需要有人看著,你手邊沒其他任務吧?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審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幾秒,少年冷眼瞪向男子,「……現在?」
  「我這邊快弄完了,你們旁邊稍等一下吧。」
  說完,男子便將注意力移回操作機器上。


這整篇都很喜歡,可是放出來的話會破梗,只好勉強抓一些出來答題ww
再來是潘德拉的棄稿,原本想說可以當終章的,但因為結局被我修掉了,所以整篇都不能用,難得我很喜歡的說ww


  呻吟了聲,倒臥在黑暗之中的褐髮少女緩緩睜開了眼。
  漆黑的眸子帶著一絲迷惘,少女彷彿不知自己為何身在此處,在坐起身子後困惑地看了看四周,最後伸手拍了拍雙頰,意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奇怪……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放眼望去盡是一大片廣闊的黑暗,完全無法判斷時間或地點。少女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快速地思考起自身的處境。
  她已經被殺死了,理論上應該要回歸輪迴才是,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如此,至少她還記得自己身為時空獵人的所有事,但力量確實連一絲都感覺不到,和器靈締結的契約也已經不復存在,這麼看來,她應該是真的沒命了才對。
  想到意識墜入黑暗前的種種,她忍不住抱著身體吐了吐舌。對了,最後想傳達給他的那些話……想來她還是沒能說完吧。
  想到他,她突然覺得胸口悶悶的。
  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以他的能力,一定能夠在契約斷絕之後活下來吧。
  如果能有機會再次把那些話告訴他就好了。
  重重吐出一口氣,她將自己從悲傷的情緒抽離出來。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搞清楚狀況,沒時間沉浸在負面的情緒裡了!
  站起身子,抱持著「反正再怎麼樣也不會比死掉更差了」的想法,她憑直覺挑了個方向,隨即便邁開腳步,踏著赤足往前邁進。
  身上的衣服還是那時候的那件,連當時為了讓站在他旁邊的自己不要那麼矮小而特地穿上,結果卻在戰鬥時成為阻礙而乾脆地扔掉的高跟鞋也不見蹤影。早知道她就不要為了那幾公分而穿什麼高跟鞋了,搞得自己現在只能赤腳在黑暗上走著。
  身邊的景象毫無變化,她在心裡默數步數已估算自己大概走了多遠,對時間的流逝感因身處黑暗之中而麻痹了,不過從步數多少可以估算一下。走了許久,她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否根本沒有前進,默數的數字已來到了四位數,但身邊的景象根本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就在她疑惑地停下腳步時,一抹倏地竄過心頭的熟悉感卻讓她呼吸一滯,反射性扭頭望向了左方。
  這是陷阱、亦或真的是──
  甩了甩頭,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可能啦,這個地方跟殺她的那個人一定有著關係,他當時離她那麼遠,那個人怎麼可能會來得及找上他呢?
  她當時放棄了喚名,為的就是要保住他呀。
  心裡的不安逐漸擴散,她發覺自己實在無法說服自己,雙拳在胸前握緊,視線無法離開那個方向。狠狠吸了一口氣,她邁開腳步,直直地往那個方向跑去。
  管他是陷阱還是什麼……她都要去證實那只是自己的胡思亂想!他一定不會有事的!那可是她的器靈,她最信任也最喜歡的──
  血液在下一瞬間彷彿凍結了。
  毋需再靠近、毋需再細看,她最熟悉的那抹身影正一動也不動地癱倒在地,這樣的模樣,她看著只覺得陌生。
  顫抖著,有些踉蹌的腳步漸漸變成了奔跑,但在距離僅剩幾步遠的時候,她卻硬生生地撞上了一道無形的牆,往後跌退了幾步後有些難看地摔倒在地。但她就像是感覺不到撞擊的疼痛似地,顫抖著再度上前,無形的牆卻成了最大的阻礙,她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著被隔絕在另一端的那道身影。
  黑髮的男子仰躺於地,印象中總是梳理整齊的黑髮此刻卻散亂不堪,雙眸緊閉,臉色蒼白,破爛的衣著更是染上了大量的鮮血,暴露於空氣中的身軀佈滿了無數道猙獰的傷口,左臂幾乎是慘不忍睹,橫劃過頸上的一道傷疤更是讓她差點忘了呼吸。她顫抖著,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
  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情感上死也不願相信,但理智上卻清楚地確認眼前淒慘的身影並非假象。
  呼吸紊亂、身體緊繃,就如同負傷的野獸般,她緊貼著牆發出了悲鳴。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這個嘛,文風總會隨時間變的,或多或少。
論喜不喜歡的話,應該可以說「我習慣以這方式去寫」吧?


20. 最後,請你點幾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唔嗯,這是一個命令句(?),不是問題,不要偷偷假裝成第二十題#(夠了
點人可說是寫問卷的最後一關,也是讓批哩啪啦地寫完問卷的創作者再去陷害下一個人的管道。總之,這是一個邪惡的題目,所以我決定——保留我的點名權!
……
……
……
就這樣(笑

 

 

    文章標籤

    問卷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