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節:充足的資訊與好同伴乃旅行之必備

 

  依照慣例,冒險者公會為選出下任會長的所舉辦的大型試煉,都是從夏末開始進行的。

  那是長久以來所穩固的制度,也是一代代的會長和分部長們傳承的橋樑。這一次的試煉依然是在夏末開始,我們三名候選人將從各自隸屬的分部出發,展開一趟遍佈全法塔克蘭大陸的旅程。

  作為塔克理分部的分部長,我在做足了準備後便正式出發。試煉的規則並不複雜,我們必須在為期十八個月的日子裡探訪規定的五個分部,並通過駐守於該處的前任分部長的測驗,最後抵達位於伊菲特斯的總部進行最終考核。

  總之,這會是個漫長的旅程。

  從塔克理分部離開已有數日,我和同行的旅伴加莉西.塔.安諾一同來到了位於王國邊界的梅莫里小鎮,出了鎮再走上半個月就會徹底脫離人族的居住地。

  從地理位置來安排,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妖精的翡翠森林,也就是翡翠分部。妖精向來是個和平友善的種族,翡翠分部的分部長就是名十分友善的男性妖精。

  待補給完物資後,明早就可以正式出發。我和加莉西分頭去採買物資,約好時間集合後再一起回到投宿的旅店。

  天氣有些炎熱,卻依然不減周圍小販們的熱情,宣傳商品的吆喝聲、討價還價的談話聲,梅莫里小鎮充斥著一股歡快的氣氛,令人不自覺的愉快起來。

  基本上確實是如此啦,但在炎熱的天氣下還得站在原地枯等遲到的同行旅伴,我想任誰也不會十分愉快的。

  雖然我的心情離差勁還有一大段距離,但距離愉快也挺遠的。我掏出懷錶看了看時間,哎,加莉西已經遲到十幾分鐘了。

  真不曉得她是怎麼了……加莉西向來很準時的。

  推算出她已遲到了十七分鐘,我輕呼出一口氣,繼續等。

  大約又過了幾分鐘,一名金髮女子才終於出現在我的視野中。

  「啊哈哈,抱歉喔,小艾,殺價殺太久稍微耽誤了下時間。」金髮女子俐落地鑽過人群,跑到我旁邊。她吐吐舌,乾笑著說:「呃,妳等很久了嗎?」

  「還好。」我聳聳肩。原來是在殺價,「東西都弄好了嗎?」

  「當然!」加莉西笑了笑,回答。

  「既然該補足的物資都準備好了,我們先回去旅店,明早出發吧。」眼神隨意地掃過附近的攤位,我說。

  「明天要進入沙依拉荒原,光想就令人感到興奮呢!」移動腳步,加莉西的語氣帶著期盼。

我無奈一笑。

  對於長期在大陸各處探險的加莉西來說,進入魔獸群聚的沙依拉荒原可是令她從得知我們會經過那裡就興奮不已。雖然她不是第一次經過,但對骨子裡是個戰鬥狂的她來說,能和這些魔獸來場愉快的(單方面)廝殺可是再多次也不嫌厭煩。

  順便一說,加莉西沒有加入冒險者公會,更正確的說法是,加莉西是名獎金獵人。雖然從事這門行業的人偶爾也會透過冒險者公會接取任務,但自由自在的他們不喜歡公會裡的規矩,自然是不可能加入的。然而獎金獵人的名聲卻也因缺乏有效的管理系統而有些惡劣。

  但也不是所有的獎金獵人都是惡劣人士,例如我旁邊這位。

  現在是下午,但已經接近晚餐時間了。我和加莉西在採買完所需物品後便回到了投宿的旅店「月夜」,打算先將補足的物資整理放好,然後在旅店內解決晚餐。

  我們的房間位於「月夜」的二樓。和正待在櫃檯的旅店主人打了聲招呼後,我們便先回到了房間。

  梅莫里小鎮並不位於主要道路上,鎮上的旅店就只有兩家,但住宿的人也不多,目前投宿於「月夜」的旅客,除了我們以外便只有兩名同行的青年和一名獨自行動的女子而已。

  通常會獨自旅行的女性並不多,除非是身手高強,否則其實是滿容易發生危險的——當然,同樣是獨自行動的加莉西是特例,她向來只有欺負別人的份,況且她的身手並不弱——我想那名獨行的女子肯定對自己的實力十分有自信吧?我見過她一、兩次,以她的美貌,單獨旅行想必會招惹上不少麻煩。

  將東西整理好後,我們便走出房間。「月夜」雖然是一間小型樸素的旅店,但店主的服務還算滿周到的。

  在走下樓梯的時候,我們碰巧遇上了同樣住在「月夜」的那兩名青年。走在前頭的是名擁有暗紫色及肩長髮和蔚藍眼眸的高挑男性,他的左眼纏著繃帶;落後他幾步的那位則有著白色短髮和漆黑眼瞳。稍微點頭當作是招呼後,我們走了下樓。

  「月夜」的主人是一對和藹可親的老夫婦。見我們走下樓梯,原本正在聊天的老夫婦爽快地招呼我們坐下,然後老婦人便去端了兩盤麵過來。據說這家旅店的招牌就是女主人的好手藝,這點我們在幾秒後便得到了考證。

  在加莉西將盤子上的麵條全部掃進嘴裡,並愉快地和旅店女主人要了下一盤時,方才我們下樓時碰上的那兩名青年走了下來,後方則是跟著那名獨自旅行的銀髮女子。三人似乎正在交談些什麼。

  「如果沒問題,那我們明天早上出發?」紫色長髮的青年走在最前方,詢問著另外兩人。

  「我沒問題。」銀髮女子點了點頭,偏向中性的嗓音估計會讓只聽見聲音的人辨認不出她的性別。

  「沒問題的話,我們明早出發。」紫髮青年說道,下了樓梯後向老夫婦打了聲招呼。

  由於老婦人去端麵條的關係,男主人便上前招待他們,找了個位置讓他們坐下。

  加莉西一邊吃著新一盤的麵條,眼神一邊往三人那飄去。

  妳想偷聽也太明顯了啦。

  不知是假裝沒注意到還是不在意,隔壁桌的三人邊用餐邊討論著。

  「不過聽說這幾天沙依拉荒原不太平靜,」單手撐著下巴,紫髮青年說道,「好像有什麼強大的魔獸出現呢。」

  沙依拉荒原?

  「聽說有些難以對付,」銀髮女子接著說,「公會那邊有什麼消息嗎?」

  「似乎還在調查,暫無消息。」白髮青年回答。

  看來他們似乎也是要去沙依拉荒原啊……

  他們所說的魔獸我也聽說過,至於加莉西聽了根本是亢奮。

  「你們也是要去沙依拉荒原?」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加莉西已經語氣訝異地詢問了。

  那三人回過頭看向我們。

  「我們要經過那邊到莫格拉爾去。」紫髮青年指了指自己和一旁的白髮青年,說道,「妳們也要去沙依拉荒原?」

  莫格拉爾嗎……那是在更邊境的礦區,再外頭就沒有了。

  「是啊!原來大家都是要往那邊去呀?」加莉西點點頭,發揮她強大的親和力開始和對方聊起天來,「我們是經過,你們呢?」

  「我們接了個任務要到那邊去,」紫髮青年答道,「莫格拉爾的晶石竊盜事件,那裡的區長想請公會幫忙找出兇手……妳們是公會的人嗎?」

  「我不是喔,」加莉西搖搖頭,「我是獎金獵人。她才是公會的。」

  加莉西說著,指向慢條斯理地吃著麵條的我。

  「我是公會的人沒錯。」解決完麵條,我將叉子放下,「你們說的那個任務……只有你們兩個接啊。」

  「是,妳也知道這個任務?」

  「稍微關注了下。」這是實話,我確實有點在意,畢竟鬧成這樣還抓不到兇手已經足以讓某些人焦頭爛額了。

  至於接的人選嘛,這又是我另一個關注點了。

  「礦石失蹤那件事喔……搞不好是誰在私坑?」加莉西做出了無責任發言,「走私啦賄賂啦偷竊啦,有很多可能性呢。」

  「確實。」紫髮青年笑了笑,岔開話題,「至於這位是我們路上碰到的,因為順路的關係所以一起走。」

  他說著,伸手指了指銀髮女子。

  「我是路過那邊,順路也方便路上能有個照應。」銀髮女子友善一笑,解釋道。

  「既然你們也是要去沙依拉荒原,又同樣是要在明天早上出發,那麼要不要一起行動?」加莉西看向三人,興高采烈地提議道,「畢竟人多比較有保障嘛!」

  紫髮青年和白髮青年對視一眼,似乎是達成共識後便將詢問的視線投向銀髮女子。

  銀髮女子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不介意。

  「那,合作愉快囉。」紫髮青年露出微笑,「我是佛洛伊,佛洛伊.艾克里斯,冰系魔法師。」

  「欸?你是魔法師啊?」加莉西略帶驚訝地道。也不怪她反應如此大,魔法師向來就是稀有生物,要在路上碰到一個魔法師,機率可謂極低。

  「銀霄。」接著出聲的是白髮青年,他同樣報上了名字。

  「我是薩維亞.梅克蘭,」銀髮女子帶著友善的笑,「武器是弓箭。請多指教。」

  梅克蘭?

  是那個著名的煉金術士家族嗎?

  「我是加莉西.塔.安諾,獎金獵人。放心,我可是素行良好人見人愛,保證沒有不良紀錄的獎金獵人唷!」加莉西舉手擺出敬禮狀,「叫我加莉西就好。」

  聽到加莉西自稱素行良好,我決定拆她的檯,「之前出任務時惹上了當地的盜賊團還牽連到同行的其他夥伴,差點被同伴們追殺的人不知道是誰喔?」雖然那次是她和幾名獎金獵人一起行動,我並沒有參與,但請不要小看我的情報網。

  加莉西乾笑兩聲,語氣有些心虛,「嘿嘿……那是意外嘛……」

  我聳肩,不置可否。

  轉向另外三人,我自我介紹道,「我是夏艾.喬利,塔克理的冒險者。」

  這是外出用假名,不用懷疑。至於為什麼用假名……總不能叫我走到哪就報上大名吧?那樣只怕會惹上麻煩來。

  至於這個「夏艾.喬利」可是真有登記在塔克理分部的冒險者名單上的,作戲做全套嘛,不怕人家去查。

  簡單再寒暄幾句,已經解決完晚餐的我們等待著佛洛伊等人用完餐,才要繼續討論明天的相關事項。

  加莉西單手撐著下巴,有些無聊地把玩著玻璃杯。

  等到他們用完餐後,我們乾脆地併了桌,方便討論。

  「對於沙依拉荒原出現魔獸一事,各位有什麼看法?」佛洛伊率先提出了問題,「我和銀霄的消息基本上都是從公會拿到的,我想夏艾妳們應該也知道。」

  我點了點頭,「魔獸會隨機襲擊經過的人,但並不會將他們殺死,反而是將他們弄暈,而且也沒有任何人見過魔獸真正的樣貌,幾乎都是遭受襲擊的同時便失去意識,我想這可以解釋成那名魔獸的隱藏能力極高,而且有著短時間內將人快速弄昏的方法。公會雖放出了調查任務,但至目前為止仍沒有人能完成,獲得魔獸的進一步消息。」

  「我們知道的差不多也是這樣。」佛洛伊輕輕頷首,說道。

  「居民們所知的也不外乎這些,」薩維亞接著說道,「我不是公會的人,所以早就在鎮上打聽過消息,但有部份僅是居民們的臆測。」

  她不是公會的人啊……難怪我對她沒什麼印象。隸屬於塔克理的冒險者我就算不熟,至少也記得名字。

  「沒有親眼見過,什麼都難說,」拋開不相干的思緒,我聳肩。情報可謂稀少的過分,也許只有親眼看見才能進一步地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反正,無論如何就是殺過去就是了嘛!」加莉西的說法仍是充滿著她的風格,「船到橋頭自然直,遇上障礙就跨過去,沒辦法就把障礙破壞掉就好啦!」

  「……例如和盜賊團交涉不成就出手攻擊?」

  「……小艾妳到底知道多少啊啊啊啊啊啊!」

  「誰知道呢?」我聳聳肩,不打算講白其實我還滿清楚整件事的過程的。

 

 

 

  隔天早上八點,我們在「月夜」的一樓大廳集合後,出發前往沙依拉荒原。

  沙依拉荒原就如它的名字一般,荒蕪一片,荒原上只有少量的植物生長著。在天氣較為炙熱的夏季,沙依拉荒原的炎熱自然是不言而喻。

  步行於荒原之上,時而微涼、時而炙熱的風不時朝我們吹來。走在最前方的是佛洛伊和銀霄,薩維亞在中間,我和加莉西則是殿後。

  加莉西嘴裡哼著歌,眼神不時掃視著四周。

  這一帶的魔獸是以尖角螳螂為主。尖角螳螂的外貌就像是大型的螳螂,但額上長著一根帶有毒液的尖角,基本上只要小心避開它的尖角就行,稱不上是難以對付。

  舉例來說,剛才加莉西已經快速俐落地提著長刀,快狠準地斬了三隻尖角螳螂,而且全都是一刀斃命。

  所以啦,至少走到現在都還滿輕鬆的就是,目前也沒遇上那名強大的魔獸。

  中午時分,我們找了個視野良好、有著些許植物作為遮蔽的地方休息,順便將午餐解決。午餐是從市場買來的麵包。簡單地解決完後,我們邊休息邊隨意聊起天來。

  「唔,照這個速度來看,日落前應該可以到吧?」加莉西伸出手指算了算時間,最後得出以上的結論。

  「差不多,」我聳聳肩,「只怕有什麼變數。」

  「魔獸。」銀霄接著說道,顯然對那名強大魔獸也很顧忌。

  「嗯。不過我是這麼認為啦,沒遇到也好,遇到了也罷,反正遇到了也能順便幫公會更新消息……不過會耽誤行程就是。」說真的,我確實是這麼認為。

  公會對這邊尚未有任何深入的消息,能拿到更深入的消息自然是好,不過就我現在算是在趕路這點……好吧,耽誤點行程其實沒什麼差。

  「對了,你們覺得那個魔獸是什麼樣子的呀?」加莉西的語氣有絲興奮,「能瞬間弄昏別人、而且是能隱藏身影的魔獸我可是第一次聽說。」

  第一次……

  「唔,什麼樣子嗎……」佛洛伊認真地思考起來,「我們也沒見過類似的魔獸……雖然會隱身的是遇上過啦,不過如果再加上牠並不會把被襲擊者殺害這點……」

  佛洛伊攤了攤手,聳聳肩,「搞不好是特性較為特殊的種類,一般的魔獸是不會做出單純襲擊卻不殺害的行為的。」

  「這麼說來,是品種較新的魔獸?」薩維亞跟著推論。

  「我猜是如此,所以公會才會沒記錄。」我說。公會確實沒紀錄。

  魔獸的數量和種類是最為繁複,同時變動也最劇烈的,光是魔獸與魔獸之間交錯生殖,或是偶爾出現的突變種……所以魔獸堪稱目前最令全大陸種族頭疼的生物。

  「是什麼都難說。」銀霄說著,站起身,「如果休息夠了,上路?」

  「是啊是啊,差不多該走了。」佛洛伊跟著起身。

  收拾完物品,我們繼續朝著莫格拉爾的方向前進。行走的過程中,我們彼此之間幾乎沒有交談。

  天氣依舊炙熱,我伸手抹去臉上的汗水,同時隨意地從太陽的位置判斷出現在大約是三點左右。

  走在我旁邊的加莉西仍然興致勃勃,至目前為止,她已經斬殺了二位數的尖角螳螂,至於那些漏網之魚則是分別被銀霄和薩維亞輪流解決了,我和佛洛伊倒也樂的輕鬆。

  在加莉西發現朝著我們接近的尖角螳螂而歡快地提刀迎上後,我們不甚在意地繼續前進著,反正她不用多久就會自動歸隊,只有薩維亞稍微留意地回頭察看。

  我環視四周。原本僅是不經意地隨意察看,但我忽然注意到一個奇怪的……東西,微微蹙眉想要仔細看清楚時,我看見那東西扭動了下,然後……

  「欸?」薩維亞發出了驚呼聲,我回過頭時看見她已彎弓搭箭,瞄準的是加莉西的方向。

  利箭貫穿了從加莉西腳邊竄起的詭異黑影,那團黑影在被射中後摔回了地面。我猛地望向剛才那個奇怪東西的方向,但它已不見蹤影。

  加莉西飛快地解決了最後一隻尖角螳螂,迅速地和牠拉開距離。她此時的位置距離我們並不算太遠,同屬近戰系的銀霄已經快步跑至了她旁邊,手握長刀警戒著。

  佛洛伊和薩維亞移步至加莉西他們後方稍遠一點的位置,我猶豫了下後皺著眉跟上,在接近之後手握劍柄以防萬一。

  仔細一看,方才襲擊加莉西的黑影幾乎融於尖角螳螂的影子之中,進而使得尖角螳螂的影子愈發顯得黑暗。牠的影子如浪般翻騰著,我們不敢大意地緊盯著牠的動靜,但我忽然發覺有些不對勁……

  它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等等,難道……

  我迅速地轉過身,背對著太陽的方向低下頭。

  「小心腳下!」睜大眼,我高喊著做出警告,同時拔出劍便往自己的影子刺下。一抹黑影隨著長劍刺入的動作從我的影子中高竄而出,我抽出劍,順著動作由下往上地斜砍過黑影的中央、大概算是腰的位置。

  在發現黑影被長劍斬過卻沒什麼造成傷害後,我快速地與它拉開距離。哪知那黑影竟是在半空中以極快的速度轉淡消失。

  我愣了下,突然間恍然大悟。

  望向其他人想確認他們的情況,我正好看見佛洛伊一記魔法將尖角螳螂的屍體凍結成冰雕,接著碎裂成無數冰屑;加莉西離尖角螳螂原先的位置又更遠了些,她望著自己的影子似乎在沉思著什麼;銀霄面色淡然地撿回明顯是他扔擲而出的飛刀;薩維亞似乎因武器的關係而吃了點虧,臉色有些怪異,但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沒看見剛才的黑影,估計也是消失了。

  我將劍歸鞘,打破沉默,「加莉西,不用再思考為何妳的影子會突變了。」

  「咦咦!」加莉西驚訝地伸出手指指著我,「妳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難、難道小艾妳學了讀心術?」

  「我跟妳認識多久了……再說,那不是突變,只是有『什麼』藉著妳的影子跑出來而已。」我解釋道,聳聳肩,「我想這就是外傳的魔獸了吧?」

  「先問一下,大家對剛才的事有什麼看法,或是有發現什麼嗎?」

  「潛伏在影子裡襲擊他人的魔獸?」加莉西不再執著於自己影子變異的問題,她收起長刀,認真思考,「唔……我是沒聽說過啦,不過打不到很麻煩就是。」

  「那些黑影似乎是會吸食人的精氣之類的,」薩維亞說道,我挑起眉,聽著她往下說,「剛才它攀到我腳上的時候,雖然時間不長,但我可以感覺到它似乎是在吸收著……什麼。」

  「所以說,魔獸是用這種方式襲擊經過的人,所以他們才說沒看見襲擊者的樣子,畢竟誰也沒想到它是從影子裡跑出來的!」加莉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至於魔獸不傷人這點,也許牠的目的只是吸食他人的精氣,若是殺了人,可能會讓旅行者因為為怕而選擇改道而行,進而失去目標?」

  「那麼,他為何要吸食精氣?」佛洛伊蹙起眉,「故意這麼做,還是只能這麼做?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無論為何,」銀霄開了口,「先走為妙。」

  「我同感。」我說,「以往的受害者都沒能發現這些,卻讓我們注意到了……你們說,這能代表什麼?」

  「­­『魔獸的行為改變了。』」

  銀霄的冷淡的嗓音和我聲音重疊在一塊,做出同樣的推論。

 

 


耶!第一章!

這章真的卡文了......才第一章就這樣,後面怎麼辦呢?(淚

......算了,總會生出來的(?)

這版的暗月之歌調整了不少部分,包括小艾的化名、最初遇到的人.....等等,之後還會一點一滴地揭露出來,

重寫是為了更高品質,加油!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慢聲運轉的序奏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