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小節:麻煩什麼的,通常惹上了就很難再甩開

 

  我望著突然出現的紅髮青年,一邊感嘆自己太過大意,一邊握緊了劍。

  那是一名長相清秀的男性,紅髮長度過肩,一雙碧綠的眼瞳盈著笑意。粗略掃過,他的身上看不出有什麼武器……我蹙眉。

  「夜遊。」對於他的問題,我這麼回答道,「你呢?這時間在這裡做什麼?」

  「嗯……我不覺得這時間和地點適合夜遊。」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只是這麼說著,「而且夜遊到這裡,該說是真巧嗎?」

  「隨你。」我也不打算正面回答。雖然他似乎沒打算對我的問題做出答覆,但我也不是沒辦法套出我想要的情報,「你跟那群人是同夥,是吧?」

  沒猜錯的話,我最先看到、促使我出來追尋的人影很可能就是這傢伙。

  「咦,我看起來像嗎?」他露出有些苦惱的表情,語氣同樣苦惱地道:「如果我是的話,早在妳沒注意到我的時候就對妳動手了吧?」

  「是啊,那你為何沒動手呢?小偷先生?」

  「噢……我不是小偷,那些人跟我沒關係。」

  「哪些,屋子裡的那六個人嗎?」

  他一愣,「……不,當然不是。」

  「你其實想說屋子裡不是六個人吧?」

  「當然不……呃。」

  似乎這時才意識到我在套他話,他神色一僵,我趁隙又道:「你的同夥有多少人呢?小偷先生?」

  他呆了下,隨後露出了苦笑,「屋子裡只有四個人,我剛才有看到。」

  「剛才?哪邊,什麼時候?」你這話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啊,「況且若是如此,一般人應該會先糾正我話裡的錯誤而非單純否定吧?」

  「這個嘛……哎呀。」他苦惱地抓抓頭髮,「好吧,不管我怎麼說妳都不會相信我吧?」

  「知道的話就老實點。」

  他放下手,盯著我瞧了幾秒,「……我實在不太會唬弄人啊,更何況是妳──塔克理分部部長,艾莉安.夏瑪小姐。」

  我瞇起了眼。

  「……你是誰?」

  「容我遲來的自我介紹。」紅髮青年勾唇一笑,「我的名字是瑟雷爾,如妳所猜是那群人的同夥……其實也不完全是啦。」

  我舉起劍指向他,「那也沒什麼好說了。」

  「欸?等等等等,我沒要跟妳打的意思啊,我們和平聊聊不行嗎?」

  我不答,舉劍直接朝他發動了攻擊。

  紅髮青年的表情閃過一絲慌張,他連忙後退,手一揮握住了柄約一人高的木杖……我很確定前一秒他身邊並沒有這東西。

  在我略帶驚詫的視線之下,他一揮木杖,身前的空氣倏地扭曲了下。完成這個動作,他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下來。

  而我,則是在注意到不對勁的同時就停下了進攻的動作。

  「好嘛,讓我們和平地聊聊,我實在不喜歡打架啊。」聳聳肩,他以一種篤定我傷不了他的語氣這麼說道。

  我握緊了劍柄。

  不得不說,那過分自信的姿態實在有些扎眼。

  將注意力稍稍放至後方,那夥人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其實我很懷疑瑟雷爾是打著拖住我的主意趁機讓那些人做些什麼,此番猜測雖無證據,但卻有著相當高的可能性。

  我想到了被我放在口袋裡的冰色結晶體,要用嗎?

  「你想聊什麼?」我問。

  「這個嘛,不如──」話才剛啟口,瑟雷爾的臉色卻是猛地一變。在他側過身子的那瞬間,一道利光迅雷不及掩耳地貫穿了他的肩膀,帶出了大量血花。

  那是一枚箭矢。

  月光下,薩維亞的身影輕巧地落足於不遠處的屋頂上,拉滿的弓上是一枚鋒利箭矢,她沒有再瞄準瑟雷爾,而是朝著另一個方向快速地又射出了箭。

  玻璃破碎的聲音是如此清晰,緊接於後的騷動聲更是令人難以忽視。

  瑟雷爾的臉色徹底變了,那瞬間閃過的先是懊惱,再來是種種複雜的情緒。回頭望了我一眼,他握緊法杖用力一敲,身影瞬間消失在我眼前。

  輕嘖了聲,我轉身往那夥人藏匿的屋子奔去。

  薩維亞落後了幾分鐘才出現,但當她進入屋子時,屋裡已經沒有那些人的蹤跡了。

  「我進來的時候就沒人了……估計都逃了。」我沉聲說道。這點著實令我意外。

  「剛才有射中。」她道:「不過想說要留人問話,就沒鎖定要害。」

  我點點頭,在空曠的屋內繞了圈──這屋子其實不大,也沒什麼東西,「剛才謝了。」

  「不會……妳是發現他們才出來的?」

  「對,因為太緊急,就沒先跟其他人說。」我解釋道,「不過妳怎麼來了?」

  「我剛好出來,就看見妳往樓下跑,後來看見妳匆忙出了旅店。」她說,跟著在屋裡四下觀察了起來,「拿武器耽誤了點時間。」

  原來如此。

  我們在屋內又翻找了一會兒,最後什麼也沒找到。那夥人什麼痕跡也沒留下,十分徹底地逃了。

  最終,我們只得就這麼返回旅店。

  「只能把事情留給佛洛伊他們查了。」我輕嘆,畢竟我們可不在這裡久留。

  「他們……會是跟晶石竊盜事件有關嗎?」薩維亞語帶疑惑,她微蹙著眉,似是在仔細思考這整件事。

  「很有可能,畢竟是這種敏感時期,實在很難說他們不相關。」我答道。事實上,從和瑟雷爾的對話判斷,我覺得可能性滿高的。畢竟那種能力,以及那夥人不留痕跡的行動……真的很符合佛洛伊先前告訴我的狀況。

  不過,令我在意的是──他認得我。

  這是巧合,又或者有其他原因?

  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我們回到了旅店,並在房間外互道晚安後各自回房休息。

  當晚,我失眠了。

 

 

 

  「哇!小艾,妳的臉色好難看!」

  這是加莉西起床看到我時所說的第一句話。

  「別說了。」我扶額。整個晚上都在想事情,我猜我大概只睡了三個小時不到吧……臉色當然差勁了。

  加莉西用著同情的視線看著我,「妳還好嗎,要不要延後出發時間?」

  我沉默了下。自己狀況糟我也是知道的,由此再往外的地區可不會比沙依拉荒原安全。衡量了下,我嘆了口氣,「我再躺一下,抱歉。」

  「不會啦,那我去外面逛逛喔!」

  「嗯。」

  加莉西快速地收拾了下東西,拎著隨身物品便出了房間。我雖說是要休息,但有些事我得先做才行。

  出了房間,我去敲了佛洛伊他們房間的門。應門的人是銀霄,他盯著我看了幾秒,接著往內喊了佛洛伊一聲。

  「嘖嘖,夏瑪,妳的臉色真差。」

  佛洛伊看到我時做出了和加莉西相近的評論,我懶得跟他廢話,索性開門見山地說了昨晚的事。

  表情嚴肅地聽我說完,佛洛伊沉思了下,就著幾個部分提出了問題。

  「……我知道了,謝啦。」他道,接著拍拍我的肩,「妳先去補眠吧,多休息,可別累倒了。」

  「嗯。」我應了聲,「還有,晚點我們差不多就會出發了,你們回來時我們大概早就離開了吧。」

  佛洛伊露出一抹笑,「了解,妳們倆路上小心啊。」

  「這是當然。」

  擺擺手當作道別,我掉頭回到了房間。

  躺回床上,就這個時間點來看,我估計還能睡上一至兩個小時。暗自祈禱了下能睡好,我閉上眼,暫時放空了思緒。

  接下來還要趕路,精神不濟可不行啊……

  也不知是這樣的心理暗示起了作用,還是我真的太累的關係,我就這麼睡到了加莉西回來大聲嚷嚷地叫醒我為止。

  「欸欸,小艾,起床了有大消息!」

  「……什麼?」

  類似的話她大概喊了三遍,我撐起身子,困惑地望向加莉西。她那神情似是有些興奮,到底是什麼消息才讓她有這個反應?

  「晶石竊盜事件有意外性的突破唷,妳肯定有興趣的!」

  「妳說什麼!」殘存的睡意瞬間全失,我驚詫地望著加莉西,「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魔法師抓到人了。」

  在加莉西的解釋下,我大概明白是發生什麼事了。簡單來說,佛洛伊在去昨晚那間屋子探查過後,用魔法查出了那些人的去向,並以此為引追到了他們。效率實在高的令我吃驚。

  那群人大概沒算到我們這有一個高階魔法師吧?

  但麻煩的是,除了銀霄及時攔下的一個外,其他全在狀況不利的情況下立刻選擇自殺了。這種作法,更讓人懷疑事情並不單純……雖然它本來就不單純就是了。

  打理了下,我隨即和加莉西一同趕到了現場。被抓住的那人已被警備隊關押並牢牢看守著,我稍微張望了下,很快就從人群中找到佛洛伊的身影。

  「佛洛伊,」我快步走向他,「怎麼回事?」

  佛洛伊回頭望向我,表情帶著一絲凝重,「只找到人,東西沒找到。」

  「完全沒有?」

  「沒有。」

  「欸?什麼東西……你們說那些晶石嗎?」聽出我們是在說什麼,加莉西的表情也染上吃驚,「所以,被偷走的東西真的完全沒找到?」

  佛洛伊頷首,「這些人估計只是交接貨物的其中一方,搞不好東西早就全運走了。」

  交接貨物的其中一方……

  「我跟你說的那個人有在被抓到的那夥人裡面嗎?」

  如果說他們是要交接貨物,收貨的那方很有可能就是瑟雷爾,再加上他也說了自己不完全是那群人的同夥!而若是以他昨晚逃跑的手法來看,搞不好他根本不需要經過檢查就能輕易出入礦區!

  「依妳說的特徵比對過了,沒有。」

  嘖。

  「那很可能是跑了。」

  再說……光是他告訴我這些也是個疑點。他既然知道我的身分,又為何告訴我?他總不會不知道冒險者公會的情報網很廣的吧?

  雖然也不排除是混淆視聽的假消息就是了。

  我蹙眉思考著。由於不想暴露身分,我和加莉西也只能看看情況便先離開了,再怎麼說我們也不是調查人員。

  離開前我們又交換了下情報,佛洛伊他們打算照原定計畫到礦區去看看,我們便先告別了。

  「如果查到什麼特別的,會留份資料給妳的。」

  離開前,佛洛伊這麼對我說道。

  「謝了。」我答。

  回旅店收拾東西後,我和加莉西便動身離開了莫格拉爾礦區。回來的時候我們碰上了恰好要離開的薩維亞,加莉西和她隨意聊了幾句,順便問了她的去向。

  「往北嗎?真不巧,我們是要往東北走。」加莉西感嘆了句。其實這也不意外,她也只是說說而已,「路上小心囉,女孩子獨自旅行還是有一定的危險的。」

  那瞬間,我很確定我看見薩維亞的臉色一僵,隨後她又像是沒事般地微微頷首,「嗯,妳們也是。」

  唔,大概是覺得被看輕之類的吧……?我猜啦。

  簡單交談完,她便轉身離開了。我也沒再細想,這大陸是如此的大,分別之後估計也很難再見面了。

  帶上行李,我們辦了手續,正式離開了人類的國度。

  塔克理所在的國度洛雷亞和妖精棲息的翡翠森林相隔著洛羅爾峽谷,翡翠分部則是坐落於妖精森林較為外側的地方。雖然冒險者公會串起了全大陸的交流,但不少種族還是對讓其他種族進入自己的主要棲息地有所排斥,饒是相當友善的妖精也是如此。

  妖精是個擅長魔法的種族,其魔法造詣在所有種族中可謂名列前茅,能與他們並列的估計只有龍族了。在法塔克蘭大陸上,妖精魔法和龍語魔法可是魔法中最為悠久及深奧的兩套系統,也是不少魔法師渴望能一窺其奧秘的存在。

  就第一站而言,算是十分和平的地方啦。

  我和加莉西一同進入了洛羅爾峽谷。這座峽谷建有方便旅人通行的道路,記得是在數十年前由翡翠分部和塔克理分部聯手設立的,維護的部分也是雙方一同合作處理,一直延續到了現在,我和翡翠分部的現任分部長也就這部分進行過協商和討論,並重新簽妥了為期十年的合作書。

  總之呢,我手邊也是有著峽谷的地圖的。

  順著地圖找到了道路,由於有在維護的關係,這條路並沒有發生被雜草掩埋之類的狀況。路上也設了不少讓旅人們休息用的簡易驛站,十分方便。

  「按照這情況,我們大概再過三天就能走出峽谷了。」

  進入峽谷的第五天,我望著逐漸暗下的夜色,對照地圖判斷了下位置後如此說道。

  「了解。」加莉西說道,她將視線投往前方,「看到驛站了,路途估計……嗯,十分鐘。」

  順著前方的下坡往前看去,隱約可以看見一個簡易石屋,這將會是我們今晚的休息地點。我收起地圖,對著加莉西道:「我們走吧。」

  就如同加莉西所估計的,我們走了約十分鐘便抵達了驛站。只不過,有些意外又不是很意外地,我們抵達時,裡頭已經有旅者在休息了。

  這確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僅是經過的旅人使用供人休息的驛站──如此簡單罷了。一般來說,碰上這種狀況,只要驛站的大小足夠,雙方(或多方)自然是能夠一同休息的,但要是不夠……那自然是先到先贏了。

  我們來到了石屋,往內一看,裡頭有道人影正在休息著。

  「哈囉。」加莉西出聲朝內喚道,這動作同時也代表著善意。

  裡頭那人裹著斗篷,倚著牆休息著,不知是否是太累的緣故,他動了下,像是剛醒似地坐直身子,接著才朝我們投來了視線。

  和他對上眼時,我們同時都愣住了。

  「嗨,我們也是經過這裡的,要在這邊休息。」渾然不覺異狀的加莉西邊說邊鑽進了石屋內,對著那人友善地笑了笑,「要麻煩你分享一下地方啦。」

  先一步反應過來,我冷著臉跟著加莉西一同進了石屋。暫時不管自顧自地去放東西的加莉西,我冷眼望著那人,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瑟雷爾。」

  嗯,沒錯,這傢伙就是和晶石竊盜事件有著關聯,卻在其他人被擊破時消失無蹤的瑟雷爾。

  他眨了眨一雙碧眼,接著微笑,「嗨,夏瑪小姐,真巧啊。」

  「一點也不巧好嗎?」

  「哎呀,別這麼冷淡嘛。」

  我冷眼望著這傢伙。此時,擺好東西的加莉西也湊了過來。

  「嗯?小艾,妳認識啊?」

  「……算是吧。」頓了下,我補充道:「在這裡遇到可說是意、外。」

  我特地在意外兩字加了重音,順便冷瞪了那傢伙一眼。

  加莉西看看我又看看他,最後瞭然似地點點頭,「明白,我去弄晚餐啦。」

  「好,麻煩了。」

  加莉西離開後,我又轉頭瞪向瑟雷爾,這傢伙只是笑得一臉無辜……就是不能好好溝通是吧?

  我決定暫時不跟他搭話,而是稍微打量了下他。會在這裡才遇到他,很可能是他先我們一步離開了莫格拉爾礦區,只是速度比我們慢才會被追上。至於慢的原因……我將視線移向了他的右肩,印象中,薩維亞的箭貫穿的是這邊沒錯。

  「妳那同伴還真夠狠的。」對於我的注視,瑟雷爾苦笑著這麼說道。

  「少廢話,既然被我碰上了就別想跑。」我語調冷淡,再怎麼說都不能就這麼放嫌疑犯離開,「畢竟是晶石相關的事……相信翡翠分部那邊的妖精會願意幫我們押解嫌犯的。」

  晶石是和魔法息息相關的物品,精通魔法的妖精更是時常用到晶石,稍微談一下,借個魔法陣應該是沒問題的。

  聞言,瑟雷爾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別這樣嘛,看在我受傷的份上稍微通融一下?」

  「你活該。」這傢伙根本不值得同情。

  他眨眨眼,「我那晚也沒做什麼啊。」

  是想說他那時候沒對我動手,所以要我放過他一次是吧?

  於是,我露出微笑,在他面前蹲下,「所以囉,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可以讓你好好地到妖精那裡去,反之……你不會想知道的。」

  一邊說,我一邊扯過他的手,快速地將剛才掏出來藏在掌心的銀色手環往他手上扣去。

  「這基本上不會怎樣,只是一些小小的煉金道具而已。」我站起身,涼涼地拋下這麼幾句話,「希望你配合囉。」

  這也是我任職期間透過一些管道得到的東西,都是一些簡單實用的小玩意兒,全被我扔進空間戒指一併帶出來了。

  我走向正在煮湯的加莉西,在她身邊坐下的同時從她手中接過她遞來的麵包,取出小刀切下我們要吃的部分。

  「關於那邊那傢伙,我正式跟妳介紹一下。」俐落地切著麵包,我說:「他叫瑟雷爾,是礦區那邊竊盜事件的嫌疑犯之一,我打算把他押到翡翠分部再借點資源做處理,所以會跟我們一起走。」

  加莉西煮湯的動作一頓,「……欸?跟他們是同夥啊?」

  我點點頭。

  望了瑟雷爾一眼,加莉西慎重地點點頭,「好,我知道了,我會看好他的,絕不讓他逃走。」

  就某些方面而言,加莉西可說是相當厭惡偷拐搶騙及惡意傷人、殺人的犯罪者,我敢確定,她接下來都不會給瑟雷爾好臉色看,更不會讓他逃走。

  我瞥了眼也沒什麼掙扎的瑟雷爾,有些無言地接受到了他的微笑一枚。這傢伙……我有預感可是個大麻煩啊。

  偏偏我還把他綁身邊了帶著走了,唉。

  收回視線,我將小刀和剩餘的麵包包好、收起。

  空氣中,熱湯飄散著淡淡香氣,準確地挑起了人們的飢餓感。天空逐漸暗下,夜幕很快便會吞噬了天空。

  望向天空,我突然意識到,今晚是無月之夜。

 

 


瑟雷爾大概是既薩維亞之後,第二個登場的舊配角了(......希芙琳先不算)。

所以可以說是重新登場啦XDD這傢伙也是我滿喜歡的一個角色ww

啊當然忘記了也沒關係,反正就跟劇情主線一樣,都被我微、調、了。

(謎:妳確定只有微調嗎?)

(某作者:嗯......今天天氣真好。)

噢對了,知道薩維亞為什麼臉色一僵的原因的人,讓我們一起保持緘默吧XDD這樣才有神祕感==+(走開#

然後偷偷說個秘密(?),其實某兩隻高戰力的只是來插花的,他們曾經在別部(被我藏起來的)文中登場過喔!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慢聲運轉的序奏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