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小節:夜晚可以做很多事,例如談心

 

  望著夜空,漆黑的夜僅存點點星光。今晚是無月之夜,沒有月亮的夜晚。

  傳言,象徵月亮的神之使、暗夜女神麾下的使者卓伊亞個性無常,月亮的陰晴圓缺即是祂性格的展現,且每月都會有一至兩天看不見祂的身影──那幾日即為「無月之夜」,月之使不在夜空之中看照大陸的日子。

  早先燃起的營火已經熄滅,我和加莉西打算輪流守夜,至於瑟雷爾……他不跑就不錯了。

  回頭望了眼,那傢伙安分地窩在他那個角落睡覺,只希望他能安分到我們抵達翡翠森林。不過我真不知道他若想逃我們攔不攔的住。

  那樣的能力實在麻煩……不曉得有沒有什麼限制?

  有自然是最好。這傢伙現在負傷──我們就看過他在晚餐後自己換藥,當然,我們沒可能幫他──有時候這些身體不適也會影響法術的施展的。

  移回視線,我重新望向夜空。

  少了月光的照明雖然昏暗許多,但空中那些星星依舊閃爍著。不是沒有觀星的經驗,只是以往總是因工作而忙碌,這樣略顯清閒的時光可是罕有至極。

  「雖說是無月之夜,但至少還看的見星星。」

  瑟雷爾的聲音倏地響起,聽起來不像是剛睡醒的樣子……醒很久了?

  「嗨,夏瑪小姐,要聊天嗎?」

  「閉嘴,睡你的覺。」

  我不想理他,但他若是就這麼乖乖回去睡覺,我反倒覺得吃驚。

  果不其然,瑟雷爾自顧自地湊到我旁邊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下,「一個人守夜很無聊吧,我可以陪妳聊天喔。」

  我橫了他一眼,「喔?那說說那些晶石你藏到哪裡去了?」

  「全運走啦,費了我好一番力氣呢!」

  這傢伙答的異常爽快,我不禁狐疑的望向他。

  「不騙妳,夏瑪小姐。我很不會說謊的,妳看的出來吧?」

  我打量著他。的確,他的樣子並不像是在說謊,當然也不排除他很會演。

  我索性持保留態度,「下一個問題,偷晶石做什麼?」

  「商業機密。」

  我白眼他,雖然天色昏暗不明顯。

  「嘿,這種事當然不能說囉,告訴妳我可是會有麻煩的。」

  瑟雷爾的語氣依然是笑嘻嘻的,帶了絲輕鬆歡快。我蹙了下眉,轉頭望向他,「我說……你是真傻還是裝的?」

  「啊?」

  「不,沒事。」看這反應估計是真傻,嘖嘖,「你可以回去睡覺了。」

  「欸?怎麼這樣,我們不是要聊天嗎?」

  「我哪時說過要跟你聊了?」我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好啊來聊天吧」之類的句子啊。

  瑟雷爾語塞了幾秒,接著才無賴似地道:「但我睡不著。」

  「沒關係,我有辦法。」我微笑著望向他,「揍昏你也行。來吧。」

  「呃,沒有別的選項嗎?」他乾笑著一邊退一邊問。

  「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沉下臉,「誰指使你的?」

  瑟雷爾的乾笑一僵。

  「不管是翡翠分部那裡或是莫格拉爾礦區,想必都會很『關注』這整件事的,他們比現在的我更有手段讓你開口……你招,還是不招?」

  雖然光線昏暗,但我也能猜想的到他現在的表情。他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重新坐直了身子。

  「這個嘛……我們要有職業道德,不能說就是不能說。」搖搖手指,他語氣認真的如此說道。

  我點點頭,表示瞭然,「有道理。但我們也要有職業道德,該查的就是要查,不能放過的就是不能放過。」

  所以就扔給能處理的人處理吧。

  「噢。」

  他發出了個像是嘆息的音,意義不明。

  沉默接著持續了一會兒。

  「……為什麼認得我?」

  打破沉默的是我。這事我實在很在意,雖然不曉得他會不會回答,但我還是問了。

  「大名鼎鼎的艾莉安.夏瑪小姐,我怎麼會不認得呢?」

  「少胡扯,就算是分部裡的冒險者也未必認得我,最多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誰,目的是什麼?」

  瑟雷爾勾起笑,單手捲弄著垂在胸前的髮絲,整個人散發出一種介於漫不經心和隨意之間的氛圍,少了點散漫的他彷彿有種神秘感。

  「妳認為呢?夏瑪小姐……妳覺得,我是為了什麼而出現在莫格拉爾呢?」

  一時間,我瞪視著他,他卻也毫不迴避的迎上我的視線。

  「……竊取晶石,不是想藉由黑市交易換取錢財,便是有大量需求──這是其中兩種較高的可能。你有著同夥,目標又是這種高價而又稀有的管制品,若只是為了要賺錢,選擇很多,竊取晶石未免也太大費周章了。」

  我看著他,停頓了下,「但這些,想必不是正確答案。」

  瑟雷爾的表情閃過一絲訝然,隨後露出了抹笑,「呵呵,妳真有趣呢,夏瑪小姐。」

  「所以,你打算告訴我答案了嗎?」

  「哎──答案是什麼呢?」他笑嘻嘻地道,那抹神秘感瞬間消失,「我忘了,好啦,我要去睡了,夏瑪小姐晚安。」

  留下這段話,他站起身,快速地竄回了驛站內部。

  望著瑟雷爾的背影,我嘆了口氣,重新望向夜空。

  本來就不認為能從他這裡套出太多東西,然而公會的情報網雖廣,我現在卻是不方便使用的狀態……對了,說到公會,沙依拉荒原的事我得交代一聲才行。

  這麼想著,我掏出了隨身攜帶的懷錶。暗金色的外殼雕琢著冒險者公會的徽章,我熟練地打開底部不起眼的機關,懷錶底部隨之打開了道縫,露出了暗藏於內部的幽藍寶石。

  這是魔法石的一種,屬於相當稀有的魔法道具,我手中這個還是公會分配給分部部長的通訊用裝備,主要是拿來傳遞消息的。

  將手指按上寶石,清涼的感覺隨著指尖傳遞,我在心頭默想欲告知的訊息,完畢之後挪開了手,寶石閃過一瞬光芒──這表示訊息傳遞成功。

  這樣的話,塔克理那邊就會收到消息了。

  這幾天稍微思考了下沙依拉荒原上發生的事,因為有些疑慮,所以拖到現在才整理好想告知的訊息。畢竟這道具也是有訊息長短限制的,不能胡來。

  後續處理的部分,我相信我那位副分部長知道該怎麼做的。

  收起懷錶,我再度望向夜空。

  ──無月之夜,獨留燦星高掛於空。

  我勾起嘴角,無意義地。

 

 

 

  通過峽谷,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蒼翠的森林。從這裡再往前走上一整天,就會正式進入翡翠分部所管轄的範圍、也就是一般冒險者可以踏足的區域了。

  我拿著地圖走在最前頭,後方是加莉西和瑟雷爾。

  嚴格來說,瑟雷爾這傢伙這三天倒是真的挺安分的,讓人想不透他是在打什麼主意。反正我們依舊從嚴看管,就怕在最後出什麼意外讓他跑了。

  那可不只是得不償失這麼簡單。

  我回過頭,不意外地看見一臉悠閒的瑟雷爾和戒備著周圍安全的加莉西,兩人的狀態可說是強烈的對比。移回視線,我決定什麼也不說。

  這在這幾天已經是常態了。

  雖說是有在關注和維護的道路,但這並不代表是完全無危險的。一般人為的災害可以避免,但若是有魔獸徘徊甚至主動攻擊,這就不是冒險者公會能保障的了。

  也因此,一般經過這裡的旅人或是商隊,都不會在無武裝的情況下魯莽地行動的。

  這幾天以來,整條道路都還算平靜,我們沒有遇上什麼危險或是麻煩。以現在的狀況來說,這實在是件好事。

  越深入森林,周圍的環境就越「熱鬧」。棲息於森林的小動物發出了細微的聲響,空氣中帶著一股清新的氛圍,十分舒暢,整座森林顯得生氣蓬勃。

  我邊走邊四下張望著,加莉西則是腳步輕快地走在隊伍最末端。雖然接近妖精居住地的森林想來是不會有太多的危險,但我們都沒有放鬆應有的警戒,這是在外冒險所養成的習慣。對於加莉西這種長期在外冒險的人來說,比起習慣,這樣的行為更可說是本能──對危險的警惕和生存的本能。

  但意外發生的當下還是讓我們愕然無比。

  在加莉西發出突兀的驚呼聲的時候,我才注意到情況不對。反射性地回過頭,我看到的是一抹原先不存在於此的人影。那人以斗篷遮掩外貌,手持雙匕,以著壓倒性的力量和技巧逼退了加莉西,接著腳下一蹬竄向了唯一神色鎮定的瑟雷爾,落足在他身畔。

  我拔出腰間的劍,看著瑟雷爾手一揮,手中握住了柄憑空出現的木杖。他衝著我微微一笑,在那人扯過他的手、俐落地用匕首破壞了他手上的手環後,以著不大但清晰地嗓音說道:

  「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了,祝妳平安,夏瑪小姐。」

  語落,兩道身影瞬間自我們眼前消失。

  我望著如今空無一人的前方,長劍一時沒有放下。加莉西表情懊惱地收起長刀,低罵了句,「被他逃了……可惡!」

  我深呼出一口氣,將劍歸鞘後慢步走向原先瑟雷爾所站的位置。那地方靜靜躺著我原先給他戴上的手環,只不過現在已被斬成了兩段。

  明明是煉金道具,卻像個尋常物品一樣地被破壞了。

  我彎腰將之拾起,仔細看著那整齊的切面。加莉西來到我旁邊,看到手環的狀況後訝異地道:「這是──!他那是什麼樣的力量……」

  雖說這手環的等級不高,也只有追蹤定位的功能,但居然能夠如此輕易地破壞堅固的煉金道具……

  我緊握住手中的手環殘骸,無視了這力道所帶來的疼痛。

  「……嘛,至少他只有把小偷救走,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加莉西搔了搔臉頰,如此說道。向來樂觀的她比我還能夠消化自己的情緒。我微微頷首,將已經無法再使用的煉金道具妥善地收入空間戒指中。

  那個救走瑟雷爾的人雖說以斗篷遮掩了面貌,但並不難從他的身型判斷出他的性別。他既然能夠悄聲無息地出現在隊伍之中,又有著輕鬆逼退加莉西的力量……我輕嘆了口氣。

  的確,他只有把瑟雷爾救走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抬眸望向前方,這次,我準確地捕捉到了朝我們快速接近的兩道人影。

  那顯眼的尖耳明確地彰顯了他們的種族──翡翠森林的住民、擅長魔法和弓術的妖精。

  那是一對妖精男女,他們神色戒備地落足在我們面前約五尺處,箭已上弦。

  「來者何人?」妖精女子吐出了流暢的通用語,高聲質問道。他們大概是森林裡的守衛,注意到不對勁才趕來這邊的。

  見這情況我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掏出了懷錶,將上頭的公會徽章展現於他們面前。

  「我是艾莉安.夏瑪,旁邊這位是我的同伴加莉西,我們是來翡翠分部接受試煉的。」

  兩名妖精在見到懷錶時就表情訝異地垂下了弓箭。妖精作為對魔力敏銳的種族,想要分辨懷錶的真偽是不大費功夫的──原因在於裡頭的魔法石就是妖精和矮人一同提供給冒險者公會的。

  互相交換了個眼神,最先出聲的妖精女子明顯散去了敵意。她對著我們露出了友善的微笑,行了一禮,道:「原來是塔克理的夏瑪小姐,歡迎來到翡翠森林。」

  站直身子,她接著問道:「請問,剛才這裡是否有什麼異狀?我們是在巡邏的途中注意到魔力的波動才過來的。」

  「算是一些突發事故,目前來說影響不大。」我回答道,「關於這部分,詳細我會再跟盈華做說明。」

  盈華是翡翠分部現任的分部長,性格溫文有禮,我們有過不少次公務上的交流,相處的還算愉快。

  瑟雷爾的事直接跟他說會比較好,畢竟這件事有些複雜。

  「好的。」頓了下,她的表情閃過一絲遲疑,倒是旁邊的妖精男子接了口,問:「夏瑪小姐,您們並未碰上長老安排的接引者嗎?」

  接引者?

  我搖搖頭,「我們沒有碰上其他的妖精,閣下說的接引者是?」

  「長老在您們進入森林的時候就知道了,並安排了人選前來……」語氣一頓,他的表情有絲怪異,「呃,或許是臨時出了什麼狀況。」

  「我先送您們前往分部吧。」拍了拍同伴的手臂,妖精女子說道,「稱呼我為貝洛琪即可,兩位,請隨我來。」

  「咦,但你們不是有巡邏的工作嗎?」加莉西疑惑地提出了問題。

  「我倆是同組,其中一位暫離還不要緊的。再說怠慢重要的客人可不是我妖精一族的行事作風。」

  貝洛琪說著,將長弓收回背後,妖精男子則是在行了一禮後,靈巧地鑽入森林中,想來是回到自己的巡邏崗位去了。

  有了貝洛琪的帶領,我們可說是少繞了不少路。熟知森林內部的貝洛琪一邊領路一邊簡單地介紹著周圍,對於我們偶爾的提問都能給出相對應的回答。

  比預計的時間少花了不少,我們在下午時分正式踏入了翡翠分部所在的區域。

  妖精是個與森林共生的種族,他們居於樹屋之中,善待花草動物。翡翠森林雖說是他們的居住地,但開放讓外人進入的只有公會據點所在的區域而已。

  公會分部就位於中央處,和周圍相比高大了許多的樹木直探天際。以建立於其上的樹屋為主、周圍大大小小的樹屋為輔──這就是妖精的翡翠分部大致的樣貌。

  貝洛琪直接帶著我們來到了主樹屋。盤根錯節的枝幹在妖精們的簡單加工之下,形成了簡潔而方便的通道,順著它攀爬而上,我們來到了翡翠分部內。

  此時的分部沒什麼人,只有幾名冒險者或是工作人員的身影。整個大廳的擺設以簡潔為主,自上方灑落的陽光和時不時吹來的涼風,帶來了股清新的感覺。

  「部長和長老應該都在辦公室,兩位請先在這邊稍待一會。」

  貝洛琪解釋道。她向櫃檯後方的妖精以妖精的語言交談了幾句後,便領著我們穿越樹屋之間由枝幹交錯所連接起的通道,往更上方的樹屋走去。

  途中,我隨意地往下撇了眼,這高度讓我萬分慶幸自己和加莉西都沒有懼高症。

  走了一小段路,我們在另一間樹屋外停下,貝洛琪輕敲了下門,在裡頭傳來一聲「請進」後推開了門,側身示意我們進入。

  「來了嗎?比我想像中的還快呢。」

  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佇立於窗前的妖精女子望向我們,下一秒卻是微微蹙起了眉。

  「貝洛琪?怎麼是妳……卡諾呢?」

  「呃,夏瑪小姐她們沒有遇上他。」貝洛琪回應道,面色有些尷尬。

  妖精女子沉默了瞬,擺了擺手,「罷了,他應該回得來的……希望如此。妳先回妳的工作崗位吧,謝了。」

  貝洛琪彎身行了一禮,接著便依言退出了分部內。

  「好了,歡迎來到翡翠分部,兩位。」

  妖精女子有著一頭及腰的暗金色長捲髮,清麗的臉龐和翠綠的雙瞳,以白色和翠綠為主要色調的衣飾襯托出了她優雅的氣質和苗條的身段。她是翡翠分部的前任分部長,希芙琳。

  另一邊,正從桌後站起身子的妖精男子則是現任的分部長,盈華。束於腦後的長髮是和希芙琳相異的燦金,一雙同樣碧綠的瞳則是偏深的顏色。

  希芙琳移步走到我們面前,優雅一笑後伸出了手,「艾莉安.夏瑪,很高興見到妳。妳是我們翡翠分部這次的首位受試者呢。」

  「幸會。」我伸手回握,接著介紹了下加莉西,「這位是我的同伴,加莉西。」

  簡單地打過招呼,希芙琳便領著我們進了內部的會客室。原本仍在處理公務的盈華並沒有要跟進來的意思,但我稍微提了下莫格拉爾礦區以及方才的事後,他才剛臉色稍變,什麼都還沒說就被希芙琳一句「一起進來談吧」打斷。

  落座後,希芙琳率先開口:「那麼先不提考驗的事,說說晶石的事情吧。莫格拉爾礦區的事我們也稍有耳聞,畢竟晶石可是相當重要的礦石之一呢。」

  公會的文件有部分是分部間共享的,不同分部之間共享的資料不同,主要是看相關性的多寡。礦區的資料除了我們塔克理、妖精的翡翠外,矮人那邊也有一份。

  我稍微解釋了下佛洛伊他們調查的情況,接著說明了瑟雷爾的事,最後則是方才發生的部分。希芙琳聽完,表情若有所思;盈華則是取過桌面上的水晶球──那是通訊用的魔法道具──清冷的嗓音有條不紊地交代了相關的處裡事項。

  「有意思。盈華,這部分的詳細資料晚點弄給我。」

  「好。」

  回頭望向我們,希芙琳接著道:「回歸正題,來說說妳的試煉吧,夏瑪。」

 

 


期末考周真是個寫文的好時機XD

課都結束了,整天就是宅宿舍念書,時間到了再出去考試。尤其筆電又開在旁邊的時候......嗯,你懂的。

不過我開筆電是要看上課講義啦XDD只是忍不住就把Word也開起來了ww

總之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寫完了這章......啊不是,是考完了期末考(正色)

是說這學期要結束了呢,感覺好快,明天就可以搬回家惹ww

這學期應該是可以all  pass啦......本科必修就不用說,狀態良好,倒是我前陣子忙社團忙到差點把必選學分也搞掉orz

期中考跟成發撞期,然後我就華麗地(?)把期中爆掉了......好孩子不要學(正色(走開#

好了我餓了要出去覓食,不廢話了,掰掰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慢聲運轉的序奏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