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二:路癡不是病,病起來要人命

 

  對卡諾來說,大多時候路癡這毛病並不是太大的困擾,畢竟他會接觸到的地方還是以翡翠森林的幾個地點為主。他從小在這長大,還不至於會在每天必經的道路上迷路,而其他地方就算不熟,還是能靠指路針領路的。

  所以當師父要他到森林入口去接引即將抵達的夏瑪小姐一行人時,他沒有多想便答應了。

  沿著通往森林外的大道行走,卡諾對於自己還算是挺有自信的,畢竟是特別有在管理的道路,不會有被雜草掩蓋而找不到路的狀況發生。

  但那時的他完全忽略了通道是有叉路的這點,以至於在接下來的幾小時內,他不只拐錯了彎道,甚至還錯過了要迎接的對象,最後幾乎是把這件事搞砸了。

  這些暫時是後話。

  沿著道路走著,卡諾路途的順遂只持續到了他遇到第一個叉路為止。黑髮的妖精少年茫然地望著眼前一分為二的道路,對於自己不曾穿越森林到外頭的過往產生了些許的質疑。

  他好像應該要找機會出去看看才行啊。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卡諾小心翼翼地取出了指路針,這個魔法道具是他成為師父徒弟的第一天,對方特地送給他的,這麼多年來一直被他小心保管著。

  在心中默想想去的地方,裡頭的指針便會自動指引方向,但一般只限於持有者本人去過的地點,另一種較為昂貴的類型是能由指路針本身紀錄地點,能紀錄的面積多寡則是看裡頭所用的晶石等級,最好的甚至能記錄下整個大陸所有的主要城市,當然價錢也很可觀就是了。

  他還記得希芙琳將這個指路針交給他時,僅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這是我做的,送你了」,完全沒提到這是本身就已記錄了整個翡翠森林地標的指路針,甚是還附上了僅有卡諾本人才能使用的限制魔法。

  當他從其他妖精口中得知這個指路針是個有錢也買不到的高價品時,嚇得差點直接把它摔到地上。

  拿出指路針,在心中默想了地點,大致知道了路線的卡諾便又再往前進,首先拐入了右邊的通道。

  ……結果在約半小時後,卡諾捧著指路針,再次意識到了不妙之處。

  指路針指的是方向,然而道路可不是直的。或許比起指路針,他現在更需要的是一份地圖。

  卡諾望了望眼前朝右前方延伸出去的道路,再回頭望了望後方,最後看向手中指向左前方的指路針,他實在不確定該繼續往前方走,還是回去換剛才另一條叉路。

  「……不行,再這樣下去會來不及的。」

  有些焦急地喃喃自語著,卡諾前後徘徊了陣,最終一咬牙決定繼續往前走,儘管他並不確定這個決定究竟對不對,但怎麼樣都比待在原地猶豫不決來的好。

  又花費了好一段時間,等卡諾終於抵達森林入口時,他已經不敢去面對自己究竟拖了多久的事實了。

  面對空無一人的森林入口,卡諾佇立於道路旁,決定還是先等等看。難得師父交代了任務,他得盡可能地做好才行。

  雖然他現在已經對完成任務這件事不抱希望了。

  一直到時間來到了下午時分,卡諾才看到了接近森林入口的人影。只不過那並不是他正在等的對象,而是他所熟悉的、隸屬於公會警衛部的男性妖精。

  妖精男子輕鬆地穿梭於樹叢間,在卡諾面前落了地後道:「卡諾,原來你在這裡!」

  「茨暮爾哥哥,你怎麼來了?」卡諾訝異地問。他記得對方早先還有值班工作,但只到中午,怎麼說都不會跑來這裡啊?

  「長老說她派你來迎接夏瑪小姐她們,但她們兩人已經抵達分部了,卻還未見你回來。」茨暮爾解釋道,遲疑了一下後又問,「……所以,你是迷路了嗎?」

  卡諾一時呆愣著沒有回答,茨暮爾一看就知道他肯定是迷路了,恐怕是正為自己搞砸任務的事情感到失落吧。

  「長老沒有生氣啦,是她讓我來接你的。走吧,我們先回去。」見了後輩失落的樣子,茨暮爾連忙補充道。這孩子性格認真,責任心又重,這回搞砸了任務,肯定是要鬱悶好幾天了。

  見卡諾因他的話而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師父派你來接我?」

  「嗯,她還說你回去之後先不用跟她報備了,去做自己的事即可。」

  「……好。還有,謝謝你特地來接我。」卡諾點了點頭回應,隨後便跟著對方透過傳送魔法回到了分部。

  既然希芙琳沒要他回報,也沒有安排其他作業給他,卡諾便決定先去沐芽之園一趟。近期是藥草和蔬果的採收期,能多些人手幫忙自然不是壞事,再加上他從小就在這裡幫忙,幾乎沒猶豫便往沐芽之園前進了。

  至於之後貝洛琪帶著他原本要迎接的兩人找上他,就是他始料未及的事了。而關於今日這一串事情,希芙琳直到事情結束後,才單獨找了他來聊聊。

  「我認為,差不多是時候讓你外出磨練了。」卡諾一坐下,希芙琳便開門見山地這麼說道,「你也跟著我學習了這麼久,總有一天也會成為技研部重要的一員,繼續這樣待在分部裡,有些事你學不到。最近鱗翅蟲的事你也知道,我打算派人去實地探查,你就跟著前輩去好好學習吧!」

  「我明白了,師父,我會努力的!」望著希芙琳,卡諾認真地這麼允諾道。

  希芙琳微微一笑,「好孩子,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聞言,卡諾想起了先前對方交派給自己的任務,猶豫了幾秒還是忍不住問了,「那,師父,關於今天的事……」

  希芙琳擺了擺手,「啊,關於這點,你確實有幫上我的忙,就不用太介意了。」

  知曉對方不會隨便就這麼說,卡諾確實鬆了口氣。

  「好了,我要說的事就到這邊了,沒其他的事的話,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謝謝師父。」乖巧地道了謝後,卡諾便退出了房間。

  對於自己這名徒弟,希芙琳大多時候都是很放心的,即使今天他又因迷路而沒完成任務,這也不影響自己對他的優良評價。

  只不過,對於卡諾那可說是無藥可救的路癡程度,就算是她也常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但這毛病大概很難治好吧,只能讓他外出時多注意、準備一點了。

  嘆了口氣,希芙琳便再度埋首於工作中。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慢聲運轉的序奏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