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魔女一族居住於克菈維德平原。

  這個全員皆是女性的種族雖然人數不多,但確實並列於十大種族之中。她們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和令異族頭疼的惡趣味,甚至能操控魔獸為己所用,被稱作是法塔克蘭大陸最讓人困擾的種族之一。

  然而,魔女雖然喜愛惡作劇,但大多時候都很有分寸,在現任首領、擁有大魔女稱號的希蕾絲西斯的管理下,魔女一族已有好一陣子沒惹出什麼大麻煩來,在大陸上安分地生活著。

  夕陽西落,魔女村落裡的屋子逐漸亮起燈火,接近晚餐時刻的魔女們迎來了另一個忙碌時分,而在其中一棟兩層樓高的建築內,希蕾絲西斯正慵懶地坐在椅子上,身旁的桌面上擺放著不少紙張。

  散亂的紙張上頭,一部份畫滿了用途不明的圖案與文字符號,剩下被妥善整理的則是三份機密檔案,上頭記錄著三名候選人以往的經歷和各項資料。

  身為冒險者公會克菈維德分部的前任分部長,希蕾絲西斯同樣身負考核的責任,此時擺在桌面上的,正是她所準備的測驗所需的相關資料。

  一頭豔紅的大波浪捲髮披散在肩,她隨手撥了撥頭髮,修長白皙的手指正按在左耳掛著的紫水晶耳環上,附有通訊功能的耳環正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謝謝妳了,希芙琳,我這邊再做好最後檢查就可以了。」

  從桌上的紙堆中抽出一張,希蕾絲西斯嘴邊掛著笑,對著通訊另一端的妖精這麼道。

  『不會,小事一樁。』清脆的女聲回應,『妳那邊……沒出什麼問題吧?』

  「一切順利,細部調整有瑟莉跟愛琳幫忙,我放心的很。確認完三方狀況後就可以開始了。」

  『這樣啊……』

  聽出對方話語中隱含的憂慮,希蕾絲西斯笑了笑,食指輕點桌面,「哎,雖然當時有人跑來偷聽,但未必真能對測驗造成什麼干擾,況且這事幫忙的都是我信的過的人……總之,我還是會多注意的,妳就別瞎操心了。」

  『我知道。』話語中隱約藏著一絲嘆息,『對了,我這裡有個東西想請妳幫我分析看看。』

  「喔?什麼東西?」

  『我的部下們帶回了有點特殊的東西,我晚點送樣本過去,還有和鱗翅蟲相關的資料。』

  「鱗翅蟲?那不是你們那邊的魔獸嗎?妳應該比我熟悉才是,再說,我記得薄荷在翠芽吧?」

  『但,和毒有關的部分妳比較了解。』希芙琳回答道,『可能的話,還需要一份解藥。』

  她挑起眉,「有意思,我會分析看看。」

  『麻煩妳了。』

  將紙張稍微收拾整齊,希蕾絲西斯又和另一方寒喧了幾句,接著便掛斷了通訊,重新撥給下一個目標。

  站起身,希蕾絲西斯走到窗邊,望著逐漸西沉的太陽,她對著接通通訊的另一端說道:「你那邊怎麼樣?我交代的事都沒問題了嗎?」

  『小事而已,哪可能辦不好?』回應的男聲帶著一絲不屑,『如果妳連絡我只是為了這事,我要掛了。』

  她挑起眉,「怎麼,誰惹到你啦?脾氣這麼差?」

  『……只是些煩心事。總之,妳要開始前再找我吧。』說完,對方很直接地切斷了通訊。

  「……怎麼回事,鐮羽這傢伙在搞什麼?」撇了撇嘴,希蕾絲西斯稍顯不悅地挑起了姣好的眉。對於口氣差又掛她通訊的惡劣同僚,她很有再撥過去跟妖魔吵架的衝動。

  不過這純粹是自討苦吃,她作罷。

  坐回位置上,她姿態優雅地交疊起雙腿,重新翻閱起桌上的資料。其中一份洋洋灑灑地寫了好幾頁,上頭在外族看來足已被稱作是鬼畫符的符號,事實上正是屬於魔女一族的文字。

  最後一次確認妥細節,希蕾絲西斯勾起了抹玩味的笑。而就在此時,一陣敲門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道屬於年輕少女的聲音。

  「大人,我是瑟莉,能否打擾您一會兒?」

  「進來。」

  得到答覆後,房門下一秒便被推了開來,踏入房內的是名臉上有著雀斑,留著及腰長髮的年輕少女。全名瑟莉璱希兒的她是希蕾絲西斯的得利副手之一,現任克菈維德分部事務部副部長,是名乖巧而聰慧的女孩。

  「有幾份來自翡翠的機密資料和物品,指名是要給您的。」說著,少女將一個被妥善封起的小箱子遞給希蕾絲西斯。

  「來自翡翠嗎?希芙琳真有效率。」讚嘆了句,她接過箱子,「謝了。」

  注意到桌上的資料,瑟莉順勢問道:「關於測驗的部分,還有什麼需要我跟愛琳幫忙的嗎?」

  「暫時不必,都差不多了。」希蕾絲西斯翻著手中的資料,一邊回答,「這陣子辛苦妳們了。」

  「不會。」瑟莉露出了微笑,「沒事的話,我先告退了。」

  「嗯。」

  仔細確認著資料的希蕾絲西斯並未多去注意這名安靜退出房間的少女,更不會知道她在離開房間後倏地沉下臉,一瞬間露出了有些陰狠而猙獰的神色,但下一秒便恢復了平靜。

  沒有輕易在他人面前洩露出自己的複雜心思,瑟莉退出房間後便大步離去,只有那微微揚起的、呈現新月般弧度的嘴角,隱約透露出了一抹不祥。

  夕陽方落,夜晚……還長著呢。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晦暗不明的深宵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