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大部隊集合後,一群人在深夜裡出發。在接近傑羅特宅邸時,他們照計畫兵分二路,艾瑟恩和米修脫離了隊伍,潔菈則領著其他人從宅邸後方闖了進去。

  一陣廝殺在深夜中無聲地展開。

  以潔菈為首的十二人部隊快速地對守衛們展開了襲擊,悄聲無息地朝著傑羅特伯爵所住的二樓房間逼近。期間,潔菈佯裝失手放走了一名守衛,望著他緊急跑去通報的身影,紅髮的女子輕輕勾起了嘴角,接著一劍斬下了眼前守衛的頭顱。

  沒隔多久,守衛隊長便接獲了有殺手部隊闖入的消息,他不屑地輕哼了聲,便領著手下的精兵趕往了潔菈一行人所在的位置。

  「居然又有不長眼的殺手,看來這次要把他們一一斬首在掛在外頭示眾,讓那些不安分的傢伙知道伯爵大人不是好惹的!」

  「斬首示眾這種事也要伯爵大人同意,不過不管伯爵大人怎麼做,能解決掉這些殺手,肯定有重賞啊!」

  幾名衛兵竊竊私語著。守衛隊長冷笑一聲,也沒阻止他們,僅是道:「跟上!別掉隊了!今晚就讓這些愚蠢的殺手留下命來!」

  沒有花上太多的時間,守衛隊就和暗殺小隊對上了。潔菈指揮著眾人對付其他守衛,自己則衝向了守衛隊長。

  「不長眼的小妞──」守衛隊長抽出了腰間的長劍,長劍與雙手大劍在下一秒猛地撞在一塊,一時間,兩人的力量不分上下,也讓他有些意外。

  儘管沒料到女子有著媲美男人般的力量,但這並不足以讓守衛隊長分心,他俐落地揮舞著手中長劍,或是刺擊、或是揮砍地朝著潔菈襲去,幾個來回卻總被女子輕巧的躲避,或是被她的大劍架開,傷不了女子分毫。

  潔菈瞇起了一雙藍眼,在一次猛地躍起躲開對手的刺擊時,她閃身至了他的左側,低喝了聲,手中大劍便揮砍而下!

  眼看閃避不及,守衛隊長舉劍就想擋。他本以為這回會像最初一般,兩劍相撞卻不分軒輊,甚至連反擊的手段都已蓄勢待發,然而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女子的劍被他攔下的景像,那雙手大劍竟是隱隱發光,一擊就將他的長劍擊成碎片!

  「怎麼可能──!」

  懷著對現況的不敢置信,守衛隊長的身子被仲裁烈火的大劍砍成了兩半。

  安穩落了地,潔菈甩開了劍刃染上的血,她抬眸望向其他的同伴們,不意外剩餘的守衛幾乎都已被解決。

  幾乎是在守衛隊長死去後沒多久,待在自己房間內的傑羅特便接到了這個消息,知道自己麾下最強的守衛隊長被來襲的殺手輕易殺死,他顯露出了一絲慌亂。儘管自己的房間已被打造成銅牆鐵壁、設下了無數機關,但若是殺手部隊殺了進來,破壞了所有機關,自己恐怕也是難逃一死。

  「這些可惡的雜碎……等我傑羅特伯爵查出誰是幕後使者,肯定讓你們不好過!」

  低罵了聲,傑羅特將床鋪外的布簾拉起,讓闖入者無法第一時間發現自己離開的事實,接著便招呼上了隨身護衛,留下其中兩人守著門外,接著打開了房間內暗藏的密門。

  沒幾秒,傑羅特的房間便恢復了平靜,就如殺手部隊來臨前一般。至於伯爵本人則是進入了秘道,朝著安全處離去。

  「嘿,渾蛋伯爵前來赴死囉。」透過追跡之星鎖定了傑羅特伯爵的動向,米修勾起嘴角,輕聲這麼說道。

  不過他也得承認,如果今天是別人來暗殺傑羅特伯爵,哪怕如現況一般斬殺了守衛隊長,恐怕也不知道傑羅特已帶著隨身護衛們逃之夭夭,而是在和重重機關搏鬥後,掀開布簾才發現一場空。

  「哼哼,再怎麼樣都躲不過我的追跡之星的。」一邊鎖定目標的同時,米修一邊發了個座標給潔菈。他在用追跡之星探查整座建築物時,於二樓深處發現了個有點意思的密室,但他們現在正忙著呢,不如交給潔菈調派人手過去看看。

  思考著,他一邊發了平面圖和該密室的機關配置圖過去。

  在另一端埋伏的艾瑟恩透過通訊設備聽見了米修的話語,但他沒有動,仍是悄聲潛伏在自己看好的位置。

  沒隔多久,傑羅特伯爵的身影便出現在密道彼端。

  米修完全安靜下來,就這麼在稍遠處觀看著這一切。藏於陰影之中的艾瑟恩抽出了腰間的雙劍,銳利的棕眸緊盯著伯爵和護衛的身影,等待著一行五人進入他的攻擊範圍內──

  透過追跡之星,米修完整地看見艾瑟恩如離弦之箭般從藏身處衝出,破碎虛空自帶的隱匿效果完美地掩蓋了他的氣息,當伯爵與護衛們意識到他的存在時,已經是艾瑟恩的劍一一劃過他們咽喉的時候了。

  帶著錯愕,傑羅特伯爵與他的護衛就這麼倒了下來,命喪此地。

  表情沒有變化,艾瑟恩立刻折返,米修則在隊伍的通訊頻道中回報「擊殺任務完成,撤退」,跟著艾瑟恩一同往通道的出口奔去。

  這條密道只有兩個出口,一是伯爵的房間,二是隱於偏僻樹林中的通道口,他們沒打算挑戰伯爵房間內的重重機關,自然是如來時一般選擇通道出口離開了。

  一路上,米修仍是透過追跡之星偵測周遭環境,以確認周遭並沒有人或機關埋伏。當兩人來到出口時,走在前頭的米修俐落地打開了密道口的門,身形一閃便鑽了出去。

  跟在後方的艾瑟恩在踏出通道口的瞬間感到了某種不對勁,沒得細想,他一把推開了前方的米修,同時喝道:「危險!」

  米修一楞,身體卻先一步做出了反應,他往前一個翻滾,穩住身勢時已抽出了槍枝,轉身蹬起。

  晚他一步出來的艾瑟恩直面了兩名襲擊者的攻擊,他手持雙劍,彈開了劈砍下來的長劍與利爪,儘管擋下了攻勢,卻仍是被兩人包圍住,只能奮力抵抗著兩人的夾擊。

  一邊射出子彈支援艾瑟恩,米修一邊操縱追跡之星探查這兩人。他們能躲過追跡之星的搜查,肯定不是普通人,特別是那兩人身上的裝甲──

  「『噬血獠牙』和『劇毒騎士』──!」望著探查結果,米修咬牙切齒地喊出了兩名襲擊者所穿的裝甲之名。那是同為十二魔能裝甲之二的兩件,也是同樣等級的裝甲,才有能力避過他追跡之星的偵查。

  也就是說,這兩人是帝國軍方的人!

  「遇襲!請求支援!」來不及思考其中原因,米修一邊朝兩人射出子彈,一邊就想利用通訊器通報其他隊員,不料至剛才還有用的通訊器卻突然失了效,他測試了下,立刻意識到通訊設備被干擾而暫時失效了。

  身著金紅色裝甲「噬血獠牙」的少女揮舞著手背上安裝的一對金屬利爪,一擊削過了艾瑟恩側臉旁,在他臉上留下了細小的血痕。艾瑟恩腳下一蹬避開了利爪的下一步攻擊,同時一劍隔擋了身著墨綠色裝甲「劇毒騎士」的少年的長劍。

  這兩人的武技都不錯,同等級的裝甲更是讓他們基礎的攻擊力和艾瑟恩不相上下,再加上兩人合作無間,少女為主攻擊,少年則替她掩護並伺機行動,米修的子彈干擾更是被少年另一手所持的盾擋下,這些都讓艾瑟恩幾乎處於下風。

  注意到米修的求援遭到了干擾,艾瑟恩毫不猶豫地做了決定。米修的追跡之星雖然擁有強大的偽裝與偵查能力,但做為替代,它的攻擊力並不高,米修想要對抗少年或少女其中一人都會相當吃力。自己雖擁有戰鬥型裝甲破碎虛空,但要戰勝這兩人也需一番硬戰,米修的干擾雖不是沒有幫助,但他們沒有時間拖下去,一旦引來城裡的巡邏衛兵,要脫身可是難上加難。

  他一劍扎入了少年的手臂,趁著這個空檔對著遠處努力干擾的米修打了個手勢。後者一楞,對於那個叫他快走的手勢感到了抗拒。但米修也明白事情利弊,只有去找其他同伴求援,艾瑟恩才有一線生機,他若不走,最終兩人都要栽在這裡!

  朝著少年少女轟出了大量的子彈,這一波之後他的槍枝就需要重新補充能量,米修不再留戀,轉身便隱入了周遭的樹林之中。

  望著米修的身影消失,艾瑟恩將注意力放回眼前兩人身上,雙劍舞出鋒利的攻擊與防禦網,脫離了一開始猝不及防的狼狽,與兩人展開了正面的對決!

  奔離現場的米修快速鎖定了潔菈等人的位置,一邊奔跑一邊嘗試著通訊設備。一直到他重新來到了傑羅特宅邸附近,通訊設備中才再一次響起了同伴們的聲音。

  「遭遇敵襲!敵方是帝國軍的『噬血獠牙』和『劇毒騎士』!」當通訊一接通,米修連忙大喊道:「請求支援!位置是伯爵房間密道的對外出口處!」

  通訊頻道中的聲音在他大喊出聲時便安靜了下來,隨後,米修便聽見潔菈冷靜地回覆,「收到,我們馬上來!」

  他稍稍放下了一半的擔憂,調轉方向朝著艾瑟恩和另外兩名軍方成員所在的位置衝去。

  然而,當他重回通道出口時,只看見地上一片鮮紅的血跡,以及周遭留下的激戰痕跡。不管是艾瑟恩或少年少女,在他離開求援的十多分鐘內都已消失無蹤。

  「艾瑟恩?」米修蒼白著臉喚道,同時開啟了追跡之星的偵測功能,但搜索範圍內完全沒有三人的痕跡。儘管一開始少年少女躲開了他的偵測,但在曝光並留下了資訊後,米修有自信追跡之星可以成功捕捉到他們的位置。

  但是沒有。三人的氣息完全消失了。

  這種情況就只有一個可能──他們擊敗了艾瑟恩,並將他帶走了。

  這事實讓米修猛地跌坐在地,他憤怒地握緊了雙拳,重重地搥在地面,像是在藉此發洩著心中的驚訝、怒氣及懊惱。

  潔菈等人沒多久後便趕到了,在從米修口中得知了情況後,潔菈咬著下唇,卻是將滿腔的情緒狠狠壓下。

  「撤退!」她高聲指示道,「不能被巡邏衛兵逮到!走!」

  米修咬牙站起身,回到隊伍之中。一行人快速地閃入樹林之中,沒幾秒便消失無蹤。

  他們必須回去報告結果,以及艾瑟恩失蹤的消息。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