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了段時間,潔菈和米修領著其他同伴回到了破魘的根據地,兩人卸除了裝甲,帶著潔菈從傑羅特的密室中得到的文件趕往了翁絲的辦公室。

  待在辦公室等待的翁絲,早在他們的簡略回報中得知了艾瑟恩失蹤的消息。米修面色凝重地報告了他與艾瑟恩從刺殺開始、到遇上軍方成員的事情始末,接著,潔菈將從密室中搜到的文件交給了翁絲。

  那是一份標示著「耀星計畫」的機密文件。

  翁絲快速地掃過了裡頭的內容,但關於計劃本身的介紹並不多,僅列出了帝國需要大量擁有強大精神力的年輕男女,以更高的權力與財富說服傑羅特幫忙,以著各種罪名抓捕無辜人士,並將他們送往帝國的秘密實驗室。

  文件後附著的是一份名單,包含了已捕獲的目標與接下來鎖定的對象,上頭也標示了他們的資料與精神力強度。翁絲大略掃過後,發覺沒什麼可用資訊便闔上了文件。

  「你們兩位看過這份文件了嗎?」翁絲問道。潔菈頷首表示肯定,米修則是搖了搖頭。

  「帝國在執行一個名為『耀星』的計畫,也是傑羅特伯爵之所以要抓捕那些無辜人士的原因。這份文件我會交給情報部,讓他們從這方向進行調查。」翁絲說道,簡單解決了這件事,「至於,艾瑟恩的事──」

  她遲疑了下,像是在猶豫,「這件事你們不要大肆宣揚,今晚的任務為何會走漏風聲,我會單獨通報首領,秘密進行調查。」

  兩人承諾了下來,他們都清楚翁絲這麼要求的原因。如果只是行動時走漏風聲,又剛好軍方的成員就在附近,那只能算他們倒楣;但若是從破魘內部傳出去的,恐怕組織裡存在著帝國安插的暗樁,而且位階不低。

  「我想,就如米修的推測,艾瑟恩恐怕是落入了帝國手中。」翁絲的神色凝重,「我知道你們想救他回來,但事情涉及破碎虛空,在得到首領的指示前千萬不能擅自行動。」

  米修連忙提出了質疑,「但是部長!萬一帝國對艾瑟恩怎麼樣──」

  「別忘了,你們是他的同伴,同時也是我們僅剩的兩具魔能裝甲的操縱者。」翁絲強硬地打斷了他的話,接著放軟了語氣,「我會說服首領,讓你們和其他人去救他的,在這之前好好休息,等我的消息,好嗎?」

  米修握緊了拳,「……我知道了。」

  「那麼,你們倆先去休息吧,今晚的任務辛苦了。」

  兩人告退了翁絲,一同出了辦公室。沉默地走了一會兒,米修才低低開口,「……如果我的戰鬥力能再高一點,是不是艾瑟恩也能平安回來?」

  「如果沒有你和追跡之星,我們沒辦法順利刺殺傑羅特,也沒辦法找到機密文件。這是你的強項,你已經做了很多了。」潔菈低聲回答,她沒有看向米修,只是望著前方,「早點休息吧,接下來的事,我們需要充足的體力去面對。」

  「嗯。」米修點了點頭,他深吸一口氣,算是接受了潔菈的安慰,「妳也是,晚安。」

  「晚安。」

  兩人在住宿區的叉路分開,各自前往男性與女性住宿區域。潔菈熟門熟路地回到了自己房間,一關上門,她沒有開燈,倚著門板就坐了下來。

  米修對這事感到自責,她又何嘗不是?她擁有的明明是戰鬥型裝甲仲裁烈火,只要再早一點趕到,是不是就能和艾瑟恩一起反過來將軍方擊退?

  她伸手掩面,一瞬間感到相當的無力。

  到頭來,自己還是保護不了重要的夥伴嗎?

  過往無力抵抗官僚欺壓、只能眼睜睜看著親人和朋友被仗著權勢的高官剝削,甚至死於饑餓與疾病,她正是為了改變這些、為了獲得能守護重要之人的力量才加入破魘的。

  潔菈深呼吸了口氣。她不能倒在這裡。

  後悔無法改變現狀,她現在能做也應該做的是好好休息、養精蓄銳,等待上頭的指示,再將他們重要的夥伴救回來!

 

 

  艾瑟恩恢復意識時,發覺自己正待在一間設備簡陋的囚室內,房間裡只有一張床鋪和簡單的衛浴設備,他正躺在房內唯一的床鋪上頭。

  原先身上的裝甲「破碎虛空」已被卸除,戰鬥造成的傷口也被妥善包紮過,雙手則被一副銀藍色的鐐銬鎖在身前,他試著掙扎了下,不意外地發現這副鐐銬相當的堅固。

  他雖然成功刺殺了傑羅特伯爵,但也不敵埋伏──三位魔能裝甲的操縱者,除了最一開始現身的少年少女外,「那位」是在米修離開後才現身──而被擒。

  哪怕他重創了劇毒騎士的操縱者,也傷了噬血獠牙的使用者,但就結果來說輸的仍是自己。自己和破碎虛空一同落入帝國手中,對於破魘來說,實在不得不承認是一大損傷。

  他現在只能期望米修順利逃走了,比起純戰鬥裝甲破碎虛空,擁有偵察能力的追跡之星更不能落入帝國手中。

  至於軍方怎麼會知道今晚的暗殺行動,甚至安排了人在出口堵截這點,艾瑟恩試著推測了幾個可能性,隱約感到了不安。

  靜靜地躺在床上,艾瑟恩沒有試圖離開這間牢固的囚室,也沒有輕舉妄動。他現在負傷,武器和裝甲都不在身邊,雙手也被鎖住,不如好好休息恢復體力,好面對接下來軍方對他的處置。

  他的視線掃過了囚室裡安裝的監視設備,面無表情地閉上了眼。

  同一時間,建築物中的另一間房間內,一名留著漆黑及腰長髮的女子坐在桌前,望著桌面上一顆球狀物體投影出的監視畫面。當她與監視畫面中的艾瑟恩對上眼時,女子像是感到有趣般地勾起了抹艷麗的笑。

  從畫面中閉上眼的艾瑟恩身上移開視線,女子側身望向了房間中的另一人。身著軍服的金髮少女站的筆直,一頭髮絲乾淨地紮成了髮辮垂在身後,她繃著臉不苟言笑,視線盯著不久前一劍砍傷她右臂的艾瑟恩,像是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中。

  「反叛軍那邊果真有不少人才哪,這傢伙不只重傷了歐羅,甚至還砍傷了妳。」

  女子笑的更愉快了,她的嗓音喚回了金髮少女的注意力,後者望向她,相當恭謹地微低下頭。

  「昆絲莉,妳是帝國軍的天才,噬血獠牙的發揮率甚至是近代操縱者中最高的百分之八十六,要不要猜猜看,他的破碎虛空發揮率是多少呢?」

  雖然比不上最初代操縱者的百分之百,但百分之八十六也是鶴立雞群的數字了。少女一直為自己的發揮率感到自豪,直到經歷了與艾瑟恩的這一戰。

  少女垂眸思考了下,答道:「從先前戰鬥中的狀況來看,他的戰鬥技巧很優異,對於破碎虛空的駕馭也相當順暢,他的發揮率肯定比我高……或許有百分之九十?」

  「是百分之九十七喔。」女子揭曉了正確答案,滿意地看著昆絲莉吃驚的表情,「是呢,百分之九十七這樣的數字,他的精神力和適性肯定很高,如果再加以調製……他或許會是耀星計畫中的最後一枚碎片呢。」

  「您是說,他有可能承受的了藥劑帶來的副作用,並達到理論上最合適的注射劑量?」

  「或許呢。畢竟本身素質越強,需要承受的副作用就越大,但他與魔能的適性也不錯,否則不會達到這麼高的發揮率。」女子沒有把話說死,「但如果真能成功……耀星計畫的成果或許會達到超出預期的好呢。」

  她站起身,取過了通訊設備。只要上頭答應,她就能把昆絲莉等人的「戰果」劃為實驗體。而她相信他們一定會同意的,畢竟,他們與自己一樣期待耀星計畫的成功啊。

  上一位能駕馭「滅絕星塵」的操縱者已是一百多年前的某位軍方成員了,發揮率更是只有令人不甚滿意的百分之七十一。最強裝甲只能在無人能駕馭的情況下,就這麼淡出了帝國的歷史。

  不甘最強裝甲就這麼失去光輝,帝國於多年前展開了這項讓滅絕星塵重現的「耀星計畫」。

  在無法找到能承受並完整發揮滅絕星塵力量的操縱者的情況下,他們花費了無數時間、材料與實驗調整,製造出了能提高人體各項基礎數值與精神力的藥劑 IBMH-3017,並將之用在捕捉來的年輕男女身上。

  可惜的是,實驗一直沒能得到滿意的效果,僅是犧牲了無數無法承受 IBMH-3017藥效與滅絕星塵力量的實驗體。

  作為帝國軍方的天才,昆絲莉曾自願成為實驗體,但基於實驗失敗便會損失一名優秀的魔能裝甲操縱者,實驗的主要負責人──黑髮女子芙羅娜並未答應。然而,數個月以來的失敗也讓她一度動搖,猶豫起昆絲莉的提案,卻一直未能下定論。

  直到昨夜,犧牲了負責蒐集實驗體的傑羅特,卻捕獲了破碎虛空與其操縱者、擁有不凡精神力與適性的強大戰士,真要說的話也不算虧。

  結束了不算長的通話,芙羅娜愉悅地掛斷了通訊,坐回了桌前。

  「好了,這次的實驗就在明早開始。昆絲莉,明早也請妳做好準備,我需要妳幫忙看著他,以免他趁機做些什麼。」

  昆絲莉行了個標準的軍禮,「是!」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