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體126,第一次 IBMH-3017注射,注射開始。」

  艾瑟恩仰躺在實驗台上,被牢牢固定住的身子無法動彈,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身著白袍的實驗人員將一劑冰藍色的藥劑裝上注射器,從他的手臂將液體慢慢注入了身體裡。

  那些被傑羅特抓捕、失去音訊的年輕男女,和帝國的秘密合作,原來就是這個嗎?

  他的手臂開始出現一陣陣的痛,如撕裂肉體般的劇痛隨著藥劑的注入而愈發強烈,並蔓延至四肢百骸。他無可避免地抽搐起來,被束縛於實驗台上的身子顫抖著拉扯固定用的束帶,卻無法掙脫。

  凌遲般的劇痛阻礙了他的思考能力,被布料封住的嘴裡溢出了微弱的悶哼聲,他緊閉上眼,只能任憑自己被藥劑帶來的痛苦淹沒。

  艾瑟恩在劇痛中幾度失去知覺,接著又被痛醒,模糊的視野中,身著白袍的人一直圍在身邊,說著某些他無力理解的話。某一次恢復意識時,還有一名漆黑長髮的美艷女子,她冰涼的手隔著手套貼上他的面頰,面容貼近他,一雙湛藍的眼彷彿有著魔力,柔媚的話語似乎在說些什麼。他聽不清,卻也不願聽清。

  他下意識地緊閉上眼躲開了她的注視,本能告訴他必須這麼做。

  不知過了多久,藥劑的效果才逐漸淡去。艾瑟恩滿頭大汗,疲憊地睜開了眼,那名黑髮女子就站在他身旁與白袍人們交談著,其中幾名拿著各種用途不明的儀器連接在他身上,似乎是再測量著什麼。

  「──二十分鐘後進行第二次注射。」交談完畢,黑髮女子如此宣布道。

  趁著這二十分鐘的空檔,艾瑟恩努力平復紊亂的呼吸,儘管仍不曉得這藥劑是做什麼的,但他知道,如果不趁這個時間調整狀態,他未必撐的過下一次注射帶來的劇痛。

  他覺得自己大概知道,那些消失的年輕男女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但這樣的人體實驗又是想做什麼?

  「實驗體126,第二次 IBMH-3017注射,注射開始。」

  隨著白袍人冰冷的話語響起,冰藍色的藥劑再一次打入了他的體內。

  他輕呼出一口氣,感受著再一次撕裂神經的劇痛,一邊不由得懷疑起這樣的注射共有多少次,以及自己撐不撐得過的問題。

  比第一次更甚的痛處很快便淹沒了他的思緒,他的意識在黑暗與虛弱中反覆來回,那名女子的聲音滲入了他的意識之中,湛藍的眼成了他清醒時留下最深印象的畫面。

  他感受到不對勁,對女子的存在產生了抗拒,這讓他極力避免著對上她的視線,卻阻止不了在耳邊徘徊的呢喃。往昔對危險的敏銳讓他將女子劃到了最危險的那類中,然而最重要的是,他無力抵抗。

  第二次的痛苦結束後,他睜開眼,強迫自己打起精神關注起四周。他幾乎是一眼便捕捉到了那名女子的身影,嘴邊掛著優雅笑容的女子就這麼盯著他,對於他的視線,湛藍色的眼瞳染上了絲玩味的笑意。

  女子走上前,在實驗台旁停下腳步。她雙手撐著台面,輕俯下身,輕聲吐出了話語,「想說話嗎?」

  艾瑟恩微瞇起了眼,他沒有動,對於女子的問句不做回應。

  女子也不介意,她將手放上了他的額頭,冰涼的觸感讓他反射性蹙了下眉。女子嘴邊依然掛著笑,她道:「你可得撐下去才行哪。」

  語畢,女子便抽身離開。

  接下來的數次注射之間,女子都沒有再和他說話。但每當他被痛醒之時,他總能看見女子的身影,她就如同鬼魅一般徘徊在側,將自己的存在烙進他的意識深處。

  那道身影彷彿與記憶深處的某人重疊了。

  恍惚間,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去注意那名女子,她彷彿帶著致命的吸引力,能誘使人深陷而無法自拔。但每當微弱的理智意識到自身舉動的不對勁,他便會掙扎著閉上眼,強迫自己從那宛如深潭般的眼裡掙脫。

  他不知道自己的意志力在崩解,身心雙重的煎熬已讓他瀕臨潰決,愈發無法抵抗女子的呢喃。

  「實驗體126,第五次 IBMH-3017注射,注射開始。」

  他開始吐血,渾身滲出血液。也無力思考、甚至是閉上眼躲開女子的視線與話語,那似近若遠的輕柔語調深深打入了他腦海深處,讓他無法抵禦地沉溺在女子的聲音與雙瞳之中,連掙扎的念頭都薄弱的幾乎不存在。

  清醒的時間中,他幾乎無法辨別自己身在何處,不願回憶的過往被這樣的環境與痛苦挑起,徘徊在耳邊的呢喃帶著朦朧,和那人早已模糊的話語重疊在一起了。

  『你要撐下去啊……為了……的榮耀……』

  「你可得撐下去才行哪。」

  『很快就結束了……』

  「你不需要抵抗我,放輕鬆……沒事的……」

  他顫抖著猛地吐出一口血,下意識地想抬起手,卻沒有絲毫力氣挪動手臂。

  混亂的思緒與情緒幾乎將理智淹沒,他試圖捉住那一絲叫囂著想釐清現況的聲音,卻又在痛苦之中失去了意識。

  好不容易仍是熬過了這一回,他卻已疲憊的睜不開眼、意識接近模糊,但這回女子殘忍地不給他絲毫休息時間,注射藥劑的命令語句殘酷地響起。

  「實驗體126,第六次 IBMH-3017注射,注射開始。」

  他的理智在劇痛中被絞成碎片。

  女子坐在實驗台旁低頭望著他,滿意地勾起了妖艷的笑。

  她是魔能裝甲「無盡幻想」的持有者,這副配備最簡單、僅有一雙手套與額飾的裝甲幾乎沒有攻擊力,卻擁有極其強大的特殊能力──幻術與催眠。

  被強行進行實驗的人們大多不會對帝國忠誠,因此,女子會在藥劑注射期間以「無盡幻想」進行催眠。畢竟他們不只打算製造出能發揮滅絕星塵力量的操縱者,更重要的是,他必須為帝國所用。

  而這樣徹底的催眠能將實驗體化為只聽從帝國命令的傀儡,既擁有一定的思考與判斷能力,且絕對服從命令。只要耀星計畫順利成功,帝國就能獲得最強的利刃。

  實驗體在陷入劇痛折磨的情況下,對於催眠的抵抗是最為薄弱的。以往的實驗體大多能承受三劑左右的 IBMH-3017,身體便會開始崩潰,能撐過第四劑的更是極少,對於女子的催眠更是熬不過一兩劑的時間。

  平心而論,對於眼前的男子,女子是極為佩服的。他的身體不只撐到了第五劑的 IBMH-3017,才開始顯現出崩潰的跡象,精神上的抵抗儘管微弱,但還是頑強抵抗至今。第六劑的注射算是有些冒險,卻也將他的意志徹底擊潰。

  下令讓周遭的白袍人密切注意艾瑟恩的生命跡象,女子俯下身,專注地調動起無盡幻想的力量。她必須在藥劑發揮作用的四小時內完成最徹底的催眠,並儘可能抹除所有讓他從催眠中恢復的可能性。

  這段時間既漫長、又短暫。當女子呼出一口氣,有些疲憊地站直身子時,白袍人的宣告聲也在耳邊響起。

  「實驗體126,六劑 IBMH-3017,注射完畢。」

  理論上最適合的注射劑量是六劑,但從未有實驗體在熬過六劑的注射後還能存活的。女子眨了眨有些酸澀的眼,垂眸望向實驗台上已滿是鮮血的身影,若不是連接的儀器證明了他還有呼吸心跳,恐怕誰都會認為他已經死去。

  她伸了個懶腰,將清理及收尾的工作交給白袍人們,自己則確認起藥劑注射完畢的所有數值。確認了一切數值都達到了滿意的狀態,她勾起微笑,邁步離開了實驗室。

  從實驗開始到六劑 IBMH-3017注射結束,總共花了兩天的時間,她幾乎是不眠不休地參與了整個實驗過程,此時一放鬆,疲憊感不免湧了上來。

  不只是她,結束完藥劑注射的艾瑟恩也需要時間休息,並徹底消化藥劑帶來的增強效果。女子索性將下一步的測試安排在隔天,便先行休息去了。

  隔日下午,芙羅娜帶著配備了噬血獠牙的昆絲莉來到了實驗室內的觀察室外頭。黑髮男子閉著雙眼,面容平靜地躺在床鋪上,身上已不見注射藥劑後造成的鮮血淋漓,然而他的皮膚蒼白無比,詭異的冰藍色紋路遍布了他的四肢與軀體,直至左側臉龐才停下。

  許多管線連接在他的身上,一旁的儀器一一顯示出了各項觀察數值,包含艾瑟恩在藥劑注射前後的各項身體數值比較。比起剛注射完的不穩定狀態,此時的各項數值穩定地維持在一個令人相當滿意的位置,甚至約略超出了芙羅娜的預期。

  她示意一旁等待著的白袍人們將各項管線卸除,接著讓他們在外待命,與昆絲莉一同進入了觀察室內。

  艾瑟恩在兩人進來時睜開了雙眼,原本的深棕色澤已被冰藍取代,宛如冰霜般不帶絲毫情緒。他俐落地撐坐起身子,視線掃過兩人,隨後靜靜地垂下眼簾。

  芙羅娜走上前,昆絲莉則安靜地守在她身後。她伸手抬起了男子的下顎,同時俯下身子讓自己的面容貼近他,兩人的視線對上,一人平靜無波、一人帶著笑意,就這麼維持了數秒後,芙羅娜才抽手退開。

  「起來吧。」她說,「該是時候進行下一步了。」

  艾瑟恩安靜地服從了她的命令。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