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實驗室,芙羅娜領著兩人走在前頭,昆絲莉則與艾瑟恩並行。穿過了傳送裝置和重重驗證,在軍方其他人員的陪同下,三人來到了存放著魔能裝甲的房間內。

  「這是第幾個實驗體了?」在動手解開第一裝甲外的防禦措施時,帶著他們進來的將軍如此詢問。

  「一二六。」芙羅娜簡潔地答道,她瞥了眼身後安靜不語的艾瑟恩,「第一個能扛過六劑的,到目前為止結果都令人滿意。」

  「喔?」將軍頗有興趣地應了聲,這才認真打量起這名黑髮男子。幾秒後,他像是認出了他的身分而笑了笑,「這傢伙是破碎虛空的前操縱者對吧?記得你們跟上頭要去做實驗了。」

  回歸帝國的裝甲破碎虛空在檢查過後已被送至了軍方,其隸屬於反叛軍的操縱者則是被關入囚禁特殊罪犯的囚牢內,後來被芙羅娜一通訊息要去做實驗了。

  芙羅娜挑起眉,注意到將軍的語氣中似乎參雜了某種耐人尋味的意思,然而後者無視了她帶著詢問意味的視線,他僅是微笑著側過身子,將接下來的步驟交由芙羅娜處理。

  確認了在旁守候的昆絲莉已準備好應付任何突發狀況,芙羅娜望向了艾瑟恩,「去吧。」

  黑髮的男子邁步踏入了裝備槽內。芙羅娜靜靜地望著一切進行,忍不住想,這一次究竟會成功,還是又一次的失敗呢?

  過去已有多個承受不了第一裝甲滅絕星塵的人在這裡爆體而亡或是失控,前者還好處理,後者則需要靠預備在側的昆絲莉將之斬殺。此時,已有數次經驗的昆絲莉已準備好利爪,準備在意外發生最初就將之抹滅。

  如果連這樣的你都撐不住,那耀星計畫恐怕是極難成功了。

  這麼想著,芙羅娜微瞇起了眼。

  第一裝甲的著裝並沒有花上太多時間,踏出裝備槽的艾瑟恩身著深藍色裝甲,腳步穩健,沒有絲毫因承受不住而顯現的排斥反應。

  他在三人面前平靜地佇足。

  芙羅娜深吸了口氣,再重重吐出。她勾起了抹笑,「──昆絲莉,準備進行實戰測試!」

  「遵命。」少女回應。

  催促著將軍替自己準備場地,沒多久,芙羅娜和同樣興致高昂的將軍坐在室內高強度練習室的場邊,屏氣凝神地望著場上交戰的兩人。昆絲莉的利爪迅捷而不留情,戰鬥一開始時,她確實地將不熟悉自身裝甲的艾瑟恩打的有些狼狽,但隨著時間流逝,帶著淺藍光紋的單手長劍開始展現出了它的鋒芒。

  艾瑟恩的長劍一劃,鋒利的弧度彈開了昆絲莉的利爪,少女往後一仰,險險避開了他反手劃回的一擊。她順勢往後躍開,隨即腳下施力便又往前衝出,左手的利爪疾刺向男子的臉部,右手則是蓄勢待發,準備趁對方以劍攔下的瞬間補上一擊。

  不料,男子卻是以右手的手部裝甲架開了她的疾刺,滅絕星塵的強大防禦力完美地擋下了這一擊,昆絲莉反應極快地調整右手的軌跡,但當視線掃過艾瑟恩未持武器的右手時,她立刻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

  她的第二擊從對手左側而來,調整後的軌跡對於右手持劍的人來說更是刁鑽,要擋下並不容易。然而此時她的右手已被長劍震開,下一瞬間,從右側而來的刺擊狠狠擦過了她的頸項,在頸部的護甲上劃開了一道痕跡。

  昆絲莉心裡一驚,若不是她閃的快,這一擊恐怕就不是切開護甲、在她頸側留下一道細微的血痕那麼簡單。

  定睛一看,艾瑟恩確實已將長劍換至了左手,她在瞥見艾瑟恩未持劍的右手時就已意識到不對。男子過往所用的破碎虛空,其配備的武器是一對雙短劍,也就是說,儘管他從開戰時都是右手持劍,但他其實是可以左右開弓的。

  自這個失誤開始,昆絲莉就沒能再搶回戰鬥的主導權。艾瑟恩的力道與攻勢越來越猛烈,她幾乎無法正面抵抗,只能以各種技巧架開長劍的攻擊,勉強減緩自身傷勢增加的速度。

  逮著一個空隙,艾瑟恩長腿一掃,凶暴的力道直接讓少女摔飛了出去,昆絲莉狼狽地調整身勢,想盡量減少落地時的衝擊,然而當她重摔在地的同時,一道劍氣猛地掃過了她的身側,在堅硬的地面上帶出了一道細長的刮痕。

  揮出劍氣的艾瑟恩沒有再追擊,最後那道劍氣是他有意避開昆絲莉摔落的位置,否則少女早已在這一擊之下被切成兩半。

  翻身躍起的昆絲莉神色凝重,她微喘著氣,注意到自己背後已佈滿冷汗。

  「──好了,到此為止!」

  芙羅娜的聲音響起,場上的兩人聞言皆不約而同地收起武器,一前一後下了場。

  「如何?」當昆絲莉在兩人面前站定時,將軍迫不及待地開口問了。

  少女沉默了下,接著老實回答,「……如果是全力以對的話,我已經死了。」

  聽了少女的答覆,將軍愉快地笑了,「能讓我們軍中的天才戰士說出這樣的話,芙羅娜,看來妳這次滿成功的啊!」

  芙羅娜不答話,她猛地站起身,淡淡地道,「滅絕星塵和實驗室借我,我要進行進一步的數值蒐集。」

  「行,去吧。」將軍擺了擺手,「那麼我去和陛下稟報今天的結果了?」

  知道陛下也對這事相當關注,芙羅娜不甚在意地應了聲,「如果他想要更進一步的報告再連繫我,我抽空過去。」

  「我會跟陛下說。」將軍說完,四人便邁步離開了高強度練習場。

  芙羅娜興致一來便身陷研究慾而無法自拔,徹底進入了研究狂模式。她抓著艾瑟恩與協助她的昆絲莉一直測試到了隔日傍晚,直到兩人的身體不堪負荷,她才依依不捨地停止了實驗。

  盡職地跟著芙羅娜將滅絕星塵歸還,並將力竭昏厥的艾瑟恩送回囚室,昆絲莉這才從漫長的工作中解脫。走出實驗室,少女疲憊地呼出一口氣,但在回房休息前,她還得去一個地方。

  她走向了不遠處的治療室,數天前在與破碎虛空的對決中重傷的劇毒騎士操縱者、同時也是她兄長的歐羅正在此處靜養,少女和外頭的醫護人員打了招呼,接著便踏入了歐羅的病房內。

  「莉莉。」無聊地躺在床鋪上的少年撐坐起身,小心翼翼地沒拉扯到腹部被捅出的傷口,「實驗怎麼樣了?」

  他知道昆絲莉昨日下午與芙羅娜一同去驗收成果,沒想到一去就是一整天,此時不免既擔心又好奇地做出了詢問。

  「實驗很順利。」昆絲莉在床邊坐了下來,「芙羅娜大人很興奮,從昨天試過滅絕星塵的實裝後便一直研究到剛剛。」

  「妳辛苦了。」聽出少女整夜沒睡、一直忙至剛剛的事實,歐羅不禁同情地道,「妳跟他交過手了嗎?結果如何?」

  「藥劑的效果發揮的很充分,和滅絕星塵的搭配更是出乎意料的強大,如果不是為了測試的練習,他可能會直接殺了我。」昆絲莉回答,接著玩心大起地問,「你要不要猜猜看,他和滅絕星塵搭配的狀況下,發揮率是多少?」

  「發揮率嗎……記得實驗階段一開始,芙羅娜大人的預期是百分之八十五左右吧?和妳跟噬血獠牙的八十六差不多。」摸了摸下巴,歐羅又道,「但如果只有這樣,妳不會特地要我猜,實際數字肯定更高……我猜,百分之九十?」

  話雖如此,他還是猜的有些保守,畢竟要高於百分之九十實在不容易。自家妹妹都只有百分之八十六了,如今是第一裝甲滅絕星塵,又是反叛軍的成員,他於情於理都想猜的低一點。

  「是百分之九十三。」昆絲莉揭曉了答案,「順便跟你說,他跟破碎虛空的發揮率是百分之九十七。」

  「……真扯。」歐羅驚訝了幾秒,撇了撇嘴道。

  「芙羅娜大人還說,這只是初步數字,等他跟滅絕星塵配合的更加熟練後,這數字肯定還會往上提升。」

  歐羅張了張嘴,最後無力地垮下肩,「行了行了,你們這些天才,別說來刺激我了。」

  他實在不好意思承認自己跟劇毒騎士只有百分之六十九啊啊啊!

  昆絲莉輕笑了幾聲,「別埋怨了,高一點好,耀星計畫如此成功,芙羅娜大人可高興了。」

  「……也是。」聞言,歐羅同意地勾起了嘴角,接著他伸手摸了摸妹妹的頭,「好了,妳忙了這麼久也累了吧?早點休息吧。」

  「嗯。」昆絲莉應道,「對了,將軍大人說,等滅絕星塵的狀況穩定後,會安排我們跟他一起出任務,所以要你盡快養好傷。」

  「不用將軍說我也知道,我可不想一直躺在這裡。」歐羅聳聳肩,盡早歸隊這點也是他耐心地每天躺在床上,什麼事也不做的動力之一。

  「那麼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昆絲莉站起身子,「晚安。」

  「明天見啦。」歐羅語氣輕快地擺了擺手,告別了自家妹妹。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