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數十天,破魘對於帝國囚禁艾瑟恩的地點展開了搜查,卻毫無結果,哪怕是讓擁有強大搜尋能力的追跡之星加入,都沒能找出確切的位置。

  到目前為止,他們只知裝甲破碎虛空已回到軍方手中,但艾瑟恩並不在帝國囚禁特殊罪犯的囚牢內,完全地失去蹤跡。

  在確定這樣的結果後,米修便把目標轉向了「耀星計畫」。他每日都會和潔菈說明當日的調查結果,並做出分析與討論,想到那份機密文件中提及的「帝國需要大量擁有強大精神力的年輕男女」這點,他們不禁懷疑艾瑟恩也被他們當做了滿足條件的人選,涉入了這項計畫之中。

  然而帝國的秘密實驗室藏的極深,別說是確切位置了,連它隸屬於哪個部門、由誰領導都查不出來,他們僅能推測出這項計畫與第一裝甲「滅絕星塵」有關。而更讓他們與翁絲心煩的是,行動曝光的原委至今仍無結果,幾乎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潔菈重重吐出一口氣,她將近日來的煩躁化為了攻擊力,全數揮灑在訓練場上,結果就是跟她對練的人被砍的狼狽,落敗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

  身形一帶,讓大劍在身前揮出了個圓弧,潔菈正想補上下一擊,通訊設備便先響了起來。她連忙暫停了練習,退至一旁接通了通訊。

  「米修?怎麼樣了?」

  『情報部那邊接獲了個消息,還有一段影片,部長要我們過去開會。』米修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絲凝重,顯然那不會是個好消息,『妳在練習吧,部長他們在會議室等我們。』

  「我知道了,我立刻過去。」潔菈回應,強行壓下了內心泛起的不安。

  快速卸了裝備,潔菈顧不上打理滿身是汗的自己,匆匆拿過毛巾擦拭了下後便趕往會議室。當她進入會議室時,破魘首領與各部門部長、情報部幾位成員、特戰部長翁絲和米修都已入座,米修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在自己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

  「人都到齊了,會議開始吧。」首領沉聲說道,表情和聲音一樣嚴肅,他先是向情報部長微微頷首,後者會意,站起了身。

  「不久前,我們接獲了來自克諾溫那的消息,位於該地的反帝國勢力在昨晚遭到了軍方肅清,成員全數慘遭屠殺,無一倖免。」情報部長停頓了下,像是讓大家消化這個震驚的消息,「我們安排在當地的部員傳回了當時情況的影片……還請各位有心理準備。」

  說著,他指示著身旁的部員撥放影片,很快地,影片便投影在了會議室一側的牆上。

  影片最初的畫面是有些模糊的,畫面的晃動極其嚴重,似乎是拍攝者在尋找適當的拍攝地點,或是為了隱匿自己身形而奔跑著。沒有多久,拍攝者進入了一棟高房內,從窗戶內往外拍攝著廣場上的慘況。

  反帝國勢力的成員約有上百人,失焦的畫面中同時捕捉到了敵方軍隊的人影。金紅色的利爪狠狠撕碎了前方所有的反叛人士,而在金紅身影後方,對著另一邊的人展開屠殺的是道略顯模糊的深藍色身影。緊接著,畫面對焦,米修見過的金髮少女首先暴露了面容。

  「那是噬血獠牙……那天襲擊我們的人。」米修輕聲呢喃。他下意識地猜想,另一人或許是當日與少女搭檔的少年,但他隨即意識到,那名少年所穿的劇毒騎士是墨綠色的裝甲,不可能是少女身後這人。

  潔菈沒有接話,只是緊盯著畫面中的內容。拍攝視角是固定的,但畫面中的人影都在動,她能看出少女所在的這一側是人數較少的,可以推測,她僅是在掩護深藍色身影的行動。

  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她下意識地緊咬住了下唇。

  少女解決完前方的人影,隨即跟著另一人往深處邁進。鏡頭有那麼幾秒失去了兩人的蹤跡,但拍攝者隨即做出了調整,並同時拉近了畫面。

  深藍色身影俐落地一旋身,劃開的劍刃帶出了鋒利劍氣,一股作氣斬殺了數名反帝國勢力成員。那一瞬間,鏡頭清晰地拍下了深藍色身影的樣貌,漆黑的短髮、熟悉的面部輪廓,深藍色的魔能裝甲與沾滿鮮血的單手長劍,那人乍看之下宛如索命的惡鬼,殘忍地收割著眾人的性命。

  潔菈猛地站起了身,身側的米修更是蒼白著臉,顫抖著唇卻擠不出話語。

  沒有人對於他們的反應做出任何回應,會議室內的所有人皆緊盯著影片,氣氛凝重無比。

  留下了大片屍體,兩名屠殺者很快消失在了街道彼端,拍攝者再也捕捉不到兩人的身影,影片也在掃過了廣場慘況後結束。

  「回播……」潔菈的聲音乾澀地響起,「部長,拜託你回播!」

  情報部部長將詢問的視線投向首領,後者頷首表示同意,他隨即對負責播放影片的成員說道:「兩分十七秒的位置。」

  他知道潔菈想看什麼,或者說,在場的眾人想看什麼。

  情報部成員俐落地調整影片,迅速地讓它停在了部長所說的位置。畫面上的是拍到深藍色身影樣貌最為清楚的片段,能讓在場的人們辨識出那具裝甲為何,以及其操縱者的身分。

  潔菈瞪著畫面中那人的臉,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同時不敢置信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艾瑟恩……?怎麼可能……?」

  儘管面容被詭異的冰藍色紋路覆蓋,眼瞳也呈現和他們記憶中不同的冰藍,但她和米修都能認出來,這人就是他們數日擔心牽掛的艾瑟恩!

  翁絲的雙手在身前交疊,她繃緊了臉,與兩位特戰部成員同樣感到無法置信。

  情報部長輕嘆了口氣,指著畫面中的深藍裝甲說道,「這具裝甲,是帝國沉寂已久的第一裝甲『滅絕星塵』,而如特戰部門的各位所說,它的操縱者,已確認為數日前遭軍方逮捕的特戰部門成員艾瑟恩。」

  語落,會議室裡一片安靜。

  打破寂靜的是破魘的首領,他冷聲問道,「情報部有查出這是怎麼回事嗎?」

  「推測是帝國秘密進行的『耀星計畫』。」情報部長答道,「數日前暗殺傑羅特伯爵時,特戰部隊帶回了耀星計畫的相關機密文件,其中包含了一份擁有強大精神力之人的名單,探查人員在此部分深入研究,遺憾的是始終沒能找到帝國實驗室更進一步的資料。」

  頓了下,情報部長望向了投影在牆上的身影,「但能確認的是,這項計畫與第一裝甲有關,且有極高機率是為了讓第一裝甲能夠再次發揮它的能力。」

  「說說你的推測。」首領指示道。他很了解自己這位部下,他思緒清晰,且分析能力一流,但凡事講求證據的個性導致他常會顯得過於保守。

  「我想,這是帝國以培養第一裝甲操縱者而展開的計畫。由於裝備魔能裝甲的基礎要求是夠高的精神力,才會讓傑羅特伯爵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那些名單上的年輕男女,但那些人或許仍無力駕馭第一裝甲而被反噬,這才需要一直抓捕新的可能合適者。這是第一種可能。」

  「然而,若只是需要精神力高強的人,相信軍方有許多人都比這些無辜人士合適,畢竟不管是戰鬥能力、對帝國的忠誠度肯定都比較高,這表示計畫中有某個環節可能會造成人才的浪費,且是大量,這才讓帝國不願輕易拿自己手中的軍人投入。」

  「至於第二種可能,帝國捕捉這些人僅是為了進行實驗或測試,這樣一來忠誠度如何都無所謂。至於是何種測試……以如今第一裝甲無人能駕馭的幾點來看,主要會是以提升精神力與各項身體基本數值為目標,為了找出適合人體的方式,這才需要大量的實驗體作為樣本,畢竟強行提升人體的各項數值,只要拿捏不當,就很容易造成身體的崩潰,甚至是死亡。」

  「帝國大概已順利研究出了最為合適的方法,或是他們眼下能達到的最好方案,但風險仍是太高,才讓軍方雖擁有多名魔能裝甲適用者,甚至是被稱作天才的噬血獠牙操縱者昆絲莉,都沒敢讓身體素質和精神力都位列頂端的他們下去試。畢竟就理論而言,本身數值越高,身體與意志越強健,對於人體改造的接受度會越強。」

  說到這裡時,他似是想到什麼而停頓了下,但隨即便繼續說了下去。

  「或許帝國的計畫已面臨瓶頸,甚至已在考慮讓軍方的魔能裝甲適用者投入實驗──從先前的情報來看最多還在考慮階段,沒有哪位適用者失去活動蹤跡的消息──然而,軍方卻在這時候捕獲了破碎虛空的操縱者艾瑟恩……」

  他沒有說下去,只是望向了螢幕中的黑髮男子,「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艾瑟恩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帝國顯然是將他作為實驗體投入了計畫之中,結果……就如同影片中看到的這樣了。」

  「但是,艾瑟恩明明是我們三人之中最為痛恨帝國的……他們是用什麼方法讓他服從帝國、做出這樣的事……」作為同伴,米修隱約知道一點他的過去,他不敢置信地望向螢幕中熟悉又陌生的同伴,提出了疑問。

  情報部長顯然早有答案,他道:「帝國現役的魔能裝甲中,似乎包含了『無盡幻想』這具擁有催眠能力的裝甲。」

  米修握緊了雙拳,壓抑著滿腔怒火,不再開口。

  說明完畢的情報部長再度望向首領,後者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可以坐下了,接著開口,「以這樣的情況而言,若不盡早做出應對,這事對於我們破魘來說會是一大危機。帝國以無盡幻想做出的催眠顯然相當有效,我們無法確認,他們是否已從艾瑟恩口中獲得了我們的機密資訊。」

  頓了下,他沉聲宣布,「進入一級警戒,讓底下所有人做好防備。至於特戰部,我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們。」

  隸屬特戰部的三人不發一語,對於首領所說的任務為何,他們在心裡已有預感。

  「──我需要你們在滅絕星塵羽翼未豐之前,除掉他。」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