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結束後,翁絲領著潔菈和米修回到了特戰部。三人前後踏入了辦公室,灰髮女子疲憊地揉了揉眉心,揚手示意兩人坐了下來。

  望著神色緊繃的兩名部員,翁絲開了口,直切正題,「首領交代下來的任務,我會在今日擬出執行的部員名單。至於這次任務小隊的隊長……我想交給你們兩個,畢竟若沒有同樣等級的裝甲,肯定是對付不了滅絕星塵的。」

  米修聽著翁絲的話語,猛地站起身,忍不住道:「什麼滅絕星塵……部長,難道現在的艾瑟恩對您來說也就只是滅絕星塵嗎?他可是我們的同伴啊!您真的要我們殺死他嗎?」

  「……無論你承不承認、艾瑟恩願不願意,現在的他都已是屬於帝國的一把利刃,而且極其強大。現在看到的這些恐怕只是帝國的測試而已。等測試結束以後……你難道認為,帝國不會拿這把刀來對付我們嗎?」翁絲嘆了口氣,「我不知道現在的艾瑟恩還留下多少自我意識,但我們不得不防。他對我們了解多少、過去我們有多重用他,相信你們都很清楚。首領必須以大局為重,還請你們兩位不要埋怨他。」

  「……我知道。」米修坐了下來,「但是……部長您呢?您也覺得應該要殺死他嗎?」

  「我們必須阻止他,米修、潔菈。」翁絲的嗓音溫和,但卻十分認真,「我希望你們兩位去對付艾瑟恩,殺死他,或是帶他回來。當然接不接受,我尊重你們的決定。」

  「部長……」米修的嗓音嘶啞,但潔菈先一步按住了他。

  「我接受這個任務。」她平靜地道,「我會盡力阻止他的……在他做出更多違背自身意願的事情之前,阻止他。」

  她聽出了翁絲話語中的意思,那些女子沒能直白說出口的祈求和盼望。

  「部長,艾瑟恩是您引薦進來破魘的特戰部隊的吧?」潔菈突然這麼問道,翁絲一楞,接著微微頷首。

  「是這樣沒錯,怎麼了嗎?」

  「艾瑟恩跟我們說過,他以前曾是帝國的人,是因為某個契機而遇見了您,這才得以脫離帝國並加入破魘的。」潔菈望著翁絲,輕聲說道。

  灰髮女子勾起了抹無奈的笑,「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艾瑟恩確實原隸屬於帝國軍方,當年他受命來刺殺仍居住在帝國中心地帶的我,這才認識的。」

  「艾瑟恩曾經刺殺過您?」米修訝異地問。儘管艾瑟恩從未跟他們隱瞞自己的身分,但對於過程僅用了「無法接受帝國的壓迫與黑暗,這才在遇見翁絲之後,在她的協助下脫離帝國的」這樣的說法帶過而已。

  「過程有些複雜,我就不贅述了。」翁絲放下手,往後靠上椅背,露出了有些懷念的微笑,「當年破魘剛成立不久,儘管大家都盡力不走漏風聲,卻還是被帝國的情報部發覺了,遭遇刺殺也是在所難免。如果當年來刺殺我的不是艾瑟恩,現在坐在這個位置的大概就不是我了。」

  她依然記得,當年闖入她寢室的少年是如何悄聲無息地將短劍架在她脖子上的,也記得他對於自己的身分與所作所為表現出的厭倦。那時他大概是心血來潮才會向自己搭話,不料卻因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那時破魘缺乏能用的人才,我是有意招攬他,這才幫了他一些忙。但當時的我並沒抱太大的期望,沒想到他順利脫離帝國後便主動找上了我,我才將他引薦給首領,並說服首領將他分配至特戰部門。」頓了下,翁絲有些遲疑地道,「當時首領是調查過他的背景才同意的,再加上,那時組織剛打聽到了流落在民間的幾件魔能裝甲的消息……首領看上了他極其突出的精神力。」

  關於艾瑟恩擁有特別強大的精神力這點,潔菈和米修都知道,畢竟這點也反應在他的操縱率上。他們兩人的操縱率分別為百分之七十八與百分之七十二,和艾瑟恩的百分之九十七差距不小。

  「至於他異常突出的精神力的事……等他回來,你們想知道的話再問問看他吧。」翁絲說著,她垂下眼,輕嘆了一口氣,「……這事大概只有你們能做到了……請你們阻止艾瑟恩、別讓他成為帝國的殺人利器……別讓那孩子,親手犯下將會讓他後悔萬分的錯誤。」

  「我會盡力的,部長。」潔菈承諾,接著望向身旁的米修,「那麼米修,你呢?」

  「……我接受這個任務。」深呼吸了口氣,米修如此回答。

  達成共識後,三人便開始討論起任務小隊的參與名單,確認後便召開了會議,將相關消息與任務內容告知了總共十五名的參與部員。至此,他們的討伐任務正式展開。

  在追跡之星與情報部員的聯手下,他們鎖定了軍方的行動,只要接獲各地反帝國勢力可能遭受襲擊的消息時,他們便會派人過去協助。

  軍方一次僅派出一個小隊進行肅清,其中包括了噬血獠牙的昆絲莉與劇毒騎士的歐羅,偶爾會是他們兩人之一與身著滅絕星塵的艾瑟恩一同出現,與潔菈和米修展開了數次無分勝負的對決。

  雙手大劍與單手長劍相撞,發出了清脆的金屬碰撞聲。潔菈一咬牙,使力架開了艾瑟恩的長劍,接著扭身躲開了對方揮出的鋒利劍氣,米修自遠方射來的子彈則是阻止了艾瑟恩的追擊,沒讓他一劍刺穿潔菈的身體。

  幾次交手下來,兩人對艾瑟恩的攻擊方式也約略有了譜,但對於滅絕星塵的劍氣仍是頭痛無比。那無形的利刃極難預判,潔菈只能靠著優異的反射神經硬閃,但還是無法避免劍氣在仲裁烈火的鎧甲上留下刮痕。

  她曾試圖在交戰期間與艾瑟恩溝通,然而後者對於她的話語毫無反應,那冰霜一般的眼裡沒有絲毫波瀾,似乎只當她是必須剷除的敵人,而非往昔重要的夥伴。

  拉開距離再次進攻,潔菈無力去關注另一端一邊支援她、一邊躲避歐羅攻擊的米修。所幸追跡之星比起劇毒騎士還是較為輕巧的,再加上米修的大局觀本就優異,他還有餘力一邊放對手風箏,一邊時不時射來幾顆子彈以解除潔菈不利的局面。

  大劍與長劍再次交纏在一塊,潔菈很清楚那把單手劍的鋒利程度,所以對於它的攻擊,除非必要從不硬接。然而艾瑟恩的攻勢還是逼的她只能全神貫注,若不是她熟悉艾瑟恩本身的戰鬥方式與習慣,恐怕只能全然落於下風。

  操縱著大劍揮砍、刺擊,潔菈猛地俯下身躲過單手劍的攻勢,順勢閃身再揮出武器。艾瑟恩腳下略一施力便躍出了她的攻擊範圍,單手劍斜砍揮出,意識到他打算放出劍氣的潔菈猛地一個翻滾避開,然而只是這麼一個空隙,深藍色的身影便從她的視野中消失了。

  潔菈連忙躍起,大劍在身邊揮出了個圓。下一秒,藍眼便捕捉到了艾瑟恩的身影,卻因對方出乎意料的位置而閃過了一絲錯愕。

  「危險!」她連忙高聲示警,卻快不過艾瑟恩衝至米修身後的速度。

  正與歐羅糾纏著的米修沒料到艾瑟恩會突然轉換目標,意識到危機時,他瞪大了眼,所有的反應都來不及催使他的身體做出應對,單手劍挾帶著銳利劍氣就已切開了追跡之星的盔甲,自後方狠狠沒入了米修心口!

  「米修!」潔菈瞬間煞白了臉,她尖喊出聲,腳下一施力便朝米修的位置衝去。

  刺出致命一擊的艾瑟恩漠然地抽出了單手劍,對著倒地的米修舉起了武器,下一秒卻是抽身急退,這讓以為他會直接砍下目標首級的歐羅訝異地挑眉,他連忙一劍輕扎在被刺中要害的米修手臂,接著也跟著抽身退開。

  緊接著,歐羅便從配戴的通訊器中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他沒有多問,隨即與艾瑟恩一同離開了現場。

  在米修身旁蹲下的潔菈沒管突然離去的兩人,她顫抖著俯身確認米修的傷勢,接著掏出通訊器,快速地與其他隊員回報狀況並求援。

  揹起了失去意識的米修,潔菈連忙朝著與其他人的集合地點快速奔去。

  很快地將米修交給了治療人員,潔菈顧不上卸除裝甲,便待在臨時基地的治療室外等待。此時的天色將亮未亮,她倚著牆坐著,有些茫然地望著呈現魚肚白的天色。

  她心亂如麻,一時卻不知道應該要苛責誰。

  沒多久,一名治療人員便跑來跟她說明了狀況。那自後方刺往米修心臟的一劍並未命中,而是以著毫釐之差擦過了心臟,此時治療團隊正在全力搶救,但那名治療人員也委婉地提醒她先別太樂觀。

  潔菈無言地頷首表示明白,她閉上眼,在原地放空了下後,便起身轉入另一區休息去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