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後。

  經過將近一周的搶救,屢次在死亡邊緣徘徊的米修終於穩定了下來,雖然仍顯虛弱,但至少脫離了隨時都可能沒命的狀態,偶爾清醒時還能與其他人交談。

  得知這個消息的潔菈確實地鬆了口氣。

  治療部那邊費了不少心力搶救,好不容易傷勢穩定了,卻又爆出中毒的問題。治療部長為此徹夜未眠地趕製出了壓制毒發的藥劑,接著投入了解藥的配製,目前來看,只要再幾天的時間部長就能順利弄出解藥。

  但他們最終沒能等到那一天。

  當潔菈在深夜裡被警報聲叫醒,快速換上了裝甲仲裁烈火時,她就知道他們一直提防著的那天到來了。

  軍方派出的人員無聲無息地在夜裡展開了進攻。

  特戰部的成員在翁絲的指揮下,分別前往基地各處進行攔阻。作為魔能裝甲的操縱者,潔菈理所當然地被派往第一戰區,與幾名特戰部成員對上了聯手行動的昆絲莉與歐羅。

  這對兄妹雖有各自行動的時候,但他們合作時遠比單獨應付還要難纏,潔菈和米修與他們交手過幾次,對於他們的麻煩程度也有不少瞭解。

  但此時的狀況有所不同,潔菈拿著大劍就擋在狹窄的出入口,前方是走道,相較於空曠的地方,這環境大大限制了少年少女的發揮。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支援派不太上用場,歐羅沒多久便轉移了戰區,留下昆絲莉與潔菈展開了對決。少女的利爪與女子的大劍碰撞,一人身形靈敏,一人姿態穩重,交纏著不分上下。

  大劍舞出了致命的圓,昆絲莉輕盈躍起,試圖逮著空隙將潔菈納入自己的攻擊範圍內。利爪雖較於靈活,但在攻擊範圍便輸了大劍許多,深知這點的昆絲莉將自己靈活的優勢發揮至極致,好讓自己不落下風。

  利爪削過潔菈左臂,帶出了這局戰鬥的第一滴血。但潔菈的反應也不慢,一劍砍出便將昆絲莉逼退了數步,讓自己脫離了她的攻擊範圍。

  昆絲莉利爪一揮再度衝上前,幾乎是毫無空隙地展開了下一波的攻勢。

  閃避、挑砍、揮舞、刺擊。潔菈無視了自己身上逐漸增加的傷痕,她知道自己必須守住這裡,不能讓軍方闖入、並發現此時的破魘已經為了這次的襲擊做出了應對……

  比起戰勝軍方,保住現有的資源才是必要的。他們是反叛軍,想要推翻腐敗的帝國,想要改變現況,首先都必須要「活下去」。

  噬血獠牙的一爪刺入了她的右肩,她沒有因疼痛而停止的揮砍則將少女擊飛了出去,並在金紅裝甲上留下了一道痕跡。潔菈忍著痛握緊了劍,同時一手將數十秒前左額被擦出的傷口流下的鮮血抹去,她望著不遠處半跪在地的少女,昆絲莉抹去了嘴邊的血跡,撐起身子,同樣凶狠的目光緊盯著她,利爪隨時準備再放出下一擊。

  像是在這樣的纏鬥中培養出了某種默契,女子和少女同時動了。

  大劍與利爪不約而同地瞄準了對方的要害,赤紅與金紅的身影朝著彼此急速逼近。她們都意識到這一擊後雙方必有一人會倒下,而她們都相信,活下來的那人必然、也必須是自己──

  「碰!」

  突兀的槍聲響起,潔菈的藍眸中倒映出了抹銀白的身影,同時身前的少女身形一顫,下一秒,潔菈的大劍砍中了昆絲莉的胸口,將她一劍砍飛了出去。

  少女胸前的鎧甲被仲裁烈火的大劍撕開,重重撞上牆面後倒地,這一回她沒有再站起來,胸口漫出的鮮血在地面上靜靜地化成了血泊。

  潔菈維持著揮出大劍的姿勢,她有些錯愕地望著遠方手握槍枝的米修,後者對她咧開了抹笑容。

  「抱歉來晚了點。」裝備著追跡之星的米修朝她快步走來,還相當有興致地打量著她,「妳沒事吧?難得看妳這麼狼狽。」

  「……我沒事。」潔菈深吸了口氣,垂下劍尖,「你呢?治療部長不是要你好好休息,還警告你激烈運動會導致毒發的嗎?」

  「都發生這種事了,怎麼可能安心養傷啊。」米修撇了撇嘴,接著沉默了下,問道:「妳遇到艾瑟恩了嗎?」

  潔菈胸口一窒,她瞥了眼倒地不起的少女,回答,「沒有,只有遇到她跟另一位。」

  「是嘛……」米修若有所思,他伸手操作起了追跡之星的各種功能,「我看看……上次有記錄到滅絕星塵的資料,應該可以找的到……有了!」

  「你打算去找他?」潔菈探頭望向追跡之星顯現出的屏幕,上頭是破魘基地某區的平面圖,其中標示著一個移動中的紅點。

  「是啊,算算帳嘛。」米修的語氣帶著刻意的輕快,他揚手關了屏幕,示意潔菈跟上自己,還不忘回報翁絲戰況,讓她派人來這裡收噬血獠牙的屍,「……有件事我一直都還沒跟妳和部長說,妳也知道,因為追跡之星的關係,我的感知和觀察力能夠得到很大幅度的提升,特別是在全力發揮的時候。」

  「這我知道。」潔菈一邊跟著米修,一邊將肩上的傷口用從路上不知名人士身上撕來的布料紮起。當然,她確認過布料乾不乾淨,也沒撕什麼不該撕的地方。

  「那天我察覺他的攻擊時,我以為自己死定了。」米修下意識按了按胸口,惡狠狠地道:「以我當下感知到的狀況來看,他那一劍瞄的超他媽的準,我根本來不及閃。但治療部說,他那一劍沒命中心臟,所以我現在還活跳跳的在這裡,而不是那天就直接掛在戰場上。」

  頓了下,他在潔菈帶著驚訝的注視下續道:「……不是我閃了,也不是他一開始就刺偏了,那一劍是在戳進來前突然改變了軌跡,這才沒命中。」

  「……你想說,艾瑟恩可能還保留著一部分意識,所以最後才沒殺了你?」

  「我猜的。」米修沒敢肯定,「我只是覺得,也許我們可以賭賭看這個可能性……真是,最後關頭居然是要轉職當賭徒嗎?」

  潔菈沒理米修在焦躁下吐出的碎念,她認真地思考起了他的說法,而後道:「不管怎樣,先找到他再說。」

  兩人熟門熟路地穿梭在走道間,米修一邊用追跡之星搜索艾瑟恩的位置,一邊聽著通訊中翁絲的指揮及各區戰況。令他們有些意外的是,遞補在潔菈原先守住的那條通道的部員不久前回報,現場只留下大片血跡,至於噬血獠牙和它的操縱者則不見蹤影,似乎是被軍方的人帶走了。

  那條訊息後沒多久,又有人回報在另一邊發現了帶走少女的劇毒騎士,雙方開戰,結果如何暫時沒有下文。

  米修領著潔菈來到了破魘基地地下二樓中的交誼廳。

  寬敞的大廳此時有些凌亂,桌椅傾倒,四周的擺設也遭到破壞,幾名破魘成員躺倒在各處,仔細一看就能發現他們被人一擊刺穿了致命處,已無生命跡象。

  而靜立於大廳中央的正是身著深藍裝甲的艾瑟恩。米修在不久前就注意到,追跡之星的平面圖上,代表艾瑟恩位置的紅點停止移動了好一陣子,此時一看對方的姿態,他就像是在這裡等著他們似的。

  潔菈握緊了大劍,米修稍退一步,確認周遭無其他埋伏後也抽出了槍。

  沒有言語,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

  艾瑟恩長劍一甩,以無形的劍氣替戰鬥拉開了序幕。潔菈衝上前主動攔下了單手長劍,讓米修可以安穩地待在遠方進行支援。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前幾次因為顧忌與遲疑,她始終沒有發揮出這把雙手大劍的特殊力量,但對手是第一裝甲,這樣的遲疑只會造成自己和同伴喪命。她早在不久前深刻體會到了這點。

  她的眼神銳利,揮砍的大劍不再遲疑,狠狠地斬向了以往的同伴。

  仲裁烈火的大劍開始隱隱發光、發燙。本就不輕的大劍在她手中卻是迅捷無比,隨著時間拉長,她隱約注意到,本能直接擋下她不少攻擊的艾瑟恩開始增加了閃避的動作,她微瞇起眼,在捕捉到一個不顯眼的死角時微微沉下身子,大劍下一秒便凶狠地斜劈而上!

  艾瑟恩側身就躲,同時長劍重擊上大劍劍身,微微震開了她的攻擊軌道,讓自己能夠以些微之差避開大劍的攻擊範圍。然而潔菈只是任憑他彈開自己的大劍,順著武器的揮砍旋轉身子,一腳踢向了艾瑟恩身側,讓防備不及的他踉蹌兩步,大劍隨即又補上了下一擊,撞上了及時回防的單手長劍,其力道震開了長劍,卻又被艾瑟恩險險躲開,只在他身上留下細微的割痕。

  避開了潔菈的大劍,艾瑟恩反應極快地將長劍揮向自身左側,彈開了鎖定他頭部的子彈,其他幾發則是乾脆地靠裝甲本身的防禦力攔阻,這讓射出子彈的米修忍不住咂了下舌。

  雙雙穩住身勢,潔菈和艾瑟恩再度攻向彼此。

  儘管自己的武器無法直接切開滅絕星塵,但大劍多少還是造成了一些重擊能帶來的效果,因此,潔菈的攻擊盡可能地鎖定了關節處,力求多少能阻礙他行動的流暢。

  幾番來回後,艾瑟恩左手握著的劍鎖定了她不慎露出的細小空隙。在那僅有一剎那的瞬間,他一劍刺穿了她先前與昆絲莉交戰時受傷的右肩。她痛的悶哼了聲,大劍卻仍準確地擋下了抽出後砍向她咽喉的單手劍,並幫她爭取到了能拉開距離的時間。

  潔菈穩住了腳步,下一秒卻猛地瞪大了眼。

  暴漲的劍氣撞上了她反射性立於身前的大劍,將她狠狠震飛。艾瑟恩無視了及時調整身形而沒狼狽摔地,卻仍在他這一擊的衝擊下吐血跪地的潔菈,疾衝向了遠處的米修,後者毫不猶豫地一邊射出子彈一邊快速退後,在大廳內敏捷地跳躍穿梭,盡可能地增加對方追上自己所需的時間。

  但那並未太久,甚至潔菈都還來不及調整狀態重新衝上去,艾瑟恩就已逼近至米修前方。後者努力避開了幾劍,最後在一時不察之際被艾瑟恩單手扣住了頸項,單手劍直接就扎進了他的胸口再抽出,頓時鮮血四濺。

  米修悶哼了聲,手上不知何時替換了的小型手槍已抵在了艾瑟恩側腹,並精準地卡在了裝甲間部件相連的接縫處。他扣下板機,數枚子彈在他的操縱下全數擊中了目標位置!

  他死死瞪著手上的槍,在有些模糊的視野裡,他看著自己的子彈一顆顆被滅絕星塵擋下,直到幾乎要打光了子彈,他才聽見了清脆的破裂聲,接著槍口射出了僅剩的兩發──中了!

  艾瑟恩閃爍著淡藍光澤的一劍直接插入了他胸口,挾帶著的劍氣瞬間撕開了血肉,在他的胸前刨挖出了個洞。

  米修的身子軟軟地摔倒在地,手槍從他手中脫出,摔落在了不遠處。

  他沒能再站起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