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瑟恩垂下劍尖,冰藍色的眸不帶情感地注視著失去意識的米修。他沒有動,就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

  潔菈撐著大劍站起身,米修最終給她發來的訊息彷彿仍在耳邊環繞。她站穩身子,抹去了嘴角和額上的血,先前的傷口早在剛才的戰鬥中再次裂開,她深呼吸了口氣,試圖平緩紊亂的呼吸。

  『我在來之前……就有心理準備,這大概是我最後一場戰鬥了。剩下就拜託妳了……潔菈……』

  她重新舉起了劍,沉下身子,赤紅的身影下一秒再度衝出。

  大劍在逼近艾瑟恩後揮砍而出,後者在劍刃命中之前倏地回過身,單手劍防禦性地揮出,同時往後一躍拉開了距離。

  潔菈緊追其後,撐著負傷的身體再次舞出凌厲的攻擊。艾瑟恩依舊敏捷地閃避,或是以長劍架開大劍,但潔菈注意到,那雙一直以來宛如人偶般毫無情緒的藍眸變了。

  她在那裡看見了彷彿呼之欲出的波瀾。

  「艾瑟恩……!」

  她低喊出聲,話語裡帶著壓抑的複雜情緒。大劍挑、砍,揮擊而出,將對手逼往大廳另一端,艾瑟恩的劍勢愈發的凌亂,最終被潔菈突破了防禦網,一劍命中了他的胸口。

  艾瑟恩往後跌退了兩步,面對潔菈緊接其後的下一擊,他反射性地揮劍欲擋,卻在望見對方面容的那一剎頓住了所有動作,洶湧的各種情緒淹沒了他的思緒。

  他倏地拋開了單手劍,在大劍的劈砍下踉蹌倒地。潔菈舉起大劍低喝一聲,下一秒,大劍重重刺入了他身側的地面之中。

  艾瑟恩仰躺在地,粗喘著氣仰頭望著上方,他挪動視線,卻看不清壓坐在他身上的紅髮女子是什麼表情,混亂無比的思緒令他無法清晰地思考,只能有些恍惚地望著緊握著大劍劍柄,卻只是喘著氣沒有動作的女子。

  「潔菈……」他低喃出聲,有那麼一瞬間卻不知道口中發出的音節代表著什麼。

  女子動了,她像是回應似地對上了他的視線,那雙藍眸帶著複雜的情緒,他下意識地想避開,卻仍是強迫自己緊盯著她的雙眼。

  他猛地深吸一口氣,瞠大了眼,似是在迷霧中終於抓握住一絲清明。

  「潔菈,妳……」他試著想撐起身子,這才感受到側腹的疼痛而蹙起了眉。

  他轉動視線,在捕捉到倒地的銀白身影時呼吸一窒,接著痛苦地閉上了眼。再次睜開時,眼裡已染上了抹決然。

  他伸出手探向潔菈,後者沉默地反握住了他的手。

  「動手吧,潔菈。」他說,語氣平靜而堅決,「就趁現在……拜託妳了……」

  在他犯下更多的錯之前了結他。

  殺害無辜人民,傷了重要的伙伴,出賣了破魘的位置和機密,最終甚至親手殺死了米修。他錯的已經太多,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對不起……」

  潔菈垂下眼簾,她的左眼已被蔓延下來的鮮血阻礙了視線。數秒的沉默後,她鬆開了艾瑟恩的手,改而抽出了卡在地面的大劍。

  她輕聲地吐出了答覆。

  「好。」

  舉起了武器,她緊握著劍柄,使盡力氣將大劍送往艾瑟恩的胸口。雙手大劍散發出了熾熱的溫度,淡淡的赤紅光芒包圍著劍刃,數秒的僵持後,大劍猛地切開了胸甲,她一咬牙,使力將劍刃往內送入了一截。

  被她壓在身下的艾瑟恩瞪大了眼,嘴裡溢出了破碎的悲鳴。他抬起手,似是想抓住什麼般地在身側的地面摸索著,不遠處,先前被他扔開的單手劍像是回應著主人的呼喚,散發出了藍色的光芒。

  下一秒,長劍倏地出現在他顫抖不已的手中。

  握住武器,艾瑟恩掙扎了幾秒後,一劍倏地便往潔菈身上刺去。後者一咬牙,任憑長劍在眨眼間切開了護甲,刺穿了她的腹部。

  「啊──啊啊──!」她低吼出聲,像是在替自己打氣。哪怕視野已開始模糊,精神逐漸渙散,她仍撐著一口氣將大劍送的更深,同時俯下身子,讓艾瑟恩無法在難以使力的狀況下將長劍抽出。

  鮮血染紅了深藍色的盔甲,更在兩人身下漫成了血泊。潔菈幾乎要看不見眼前的景象,疼痛彷彿已麻木,腦海裡唯一剩下的念頭,就是將大劍再刺的更深一些。

  失去意識前,她先一步看見艾瑟恩的手無力地垂下,緊接其後,她便再也撐不住地昏厥了過去。

  潔菈癱軟的身子倒了下來。

 

 

  「喀」、「喀」、「喀」。

  清脆的聲音響起,某人踏著輕快的步伐來到了大廳內,絲毫不在意自己發出的聲響會不會被誰發現,在她後方靜靜地跟著另一人,不發一語地警戒著周遭。

  芙羅娜在大廳內停下了腳步。

  她先是看見了早已失去性命的米修,對於那具擁有優異追蹤能力的裝甲打量了兩眼,隨後像失了興趣似地望向另一端,仰躺於地的深藍色身影被赤紅大劍刺穿了胸口;在他身側,腹部被單手長劍貫穿的女子面色慘白地側躺於地,斷斷續續的微弱呼吸證明了她仍未死去,但恐怕也不遠了。

  在兩人身旁蹲下身,她先是伸手探了探男子的鼻息,接著直起身,探出的手停頓了下後便握住了大劍劍柄,一使力將之抽了出來。

  她一邊扔開大劍一邊招呼著後方的少年,接著順便也將女子腹部的單手劍拔了出來。

  「歐羅,處理一下這兩個傢伙吧。」

  「芙羅娜大人……」少年不贊同地喚道,但女子僅是挑起眉,擺擺手示意他照著她的命令去做。

  「有什麼責任算我的,將軍那傢伙問起,你就叫他直接來問我吧。」

  少年聽命地走上前,在兩人身旁蹲下身,從腰包中抽出了所需的物品後無言地動作起來。

  芙羅娜站起身,興致盎然地道:「就算是敵方,只要還有利用價值,救一下也無妨。」

  ……在這裡發揮您的研究狂熱沒問題嗎?

  少年在心中暗想,當然,他沒說出口。

  動作俐落地做完了芙羅娜交代的事情後,歐羅接著在她的命令下背起了艾瑟恩。女子將手中拭去了血跡的單手長劍插回滅絕星塵安插長劍的位置,領著歐羅走出了大廳。

  凌亂的空間再一次被寂靜壟罩。

 

 

  潔菈醒來時,一切似乎都已結束了。

  破魘帶著所有資本順利撤離到了藏於地底深處、為了避免這類狀況發生而預備的避難處,基地內的防衛措施徹底阻擋了軍方的追擊。儘管如此,他們仍是折損了不少的成員。

  特戰部的成員在地下二樓的交誼廳找到已死亡的米修與重傷昏迷的她,造成了這一切的艾瑟恩卻已消失無蹤。治療部說,她能活下來簡直是個奇蹟。

  潔菈懷著複雜的心情聽完百忙之中特地來探望她,並帶來各式消息的翁絲的說明。對此,她僅是簡單地陳述了當時所發生的事。

  翁絲聽完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交代她好好休息,剩下的事他們會處理好,無須掛心。

  潔菈望著灰白色的天花板,身上各處被妥善包紮過的傷口仍在隱隱作痛。她不記得自己最終有沒有成功殺死艾瑟恩,或許,這點只能看情報部能不能得到消息了吧。

  等到她的傷勢復原到能夠下床走動的程度,已是戰後十幾天的事了,但距離她能夠回歸特戰部隊恐怕還要好一陣子。

  那天,她在治療部的同意下,帶著簡單的物品前往治療部內部。在這場戰鬥中死去的人們,部分皆被暫時安置在這裡,其中也包括了米修。

  潔菈就靜靜坐在那房間外的椅子上,她手裡拿著一個巴掌大的相框,裡頭的是他們三人僅有的一張合照。

  那是特戰部宣布她和米修被選為魔能裝甲操縱者的那天,他們和當時已是破碎虛空操縱者的艾瑟恩一起拍下的。儘管當時提出這個主意的是米修,最後他們還是一人拿到了一張照片,她便一直保存至今。

  照片中的他們仍略顯青澀,但都懷抱著改變這腐敗世界的夢。雖然早就知道可能會在戰中殉職,但當潔菈望著照片,想著只剩自己一人時,她還是無可避免地感到悲傷。

  但她必須振作,必須繼續走下去。

  她輕呼出一口氣。

  破魘依舊還在,懷抱著相同念頭的人們仍在努力,她不能就此倒下。儘管悲傷,但她想,當她重新歸隊的時候,她會帶著他們兩人的份一起努力下去的。

  潔菈伸出手,在半空中緊握成拳。

  她在這裡坐了許久,這才撐起身子返回治療室。

  一個月後,仲裁烈火的操縱者重返了特戰隊,遭受重創的破魘也逐漸復甦。潔菈將那張僅有的照片擺在了新寢室的床頭,或許是懷念,也或許是某種誓言。

  曾經復甦的滅絕星塵暫時仍沒有消息,從那一戰後它便不再出現於他們的視線中。她想,或許她那天真的成功了吧。

  取而代之,先前被軍方奪回的破碎虛空則有了操縱者,情報部曾幾次接獲有人在戰場中看見它的消息,相信不久後,他們也有機會對上這曾經的夥伴的。

  至於追跡之星……翁絲先前已告訴特戰部的大家,不久後將會重新選出它的操縱者。而距離那一天似乎也不遠了。

  路還長著呢。

  放下相框,潔菈將休養期間不知不覺變得稍長了的頭髮紮起,邁步出了寢室。

 

 

 

【《滅絕星塵》篇 完】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