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2017年01/20~02/12參加POPO舉辦的2017藍白瘋狂創作大PK的作品

※以下正文。

 

 

  楊語笑手中的動作一頓,接著猛地抬頭望向洞穴外。她原本放鬆的表情轉為嚴肅,張望了一兩秒後便拎起身旁整理完畢的物品,快步跑出洞穴外。

  「……失算,想說一下子而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皺了皺眉這麼低語道,楊語笑沒幾秒便注意到桃陸單獨一人快步跑回來的身影,她連忙快步迎上。

  「桃陸!」

  「小年他不見了!」

  兩道話聲幾乎是同時落下,楊語笑聞言一愣,「……他不見了,怎麼回事?」

  喘了幾口氣,桃陸連忙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楊語笑。

  聽完整段過程,楊語笑語氣嚴肅地道:「你先連絡桃爺爺,跟他說事情有變,他知道該怎麼應對。然後你跟好我,我們去找小年!」

  「好。」

  桃陸快速地掏出了手機連絡自家爺爺,轉述了楊語笑的話。爺爺獲知消息後意外地冷靜,似乎早就料到可能有這種狀況。

  結束通話後,楊語笑直接拖著桃陸,在海邊搜尋起了小年的身影。

  「先跟你說,現在的小年可能很危險。」一邊找,楊語笑一邊說道,「我感覺到附近有妖氣……雖然想過小年可能會被盯上,但我確實疏忽了。」

  「妖氣?」又是一個他不太懂的詞。

  「嗯。」楊語笑點點頭,微蹙著眉思考著該怎麼解釋,「簡單來說也算是妖異的一種,他會幫人實現願望,代價則是對方的時間……或者說是壽命,是相當麻煩的存在。總之,這方面就是我的工作,交給我就好,你不用擔心。」

  從少女果決的語氣聽出她不打算細說的意思,桃陸琢磨了下,還是說了,「……所以,妳說的『他』,會傷害小年?」

  楊語笑沉默了下,「就小年的立場來看,這是幫助;就你的立場來看,這是傷害;但在我看來,這只是各取所需罷了……一場完美的交易。」

  「以性命作為籌碼的……交易?」

  「是的。」楊語笑意味深長地望了他一眼,「沒有誰對誰錯,極其自然而單純的交易……而我們,只是在從中尋找一個平衡點罷了。」

  桃陸張了張嘴,正想在說些什麼,楊語笑就停下了腳步──

  「他來了。」

  「啊?」

  「『年』來了喔。」

  ──語氣輕快地,她這麼說道。

  天色不知何時變的昏暗,桃陸反射性地抬頭仰望,厚重的雲朵漂浮的極低,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他忍不住屏住呼吸。

  緊接著,身旁的少女拉住了他的手,抬腳輕踏地面。一瞬間,桃陸隱約感覺到一絲異樣,這促使他轉頭望向了楊語笑。

  「我下了結界。」楊語笑淡淡地解釋,突然吹起的強風將她的髮絲吹的紛亂,「對方都找上來了,我們當然要好好地聊聊才行囉。」

  她微微一笑,「我說的沒錯吧……『年』?」

  『哇呀,大姊姊可真敏銳呢!』

  清脆地聲音倏地響起,迴盪在周圍。

  『我都偷偷地過來、還特意隱藏氣息了呢!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那道聲音帶著歡快,彷彿十分愉悅。桃陸聽出那是女孩子的嗓音,但並不是他印象中小年稚氣、因為年幼而難分性別的嗓音……等等。

  一個猜測猛地浮上他的心頭。

  『吶吶,大姊姊,』隨著染上一絲壓迫感的聲音落下,周圍颳起了風,『把桃家人交給我,我就不吃掉妳喔!雖然大姊姊感覺也很好吃就是了──』

  『──不行、不行,雖然想多吃一點,但還是要從那可恨的、噁心的、令人作嘔的桃家人開始吃起,這樣才對啊!』

  那聲音就像是十分猶豫,幾秒後,清脆的笑聲響起。

  『這樣吧、這樣吧,大姊姊不會讓我吃掉桃陸哥哥的,所以,就一起吃掉吧!』

  風速在那瞬間暴漲,桃陸差點站不住腳,但下一秒風卻全數平息了。桃陸錯愕地抬眸,發覺兩人周圍圍了一道閃爍著淡淡金光的、像是屏障的東西,正是它攔下了周圍驚人的颶風,保護了兩人。

  「不好意思喔,我不會讓你吃掉桃陸、桃爺爺、桃家,還有這村子的所有人的。」楊語笑的聲音依然平淡,她偏頭望了桃陸一眼,「你待在這邊,不會有事的。」

  說完,楊語笑鬆開手,在桃陸驚異的目光下,她的掌心竄出烈焰,下一秒倏地暴漲,凝聚成了某種長兵器的模樣──

  桃陸忍不住發出了聲驚呼,他看見那炙熱焰火瞬間染上漆黑,化成了柄黑底金紋的長槍。

  握住武器,楊語笑毫不遲疑地走出了屏障。

  外頭肆虐的強風停了,取而代之地,兩人前方出現了一抹漂浮於半空中的嬌小身影。

  柔軟的淺色頭髮、仍帶一絲稚氣的臉蛋,現身的女孩身著一襲暗紅色系的古風服飾,大眼鮮紅,額上有著一根利角,咧開的大嘴露出了小小的虎牙。在她的身邊是濃稠的黑氣環繞,透露著濃厚的不祥氣息。

  桃陸怎麼看,都覺得眼前這名女孩像是長大版的小年。

  ……果然,小年是女孩子。

  仔細想想,有的小孩子本來就因外表稚氣而不易分辨性別,因為她身著褲裝又留著一頭俐落短髮,反射性將她當作男孩的自己實在是以貌取人了。

  桃陸暗自思考的同時,小年並未就這麼待在原地任人觀賞。她朝著楊語笑恫嚇似地低吼了聲,嘴中吐出的不是女孩清脆的嗓音,而是某種獸類的吼聲。

  『大姊姊聞起來很美味……力量豐沛,可以讓我、讓我們變得更強。』小年舔了舔唇,『好呀,妳就當前菜吧!跟桃陸哥哥一起當我的前菜。』

  「抱歉,我可沒興趣呢。」

  手一揮,楊語笑的身旁竄出烈焰,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化作箭矢朝著小年擊竄而去!

  見了這幕,桃陸瞪大眼,一句「住手」都還沒喊出,就看見小年的身子靈巧地一躍,閃過了那幾枚熾焰。

  雙手一張,小年細瘦的手臂瞬間化作了獸爪的型態,她低吼了聲,嬌小身影如砲彈般朝著楊語笑撲去,後者長槍一橫,攔下直劈而下的獸爪後俐落地展開了回擊。

  雙方以著靈敏而靈活的姿態,快速地交戰了起來。

  楊語笑身手俐落,盤旋於周身的烈焰帶著炙熱溫度;小年的攻勢凶暴而強勢,招招狠絕,被擊中絕對不只是輕傷而已。

  就算是桃陸,也看得出兩名女孩出手都是極狠,帶著一股欲置對方於死地的狠勁。他看著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不管是哪方落敗,思及後果都讓他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就不能和平解決嗎……

  伸手大力拍了拍雙頰,桃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與其待在這裡乾著急,不如想想還有什麼是他能做的事!

  靜下心,桃陸移開盯著兩名女孩的視線,四下張望了起來。

  相較於桃陸的心慌,此時的楊語笑可說是冷靜無比,她很清楚自己目前面對的是什麼──年獸的故事具現化出來的靈,自人們口中誕生、被桃家囚禁於此的靈。

  她是年獸,但也不是年獸。

  話雖如此,若不是桃爺爺長期下來削弱她的力量、再加上隨著時間遞移,年的故事越來越少被人特別去提及,小年的力量雖然可觀,但在她眼裡並不足以構成威脅。

  從她只能部分化作獸類型態這點,楊語笑更能確定她的實力在哪個程度。以她的狀況來說,人形的姿態是她融入人類社會中的必要條件,但久而久之反而沒有力量再化回獸形了。

  至於小年在桃陸夢中的姿態……那是桃爺爺的結界崩毀之後,她重獲力量來源的所造成的結果。要是拖到那時候會更難處理的。

  逮著一個機會,楊語笑長槍快速一刺一挑,閃避不及的小年挨了這一擊,下秒便被少女一腳踢飛了出去!

  快速穩住重心,楊語笑腳下一蹬,快速逼近摔落地面還滾了幾圈的小年。來不及做出反應的女孩瞪大眼,一雙驚恐的紅瞳倒映出朝自己急刺而來的長槍──

  「住手!」

  ──視野瞬間被漆黑覆蓋,小年慢了半拍才意識到是怎麼回事。

  桃陸一把抱住了她,險險避開了原本會刺到她身上的一槍。

  「桃陸!」

  楊語笑氣急敗壞的嗓音響起,明顯被桃陸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若不是他及時……她真不敢想像事情會變得怎麼樣!

  桃陸緊抱著懷中瑟瑟發抖著的孩子,他幾乎是反射性地就衝了出去,救下小年後他才注意到自己出了多少冷汗。長槍刺下時帶來的風壓牢牢地印在了皮膚上,他都快搞不清楚發抖的是自己還是小年了。

  「桃陸……哥哥……」

  細弱的女孩嗓音響起,桃陸望向懷中的孩子,虛弱地笑了笑。他才剛想說點什麼,一股力道卻猛地將他扯了開來,直接摔到了後方的沙灘上。

  顧不得喊痛,桃陸連忙撐起身子,映入眼簾的卻不是楊語笑和小年的身影。攔在她們與他之間,一名他未曾見過的俊美男子正冷眼望著他,一雙暗紅眼瞳盯的桃陸背後一股涼意。

  「搞不清楚狀況就別亂來,嫌自己命太長嗎?」

  桃陸吞了吞口水。這名男子大概就是把自己往後拉開的人,攔在自己身前明顯就是要避免他再去攪局……想起剛才朝著小年落下的那一槍,桃陸心頭一驚,連忙對著另一端喊道:「別殺她!妳不是答應我要救她的嗎!」

  聞言,另一端沒有回應,倒是眼前男子的表情閃過了絲無奈,還帶著些許的鄙夷。

  桃陸連忙從地上跳起,不等他試圖越過眼前的男子,楊語笑的聲音就早一步傳來,語氣同樣無奈無比,「我應該跟你解釋清楚的……我不會殺死她,只是要除掉她身上的妖而已。」

  說著,楊語笑的身影繞過了男子走向桃陸,她懷中抱著的是失去意識的稚嫩孩童,雖仍是一身紅袍,但外貌更接近桃陸印象中的小年。

  楊語笑將小年塞給桃陸,嘆了口氣,「等她醒來,你們好好聊聊吧……結界我解了,你先回去找桃爺爺吧。」

  說著,她明顯沒有想多加解釋的意思,面容疲憊地擺了擺手示意他滾蛋。

  知道對方的怒氣是針對自己剛才稱得上魯莽的行為,桃陸不敢多說什麼,抱起小年乖乖離開了。

  回到家時,桃陸率先碰上了桃爺爺。後者眼神複雜地看了看他懷中的孩子,沒有多說什麼便要他先帶小年回他的房間。

  桃陸也沒多問,抱著小年一溜煙地鑽回了自己房間,鎖上門以免誰隨便跑進來。

  小年沒有多久便醒了。

  她醒的時候桃陸正坐在床邊打瞌睡,小年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望著對方。

  她明明想吃掉對方全家的,為什麼他還願意那樣救自己……還有為什麼,她好像不想吃掉他們了?

  望著桃陸,小年下意識地伸出手,但就在她的指尖觸上桃陸的臉時,原本正在打瞌睡的青年忽然睜開了眼,一雙眼仍帶著睡意,但明顯是醒了。

  兩人就這麼呆呆地對視了幾秒,接著,小年驚叫一聲,扯過被子躲進了被窩裡。

  「小年?」桃陸愣愣地道,不懂女孩的反應是怎麼回事。他試探性地伸手戳了戳被窩,同時喚道:「小年,能談談嗎?」

  小年縮了縮身子,幾秒後,她還是從被窩裡怯生生地探出了頭,「……什麼事?」

  見對方願意與自己談,桃陸暗自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下來,「我之前說的事,妳還記得嗎?」

  小年一怔,青年那時溫柔的嗓音和神情清晰地浮現在她腦海內。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我們也能好好相處的,好嗎?』

  「你為什麼……要救我?」

  她茫然地問。

  「我只是覺得,妳可以不用復仇的……這世界上還有很多開心的事,妳不應該就這樣被自己的仇恨吞噬。」桃陸朝她笑了笑,「所以,妳願意給我機會嗎?」

  小年望著眼前的青年,突然覺得眼睛熱熱的,她眨了眨眼,莫名地掉起了淚來。

  「妳還好吧……別哭啊。」桃陸有些慌亂地抽了張衛生紙替女孩擦淚,哪知女孩非但沒有停下淚水,反而越哭越厲害,最後猛地撲進了桃陸懷裡。

  桃陸手一頓,他將手中的衛生紙擺至床頭櫃上,接著輕輕地拍了拍小年的背,極有耐心地等著懷中的女孩發洩完情緒。

  不知過了多久,小年漸漸停止了哭泣,她安靜地偎在桃陸懷裡,幾秒後,細細地嗓音悶悶地響起。

  「……好。」

 

 

 

 

  當晚,小年坐在桃陸旁邊,跟著桃家吃了年夜飯。

  對於這麼個清秀可愛的小孩子,長輩們愛不釋手,一會兒添菜一會兒夾肉,導致小年的碗裡一直都是滿的。女孩乖巧地一一道了謝,奮力地解決著碗裡的食物。

  晚飯前,桃陸跟爺爺談過了,也決定了該如何安置小年。這孩子將以桃爺爺遠方親戚好友的孩子的名義留下來,他說詳細他會處理,桃陸點點頭,覺得這種麻煩事還是交給爺爺處理比較好,畢竟爺爺的手段還是比他圓融多了,了解的事情也比較多。

  除外,楊語笑在飯前來過,她和桃爺爺私下談論了些什麼後便離開了,出去前還跟桃陸打了聲招呼,說她要走了,明年會再來看看。

  少女來的突然、去的也乾脆。等她離開了,桃陸才想起他甚至連楊語笑是哪裡人都不清楚。

  罷了,反正明年會再見面的吧?

  搔了搔臉頰,桃陸樂觀地這麼想。

  晚飯後,桃陸帶著小年離開了依舊熱鬧哄哄的客廳,以那些親戚們的狀態來看,他們大概還會折騰許久。

  兩人一同來到了相對安靜的戶外。抬頭仰望星空,點點星子襯托著黑夜,煞是美麗。這是在光害嚴重的都市地區不易看見的美景,桃陸看著,稍稍失了神。

  一會兒後,他低頭望向身旁同樣雙眼放光、眨也不眨地盯著眼前美景的孩子,勾起了一抹笑。

  「小年。」他喚道。

  「嗯?」孩子眨了眨眼望向他,疑惑地發出了個單音。

  「新年快樂。」

  小年一愣,隨即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說這句話……

  「……桃陸哥哥,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