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節:漫長的路途上總會遭遇美麗的邂逅……才怪!

 

  「晚上好,夏瑪小姐,妳是要去逛祭典的嗎?」

  我一來到翠芽分部的大廳,就在一旁設置的休息區遇到了葵。金髮少女坐在藤蔓編織的座位上,姿態優雅,笑容嫻靜地跟我打了招呼。

  「嗯,出來走走。」我在座位邊停步,有些意外會在這裡遇到她。

  我原本想說早點休息,但想事情想的心煩意亂的情況下根本睡不著,最後便乾脆決定出來逛逛。離分部不遠的花靈祭祭典區依然熱鬧著,我猜想還沒回來的加莉西多半在那裡,便抱持著遇到最好、沒遇到也無妨的心態出門了。

  「妳在等人嗎?」除了葵以外,同桌的座位都是空的,然而桌上擺了副茶具,除了葵正在使用、裝著琥珀色液體的茶杯外,還有另一個擺在另一邊,像是準備好給誰的。

  「是啊,想說他應該快回來了,我便下來等他。」葵回答道,也沒什麼隱瞞,「是擁有妖精血脈的人類孩子唷,我跟那個家族的人有些交情。對了,夏瑪小姐應該知道吧?梅克蘭家,我記得他們跟塔克理分部有合作。」

  居然是在等梅克蘭家的人?

  我深感意外,同時又想到來翠芽花海尋找失蹤弟妹的傑爾,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他就是梅克蘭家的人,但說不定跟他有關係?

  一邊想著,我一邊回答道:「算是略有交情吧,公事上的交流比較多。」

  「這樣啊,他們那位現任家主是個挺有趣的人,以往我還在當冒險者的時候,就曾從她那邊聽到不少有趣的傳聞呢。」

  花精一族幾乎天生都擁有年輕的外貌,平均壽命和能力強度也都不盡相同,算是這個種族的特色之一。也因此,儘管葵看起來是名年輕少女,但她的真實年紀和閱歷都不是能從外貌判斷出來的。

  又跟葵閒聊了幾句後,我便與她告別,走出了仍營業中的分部大廳。步行了一小段時間後,我便來到了舉辦祭典的區域。

  街道上可以看見正開心參加祭典的異族人們,但佔數最多的仍是花精一族。以目前的狀況來看,說他們會玩到大半夜、甚至通宵也不誇張。

  我沿著攤位慢慢逛起,漫不經心地掃過周遭販賣的物品,偶爾看到感興趣的物品才停下來翻看。當我在其中一個攤位研究著攤位上一罐罐裝有碎花的小瓶子時,倏地,一道輕快的男性嗓音清晰地響起。

  「啊,請問一下,這個要多少錢啊?」

  我反射性撇頭望了一眼,隨即因那張稍顯熟悉的臉龐而愣住。眼前這個正跟老闆買東西的紅髮青年,不正是當時在翡翠森林逃脫的瑟雷爾嗎!

  這傢伙笑臉盈盈地付了錢,將買來的小瓶子小心翼翼地收好,接著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轉過頭來向我打招呼,「嗨,好巧啊,夏瑪小姐。」

  「……你在這裡做什麼?」顧不得逛祭典了,我一邊將手中的瓶子擺回原位,一邊向著瑟雷爾質疑道。

  「來湊熱鬧啊!」他笑嘻嘻地道,「妳不覺得,這樣熱鬧的祭典應該要來逛逛嗎?」

  我瞇起眼,對於他的話抱持著懷疑,「說實話。」

  瑟雷爾一臉委屈,「欸──妳不相信我啊?」

  這傢伙是哪根筋不對以為我會相信他啊?

  我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扯住他先往外走,「過來,我們好好談談。」

  「好啊。話說夏瑪小姐,妳一個人啊?」他順從地任憑我拉著他走,語帶好奇地這麼問。

  「你問這做什麼?」我對他抱持著高度懷疑,回頭瞪了他一眼,「我警告你,最好別亂來。」

  「哎,只是聊天而已嘛!」瑟雷爾表情帶著新奇,邊回話邊四下打量著,「我第一次參加祭典耶!這裡好熱鬧,有好多奇怪的東西──啊,告訴妳喔!剛剛那個裝著花瓣的瓶子聽說有著花靈的祝福,可以保人平安,還有啊──」

  不知道是沒身為罪犯的自覺、還是單純因為參加祭典太興奮了,瑟雷爾看起來興致高昂的過分,卻讓我對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感到更加地困惑。

  在他喋喋不休地講起自己的所見所聞時,我把握時間釐清了下思緒,而後索性順勢問了:「你只是來逛祭典的?」

  「對啊!」他點頭如搗蒜,「妳一個人嗎?加莉西小姐沒跟妳在一起?」

  「沒啊。」我語氣淡然地回應,也沒打算多做說明。

  因為是參加祭典的關係,我並沒有把武器帶出來,況且在人潮眾多的祭典區中動手也不妥當,這點對瑟雷爾來說也是一樣的。

  但以他之前逃脫的手法──那令人防不勝防的空間傳送能力──要逃跑恐怕也不難,只要他懂得利用人群爭取空間,趁隙施展力量,憑我現在很難攔的下他。

  這或許就是他現在如此悠哉的原因。

  猶豫著是否該設法跟加莉西會合,或是找公會的人員幫忙逮住他,我一邊一心二用地跟他說起話來,順其自然地跟他逛起了祭典……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

  「話說,你也是自己一個人?」我插口問道。

  「在遇到妳之前都是喔。」他一邊張望一邊回應,「哎,這種熱鬧的祭典,自己一個人逛多可惜啊……」

  「你不是有同伴嗎?怎麼不一起?」我隨口反問,順便套個話。

  沒想到他只是乾笑了下,也沒透露出他同伴的資訊,反倒是把問題又拋回來,「妳也是啊,怎麼不一起?」

  「喔?你是在暗示我找加莉西一起來逮住你?」我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地直問。跟他說話應該能試試投直球,就不知結果如何了。

  「啊哈哈,我沒那個意思啦──」他乾笑著擺了擺手,眼神飄移,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似地,「呃、嗯,啊!先不說這個了,夏瑪小姐,妳要玩遊戲嗎?」

  指著前方稍遠處的一個攤位,瑟雷爾興高采烈地這麼問我。

  這是……轉移話題嗎?

  我順勢望去,從人群間勉強看清了他指的方向的幾個攤位。那邊都是遊戲攤位,距離太遠加上人群阻擋的關係,我看不清他是在指哪一個。

  移回視線,只見瑟雷爾一臉期待地望著我,那雙碧綠的眸子彷彿閃閃發光。既然不知道他的目的為何,先順著他的意思也是個好方法。

  打定主意後,我點點頭,「好啊。」

  得到我的同意後,瑟雷爾便興高采烈地拉著我往攤位的方向走去,我無奈地跟著他穿過人群,覺得心情有些複雜。

  來到攤位旁,我才得以看清攤位的內容。那是一個套圈圈遊戲的攤位,攤位內擺了不少小物品,只要用老闆提供的木製圈圈丟中就能帶走。

  這傢伙……是小孩子嗎……

  我看著瑟雷爾興奮地付了一局的錢,忍不住感嘆。

  「夏瑪小姐,來吧!」他回過頭來向我招了招手,我索性跟著來到攤位旁,順便也跟老闆付了一局的錢,從他手中拿到了一串二十五個的小圈圈。

  在我完成付費換取必須道具的這個動作時,瑟雷爾已經開始了。我看了下便發現這傢伙的準頭很差,卻一直往較後方比較高級的獎品區扔去……而且我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隨便在扔還是有目標。

  不過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大概就是準頭差但志氣高吧。

  我收回視線,望向了琳瑯滿目的獎品們,最終選擇了最近的前三排。

  「夏瑪小姐,妳在做什麼?」當瑟雷爾扔完一輪後,他似乎注意到了我堪稱沒什麼志氣的目標,語氣有些訝異地問,「難得來玩,妳怎麼不選後面的?」

  「準頭差嘛。」我隨口答道。

  「試試看啊,說不定運氣好就中了嘛!」他勸道。

  「我個人比較喜歡有把握的。」一邊說著,我仔細瞄準了下,拋出的圈圈套中了第二排的某個小飾品,「看,中了。」

  「哇喔。」瑟雷爾發出了讚嘆聲,接著催促道,「那試試後面的!再接再厲!」

  我摸著手裡的小圈圈,思考了下道,「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好了,增加點遊戲樂趣。」

  「嗯?什麼賭?」似乎被挑起了興趣,瑟雷爾好奇地問。

  「挑個目標,先套中的贏。」我說,「至於賭注……你贏了我就當今天沒看過你,你輸了就跟我回翠芽分部,如何?」

  「這麼刺激?」他似乎沒料到我會這麼說,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就笑著答應,「好啊,就這麼辦。」

  我挑起眉,有些拿不定主意。我算是隨口說說,每想到他真的答應了……該不會這傢伙跟我一樣吧?

  我直接將手上剩餘的圈圈分一半給他,接著,我們很快選定了一個位於倒數第三排的目標,這場賭注便正式開始。

  我瞥了眼手中的七個圈圈,看著一旁的瑟雷爾仍然沒什麼準度的狀況,默默推翻了先前的猜測。將注意力移回自己這邊後,我仔細瞄準,拋出了第一個。

  稍微落在了目標處旁邊,我不太意外,一邊聽著旁邊瑟雷爾邊丟邊發出的「喝」、「嘿」之類的配音,拋出了下一個。

  當瑟雷爾快丟完時,我丟出了第三個圈圈,這次準確地套中了目標。

  「欸?」瑟雷爾語氣錯愕,維持著要拋出圈圈的動作望向我,又望向勝負已分的局面,接著默默將最後一個圈圈丟出去──沒中。

  他眨眨眼,乾笑著望向我,「我輸了耶。」

  「是啊。」我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跟我回分部交差,走吧。別想賴帳。」

  他支支吾吾著,像是想說什麼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就當我瞪著他,想直接拉他回去分部時,一道熟悉的女音倏地響起。

  「小艾!」

  是加莉西?

  我愣了下,連忙回頭望去。從人群間我看見了正燦笑著大力朝我揮手的加莉西,在她後方還跟著早先與我們分別的傑爾。

  「欸?是加莉西小姐嗎?」瑟雷爾跟著回頭,嗓音帶著一絲苦惱地道:「哎呀,那我得先走了。夏瑪小姐下次見囉。」

  「等等!」沒等我回身攔住他,瑟雷爾顯然早就看好了逃脫路線,身形意外靈活地鑽入了人群之中,沒幾秒便跑得老遠。

  這傢伙……他早想輸了不認帳嗎?

  顧不上加莉西,我連忙邁步追上。

  要在擁擠的人潮中快速移動實在不是易事,唯一慶幸的是他也沒能跑出我的視線之外。我一邊跟不小心撞到的人道歉,一邊試圖追上瑟雷爾。

  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好不容易鑽出了人群,我連忙望向周遭,很快便捕捉到瑟雷爾奔入小巷中的身影。

  真的不對勁。

  我邊想邊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了短劍防身,小心翼翼地接近小巷。不料卻倏地聽到了一聲驚叫,瑟雷爾又從小巷裡跑了出來。

  我的疑惑僅持續了幾秒,跟著從巷子裡跑出來的人影和一聲熟悉的「別跑」便解答了我的疑惑。加莉西雖然沒配戴武器,但對於瑟雷爾來說顯然也是個不小的威脅。

  跟在加莉西後方的是抱著一名小女孩的傑爾,我僅瞥了他們一眼便將視線轉回瑟雷爾身上。如果能在這裡捉住這傢伙,或許之前的疑惑都能迎刃而解。

  瑟雷爾站在我們兩方中央,看起來相當謹慎地提防著我們。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加莉西他們,有些苦惱地道:「真不巧啊。」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問,他這一連串行為似乎有著目的,但我卻無法猜透。

  他笑了笑,很欠扁地反問,「妳猜猜?」

  我放棄溝通,握著武器便謹慎地上前,打算先發制人。

  另一邊,似乎已理解狀況的傑爾將女孩塞給加莉西,說了句「幫我顧著她」後便抽出了腰間的長劍,邁步上前。

  我有些意外他會主動伸出援手,但這些暫時不在意也不要緊,現在的重點是要逮住瑟雷爾。雖然不知道他為何不直接離開,但就這麼放棄這次機會也說不過去。

  戰鬥一觸即發,瑟雷爾沒傻著待在原地,眼看舉劍衝上的傑爾比較有危險性,他倏地抓握住了那柄樣式簡單的木杖,接著拔腿就跑。

  早就料到這傢伙逃跑和防禦技術一流,在攻擊方面卻不突出,我並不意外,倒是傑爾明顯愣了下,但他很快便調整回來,和我一同包夾瑟雷爾。

  瑟雷爾的身形靈活,他完全沒主動攻擊,只是揮動著木杖,讓我們的攻擊被空氣中無形的障壁擋下。這樣僵持的局面令我們雙雙感到了不對勁,他就像是只想拖住我們似地……然後呢?他想做什麼?或是想讓誰趁著這個空隙做些什麼?

  還沒想出結論,無預警地,一道清脆刺耳的鳴聲倏地響起,我反射性望向傑爾,只見他停下了腳步,從衣領中勾出了一條發著紅光的墜子──那正是聲音的來源。

  我看見傑爾臉色大變,同時瑟雷爾像是有些錯愕地道:「煉金道具?難道是──」

  他猛地掐斷了口中的話,似乎對自己的脫口而出感到懊惱。我們沒有漏掉他這反應,和仍未完全明白的我相反,傑爾似乎意識到什麼地握緊了手中的墜子。

  「你該不會是……聲東擊西?」他的聲音帶著一絲不敢置信,他像是忍不住地低罵了句,「該死!」

  留下意義不明的幾句話,傑爾猛地掉頭就跑,經過加莉西時還丟下一句「小瑾就拜託妳了!」便鑽入一旁的巷道之中。顧不得現在是什麼狀況,我猛地瞥見瑟雷爾木杖一揮,身旁的空氣瞬間扭曲──他要跑了!

  來不及阻止,瑟雷爾的身影瞬間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中,一時間只剩下我們三人呆在原地,面面相覷。

  「加莉西姊姊,我們去找哥哥。」被喚作小瑾的女孩從加莉西懷中滑下,以著和外貌不同的成熟語氣說道,「哥哥那個是用來確認我們安全的道具,我沒事,那一定是另一個哥哥那邊出事了!」

  傑爾的弟弟嗎?這麼說來,這女孩就是傑爾的妹妹了?

  小瑾說完,便連忙追著傑爾離開的方向跑去。加莉西回頭喊了我一聲,我向她點點頭,隨即也一同追了上去。

  小瑾似乎有辦法知道已不見人影的傑爾跑去哪了,她穩穩待在背著她跑的加莉西身上──為了能更快地追上傑爾,加莉西主動貢獻了自己的背──一邊冷靜地告訴加莉西應該走哪一條路,至於後者雖然揹著她,但速度也不慢。

  我注意到我們越跑越偏僻,心中隱隱有股不好的預感。

  約莫十分鐘後,我們在一處稍顯荒涼的空地停了下來。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已拔出長劍,正與一名身著斗篷、以布巾掩去大半容貌的人影交戰的傑爾,那人手持雙匕,攻勢凌厲,我立刻聯想到先前於翡翠森林中劫走瑟雷爾的那名男性。

  「哥哥!」領我們到這裡的小瑾發出一聲驚呼,我原以為她是在叫傑爾,不料她從加莉西背上滑下後便往另一端跑去。

  順勢望去,我看見一道人影仰躺於地,在他身下是大片的血跡,除外,不遠處掉落著一把弓,也有不少箭矢散落在地面上。

  等等,那道人影怎麼好像有點眼熟……

  小瑾和跟著她的加莉西已在那人身旁蹲下,原先有些慌張的她在無措了幾秒後,掏出了瓶藥劑就往對方嘴裡灌去。眼看她身旁有加莉西保護,我挪開視線,望向了仍在交手的兩人。

  短短的交手間,傑爾似乎已負傷,卻仍試圖牽制住對方。然而男子似乎沒有多加逗留的意思,比起傷敵,他此時更像是想趁隙逃脫。

  不能讓他跑了!

  我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顆玻璃球握在手心,觀察了下戰況後便快速移動位置。趁著男子隨著傑爾的攻勢變換位置的瞬間,我鎖定位置,將玻璃球拋了出去!

  墜地的玻璃球瞬間炸出一道閃光,我反射性抬手遮眼,並試圖從刺目的光芒中捕捉那兩人的行動。傑爾因為背對著玻璃球炸開的位置,閃光並未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但他的對手就不一定了。

  閃光退去時,我眨著仍有些不適的眼望向戰局。這麼一望,我立刻確定了傑爾有把握到這次機會,他不再處於被壓制的情況,手中長劍在那瞬間做出了凌厲的攻擊。

  我看見男子因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稍亂了攻勢,但似乎很快便能抓回節奏。我尚未來得及再想辦法,傑爾就先逼近了對手,緊接著他似乎做了什麼,一場無預警的爆炸倏地吞沒了兩人的身影!

  那是煉金道具!但是──

  下一秒,傑爾便從火焰中脫身,毫髮無傷的他身旁圍繞著一層淡淡的白光,那似乎便是保護他不在烈火中受傷的東西。

  我瞬間鬆了口氣,接著聽到傑爾低罵道:「敢對我弟弟動手,以死謝罪吧!」

  火焰持續了十多秒便自動消散,期間,我們不敢大意地緊盯著火焰中心。比我更清楚火焰效力的傑爾也未放鬆,甚至已重新擺出了戰鬥架式,我立刻猜到事情沒那麼簡單就結束。

  爆炸帶來的火光退去時,我們首先聽到的是一把熟悉的嗓音。

  「呼,好險……還以為會被燒成焦炭。」

  手握木杖的瑟雷爾一臉劫後餘生,突然出現的他站在男子身旁,後者似乎只有些微的灼傷,但傷勢並不重。

  ……看來,是及時出現的瑟雷爾替那名男子擋下了攻擊。

  傑爾不悅地咂了下舌,舉劍才又想攻擊,就見瑟雷爾笑嘻嘻地衝著我們擺了擺手,下一秒,兩人的身影就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

  傑爾收住攻勢,露出有些懊惱的表情。但緊接著,他掉頭便往其他三人所在的位置奔去,神色凝重。

  見狀,我也一同來到了幾人旁邊。

  小瑾餵下的那瓶是療傷藥劑,是源自於神殿的稀有品,價格昂貴,但效力也同樣強大。灌了瓶藥劑後,那人胸口的傷已然痊癒,只是大量失血仍使得他的面色蒼白,胸口的衣服也染上了大片鮮血。

  我仔細一看,銀色的髮絲與熟悉的漂亮面容……這人,確實就是我們曾結伴同行過的薩維亞啊!

  之前聽到傑爾說要出來找弟弟妹妹,我還以為他要找的「妹妹」便是薩維亞,不料卻是指小瑾;再者,剛才小瑾也確實喊了「哥哥」、傑爾也說了「弟弟」……

  這麼說來,長相秀麗、比起傑爾長的更像小瑾的薩維亞,其實是男的?

  除外,瑟雷爾搞這麼一齣的目的也是想引開我們?

  在我因各種推測而驚愕無比時,治療完薩維亞的小瑾望向了傑爾,在看見他因受傷而被鮮血染紅的左肩時皺起了眉。她倏地又從腰包中掏出了瓶藥水,遞向傑爾,「哥哥,喝!」

  「只是小傷而已,妳留著自己──」

  「哥哥!」沒等他說完,小瑾尖聲打斷了他的話,同時堅持地又將手伸長了些。

  傑爾沒再說下去,只是默默接過藥水,在妹妹噙著淚水的眼眸注視下灌了三分之一瓶。他的傷勢並不嚴重,這樣的量就足夠了。

  治療藥水是救命用的,通常是重傷或有生命之虞時才會使用。依傑爾原先的話來看,他似乎也只打算回去包紮就好,但顯然是捨不得看妹妹哭泣害怕,這才乾脆地灌了藥水。

  「沒事了。」他將剩餘的藥水還給小瑾,同時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薩維亞不會有事,我也沒事,妳別緊張。」

  儘管反應極快,但仍年幼的小瑾顯然是嚇到了,她吸了吸鼻子,故作堅強地抹掉淚水,大力點了點頭,「嗯!」

  傑爾又揉了揉她的銀色髮絲,這才彎身確認薩維亞的狀況。治療藥劑的效力足夠,但儘管他身上的傷已痊癒,仍改不了大量失血而需休養的事實。

  傑爾揹起了薩維亞,我們則幫著他撿回了掉落的長弓和箭矢。接著,由加莉西牽著小瑾,我們一同往翠芽分部的位置趕了回去。

 

 


卡了超級久的這章終於搞定了(蓋章

話說真的是太久沒更新暗月了,我連標題的格式怎麼打都忘記了(汗

接下來希望可以穩穩地回復更新下去啊啊啊,後面還有好多想寫的場景和劇情──!

而且我連重寫前的進度都還沒有達到orz

是說為了復更這部,我回去把之前的部分都看了一遍,順便修了點小BUG,然後覺得、這篇滿滿需要動腦鋪梗埋梗的小說是怎麼回事──(乾#

還好我之前有寫設定,不然光是要釐清就會一個頭兩個大

接下來再過一部份就會進入新劇情啦!

 

回來說這章,這章把薩維亞的性別部分捅出來了w

然後我之前就發現我好愛玩這種性別錯認梗,事實上潘德拉那位先生小姐(?)還是在薩維亞之後呢w

不過大概只有他們兩位了,之後應該不會再玩這個了XD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晦暗不明的深宵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