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小節:禁止事項請注意,否則後果自負

 

  朝著希維卡指示的方向走,我們在樹林間穿梭了一段後,發現了像是人踩出的路的痕跡,在往前走則看到了一條小溪。猜測這些是這世界的居民的足跡,我們便沿著路繼續往前走。

  周遭的樹木種類繁雜,深色的、淺色的、有著斑紋的,高低不一的樹木卻是意外和諧地交錯遍布於周遭,讓這座樹林更顯得與一般的森林不同。期間希維卡像是對環境相當好奇似地打量起樹木,但並未得出什麼特別有用的資訊。

  此時的天色仍亮,我觀察了一會兒後稍微有了猜測。如果這裡的日升月落也是和法塔克蘭相同,那麼現在應該是下午左右。

  我仔細聆聽著周遭環境的各種聲響,細微的風聲、腳下踩過枝葉的聲響,但整體而言算是安靜的。我聽了一陣子,卻突然注意到一股不對勁。

  「再往前一段路,大概就會進入有人的範圍內了。」克里突然開口說明道,打斷了我的思緒,「只不過,不知道這裡的居民是否對我們抱持著善意就是了。」

  「這確實滿重要的,畢竟關係到我們該如何與他們接觸。」希維卡撫摸著周遭的樹木,語氣有些漫不經心,「不如……我們先問問跟在我們身後的這位如何?」

  幾乎是在這溫文的嗓音落下時,希維卡一回身,一彈手指,一束水流便自他指尖竄出,凝成冰錐便刺向了我們身後樹林的枝葉之中。

  「咦!」

  隨之而來的是一道驚呼聲,屬於年輕女性所有。我聽見身旁跟著回過身的克里喃念了句「終於出來了嗎」,接著便見一名纖瘦人影自樹間躍下,在道路上站穩了步伐。

  那是一名臉覆純白上半臉面具,身披灰白斗篷的人影。

  人影乍看之下僅有一身的灰白,淺褐色的髮絲自兜帽間露出了幾縷,但整體而言,和周遭的鮮豔色彩相比簡直是樸素的過分。

  被希維卡逼得現形的人影沒有顯露出被抓出來的緊張,她只是靜靜地站著,然後開了口。

  「外來者?」

  奇異的是,這名掩蓋了容貌的少女說的明明是我不熟悉的語言,但我卻能聽懂她的意思。

  心裡浮現某種猜測,我試著啟口,「我們確實是從外地來的,請問您是這裡的居民嗎?」

  「你們不是第一個來訪此地的外來者。」她說,顯然聽懂了我的話語,哪怕我用的是人族的語言。

  從她所說的語言來判斷,那聲調和用法與人族語言相似……或者說,她說的是古人族語應該更為貼切。

  但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繼續說道:「好幾次有人進來這裡,為的是尋找某些物品……你們也是來祈求什麼的嗎?」

  祈求?

  對於這個用詞感到困惑,但我還沒做出回答,身旁的希維卡就先開了口,還把我剛才被忽略的問題撿回來再問一遍,「我們確實是為了某樣東西來到這裡,您是這裡的居民嗎?」

  他說的是通用語。

  「……你們可以這麼認為。」她說,接著幾不可察地一嘆,「這裡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不管你們為什麼來到這裡,都還請千萬不要隨意觸犯禁忌──屬於外來者的禁忌。」

  「看來這裡沒有語言的隔閡。」克里低聲下了結論,他的聲音頗輕,沒有落入對面少女的耳裡。

  不過,她說的禁忌……難道是指大魔女交代的「不要隨便喝酒」那句嗎?

  「您說的禁忌是指什麼?」希維卡乾脆地直接問了。

  少女沉默了瞬,隨即伸出食指,輕點唇瓣,以著飽含複雜情緒的聲音低低開了口,「不要喝酒,那是……魔女大人的最愛,也是契約之物、連結之物、詛咒之物。」

  吐出了似乎隱含深意的句子,少女放下了手,又道:「這不是兒戲……還請各位謹記,否則──」

  少女的話語猛地截斷,同時傳入耳裡的還有一道由遠而近的腳步聲。我聽見少女像是不悅地咂了下舌,隨後她輕巧地鑽入了樹叢之中,沒幾秒便不見蹤影。

  我們沒有出手攔她,只是帶著滿腔疑惑轉向另一端。

  沒有多久,我們就從樹林間看見一名成年男性的身影。那人身著陌生的服飾,腰間配著短刀,乍看之下似乎是名普通人類……或者說,可能是百年前的人類?

  那人看到我們時,表情流露出一絲吃驚,他的視線快速掃過了我們三個,隨後有些訕訕然的鬆開了握住刀柄的手。

  「什麼啊,還以為是……」他嘀咕了句,後頭的話有些模糊,我沒能聽清。但他就只像是隨口抱怨了下,接著便對我們說道:「你們是路過這裡的冒險者嗎?」

  我們互看了眼,隨後由希維卡做出回答,「是的,請問您是附近村落的居民嗎?我們正要往那邊去。」

  「是啊,我本來在附近巡邏,聽見聲音才過來看看。」他解釋道,「如果是要到村子去的話,再往前走一段就可以看見了。」

  說完,他好奇地打量了我們幾眼後,便說他要先去巡邏而離開了。

  我們目送著男子的身影消失,卻也沒繼續往前走。

  「他看起來,就像是以為引發騷動的是誰,結果發現不是而感到失望似地。」希維卡雙手環胸,饒富興致地說道。

  「說不定是剛才那女孩。」我猜道,畢竟少女是聽見男子出現的腳步聲才跑走的,「不過他出現的真不巧。」

  少女的句子斷在很令人在意的地方,而她沒能說出口的,肯定是很重要的訊息。

  「大魔女說了不能喝酒,那女孩也強調了不能喝酒,還說那是屬於外來者的禁忌。」希維卡試著分析道,「『那是魔女大人的最愛,也是契約之物、連結之物、詛咒之物』──她說的魔女大人,指的是那位受到詛咒的魔女吧?」

  「百年前受到夜族詛咒的大魔女,以及延伸出來的異空間『無盡樂園』。」克里說著,微蹙著眉像是在想些什麼,「這裡的規則和我們認知的嘗試不一樣,或許會跟當年那位大魔女有關。而外來者若是喝了她喜愛的酒──以那女孩的說法,似乎是也會受到詛咒。」

  「那問題是,魔女受到了什麼詛咒?」希維卡接著推下去,他望向我,「艾莉安聽過無盡樂園對吧,妳知道嗎?」

  「以前偶然翻到過相關的紀錄,所以有點印象。」說著,我思考了下,試圖回想起確切的內容,「我沒記錯的話,那名夜族把魔女困在這個空間裡了,那詛咒似乎是讓她永遠被困在此地,至死不得離開。」

  那名少女說,酒是契約之物、連結之物、詛咒之物,而魔女的詛咒則是永生不得離開。如果兩者有關聯,那麼,或許這番警告的原因就是──

  「聽起來就像是喝了酒就離不開這裡似地。」

  希維卡脫口而出,顯然是也跟我推測到了同個結論。

  我們兩對視了眼,接著望向還沒表達意見的的克里,後者沒直接做出回答,而是道:「所以希蕾絲西斯才說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吧。」

  看來也是認同了。

  「哎呀,那可得小心了。」希維卡感嘆道,「不過,先前跟在我們後面、還如此示警的那位小姐……真不曉得是什麼身分呢。」

  「按她的髮色來看,她也不是魔女。再加上剛才那名男性……顯然這裡的居民並不只是魔女。」克里說著,望向了道路彼端,「如果那女孩握有關鍵,她遲早會再出現的。與其在此煩惱,不如先去會一會村落的人吧,別忘了我們還有時間限制。」

  大魔女說要在第三個夜晚前帶回黑夜薔薇……我仰頭望了望天色,第一個夜晚似乎很快就要來了。

  真要說的話,她給我們的時間其實不到兩天半。

  同樣明白時間緊迫,我們乾脆先行動,往村落的方向前進。

  「對了,這件事之所以被特別記錄下來,是因為一百年前無盡樂園出現的時候,波及了無辜人士的緣故。」走沒多久,我突然想起另一條資訊,連忙提出,「後來是解決了,不過也讓公會留意起當年戰後留下的各種問題。畢竟有這個例子在,或許也有不少公會不得而知的事件,也是由四散在大陸各處的夜族們造成的。」

  「這麼多年來,倒是還有不少夜族餘孽仍在作亂,也不知道當年是否真的將他們徹底擊潰了。」走在最前方的克里沒有回頭,只是這麼說。

  「這也是公會一直惦記的事情啊。」希維卡的語氣帶著無奈。

  確實也是因對夜族仍有顧忌,公會給冒險者設立的規範之中,就有「若是發現夜族之民,冒險者有義務通報或是將之誅殺」這一條,就怕當年有能力趁著大家打成一團的時候,出手將大陸秩序攪的更亂,甚至讓幾個種族滅族、遭到重創的危險存在再次出現,並做出如當年一般的事情。

  思及此,我心念一動,有些好奇地問了:「你們認為,當年被十大種族聯合剿滅的夜族,現在還存在嗎?」

  頓了下,我補充,「我指的是除了四散各地的夜族以外。」

  「妳是說,他們是否還是一個能撼動世界的『群體』嗎?」

  克里問著,回過頭來瞥了我一眼。

  「對。」我頷首回應。

  「關於這點,夜族仍潛伏在神棄之地,等著某天來個大反撲的傳言,不是依然存在著嗎?」希維卡插了話,「畢竟那場由種族大戰演變為剿滅夜族的戰爭,距今也不過兩百多年,而且我們對他們了解的其實也不多。」

  這個傳言我確實也聽過,事實上,對於夜族現況的說法有很多種,但始終沒人能確定到底哪個才是對的。

  至於希維卡所說的神棄之地,那是大陸上幾處荒涼無比,且氣候和狀態都相當糟糕的地方,不只無法居住,甚至要通過也不容易。

  然而這個無人能夠深入的地方,卻是當年夜族的棲息之地。

  沒人知道他們在神棄之地待了多久,又是為何在那一夜出現──這些疑問,終究只有詢問他們本身才能得到答案了。

  「雖然也有他們已經滅絕的說法……但我覺得這比較不可能。」希維卡說道,「畢竟根據前輩們的說法,那可是個就算被十大種族的菁英們圍剿,還能頑強抵抗,並反過來殺傷對方的一族啊。」

  「我也覺得他們不可能滅族,至少目前不可能。」克里附和了希維卡的話,「我曾聽過一個有意思的說法,當年出來襲擊的夜族其實並不是全部,有一部份的夜族留在神棄之地,至今仍不曾與大陸上其他居民們交流。」

  我有些訝異,希維卡倒是先問了,「我沒聽說過呢,這是你們族裡的說法嗎?」

  「那是一位參與過當年的戰爭,也接觸過夜族的族人的說法。不是戰場上的廝殺,而是真正的互相交談、了解。」克里解釋道,同時露出了像是懷念般的表情,短短一瞬,「詳情我不清楚,但她說那名夜族是這麼告訴她的,只不過,那是在十大種族剛放下對彼此的成見和仇恨,共同對抗夜族的時候的事了。」

  所以之後的事她也不清楚,克里的言下之意差不多是如此。

  「但如果真是如此,他們還有著足以被稱作『群體』的存在的話,我倒想見見他們。」

  隨後,克里吐出了讓我有些意外的說法。

  「為什麼?」我問。

  「那場戰爭促使了冒險者公會的成立,也使各族學到了教訓,那麼當年那個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在經歷了作為苦果的滅族之災後,殘存下來的族民們是否也學到了什麼──」至此,他頓了下,「這些只是我個人的好奇心而已。」

  黑髮青年注視著前方,淡淡陳述了自己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挺有意思的……我暗自記下了這番話。

  「如果他們抱持著善意的話,或許交流也是個不錯的想法。」希維卡說道,「當然,前提是他們並不是想藉由蒙騙博取好感,並藉此做些什麼擾亂大陸秩序的事情。」

  聞言,我望向希維卡,走在前方的克里也一同偏頭望向他。

  「但若是他們還有當年那般的實力,又想造成如那時候的災害的話……」希維卡白皙的手指捲著如流水般的髮絲,露出了抹不帶笑意的微笑,「我想,我還是會盡我所能地阻止他們的。」

  ──哪怕是讓夜族真正成為歷史。

  從他的表情裡我彷彿看見了這樣的意思,並下意識地對那抹笑容底下的暗潮洶湧感到了一陣忌憚。

  這名看似溫文爾雅的人魚男子,絕對沒有他所表現出來的那麼友善無害啊……

  「艾莉安妳呢?突然提這個,應該是也有什麼看法吧?」收起了危險的氣息,希維卡反問道。

  我微愣,隨即回應,「……雖然這麼說,對那些在那場戰爭中死去的人們很不好意思,但是我認為,當年侵害大陸的夜族,和此時時隔兩百年後的夜族,是不一樣的。」

  百年前迫害大陸的夜族,現今已幾乎銷聲匿跡的夜族。

  就如同我一直以來認為的,戰爭並非沒有好處,只是它的代價太大了。夜族以被聯合對抗的種族們擊潰為代價,在「法塔克蘭」這個舞台上抹上了一道黑影,而後淡去。

  「如果可以,冒險者公會……或許可以與這個最大的『敵人』,來一次正式的交流與談話吧。」語落,我聳聳肩,「當然,這是假定夜族仍為一個群體,且對法塔克蘭沒有當年那般的惡意的話。」

  「這麼說,妳是主和派囉?」希維卡挑起眉。

  「與其說是主和派,不如說,如果是可以避免、或是用別的方式解決,那為何要開戰?」戰爭是最笨的方法,雖然它有時很有效,「再說,說不定他們也有溝通的想法呢。」

  希維卡不置可否,倒是克里說了句「如果真是這樣也挺好的」。

  言談間,我們也逐漸接近了目標地。映入眼簾的不再只是樹林,數棟小型的屋舍遍布於林間的平地上,隨之而來的還有各類細碎的人聲。

  商量了下,我們決定從比較像是入口的地方進入村子,至少這樣比從旁闖入還要好得多……畢竟那樣的話,很像是闖入村子的犯罪者之類的。

  而我們才剛踏進村落,一名似乎早就注意到我們的青年就先迎了上來。

  青年有著一雙深褐色的眼眸,一頭黑髮稍長,被他隨意的紮在頸後,他顯得友善的面容帶著笑意,輕快的嗓音帶著好奇,「好久沒有外人出現在這裡了呢,你們是從森林外來的訪客嗎?」

  「算是吧。」我答,猜測他說的「外人」是不是指我們這些因為各種原因被送進來的人。

  「那看來沒錯了。」青年看起來頗開心。他湊上前,看了看我後,像是不感興趣的挪開視線,接著看了看克里,又看了看希維卡耳部的魚鰭。

  「哇啊,傳說中的人魚?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被當作「傳說中」的希維卡勾起嘴角,對於青年的評價不做回應。

  看來這是個較為封閉的人族小村落,還是百年前的。

  我默默推測,眼前這名青年沒有外族的特徵,和先前見到的神祕少女、巡邏的男性一樣──雖然那名少女幾乎完全掩蓋了自己的面貌就是。

  「這裡沒有其他外族人嗎?」希維卡問了,「除了人族以外的?」

  「如果你想問的是『魔女大人』的話。」青年笑了起來,露出一口白牙。但在說到「魔女大人」這四個字時,他微微加重的語調和清晰的咬字彷彿別有意涵,「魔女大人是特別的,她是這個世界的王。」

  說完,他沒解釋這番話是什麼意思,自顧自地又道:「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吧,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梧止,算是……可以替初來乍到的三位解釋部分疑惑的人吧。」

  聞言,我瞬間聯想到希蕾絲西斯說的「可以幫助我們的角色」。

  她說的是就是這位「梧止」嗎?

  「那麼,三位該怎麼稱呼?」梧止接著又問。

  我們一一報上名字作為回答。而既然他說了他是可以替我們解答疑惑的人,我索性便問了,「你說魔女大人是這世界的王,那是什麼意思?」

  他說的魔女應該就是當年受詛咒的那位,但已時隔百年,再以魔女一族的壽命來判斷……理論上她應該已經死去了啊?

  「就是,這世界是因她而存在,她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的意思。」梧止解釋,雖然說法依舊有些難以理解,但聽起來還算合理。

  這個世界與受詛咒的魔女相關,魔女喜愛的酒是受詛咒之物,不能亂碰,再加上梧止的說法──或許這個世界就是屬於她的世界,或者說,她的領域。

  「你說的那位魔女也在這個村子裡?」克里發問道。

  「嗯?對啊,畢竟這地方的所有居民,幾乎都住在這個村子裡嘛。」梧止回答,同時招呼我們往村內走去,「來吧,我先找個休息的地方給你們,反正你們會在這邊待上幾天吧?」

  「那就麻煩了。」

  我們沒有拒絕他的好意。惦記著這個試煉的主要目標,趁著移動的路上,我將話題帶回我們來這裡的原因。

  「既然你說你可以解釋我們的疑惑,也知道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事,那麼,你或許知道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會來到這裡的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但目的總是類似的。」梧止說道,他的說法有點熟悉,就像是……早先遇到的那名少女說過的,「畢竟這裡也沒麼特別有趣的,如果不是想祈求什麼,根本不會到這裡來嘛!」

  那名少女也說了「祈求」這個詞……祈求什麼,又是向誰祈求?

  「不管你們想要什麼,都能在村落東邊找到答案。」梧止眨了眨眼,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對了,再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你們可以不用浪費時間,去跟這裡的原生居民們打聽任何你們覺得奇怪的事。他們只屬於這裡,這個村子和外圍的樹林,就是他們的全世界。」

  「所謂的『外界』,或是大多數他們遇上的不合理──噢,他們不會意識到那是有問題的呢,他們就是這世界的一部份,只知道自己該知道的事。而如果真有什麼不能解釋的問題出現,魔女大人會解決的。」

 

 


小梧止登場!

在設計出梧止和少女這兩位角色後,事實上就補了很多關於這個背景的故事,但都是自己的腦補就是了XDD

之後預計會寫一本跟這個故事相關的外傳,但應該會是好久以後的事了吧,至少會等正文完結,畢竟預計是有一集那麼多章的故事~

這章還提及了冒險者公會成立的原因──也就是夜族,順便說在寫這章的期間,我重新更新了法塔克蘭大陸的地圖,之後有機會在放上來XD

用的是別人分享的網站(網址:https://inkarnate.com/),個人覺得滿好用的,畫出來的效果也還不錯w

不過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我之前在重寫時沒有先把全部的設定更新過來,結果在這個接近開學的時間點我幾乎都在整理設定……

所以說──整理好設定,有益身心健康XDD(?)

下章希望可以盡早生出來!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晦暗不明的深宵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