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學園座落於森林之中。

  跟著黎蘭卡往宿舍區走去,東方心裡這麼想道。

  紅磚鋪成的道路連結著各個學院和其他建築,或許是課程都結束了的關係,和先前相比,路上已能看見穿著各色同款式制服的學生。走了約十五分鐘後,黎蘭卡指著前方一區磚紅高塔說:「那邊就是宿舍區,男生住的是左側的方塔,女生則是右邊的圓塔。」

  一棟方的一棟圓的,這名字常被說是簡單直接的令人無語。

  穿過通道來到方塔前方,黎蘭卡伸手往門旁設置的石製小圓柱上一按,如東方在圖書館時看到的一般,上頭的光紋一閃,原先緊閉的大門便隨之開啟。

  「宿舍出入有管制,進去時感應一下就行,出來則不用。」黎蘭卡解釋,「校內有幾個管制區域都是一樣的模式,但你目前會接觸到的也只有圖書館和宿舍。隨便進入無法踏入的管制區域會觸發警報,後果很嚴重,還請不要以身試法。」

  黎蘭卡語氣嚴肅地做出警告後,兩人一同踏入了方塔內。

  「一樓是管理室,往上就是各年級的宿舍房間。每間房間有四個人,一年級通常是兩個同學院的搭另外兩個同院的,二年級以上就可以自行找室友或是隨機抽籤分配,一學年換一次寢室。」

  順著樓梯往上來到了二樓,黎蘭卡在標示著「206」的房門前停下。門縫溢出的燈光顯示出房內有人的事實,他伸手敲了敲門後才握住門把一壓,不意外地發現裡頭的人並沒有鎖門。

  「來了來了!」

  幾乎是在門被推開的同時,房內傳出了道呼聲及腳步聲。推開門的黎蘭卡面不改色地說了聲打擾了,便率先走入了寢室內,還沒忘了脫鞋。

  「學長好!」裡頭那人先跟黎蘭卡打了招呼,隨後從那方探出頭來,明顯對這位新室友很有興趣的樣子,「嗨!同學你好!」

  「你好。」東方跟著脫鞋進入房內,還沒忘了將房門帶上。

  整個房間比從外面看還要大,東方猜測也是空間術法造成的。進門左側是廁所和浴室,往內走則有四套桌椅、床鋪、衣櫃及書櫃,分別佔據了房間四個角落,中間則擺了一個矮桌,上面堆了些茶杯零食等東西,但大致還算整齊。

  「你的位子在這邊。」跑出來迎接他們的黑髮少年指著靠近房門左側的床位說道。

  三名室友中目前似乎只有他在,並沒有看見另外兩人的身影。少年有著一頭柔順的黑色短髮及同色的眼睛,臉龐清秀,身上穿著制服襯衫及藍色長褲,顯然也是水之院的學生。

  東方看著總覺得他有點面熟。

  房內唯一尚無人入住的床位早已整理妥當,寢具都已安置好,此時正整齊地放在床鋪上,桌面上則擺著一個紙箱和一份紙袋。

  「衛生部分不用擔心,寢具沒人用過,其他也整理乾淨了。」少年說道,「啊,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葉黎元,水之院一年級生!」

  聽到最末那七個字,東方一怔,瞬間想起下午看到的畫面,指著葉黎元便道:「你是之前在教室裡的那位……!」

  當時那個貼在窗邊跟他打招呼的男學生之一就是他啊!

  「嘿嘿,你記得我啊。」葉黎元笑了笑,這番答覆也算肯定了東方的想法。

  果然是當時看到的學生。確認完後,東方便也跟著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東方,接下來請多指教。」

  「歡迎來到學園,還有歡迎入住二零六寢!」葉黎元伸出手,跟東方握了握,「另外兩位是雷之院的,晚點才會回來,到時候再介紹給你認識。」

  「東方。」見兩學弟間的打招呼似乎差不多了,黎蘭卡開口喚了聲,在他聞言回過頭來時又道,「基本上會用到的東西舍監都幫你準備好了,你等等自己看看,如果缺什麼急需的可以去一樓要。你的制服和一些簡單的換洗衣物都在衣櫃裡,如果有不合身再跟我說。」

  「至於桌上這一箱是我一年級時一些課本和筆記,這份是你的選課表。」將桌上的紙袋拆開,黎蘭卡取出了裡頭的課程說明及一份課表,「期中考結束前填好交給我就行,可以不用急著填。填的時候只要把想修的課程代碼填到課表下方的欄位就行。」

  黎蘭卡邊解釋邊指了指表上對應的欄位,接著抽出了一份文件,「至於選課說明可以看這份,重點我幫你標示出來了,不清楚的話也可以問黎元,我和安瑟莉也可以。」

  說完,黎蘭卡便先將資料全部收回紙袋內,「十五天後是期中考,接下來這幾天你先不用上課,我們會幫你補基本知識。至於考試科目,一年級主要有歷史人文、世界通則、術法學跟魔藥學四門必修。我們有先跟老師說過你的狀況。歷史人文的筱紋老師說,等期中考後你再找她補考就行,詳細時間和補考方式她確定後會再跟我們說。其他三科老師還沒確定,但這幾天應該就會說了。」

  畢竟東方這樣的事沒有先例,老師們估計還在煩惱吧。

  「大概就這樣了,剩下的明天再說,你今天好好休息。」

  「知道了,謝謝學長。」

  「不會。明天的測驗別忘了。」黎蘭卡說完,跟兩位學弟告別後便先行離開。

  跟著東方一同到門前送客的葉黎元顯然是個自來熟的少年,送走了學長後,他自然而然地就跟東方交談了起來。

  「剛來學園還習慣嗎?」一邊走回房間內,葉黎元一邊問道,「大家剛進來時都需要一點適應期,直接就得面臨期中考真是辛苦你了。」

  「還可以……只是有點缺乏真實感,需要時間消化倒是真的。」東方答道。雖然他打算先放空休息一下,除了他有疑問的事外,其他都明天再說。

  「有任何問題找我也行,不用客氣。」葉黎元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東方這才注意到他的桌上擺著一碗熱騰騰的麵食,似乎是晚餐用到一半的模樣,「黎蘭卡學長很擅長歷史人文的,再加上筱紋是個好老師,這問題不大,但其他幾科……嗯,不好說。」

  對此,東方只能苦笑以對。

  接下來的時間,葉黎元埋頭解決晚餐去了,東方則是稍微查看了下周遭,並在衣櫃裡找到了幾套明顯合他尺寸的淺藍色制服和幾件樣式簡單的便服襯衫與長褲。

  東西不算太多,東方沒花上太久時間便把它們大致收拾完畢,並確認目前會用到的東西都有了、那幾套衣服大致也都合身,接著便坐在座位上翻閱起課本。黎蘭卡把四門要考的必修課本都給了他,東方首先看的是術法學的課本。

  術法似乎是這裡被廣泛應用的存在之一,像是他今天看到的那些——火焰、雷電,還有空間術法什麼的,讓他對這股力量產生了些好奇心。

  不過,白鳥學姊說他們這院是以操縱水為主的……他也擁有那樣的力量嗎?

  望了望自己的手,東方對此感到困惑。

  課本上寫著,術法是透過牽引出自身力量並轉化為所需的術法型態,進而達成目的一種力量系統,每個人所擁有的力量性質都不同,通常會選擇最契合的一種作為修行方向。

  所以自己最契合的力量是水?

  邊想著,東方邊往下頁翻去,映入眼簾的是關於原理的篇章,密密麻麻的字和圖示讓東方一時不知該從何看起。

  於是他默默闔上了書本,真心覺得要弄懂可能不是易事。

  不久後,另外兩位晚歸的室友一同回到了房間,隨即被葉黎元拉著來了個室友小聚會。四個人在桌旁圍成一圈,葉黎元還高效率地給大家泡了茶。

  兩位穿著黃色制服的少年似乎早對葉黎元的行為模式見怪不怪,很自然地放好東西便坐了下來,坐在東方右側的少年還抱來了個紙盒,裡頭裝著看似相當美味的餅乾。

  「又是夕羽小姐給你的啊?」望見那盒子,葉黎元瞭然地問。

  「是啊。」拿了片餅乾開始啃的少年笑瞇瞇地回答道,接著看向東方,「嗨,我是億嵐,雷之院一年級,請多指教。」

  億嵐有著一頭淡紅色的短髮,頸後紮了搓小馬尾,身材稍顯肥胖,紫紅色的眼睛帶著笑意,看起來是個相當親切的小胖子。

  「億嵐跟學餐的廚娘交情很好,跟著他常有好吃的,就像這些餅乾。」另一名坐姿相當隨興的少年反手指了指億嵐,補充道,「還有,我是尼奧,你好。」

  說著,尼奧笑了笑,朝著東方伸出手。

  「我叫東方,你們好。」伸手回握,東方順勢打量了下對方。尼奧有著一頭俐落的白色短髮,瀏海挑染成金色,雙眸則是如天空般的藍,看起來是名相當陽光的少年。

  收回手,尼奧順手抓了片餅乾,億嵐則笑瞇瞇地將餅乾盒推向東方,「別客氣,吃吧。」

  「謝謝。」東方說著,伸手拿了片餅乾。

  早就吃餅乾吃的不亦樂乎的葉黎元此時抽空插了句話話,「億嵐跟夕羽小姐──就是餐廳的負責人──交情很好,尼奧則是人緣超好,跟著他們有糖吃。」

  說著,他還比出了個大姆指。

  「只是熟而已,沒那麼誇張啦。」億嵐糾正道,有些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

  「那是因為夕羽小姐很喜歡愛吃東西的學生啊!大概是廚娘的樂趣吧?」尼奧聳聳肩,對於葉黎元給的補充倒是不做任何評價,轉而問起東方:「話說東方,你今天進來,測驗做了嗎?」

  「測驗?」東方愣了下,隨即憶起先前白鳥交代他明天要做測驗的事,「還沒,明天才要做吧。」

  「不過,以你們院的狀況……誰負責幫你測驗啊?」尼奧說著,期間還瞥了眼同為水之院院生的葉黎元一眼。

  「白鳥學姊。」東方記得她說明天會幫他做測驗。

  「那個傳說中的萬年四年級生?」

  「她嗎?好像也不是太意外。」

  億嵐和尼奧瞭然似地道,倒是旁邊的葉黎元莫名笑的很詭異,導致東方不明所以地望了他一眼,「……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測驗加油啊!」葉黎元說道,完全無視於尼奧和億嵐對他的懷疑眼神。

  「……話說,測驗是測什麼啊?」雖然也覺得葉黎元那笑容別有深意,但不明所以的東方只好先詢問自己關心的話題。

  說是基礎測驗,但其實沒人跟他解釋要測驗什麼基礎啊。

  「基本上是測你本身的力量多寡及向性、天賦能力和對器靈的契合度。」收起了詭異的笑容,葉黎元解釋道,「不過你現在能測的應該只有第一個吧?畢竟……老師不在。」

  「欸?這樣的話,期中考時不是很辛苦嗎?」

  葉黎元的語氣沉了沉,但億嵐的驚呼聲率先引走了東方的注意力。

  「這樣可以說是沒有天賦能力也沒有器靈的狀況……期中考要怎麼打啊!」億嵐驚訝地喊道,連手中的餅乾都顧不上吃了。

  「呃,這很嚴重嗎?」

  「當然了!不知道天賦能力就沒有獨特的底牌,沒有器靈就沒有武器,這樣打期中測驗時很吃虧啊!」

  聽見億嵐的大力強調,東方沉默了。他現在可說是不想管這件事了,反正現在心煩不如之後看學姊怎麼說,唉。

  「……你說的天賦能力和器靈又是什麼?」對於這兩個陌生的詞彙,東方提出了疑問。

  「天賦能力是每個人本身具有的特殊能力,據說是和生前擅長的事物有關,也因此大家的能力類型、強弱都不同,在考試中可說是防不勝防。」億嵐解釋道,「至於器靈,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專屬的、擁有意識的武器,入學時每個人都會和一名器靈簽訂契約,他們便會化成最適合契約者使用的武器型態。」

  ……好樣的,他現在覺得更不妙了。

  「不過,武器的部分問題沒那麼大,總有暫時的可以用,而且天賦能力也未必都是能在實戰中派上用場的,整體而言,這兩者暫時影響不大啦!」葉黎元出言安慰道,「畢竟老師們不可能讓你赤手空拳上去打嘛!」

  「這麼說來……學姊倒是有問過我慣用什麼武器。」回想起下午發生的事,東方喃喃自語道。

  「這就對啦!起碼會有備用的可以用嘛!」葉黎元一拍掌,語氣肯定地這麼說。

  「再說,我們也都是第一次參加期中綜合測驗,這些也都是聽學長姊們說的,和實際情況也許會有落差。」尼奧接著補充道,「所以,一切還是要看老師們到時候怎麼安排,現在先不用太過擔心啦。」

  帶過這個話題後,他們便改而閒聊起來,暫時不提那些困擾的事。但由於三人也要準備接下來的期中考,沒聊多久便各自回去唸書了。

  坐回位子上的東方重新翻了翻課本,抱持著聊勝於無的心態隨意翻看起來。

 

 

 

 

  隔日早上八點,東方準時來到了宿舍外頭。不少學生來來往往地,獨自一人在方塔外等待的東方倒是稍顯突兀,但他站的是不起眼的角落,還不至於太過引人注目。

  「早安,東方。」

  白鳥的聲音倏地自他背後響起,讓毫無防備的東方嚇了一跳,連忙回過身看向身後的白髮女子。她的聲音不算高亢,乍聽之下難分性別的音調倒是帶著股獨特的韻味,十分好認。

  「……早安,學姊。」驚嚇過後,東方連忙回應道。

  「走吧,測驗預備是在水之院進行,我已經借了空教室和器材。對了,你吃過早餐了嗎?」邊示意東方跟上,白鳥隨口問道。

  「嗯,吃過了。」早上起來就發現桌上已預備了早餐,據室友所說,這是舍監替大家準備的,每日早上都會自動出現在桌上,吃完後把餐盤洗淨擺回桌面就可以了。

  臨走前,東方回頭望了自己剛剛站的地方一眼。他記得自己是站在方塔一側,身後是花圃和樹叢,也就是說,學姊是從花圃之中、或是樹叢間跳出來的?

  但白鳥的制服十分整齊乾淨,也沒有任何沾到枝葉的痕跡,要說是從樹叢中鑽出來的……

  「怎麼了嗎?」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視線,白鳥微笑著回頭這麼詢問。

  「……不,沒什麼。」東方默默移開了視線。

  兩人花了些時間一同走到了水之院,白鳥帶著東方上了二樓,接著掏出鑰匙開了其中一間教室的門,「進來吧。」

  想到接下來就要進行測驗,東方也不免有些緊張,但他還是默默點了點頭,跟著白鳥進了教室。

  教室中相當空曠,除了前半部整齊擺設的少量桌椅外,其中一區由四張桌子併成的座位上還擺了一些物品──畫有不明用途紋路的紙張、剔透的水晶球,以及用來紀錄的紙筆書冊。

  白鳥率先在桌旁坐下,東方則跟著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同院的學生雖然使用著同屬性的力量,但在本質上還是會有些許的不同,擅長攻擊或防守的、在變化上較為靈敏而精細的,每個人都不盡相同。現在要做的測驗,就是初步評估你的力量向性。」手指輕點了點桌面中央的方形紙張,白鳥一邊解釋道,「不過現在測出來的只是初步的參考值,之後在學習間改變的例子也不是沒有,總之,不必對結果太在意。」

  「好。」望向桌面上的白紙及其上的黑色紋路,東方實在看不懂它是做什麼用的,但不意外地,白鳥隨即說明了下去。

  「如你所見,這是一個初階的法陣,基本上只要注入力量就可以啟動它。」白鳥說道,「測驗的方式很簡單,你只要啟動它就行了。」

  「意思就是注入力量就行……」握了握拳,東方又問,「不過,要怎麼做?」

  就算他理應擁有力量,但對於要怎麼使用可說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不用想的太難,靜下心來,仔細去感受你擁有的力量。那本就是你的一部份,你當然能調動這股力量為你所用。」白鳥解釋道,「試試吧,準備好就把手放到法陣上,可以開始了。」

  望著法陣,東方伸手觸上了紙上由黑色紋路組成的陣法,依言靜下心、閉上眼,試圖想感覺那股不知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水之力。

  隱隱約約間,東方好似捕捉到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感覺到。漸漸地,他發覺白鳥所說的力量似乎越來越清晰,一股冰涼溫和的力量慢慢地在他的掌心聚集,對於東方來說,這種感覺還真奇妙。

  接著便是「注入力量」的步驟了。

  既然是水系的力量的話……他試著想像了下水的樣貌、溫度,還有流動時的感覺。畢竟比起虛無飄渺的「水之力」這個詞,他還是覺得想像一點和水有關的東西容易多了。

  就像是水流一般,順著指尖流入陣法的感覺。

  與力量起共鳴的狀態讓他幾乎沒注意到時間,當他漸漸覺得那想像的水流愈發清晰的時候,白鳥的嗓音讓他倏地回過神來。

  「可以了。」

  東方猛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纏繞著手掌流動著的冰涼液體,以及漂浮於紙張上方、流暢運轉著的冰藍陣法,色調比起水流,乍看之下卻更像是剔透的冰。

  一切跡象在他回過神來時逐漸減弱,冰色光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轉淡,最後烙印在原先的紙張上,取代了原先的黑色紋路。

  「嗯……看來在攻擊方面和精準操縱上的天賦都不錯。」白鳥看了看,這麼評論道,「力量的基礎數值也不錯,以新生來說,能顯現出這麼完整漂亮的紋路實屬少見。」

  「這個紋路,有象徵著什麼意思嗎?」沒有因對方的稱讚而自喜,東方指著紙上的冰色紋路,困惑地問。

  「這是個剖析力量的法陣,通常顯現出來的法陣紋路都不一樣,也可以透過它大致看出一個人的力量本質。」白鳥笑了笑,解釋,「但這個程度的陣法只對你們這樣的新生有用,通常二年級以上的學生都無法用它偵測出來,一來是太過複雜,二來是乘載不住力量,法陣通常會因難以分析而崩毀。」

  「那有一測就破壞法陣的例子在嗎?」東方好奇地問。

  「以前有喔,不過不是我們院的,我也是聽老師們說過而已。」白鳥勾起一抹玩味的笑,「除了每個人的力量本質有差以外,不同院本身的力量向性也有差。而你說的『一測就破壞法陣的例子』,其一就是出自於攻擊性和變化性都極強的火之院喔。那名學生同時具備了讓法陣崩毀的兩點要素,據說那時還引發了不小的騷動呢。」

  「那名學生後來也很強嗎?」東方續問。

  「嗯,她算是我的前輩喔。好幾屆以前,她曾擔任過護衛隊的隊長,任期間也做得很好,替學園擋下不少麻煩和危機,據說是位十分優異又好相處的學姊,畢業後的成就也相當突出。」

  白鳥回答道,同時一邊將印著紋路的紙收入書冊之中。

  「好,回來說說你的測驗。一般來說,新生測驗包含了『基本能力測試』、『天賦能力的探查』以及『結契』這三部分,但後兩者比較麻煩,通常需要老師來主導比較安全。不過以現在的狀況而言也不好讓你一直拖下去,之後會評估你的狀況,期中考後會再通知你來做。」

  說明完後,她有些抱歉地又道:「雖然說這些提早幫你處理比較好,但這陣子老師們忙於期中考,加上種種不便,最快只能等到期中考後了。」

  「沒關係。」東方說道。雖說也不是不在意,但他也不好意思讓對方百忙之中還要幫自己弄這些,「不過……這會影響到期中考嗎?」

  「以一年級來說,期中考差不多是大家的力量開始出現明顯差異的時候,要說影響還是以術法上的差距為主。至於天賦能力的種類範圍太廣,大家的熟練程度、能不能用上實戰,這些其實都不好定論。」白鳥回答,接著一抬手,手中下一秒便握住了柄樣式精簡的長劍,「至於武器上的差異,通常是顯現在與器靈的默契和對武器的熟練度上,這部分倒是要看你的能力了。」

  說著,白鳥將長劍遞給東方,「來,這是你暫時使用的武器,你用看看順不順手,有什麼問題就跟我說。」

  「謝謝學姊。」東方接過長劍,小心翼翼地將劍刃稍稍出鞘。銀白色的劍身相當鋒利,上頭還刻有不甚明顯的藍色紋路。

  「上頭附有水系的加護,可以提升武器跟水之力的相容性,對你來說會方便一些。」白鳥說明道,接著勾起了抹笑,「要試試看嗎?需要對手的話,我也可以陪你練習喔。」

  墊了墊手中武器的重量,東方沉思了下,抬頭迎向白鳥的視線,「那就麻煩妳了。」

  「小試身手而已,就在這邊對練可以吧?」指了指教室後半的空曠處,白鳥詢問道。

  「可以。」

  得到同意的答覆後,白鳥站起身往教室後半走去。在她移動腳步的同時,一道隱蔽的結界隨之發動,快速地覆蓋了整間教室。

  東方跟著移動的動作一頓,他隱約感覺到了什麼,但那抹異樣快的讓他忍不住懷疑是否只是錯覺。

  「我下了結界,可以防止環境被破壞。就和昨天你在廣場上看到的那些是一樣的道理。」白鳥回過頭說道,接著在教室一端停下腳步,掌心一翻竄出了道水流,下一瞬間便化作了一柄冰製的西洋劍。

  東方將長劍出鞘,劍鞘則是先隨意擺在一旁。虛劃了幾下試試手感,覺得狀況還不錯後,他便望向對面耐心等待著的白鳥,「可以了。」

  白鳥隨手挽了個劍花,擺出了起手式,「開始吧。」

  話一落下,她腳下一踩,輕巧的身影直接竄向東方,西洋劍從斜上方劈砍而下,直接撞上了東方的劍,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因出乎意料的力道而滑退了步,東方在對白鳥揮劍的力道感到訝異的同時,也沒忘了穩住腳步,一個側身架開西洋劍。

  雖說外表就像易碎的寒冰,但西洋劍卻意外地堅韌無比,就彷彿是真正的兵器一般,完全不遜於東方手中的加護長劍,甚至還因雙方本身的能力差距而更勝一籌。

  幾個交手來回,東方便發覺眼前這名女子的實力真的不容小覷,劍技一流,輔以似乎相當豐富的經驗,光是單純的劍技就足以壓制他,再加上那把隱隱散發著寒氣的冰製西洋劍似乎很不一般,就算沒有術法輔佐,仍是自主地散發著森森寒氣。

  幾番來回後,白鳥幾乎是穩定地佔了上風,而東方大致也明瞭自己落於下風的原因之一──兩人的武器等級差不多,但他無法發揮自己武器的能力,時不時還會被寒氣刺的動作慢了拍。

  是因為本身力量方面的差距嗎?他暗自沉思。

 

 

 

 


  友善的宿舍(是嗎?),還有重排了下宿舍房間分配的模式,於是乎東方的室友就是這幾位了

  所謂好的室友給你愉快的一年,壞的室友讓你想換宿──感覺遇到的室友素質也是滿看運氣的呀,尤其是學校隨機排的那種(感嘆#

  順便把傳說中那把白鳥借給東方的劍升級了……嗯,應該有啦XD不過要說的話白鳥的戲份也增加頗多,想當年(?)白鳥可是接近期中考時才登場的呢~

  是說在設定發文日期時,突然發現這天是愚人節……算了,目前想不到可以幹嘛,而且這篇文發出來的時候我正在出去玩,這是我倒數第二個春假了呢(掩面

  春假快樂!σ`∀´)σ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