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些時間確認完接下來的讀書計畫與練習時間,又趁機會唸了些基礎範圍的考試內容,等東方返回宿舍時,其他三名室友皆已回到房間,此時正圍在矮桌周圍討論著功課,儼然就是場小型的讀書會。

  「嗨,東方,你回來啦!」從書堆中抬起頭,葉黎元率先打了招呼。

  「嗯。」東方點點頭,脫了鞋放好後踏進房間,將自己的東西擺至桌上,並跟另外兩名室友打了聲招呼,「你們在唸期中考啊?」

  「對啊,考前衝刺。」葉黎元回道。同樣從書堆中抬起頭的尼奧接著出聲詢問:「我們晚點打算討論一下綜合測驗的事,算是彼此交換個情報,你要來聽嗎?」

  「好啊。」自知情報的重要性,東方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那等我們收個尾。」聞言,葉黎元說道,三人又再度埋首書堆中。

  在那之後過了不久,東方整理完東西並洗完了澡,忙碌了整天確實讓他稍顯疲憊。等他打理完自己,沒事找事做地抓起課本來翻時,三名唸書唸到一個段落的少年們才快速地收拾了桌上的課本,並招呼東方來矮桌旁坐下。

  「我先說好了,我跟億嵐是一組的。雖然還沒正式約過,但另外兩個我也認識,一個火之院,一個地之院。」葉黎元率先說道,對於自己組員的資訊倒也沒想要隱瞞。

  「我這組的話,東方你們知道了,惑夢你們也認識,剩下一個是火之院的。」尼奧接著說道,「貌似期中分組是兩兩下去分配的呢。」

  「噢,我打聽到的也是如此,據說是為了避免大家不熟識造成合作上的困擾,今年的測驗便這麼分組了。就這點來說,學校還滿貼心的。」葉黎元附和道。

  以室友為前提下去分的話,要讓一個小組內湊齊四個學院也不是難事,況且兩兩相識的情況下,較不容易發生四個人得從零開始認識起的麻煩狀況。

  「那你們有什麼打算嗎?」億嵐問道,「據說每次的考題都不一樣,要看老師們的意思。」

  尼奧想了想,道:「這幾天大概會先約出來見個面,先了解一下整組的狀況吧。雖然學長姊們都說實際考題要看老師們,但都很強調說這是場需要團結合作的測驗。」

  「可以假設至少有一半的隊伍有良好的合作基礎,畢竟是認識的。就打聽到的內容來看,考題有可能是小組競爭,當然也不排除是合作解決任務的可能性。」葉黎元聳聳肩,姿態一整個輕鬆愜意,「不過既然是一年級的第一次綜合測驗,應該不會太過刁難吧。我們是不打算怎麼樣,這段時間就盡量磨合。既來之,則安之。」

  花了點時間交流了下各自打聽到的資訊,雖然對考題會是什麼沒有確切的結論,但對於接下來要怎麼準備考試,四人也多少都有了想法。

  尼奧趁著時間還不算太晚,相當效率地撥了通訊給同組組員之一、和他是舊識的風之院院生惑夢,除了確認最後一名組員是惑夢的室友外,也在確認過四人有空的時段後,敲定了第一次的小組討論時間。

 

 

 

 

  翌日下午,用完午餐的東方跟尼奧走出了學生餐廳,前往約好的地點。由於四人分屬不同學院,各自也有不同的選修課,他們便把討論的地點訂在風之院,一來是方便剛下課的惑夢跟他們會合,二來由於風之院離訓練場較遠,內部設有供院生們練習的練習教室,身為風之院院生的惑夢一早就效率地登記了借用時段,讓大家不必在最熱的時間到訓練場的自由練習區曬太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練習教室的陣法配置並不及訓練場的完善,雖然也設有防止空間被破壞的結界陣法,但可承受的效果較低。要練習破壞性較強的術法的話,練習教室並不適合。

  但對於身為一年級新生的他們來說,練習教室的配備已足夠,畢竟他們最多只會小試身手,也還不會什麼高殺傷力的術法。

  離開學餐時,尼奧還順便替惑夢帶了份午餐,省得她還要跑一趟。

  風之院的建築風格和水之院不同,或者說五大學院的建築都各有各的特色。兩層樓高的深色木製建築樣式典雅,周圍種著大片的紫藤花,紫色的花朵在微風的吹拂下,伴隨著淡淡的花香飄逸在空氣之中。

  在尼奧的帶領下,兩人邁步踏入了風之院內。和初來乍到的東方不同,尼奧明顯對這裡的環境熟悉的多。

  建築物內,風之院院生們的教室皆位於二樓,其餘課程教室則是在一樓。東方等人約好的討論地點是位於一樓的休憩室,半開放的空間是給學生們休息用的,裡面可以看見三三兩兩的學生在做各自的事,以身著綠色制服的風之院院生為主,但也可以看見其他學院的學生,估計是來風之院上課的。

  「惑夢下課後就會過來,另一位漠星同學的話,不知道到了沒有。」

  尼奧低聲說道,東方則是聳聳肩,「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吧……對了,你認得她嗎?」

  「噢,惑夢有跟我形容過她的樣子,應該認得出來,真不行的話再聯絡就好。」

  交談完畢,兩人便保持安靜地踏入休憩室。此時裡頭的人並不算多,雖然有聊天或討論課業的聲音,但也不算太吵雜。

  對於進入休憩室的東方和尼奧,抬頭望向他們的人只有寥寥幾位,且幾乎都是望一眼便收回視線,僅有一名未著制服外衣、卻披著紅色斗篷的少女仍望著他們,視線略帶評估。

  注意到視線的東方抬眸望去,在與對方對上視線的同時,尼奧的聲音也恰好響起。

  「應該是那位,坐在角落的那名女學生。」

  尼奧指的正是那名少女。

  少女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用紅色的緞帶紥成了兩束馬尾,一雙眼眸是如血般的紅,加上稍顯冷漠的氣質,氣勢十足。隱約可以看見少女身上的百褶裙是深紅色的,表示著少女是火之院的院生。

  走到少女的座位旁,尼奧率先打了招呼,「嗨,請問妳是漠星同學嗎?」

  「我是。」少女微微頜首,「你是尼奧?」

  「對,另外這是東方。」尼奧答道,順便介紹了下身後的東方,後者則是微微點頭打了聲招呼。

  「先坐吧,等惑夢來。」指了指同桌空位,漠星淡淡地道。

  待兩人依言入座,她便將注意力放回手邊的書上。抵達集合地點後,由於沒什麼事,她便把課本拿出來複習了。

  東方暗自觀察了下。雖然學園的制服中,上身就包含了制服外衣及襯衫,但現在的天氣還算涼爽,會穿外衣出來的人大概只有一半。印象中是有不少人像漠星這樣自己搭了件外衣,學園對這部分的管制顯然挺自由的。

  對了,像他身旁的尼奧也未著制服外衣,而是披了件白色滾金邊長大衣。他自己則是全套制服,但並不覺得熱。

  沒有等太久,最後一名組員、風之院的惑夢便也來到了休憩室,並一眼看見了坐在角落的三人。

  「久等了!」在漠星身旁的空位坐下,有著深棕色長捲髮的少女語氣輕快,但也沒忘了克制音量。

  和冷淡的漠星相反,惑夢是名活潑開朗的少女,翡翠綠的大眼帶著朝氣,唇邊帶笑,看起來是名好相處的女孩。

  「惑夢,妳的午餐。」待惑夢一落座,尼奧便把從學餐帶來的午餐交給對方。

  「謝謝尼奧!」惑夢露出燦爛的笑容,道過謝後,她並沒有馬上開動,而是又問,「你們要先到練習教室嗎?」

  「那邊可以吃東西嗎?」尼奧問道。如果練習教室不能吃東西,至少讓惑夢吃點東西再過去比較好。

  「可以喔,吃完把東西帶走、不要弄髒就行。」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尼奧向另外兩人投去詢問的視線,得到首肯之後才道:「那我們先過去吧。」

  在惑夢的帶領下,一行人上了二樓。待惑夢跟辦公室領取了教室的鑰匙後,他們便來到了預借的練習教室。

  推開木門,映入眼簾的是個還算寬敞的空間,左側設置了可供休息的桌椅,除外並沒有看到其他多餘的設施。

  大家各自放完背包後,便相當乾脆地在房間中央坐了下來。

  「那,大家先自我介紹一下,順便也說個武器類型。」尼奧提議,畢竟他們都只是兩兩認識,先讓大家都認識彼此比較好。除外,在考試開始前熟知隊友的實力、戰鬥習慣和擅長事物也是必要之事,「我先說吧。我是尼奧,雷之院,武器是劍。」

  「惑夢是風之院,武器是輔助用的短笛。」惑夢接著道,手裡還捧著自己的午餐。

  「火之院,漠星.列古安,武器也是劍。」

  「東方,水之院,武器的話也是劍。」頓了下,東方猶疑著該怎麼解釋自己的狀況,「呃,但是我前天才進來而已,所以術法方面可能不太行……」

  「前天才進來?」漠星挑起眉,對於這話明顯有著疑惑。

  「咦?你就是那位傳說中水之院的倒楣新生?」和漠星相反,惑夢明顯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那稱呼還是讓東方一陣無語,「但是才入學幾天也得考期中考嗎?」

  「學姊是跟我說,分數的話,聊勝於無嘛。」東方答道,同時暗自感嘆自己居然能這麼平常心地做出回答。

  一番解釋說明後,漠星也明白了東方的意思,她挑起眉,率先詢問,「這樣的話,戰鬥的事你行嗎?」

  「不算術法的話,應該還行。」思量了下,東方回答。

  「等等實際試試吧。」尼奧提議,「借教室也是為了這個。東方沒問題吧?」

  「嗯。」東方頷首。早上出門時,他把白鳥給他的長劍一併帶了出來,正是覺得可能會用上。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尼奧便接著說:「那來吧!誰要跟東方比試一場?」

  「我。」冷淡的女聲響起,漠星雙手環胸,自願接下這個任務,「雖然你狀況特殊,但我也不希望我們這組有人拖累,至少我想知道你的實力在哪裡。」

  東方點頭同意,跟著漠星移動位置到房間中央,另外兩人則是退到一旁,騰出空間給他們。

  此時,東方注意到漠星就算是在室內也未將斗篷脫下,但基於彼此才剛認識,他沒問。

  「夜曲。」漠星輕喚道,伸手握住隨之出現的長劍。長劍的握柄裝飾著由紅色的珠子和金、銀、白、紅四色線所組成的吊飾。東方見狀,隨即聯想到先前億嵐跟他介紹過的「器靈」,這大概就是漠星專屬的武器了。

  一邊觀察思考,東方抽出了白鳥交給他的劍,擺好架式準備應戰。由於不確定對方的武器是否會有特殊的地方,他決定先採取較為保守的打法。

  確認他準備好後,漠星便毫無遲疑地往東方揮砍而去。

  兩柄長劍快速地交錯,金屬相撞的聲音不絕於耳。漠星的攻勢凌厲,同時在心裡對東方的劍術做出評價。

  『劍術還不錯,應該有中上等級……夜曲,妳怎麼看?』

  她在心裡對自己的武器做出詢問,回應她的則是一道柔和的女聲,『還不錯呢,至少不用擔心會被拖累唷,只不過……』

  『新生也是有新生的弱點,就像是……!』

  漠星心念一動,她的長劍頓時攀附上一層火焰。東方的臉色微變,進攻的架勢同時緩下,不再和「夜曲」硬碰硬。

  東方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劍碰上那些火焰會怎麼樣,但他也不想貿然嘗試。

  漠星緩下攻擊的節奏,一陣攻防後往後退開,主動結束這場比試。

  「還可以,不過考試可不是只靠武器,面對術法時你如果沒有任何應對方式,等到正式考試時也很難自保。」漠星隱去手中長劍,語氣依舊冷淡卻中肯地下了評語。

   「不過有一點不用擔心,我的直屬有跟我說,測驗有規定不能殺人或是致殘,大家動手多少都會有分寸的。」像是要讓東方安心,惑夢這麼補充道。

  將劍歸鞘,東方應了聲表示明白。該如何應付術法,這確實是他該仔細想想的。

  而就剛才跟漠星交手的狀況來看,她的攻勢並不急躁,而是在凌厲的攻勢中找尋一擊必殺的時機,是個一旦鬆懈就容易吃虧的對手。

  四人重新在房間中央坐下後,尼奧率先說道:「那麼,我想我們接下來要做的,除了互相練習武技和術法之外,便是要讓東方有點自保能力了。」

  「意思是要特訓!」說出這句話的惑夢看起來莫名的興奮。

  「我們會幫你擬定好特訓的相關事項的。」尼奧笑著說道,一套計劃在腦中成型。

  「特訓的時候,你最好認真一點。」漠星接著說。

  面對著開始討論起特訓內容的同伴們,東方突然覺得眼前這些人其實很恐怖。

  沒在這方面花上太多時間,四人便轉而討論起這次考試的基本戰鬥配置。基於隊伍中沒有人的武器是偏向防禦的類型,也沒有較擅長防禦的地系,評估了下個人的狀況和能力後,便決定由漠星和尼奧作為隊伍中的主攻,惑夢和東方則是伺機行動,並以保護自身安全為第一優先。

  討論完基本事項,並約好下回的練習時間後,練習教室的使用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還有課的幾人先離開去上課,東方看了下時間,決定先回水之院一趟。

  水之院雖不似風之院擁有練習教室,但內部設置了供學生自由使用的自修教室,東方打算先去那裡自修。

  找了個空位坐下,東方掏出課本便埋首閱讀起來。由於目前他的課表只有水之院一年級的必修課,再加上狀況特殊、可以選擇暫時不去上,接下來的時間他都是沒課的狀況,可以一路念到晚餐時間都沒問題。

  這段期間,周遭有人進來也有人離開,由於沒被打擾到,東方也就不去在意。直到有人拉開椅子在他對面坐下,他才困惑地抬起頭。

  「嗨,學弟。」白鳥主動打了招呼。

  「學姊好。」雖然有些意外,東方還是在一瞬的怔愣後做出回應,「妳也是來看書的嗎?」

  「沒有喔,我晚點還有事。」白鳥否認了他的猜測,「只是看到你在這才進來的。」

  「……找我?」他詫異。

  「只是想跟你說,你那柄劍是可以一定程度的抵禦術法的,如果有帶著火焰或其他術法的武器朝你砍來,擋一下是沒有關係的。」白鳥微微一笑,說的明顯是他下午跟漠星比試時的狀況。

  「……那個,學姊。」

  「嗯?」

  「呃,我們練習時妳應該是不在場的吧……?」東方忍不住提問。下午打的狀況他沒跟任何人提起,除了當時在場的組員們外,應該沒人知道情形才是。

  像是明白東方這麼問的意思,白鳥臉上的笑意更甚,「這是商業機密。」

  東方沉默,果斷決定不再追問。

  接下來的幾天,東方除了要上課以外,還得照著尼奧等人替他訂下的特訓表進行特訓。必需同時應付兩邊的東方,徹底明白了何謂蠟燭兩頭燒。

  雖說是東方的特訓時間,但事實上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跟東方對練。為求效率,他們採取了輪流對戰的方式,而此時跟東方交手的人正是惑夢。

  另一邊的尼奧和漠星則是喚出武器交手中。對於他們來說,想要用最快的速度了解自己隊友的戰鬥習慣,最好的方式就是打上一場。 然而,也因為大部份的學生都有此想法,這段期間的保健室可說是十分地熱鬧。

   除此之外,在大部份學生的認知之中,想讓一名新手快速適應戰鬥並進步,最好的方式就是透過實際演練,如果那名新手本身就有一定的戰鬥能力,那麼這個方法就更適合了。

   也因此,現在的東方才會面臨這樣的局面。

   匆忙地避開惑夢扔出的風彈,東方急忙蹲低身子,千鈞一髮之際躲過細小的毒針。射出毒針的惑夢並沒有因為偷襲失敗而感到惋惜,而是接著甩出風彈攻擊。

   面對朝自己疾射而來的數枚風彈,東方直起身子,手中長劍迅速地將撲向自己的風彈切開。對於無形的氣流所凝成的風彈,他必須十分專注,才能捕捉到它們移動的軌跡並做出應對。

  至於那些偶爾偷襲的毒針,則是來自惑夢手上的金色短笛。那正是她專屬的武器,能夠射出毒針,也能夠吹奏出迷惑人心的音樂,較偏向輔助的類型。

  在「特訓」中,不只是惑夢,就連輪班的尼奧和漠星也都是以全力攻擊,絲毫不因東方是新生就手下留情。

  「俗話說,人在困境時可以激發出自己的潛能。」棕色長捲髮的少女如此笑著說道。

  「反正到時候考試也是這樣,從現在開始習慣比較好。」白髮的少年聳聳肩,理所當然地說。

  「特訓就是特訓,哪有手下留情的道理?」金色雙馬尾的少女雙手環胸,語氣冷傲。

  對此,東方並無任何異議。

  面對風彈與毒針的的夾擊,東方除了揮劍抵擋和閃避外,也不忘找尋空檔逼近惑夢,畢竟光防守卻不反擊是不可能贏的。

  又一陣攻防後,東方逮著空檔欺近惑夢身側,揮下的一劍被惑夢以風壁攔下,加上他有克制力道,倒是替這場對打畫下了較為平和的句點。

  結束對打,兩人收起武器,先到一旁稍作休息。這次他們並不是借風之院的教室,而是到廣場上的自由練習區練習。

  隨意的席地而坐,東方輕嘆了口氣。

  這幾天,學園內不時可以看見各小組的成員聚在一起討論或是彼此鍛鍊,那些五花八門的術法在令東方感到讚歎的同時,也讓他不禁覺得,自己進入學園的時間點真的不太好。

  不過,東方也很清楚嘆氣並不能幫上什麼,唯有把握時間練習才是當務之急。

  為了讓他在面對術法時能有所應對,白鳥在帶他熟悉了水之力的調度後,便先教了他凝聚「水盾」的方法。以水之力結成的盾可以一定程度抵擋術法的攻勢,算是相當實用。

  但在他成功化出了水盾,因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而望向白鳥時,後者微笑著化出冰劍,戳戳兩下就把他的水盾給擊潰了。

  「凝聚水盾的方法你會了,但還是需要足夠的力量和熟練度支撐,才能發揮最大的功效。這方面你自己琢磨看看,找出最適合你的方式,有什麼問題再來找我吧。」

  白鳥的教導方式是讓東方自行摸索為主,他有需要或是不懂才會提點幾句。十幾天的時間要上手術法實在太過勉強,白鳥也沒想著教他多少,揀著幾個較實用的便足夠了。

  就在這樣讀書與練習並重的日常中,東方也漸漸適應了在潘德拉的生活,十幾天流水一般地便過去了。

  期中考第一天上午,東方和室友們起了個大早,在解決完舍監提供的早餐後便一同前往集合場地,與各自的組員會合。

  集合地點是學生們熟悉的訓練場,一年級綜合測驗則是訂在九點開始。和惑夢及漠星會合後,東方望了眼手環上顯示的時間:八點四十五分,距離考試開始沒剩多少時間了。

  「快要考試了呢。」尼奧說道。雖然考試將近,但他並不感到緊張,如平時一般表現得相當輕鬆。

  「對啊。」惑夢附和道,「總覺得有些緊張呢!」

  話雖如此,但那雙翡翠綠的眸子還是洩露出了另外一種情緒──期待,以及興奮。這並不算特別,在第一次參加綜合測驗的一年級新生們中,感到躍躍欲試的人可不少。

  東方輕吐出一口氣,掛在腰側的長劍相比其他沒帶武器的人們,雖是稍顯突兀,但周遭也有人迫不及待地召出武器熱身,倒也不算太過顯眼。

  時間流逝,過沒多久,學園裡代表上下課的清脆鈴聲響起,迴盪在整個校園中。廣場上的學生們紛紛安靜下來,將視線投向訓練場中央較周圍突起的一座小平台上。

  早上九點整,考試內容的宣布時間。這次測驗的負責人員準時來到了集合場地,此時正佇立於平台上。

  擁有一頭紫紅短髮及金銅色眼眸的秀麗女子上前一步,一身長裙襯著窈窕身段及優雅的舉止,笑容溫婉。台下的人們幾乎都認得她,其中尤以風之院院生們最為熟悉。

  此人正是風之院的院長,司掌風之力的克露絲。

  而站在女子後方一步的則是名高挑的黑髮男子,略長的黑髮束起垂於肩上,一雙眼眸暗紅,不帶笑意的面容稍顯冷淡。同為一年級綜合測驗負責人的他也是潘德拉五位院長之一──火之院的院長,司掌火之力的帝。

  「今日的綜合測驗,相信大家都已做好準備了。當然,就算沒準備好也是得考試的。」克露絲的聲音雖然不大,卻能清晰地傳至所有人耳中。她畢竟是一院之長,以風做為媒介讓聲音傳得更遠,對她來說並非難事,「這次的測驗進行範圍是學園內的非教學區,也就是除了五大院以外的地方,詳細的示意圖和相關訊息可以在你們的手環裡找到。」

  聞言,東方抬起手,打開了閃爍著光芒的手環,輕易地從收件夾中找到了所謂的資訊。那是一張學園的部分平面圖,如克露絲的說明一般,並不包含五座學院。除外在訓練場的位置還有幾個重疊的光點,東方猜測那是標示著他們組員四人的位置。

  「測驗內容很簡單,我們在學園四處藏了像這樣的小珠子,」克露絲說著,攤開手掌,掌心放著的是幾顆流動著彩色光芒的圓形小球,她讓它們浮至空中,好讓大家看清珠子的樣貌,「每一組必須找到五顆才算通過,手段不限,當然也可以搶奪別組的。測驗時間從九點三十分考到十二點三十分,在時限內沒有完成的小組會依數量給予對應的分數。」

  「以上,有沒有什麼問題?」克露絲環視著同學們,問道。

  「……是要找東西嗎?」漠星若有所思地喃喃。

  「找東西的話……不知道老師們藏了多少個呢。」尼奧微笑著提出重點問題。

  如果小球的數量多,能通過的組別自然也多,各小組間的競爭也較不激烈;反之,如果小球的數量少,能通過的組別自然也就減少,相對地,小組間的競爭就只能以彼此廝殺來形容了。

  以上是尼奧等人所做出的解說。

  「……廝殺?」東方對於「廝殺」這個用詞是否得當提出了疑惑。

  「是啊,」尼奧的語氣理所當然,「就是廝殺沒錯。」

  「搶的過程自然不會和平到哪去,」漠星接著說,「你不會以為大家會心平氣和地談論東西該歸誰吧?」

  「不……但是再怎麼說也不會到廝殺的程度吧?」東方語氣無奈。

  「總之是先搶先贏啦!」惑夢燦笑著說道,「我們待會要先往哪邊去找?」

  「大家都從這邊出發的話,先去遠一點的地方吧,不必在這裡人擠人。」尼奧分析道,「嗯……螢光之森那邊怎麼樣?」

  螢光之森是位於學園邊界一帶的林區,占地廣大,樹林內飄散著點點螢光,煞是美麗,這幅光景也是這片樹林名稱的由來。

  大面積的樹林有不少適合藏匿的地方,移動過去又不會花上太多時間,除外戰鬥起來也能利用樹林作為掩護。三人很快便同意了尼奧的提議,接著便就規則討論起了戰術。

  九點三十分一到,代表考試開始的鈴聲響起。隨著克露絲一聲宣布,各個組別也有了動作,朝著決定好的搜尋地點出發。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