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場上的人潮很快便散去大半,宣布完考試內容的兩位院長也沒打算多加逗留,在學園四處觀察學生們的行動也是他們的評分依據之一,自然不能一直待在訓練場了。

  走下平台,克露絲微微歛起了笑容,用著僅有自己和身旁同伴能聽見的音量開口:「這次藏的比例算少呢,可想而知過程會有多激烈。」

  「以這數量,能達到標準的組別大概只有一半吧。」帝推測道,這是算上部分珠子沒被找到的可能性後得到的結果。

  「希望考試結束後他們別太挫折才好。」克露絲笑著說。

  帝不置可否。

  「那就照先前的分配吧,十一點再交換。」克露絲主動結束了閒聊,將話題帶回正事上。考試期間的工作早在準備期間就決定了,此時倒也不必再多說些什麼。

  但在和同伴分頭行動前,她遲疑了下,又出聲喊住帝。

  「怎麼了?」停下欲跨出的腳步,帝回頭問道。

  「前幾天你不是說會頭暈,還跑去找伊提娜希兒拿了藥嗎?」克露絲頓了下,又道,「如果有什麼狀況別勉強,夏洛他們也能來幫忙的。」

  「……我沒事。」愣了下,帝答覆道,「大概是這陣子太忙,期中考完就還好了。」

  克露絲眼神一暗,卻也沒再多說什麼。不久前同為五院院長之一的希羅達無預警失蹤,導致他負責的術法學一時沒了授課老師,偏偏這又是一年級必修,沒辦法一直停課下去。四位院長及部分教師們緊急開會討論後,便分別由時間允許又有能力教導的三位接下代課一職。

  而三人之中,平時和希羅達較為熟稔、對他的上課方式和進度較有概念的帝就接了兩個班,加上他本來負責的一年級必修「世界通則」及火之院的戰鬥技藝課程,一般時候是吃得消,但遇上期中考便有些忙不過來了。

  知道對方不會在這種時候硬撐,克露絲提醒了句有狀況就跟她說後便告別了對方,各自去處理負責的部分了。

  另一邊,離開訓練場的東方一行人沒花上太多時間,便來到了目的地──螢光之森。

  「大家別忘了注意周遭,會跟我們一樣選這裡的人肯定也有,找到珠子的話就分別保管吧,分散風險。」

  脫離了人群,確認附近沒有其他人後,尼奧便主動提出了四人的任務分配。這幾天磨合下來,四人之中最適合指揮調度的便是他,在其他人無異議的情況下也就順勢接下來了。

  幾人應聲表示明白,一邊前進一邊注意四周,找的時候也沒忘了先把武器喚出來預備。

  沒一會兒,運氣還算不錯的四人便找到了一顆。彩色的珠子隱在草叢之中,若不是惑夢眼尖發現,他們可能會與之擦肩而過。

  快步上前將珠子拾起,惑夢拍了拍上頭沾到的泥土,回頭向三人招呼道:「一個了!」

  「運氣不錯。」尼奧感嘆了句,邁步正要上前,眼角餘光卻捕捉到一抹由高處俯衝而下的身影,他幾乎是反射性地大喊:「惑夢小心!」

  同一時間,反應極快的漠星甩出了火球,直往那道人影的前進方向射去。

  「哇啊!」身影一個急煞,偷襲者險險避過了火球,但那熱度還是燒的他一陣心驚。漠星這火球預判的精準,連他的飛行速度都考慮進去了,若非早有防備,他肯定免不了一番苦頭。

  趁著這個空檔,惑夢也不回頭,抓著珠子便往同伴的方向跑。

  躲開攻擊後,偷襲者雙翅一搧拉開距離,四人也得以看清他的樣貌。那是名金髮褐眸的短髮少年,身型嬌小,臉蛋略顯稚嫩,身著代表地之院的棕色制服。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背上那對白色羽翼,此時飛在半空中,倒是免去了被近身攻擊的可能。

  意識到有人想搶珠子,尼奧沒管還在空中飄的金髮少年,快步上前跟惑夢會合。他伸手攬住順勢往他懷裡撲的少女,將她護在自己身側,手中橫擋在前的長劍帶著濃厚的保護意味。

  眼看偷襲失敗,金髮少年也不戀戰,果斷閃人。

  他是和組員分開找時偶然發現這隊人,一時興起便偷跟了會。四個人嘛,搜索效率還是比較高的,果不其然便讓他逮到機會,可惜沒得手。

  考試剛開始沒多久,沒必要打起來,搶劫失敗的他便果斷跑了,速度飛回去與和他一道的同伴會合。

  見狀,四人也沒有追擊的意思,但此番意外還是讓他們更加謹慎。雖然早猜到會有人用搶的方式蒐集,但這回還是在他們意料之外。

  「惑夢,沒事吧?」確認金髮少年確實走了,尼奧連忙望向惑夢,關心地問道。

  「我沒事。」下意識拉著尼奧的手臂,惑夢心有餘悸地搖搖頭。她看了看手中的珠子,鬆口氣似地道:「呼,還好沒被搶走……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打算用搶的了。」

  「大概是分頭搜索時剛好看到,想佔便宜?」東方推測道,「畢竟他只有一個人。」

  「也許他有其他同伴在附近。」漠星提出了可能性不低的猜測。

  「剛才那位是地之院的光樺,我有堂選修跟他一樣。」望了眼那人離去的方向,尼奧道出了他的身分,順帶說明自己認得他的原因,「記得他和一個風之院的女孩總是一起行動,不曉得是不是同組。」

  「喔喔!我想起來了!」聽尼奧提及自己的同學,惑夢頓時聯想到了一個人,「你說的是羅紗吧,我記得她跟一個長翅膀的人是好朋友,好像就叫光樺。」

  「總之,大家小心點吧。」尼奧總結道,說完還補了句,「小心空襲。」

  收妥珠子後,四人便繼續前進。接下來一段時間都沒再遇上別組的襲擊,雖說還是有碰上其他組別,但雙方都沒有動手搶奪的意思,還算和平地便這麼交錯而過了。

  這樣的平靜持續到考試時間過半,四人的運氣在接連又找到兩顆珠子後彷彿到了盡頭。在螢光之森內又繞了幾段路,愣是沒能看見其他珠子的蹤影。

  「這麼看來,或許大部分的珠子都被找走了。」停下來稍作休息時,尼奧說道,「從考試開始到現在,好找的珠子想必都被找完了,剩下的估計不是藏的位置隱密,便是不易取到手。」

  除了最一開始的珠子是在草叢間發現的外,另外兩顆分別是在樹上與石縫間,都是一不注意就會忽視掉的位置。

  「要換個地方看看嗎?」東方提議。不得不說在這片樹林轉了這麼久,大同小異的景色看的他有些疲勞,也不太確定現在到底是在森林的哪裡。不過這是他第一次進來螢光之森,對於它究竟多大也沒概念。

  螢光之森佔地廣大,他們邊移動邊搜索也沒能找完整座森林。轉移地點也就是碰碰運氣,未必會比較好。

  「以現在這個時間來看嘛……」尼奧沉思了下,「不如我們來狩獵怎麼樣?」

  「要搶別人的了嗎?」聽出尼奧的言下之意,惑夢問道。

  「至少可以同時進行,」沒有直接下定論,尼奧反問,「大家覺得呢?」

  「也行。」漠星首先提出自己的看法,「與其再靠運氣,不如直接出手去搶。如果碰上那些因取得不易而留下來的珠子,我們還可以試著拿看看。」

  「我的看法和漠星一樣唷!」惑夢附和道。

  「東方呢?」尼奧看向似乎正在思考的東方。雖然情況已經很明瞭了,但他還是詢問了下東方的看法。

  「雖然搶也會有風險,但總比等到最後找不到才動手的好。」東方答道,也是同意直接出手奪取的做法。

  「那麼,我們先往廣場那邊去吧,如果碰上別組無需躁進,到時候就照我之前說的,就由我和漠星主攻,東方和惑夢伺機行動,」尼奧頓了頓,續道:「過程也不用太急,慢慢來就行了,同時要小心路上有沒有陷阱或是別組埋伏。」

  大致討論了下接下來的行動方針,四人在休息足夠後,便朝著廣場出發。

  在他們動身踏入樹林沒多久,一道背生雙翼的少年身影從枝葉間鑽出,沒有帶出太大的聲響。光樺看著東方等人離去的方向,回頭打了個手勢。

  一抹纖瘦的身影輕盈地從另一邊的樹上躍下,黑髮的少女穿著和惑夢相同的綠色制服,她抬起帶著通訊手環的右手,對著另一端道:「颯茲亞、薰月,有一組人往你們那方向過去了。」

  『收到。』對方回復道,『我們這邊準備好了。』

  「我跟小光跟在後面。等等見。」得到答覆後,少女便切斷了通訊,接著對移至她身旁的光樺說道:「他們準備好了,我們跟在後面吧。」

  「沒問題!」

  兩人再度鑽入樹林之中,保持著穩定的距離,就這麼不遠不近地跟在四人後方。

  認出眼前這組人正是自己先前偷襲失手的那四人,光樺忍不住咕噥了句「真巧」。失手後的他也沒太在意,掉頭便和跟他一起行動的羅紗會合,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得手兩顆──一顆搶的、一顆偶然發現的。

  再加上另外兩人奪得的一顆,這組已經有三顆珠子了。

  見前方四人越來越接近他們設下埋伏的地點,光樺和羅紗各自喚出了武器,前者為軍刀,後者則是把長弓。

  接著兩人便一左一右分開,光樺仗著翅膀優勢竄入樹林之中,動作靈敏地鑽過枝葉來到預先選定的伏擊點之一,他握緊軍刀,看著下方的人走至他們想要的位置後,雙翅一振,鎖定了走在後方的惑夢便疾衝而下。

  另一邊的羅紗拉弓搭箭,趁著下方四人被光樺吸引走注意力,一箭瞄準了四人中央。

  「咦?」

  殊不知,底下的人們非但沒因光樺的突擊亂了陣型,反倒像是早有準備一般,尼奧長劍橫舉攔下了光樺的軍刀,將惑夢護在後方,東方和漠星也快速調整位置,後者正巧面對著羅紗射來的一箭,反應極快地扔出一個火球,直接攔截了箭矢的突襲。

  對方早就發現他們了──羅紗瞬間意識到這點。

  沒有遲疑,羅紗再度彎弓搭箭,靠著武器的距離優勢從側支援起順勢與尼奧打起來的光樺。

  漠星在扔出火球後,舉劍就想往羅紗的方向衝去,不料身後卻出現了道冰牆,將她與其他三人分開的意味十足,羅紗也果斷移動往更接近光樺那方的位置。

  轉身欲追的漠星被冰牆攔住了去路,趁著這個空檔,身著紅色制服的赤褐短髮少年倏地現身在漠星身側,揮動長劍展開攻勢,阻止漠星返回支援。

  見到此狀的東方卻無法前去幫忙,原因在於站在他前方、手持長刀指著他的少女。

  這名面無表情的少女身著水之院的藍色制服,手中長刀的刀柄尾端連著一條鎖鏈,末端接連著小型的鉤爪。少女握刀的手很穩,指著東方的刀完全沒有移開的意思。雙方都在評估彼此的實力,兩人就這麼陷入了無聲的僵持。

  在漠星和東方各被一人纏上的同時,尼奧的對手也從一變成了二。羅紗順利移動到了適合的位置,與光樺的攻勢展開配合。

  戰場一分為三,如果是一般的戰鬥,誰佔優勢還不好說,但此時的重點是珠子。不只是有計畫地將他們分散,這隊人甚至知道惑夢手中保管著珠子,分別對上東方和漠星的兩人都是以牽制為主,尼奧與惑夢才是他們的重點目標。

  長劍與軍刀互擊,響聲清脆,惑夢則是以風刃阻斷羅紗的攻勢,不讓襲來的箭矢有干擾到尼奧的機會。不論是尼奧跟惑夢,亦或是光樺和羅紗,兩組人都是十分了解彼此的搭檔,一時間局面形成拉鋸,不分上下。

  但如果沒有明確的辦法和計畫,光樺等人這番出手可說是太過魯莽了。

  東方沒有一直與前方的少女僵持下去,而是主動發動了攻擊。漠星那邊的冰牆想必是這名水之院的少女施放的,對於冰牆的用意,東方在這點上留了點心。

  只是要攔阻漠星的話,那名少年的牽制理應足夠,若是為了防患未然而設的,此時耗費力量維持它又是為了什麼?

  考前白鳥教過他凝聚水盾的方式,東方推測冰牆也跟水盾一樣,要長時間維持都需要力量支撐的,若不是有什麼打算,浪費力量在那裡做什麼?

  就算猜不透對方的打算,至少讓少女無法分心在那邊也是個方法。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東方在僵持沒多久就主動發動了攻擊。

  果不其然,少女且戰且退,以防守為主,攻勢卻也刁鑽。東方打了一陣子就明白了,少女是打算纏住他,也看準了他沒辦法使用較具攻擊性的術法,可以一邊牽制一邊維持冰牆的存在。

  東方才剛入學而不會術法的事,起碼在水之院一年級不是秘密。

  而打破這番僵持局面的,正是與漠星交戰的少年。

  逮著一個空隙,少年架開漠星的劍,身影一閃,接著竟是出現在冰牆另一端,直接逼近了被尼奧護在身後的惑夢。沒發覺少年的出現,惑夢被這一偷襲嚇得驚叫出聲,在其他三人都無法干擾的情況下,少年貼近惑夢身側,一進一退,惑夢放在口袋中的珠子便落入他手中。

  「撤!」珠子到手,少年連忙招呼其他人撤退,同時身形也已快步閃出。

  尼奧被光樺和羅紗纏住無法支援,漠星打破冰牆的速度仍是快不過少年脫身離開的腳步。最後成功做出應對的,只有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的惑夢。

  握住短笛一吹,取代音色而出的是枚細小的毒針,但少年早有防備,側身險險避了開來,手握珠子又閃出去一截,在羅紗的箭矢掩護下快速退出了戰場。

  但這枚毒針還是為漠星搶到了個反擊的空檔,身影竄出,一枚火球也先一步扔了出去,目的不在傷敵,而是想絆住少年的腳步再近一步拉近距離。

  少年轉身回敬一顆火球,在同伴的掩護下以撤退為第一優先,沒有要戰的意思。一行人的配合十分熟練,尼奧眼看情況不妙,腳下一退取得了空檔,手中金銀兩色的長劍瞬間拆成一金一銀的兩把劍。

  沒料到對手的武器還能有這種變化,光樺「咦」了聲,軍刀一時間跟不上雙劍的攻勢,讓尼奧得以擺脫他的糾纏,轉身去跟漠星一同追擊奪走珠子的少年。

  光樺揮刀欲追,卻被惑夢搶先一步絆住。雖然沒有太多近戰的手段,但干擾用的風彈和毒針攻勢,惑夢可說是還算熟練了,此時纏住光樺,也讓他一時無法去支援被兩人包夾的同伴。

  見光樺被纏住,羅紗瞥了另外一端,東方和少女自成一個戰場,後者的實力明顯在上,卻被前者反過來纏住,短時間內還無法趕過來幫忙。

  羅紗果斷支援起被夾擊的少年,卻還是慢了一步。被逼得不得不出手還擊的少年只在倉促間將珠子塞入口袋,此時被漠星精準的一劍劃破口袋,彩色的珠子就這麼順勢飛入一旁的草叢內。

  見狀,漠星沒有中斷攻勢,尼奧則是移動位置,打算先將珠子拾回來再說。

  「哎呀真巧,走在路上也可以撿到珠子!」

  倏地,一道不屬於兩隊人的聲音響起,在珠子落入的草叢旁,一名少年的身影鑽了出來,並以極快的速度逃離戰場。

  「謝啦!大家考試加油啊!」葉黎元手握珠子,在不遠處自家組員的掩護下,以著不可思議的詭異路線藏入樹林中。在兩組人反應過來並追上前,便跑得不見蹤影了。

  尼奧啞口無言,就這麼看著葉黎元的身影消失。怪不得他就覺得這聲音耳熟,這個逃跑迅速的傢伙不就是自家室友嗎!

  兩隊人馬停下了爭鬥,只能愣愣地消化著被人趁虛而入,將珠子奪走的訊息。

  雙方的爭鬥也就這麼無疾而終。

 

 

 

 

  在葉黎元出現並奪走他們原本鎖定為目標的小珠子後,眼看再待在那裡也不會有什麼進展,光樺等人迅速地放棄糾纏,選擇離開。

  和東方等人拉開距離後,他們便隨意找了個地方休息。

  「哎,原本想說可以搶到一個,結果反倒被第三方得利了。」盤腿坐在地上休息的光樺咕噥著道,對兩次失手感到相當不滿。

  原本他們正是打著先讓別組去找,找到後再來收割成果的主意,但最後第三方的出現只能讓他們選擇放棄這回,畢竟珠子都被搶走、人也跑得不見蹤影了。

  相當於老實找珠子的東方等人,這組從一開始便雙管齊下的作風十分強勢,也沒在怕招惹仇恨的。

  「這也沒辦法,打這種主意的組別估計不少,接下來得注意了。」羅紗說道,語帶安撫,接著轉頭關心另外兩位同伴,「颯茲亞、薰月,你們沒受傷吧?」

  「沒事,小傷而已。」名為颯茲亞的赤褐短髮少年擺擺手,接著道:「反正組別不少,機會肯定還有。只是下回可要注意防範周遭。」

  「我也沒事。」名為薰月的水之院少女回答,也沒對剛才的失手多說些什麼,只是在一會兒大家休息的差不多後出聲,「我們要走了嗎?」

  「行!休息夠了就出發吧!」光樺隨手扶著一旁直立著的大石頭借力站起,但沒料到他只是稍微施了點力氣,那塊石頭竟是從土裡鬆脫倒下。

  「……哎?」光樺訝異地看著那塊石頭。他自認沒出多少力,除非那塊石頭有人動過,否則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推倒。

  這樣的石頭螢光之森裡也有不少,外表呈不均勻的灰白色,表面有些紋路,看著也不似一般的石頭。雖然在樹林裡擺這麼多石頭有些突兀,但久了大家也習慣了,倒也覺得和諧。

  以往也在這森林活動過,光樺記得這些石頭都挺牢固的,推也推不動。

  羅紗看著那塊在石頭翻倒後明顯鬆軟的泥土,微微瞇起紫色的眸子,「嗯……你們覺得,這裡可能是有別人找過,又或是底下有什麼東西呢?」

  「妳是說,下面可能有那些小珠子?」光樺看向羅紗,驚喜地問。

  「也許有,也許沒有。」羅紗答道,邁開腳步來到光樺旁邊,「找找看吧,就算沒有我們也沒什麼損失。」

  這裡的泥土有被人翻動過的痕跡……不知道究竟是別組翻找過所留下的,又或是老師們藏珠子時留下的呢?

  其實真要說的話,羅紗比較偏向於泥土是被別組翻找過的說法,但就如她所說,就算沒找到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找到了!而且還是兩個,真幸運!」

  也因此,當羅紗看見光樺從土裡翻出兩顆小珠子時,不免感到有些訝異,「還真的有啊……」

  「不過沾了泥土……羅紗借個手帕。」

  要到了手帕,光樺蹲在地上便擦拭起珠子來,沒擦多久卻發出了個疑惑的單音,「哎?」

  他看著擦去泥土後的兩顆小珠子,不同於克露絲展現給他們看的珠子般流動著彩色的美麗光芒,這兩顆珠子內竟是一片混濁。

  「這好像……不是我們要找的?」羅紗彎下身,從光樺手中接過其中一顆珠子查看。但下一瞬間,兩人的表情齊齊轉為驚愕,反應稍快的羅紗更是直接將珠子扔了出去,緊接著又連忙往後退開,好似那珠子是什麼可怕的東西。

  見羅紗如此大動作,颯茲亞邁步上前,「怎麼了嗎?妳說不是我們要找的是什──!」

  颯茲亞沒有再說下去,因為他看見光樺從地上跳起轉向他,同時聽見羅紗驚喊出聲。

  「快退!」

  他看見光樺五指抓握住軍刀。

  看見他的褐色眼眸轉為妖異的金色,不祥的黑色花紋占據了半張側臉。

  一切只發生在片刻間,當他看見光樺舉起軍刀朝他攻來的時候,幾乎是反射性地喚出武器,動作卻快不過靠著羽翼優勢快速拉近距離、一刀刺向他的光樺。

  完全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一時間不只是颯茲亞,稍遠一些的薰月也反應不過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光樺一刀刺穿了颯茲亞的胸口,用著他不該有的蠻力,將手中的刀無情地往右上方一劃,硬生生地撕裂了血肉,大量的鮮血隨著軍刀的揮斬噴出。

  就算是一向面無表情的薰月,見到這種情況也微微睜大了眼。

  「颯茲亞!」大步退開的羅紗喊道,喚出長弓便是一箭射向光樺,逼得他抽刀後退,也讓她和薰月清楚地看見了那雙金色眼瞳及黑色花紋。

  沒理會遭到重創的颯茲亞,光樺雙翅一搧,握著染血的軍刀轉而朝羅紗攻去。

  自知被近身的話只會落得被動挨打的地步,羅紗扔出幾枚風彈後便快速朝薰月的方向奔去,後者也迅速地在羅紗後方張開水盾,接著在光樺揮刀破開水盾的那一瞬間,大量的水從天而降,將毫無防備的光樺淋的全身濕透。

  薰月一握拳,光樺身上的水瞬間凝結為冰。

  施展完這一串術法,第一次在實戰中這樣使用的薰月不敢大意,眼看光樺掙扎著想靠蠻力掙脫寒冰的束縛,而在他不安份的動作下,覆蓋在他身上的冰也有了碎裂的跡象時,連忙催動力量在光樺身上又覆蓋了幾層寒冰。

  趁著光樺被寒冰絆住,薰月拉了與她會合的羅紗便往訓練場的方向跑。

  「等等!薰月!我們走的話颯茲亞他──」

  「這裡是學園內,不會死人的。」薰月迅速地截斷羅紗的話。她不用上前確認也知道颯茲亞的失血量並不小,但冒然去救恐怕會先栽在光樺手上,「那兩顆珠子不對勁,我們得找別人幫忙才行……老師他們可能還在廣場上……」

  光樺臉上的花紋和金色眼瞳,讓她聯想到了課堂上聽過的「妖族」──與妖族立約的人身上某處會出現名為「契印」的黑色印記,眼瞳會呈現金色。她不明白光樺身上為何會出現這些特徵,只知道是那珠子造成的。

  羅紗應了聲表示了解。她也看過那詭異的珠子,要是那時慢了步扔出去,或許現在的她也會跟光樺一樣。思及此,她不禁一陣後怕,但還是迅速壓下心裡的不安,回頭瞥了後方一眼。

  這麼一瞥,卻讓她不禁瞪大了眼,驚叫出聲。

  薰月跟著回頭一看,卻看見一片混濁黝黑的霧正朝著自己和羅紗快速逼近。眼看黑霧就要追上兩人,薰月只得剎住腳步,朝後方一揮手,在雙方之間張開一道水盾。

  哪知黑霧輕鬆地將水盾吞噬殆盡,在兩名少女還來不及作出反擊時,從上方便朝著她們兩人鋪蓋而下──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