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是期許,乘載彼此邁步向前;

  信念是祝福,乘載光芒映照長途;

  信念是願想,乘載力量投向彼方。

  無法輕易撼動之力,源自於心。

 

  ——望界紀事錄.七衛之章第四節〈符〉。

 

 

  位於東部的春城和位於北部的冬城,兩者之間隔著凝雪山脈。

  終年積雪的山脈中,有著一條供人經過、還算好走的路,其名凝雪小徑。每隔數日,就會有人透過小徑來往兩城之間。朝日商隊便是其一。

  十幾輛馬車上載滿了貨物,預計要在三日內通過凝雪小徑。為了避免受到魔獸或強盜襲擊,朝日商隊自然也雇用了冒險者作為保鑣。除了長期合作的響雷冒險團之外,隨行的還有規模不大的青鳥冒險團。

  青鳥會和朝日合作,主要還是透過響雷的介紹。

  響雷會對青鳥如此照顧,是因為後者其實是前者的成員出來創立的團。響雷的名氣不小,名聲也不錯,團員們的待遇也不差。會從這樣的團主動退出,在外人來看是件十分怪異的事。

  「吉爾,你們真的沒打算留下?」

  坐在馬車中,響雷團長莫爾斯望著坐在他對面的青年,有些兇悍的臉不怒而威。但青年只是笑笑,絲毫不受他的威壓影響。

  「響雷很好,但我們之所以會成為冒險者,有別的原因。」

  「待在響雷做不到嗎?」

  「是的。」

  莫爾斯望著對方,最後一嘆,「那就去吧。記住了,響雷隨時歡迎你們回來。」

  「我明白,謝謝您。」

  露出了感激的笑,吉爾對著這名教導自己劍術的恩師深深一鞠躬。

  後方,吉爾的妹妹梅蒂也跟著彎下腰。

  吉爾和梅蒂同樣都有著一頭耀眼的金色頭髮和翠綠眼瞳。吉爾的短髮俐落,二十三歲的他是名個性爽朗的俊秀青年,劍術優秀,連莫爾斯也十分讚賞;梅蒂的長髮及肩,性格開朗的她清秀可愛,在去年滿十八歲成年後便靠著精湛的弓術正式加入了響雷。不久前跟著兄長一同創立了「青鳥」。

  只有兩名成員的青鳥冒險團,即將在抵達冬城之後正式脫離響雷獨立。

  對此,他們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莫爾斯是他們父親的好友,兩兄妹幼時見過他幾次。要不是有他,他們倆恐怕沒機會成為冒險者,離開春城去完成他們的願望。

  成立青鳥冒險團,是為了「證明」。

  證明一場似夢非夢的旅程。

  商隊的馬車又前進了一段距離才停下紮營,吉爾和梅蒂下了馬車一同準備。在夜色徹底籠罩以前,一行人已完成了工作,圍著營火享用著準備好的晚餐。

  吃飽喝足後,吉爾望著星空,梅蒂則坐在他旁邊。

  「哥。」

  「嗯?」

  「……我們,可以證明那不是夢的,對吧?」

  「當然。」他莞爾。

  望著眼前的星空,吉爾不禁陷入回憶之中。

  十二年前、兩人仍年幼時的那趟奇妙旅程,對他們的人生可說是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他們想證明那不是一場夢,證明這趟旅程是真實存在的。

  那是某個冬夜時發生的事。

  當時他們坐在家門前的階梯上望著星星、聊著天,那抹蒼老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邊。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自稱貝希倫,她希望兄妹倆前去尋找能帶來安祥並制止病痛的青鳥,以治癒女兒的病。

  善良單純的小兄妹就這麼答應了。在貝希倫的幫助下,他們經過了許許多多的地方,但找到的青鳥不是變了色、捉不著,便是在離開之後悄然死去。最後他們只帶回了空鳥籠,結束了這趟奇異的冒險。

  回到家時,他們卻發現家裡養的鳥兒變成了青色,於是他們便十分大方地將鳥兒送給了貝希倫。隔日在床鋪上醒來時,他們幾乎忍不住懷疑那是一場夢。

  理應送出去的「青鳥」卻仍待在籠子裡,而且顏色也是原先的褐色。

  匪夷所思。

  他們把這當成了兄妹之間的祕密,並試圖想找出這趟旅程確實存在的證明,然而一直毫無所獲。

  直到他們聽說了永夜之地的存在。

  永夜之地、夜之宮殿。

  他們想起那隻帶離宮殿不久後便悄然死去的青鳥,想起那抹包裹於漆黑之中的人影。因此,他們成為了冒險者,為的就是想前往永夜之地一探究竟。

  記憶中早已模糊的漆黑身影,是否就是夜之魔女?

  他們打聽了不少關於夜之魔女的消息,但事實是如何卻一直不得而知。恐怕只有到了那裡,見到夜之魔女本人才能知曉了。

  如今,他們的機會來了。

  抵達冬城,和響雷分別之後,他們便會一路往北前往永夜之地。

  光想就覺得興奮。

  入夜後,響雷依照往例排班守夜,二十多人排三人一班,身為團長的莫爾斯也在名單內,他從不因為自己的身分而享有特權。吉爾和梅蒂則是跟另一名男性排在第二班。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在響雷守夜。一夜平靜。

  商隊在隔日下午抵達了冬城。冬城的環境較為寒冷,但和凝雪山脈相比已經好上許多,眾人雖然疲憊,但還是在街道晃了晃,將事情安頓好後才在旅店休息。

  朝日商隊的目的地是冬城西區,和要往北走的青鳥不同向。那晚,響雷的夥伴們替他們舉辦了簡易的歡送會,畢竟是一起奮鬥過的同伴,再加上和兩人一直都處的很不錯,歡送會上,吉爾和梅蒂收到了大家不少的祝福。

  「自己行動要小心點啊,我們等你們回來!」

  「梅蒂,有人欺負妳妳就揍回去!揍的他爹娘也認不得!」

  「別讓別人瞧不起啦,吉爾。」

  「嗚嗚,團裡的妹子又少了個啦……」

  各式各樣的話語出自各個他們熟悉的面孔,大家在旅店附設的餐館飽餐了頓。

  望著笑鬧著的眾人,吉爾和梅蒂來到了莫爾斯面前,將代表響雷冒險團成員的徽章遞出。但莫爾斯只是揮了揮手,「留著吧。響雷的名聲會幫上你們的忙的,況且,我說過了,響雷隨時歡迎你們回來。」

  頓了下,他又道:「照顧好你們自己,別被欺負了。」

  「我們一定會的。」兩人對視了眼,最後,梅蒂信誓旦旦地如此說道,「您也請保重。」

  莫爾斯微微勾起唇角,沒有再多說什麼。

  熱鬧的氣氛持續了很久,要不是明天還要繼續趕路,他們大概會混的更晚。

  次日清晨,吉爾和梅蒂便告別響雷,出發前往永夜之地。

  一路往北行的兩人在太陽西落以前來到了北區的凝晶鎮,找了間旅館便住了進去。雖然兄妹倆一直以來生活勤儉,存了不少旅費,但還是為了省錢而共擠一間房。

  放好東西並稍作休息後,吉爾在房間的小桌子上攤開了地圖。這份地圖是離開響雷前,團裡的朋友交給他的,內容還算詳盡,其中還特別標註了幾處較為危險的地區。

  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這份地圖都十分有幫助。雖然沒有響雷內部的那麼詳細,但他們能拿到這份地圖,已能證明莫爾斯對兄妹倆的看重。

  他們現在所在的冬城一共分為東西南北四區,朝日商隊前往的西區以市集和商家為主,是冬城經濟發展的重要地區;他們所在的北區則是以晶礦加工為主,是個繁忙而樸實的區域。

  「預計再過兩天我們就能進入凜木荒原,通過之後就能進入永夜之地了。」吉爾的手指沿著行進的路線劃過,最後停留在標註著永夜之地的寬廣平原上,「裡頭不曉得會有什麼情況,到時候可要小心。」

  梅蒂單手支著下巴,垂眸望著「永夜之地」四字,「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樣子呢。」小時候的記憶早已模糊,況且那時候她才六歲。

  「到時候自然就知道了。」吉爾收起地圖,「先去吃點東西吧,明天要趕路,今天可要好好休息。」

  「好。」

  梅蒂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兩人帶上一些隨身物品後便前往旅店附設的餐館用餐。餐館並不大,是經營旅店的夫婦專門設立給住宿的客人們用餐的。

  此時的餐館內也有著不少用餐的客人,大部分顯然都是冒險者。餐館內的氣氛還算熱鬧,兩人走進餐館時,禮貌性地跟注意到有人進來而望向他們的人點頭當作是招呼,接著便找了空位坐下。

  取過菜單,兩人飛快選定了餐點,接著便在座位上隨意地聊起天來。

  餐館內的客人們各自聊著天,也沒刻意壓低音量,梅蒂在用餐到一半時倏地聽到有人在談論「凜木荒原」的事。通常會在這種公開場合講的都不怕人聽,她倒也毫無心理負擔地仔細聽了起來。

  「聽說凜木荒原這一陣子不太安全。」

  「是啊,好像是有獸潮來襲,鎮上的人都很擔心,鎮長似乎想雇用人協防呢。」

  「協防啊?有需要就去吧,順便賺點外快也不錯。」

  「不過這段期間不該是獸潮來襲的時間點吧?太早了。」

  「誰知道,反正城主府那邊沒什麼動作,應該是小規模的獸潮吧?大概是那群畜牲吃飽太閒在發瘋。」

  獸潮?

  梅蒂咀嚼著三明治,下意識地將視線投向談話的人們的方向。

  如果是獸潮的話,他們倆要過去也會有點危險……

  吞下嘴中的食物,梅蒂移回視線,「哥,他們說凜木荒原有獸潮欸。」

  吉爾一愣,「獸潮怎麼會在這個時間?現在可是春末。」

  冬城的獸潮通常是發生在秋末冬初之際,再怎麼樣也不該是現在。

  「不曉得。」梅蒂納悶地回答,「我只聽到這樣。」

  那群冒險者已經聊到別的地方去了,似乎也只是隨口提及。

  吉爾蹙著眉沉思了下,「那得多打聽點消息。」

  「意思是得延後了嘛……」梅蒂嘟嘴抱怨,但並未堅持一定要儘早過去。

  雖說他們是冒險者,但有勇無謀向來只會害命。與其急著就往危險地帶衝,探聽好訊息並審慎評估才是適當之舉。

  喝了口熱牛奶,梅蒂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哥,不然我去問問看吧!」

  說完,梅蒂也不管吉爾怎麼回應,站起身便往那桌冒險者走去。

  「各位好,方便探聽個消息嗎?」

  在桌邊站定,梅蒂露出得宜的笑容,對著因她的舉動而停下交談的冒險者們。

  幾人面面相覷,最後發話的是一名似乎是首領的高大男人,「妳要打聽什麼嗎,小姑娘?」

  「是這樣的,我剛才聽到你們在談凜木荒原有獸潮的事,因為我們正好要往那邊去,所以想探聽一下消息。」

  「凜木荒原?那裡最近很危險哦。」男人用著審視的目光望著梅蒂,「魔獸可是不長眼的,小心沒命。」

  「作為冒險者,哪有害怕危險的道理?」梅蒂笑問:「能否告訴我們相關的訊息呢,先生?」

  男人沉默了數秒,接著大笑出聲,「哈哈哈!小姑娘,妳想知道的話,直接到廣場上去吧!鎮長在那公布了些許消息。我們沒親自去凜木荒原看過,廣場那邊的消息或許比較清楚。」

  男子口中的廣場是位於凝晶鎮中央的彩晶廣場,是鎮上最熱鬧的地方,也是鎮長公佈消息時的最佳地點。其中就特別設置了個用來公佈重要訊息的公佈欄。

  「我知道了,謝謝你。」

  結束對話,梅蒂便乾脆地返回座位上。

  吉爾單手撐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望著那群冒險者,對於他們或為審視或為探詢的視線毫不在意。接著,吉爾將視線移回在對面落座的妹妹身上,「彩晶廣場是吧?」他們的對話他自然也聽在耳裡,倒也無需梅蒂再轉述。

  「是啊,他們說的。」梅蒂抓起叉子,繼續享用未用完的餐點,「說起來我們還沒過去看過呢。」來到凝晶鎮已經接近日落,他們便沒有到廣場上查看訊息。

  「明天再去看也不遲。」吉爾說道:「要是狀況不穩定,我們就先在這裡待一陣子,如果不嚴重,明天補充完物資,後天就可以出發。」

  「知道了。」

  梅蒂將注意力轉回食物上,繼續慢條斯理地享受著盤中美味的三明治。

  冬城氣候寒冷,越往北邊越是如此,和兄妹倆來自的春城迥然不同。不同的氣候也造成了不同的飲食文化,喜愛美食的梅蒂對於眼前富有北方特色,夾有醃肉、可洛達(一種生長於嚴寒地區的蔬菜)和特製醬汁的三明治十分滿意。

  用完餐後,兄妹倆便回到房間梳洗,打點好之後便儘早就寢。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