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不知道自己昏倒了多久,他是被尼奧叫醒的。

  恢復意識時,他和尼奧正待在一條長長的走道上,走道兩旁掛著閃爍著藍紫色光芒的燈,仔細一看,裡面是和火焰同色的晶石,這樣的燈大約每隔幾步路就有一個。

  但,他並沒有看見惑夢和漠星的身影。

  「惑夢她們呢?」東方疑惑地問道。

  尼奧的臉色沉重,還帶著一絲擔憂,「不知道,醒來的時候就沒見到她們了。」

  「那恐怕是分散了。」東方說著皺起眉,他發現自己的劍不見了,大概是摔落的時候弄掉的吧,「這裡是……?」

  「應該是學園某處下方,」尼奧回答,抬頭望向上方,「上面並沒有看到我們掉下來的那道裂縫。」

  「得找到她們兩個才行。」東方看了看走道的兩端,「我們要往哪走?」

  「完全失去方向感了呢。」尼奧有些苦惱地說,「隨便選一個吧?」

  「這邊?」東方指向自己左方。

  「嗯。」尼奧點點頭,沒有異議。

  兩人朝著東方選定的方向走去。

  走道上迴盪著兩人的腳步聲。除了兩人發出的聲音以外,這裡可說是什麼聲音也沒有,一片靜默籠罩在這個空間之中,讓兩人忍不住猜想這裡是否只有他們兩個。

  沒走多久,東方和尼奧在一座向下的環狀樓梯前停下腳步。

  樓梯的兩側幾乎沒有燈光,從東方的角度來看只能隱約見到微弱的紫藍色光芒。

  皺著眉頭,東方幾乎是下意識地邁開腳步。

  「東方,」尼奧伸手拉住他,「下面不知道會有什麼,我來帶頭吧?」

  東方點點頭,讓擁有武器的尼奧走在前頭。

  兩人藉著微弱的照明小心翼翼地沿著樓梯走下,就這樣緩慢地走了幾分鐘才走到樓梯的盡頭。連接樓梯尾端的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同樣大約每隔幾步路就掛有一盞裝有紫藍色晶石的燈。

  沿著道路往前行,東方和尼奧來到了一扇門前。

  尼奧小心翼翼地推開一道小縫,微弱的紫藍色光芒從門縫裡鑽出。裡面似乎也有著和外頭一樣的燈,但其亮度更勝於外面。

  確認裡面似乎沒有人後,尼奧輕輕將門推開,另一手則是不敢大意地握緊劍柄。

  門內是一個不大的房間,一塊大約半個成人高的巨大晶石正漂浮在房間中央。在視線觸及晶石內的嬌小人影時,尼奧的臉上無可避免地浮現了震驚與愕然。

  晶石裡頭的是一名白髮男孩,長長的髮絲披散在背後,皮膚略顯蒼白,雙眼緊閉,似乎是陷入了昏迷。蜷縮的瘦小身影使得男孩看起來更加的脆弱。

  東方同樣也注意到晶石裡的人影,畢竟房間裡除了晶石以外別無他物,想要不注意也難,但他只是看著男孩皺起了眉,總覺得對方身上傳來的氣息很熟悉,就像是他在什麼時候,跟對方有過不算短期的接觸……

  「希羅達?」沒來由地,東方口中吐出了一個人名。

  「……老師怎麼會在這裡?」沒有詢問東方為何知道,晶石中的白髮男孩即是那名失蹤已久的水之院院長,尼奧對於希羅達身在此處這點感到十分地訝異與疑惑。

  訝異的是他們會在這裡遇上希羅達,疑惑的是希羅達明明就在學園裡,為何老師們會說他失蹤?

  難道……老師們並不知道?

  尼奧突然想到了一個糟糕的可能性。

  假設老師們並不知情,那麼,為何希羅達老師會在這裡?而且,這裡又真的是學園底下?

  就在尼奧思考著各種可能性時,東方看著紫藍色晶石,幾乎是下意識地將手放上,但當他的手碰到晶石的瞬間,紫藍色晶石竟是爆出了強光,同時朝著四方碎裂炸開!

  東方沒有立即閃躲,反而是伸手向前一撈,幾乎是在同時,一股力道將他往後拉開。

  尼奧將東方往後一拉,同時甩出雷電將朝他們彈來的晶石碎片彈開,但仍是有不少碎片割裂了他們的衣服、劃傷了他們的皮膚。

  待晶石炸裂所產生煙霧消失後,只見前方的地面滿是紫藍色的碎片,至於原本被困在晶石內的希羅達則是安穩地待在東方懷裡。

  「呃,然後?」不知怎麼地把希羅達從晶石裡救出的東方這麼問。

  「……」這是尼奧的反應。

  望了眼滿地的碎片殘渣,東方索性先找了個比較乾淨的位置將懷中的男孩放下,尼奧此時也湊了過來,跟著彎身查看起希羅達的狀況。

  男孩身上沒有明顯的外傷,看起來似乎只是單純失去意識而已,尼奧見看不出什麼端倪,索性將注意力轉往周遭。

  房間裡沒有其他東西,但他也不敢掉以輕心。這整件事都透露著古怪,他思考了下,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用通訊手環通報護衛隊。

  事不宜遲,尼奧立即打開了通訊手環,找到了緊急通報的選項便撥了通訊出去。不料以往總是能快速聯絡他人的通訊手環卻莫名失效,一連試了幾次都無法撥通。

  「怎麼回事……?」尼奧深感茫然。

  同一時間,一直在關注希羅達的東方注意到他似乎有了清醒的跡象。他喊了尼奧一聲,同時下意識地傾身察看。

  然後便被無預警撐坐起上半身的希羅達直接撞上。

  「啊!」

  「好痛!」

  於是聽見呼喊回過頭的尼奧,首先看見的就是兩人各自摀著被撞到的地方哀號的畫面。

  「好痛……哎?」抬起頭,仍然閉著雙目的希羅達「看」著東方,小臉上帶著茫然。

  「老師,您沒事吧?」尼奧問道。東方和希羅達撞的那一下,連他看了都覺得痛。

  希羅達將臉轉向尼奧,「嗯……雪艾的學生?吾記得你是……尼奧?」

  尼奧點點頭。希羅達口中的「雪艾」正是他們雷之院的院長、他的老師。

  希羅達側了側頭,又問:「那……你怎麼會在這裡?還和……啊,是東方。」

  希羅達伸出手戳了戳正在思考為何他沒睜眼卻似乎能視物的東方,「是真的。」

  「……什麼叫是真的?」東方反射性地道。

  「那應該是上明月中,要考期中考了……啊!」希羅達猛然想起什麼似地喊了聲,「對了!帝呢?」

  「帝?」東方疑惑的反問。

  「嗯,」拍了拍東方的手臂示意他將自己放下,希羅達的語氣有些慌張,「吾得告訴其他人……不能相信帝!因為、因為他、他是……」

  「他怎麼了?」東方問道。

  「我們先離開這裡……他在附近……」希羅達喃喃地說道,一手拉著尼奧、一手拉住東方便往外走。

  「老師怎麼了?」尼奧沒有抗拒地讓希羅達拉著走,同時問道。

  「吾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吾……」希羅達的語氣有些慌張,「對了,只有你們來這裡?」

  「還有惑夢和漠星。」雖不明白男孩在慌張什麼,尼奧仍是鎮定地做出回答。

  「那得先去找她們……」希羅達拉著兩人走上樓梯,腳步有些急促。

  但,同樣被希羅達拉著走的東方忍不住想說,以你的短腿,要走快好像有點困難……

  不知道東方那不太禮貌的想法,希羅達的眉宇間透露著焦急不安,但急著往前走的他一個沒注意便踩到了自己的長袍下擺,然後差那麼一點便會往前摔倒……如果他沒有拉著後方那兩人的話。

  此時的三人已經來到了先前東方和尼奧醒來時所待的那條走道上。他們沿著走道往前走,一直到碰上了岔路。

  「嗯……」希羅達微微側了側頭,「吾等現在應該往哪邊走?」

  東方有些無言以對,「……你不知道?」你拉著我們走難道不是因為你知道漠星和惑夢在哪裡嗎?

  「吾不知道。」希羅達老實地承認,「她們不是吾的學生,吾只能感應到吾的學生所在之處。」

  「我們現在還在學園裡嗎?」尼奧詢問,見希羅達點點頭後又說:「那有沒有辦法聯絡其他老師們?我剛剛試著用通訊手環通報護衛隊,但是沒辦法撥通。」

  「啊。」希羅達的語氣就像是突然想到有這個辦法一般,但在看見東方那似乎是無奈至極或是死心了的眼神後,他忍不住出言替自己辯護,「吾不是故意忘記,吾只是太過緊張……吾……」

  最後,希羅達微微低下頭,有些垂頭喪氣,「吾很抱歉……吾,還有必須學習的地方。」

  但他很快就打起精神,「吾現在就試試能否聯絡上夏洛他們,傳送訊息用的術法應該可以用的。」

  話雖如此,但當他正打算有所動作時,卻像是發現什麼異狀一般,猛地轉頭望向道路了彼端。

 

 

 

 

  漠星無預警地停下腳步,走在後方的惑夢差點來不及反應而撞上她。

  「漠星,怎麼了嗎?」惑夢詢問道。

  「沒什麼。」漠星看了看四周後,再度邁開腳步。

  她剛才似乎感應到和自己很類似的力量……也許該說是夜曲的力量才是。

  會是和自己同學院的同學嗎?

  一邊思考,手握長劍的漠星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著。

  她們在回復意識後,便發現她們正待在一條走道上,不見尼奧和東方的身影。兩名少女很快地採取了行動,她們一邊尋找東方和尼奧,一邊找著離開的道路。

  沿著走道走著,惑夢和漠星一路上並沒有多加交談。若是遇到岔路,便由兩人輪流憑直覺選擇方向前進,不知走了多久,兩人來到了一座寬廣的大廳。

  「好像是死路呢。」惑夢看了看掛著數盞燈、比道路稍微亮了些的大廳內部,說道,「要往回走嗎?」

  「嗯。」環視大廳卻沒看出什麼所以然來,漠星點了點頭,同意了惑夢的提議。

  但正當兩人要回頭找其他路的時候──

  「我還在想是誰跑進來了,原來是妳們。」

  ──一道低沉穩重的聲音從兩人後方響起,伴隨而來的是一陣腳步聲。

  兩名少女回過頭,在看見來者的時候不免感到訝異。

  黑色的髮絲紮成一束垂在肩上,深紅色的眼眸一如往常地帶著冷淡。帝在兩人前方停下,冰冷的眸子掃過兩人。

  「老師。」漠星看著帝,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妳們怎麼在這?」看著兩人,帝詢問道。

  兩名少女大致交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帝聽了後微微瞇起眼。

  「這樣啊……也好。」沉思片刻後,帝說道,「我送妳們離開吧,眼睛閉上。」

  惑夢和漠星不疑有他,照著帝的話閉上了眼。

  不過……老師怎麼會在這?

  閉著眼,漠星心想。

  考試時間,兩位老師應該都是在學園內監考才是,難道是因為她們掉到這裡來的緣故?

  就在漠星思考著的時候──

  『小心啊!漠星!』

  ──器靈夜曲的聲音猛地響起。幾乎是反射性地,漠星心念一動,一揮手朝著前方甩出了火焰。

  「……喔?」雖然有些訝異,帝還是冷靜迅速地擋下了火焰。相反地,揮出火焰的漠星則是呆愣住了。

  秉持著對夜曲的信任,在聽到對方驚喊出聲時,她沒有遲疑便揮出了火焰,但,夜曲的警告所針對的對象竟是她的老師、帝?

  『這是怎麼回事?夜曲?』

  『……我不知道,』漠星可以感覺到夜曲的不安和緊張,她的聲音幾乎是在顫抖,『大人的力量不太對……我說不上來,明明應該是純粹的火之力才是,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那股力量裡,會帶著一絲妖氣?』

  在聽到夜曲顫抖著說出的話後,漠星頓時感到一陣錯愕與荒唐。

  老師的力量裡……有妖氣?

  幾乎是本能地感到危險,漠星拉著一旁的惑夢便往後退了幾步,並將力量偏向輔助的她護在自己身後。

  「……漠星?」惑夢茫然地喚了同伴一聲。她不認為漠星會攻擊自己的老師,但她確實是這麼做了,為什麼?

  只是漠星的臉色也是同樣地茫然。

  「……原來如此。」帝的眼神鎖定了漠星,但他的視線更像是透過了漠星,看著和少女有著連繫的夜曲,「挺敏銳的。」

  微瞇起眼,帝的身旁有多簇火焰浮現。

  拉著惑夢,漠星沒有多想便退入了後方的大廳,同時低聲地和惑夢說:「夜曲告訴我,老師的力量中……有妖氣。」

  「什……!」惑夢錯愕地看著漠星。

  老師的力量裡怎麼會有妖氣?

  『恐怕是真的了,』惑夢心裡響起一道聲音,那是她的器靈、蘭芯,『夜曲可是火系的器靈,和那位大人可謂系出同源,不會感應錯誤的。』

  聽見蘭芯的說法,惑夢不安地握緊了手中的短笛。

  看著兩名顯得十分緊張的少女,帝跟著步入了大廳內,身旁的火焰也來到了個驚人的數量。

  「本來想讓妳們輕鬆點的,不過這樣也無所謂。」在話聲落下的同時,帝身旁的火焰倏地朝著惑夢和漠星飛射而去。

  兩名少女一個甩出火焰迎擊,一個化出風牆抵擋。但不論是漠星的火焰,亦或是惑夢的風牆,兩者和帝的火焰相比皆是遜色了幾分,更何況是要擋下他的攻擊?

  炙熱的火焰吞噬了漠星的火及惑夢的風,接著卻是撞上了大片的寒冰。

  帝的眼底閃過一絲訝異,他迅速地轉過身,毫不在乎後方的兩名少女是否會趁隙攻擊。在他的前方,微喘著氣的希羅達從東方懷裡滑下,身旁浮現幾支尖銳的冰矛。

  「……真麻煩。」看著希羅達,帝皺起了眉。

  「吾不准你對她們動手,」希羅達挺起胸膛,不過在他後方的尼奧和東方可以看見他正微微發顫著,「吾、吾也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說的好聽,但,」帝絲毫不把希羅達的威脅放在眼裡,「我又怎麼會不知道,你只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

  希羅達沒有答話,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絕對不可能打得贏對方。

  但他也不打算要放棄。

  手一揮,希羅達將身旁的冰矛朝著帝擊出。寒冰化成的長矛和炙熱的火球相交,大量的水蒸氣幾乎遮蔽了雙方的視線。希羅達要的就是這一刻。

  白髮男孩的身影化做水氣包圍住後方的尼奧和東方,下一秒,水氣帶著兩人出現在惑夢那方。

  希羅達擋在四名學生前方,朝著回過身的帝射出了大量的水球。帝平舉右手打算召出火焰,接著卻是硬生生地收手躍開。

  一束雷電劈在他先前所站的位置上,帝微瞇起眼,眼神瞥向在場唯一的雷之院院生。

  尼奧朝惑夢和漠星低聲交代了幾句,隨即再度召出雷電,兩名女孩則跟著施展術法,火球與風彈蓄勢待發。

  希羅達深吸一口氣,跟著學生們一同凝聚術法,毫不留情地往帝的方向攻去。他需要足夠的空隙逼近對方,不這樣的話,單憑各自的力量對轟,哪怕身旁有三名學生的幫助,他們的落敗也是遲早的事。

  即使是面對著朝自己攻來的雷電、風彈和火球,以及如雨般驟然落下的冰箭,帝還是冷靜地將其一一化解,接著舉起右手,炙熱的氣流在他的手中凝聚聚,化作大把火焰朝著希羅達疾射而去。

  雙手平舉,希羅達化出了水盾迎擊,不料這片火焰僅是幌子,隱在大片水氣之後的是一枚直取他心口、由火焰凝聚而成的箭矢。箭矢放出的時機刁鑽,希羅達注意到時已來不及做出反應,然而卻有一面水盾及時出現,險險擋偏了箭矢,讓它從男孩身旁飛過,並無傷及他分毫。

  及時化出水盾的正是待在後方關注整個戰局、因為仍不會術法而沒有出手的東方,靠著精準的反應和白鳥先前教他的一招,他成功化解了這致命的一擊。

  帝的反應極快,眼看一招不中,翻掌又是幾枚焰火擲出,接著一盞盞緋紅烈焰在他的身旁成形。

  「也該結束了。」他低聲呢喃,同時,緋紅烈火帶著驚人氣勢便朝著希羅達等人砸下!

  希羅達慌忙地化出寒冰抵擋,寒冰卻是在沒幾秒後便被擊潰。火焰朝著五人籠罩而下,就在帝以為火焰會把五人全數吞噬之際──

  濃郁的水氣環繞住整個大廳,氣溫驟降,帝的火焰竟是被水氣凝結成的寒冰包覆,寒冰在抵消火焰威力的同時也化成了大量的水蒸氣消散。

  手持西洋劍的白髮女子站在希羅達身前,左手平舉,身周是寒氣繚繞。她回頭望向身後五人,語氣難掩心焦地問道:「你們沒事吧?」

  無預警出現在此的學園護衛隊隊長,正是她擋下了炙熱的緋紅烈火。

  「白鳥?」看著突然出現的白鳥,希羅達的語氣訝異,「吾等沒事,但是、妳怎麼會在這?」

  「不是只有我喔。」白鳥說道,「單憑我的力量,還不足以闖入這個空間呢。」

  不需要她多加解釋,所有人都知道她指的是什麼意思。

  就在白鳥突然出現,並出手擋下帝的火焰的同時,帝的那方也非全然無事。腳下倏地竄出的石柱讓他不得不抽身後退,在他前方,指間夾著數枚石片的夏洛安斯神色凌厲。不給對手多餘的反應時間,夏洛安斯射出手中石片,隨即再度手握數枚,朝著帝的方向衝出。

  夏洛安斯的攻勢凌厲而不留情面,絲毫不因同伴關係而手下留情,但帝的回擊卻也是同樣地狠戾,眨眼間兩人便是數個交手來回。

  召出石牆擋下一波火焰,夏洛安斯沒有反擊,而是趁著空檔抽身後退數步,看著也停下攻勢的帝微瞇起一雙眸子。

  「……果然。」夏洛安斯就像確認了什麼似地說道,「看來我的猜測是沒有錯了……你是怎麼做的?你又做了什麼?」

  「呵。」帝輕笑一聲,「雖然不曉得你知道了多少,不過,現在才發現已經太遲了。」

  「你的目的是什麼?」沒有被帝的話語影響,夏洛安斯又問。他的聲音冰冷嚴肅,隱約間還夾帶著怒氣,「你想做什麼?你該知道我們不會讓你再有機會的。」

  「你認為呢?你認為我打算做什麼?夏洛安斯?」帝反問道,「你很聰明,當初我就是太過大意才會敗在你手上。但是呢,都過了這麼久了,你已不再是當初的你,就如同我不會再是當時的我,我在漫長的時間中累積力量,而你們呢?」

  帝的嘴角拉開了個嘲弄似的弧度,「漫長的時光已磨去了你們的敏銳,她的力量也在不斷消耗下逐漸衰弱。難道你還以為這一次我仍會輸嗎?」

  一時之間,兩人間是一片靜默。

  夏洛安斯冷著臉瞪視著帝,帝的表情則是帶著顯而易見的嘲弄。

  看著自己的老師,漠星突然發覺,對方似乎有那麼一點……不對勁。

  不是出手攻擊他們,也不是和夏洛安斯老師不留情面的較量,而是本質與給人的感覺上的不同。

  如果再加上夜曲所說的,老師的力量帶有妖氣的話……是不是可以推論,老師是被妖族附身了?

  雖然這麼想,但這個想法連漠星自己都覺得荒唐。

  妖族是以時間為報酬,替被寄附者完成願望的一族。老師會有什麼願望需要和妖族交易?而且身為時空獵人學校的老師的他,又怎麼可能會做出和妖族交易這種事?

  漠星想到的這些,尼奧和惑夢也想到了。

  趁著帝被夏洛安斯牽制住的時候,漠星將夜曲所說的妖氣一事告訴了尼奧和東方。在這段時間,對於惑夢和尼奧來說,要想出這層關係並非難事。

  「學姊,這是怎麼回事?」

  「先別問任何問題,你們在這裡聽到的所有事情最好也不要太過在意。」白鳥打斷了惑夢的提問。她的注意力雖然大多放在目前陷入僵持的兩名院長身上,但不代表她會忽略了學弟妹們眼中的不安、擔憂與困惑,「會沒事的,不用擔心。」

  在經過數秒無聲的瞪視之後,夏洛安斯平舉右手,身後有多枚銳利石片浮現,「不管你說的『這一次』結果會是如何,至少現在,輸的人依然會是你。」

  「挺有自信的嘛……那就來吧,就來看看是我的動作比較快,還是你能在我達成目的之前阻止我。」說著,帝輕抬右手,漆黑的花紋自他的指尖浮現,沿著手臂攀爬而上,最後隱沒在衣袖底下。暗紅的眼瞳轉為不祥的金,一絲絲妖氣以他為中心擴散。

  夏洛安斯微瞇起眼。

  金色的眼瞳與黑色契印,這是被妖族在奪取被附身者的身體控制權,並進一步地同化、讓自身妖氣可以透過身體施展時必會顯現的特徵。

  這表示他打算全力動手了。

  「他不可能跟你簽訂契約,也就是說,你是用了某種方式強行侵入,而且已有好一段時間,最早發現不對勁的希羅達私下找你對質,才會被你囚禁在這裡。」夏洛安斯頓了頓,他接下來的話語裡幾乎褪去了所有溫度,「現在──你該滾出去了。」

  說完,夏洛安斯不再發言,身後石片無預警地朝著「帝」的方向疾射而去。

  第二回合就此展開。

 

 

 

 

  火焰從各個方向逼近,但夏洛安斯總能早先一步喚出石牆將其抵擋。他的戰鬥方式充分地利用了地之力的特性,以防守為主,必要時卻也能做出強烈的攻擊。

  面對著凌厲的火焰攻勢,夏洛安斯可說是毫不緊張,他甚至是能在戰鬥的同時思考關於附著在帝的身上的那名妖族,其所擁有的能耐與他目前能掌控的力量多寡。

  估計應該有七成五……不,大約是七成左右。居然能掌控帝這麼多的力量……

  暗自擬定了計劃,夏洛安斯轉守為攻,猛然轉為強勁的攻勢竟是壓制住了帝,一時間帝只有喚出火球硬擋下朝自己射來的石片,同時腳下不敢停歇地躲過從地下冒出的石柱。

  一注意到夏洛安斯的石柱是有意無意地想將他逼向某處後,帝的身形立刻潰散為火焰,飛竄至半空中便變回人形。他在空中俐落地一翻身,同時大量烈焰朝著下方轟然落下,連一旁的白鳥等人都在攻擊範圍內。

  大量的火焰照亮了整個大廳。面對著朝己方撲來的火焰,白鳥雙手平推,身前浮現藍光繪成的法陣,濃郁水氣便朝火焰衝撞而去。

  夏洛安斯同樣冷靜地擋下了火焰,但下一秒他卻是臉色一變。在大片焰火之中,竟是有一道突兀的黑色光芒以火焰為掩護,如落雷一般氣勢洶洶地朝著地面砸下!

  說時遲、那時快,一片寒冰及時覆蓋了地面,攔下了黑光的同時也被擊碎。化出冰層的希羅達下一秒卻是身形不穩,腿一軟險些跌跪在地,及時接住他的是在他後方的尼奧。

  「老師,您沒事吧?」尼奧擔憂地問道。

  扶著尼奧重新站穩身子,希羅達搖了搖頭,連忙又對前方轉頭查看的白鳥說道:「不用擔心吾,妳快去幫夏洛那邊!」

  談話間,發現一擊不中的帝抬手又是數道黑光,這次瞄準的不再是地面,而是周圍懸掛的燈。伴隨著碎裂的聲響,一瞬間整座大廳便陷入黑暗。

  接下來的事發生的極快。

  在這個無法視物的狀況下,面對帝的下一波攻勢,眾人的反應都難免慢了拍,前者也沒有再召出火焰給人視物的機會,而是再度砸下黑光,分別襲向了在場的所有人。

  白鳥雖然受到了黑暗的影響,但在聽見黑光落下的破空聲時,她仍是極其迅速地在眾人上方架起了水盾,精準地攔下了攻擊。

  緊接在第一波攻擊後的是數道炸裂聲,以及夾雜於其中的幾道細弱悶哼,再來則是重物落地的聲音。白鳥一秒從聲音判斷出相對位置,掏出一個玻璃瓶便扔了出去。

  直接被砸破的玻璃瓶中竄出了大量金色光點,不算太亮的光芒照亮了周遭。藉著微光,白鳥得以看清前方兩人的狀況──在看不見的狀況下難以施展術法,兩人瞬間便改成了近身肉搏,乍看之下一時勝負難分。

  抬手剛要以術法施予協助,白鳥的動作猛然一頓。她倏地感覺到一股和周遭瀰漫的濃烈妖氣相異的氣息。若不是她一直沒放鬆對四周的警戒,恐怕會疏忽了那一絲屬於另一人的妖氣。

  「漠星,點火!」意識到不對,白鳥語氣急促地喊道,同時改而喚出了多面冰牆。

  瞬間反應過來,漠星連忙召出數枚火球。在冰牆的反射下,金色光點和火球的火光得以更充分的照亮整座大廳,白鳥的視線快速掃過周遭,下一秒猛地喝道,「巴薩魯!」

  金髮銀眸的少年瞬間出現在白鳥身側,白鳥則是在喚出器靈的同時便衝了出去,右手抓握住乍現的冰製西洋劍,目標鎖定角落一名不起眼的嬌小身影,快步逼近之後舉劍,斬下!

  冰氣擴散,看不清面孔的嬌小身影疾退,倉促間白鳥僅能辨識出那是一名年輕女孩,下一秒卻是失去了她的蹤跡。

  大廳周遭倏地又是幾道爆炸聲響起,整個地面隱約地在震動。白鳥迅速判斷出這波爆炸是她察覺的那股異樣妖氣所造成的,但再凝神細查,她卻無法再感覺到那絲妖氣的存在。

  屬於另一人的妖氣和那抹嬌小身影就如曇花一現,若不是爆炸造成的破壞,她幾乎要懷疑那是自己的錯覺了。

  白鳥穩住身勢後一回身,先是確認了幾名學生和希羅達皆在巴薩魯的保護下毫髮無傷。而隨著視角變向,她也得以看見大廳中央的近身戰局勢有變。

  帝以一番密集的攻勢逼退夏洛安斯,緊接著一團火球直接朝他眼前砸出,趁著夏洛安斯閃避的空檔,他的身影竟是崩解為碎焰散開,直接竄至夏洛安斯背後。

  化解掉對方攻勢的夏洛安斯頓時一怔,隨即意識到對方以這個空檔完成了一次繞背。

  來不及閃避,夏洛安斯的胸口從後方被帝覆蓋著焰火的手貫穿,他聽見對方幾乎是在自己耳邊吐出一句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話語……

  「這一次,我終究還是能夠……」

  沒有聽完,被貫穿胸口的夏洛安斯竟是獰笑著,以同樣只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說了三個字。

  他說:「你輸了。」

  帝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愕,隨即他的身子便被重重地擊出。

  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攻擊到的竟然只是夏洛安斯用地之力製造出來的人偶。在對方宣告其勝利的同時,人偶迅速崩解為石塊並改變形體,化作巨大手掌將他的身體狠狠搧飛,那力道讓他重重撞上了後方牆面才停下。

  儘管反射性地調整姿勢減緩撞擊的衝勁,他還是有那麼幾秒難以動彈。不等他爬起身,他的肩膀、雙手以及雙腳猛地傳來了一陣劇烈痛楚,他頓時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多處是被細長銳利的石柱給貫穿了。

  棕髮青年的身影映入他的視野之中,在他無法反應之際,夏洛安斯一手掐住他的頸部,另一隻手掌心是白光閃耀,舉起便要往他的心口按下!

  然而,夏洛安斯的手卻是停在帝的胸口上方幾公分處,沒能再往下。帝的右

手準確地扣住了他的手腕,掌心被貫穿的傷口因強行掙脫鋒利的石柱而撕裂,卻沒有流出半滴血。

  忍著痛,帝卻是輕笑出聲。

  「你知道為什麼會選在這裡嗎?」猶帶虛弱的嗓音這麼問道,「這裡是過去的終點,也將是新的起點──這只是開始,夏洛安斯。」

  「我很期待我們正式見面的時候。」

  那是「他」附著在帝身上時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黑髮男子鬆開了手,如爪般的五指下一秒竟是毫不猶豫地貫穿自身心口再抽出,在夏洛安斯驚詫的目光中,帝身上妖化的特徵瞬間隱沒,黑色的霧氣自他的胸前的傷口中竄出,眨眼間便消失無蹤。

  夏洛安斯神色凝重,他意念一動,貫穿帝手腳的石柱瞬間消失。胸前最嚴重的傷口在妖族脫離時已自動癒合,像是不曾存在過,其他傷勢則是竄出了細小的金紅光點,以不甚明顯的速度恢復著。

  夏洛安斯站起身,吐出了一口長氣。他垂眸望著失去意識的同僚,頭也沒回地對著白鳥下了命令,「白鳥,妳先帶他們到上面去。」

  望了眼仍驚魂未定的學弟妹和難掩倦容的希羅達,白鳥壓下了所有疑問和猜測,答覆道:「知道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