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結束後,潘德拉的學生們迎來了試後的五日連假,一掃數日來的沉重,學園裡四處洋溢著輕鬆愜意的氛圍。

  但,仍有一人仍在期中考的水深火熱之中,為了補考而死命唸著書。

  那人就是東方。

  一大早用完早餐後,東方便抱著課本來到了圖書館內。從早上八點就開館的圖書館此時幾乎沒什麼人,東方在進門時甚至看到那名圖書館管理員正趴在櫃台前睡覺,很有偷懶怠職的嫌疑。

  沒有打擾對方的意思,東方逕自找了個座位便坐下,攤開課本接著唸下去。

  期中考的這段時間以來,東方幾乎天天都往圖書館跑,有時是學長姊們替他做重點教學,有時則是他自己來自習。除了因此而逐漸熟悉的管理員外,有幾位學生和他也算是熟面孔了。

  像是總是坐在角落窗邊默默看書的風之院少女,以及也常跑圖書館的同班同學喬森。或許是知道他的狀況,喬森還好心地將自己的筆記借給了東方,並推薦了幾本參考書籍給他。

  其中有跟課業相關的,也有一些還算有趣的課外讀物。東方在查找資料時還發現了不少有意思的書籍,但考試當前,他還是忍著想看的慾望專心把期中考的內容讀完。

  等東方終於從期中考解脫時,都已經是五天假期的第三天下午了。

  走出了充作補考場地的水之院教室,東方伸了個懶腰,久違地感到輕鬆,至於考試成績會如何?這件事就等放假完再說吧。

  看了下時間,東方決定先去學餐隨便吃點東西,再回圖書館借點書回去。室友們這幾天似乎都各有計畫,有時他用完晚餐回到宿舍時,都還不見室友歸來。

  潘德拉的學生餐廳從早上六點營業至晚上九點,包辦了早午晚三餐、下午茶及宵夜,是學園眾人填飽肚子的地方,宿舍的伙食事實上也是由餐廳供應的。

  餐廳的負責人是一名紮著亞麻色雙馬尾、擁有淡褐色雙眼的青稚少女,名為夕羽的她擅長製作各式各樣的料理,至於她的幫手則是一群如孩童般大小的小熊玩偶。

  每次看著小熊玩偶在餐廳裡忙進忙出,東方都覺得十分神奇。

  「嗨咿──東方,來吃點心嗎?」

  一踏入學餐,東方便聽到了少女打招呼的聲音。此時並非用餐的巔峰時段,以往都在廚房裡頭忙碌的夕羽便有餘裕出來招呼用餐的人們。

  說到對夕羽的印象,除了小熊玩偶和極佳的手藝外,便是她驚人的記憶力,東方第一次和室友到學餐吃飯時,便聽和她熟識的億嵐說,夕羽認得這裡的所有學生,只要見過一次,下次便能認得出對方。

  「嗯,剛補考完,來吃點東西。」東方回答。

  「那麼,來點蘋果派和紅茶怎麼樣?」夕羽眨了眨眼,提議道,「當作期中考解脫後的美味點心?」

  「好,麻煩妳了。」

  東方坐下不久後,小熊玩偶便端上了蘋果派和紅茶,色香味俱全的派讓人食指大動。雖說玩偶不會說話,但東方還是在開動前向它們道了謝謝。

  小熊玩偶舉手擺出敬禮狀,隨後一溜煙地跑了。

  吃飽喝足後,東方再度來到了圖書館。這回管理員沒在櫃檯睡覺,而是直接沒了人影……東方很懷疑自己待會該怎麼借書。

  希望管理員等等會出現。

  抱持著「看著辦吧」的想法,東方上了二樓,先去取了幾本前幾天看到的書籍,將它們暫放在平時看書的位置後便逛起了圖書館。

  參觀到術法相關的書籍時,東方在該區停留了不少時間。不得不說的是,在他不知該借哪本比較好時,器靈安羅西亞替他省了不少麻煩。

  『……那本「你不可不知的一百種實用術法」可以看看,「術法的演變與起源」先不用,你沒底子看那個太早了,「術法基礎理論」的話……等等,作者是阿格薩?這傢伙的理論書就免了,你去找他的冒險記事還比較有用,大概在世界資料那區,可以增廣見聞。』

  聽話地將被否決的書本放回架上,東方忍不住感嘆,『沒想到你懂這麼多。』

  『只是稍微會挑書而已,哪些書適合初學者、哪些是屁話或現在看太早了,本大爺要分出這些也只是小事一樁。』

  抱著書本,東方思考了下,最後決定先借這些就好,再借下去他也看不了那麼多,不如等這批看完之後再來借。

  抱著一共六本書籍來到了櫃台,管理員還是不見人影。東方有些尷尬地在櫃台前站了會,默默思考起控訴圖書館管理員怠忽職守的可能性。

  「學弟要借書嗎?」

  這時,一道清冷的嗓音傳來,東方回過頭,正好和踏入圖書館大門的清麗少女對上眼。

  少女紥著俐落的棕色短馬尾,略長的瀏海遮住了右眼,儘露出紫色的左眼。身穿綠色制服的她是風之院的院生,同時也是東方這幾天在圖書館認識的學姊。

  「黎亞學姊。」東方打了招呼,「嗯,我想借書,但是管理員不在……」

  「我幫你吧。」黎亞說,相當閒熟地走進櫃台操作起設備,「學生證。」

  東方取出學生證交給對方,黎亞接過後又是一番操作,快速俐落地便幫東方辦好了借書手續,「這樣就可以了。」

  「謝謝。」東方感激地接回了學生證和書籍。

  「以後你如果要借書,但管理員不在的話,可以來找我。」黎亞示意性地指了指自己平時坐的位置的方向,「我沒課也沒事就會在這邊。」

  「好,謝謝學姊。」

  「不會。」黎亞說道,擺了擺手便往二樓走了。

  告別黎亞後,東方抱著書本便直接返回宿舍,206號房內此時空無一人,三名室友都不在房內。

  將書本和背包放下並一一放好,整理期間,東方不經意瞄到自己擱置在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這才倏地想起自己還有選課一回事。

  「差點忘記。」他喃喃,並伸手將文件擺至桌面中央顯眼的位置。

  『那是什麼啊?』

  此時安羅西亞出聲問道,東方一邊將筆記本和文具從背包中取出,一邊回答:『選課用的文件,學長之前給我的,要在這段假期內填好交給他。』

  解釋到一半,東方想起自己好像沒跟安羅西亞解釋過自身的特殊狀況,於是便繼續說明道:『事實上我期中考前才入學,據說是出了點狀況吧,所以課也還沒選,現在也還沒學多少東西。』

  『大概有猜到,簡單來說你就是菜鳥一隻。』安羅西亞畢竟也看著東方在締契後的這幾天拚命唸書跟補考,不似其他悠閒放假的學生一般,自然也能推論出他的情況不同。

  雖然對「菜鳥」這個詞有些意見,但東方想不到反駁的說詞,只得作罷。

  「既然如此,先來選課好了。」東方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將選課文件打開,抽出了裡頭的課表和課程列表。

  課表上已經填上了幾堂課,包括他這幾天考過的「魔藥學」、「歷史人文」、「術法學」和「世界通則」,除外還有一堂「戰鬥技藝課程」。

  東方從課程表中找到了關於這幾堂課的說明,前四堂是五院一年級都有的必修,最後那堂則是屬於他們水之院的,其他院則有各自的同名課程,負責的老師也不同。

  這幾堂課他在期中考前都有稍微上過,或是聽葉黎元介紹過。雖然還不熟悉,但多少知道在上些什麼。

  其中的戰鬥技藝課程是堂實戰訓練的課,考驗每個人的戰鬥能力,也會教他們不少對付妖族的辦法,除外還會替和器靈的配合上有問題的人解惑,因此每個院都有這堂必修。

  他們水之院的授課教師正是希羅達,只是前陣子因為失蹤的緣故,改由護衛隊隊長兼四年級生的白鳥來代課。說實話,東方有些好奇那名如孩童般的稚嫩教師會如何教課。

  黎蘭卡在一併交給他的選課秘笈中附上了選課方式的說明,他稍微對照了下,自己還能再選至多三堂選修課。

  說到這本選課秘笈,這是學長姊們逐年蒐集各堂課的修課心得再流傳下來的,裡頭整理了學生們對於各堂課的評價,供作參考用。評價的首頁就寫了注意事項,其中一條就表明了這僅供參考,各堂課可能會因老師的上課方式改變而有所不同。

  東方好奇地翻開秘笈看起。有的課程後方寫著「老師人好,分數甜,大推!」或是「課很硬、報告很多超累超煩!」之類的明顯是看輕鬆度的評語;有的則寫著「理論紮實,老師跟助教都樂於幫學生解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需要花很多時間念,但看懂很有成就感,老師也會推薦許多在圖書館借的到的相關書籍」、「不難但是不知道學了可以幹嘛」等重視實用度的評語。東方甚至還看到一堂寫著「難懂又難過,複雜度百分百,學生數永遠徘徊在開課下限的超級魔王課」,至於課程名稱是「時空原理論述」,授課教師則是「夏洛安斯」。

  仔細看過每堂課的課程說明和評價,東方比對了自己的空堂,花了不少時間選出幾堂他有興趣或是安羅西亞推薦他選的課,再狠心刪掉一堂因為興趣而選,但不認為自己可以在學期中才開始學的情況下學好的課程。

  將這些課程的資訊列在另一張白紙上後,東方瞥了眼時間,決定先去學餐吃晚餐。

  等他用完餐回到宿舍時,他可以從另一個座位上的背包判斷出葉黎元已經回房間了,浴室傳來的水聲顯然是他正在浴室裡洗澡的關係。

  東方拉開椅子坐下,發現桌上那張列著數堂課的紙張旁被擺了一張便條,便條上畫了數個箭頭指向他寫下的課程名稱,分別寫上了「這堂我有修,可以借你看課本」、「我朋友說這堂不如回家自己念,不推」、「這堂我們班的薰月有修,你可以問問她評價,或是需要我幫問也行」等等註解。

  東方挑起眉,不得不說他有些意外。

  於是待葉黎元洗完澡出來後,他向他揚了揚便條,「謝啦。」

  「小事。」望見那張便條,葉黎元瞭然地笑了笑,「有問題都可以問我,別客氣!」

  由於選完課後必須把課表交給黎蘭卡讓他幫忙處理後續,東方打算今晚就搞定這部分,他看了看葉黎元的註解,再比對一下資訊,對於這些課程的志願排序稍稍有了想法。

  「我推陣法原理基礎,老師的教法很有條理,而且陣法滿實用的。」頭髮都還沒擦乾,葉黎元頂著毛巾就湊了過來,還不忘保持了個不會讓水珠噴到文件的距離,「你要看看課本嗎?」

  「好啊。」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葉黎元回到座位,沒幾秒便從櫃子上抽出了課本返回,遞給東方,「喏。」

  東方道了謝並接過課本,大略翻看了下。此時安羅西亞的聲音再度於他腦海中響起,『陣法確實滿實用的,你可以考慮看看。』

  『你也覺得陣法不錯嗎?』東方邊看課本邊隨口提問。

  『嗯,陣法可以做到不少術法做不到的事,也有長時間維持,或者說是儲存術法的特性。』安羅西亞大略解釋了下,『這是基礎課的話,之後大概還有進階課程吧?你如果之後沒興趣也罷,但有點基礎也好。』

  「……那就選這個吧。」東方決定後,便先將這堂課的資訊填到課表上,「其他的話……」

  他一一看過寫下來的其他課名,最後鎖定在其中兩堂上,一個葉黎元寫了別院的朋友有修,另一個則是寫班上有人有修。

  東方發現自己這位室友的交友圈還滿廣的。

  「其實你也可以考慮不選。」葉黎元建議道,「一年級的必修不少,加上你的狀況特殊,我認為少選一些比較好把落後的先補完,反正你目前這樣也到修課下限了。」

  看了看課表和選課說明,東方蹙了蹙眉,發現葉黎元的說法似乎也符合規定,「……好像確實是這樣。」

  「簡單來說,每學期至少修一堂選修,含必修的總修課堂數要在五至八堂間。」顯然早就研究過並搞懂了,葉黎元說明道,「以一年級來說,只要選一堂選修就足夠了。」

  看了看說明上的數行說明,東方忍不住感嘆,「這真複雜。」

  「我們一開始也這麼覺得,那時候在宿舍選課,我們三個討論了才大概知道怎麼選比較好。後來是尼奧他們有個同學剛好過來找他,見我們在選課還說明了一番,我們才確定是這樣沒錯。」葉黎元一邊擦頭髮一邊說,原本柔順的短髮被他弄的有些凌亂,「他來自的世界好像有類似的選課方法,所以上手的滿快。」

  語閉,他有些好奇地問,「說到這個,你是哪個世界來的?啊,如果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當我沒問。」

  聞言,東方只能乾笑。他也不是不想說,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

  葉黎元看了東方的表情,心裡猜測他大概是有什麼不愉快的回憶或是難言之隱。其實學園裡不願提及過去的人也不少,畢竟年紀輕輕就喪命而來到這裡,難免有些人的過去並不愉快。

  他在問之前也有顧慮到這點,但「來自的世界」是公認不會太超過的問題,不過這並不會是他硬要東方回答的理由。

  見東方臉色不對,他相當乾脆地將話題攬回自己身上,「我來自的世界在這裡被稱作『湛星』,跟尼奧那個同學剛好是同鄉。那時候大家自我介紹時就注意到了,畢竟有些名字的命名方式很好辨別。」

  「還有這種方式啊?」東方微訝,同時腦中浮現了一個念頭。

  如果他想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名字或許是個線索?

  「對啊,畢竟不同世界的人多少會有差異,不管是姓名、外貌、信仰、生活習慣等等,聽說待久的人就能做到只憑基本資訊推斷出對方是從哪個世界來的。」

  聞言,東方頓時想到一個人,「這麼說白鳥學姊可以囉?」

  那名女子可是有著「萬年四年級生」的稱號,似乎也待了很久。

  「這我就不知道了。」葉黎元聳聳肩,隨後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說到『白鳥學姊』,我跟你說個祕密,別說出去啊!」

  「行,什麼祕密?」東方被勾起了好奇心。

  「別看人家那個樣子,實力強大、氣質優雅、長的漂亮,背後還有個祕密粉絲後援會,事實上啊──」葉黎元像是有意吊人胃口地拉了個長音,然後壓低音量說道:「『她』可是貨真價實的性別男!」

  「……啊?」東方一時震驚的只吐出了個單音,他飛快將葉黎元的最後一句話在腦海裡重播了兩遍,這才稍微理解了意思,「你說,她……他是男的?」

  「對啊,只是一直是女裝打扮而已。」像是被東方震驚的表情取悅到了,葉黎元笑彎了眉眼,「他似乎不介意別人知道,但也沒有特別澄清過這點,不主動說可能是怕人觀感不佳吧?」

  東方還在驚訝,葉黎元聳聳肩繼續說:「反正也不是刻意扮成女孩子去偷拐搶騙幹壞事,個人習慣嘛,搞不好是他們那邊的傳統也不一定?」

  「……說的也是。」勉強消化了這個訊息,東方回道。

  雖然還是感到不可思議,但葉黎元說的也對。東方認識白鳥也有一段時間了,並不覺得那人會藉著自己的外貌去做什麼壞事,既然如此,不管背後的原因為何,那都是他的自由。

  「不過,既然他沒特別說,你是怎麼知道的啊?」望向葉黎元,東方深感困惑。

  「這是祕密。」葉黎元笑的一臉深不可測。

  嗯,看來他這位室友不只是交友圈廣而已,還是個情報份子。

  東方暗想,接著提出下一個問題,「那,那個『祕密粉絲後援會』又是怎麼回事?」

  「簡單來說,就是崇拜者的概念吧。」葉黎元說,「你哪天有興趣的話,我可以介紹後援會會長給你認識啊。」

  「……不,不用了。」

  結束了話題,葉黎元頂著毛巾晃回自己座位,東方則將注意力放回選課上。他記得一開始是在講選課的,只是不知不覺就扯到了白鳥,還讓他知道了對方的真實性別……

  這樣應該喊學長還是學姊啊?

  東方思考了下,最後得出突然改口也很奇怪的結論,打算還是繼續喊白鳥學姊了。

  至於選課的部份,謹慎思考過後,他決定就維持目前這樣就好。就像葉黎元說的,他還得把落後的進度補回來,把課選滿恐怕不是個好主意。

  確認資料填寫無誤後,東方相當乾脆地便聯絡了黎蘭卡,同時都在宿舍的兩人很快約了地點,沒多久東方便將資料交了出去,黎蘭卡則是說事情辦完後會再通知他。

  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東方仔細想過,確認了自己接下來應該沒什麼緊迫的事要做。將桌面收拾一番,他決定先去洗個澡再回來看今天借回來的書籍。

  有幾本看起來比較輕鬆的書,正好適合這個考完試後的休閒時光。

  接下來兩天,東方除了到圖書館看書,還趁機仔細地參觀了下整座校園,途中經過訓練場時,還被安羅西亞要求著下去練習一下。

  打從術法檢測那天與安羅西亞結契後,東方就沒再喚名召出武器,想想他們之間確實需要磨合,東方便同意了。

  再次喚出那把冰藍色的彈弓,東方握住握柄稍微拉了拉弓,心裡想著既然沒有彈丸的話,他應該可以凝聚水珠之類的來使用吧?

  『本大爺是術法型的武器,你的想法是可行的。』此時,安羅西亞發話了,『所以啊,東方你可得把術法練好才行!』

  『這你不說我也會練。』東方回道,『術法挺有意思的。』

  說完,他沒等安羅西亞再說些什麼,再次專心調動起自身的水之力。

  凝聚起的力量在他的意念下化成了細小的水珠,東方調整了下大小,水色的彈丸就這樣完成了。

  望著那顆彈丸,東方思考了下,接著將水珠凍結為冰。他轉換力量形態的速度還不快,但還算穩定。

  張望了下,他一拉弓,將那顆剛完成的彈丸朝地面射了出去。竄出的冰彈擊中地面,頓時將之砸出了個小坑。

  『還不錯嘛!』安羅西亞誇讚道。

  望著那個坑洞,東方頓時感到躍躍欲試。

  「再試試吧!」說著,東方再度凝聚了水珠,做成新的一顆彈丸。

  儘管剛拿到武器時覺得莫名其妙,但東方越用越順手,頓時對這個武器感到相當地滿意。

  再次凝聚出彈丸時,東方看著它剔透的色澤,腦中頓時浮現了個想法。

  『安羅西亞,這有可能嗎?』他迫不及待地問。

  安羅西亞沉思了下才回答,『應該是可行的,不過你得多練習才行。』

  『沒問題。』東方信心滿滿。

  來到訓練場時已是下午四點多,東方一路練習到了晚餐時間,期間也有一些學生過來練習,包括了他綜合測驗組員之一的漠星。

  本就待在角落的東方本來沒怎麼關注其他人,但練習期間還是注意到了漠星那流暢俐落的身影。似乎也是習慣待在較不起眼的角落,那名金髮少女正好就在他附近。

  或許是他觀看的舉動毫不掩飾,又或是漠星對周遭的環境都留了份心思,她舞完一套與烈焰併用的劍法後,專頭望向了東方。

  頓時意識到自己這樣盯著人看不太禮貌,東方連忙道歉,「不好意思,只是覺得妳的動作很流暢才多看了下,我打擾到妳了嗎?」

  「不影響,只是不習慣。」漠星坦然地回答道,也沒掩飾稍稍流露出的不悅。她不會因為被人盯著就分心,但這樣的注視她仍是不太喜歡。

  「……抱歉。」東方尷尬的移開視線。

  漠星本來打算回去練習,但在瞥見東方手中的武器時,她有些意外地問,「那是你的武器?」

  她記得東方在綜合測驗時是拿劍的,怎麼過了幾天就換成了彈弓?

  「嗯?對啊。」愣了下,東方回答道,他大致猜到了漠星這麼問的原因,但並未多加解釋。

  漠星點點頭表示明白,也沒多問便回去練習了。

  東方移回視線,漠星的疑惑也是他這段時間仍想不透的,不過在遺失過往記憶的情況下,和其他同學相比,自己的武器為何是此番型態可說是難以推論。

  話又說回來,他以前真的擅長用劍嗎?

  之前白鳥詢問他慣用的武器時,他為何會反射性地想到這個答案?用起來順手是他本來就會,還是天賦能力的關係?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東方判斷這樣下去也得不出結果,便暫時將之拋諸腦後,不再分心地繼續練習。直至稍感疲憊時,東方才收了武器,離開訓練場去吃晚餐。

  當晚他接到了黎蘭卡的訊息,說他的選課資料已經過了,接下來的上課日就可以照課表來上課,而缺的課本授課老師說會再補給他。

  回覆了「謝謝」後,正在看書的東方打了個呵欠,決定將這段看完後就先去休息。

  對於接下來的上課日,他確實有些期待。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