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上午八時,吉爾和梅蒂一同來到了彩晶廣場上。

  今日的天氣很好,不算太冷的天氣十分適合活動,彩晶廣場自一早就聚集了不少人群。準備工作的人們、擺設攤位的賣家,充滿活力的場景令人一早就心情愉快。

  梅蒂仔細地閱讀著佈告欄上的訊息,微微蹙起的眉頭顯示那些訊息並不怎麼好。

  「上面只寫了有獸潮,要大家前往凜木荒原時盡量小心,非必要別過去……感覺什麼都沒說嘛。」

  暗自腹誹昨晚告知她訊息的男人,梅蒂將視線轉往另一張告示上,「哥,他們要徵人協防欸,你怎麼看?」

  以徵求冒險者協防小鎮為標題的公告就掛在相當顯眼的位置,就在凜木荒原相關的告示旁邊,梅蒂一邊問一邊瀏覽著上方的文字,大致也對荒原的狀況有了近一步的了解。

  「有必要倒是可以去。」吉爾雙手環胸,盯著告示回答道:「凜木荒原的話,應該是獨眼巨狼吧?」

  獨眼巨狼是一種極為兇悍的魔獸,行動時總是成群結隊。牠們盤踞於寒冷的北部,其中一個棲息地便是凜木荒原。

  時臨秋末冬初之際,獨眼巨狼時不時會騷擾位於邊界的凝晶鎮,如何對付這些魔獸,鎮民自然也有一套方法。偏偏現在是採集晶礦的時期,鎮上的人手不足,所以只得徵求冒險者協防。

  原本鎮長是打算向冬城城主府請求支援的,無奈這獸潮來的時間點太過不巧,冬城東區的懸雪鎮遭附近盜賊團襲擊,事態面臨一發不可收拾的境界。據傳言是鎮裡有人勾結了盜賊想要叛亂,佔領了小鎮後又近一步向外擴張,城主對於這件事可謂相當地看重,也因此,城主府暫無多餘的兵力支援。

  徵求冒險者協防──只能說是萬分無奈才迫使凝晶鎮出此下策。

  吉爾和梅蒂還待在響雷時就曾遇過獨眼巨狼,對於牠們的兇悍程度也有一定的認知。此時瞭解了凝晶鎮提出協防委託的緣由後,兩人都認真思考起了魔獸與他們預定行程的影響及關聯。

  「得多探聽點消息才行。」

  放下手,吉爾如此說道。

  「探聽消息的話,基本上也就那幾個地方嘛。」

  梅蒂側著頭輕喃。打探消息什麼的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再說獸潮來襲畢竟也不是稀鬆平常的小事,打聽的管道應該不少。

  至於說到一般的打聽管道,除了某些地方的黑市裡有情報份子外,酒館也是其一,至於能打聽到多少消息,一般都是看詢問對象的情報蒐集能力和詢問人的口袋深度。

  在金錢面前,秘密也會變得脆弱無比。

  吉爾摸了摸下巴,覷了身旁的妹妹一眼。

  讓梅蒂單獨行動他可不放心,畢竟她再怎麼聰明機靈,終究都只是個經驗尚淺的女孩。吉爾可沒打算讓妹妹自己一人跑去危險的黑市,龍蛇混雜的酒館也不是個適合她單獨行動的好地方。

  吉爾暗自顧慮著梅蒂的安危,後者微蹙著姣好的眉,抱持著既然來了就把公佈欄上的訊息全看過的打算,也確實付諸了行動。

  各有打算的兄妹倆沉默了不久,吉爾的聲音在梅蒂看完公佈欄時響起。

  「我們去酒館打聽看看。」他說。

  「不分頭探聽嗎?」梅蒂回頭問道,「這樣感覺比較快耶。」

  心裡早知妹妹會這麼問,吉爾面不改色地搬出早已想好的說詞,「有些訊息,兩個人聽比一個人好。畢竟打聽消息的當下不一定能找出關鍵……既然都來了,我想謹慎行事。」

  當然,他說的也是真心話,只是沒把顧慮妹妹安危這點說出來而已。

  「這麼說也對。」梅蒂附和地點點頭,「那走吧!」

  確認了酒館所在的位置後,兄妹倆便離開了彩晶廣場。鎮上最大的酒館「葛洛克林」就位於彩晶廣場不遠處,步行過去只要數分鐘。

  白天是多數人工作的時間,酒館內部稍顯冷清。櫃台內,酒保一邊擦著杯子,一邊跟一名淡金髮色、將長髮束成雙馬尾的女性談話著。

  那名女性的頭髮相當長,就算紮起,長度還是過了腰部。微捲的髮絲似乎保養得宜,但仔細看她的服裝卻又不像是鎮上的婦女,一身屬於冒險者的裝扮和腰間的細劍雙雙揭露出了她特殊的身分。

  冬城人多半擁有著較深的髮色,其中又以黑色、深棕色等為主,女子淡金的秀髮倒是偏向春城或夏城人。

  兩人先是在櫃檯較旁邊的座位坐下,不打擾酒保與女子的對話。另一名服務生帶著有禮的微笑招呼他們,吉爾點了杯濃度不高的水果酒,自知酒量差的梅蒂則是要了果汁。

  兩人的飲品很快便送了上來。

  酒保和金髮女子的對話沒多久便結束了,女子起身,邁步離開了酒店,酒保則是跑來招呼他們。

  「還需要什麼嗎?兩位客人?」

  身形稍顯豐腴的酒保微笑著問道,吉爾倒也不多說,將一枚銀幣置於櫃檯上往前推去,「我想問夜之魔女的事。」

  「我喜歡乾脆的客人。」酒保笑道,手一伸俐落地收走了銀幣,「那麼,這位先生,你想知道魔女的什麼事?最近和她相關的消息可多著了。」

  「聽聞夜之魔女住在永夜之地,有更詳細的座標嗎?」

  「嘖嘖,永夜之地可大著呢,沒搞清楚就貿然行動,肯定先因資源匱乏而被迫調頭了。」酒保感嘆似地道,接著才回答,「往北走,正北方,偏一點都不行,魔女的夜宮就在盡頭一個崖邊。夜宮周圍有魔女的使魔守護,太過大意可是會吃虧的!」

  「有沒有能避開使魔的辦法?」吉爾接著問。以他和梅蒂的能耐來說,單靠兩人面對危險的使魔,風險太大。

  「哎,那魔女可防備的很,要進夜宮不想見血可不容易啊!」酒保聳聳肩,「大不了跟其他冒險團一起去,人多好辦事。」

  「其他冒險團?最近很多人要過去嗎?」梅蒂困惑地問,酒保則是略顯訝異地望向她。

  「嗯?兩位不也是要去討伐魔女的?」酒保問道,「近幾天,暗地裡想進攻夜宮的冒險者可多著呢,黑市還流傳著一則秘密委託,只有少數人才知曉的。」

  吉爾再度遞出一枚銀幣,「願聞其詳。」

  酒保收下銀幣後,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吐露情報:「獸潮的事你們總知道了吧?鎮上老早傳開了。鎮長在黑市中頒布了秘密委託要取魔女的人頭,得者重賞,至於原因,大家私底下在傳獨眼巨狼的特異行徑就是魔女造成的,魔女操控狼群想襲擊城鎮!多麼可怕的消息!」

  對於酒保誇張的語調,吉爾和梅蒂對望了眼,皆在彼此的眼中看見了半信半疑。

  「有證據嗎?」梅蒂問。

  酒保神秘一笑,「這位可愛的小姐,北方的魔女對城鎮來說一直都是個隱患,她可不是什麼好人,多年以前城鎮也曾受到攻擊呢!」他誇張地搖了搖頭,「據可靠情報來源,有人在狼群中看見了魔女的身影,鎮長為了避免恐慌而下令封口,接著又在黑市中頒布委託。大概是想暗地解決吧?有不少冒險者透過特殊管道得知消息後前來,就為了那大筆的賞金。」

  吉爾輕蹙了下眉。他們來找魔女是為了證實,但聽起來事情似乎相當麻煩──程度最高的那一種。

  「除外啊,表面上騰不出手的城主府似乎也有動作,畢竟是佔據北方的魔女嘛!不過他們打算怎麼應對,這點就沒什麼消息了。」

  和酒保又交談了幾句,暫時沒問題想問的兩人便結束了對話。梅蒂啜飲著果汁,幾秒後有些猶豫地開了口,低聲詢問身旁的兄長:「哥,怎麼辦?最近那邊似乎不太安全……再說,關於夜之魔女,我們了解的好像還不夠多。」

  吉爾垂眸沉思,「……事情是出乎意料,但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他試圖回想著關於夜之魔女的事,當年的他們尚屬年幼,唯一的線索就只有永夜之地的夜之魔女這一條。當年拜託他們的貝希倫婆婆究竟是誰?又是怎麼讓他們在一個晚上來到了離家這麼遙遠的地方?是魔法嗎?在這個名為「望界」的世界中,擁有魔力的人類可是相當稀少的啊!

  若不是彼此都擁有著那趟奇妙旅程的記憶,兩人幾乎要懷疑那只是場過於真切的夢罷了。

  「那怎麼辦,還往北走嗎?」梅蒂又問,「永夜之地局勢似乎不太明朗,我們就這樣過去未免太魯莽了。」

  對於妹妹的說法,吉爾十分認同。

  「我有個想法。」沉思了幾秒,吉爾說道:「廣場的公布欄上,徵人協防的那個訊息……夜之魔女和獸潮有關的話,也許可以打聽到什麼也說不定。」

  說不定也能見到魔女本人呢,這樣還可以省去前往永夜之地的麻煩。

  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方向,兩人便離開了酒店,前去登記參與鎮上的協防。

  說是協防,但又分作了「配合鎮上護衛隊鎮守」及「前往討伐獨眼巨狼」兩樣,明顯地,鎮方似乎打算同時兼顧被動防守與主動出擊,雙管齊下。另一方面,有意參與協防的冒險者們也可依據自身長處選擇協助方式,放大自身的能力價值。

  吉爾和梅蒂選擇的是討伐獨眼巨狼。

  以往在響雷冒險團的經驗讓他們有對付魔獸的信心,再加上曾與獨眼巨狼交手過,只要不是碰上數量過多的狼群,兄妹倆還是有信心應付的。

  再加上他們希望能打聽並接觸到現今凜木荒原、甚至是永夜之地的情況,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直接接觸到他們的目標──夜之魔女。

  雖然對於這方面兄妹倆只有初步的方針,但希望接觸到魔女這點是從未改變的。

  登記完的兩人帶著從登記人員那得到的證明與資料,先行回到了市場。資料上有著預定的集體討伐時間,就在明天。訂下的時間方便了他們這些人數少的團體能夠一起行動,但若是想單獨行動或是本身就是大團體,那自然也是不要緊的。

  至於對擊殺魔獸數量的判別和酬金,則是以取回魔獸晶核數量為依據,多少晶核換多少酬金,這點倒是合乎了不少冒險者獵殺魔獸並取回晶核販售的模式,唯一不同的就在於收購的價格──鎮方提出的酬金比獨眼巨狼這階級的晶核略高了些,雖然不是什麼大差距,但積少總能成多嘛!

  這點多少也吸引了不少冒險者們前來獵殺魔獸,至於會不會發生有心懷不軌的人直接搶奪晶石的狀況……這就不是鎮方能管控到的了。

  冒險團「青鳥」只有他們兄妹倆,要單打獨鬥還是太危險了點,因此兩人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跟團,出發時間也就順其自然地訂在明日上午,恰好和他們原先的計畫相符。

  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計畫,接下來要做的自然就是補充物資了。兩兄妹沒有先回旅店,而是直接前往市場,省去了來回多跑一趟的麻煩。

  補充完物資後,時間也已來到了中午,吉爾和梅蒂在用完餐後返回旅店整理了下買來的物品,趁著下午空閒的時間充足,兩人沒有留在旅店,而是選擇到街上閒逛去了。

  一日充份休息後,隔天上午,「青鳥」跟著其他冒險者們正式踏入了凜木荒原。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