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試後五日假期的放鬆,不管考試期間發生了什麼意外或事件,或是考的不甚理想,大部分的人都是心情輕鬆地迎接新一個上學日的。

  一早起床梳洗完畢並用過早餐後,東方和葉黎元告別了晚點才要上課的億嵐和尼奧,動身前往風之院上今日的第一堂課──陣法原理基礎。

  「我們班的話,華爾夏和喬森也有修這堂課,喬森很聰明的,有不懂的都可以問他。」葉黎元說著豎起了大拇指,「啊,你認識喬森了嗎?不認識的話我晚點幫你介紹。」

  「認識,之前在圖書館唸書時有遇到他,講過幾次話。」東方答道,隨後又補充,「他的筆記整理的很好。」

  「他借過你筆記啊?」葉黎元的語氣聽起來不是太意外,「對了,這堂課向來有作業,期中考前也有派,但隔了這麼段時間肯定有人忘記寫,等等有好戲看了,嘿嘿。」

  東方不置可否,他此時只覺得葉黎元笑的很沒心沒肺。

  踏入教室後,兩人找了空位便先坐下,此時的教室已有不少人在,他們進教室時還跟坐在前排的喬森打了招呼。

  沒多久,先前葉黎元提到的華爾夏便風風火火地衝進了教室,一看見他們便湊了過來。

  「欸小葉,你有寫作業對吧?」直接來到葉黎元座位旁的華爾夏這麼問。

  「有啊!」葉黎元笑瞇瞇地回答,「但是不借。」

  「拜託啦!小葉,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保證下一次我會自己寫的!」華爾夏雙手合十,求道。

  「這句話我聽第四遍了。」葉黎元一點也沒有拯救同學的意思,還是笑吟吟地道,「你去找別人吧。」

  「能借我的人就只有你了啊!喬森不可能──啊!」

  他像是此時才注意到坐在一旁的東方,立刻雙眼放光地轉移目標,「東方你有寫嗎?借我,拜託!」

  「……我今天第一次上課。」東方無奈地回答,接著提議道:「你不如現在動筆,可能還來得及?」

  「噢,怎麼可能呢?」不等華爾夏回答,葉黎元率先接口,語氣輕快,「他不會寫呀,不多點時間認真思考怎麼可能寫的出來呢?」

  ……東方覺得,自己這名室友完美地詮釋了何謂幸災樂禍。

  知道自己是沒可能從這邊討到作業了,華爾夏索性不理他們,改去找後方的別院學生。

  東方好奇地看他往後方衝,此時正好有一對男女踏入了教室,似乎也是華爾夏認識的,因為他看見華爾夏跑向他們,不小的嗓音讓他也能聽見他說的話。

  「早啊!光樺、羅紗,你們有寫作業嗎?」

  仔細一看,背生雙翼的金髮少年和氣質溫和的黑髮少女,這兩位不也是期中考時交手過的熟面孔嗎?

  「啊?你又沒寫啦?」金髮少年光樺訝異地道,「這次的不會太難耶,有唸期中考就寫的出來啊!」

  「但我忘記有作業了。」華爾夏解釋,隨即一臉期盼地望著兩人。

  「真是不幸。」光樺一臉誠懇地拍了拍華爾夏的肩膀,然後繞過他一溜煙地跑了。

  羅紗朝他無奈一笑,隨即也邁步跟上了光樺,留下華爾夏一人默默哀傷。

  「唷!這不是小葉嗎?」甩開華爾夏的光樺在葉黎元後方的位置坐下,並對慢他一步的羅紗招了招手,待她在他旁邊的位置坐下後又道,「綜合測驗那時候你真的超──過分,居然躲在旁邊偷偷搶走我們的成果!」

  「嘿嘿,這叫鷸蚌相爭,魚翁得利啊!」葉黎元得意地道,毫無愧疚之意。

  「分明是趁火打劫……」光樺撇了撇嘴。

  「小葉,你們成功蒐集到五顆珠子了嗎?」同為受害者的羅紗倒是看的很開,此時好奇的是他們有沒有成功達標。

  「對啊,你們呢?」葉黎元反問。

  「沒有呢。」羅紗搖搖頭,對於自己這組碰上的意外隻字未提,「聽說只有不到一半的組別達標。」

  「是呢,我記得東方你們也沒有吧?」

  「嗯。」東方點頭,不過雪艾保證過他們的測驗會視作個案處理,所以他也不太擔心成績。

  「說到期中考,你們只有那時候見過吧,我來介紹一下?」看了看身旁的東方和後頭的兩人,葉黎元乾脆地替雙方做了介紹,「我們院的東方,因為一些原因剛來上課;這兩位則是風之院的羅紗.席爾林和地之院的光樺。」

  「你好呀,請多指教!」

  「你們好。」

  就在他們聊天的途中,一名棕髮少女踏上了講台,相當熟練地用風的術法作為輔助,讓自己的聲音能被教室裡的所有學生聽見。

  「請各位同學把上次的作業交上來。」清冷的嗓音這麼說道。

  東方等人聞言停下了交談,除了不需繳交的東方以外,三人紛紛掏出了自己的作業簿,再由自告奮勇幫大家一起交的光樺交給講桌前的少女。

  「那位是這堂課的助教,風之院三年級的黎亞.斐。」葉黎元指著臺上的少女道,「你前幾天都泡在圖書館,說不定有見過她?」

  「嗯。」東方點點頭。

  「黎亞學姊很強的,她的成績是三年級的第一名呢!」羅紗說道,兩人在她眼中看見了名為「崇拜」的光芒,「除此之外還是護衛隊的副隊長之一,術法也很強呢!」

  「護衛隊的副隊長?」東方困惑地道。他比較熟悉的還是身為隊長的白鳥,倒是沒打聽過其他職位的是誰。

  「是啊。護衛隊有兩位副隊長,一位是黎亞學姊,另一位是雷之院三年級的爍緋.沐雷洛,隊長你就知道啦!」葉黎元補充道。

  「聽說護衛隊下學期會有徵選,可以的話我也想加入。」羅紗笑道,話語裡帶著憧憬,「真想變得像學姊那麼強,而且在場上一站出來就很有氣勢。」

  「護衛隊的學生大多是在戰鬥技藝課程上有優異表現的學生,負責保衛學園的安全,通常是二年級以上的學生擔任的。」葉黎元似乎也有研究,知道的不少,而他此時這番說明正是說給東方聽的,「至於負責人員徵選的就是正副隊長。」

  「你們在講護衛隊啊?」此時,前去交作業的光樺回來了,「羅紗很有興趣呢!不過像我就興致不高。話說,我記得小葉你很喜歡戰鬥對吧?有興趣嗎?」

  「再看看吧,反正還早。」葉黎元聳聳肩,他倒是沒考慮過這個。

  閒談間,前方的黎亞收齊了大家繳交的作業簿,清點了下數量,她便知道有人還沒有交,或許是沒寫,也或許是還沒、或根本沒打算出現在教室。

  她抬眸,繼續淡然地宣佈道,「沒交作業的會扣平時作業成績,提醒屢次未交的同學要多注意。至於抄作業的同學也請自重。」

  宣佈完畢,她看了眼時間,抱著作業簿便退到教室後方角落的座位。身為助教的她向來會跟著上課,但並不打算佔走前方視野較好的位置。

  授課老師在不久後踏入了教室,簡單一段開場白後,便宣佈要發期中考卷了。

  雖然沒東方的事,但老師發考卷的舉動也讓他意識到──是時候面對期中考成績了。

  東方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氣。

  接下來的幾天,各科目的師長們不約而同地展現了改考卷或是評定成績的高效率,紛紛公佈了考試成績,學園裡頓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至於東方,他毫不意外是屬於「愁」的那一類。

  望著一片不及格的考卷,雖說不至於太過意外,但他難免還是有些心情低落,特別是安羅西亞在看見那片慘澹時一聲意味深長的「哇喔」,更是讓他覺得這樣下去不行。

  於是連著五日假期時想到的武器運用方式練習,東方一股腦兒地投入了學習中,每天不是在各學院上課,就是在圖書館看書或到訓練場練習。

  而為了不讓自己遇到靈力透支而無法施展術法的窘境,東方花了幾天的時間,在安羅西亞的幫助下歸納出了適當的練習時間長度,並將之付諸實行。

  眨眼間便是半個月過去了。

  為了生活方便,東方在進入學園後不久便研究過這裡的曆法:一學年是十二個月,一個學期長度則是六個月左右,再往下劃分,一個月是四周又兩日、一周七日,而每月的第十五日被稱作是子曜日,第三十日則是子冥日。

  東方一開始不曉得為什麼要多出這兩個日子,後來才知道這跟學園裡的力量波動有關,兩者分別為學園中散佈力量的活躍期和低潮期,對他們在術法的施展上會有些微的影響。

  至於月份的命名則是以學期為區隔,按照上下學期冠以「上」或「下」字,再依序接上緋月、夕月、明月、牧月、霜月及隱月等名稱。

  東方進入學園的日子是上明月一日,經過期中考和數個上課日後,時間已悄悄來到了上牧月中。東方規律的生活也在偶然間,因室友們的邀約而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起頭是東方在術法學下課後,聽著班上同學跑去找教課的希羅達,卻問了個和課堂內容毫不相干的問題。

  「老師,後天開始是虛空之所的流光祭耶,您會去嗎?」

  聽到了陌生的詞彙,正在研究剛才抄下來的術法元素排列的東方困惑地抬眸。他不記得學校有哪裡是叫「虛空之所」的,更沒聽過什麼「流光祭」。

  前方的對話已進行下去,得不到有用資訊的東方秉持著「不懂就問」的精神,望向了一旁的葉黎元,「黎元,什麼是虛空之所?」

  和其他朋友以暱稱「小葉」稱呼不同,東方還是偏好直接喊名字。

  「嗯?你說虛空之所嗎?」正在收拾東西的葉黎元停下動作,「嗯……簡單來說就是個商店街啦,是位在時空中一個毀滅的世界留下的破碎空間內──那樣的空間被稱作游移之地,總數量有好幾百個,我們學園也是在其中一個游移之地上。」

  東方似懂非懂地頷首,接著問,「那流光祭又是什麼?」

  「那是虛空之所三年一度的大型祭典,據說有很多有趣的表演和活動,還有各種特價折扣,聽說很熱鬧呢。」葉黎元說明道,「對了,你還沒去過虛空之所對吧?要不要去看看?」

  被勾起了興趣,東方沒多想便回答:「好啊。」

  「行!你等等還有事嗎?沒有的話就走吧!」葉黎元興致高昂地問。現在也才下午三點,要去逛逛也足夠了。

  「……是沒事。」東方為葉黎元果斷的行動感到微訝,他動手收拾桌面的課本和文具,「先回去放東西?」

  「走吧!」

  兩人整理完東西便離開了教室,返回宿舍換上較輕便的行裝。回到宿舍時,他們還碰上了沒課待在宿舍的尼奧,後者一問之下,便也加入了他們。

  兩人領著東方來到了他入學時的那棟白色建築物,東方隱約記得,這棟屋子好像被稱作中央傳送庭。

  「從這裡可以傳送到學園外的地方,不過我們能自由出入的也只有虛空之所而已,聽說要到其他地方得有特殊的鑰匙。」葉黎元解釋道,同時一邊將手按上了門旁的感應身分用的石製小圓柱──那跟宿舍及圖書館外的是一樣的。

  隨著葉黎元的動作,圓柱上的凹槽閃過一抹金芒,那扇樣式簡單的門便滑了開來。他轉頭望向東方,「走吧!」

  跟著葉黎元踏入了門扉,東方的視野瞬間被一片不算太刺眼的白佔據,他反射性地閉上眼再睜開,映入眼簾的頓時成了一條樸實的街道。

  尼奧跟在他之後踏出木門,木門便隨之闔上。東方回頭一看,這扇門連接著一棟高大的建築物,看起來有點像是側門一類的。

  「等等要回去也是走這邊。」尼奧出聲說明。

  「歡迎來到虛空之所!」葉黎元接著道。

  三人穿出了小巷,沿著街道行走。規劃整齊的街道上有著些許的行人,明明是下午時分,天空卻呈現著如傍晚一般的昏黃色調,兩旁的建築物旁並排著路燈,點點光芒為道路帶來了近一步的照明。

  葉黎元邊走邊跟東方介紹周遭的店面,有著藥草店、武器店和飾品店等各式各樣的店舖,也有著不少販賣食品點心的店家。

  「來這邊想消費的話,可以用學生證。」尼奧說,「大部分的生活用品學園都會提供給我們,但也是會有一些是我們可以自己購買的,這方面的話校方有發基礎的零用錢給我們,但不算多,想自己賺的話就得去打工。」

  「這麼說來,學園還挺有錢的?」東方推論道。

  「或許吧?」尼奧也不是很清楚。

  於是,對這件事都不了解的兩人意外有默契地同時望向了葉黎元。

  被兩名室友這麼一看,葉黎元只是笑了笑,露出了思索的表情,「這個嘛……我猜學園大概是有外部資助,或是有其他盈利手段就是,畢竟要養一學園的人嘛,在有辦法發揮所長之前,我們都是米蟲。」

  「至於打工的話,校內的一些工作和助教,還有護衛隊等等都有薪水,三年級以上還可以外出接一些簡單的任務。」回答完兩人的疑惑,葉黎元接著說,「一年級的話只能接校內的打工,被發現擅自在外打工會有懲罰的。」

  ……果然是情報份子。

  東方跟尼奧對視了眼,從彼此表情看出了相同的感嘆。

  自知沒錢消費,他們大多是在街上走走逛逛,偶爾看到價位比較友善的店家才會進去繞繞。逛過幾家店後,他們拐進另一條街道,映入眼簾的是順著街道兩旁蔓延而下的大量攤位,以及在其中穿梭的人潮。

  「這裡好像是市集一帶……這邊就不能直接用學生證了,得換成零錢才行。」看了看,葉黎元語帶可惜地說道。

  「我這邊有之前剩下的,要不要吃點東西?」尼奧掏出了錢包,提議道。

  走了一會兒,眼前又是傳來食物香氣的大量攤位,三人不禁有些餓了,於是便同意了尼奧的提議。

  在一家販賣點心的攤位買了幾塊薄餅,三人乾脆地在一旁吃了起來。

  「不得不說,沒錢逛街其實滿痛苦的。」咬著薄餅,葉黎元如此評論道。

  另外兩人心有戚戚焉地頷首。

  「對了,後天的流光祭,你們兩個有打算來玩嗎?」尼奧望了望兩人,詢問。

  「雖然沒錢,但還是要來看看,反正那幾天是假日,而且這活動感覺挺有趣的。」葉黎元率先回覆。

  「……我再看看吧。」東方還在考慮。

  「惑夢前幾天問過我,我會跟她一起來。」尼奧將剩餘的薄餅吃完,又道,「我問過億嵐,他說只能看不能自在地吃東西太痛苦了,所以不打算來。」

  「這真像他會給的說法。」葉黎元語帶感嘆地道。

  稍微填飽肚子後,三人果斷離開了販賣著各種美食的市集,轉入另一條相較之下安靜許多的街道。

  「我記得這一條是販賣各種道具和武器防具的地方。」葉黎元看了看周圍,道。

  「小葉對這裡很熟啊?」注意到對方對這裡相當熟悉,尼奧好奇地問。

  「稍微啦,之前知道這裡後,覺得有趣有空就常來看看。」葉黎元解釋道,「對了,我記得有家有點意思的二手店,要去看看嗎?」

  「行啊。」

  在葉黎元的帶領下,三人沿著街道往下走,不一會兒便在一棟房子前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間不起眼的矮小店面,緊閉的門扉和拉上的窗簾讓人看不清楚內部,甚至連招牌都沒掛上,但木門上確實掛著「營業中」的牌子。

  「這是二手店?」東方挑起眉。

  這家店的外觀雖稱不上破舊,但仍看得出是棟有些年份的屋子,只是打理得還算乾淨。如果不是葉黎元的帶領,他們大概只會從旁邊晃過去。

  「真不可思議。」尼奧感嘆,「你是怎麼找到這種地方的啊?」

  「嗯,算是巧合吧。」給了個有些模糊的答案,葉黎元主動上前,推開了店舖的門。

  伴隨著掛在木門上的鈴鐺的清脆聲響,三人進入了店內。

  店內的空間並不算太大,左右各有一排高大的櫃子,直接將空間區分成了三條走道,正前方則是能直接見到深處的櫃台。整個店裡的家具都是由木頭製成,且似乎都有一定年紀了。

  不同於鎮定地踏入店內的葉黎元,東方和尼奧驚愕地停駐在門口,不約而同地為這家店的凌亂程度感到訝異無比。

  令人眼花撩亂的大量物品充斥了整個空間。

  並非是店內的櫃子空間不足,相反地,那些櫃子高度直達天花板,想取出最上層的東西可能還得靠梯子的幫助。只不過那些櫃子早已被各式各樣的東西塞滿,地面上的東西是沒有地方放才會落得被一個個堆疊起來、像雜物堆般的命運。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些什麼?」從櫃檯後傳來了一道年輕的少女嗓音,同時一名穿著漆黑斗篷、用兜帽遮住了臉的人影從櫃檯後探出頭來,「──唷,這不是潘德拉的學生嗎?」

  說著,少女伸手揭下了有些阻礙視線的兜帽,露出了一張如聲音般年輕的臉龐。漆黑的髮絲長度及肩,一雙紫水晶般的眼瞳眨了眨,隱約透露出一絲狡黠。

  東方有些意外,原本看這家店的樣子,他還以為店主是名老人,沒想到會是名年輕少女。

  至於為什麼對方會知道他們是潘德拉的學生這點,他們都穿著校服,會被認出來實在不值得訝異。

  「啊,我們只是來逛逛而已。」葉黎元解釋。

  「這樣啊,那隨便逛逛吧!潘德拉的學生有八折優惠喔!」說完,她相當乾脆地鑽回櫃台裡,完全沒有招待他們的意思。

  「……話雖如此,但她也不是什麼都賣的,有的東西你想要她也未必會賣你。」葉黎元壓低聲音解釋,「而且,這裡的東西都沒標價錢。」

  「因為那很麻煩呀!」櫃台裡,少女沒探出頭,僅有清脆的話語聲傳出來。

  葉黎元雙手一攤,「就看看吧?小心別跌倒或撞到什麼了。」

  以這裡櫃子的可怕程度,塌下來絕不是鬧著玩的。

  於是,三人各自在店中閒逛起來。

  店內的東西可謂五花八門,從各種類型的書籍、種類繁雜的文具、各種大小花紋皆有的餐具,到用途不明的藥品、畫著奇怪圖騰的符咒、刺滿長針的詛咒小人,商品的繁雜程度可謂令人驚嘆。

  東方隨手從書架上抽出書,在翻開書本的同時差點沒被從書裡竄出的黑色霧氣嚇到,見到黑色霧氣似乎要化成某種形狀,他「啪」的一聲快速地將書本闔上,鎮定地將之塞回書櫃。

  也因此,在他接下來看見了童話故事書,以及擺在它們旁邊的鬼故事全集時,他理智地決定哪本都不碰,以防萬一。

  就在東方逛到另一排書櫃,正猶豫著是否該取下某本自己稍感興趣的書本時,一道話聲倏地自旁落下。

  「嗨,這位同學,想找什麼書嗎?」

  東方手一抖,有種如果他此時拿著東西,一定會失手摔出去的感覺。

  方才鑽回櫃台後的黑髮少女此時正笑瞇瞇地站在他身旁,好整以暇地看著東方驚慌的模樣,絲毫沒有對方是因無聲無息出現的自己而嚇到的愧疚感。

  「……呃,嗯,沒有,我就看看。」冷靜下來後,東方連忙回覆道。

  「是嗎?」少女笑著歪了歪頭,「你們都是一年級的學生吧,可以看看有什麼有興趣的書籍啦。」

  東方略帶猶豫地瞥了眼自己剛剛看見的書本,接著指了指它,謹慎地問:「這本書……應該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跑出來吧?」

  「噢。」少女順勢望去,在望見那本書時,臉上的笑意更甚,「是珮璐安的『銀川的時間碎片』哪,同學你真好眼光。你叫什麼名字?」

  「東方。」雖然為少女突如其來的詢問感到困惑,但東方還是老實的回答了。

  「東方是嘛,水之院一年級?」瞥了眼東方的制服顏色,少女問道,見他點頭後又道:「禮尚往來。我是夜琉,這家店的店主之一。」

  說著,夜琉伸手從書櫃上抽出那本書,遞給東方,「拿去吧,放心,這本書裡面沒有奇怪的東西。」

  ……所以說剛才那本裡面有嗎?

  東方接過書籍並道了謝,果斷將這問題埋在心底。

  這本書看起來也有一定年紀,但明顯被妥善保存過──不算它被塞在書櫃裡的時候的話──稍厚的書皮是接近黑的深藍色,上頭印著銀色的花紋,中央是以漂亮的字跡寫成的「銀川的時間碎片」幾字,似乎是本手做的書籍。

  東方小心翼翼地翻開了書本,頓時被裡頭精緻的插畫和漂亮的文字給吸引了。

  內容似乎記載了各地的奇聞軼事,以及一些小故事。東方約略翻了下,對這本書頓時有了些興致。

  「這是某本手工書籍的複製書冊,雖然不是原版,但也是相當稀有的唷。」夜琉適時地開口介紹道,「怎麼樣?有興趣嗎?」

  東方有些遲疑,但安羅西亞卻出了聲,『這本可以買……嗯,如果你手邊的錢夠的話。』

  『怎麼說?』東方好奇地問。

  『裡面有一些有趣的記載,也有提到其他世界的軼事。銀川的時空碎片,應該是指各地極少被紀錄下來的事情吧……你翻翻看?』安羅西亞語帶推測,東方邊聽邊翻到前方的目錄頁確認。

  評估了下,安羅西亞說:『……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了。你考慮看看吧,這本書學園圖書館不一定有,就算有也不會是在你現在就能接觸到的地方。』

  東方思考了下,抬頭望向夜琉,「……這多少錢?」

  夜琉笑了,她轉身往櫃台走,同時抬手示意東方跟上來。

  和俐落穿過雜物堆的夜琉不同,東方小心翼翼地繞過雜物,唯恐一個不小心碰倒它們。

  被砸到事小,砸壞了他大概就完了。

  「對於有緣的客人,價錢好說。」夜琉雙手交疊,坐在櫃台前看著他道,「既然是潘德拉的新生,那肯定沒多少錢……嗯,這樣吧,我收你現有財產的一半如何?」

  面對夜琉的微笑,不清楚市價的東方略一遲疑,便道:「我考慮一下。」

  「好的。」

  抱著書本,東方在另一邊的書架找到了葉黎元和尼奧,兩人正望著櫃子上一個木盒子,似是在討論些什麼。

  暫時壓下自己的問題,東方好奇地問:「你們在看什麼?」

  「盒子上寫著『內有幻蟲,請注意』,我們在討論幻蟲是什麼。」回頭望向東方,尼奧解釋,「難得有小葉不知道的東西呢。」

  「我也不是什麼都知道啊!好說我也是跟一般一年級生同時入學的。」葉黎元聳聳肩,接著將視線移回木盒上,有些惋惜地道:「不過這盒子大概是不能打開的吧。」

  「是啊,畢竟它都寫了請注意,感覺隨便開會出事。」尼奧的語氣也帶著些許的可惜意味,此時他注意到了東方手中的書本,「咦?東方,你拿的是什麼?」

  「在另一邊發現的書籍。」東方指了下另一端的書櫃示意,同時將手中的書給兩人看,「感覺有點有趣。」

  「好精緻的書……感覺很貴吧。」翻了翻書籍,葉黎元驚嘆,「你想買嗎?」

  「她說收我現有財產的一半,你們覺得呢?」東方提問,卻沒想到兩人在聽見價錢時皆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現有財產的一半?那不就是兩個月的零用錢?」尼奧的語氣帶著不敢置信,「以這樣的書來看,還滿便宜的耶。」

  「應該不會有什麼陷阱吧……」葉黎元懷疑地盯著書本。

  「所以是可以買的對吧?」東方接過尼奧還給他的書冊,問。

  「是可以啦,你喜歡的話買回去也不是什麼損失。」葉黎元雙手一攤。

  東方有些猶豫地翻著書冊,兩名室友相當貼心地給了他考慮的時間。對幻蟲失了興趣的他們繼續在櫃子間穿梭著,參觀著各樣物品。

  突然,東方翻書的動作一滯,同時下意識地蹙起了眉。

  書上攤開的部分,左邊的那一頁皆是文字,右邊的則是兩張圖片。

  位於上方的圖片中,由黑色線條構成的是一個側面的人影,長長的髮絲幾乎蓋住了整張臉,僅從髮絲間的細縫中露出了眼睛。

  顏色是美麗的藍色、但卻帶著淡淡憂傷的眼睛。

  除了雙目之外,其餘的部分皆無上色。

  下方的圖片則是一名金髮少女。金色的髮絲如瀑布般傾洩而下,一雙眼睛是溫暖如夕陽般的橙紅色。相較於上方的圖片,同樣像是隨筆畫成的少女卻是漆上了顏色。旁邊還用優美的字體寫著「夏莉菈.諾菲」幾字,不知是少女或是作畫人的名字。

  東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在這一頁停下來,他將書頁往前翻,確認了這個章節是在介紹一些較有名氣的時空獵人,這幾頁介紹的是屬於他們潘德拉的。

  那麼那個名字應該就是畫中少女的名字了。

  東方莫名有些在意地看著兩張圖片,旁邊的文字寫著一些簡單的介紹,似乎下方的這位是時空獵人,上方的則是她的器靈。

  稍微看過卻沒能看出什麼特別的,東方索性繼續往後翻,沒幾秒卻又在另一頁停下。

  這一頁的圖片同樣是兩張,下方的是一名褐髮少女,機靈的大眼睛、圓潤的臉蛋,少女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旁邊同樣寫著她的名字,「楊語笑」。

  上方的圖片則是一名黑髮男子,有著暗紅色的雙眸、冷俊的臉龐和不苟言笑的神情。過長的黑色髮絲用紅色的緞帶紮起垂在肩上。東方越看越覺得這個人他肯定見過。

  『怎麼,東方你認識啊?』注意到東方不自然的停頓,安羅西亞問道。

  『我記得,這位是火之院的院長對吧?』東方試著跟腦中的記憶做比對,無奈他對那人的樣貌也不是非常熟悉,只隱約覺得應該是同一人。

  『是嗎?』安羅西亞的語氣聽起來不是太在意。

  既然都停下來了,東方乾脆也將這頁的資訊約略掃過。讀完後,東方又往後翻了幾頁,最後有些果斷地闔上書本,掏出了行前葉黎元提醒他要記得帶著的學生證。

  「夜琉小姐?」走回櫃台卻不見少女的身影,東方困惑地喚道。

  下一秒,黑髮少女從一旁的櫃子後冒出,語氣輕快地問:「是?有什麼事嗎?」

  已經被嚇過的東方沒有再被嚇到,而是相當鎮定地揚了揚手中的書,「我要買這本書。」

  「好的。」夜琉接過書冊和東方的學生證,轉身回到櫃台內。她動作迅速地將卡片放到桌面一個刻印著某種法陣的小平台上,白光一閃,她俐落地伸手幾個抹劃,「這樣就行了。謝謝惠顧。」

  說著,夜琉一彈指,櫃台底下頓時飄出了一個牛皮紙袋,她將書本置入放妥,連著學生證一同交還給東方,「給。」

  「謝謝。」東方伸手接過了紙袋和卡片,接著掉頭去找兩名室友。

  剛才因神秘小木箱而聚集的兩人已各自散開,但因店內空間不算大,兩人也無意特別去翻看被塞的亂七八糟的櫃子,很快就逛完了。

  最後,尼奧什麼也沒買,葉黎元則是買了個外表看不出功能的胸章,據說是有翻譯部分語言的功能,價格也還算便宜。

  結完帳後,三人看時間也晚了,便決定先回學園。帶著買下的東西,三人告別了店主少女,離開了這間二手小店。

  「同學們慢走,不送。」擺了擺手,夜琉相當乾脆的說完,便回到了櫃台後。

  木門上的鈴鐺隨著一開一闔發出了清脆的鈴聲,黑髮少女在櫃台內的座位喬了個舒服的姿勢,在桌面上的筆記中填上剛才賣出去的物品和相關資料。

  「銀川的時間碎片……雖然只是複制品,但珮璐安如果知道我把她的心血用這樣的價格賣掉,不知作何感想?」

  放下筆後,夜琉往後靠上椅背,望著自己不算明亮的店面,她勾起笑,眼裡帶著一絲懷念。

  「不過,本姑娘可不在意就是了。」

 


  來彙報一下我親愛的實體書進度:

  總之,經歷一番波折後,我終於把封面跟內文都搞定了(癱),預計下禮拜就會下單送印,先預祝這部分一切順利。

  另外我重新校了幾次稿,但沒有把校稿過的內容更新到我本來一章章的文檔裡,所以短時間內大概不會修網路上的版本(感覺需要一點功夫),

  實際好了會再說,就醬,掰掰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