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一開始對是否要參加流光祭感到猶豫,但當天下午葉黎元問他要不要一起來時,東方還是答應了。

  他確實對流光祭感到好奇,只是仍在唸書趕進度與出遊之間猶豫。他的學習進度距離其他人還有著無法忽視的距離,但若只是一個晚上的出遊,似乎沒關係吧?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東方在葉黎元的帶領下,跟著其他水之院一年級生一同來到了虛空之所,其中包含了幾位他認識但不熟悉的同學,以及算是交談過幾句的奈西芙和華爾夏兩人。

  說到這兩位,東方本以為他們倆的關係不好,畢竟他們不時就能吵個幾句,有時候還會乾脆動手。但看這兩人現在還能自然地處在同一個隊伍裡,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雖然有著疑惑,但東方也沒有想直接詢問的打算,大不了之後再向葉黎元打聽看看就是,他並不是急著想知道。

  和前天看到的景象有著不同,街道兩旁的攤販及店家皆掛上了由銀白色布條及鏤空星形掛飾做成的裝飾品,如果只是一兩家的話並不算太顯眼,但放眼望去沒有一家沒掛的,似乎是流光祭的裝飾之一。

  而各個店家的裝飾品又有著明顯的不同,有的樸素簡潔、有的華麗,顯然有不少店家花了心思在裝飾物的設計上。隊伍中的幾個女孩興奮地打量著那些別出心裁的裝飾物,彼此交換著評語及感想,討論的相當熱烈。

  同行的幾人顯然已事先打聽好活動開始的時間與地點,再加上周遭有不少人也正往活動地點移動,他們絲毫沒有迷路的疑慮。

  當一行人抵達流光祭儀式進行的廣場時,時間已接近晚上六點。廣場的中央架著一個裝飾著銀白布條和鏤空星形掛飾的小高台,上方放著一張擺著軟墊的小桌子;高台的周圍是聚集的人群,在外就是延伸出去的數條道路。

  東方等人站在離中心高台稍遠的地方。相較於其他人,他們算是比較晚抵達的,自然只能站在較外圍的地方,不過這並沒有影響他們對活動的興致。

  時間在閒聊之中流逝,來到六點時,一道低沉的鐘聲在廣場上響起。東方張望了下,很快便看到了鐘聲的來源。

  那是一座建立在附近的建築物群中的鐘塔,它比周遭的建築高了數層,這也是東方能一眼望見它的原因。

  這道鐘聲似乎代表著流光祭的開始,一名穿著白色長袍的男子捧著一顆裝著金色光點的玻璃球,邁步踏上了高台。他小心翼翼地將玻璃球放在小桌上,接著回過身,以著東方等人聽不懂的話語開了口。

  「真糟糕,居然有語言隔閡。」聽了兩句,奈西芙忍不住皺了皺眉,「有人聽的懂嗎?」

  幾名學生們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名少年有些遲疑的開了口:「好像是哪個世界的語言,聽著有點熟悉。」

  「嗯?你在哪聽過啊?」有人立刻好奇地問了。

  「學園不是有開一些語言課嗎?我室友修了某一堂,期中考前聽他在唸的。」

  「原來真的有人會去修語言課啊,我還以為那很難用的著呢!」

  沒加入同學們壓低了聲音的討論,東方倒是發覺葉黎元一臉認真地望著高台的方向,好似聽的懂的樣子。

  「黎元,你聽的懂?」於是,東方好奇的問了。

  此話一出,還在討論的同學們瞬間都將視線投向了葉黎元。

  被大家這麼盯著,葉黎元也不顯慌亂,他笑了笑,揚了揚手中的一枚徽章,「我有這個啊,內建翻譯功能。」

  看著那枚徽章,東方認出那是前天他們去夜琉的二手店時葉黎元買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小葉求翻譯!」同學們立刻就興奮了。

  「簡單來說是在祈福吧,祈求接下來的日子可以維持繁榮與和平、大家身體健康之類的。」葉黎元說明道,在有人開口要求他逐字翻前搶先又說:「別叫我一句句翻啊,這是便宜貨,只聽得懂大概。」

  既然葉黎元都這麼說了,其他人只得惋惜的將注意力投回前方去了。

  因聽不懂而稍顯冗長的祈禱詞持續了十多分鐘,葉黎元雖然沒辦法給大家逐字翻譯,但還是能告訴他們現在是在做什麼的。幾人順著指示進行著祈福禱告等動作,在台上的男子帶著大家虔誠的許下願望或期許時,眾人也十分投入其中。

  東方思考了下,有些隨意的許下了「希望自己能順利的融入學園、趕上進度」這樣的願望,還被安羅西亞吐槽說這願望未免也太淺薄。

  對於安羅西亞的評價,東方不置可否。

  接著又是幾個流程過去,男子再次轉身面對玻璃球。他將雙手放上了玻璃球表面,喃唸了幾個晦澀難懂的詞彙後,玻璃球的表面頓時發出了淡光。

  在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後,大量的金色光點自玻璃球中湧出,隨後飛快地湧向天空。有些昏暗的天色在光點的映照下,彷彿刷上了抹明亮色彩。

  昏黃的天色不知何時染上了抹黑,東方一直以為這裡的天空都是昏黃色的,畢竟前天來時他們從抵達到離開都是這樣的顏色。他眨了眨眼,光點的映照在數秒後逐漸散去,也讓他確定了轉黑的天色不是他的錯覺。

  「你們看,天空變暗了耶!」同樣注意到這點的一名少女驚喜地喊道。

  「等等就可以看到傳說中的流光了吧,好期待!」

  望著天空,東方突然意識到自己其實沒問過「流光祭」具體而言是什麼,更別說是知道天色異變的原因了。

  抱持著「有問題就問吧」的精神,東方伸手戳了戳葉黎元。

  「你要問天空的事嗎?」葉黎元回過頭,有些瞭然的問。

  基於這也是問題之一,東方乾脆的點了點頭,「天空的顏色是跟流光祭有關嗎?」

  「對啊,簡單來說,流光祭是伴隨著『流光』現象而發展出的活動,天色轉暗後不久,就可以看到光點從天空墜落的景象。因為光點墜落時會有像尾巴的殘影,所以被取名為流光。至於剛才那些放出去的光點,據說是代表將大家的願望投向天空的意思。」

  葉黎元抬眸望向天空,接著將視線投向前方。他看了看,順便又跟周遭的同學們提議道:「雖然等等就會開始有一些了,但我聽說流光是越晚越多,要不大家先去周遭逛逛,填飽肚子如何?」

  時間已接近晚餐時刻,沒有先吃過的學生們自然是同意了他的提議。一行人果斷的退出人群,朝著販賣小吃的街道出發。

  一路上眾人有說有笑,抵達攤販區後便開始物色起了各自想吃的東西。在出發之前,為避免到時無法用學生證付帳,他們都先換了些許的零錢。

  隨著時間漸晚,人潮也逐漸增加。四周的攤販和穿梭其中的人們,讓整個商店街顯得熱鬧無比。

  東方本來是好好跟著同學們走的,但他們也敵不過人多,不知不覺便被人潮沖散,等他回過神來時,本來同行的同學們皆已不見了蹤影。

  明明不久前他們還在自己的視野範圍內的,東方不過是稍微停下來看看一旁的攤位,也沒花上幾秒就脫了隊。對於現況,他只能歸咎於自己低估了人潮的可怕。

  四下張望了下卻沒能看見熟悉的身影,東方嘆了口氣,開始思考起回去的路線。就算走散了,只要他記得怎麼回學園,至少不必擔心自己回不去。

  幸好,他的記憶力還是不錯的。

  將回去的路線在腦海中複習一遍後,東方沒有直接折返,而是順著人群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周圍的攤販販賣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有很多是他沒見過的,自然是興致高昂。

  「東方!」

  就在東方買了份點心邊走邊吃時,一道屬於少女的清脆嗓音倏地響起。他回頭一看,一名紮著雙馬尾的紅髮少女靈敏地穿過了人群,三兩下便竄到了他身邊來。

  「奈西芙?」看到失散的同學之一,東方有些訝異。他下意識地抬眸望向奈西芙來時的方向,卻沒看見其他人的身影。

  「人太多啦,小葉他們大概在另一邊,除了我們兩個外,其他人也被沖散了。」奈西芙順勢望了後方一眼,解釋道,「反正現在要找人也麻煩,大家決定先各自逛,晚點在來的地方會合。對了,東方,你把通訊手環的校外連繫功能關掉了對吧?」

  「校外連繫功能?」東方有些茫然地重複了次這個有些陌生的詞彙。

  「對啊!你不知道嗎?因為校內和校外的通訊網不太一樣的關係,所以不特別打開的話,通訊手環在校外是無法使用的。」奈西芙訝異地道,她晃了晃帶著手環的左手示意,這動作讓東方下意識地看向了自己的手環。

  他不得不承認,剛才真的忘了可以用手環聯絡其他人。

  從東方的反應看出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功能,奈西芙操作起自己的手環,教了東方如何把校外連繫的功能打開,看著他順利操作完後又道:「聽老師說,這樣子的通訊工具在外都滿常見的,但形式有很多種,像希羅達老師的就是個鍊墜,克露絲老師用的是耳環。至於我們學生用的手環,功能算是很齊全了,倒是沒人會想多此一舉去換款式,反正也沒錢。」

  說完,奈西芙收起手環,「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了,一起逛逛?」

  想想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東方頷首,「好。」

  兩人並肩走在街道上。和東方相反,奈西芙向來是個自來熟的女孩,所以哪怕東方因沒想到什麼話題而保持沉默,兩人間倒也不是完全的安靜無話。

  「話說,東方,你跟黎蘭卡學長熟嗎?」幾句閒聊過後,奈西芙眨了眨黃玉般的雙眼,拋出了個讓東方有些意外的問題。

  「……還好吧?」想了想,東方回答道。目前來說,他們之間還是以課業上的交流比較多,私交倒是不深。

  「這樣啊?」奈西芙的語氣帶著可惜的意味,「我剛才在另一邊遇到黎蘭卡學長和安瑟莉學姊了。」

  「他們也來逛啊?」沒想到自己學長也會參與這樣子的祭典,東方有絲意外。

  「對啊!」奈西芙的語氣莫名的興奮,「不過,兩個人自己來逛的話,肯定是約會了嘛!」

  「約會?」東方挑眉,「原來他們是情侶關係嗎?」

  他確實常常看到這兩位一起行動,但從沒往那方面想過。

  東方認真懷疑起自己是不是觀察力太差了。

  「不是啦,至少現在還不是。」奈西芙擺了擺手,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哎,喜歡的話就要盡早把握嘛!可以的話,我真想推他們一把……」

  說著,奈西芙的表情轉為若有所思,隨後她倏地一拍掌,「對啊!如果他們真有這個意思和打算的話,我們可以推他們一把呀!」

  「妳的意思是要設法撮合他們?」聽出對方的言下之意,東方問道。

  「沒錯,也許他們就只差臨門一腳,需要人刺激一下呀。」奈西芙語氣歡快,顯然很樂意去當那個「刺激」,「怎麼樣?東方你有興趣一起來嗎?」

  「……妳打算怎麼做?」沒敢直接答應或拒絕,東方遲疑了下,反問。

  奈西芙雙手還胸,思考了一兩秒,「嗯……我跟安瑟莉學姊很熟了,打算先去探探她的口風和意願,黎蘭卡學長那邊的話……東方你能去探探嗎?」

  「呃,我不覺得我們的關係有熟到能問這種問題……」

  「好吧,或許可以再找其他人,不急。」奈西芙乾脆的放棄了,「現在的話……雖然有點想去看看他們的互動,但打擾人家約會好像不太好。先填飽肚子吧!」

  「嗯。」東方點頭同意。

  於是十分鐘後,兩人在其中一個攤販前停下。攤販前方的隊伍有些長,估計要排上一段時間。

  東方抬頭望著暗下的天空,時不時就有幾道白金色的光芒劃過天際。那一閃即逝的光芒煞是美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東方現在沒辦法好好欣賞這副難得的美景。

  也許等等可以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視野好的地方吧。

  「對了,奈西芙,妳為什麼這麼想撮合學長姊他們啊?」將視線投向隊伍那端,東方半是好奇、半是沒話找話地問道。

  「嗯?」咬著前一個攤位買來的蜜糖糰子,奈西芙下意識的發出了個單音。她先是將口中的點心嚥下,這才回答,「關於這點嘛……我覺得,我們大家能在這裡相遇,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呀。」

  頓了下,奈西芙像是在整理思緒,一兩秒後才又開口。

  「大概就是所謂的緣分吧,雖然大家會來到這裡,或許都帶著一些莫可奈何,但是就我自己的觀點啦,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已經無法改變了。既然能夠在這裡重獲新生,與其糾結於過去,還不如好好活在當下。」

  「我希望來到這裡的大家都能放下過往的不愉快,在這裡獲得幸福。」奈西芙說著,一向豪爽直接的她此刻卻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這願望聽起來有些理想化吧,嘿嘿,別說出去喔。」

  「嗯。」東方點點頭,「所以妳才想推他們一把嗎?」

  「對啊,雖然還有一點私心啦。」奈西芙聳聳肩,不是很避諱地又道,「我以前身體不好,總是很羨慕其他同齡的孩子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外面玩耍,那時我就想,等我的病好了,我一定也要像他們那樣,交很多朋友、甚至是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也不錯,就像是個普通的少女一樣,體驗一回所謂的青春。」

  「所以我一直覺得,能夠來到潘德拉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奈西芙收回視線,笑臉盈盈地望向東方,「至少以往沒能做到的事、留下的遺憾,在這裡都還能有彌補的機會呀。」

  「……也是。」東方說道,偏頭避開了奈西芙的視線。

  他可以理解她說的話,但卻無法套用到自己身上。

  自己的過去……也有留下什麼遺憾嗎?

  像是看出了東方的若有所思,奈西芙沒有打擾他,只是相當悠閒地收回視線,專心解決起自己的蜜糖糰子。

  兩人沉默著隨著隊伍往前,沒多久便買到了食物,夾著各式蔬菜與烤肉的薄餅香味四溢。在奈西芙的提議下,兩人鑽進了一旁的小公園,幸運的找到了張無人的座位坐下,各自解決起手中的薄餅。

  或許是急著想找地方解決晚餐,兩人沒有注意到排在他們後方、相隔了三人的位置站著一名少女及一名男孩。少女有著一頭燦爛的金髮,琥珀色的眼此時盈滿笑意;男孩則有著雪白的髮絲,嬌小的身形讓他幾乎要被人潮淹沒,但他似乎也清楚自己的身高劣勢,相當注意沒有離身旁的少女太遠。

  「咱真沒想到,出來玩還能聽到這麼有意思的話。」望著離去的兩名學生,少女語帶感嘆地道,「如果學園長聽到這些話,想必也會很開心的吧。」

  「但她不太會表現出來。」男孩跟著轉頭望去,緊閉的雙眼絲毫不影響他視物的能力,「吾覺得她就算開心也很低調。」

  「沒差啦,要是她哪天突然大笑,咱們才會嚇死呢……」像是想到了那畫面,少女縮了縮肩膀,「總之,學生們能有這樣子的體悟,也不愧對她為了建立這所學園所付出的努力了吧。」

  「是啊。」男孩收回視線,附和道。

  「其實咱一直覺得,在這裡的學生們,很多人都用力的在活著。」少女勾起嘴角,「也許是失去過,重獲生命時才會特別的珍惜吧。不管是專注於知識、交友、武技或其他,他們渴望生命,回應呼喚來到了這裡,心甘情願接受應盡的義務,換取得以延續的生命。」

  「過往已經無法改變,但是他們還有未來。雖然不是所有的遺憾都能得到彌補,這所學園也只能給他們相對平和的環境,但是這確實是一次機會,他們的未來是可塑的。」說著,少女忍不住感嘆,「哎,年輕真好啊。」

  男孩低笑出聲,「吾覺得雪艾也不老。」

  「跟他們比起來也算老了呀。」雖然嘴上這麼說,少女的表情看起來倒是相當的愉快,她隨手拍了拍男孩的頭,「不過你還年輕啦。」

  「吾不是小孩子了。」男孩忍不住咕噥,惹的少女笑著又揉了揉他的雪白髮絲。他只得放棄抗議,改而望向已近在眼前的攤位,下一個就是他們了。

  「……對了,雪艾,妳也有無法彌補的遺憾嗎?」沉默了下,男孩倏地問道。

  「遺憾嗎?大家多少都會有的吧。」少女想了想,回應,「但咱覺得,這東西要嘛放下、要嘛放不下。而那些放不下的事,咱還是有很多時間可以讓它慢慢淡去,總有一天就能放下了。」

  「是這樣嗎?」男孩的語氣帶著一絲迷惘。

  「至少咱是這麼覺得。」少女聳聳肩,「如果覺得煩悶想不開,咱倒是會去找克露絲一起喝一杯。不過跟酒鬼喝酒要小心別被灌醉,她很可怕的,你可千萬別去找她啊。」

  「克露絲說吾還小不能喝酒……」男孩說著,語氣染上一絲委屈。

  「沒關係啦,要轉換心情還是有其他的方式的。」少女說著,果斷的選擇結束這個話題。

  「嗯,也許還是有其他適合的方法的。」男孩輕聲說道,「所以──」

  最後的句子融入了周圍的熱鬧中,連一旁的少女都沒能聽清。

  「嗯?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男孩搖了搖頭。

  少女見狀也沒有再問。此時隊伍正好輪到他們,少女望向招呼他們的攤位老闆,揚起了兩根手指,「兩份,謝謝!」

  沉默下來的男孩沒有再說話,那沒讓旁人聽清的句子,其實也只是他今日心血來潮,於流光祭的開幕儀式中許下的願望。

  僅此而已。

  他不著痕跡的輕嘆了口氣。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