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祭過後幾天,東方趁著課堂結束後的空閒窩進了圖書館,並帶上了幾本他之前借來的書籍。此時在他常坐的座位上,桌面左側擺著兩本書,位於上方的是精緻的手工書「銀川的時間碎片」,下方的是「學園歷史」課本;至於桌面右側則擺著一本小冊子,封面寫著「學生手冊」。

  在看課外書籍之前,他確實先把學生手冊翻出來看過了。裡頭包含了校規和一些注意事項,也有校內各區域的各種規定,甚至連虛空之所的相關資訊都寫進去了。東方看著不免感嘆,怪不得會說學生手冊一定要看完。

  而解決了學生手冊後,他現在正看的是剛從書櫃上拿下來的「妖族話談」一書,裡頭介紹了有關妖族這個「宿敵」的各種特性,用字遣詞也不艱深,算是相當易讀的一本書。

  而東方之所以會對妖族感到好奇,甚至一下課就跑來找書看,這得歸咎於方才的學園歷史課中,授課教師筱紋提及了百年前於潘德拉發生的一場戰役。

  筱紋的學園歷史課是從潘德拉的成立開始,細數其中發生的幾樁大型事件,並一一向學生們介紹。她以細膩的嗓音和學生們講述著那一段過去,就像是在說故事一般,其中的內容讓大多數的學生們專注地聆聽,東方也是其一,然而他越聽卻越覺得古怪,隱約間,筱紋的話語似乎和某些記憶連結上了。

  「那是一場由高階妖族所發起的襲擊,對方有著充足的規劃,一時間確實讓當時的潘德拉措手不及,甚至一度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繫……」

  筱紋說著,在黑板上的地圖標示出了幾塊區域。

  「為首的高階妖族領著數百名中低階妖族,佔領螢光之森一帶作為據點,試圖攻陷整座學園。負責守住防線的是以護衛隊為首的學生們,靠著當時的水之院院長及伊提娜希兒老師的治療與輔助,勉強撐了下來。」

  「……那名妖族在發動襲擊的那天奪走了學園中的『重要之物』,為了將之奪回,也為了結束這場戰役,其他四名院長在襲擊發生後的第三天清晨,將學園的安全託付給留守的護衛隊與師長們後,闖入了螢光之森……作為潘德拉最頂尖的個人戰力,就這麼對上了數以百計的妖族。」

  聽到這裡,台下的學生們發出了驚訝的呼聲。以四人之力對抗數以百計的妖族,這樣的行為,怎能不讓人覺得瘋狂?

  對於學生們的訝然與竊竊私語,筱紋只是露出了一抹略帶無奈的苦笑,「這確實很令人驚訝……也只有他們幾位才會做出這麼大膽的決定吧,但這其實算是無奈之舉。最後雖是擊敗了那名高階妖族,卻已無力徹底除之,只能將他封印在學園之中,以繁複的陣法將他確實地封印於螢光之森的地下。」

  東方挑起眉,大概只有安羅西亞注意到他此時有多驚訝。

  「儘管如此,那場戰役終歸只是慘勝。在那之後,學園的勢力也開始走下坡了。」

  一邊聽著筱紋說起事情的時間點與影響,東方一邊回想期中考時發生的那場意外。封印於螢光之森底下的妖族,是否跟他們期中考時遇到的事情有所關聯?

  雖是疑問句,東方卻隱約覺得答案是肯定的。

  『期中考的事?本大爺跟你結契之前嗎?』

  安羅西亞好奇地問了,東方沒有多想便回答:『嗯,就是綜合測驗的時候。』

  他大略跟安羅西亞說明了下當時發生的事,後者聽完只是沉吟一聲,『原來還有發生這樣的事啊……』

  『雖然那時老師要我們保密,但還是有點好奇啊。』東方感嘆。他確實會遵守承諾不說出去,但是查一下應該沒關係的吧?

  『好奇就去查吧!』安羅西亞鼓舞道。

  於是在下課後,接下來沒有課的東方便一頭栽進了圖書館。

  讀了遍課本上的相關段落後,東方決定先從妖族的部份開始了解。依著書架上的分類標示,他很快就從書庫中找到了適合的書。

  回到座位,從目錄中找到了基本介紹的章節後,東方便仔細地看起了書上的內容。

  章節的開頭寫道:「一般的妖族是自時空的縫隙中誕生,他們以『時間』為食,能將獲得的時間轉為自身的力量,以存在的更久、更加強大。也因此,妖族信奉強者,他們依力量濃度分出了高階、中階與低階,有著確實的階級制度,其中的最強者即為妖族之首。」

  段落下方的插圖繪著一道藍髮金瞳、胸口處有著宛如鱗片的結晶體的人影,以及一抹由線條勾勒出的霧狀物體。

  「他們的形態可在霧狀與人形之間切換,部分也可幻化出其他型態。純正的妖族外表為午夜藍色的髮與金色眼瞳,胸口處有著相當於命脈的力量核心,皮膚外層有著保護核心的暗色結晶體。由於核心儲存了他們由獲得的時間轉化而成的力量,它既是妖族的力量來源,也是他們最謹慎守護的弱點。」

  純正的妖族?意思是有妖族不是從時空縫隙中誕生的嗎?

  抱持著疑惑,東方繼續往下一段內容看去。

  「除外,有極少部分的妖族是由其他存在墮落而成。他們有著強烈的仇恨或未完成的遺憾,以及足以承受墮落時妖氣帶來的衝擊的強大靈魂或靈體。以殘留的契印作為連結,輔以些微的妖力,誘發其本身的力量異變,並凝結出『核心』,最終化為如正統妖族般的存在。這類的妖保留了墮落前的樣貌,但眼瞳會轉為金色,身上的某處會有黑色的奇異紋路;力量則與妖力融合,特性會與原先相關,因為本身擁有強大的靈體,墮落後的力量基本都在高階程度。」

  原來如此。解決了疑惑後,東方快速瀏覽過幾個段落,直到找到說明與妖族立約者的相關部分才又仔細讀起。

  「……與交易對象立定契約至完成願望以前,他們多半會潛伏著在交易對象身上,若要活動的話則能奪取該具身體的使用權,能使用該對象的力量比例與妖族本身的實力相依。其中,能同時使用自身力量與被附著者力量的僅有高階妖族,同化時的特徵為金色的眼瞳與顯現的黑色契印。」

  東方邊閱讀邊與記憶裡的畫面做對比。在地下空間的時候,他們雖然沒有參與後半段的戰鬥,卻作為旁觀者見識了整個過程,東方仍記得那時候在帝身上顯現的黑色紋路與金色眼瞳──確實與書本上說的相同。

  『我們那時本來是在螢光之森,後來應該是摔到下面的空間,封印的位置也在螢光之森底下;再加上黑紋和金瞳兩個特徵,以及那時感覺到的妖氣,他應該是高階妖族沒錯。』東方試著分析道。而為了評判推論的合理性,他索性與安羅西亞討論起,『潘德拉總不可能有一堆妖族跑進來,再加上那時打敗那名妖族的老師說的話來判斷……雖然我沒聽懂多少,記的也不多,但應該和百年前的戰爭封印的那名妖族是同一個吧?』

  『頗有道理,本大爺也覺得是同一個。』安羅西亞沉思了下後回應,接著又問:『話說,那時候的學院院長也是現在這幾位嗎?』

  『我記得課本好像沒寫。』東方翻開歷史課本,瀏覽完段落後回答道:『確實沒有。不過如果有相關的人事資料的話,或許可以從時間點比對出來……不知道這裡有沒有。』

  東方再度站起身,沿著書櫃檢視著各排分類,花了點時間找到了可能有這方面資料的區域。當他從書架上拿起書本來閱讀時,一道細微的跫音由遠而近地傳來,他本來沒多在意,只當是其他來看書的人,直到那道腳步聲在他身旁停下。

  「東方?」冷冽的嗓音落下,東方反射性抬頭望去,有些訝異地發現出聲喊他的是名身披紅斗篷的金髮少女──那是他綜合測驗時的組員漠星。

  「……真巧,妳也來找書嗎?」瞥見漠星手上也拿著幾本書,東方問道。

  「嗯。」漠星頷首,視線在東方手中的書停留了一兩秒,接著望向一旁的書櫃。她放輕了音量,「……你也是在調查測驗那時候的事嗎?」

  東方一愣,「妳也是?」

  「昨天在學園歷史課上聽到似乎相關的內容,今天來查查看。」漠星回答道,雖沒直接肯定,但也算是變相地承認了。

  「要不一起吧?反正是在查一樣的事。」東方順勢邀約。如果有同樣知情的人討論,那再好不過了。

  「好,不過我們低調點吧。」漠星意有所指地道。在這裡遇到東方算是意外,但她也不排斥與人討論,會搭話也是有此番打算在。畢竟受限於當時答應保密的承諾,能討論的除了自家器靈,也就只有當時的組員們了。

  但真正讓漠星出聲搭話的還是自家器靈夜曲的提議,否則她本是有著就算沒效率還是自己來吧的打算的。

  當兩人各自抱著書本──漠星還背著早先上課時裝書本的包包──一同回到東方本來的座位時,她還在心理評估與東方討論是不是個好主意。

  『反正都是在找一樣的資訊,而且不同人的看法也不一樣,說不定他能發現我們沒能注意到的事情呢。』夜曲的嗓音自漠星腦中響起,她可以想像出對方柔和的微笑,以及話語中隱含著的期盼與鼓勵。

  『……也是。』於是她這麼回道。她知道自己性格孤僻,也知道夜曲希望她能走出過往的陰霾,多與人相處,卻也沒有過於干涉她的步調。雖然她不曾表示過,但夜曲的舉動仍是讓她感到一陣暖意。

  回到座位後,漠星便在東方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同時將自己手中的書放至桌面上。她看了看東方前面幾本攤開的書,歷史課本她也有,也知道課本上寫了哪些資訊,至於另外一本……

  「你在查妖族的資訊嗎?」她問。

  「嗯,主要是查高階妖族的部分,還有一些被妖族附身的人會有的特徵。」東方回答道,並將書本往中間挪了挪,讓漠星可以看清書上的文字。

  「百年前的戰役中封印的是高階妖族,那時候附著在老師身上的也是高階妖族,地點則都牽扯到了螢光之森的地下。」漠星快速掃過書上的文字,說出了自己的推論,「再從那時候夏洛安斯老師和他之間的對話來看,應該是同一位沒錯。」

  「我也覺得是同一位。」東方附和道,接著攤開自己剛剛從書架上找出的另一本冊子,「剛才想比對看看那時候的院長是誰,所以找了這本。」

  趁著東方在找對應的頁次時,漠星順手將一旁的課本翻至寫了時間點的那頁,順便又將一旁的文字大略看了遍。

  「有了,這邊有歷屆的院長名單。」

  有了名單後,兩人很快比對出正確的人名。令東方有些意外的是,五人中僅有希羅達不是當時的院長,他的任期是從戰役後不久才開始的。

  「課本上提到的水之院院長不是希羅達?」他下意識地喃喃。

  「這裡寫的是一個叫做『滄霞』的人。」漠星將冊子往後翻了頁,找出了一名笑容溫婉的女性的照片,「顯然她就是當時唯一留守的院長了。」

  「但是戰後就換成了希羅達。」東方覺得這時間點近的有些不對勁,「是戰役時出了什麼事導致必須換人嗎?」

  「這裡並沒有寫換人的原因,從時間上來看也不是就任達一定時間後的人員交替。」漠星邊說邊往後翻,但也沒能找到理由,「不管如何,如果說當時四位院長深入螢光之森,打敗那名高階妖族後便將之封印,這表示那可能是個以四種力量為主的封印陣法……」

  漠星蹙起了眉,她對陣法稱不上精通,僅是在課堂上學過基礎陣法的力量結構,憑這些做出的推論而已。

  同樣不懂的東方乾脆沒有答話,而是提出另一點,「那個封印是不是有毀壞的可能性?還是有什麼原因導致裡面的妖族跑出來了?」

  「百年前需要孤注一擲才打敗的妖族,就算力量不如以往,會這麼輕易就被老師殺掉嗎?」漠星接著提出了疑問,「況且,那樣一個危險的存在若真能對學園造成威脅,這段期間是不是太過平靜了?」

  「還是他其實沒死?」東方試著回想當時的情況,但那時候他們根本沒能看清楚,「或者是那時我們遇到的不是本體,是分身之類的……有這個可能嗎?」

  漠星思考著沒有答話,一切都是推論,他們實在沒什麼證據可以評判。

  討論陷入膠著,兩人雙雙沉默下來。

  『是有這個可能。』安羅西亞突然出了聲,『就像她說的一樣,若是封印破裂,潘德拉不可能這麼平靜,我猜大概是封印鬆動了吧?狀況好一點的話補回去就行了。』

  『那若是狀況不好呢?』東方忍不住這麼問。

  『不是有老師們和護衛隊嗎?』安羅西亞理所當然地反問,『天塌下來還有他們頂著,總不會要你們這些普通學生毫無準備就陷入危險之中。』

  『……說的也是。』

  東方再度拿過了歷史課本,想找出還有什麼可以討論的地方。讀了幾個段落後,他突然想到了一點,「……筱紋老師上課時有提到,那名妖族在發動襲擊的那天奪走了學園中的『重要之物』。不過好像沒有說那是指什麼。」

  「說到這個,當時單靠四人之力也要闖入螢光之森,似乎就是因為這個『重要之物』的緣故。」漠星想了想,回答,「我們班上有人問,老師只說那是對當時的潘德拉來說不可缺少的,沒有說它確切是什麼。」

  「什麼東西這麼重要嗎?」東方語帶困惑。

  漠星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將自己剛才從書櫃中找到的書攤開,看了一會兒後才開口,「這本是跟時空獵人相關的,其中一節介紹了潘德拉,主要還提了器靈的部分。」

  以器靈為武器輔助是潘德拉作為時空獵人學園的特色,漠星稍微跳過了這方面訊息的段落,指了其中一段給東方看。

  這段提及了個名為「本命源泉」的存在,本命源泉是力量的聚集之處,也是各個學園建立的根本。其中,潘德拉擁有水系、火系、地系、雷系、風系五大源泉,器靈也是從源泉之中誕生的。

  「我在想,會不會跟這些有關?」漠星表明了她指出這段文字的原因。

  『安羅西亞,你怎麼看?』既然是與器靈相關的內容,東方乾脆地將問題拋給他。

  『……』安羅西亞沉默了兩秒,『器靈的話,雖然在締約前是待在泉源沒錯,但我們對外界是沒有感知的。』

  『這樣啊。』東方有些惋惜地道。

  『如果是說對潘德拉很重要的東西的話,這方面也是有可能的。』安羅西亞補充道,『或許可以進一步調查看看?』

  東方將安羅西亞的話轉述給漠星聽,後者對這番意見表示了認同後,便仔細看起書本上提到的內容。

  沒有特別找過這方面的書,東方一眼掃過桌上的所有書籍,最終定在被他擱置一旁的「銀川的時間碎片」上。抱持著聊勝於無的心態,東方伸手取過了手工書。

  他其實還沒有仔細看過這本書,所以也不確定裡面會不會有相關的內容,但基於之前曾在裡面看到包含潘德拉的時空獵人介紹,他認為看看也無妨。

  稍微翻了一會兒,他雖然找到了兩篇提及源泉的,但僅是敘述了它們的誕生原因與目前有所記載的源泉種類,沒找到什麼可能相關的。

  而且這本書顯然有一定年紀了,書上寫的「目前」和現在恐怕也有一定的時間落差。

  接下來直到漠星得離開去上課前,他們都沒能再找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東方和漠星告別後,便將注意力放回銀川的時間碎片上。書本此時正停在講述時空獵人的頁面,他在買書的時候稍微翻過這部分,此時會看是因為對某件事有些疑惑。

  潘德拉的這部分記錄了五名時空獵人,據書上所言,都是實力強悍、有著相當貢獻的人。之前已經看過其中兩位的相關介紹,但他忽然想到,如果「楊語笑」那頁上方的圖片確實是潘德拉現任的火之院院長的話,那做為時空獵人的這名少女現在又在哪裡?

  他不記得有在學園裡見過這名少女,從文字記載中也沒看到這方面的資訊,這讓東方感到相當的困惑。

  『搞不好是回歸輪迴了。』安羅西亞做出了推測。東方一開始沒聽懂他的意思,想了下後才明白是指作為時空獵人的她已經逝去了。

  『逝去的時空獵人會回歸輪迴,那留下的器靈呢?』東方困惑地問。

  『誰知道呢。』安羅西亞說,接著警告道:『你可別隨便掛掉啊!本大爺不想太早成為無主的器靈!』

  『才不會好嗎!』東方無奈回應,『雖然這樣說好像怪怪的,但可以的話,我想長命百歲。』

  『這還差不多。』安羅西亞聽起來倒是很滿意的樣子。

  東方不再接話。重新掃過這頁的資訊後,基於好奇,他也把剩下三位時空獵人的介紹也看完了,資訊中除了他們的簡介與部分事蹟外,也分別標註出他們的學院別及器靈的武器型態。

  楊語笑是火之院,使用的武器是長槍;先前他關注過的夏莉菈.諾菲則是水之院的,武器是六柄短飛劍。

  『話說,這本書的作者其實滿厲害的。』安羅西亞忽然說道。

  東方一愣,『嗯?為什麼這麼說?』

  『書上的介紹都滿詳細的,不只是時空獵人的相關情報,連器靈的樣貌都畫出來了。』安羅西亞解釋,『情報就算了,在外活動被記錄下來也不奇怪,但器靈基本上都較常以武器型態出現吧,樣貌居然都畫的這麼清楚。』

  『對耶。』東方看了看書頁上精緻的圖片,接著翻至封面封底,最後在目錄前的序才找到作者的名字,『作者的名字是珮璐安……好像沒有特別提到是什麼身分。』

  『珮璐安?怎麼聽著有點耳熟……欸?』安羅西亞說著忽然驚呼了聲,『你看一下,是不是剛才在歷屆院長的名單中看過?』

  契約者可與器靈共享視覺,剛才東方在查看各書本內容時,安羅西亞自然也跟著看過了。

  於是東方再度翻開了那本書冊,很快便在裡頭找到了這個名字。

  『居然是水之院的初代院長?』查出答案後,東方感到相當訝異,『不是同名對吧?』

  『不好說,但如果確實是潘德拉的人,那也滿合理的。』安羅西亞語帶保留地評論。

  『初代院長的手工書複製本出現在那樣的二手小店,然後被我用據說很便宜的價格買到?』東方望著這本書,打從心底感到難以置信。

  安羅西亞感嘆道:『嘖嘖,不是同名的話,那間二手小店也不簡單。』

  腦中浮現那名店主少女的身影,東方深感同意地點了點頭,『有機會的話,也許可以再去那家店一次吧。』

  安羅西亞輕哼了聲,算是同意了東方的說法。

  隨手抽出了筆記本,東方將書冊中一些覺得重要的人名都記了下來,並標記了他們的身分。想了想,他順便也將今日討論出來的內容重點條列式的記了下來。

  剛才找書的時候有注意過,這本書冊是屬於圖書館內少部分不能借出去的書籍,他等等離開前得把書冊放回架上。至於另一本妖族話談……他考慮了下,最後決定先不借了。

  雖然他進來的時候有看到難得盡忠職守的圖書館管理員,或許這次能順利借書就是。

  看了看時間,東方又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一些他覺得重要的訊息後,便將桌上的書本一一整理好,要塞回書包帶走的放一邊,要回歸書架的放另一邊,準備等等就要離開。

  他習慣在晚飯時間前去訓練場的自由練習區練習,尤其今天是跟人有約的日子,他更不能遲到。

  確認東西都帶上了後,東方將書本一一歸位,便邁步往圖書館的大廳走去。經過櫃檯時,他注意到管理員正老實的待在櫃檯內,在他經過時還抬頭望向他。東方反射性地點點頭當作是打招呼,接著便要往外走。

  「喂,你沒要借書啊?」

  一道聽起來有氣無力的少年嗓音響起,東方反射性的煞住腳步,轉頭望向了圖書館管理員。

  管理員是一名有著金色短髮的少年,櫃檯上立著的名牌寫著他的名字──麟彬。此時少年一雙碧綠色的眼瞳正盯著東方,看起來有些無精打采。

  他坐直了身子,見東方還望著他發愣,索性又重複了次問句,「沒要借書?」

  「……今天沒有。」東方連忙回答。

  「切。」麟彬撇了撇嘴,看起來有些懊惱,「上次斐才說我讓學弟沒辦法借書,我今天特地待在櫃台,你卻沒要借……」

  斐?

  東方花了幾秒才想到這是黎亞學姊的姓氏,上次他找不到人借書,黎亞學姊可說是幫了他大忙。想想那時她能那麼乾脆的就幫他辦借書手續,跟圖書館管理員應該也有一定交情。

  「沒有要借就算了,下次找不到我可以按這個。」說著,麟彬掏出了一個桌上型的按鈴,就這麼擺在櫃台上,「我大概有六成的機率會出現吧。」

  對於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機率數字,東方真心懷疑他是隨便說說。

  「……好的,謝謝。」話雖如此,東方並沒有出言吐槽的意思。

  擺了擺手,麟彬相當乾脆地往桌上一趴,自顧自地睡覺去了。

  ──這樣的圖書館管理員真的沒有問題嗎!

  以上是東方在走出圖書館時的心聲。

 

 


  小公告(?):

  實體書來啦~再麻煩夜櫻幫我留個資料(郵遞區號+地址、收件人、電話),目前預計是用郵局寄掛號這樣w

  晚點來打篇印後記錄好了(轉圈+灑花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