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是沒有找到你說的墜鍊,但有個有意思的人想找你,方便約個時間嗎?』

  收到這封來自白鳥的訊息時,東方可說是相當地驚訝的。

  本來昨天收到了白鳥否定的答覆後,東方就沒再寄望這邊能有好消息。畢竟他也只是當作碰運氣地問問,而學姊作為護衛隊隊長,總不會有那麼多時間替他關注這件事情吧。

  ……東方永遠不會知道,對白鳥來說,關注校園內的大小事也是他的樂趣之一,他甚至對此樂此不疲。

  總之,在接到這封訊息後,東方只是驚訝了下後便同意了。

  很快確認了時間和地點,白鳥又傳了封訊息建議他把相關人士叫上,但沒確切指出是誰,這讓東方疑惑了一下子,最後把這件事告訴了尼奧。

  於是,他們約好了在隔日課堂結束後,和那名名為喬依妲的火之院學姊見面。

  談妥一切後,東方望著白鳥最後傳來的訊息,接著收起了手環。一旁的羅紗和光樺已經對練了一回合,此時正在中場休息中。

  「久等了。」他走上前,在兩人身旁坐了下來,手裡還拿著筆記本和文具。

  「談完啦?」光樺好奇地問,「所以那個女生的墜練有著落了嗎?」

  「不確定,但感覺照學姊的說法看來,應該是有線索了。」東方也無法肯定。

  「希望這件事可以有個好結果啊……」羅紗語帶期望地道。

  東方「嗯」了聲表示附和,接著攤開了筆記本,筆記本上畫著幾個術法的元素排列,這是昨天他從希羅達那裡要來的。

  這兩天他也有試著和安羅西亞討論過細節,包含了要如何將術法效果以高轉換率融入彈丸之中,目前想出了幾個方法,剩的要等實際試過才知道效果了。

  三人再度分析起術法的排列,接著羅紗便試著用合適的排列方式,將術法融入捏出形狀的力量團,做出了一枚箭矢。

  「這樣應該沒問題了。」捏著碧色的箭矢,羅紗說道。她首先嘗試的是暈眩術,雖然以他們現在的能力,這個術法砸到人身上頂多讓人暈個幾秒,還不太嚴重,但對一些狀況來說,其實也是可以派上用場的。

  「試試吧。」東方站起身。

  羅紗跟著站起,並喚名化出長弓,光樺自告奮勇地幫她召喚出練習用的石鳥。待準備完成後,羅紗深呼吸一口氣,舉弓搭箭,將那枚附著了暈眩術的箭矢朝著石鳥射了出去。

  射出的箭矢準確地擊中了石鳥,並在瞬間崩散成術法的光芒。當他們看見石鳥暈頭轉向地晃了晃,接著一頭撞上了場邊的樹木,重重地砸落在地面時,羅紗和東方對視了眼,皆在彼此眼中看見了欣喜──這表示他們這些日子的研究終於成功了!

  光樺神色複雜地看著那隻倒楣的石鳥,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翅膀。

  看起來好痛……

  不過他也得承認,拿暈眩咒對付這些在天空中飛的敵人確實很實用,他以往在習武時也有特別注意過這方面的問題……畢竟被人弄到自撞受傷實在是太愚蠢了。

  興奮的兩人效率地繼續測試下一個術法效果,把握時間將其他幾個也測試了遍。其中有幾個仍需要調整,但大部分的效果都還不錯。

  滿意地準時收工後,三人邊討論邊動身前往學餐,打算把剩下的部分留到下次再來研究。由於東方明日要去見那名學姊,他們便約好後天再繼續。

  隔日上完課後,東方先是跟尼奧和惑夢會合,接著便一同前往位於學園一隅的校舍。

  尼奧和惑夢跟著東方走過數間教室,沿途確認著教室門上的門牌。由於他們都不是很常來這棟建築物內,對於教室的位置並不熟悉。

  「那位學姊是說在校舍一樓的教室對吧?」

  「她說是教室旁的隔間,在一零七和一零八之間……是那裡吧?」

  找到了目的地,東方便率先走了過去。隔間的門是關著的,只能從門縫看見流瀉而出的燈光。

  抬起手敲了敲門,在裡面傳出一聲「請進」後,三人便踏入了房間內。

  隔間內的空間不算太大,裡頭只有簡單的設備和一組桌椅,但要容納四個人也算足夠。原先待在房間裡的火之院少女在三人進門時站起了身,對他們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東方學弟?」她詢問性地道。

  「學姊好。」東方頷首,禮貌地打了招呼。正想介紹後面的兩人,少女卻先一步開了口,「另外兩位是尼奧和惑夢吧,真高興你們倆也來了。總之三位都先請坐吧。」

  儘管仍懷著疑惑,但三人還是依言在座位中坐了下來。待三人各自落座後,少女的視線一一掃過眼前的三人,接著開口。

  「我是火之院二年級的喬依妲,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喬。」自我介紹完後,她便直接切入了正題,「我猜你們應該很疑惑,為何我會透過隊長找上你們。關於這點……就讓我從我的身分開始說起好了。」

  少女眨了眨眼,偏淺的色澤閃過一抹深意,「我是漠星的直屬學姊。」

  聞言,三人的表情各自帶著不同程度的驚訝,喬依妲也不意外他們的反應,而是說了下去,「今天會找你們,是因為我想解決和她有關的一些問題,而我覺得這事並沒有那麼簡單。」

  「所以……學姊也知道那些事了嗎?」惑夢雙手交扣,有些不安地問。

  「嗯……我知道漠星丟失了重要的墜鍊,只是要幫她找回來的話,我自己就有八成的把握,但是她似乎還有其他的煩惱,我就偷偷打聽了下,後來才找到了你們。」喬依妲解釋了為何會有今日這場會面的原因,接著問,「方便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

  尼奧將有些擔憂的視線投向了惑夢,後者微垂眼簾,沉默了幾秒後才囁嚅著開了口,「漠星發現她的墜鍊不見的時候,我正好跟她在一起……」

  緩慢但確實地將那日晚上發生的事交代完畢,惑夢忍不住有些沮喪。尼奧見狀,抬手揉了揉她的髮絲作為安慰。

  「來,學妹喝點茶吧。」聽完說明,喬依妲沒做評價,反倒是從隨身的包包中掏出了保溫瓶,倒了杯茶推至惑夢眼前,「茶葉是跟學餐要的,味道不錯喔。」

  「……謝謝學姊。」沒料到喬依妲有此反應,惑夢愣了下,還是伸手接過了茶杯。

  「謝謝妳告訴我這些。作為回報……讓我告訴妳那條墜鍊是怎麼來的吧。」

  喬依妲坐直了身子,在惑夢帶著訝然與希翼的目光中說道。

  「你們應該知道,每個學院在新生入學時都會舉辦迎新茶會,而我們火之院的迎新有個秘密傳統,這件事別說出去喔──據說是好幾屆以前的學長姊向院長磨來的,後來還一直延續至今──茶會當天會抽出一名新生,而他可以跟院長提出一個在他能力範圍內、且不會太超過的要求。」

  「當時被抽中的人正是漠星,而她提出的,正是『想拿回以前的東西』這點。」

  說明至此,喬依妲一邊替自己倒了杯茶,一邊從對面三人的表情中,看出了他們已經猜到那個「以前的東西」是指什麼了。

  她輕啜了口茶,又道,「我想你們都猜到了,漠星透過這個機會拿到的,正是那條銀十字墜鍊喔。」

  「所以,那並不是──」惑夢反射性脫口而出。她雙手緊握,頓時明白了當日漠星之所以反應過大的原因。

  那不是她自己買來的,而是從「過去」中得來的東西……

  「這件事情,妳不知道是很正常的,畢竟也不是什麼會被大肆宣揚的事。」喬依妲語氣溫和,「我沒有問過漠星,那條墜鍊對她來說有著什麼樣的意義,但是,我知道那是對她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和她的過去相關,儘管來到潘德拉,她仍想保留住的重要之物。」

  抓著制服下擺,惑夢的表情帶著訝異、恍然大悟與一絲懊惱。她終於明白了那日漠星之所以那般反應的原因,儘管無心,但她的話仍是傷到了她。

  對於面露愁容的惑夢,喬依妲眼裡閃過一抹評估似的光芒,接著轉為瞭然。

  喬依妲抿唇一笑,「我想,她並不是不在意喔。」

  惑夢一怔,她反射性地抬起頭,對上了對面學姊的目光。

  「妳們倆之間,雖然是因為這件事而產生了點誤會……但我認為,漠星也是掛記著這件事的喔。如果她並未因此而煩惱,今天我也不會坐在這裡,和你們說這些了。」

  望著三人或是訝異、或是若有所思的表情,喬依妲站起了身。

  「我會去把它找回來,你們要跟我一起嗎?」

 

 

 

 

  出了校舍,喬依妲跟著東方等人一同來到了訓練場。場地的另一端此時正有班級在上課,自由練習區則是空無一人。

  在東方的指示下,一行人在平時漠星練習的位置附近停了下來。喬依妲仔細地跟他們確認時間及地點,接著便在選定的位置站定,而後脫下了手套。

  「跟你們解釋一下吧,我的天賦能力是──我能看見我觸碰到的物品或是人的過去。」喬依妲將手套塞進外套口袋,這也是她一直帶著手套的原因。她蹲下身,「所以……我來看看,這裡在那個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吧。因為隔了幾天,可能會需要多一點的時間,就麻煩你們稍等囉。」

  說著,喬依妲將手觸上地面,閉上雙眼。在她白皙的手上,一抹銀白光紋自她的指尖顯現,沿著手指纏繞而上,而後蔓延至衣袖底下。

  蹲跪在地的少女喃唸出幾個詞句,用的是東方等人不懂的語言。而隨著她的話聲,銀白光紋自她的掌心下蔓延開來,很快便佔據了一小塊地面。

  她就這麼靜止不動地在原地蹲了數分鐘,期間三人都沒去打擾她。東方注視著身著厚大衣的身影,想起漠星也是披了件紅斗篷在校服外。

  接近十分鐘後,喬依妲睜開了眼,移開了貼著地面的手。她的面色沉靜,帶著一絲若有所思,直到手上的銀白光紋淡去,她才站起身,「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學姊找到墜鍊的下落了嗎?」有些緊張,惑夢主動詢問道。

  「嗯……這個嘛,或許我們應該問問那邊的小鳥。」給出了令三人怔愣的說法,喬依妲伸手指向了棲息於一旁的樹上,有著漂亮金色羽毛的鳥兒。

  像是對她的話語有反應,金色鳥兒望著他們的方向,就像是在與他們對視。數秒後,鳥兒一搧翅膀,一道白光倏地將牠的身子包裹,而後變大、拉長,眨眼間便化作了一抹人影。

  有著銀色雙瞳的金髮少年坐在樹上,淡漠的眼不帶情緒。一身寬大的衣袍裹著少年纖瘦的身子,他單手撐著樹幹坐穩身子,任憑一雙赤足懸在半空。

  東方瞬間覺得這名少年有些眼熟,一時卻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

  是學園的學生嗎?還是……

  『他不是學生。』安羅西亞出了聲,『感覺……跟我們比較像。』

  東方訝異,『你是指……他是器靈?』

  少年沒有開口,一雙眼平靜無波。喬依妲仰頭望著他,主動開了口,「請問這幾天,你有沒有在這附近看到一條銀十字墜鍊呢?」

  沒有回答,少年只是靜靜地打量著出聲詢問的喬依妲,就再他們以為他不打算、或是不會說話時,少年吐出了不帶起伏的句子。

  「妳有著很特別的力量……天賦。」他望著喬依妲,道,「我剛好注意到,妳試著用那股力量從這裡得到什麼,因為你們和那些無聊的人不一樣,所以我過來了。」

  他移動視線,望向站在喬依妲右後方的東方,身子微微向前傾,「而你……你有著和他曾經有過的、一樣的味道。你也在追尋著什麼嗎?」

  東方一愣,少年卻像是對他失了興趣,轉向了尼奧和惑夢。

  被那雙毫無波瀾的銀眸注視,惑夢下意識拉住了尼奧的袖子,後者帶著警戒與困惑地回望,還不忘安撫似地拍了拍惑夢拉住他的手。

  少年沒有開口,他揚起手,右手探入了包覆左臂的衣袖,從中取出了一顆巴掌大的水球。他攤開手掌,水球頓時潰散,包裹在裡頭的銀色墜鍊順勢落入他的掌心。

  「這個墜鍊……我在上頭看見了持有著的思念,還有其他深刻的情感。」舉起墜子,少年剔透的眼望著隨他的動作而晃動的十字墜鍊,「它的主人肯定很珍惜它,不慎遺失,現在肯定很慌張吧。」

  惑夢開口欲言,她認出了那確實是屬於漠星的墜鍊,然而少年先一步往下說道。

  「至於妳……雖然妳不是它的主人,但它對妳而言,此時卻也有著另類的意義……相當重要。」銀眸望向了惑夢,少年說著,「所以妳才會……不,是你們,你們才會一同來到了這裡,找上了我。」

  「那是我朋友很重要的東西。」惑夢開口,嗓音帶著認真與某種覺悟,「能不能請你……把它交給我?」

  「這是妳的決心?」少年偏了偏頭,「告訴我,為何妳希望我將它交予妳?」

  「因為……」惑夢頓了下,再開口時的嗓音堅定,「我想幫她,她是我重要的朋友。」

  她想替漠星取回重要的墜鍊,除此之外,她不想因為這樣的誤會和紛爭,從此失去一名重視的朋友。

  「還有……我想跟她道歉。」

  哪怕是她的無心之舉,她也不覺得自己可以以一句「我不知道」就這樣帶過。

  少年注視著她,像是在評估她這番話的真心,數秒後他才又開口。

  「妳合格了。」

  少年飄渺的嗓音在此時隱約染上了抹暖意,儘管他仍是面無表情。

  「這是重要之物,請告訴它的主人,好好守護,別再丟了。」少年姿態輕盈地躍下枝幹,將墜鍊遞給惑夢,後者訝然地接下,「還有,有些東西一旦錯過了,哪怕再後悔都無用……因為已經失去了機會。」

  收回手、挪開視線,本想躍回枝幹上的少年動作卻是一頓,他回過身,望向了四人後方,接著喚道:「主人。」

  聽見少年喚出的詞語,幾乎是反射性地,四人齊齊回過了頭,轉向少年注視的那個方向。然而,來人卻是他們完全沒料到的。

  邁步踏入訓練場的白鳥在他們身側停下,對著少年露出了有些傷腦筋的笑容,「我還在想該不會是這樣,結果真的是被你撿走了啊,巴薩魯。」

  聽見白鳥喚出的那個名字,東方瞬間想起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見過這名少年了。

  當時在地下空間,和白鳥一起保護他們的少年就是他。也就是說,這個撿走漠星墜鍊的少年,事實上是白鳥的器靈。

  「不是說遺失物都要交給護衛隊,別再私自撿走了嗎?」

  「那是重要的東西,不該跟那些遺失物混為一談。」少年冷聲回應,語氣帶著一絲細不可察的埋怨,「你們護衛隊在這樣的事上,處理的手段太過隨便。」

  「……好好,但你下次再撿到特別的東西,跟我說一聲吧。」白鳥無奈地道,像是拿他沒轍地妥協。

  少年輕哼一聲。白光包裹了他的身子,數秒後,重新化作金色小鳥的他搧動翅膀,飛上白鳥的肩,就這麼停在他的肩膀上。

  「……抱歉,我沒想到這對巴薩魯來說,會是『有意思』的東西。」摸了摸淡金的鳥羽,白鳥對著四人語帶歉意地道,「還讓你們花心思跑了這麼一趟,我代替他向你們道歉。」

  「不要緊的,隊長。」喬依妲率先回應,「我還要謝謝您呢,若不是您幫我連絡上他們,我想我會錯過一些必須要做的事情。」

  白鳥不置可否地一笑,他望向三名一年級生,「讓你們多花了這麼多時間,作為補償,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吧。」

  說著,他望向惑夢,意味深長地道:「如果妳準備好的話,現在到圓塔後方一趟吧。」

  「學姊是指……」惑夢說著,明瞭似地瞪大了眼,「我、我現在就過去,謝謝學姊!」

  抓著墜鍊,惑夢倉促地轉向喬依妲,說了句「謝謝學姊的幫忙!」後,便掉頭快步朝女宿圓塔的方向衝去。

  尼奧有一瞬間似乎想跟過去看看,但邁出的腳步很快便收回,最終只是看著惑夢離開。

  「把時間留給她們吧,沒有問題的。」白鳥說道,望著尼奧的眼神閃過一絲興味,但在對方回過頭來時,他已經那抹情緒藏的乾乾淨淨,「別擔心,這件事情,相信會有一個好的結尾的。」

  沒有注意到白鳥別有深意的目光,尼奧問道:「學姊,我可以問,為何妳的器靈會把漠星的墜鍊撿走嗎?」

  聞言,東方和喬依妲同樣看向白鳥,對於這件事,他們多少也都有著疑問。

  「這個嘛……簡單來說,這是巴薩魯的興趣吧。」白鳥回答,也不介意他們這麼問,或是也覺得自己有需要解釋一下,「因為以我的力量和巴薩魯的能力,不是特殊時期的話,他要獨自化形在外其實是沒什麼問題的,這方面我也就不太干涉他。而平時的話,他通常會待在螢光之森或是訓練場附近,大概是比巡邏的護衛隊早一步看到了吧。」

  推測著,他伸手摸了摸肩上的鳥兒,「對嗎?」

  鳥兒沒有出聲回應,似乎只是靠著契約的連結跟白鳥對話。後者停頓了下又道:「是這樣沒錯。但應該是剛好跟回來找的漠星學妹錯過了,直到今天才碰上你們,這才能將東西物歸原主。」

  「那麼,他剛才說的『這不能跟那些遺失物混為一談』……就是他沒有把東西交給學姊的原因嗎?」東方提問。

  「就當作這傢伙比較有個性吧。」白鳥伸手戳了戳巴薩魯,被對方不滿似地輕啄了一口後收回手,「他對於這類事情比較在意,也總能很敏感地察覺一些不明顯的情緒。他有跟你們說了什麼嗎?像是不看場合就突然指著你說──哎呀。」

  突然被鳥兒在腦袋上啄了一口,白鳥乾脆地揮手把自家器靈從肩上趕下來,後者拍了拍翅膀飛回樹上,兀自整理起被白鳥摸亂的金色羽毛。

  「他有跟學弟說喔,還有注意到我的能力。」喬依妲用手中的筆指了指東方,後者這才發現學姊不知何時掏出了本小冊子和筆,似乎正在記錄著什麼。

  「東方學弟、還有妳的天賦能力嗎?」對於喬依妲的回覆,白鳥沒有表現出任何意外的情緒,似乎這已在他的意料之內。他僅是對東方投以若有所思的視線,一瞬後便又說道:「總之呢,他的話你們聽聽就好,別太往心裡去。大概啦。」

  留下了不負責任的結尾,白鳥聳聳肩,輕聲又道:「不過,有一點他說的倒是真的……有些事情,一旦錯過了就沒有了。」

  喬依妲停下書寫的動作,眨了眨眼,「隊長也有什麼遺憾嗎?」

  愣了下,白鳥露出了清麗的微笑,「是啊,正是因為如此,才要格外珍惜現在的時光呢。」

  說完,他抬頭望了望天色,「好了,時間有點晚了,我還要開會,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巴薩魯,走了。」

  聽見呼喚的金色小鳥搧翅飛下樹枝,跟著擺了擺手轉身離去的白鳥一同離開了訓練場。

  收回視線,東方瞥見身旁的喬依妲心滿意足的闔上了手中的小冊子,基於好奇和困惑,他開口問了,「學姊,請問……妳在寫什麼?」

  「情報紀錄。」這麼說著的喬依妲雙眼閃爍著某種光芒,「關於隊長的情報紀錄喔,因為是第一次聽到的資訊,要記下來才行。」

  「為什麼要記錄這個……呃,如果是不能問的事,當我沒問。」

  「當然是因為,這是很重要的情報啊。」喬依妲笑靨如花,笑容的燦爛程度讓東方忍不住退了一步,懷疑自己問錯了問題,「學弟也有興趣嗎?哎,學弟是水之院的,想知道隊長的事也很正常嘛。對了,尼奧學弟也有興趣嗎?我可以跟你們說各種關於隊長的事蹟喔!」

  『你們這個學姊……難道是他的粉絲嗎?』安羅西亞的的語氣帶著訝異,東方隱約覺得,他似乎對此感到相當有趣,『你那個室友說過他有粉絲後援會對吧?原來是真的啊,難道這學姊跟那個後援會有關係?』

  東方不知道安羅西亞的推測是不是真的,但他只知道,如果不想辦法阻止像是迫不及待的喬依妲,他們可能會陷入奇怪的話題之中。

  和同樣產生了危機感的尼奧對視了眼,兩人反應極快的做出了應對。

  「尼奧,我們去看看她們的狀況吧、還是要先去餐廳?」

  「我還是有點擔心她們呢,東方,我們過去宿舍看看吧。」

  「時間晚了,學姊也先去休息吧!」

  「今天謝謝學姊的幫忙!剩下的交給我們就行了!」

  「『學姊再見!』」

  迅速達成了共識,打著關懷朋友的名義、行逃跑之實的兩名少年禮貌地道了再見後,不敢逗留的快步離開了。

  「跑得真快……唉,這些故事明明很有趣的說……」喬依妲語帶失落,她像是遺憾的嘆了口氣,「算了,有機會的話下次再說吧。」

  至於自家學妹的事情,她也不太擔心後續。在旁觀看並了解了整個過程,她相信,兩名學妹之間的事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

  妥善的收起了小冊子,喬依妲便也邁步離開了訓練場。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