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返回宿舍後,東方和尼奧首先便被葉黎元抓著八卦了下事情結果,東方很乾脆地將這件事交給尼奧,自己則是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尼奧並沒有透漏太多事情的細節,只是大略告訴他事情已經解決、兩名少女也和好了,太過隱私的部分則是隻字未提,善於觀察人臉色的葉黎元也沒有追問。

  跨坐在椅子上的黑髮少年笑彎了眉眼,他趴在椅背上望著尼奧,道:「你對這件事還挺上心的嘛。」

  「是啊,畢竟惑夢這幾天都在煩惱這件事,能解決了也好。」尼奧的語氣帶著些許的輕快,對於事情能圓滿結束,他確實是相當地高興。

  葉黎元誇張地換了個姿勢,他旋身坐回正面,側身四十五度望天,「──我突然覺得我需要墨鏡,請給我來一打!」

  「啊?」正在將書包裡的課本一一取出的尼奧困惑地抬眸,納悶地望著動作浮誇的室友,「墨鏡?但現在不是晚上嗎?」

  葉黎元壞心地不理他,而是轉而向房間裡另外兩人問道:「怎麼樣,東方、億嵐,要不要跟?說不定買多有優惠喔。」

  億嵐笑嘻嘻地道:「好啊,算我一打。」

  東方瞥了眼一頭霧水的尼奧。儘管不懂這跟墨鏡有什麼關係,他還是很乾脆地道:「也算我一份。」

  未必懂意思、但總歸是達成了某種共識的三人即有默契地忽視了尼奧,任憑他自個兒思索室友們到底在說什麼去了。

  望著三名室友逕自聊起別的話題,被忽視的尼奧索性也不管了。正當他將拿完課本後的背包放回桌子底下時,嬌俏的少女嗓音倏地在他腦內響起。

  『欸欸,所以為什麼要買墨鏡啊,尼奧你就這樣放棄不問了嗎──』

  略帶稚氣的嗓音半埋怨、半撒嬌地道,就像是相當期望尼奧能夠去問出墨鏡的含意似地。

  『不可以這麼容易放棄,要堅強、堅持。』

  語調一轉,雖是同樣的聲線、但較為平淡的聲音如此指責道。

  『小葉的話,想問肯定沒那麼容易,算了吧。』對於這兩道聲音一點也不意外,尼奧只是無奈回應。

  『欸──怎麼這樣──』

  完美重疊的嗓音帶著雙倍程度的失望,但早就對自家器靈的撒嬌攻勢免疫,尼奧不為所動地繼續著手邊的動作。

  說到這兩道嗓音、或者說是自家器靈,尼奧早在結下契約後沒多久,便知道「她們」其實有些特別。

  不是「她」,而是「她們」。

  儘管知道一名學生只會和一名器靈簽訂契約,但對於尼奧來說,這兩道擁有迥然不同的情緒與反應的聲音,就像是兩個擁有獨立的性格與想法的人一樣。

  最初的他確實感到困惑,但也只是猜測自家器靈是所謂的「雙重人格」──這是他當時能想到的、最為合理的解釋。簡言之,大概就是像武器型態一樣,金銀雙色的劍能夠拆成雙劍使用,所以器靈人格分裂什麼的……應該也在合理範圍內吧?

  『妮亞是妮亞、妮露是妮露,不一樣。』

  然而,在得知他的推測後,較為平淡的嗓音認真地否定了尼奧的想法。

  『但是,一階器靈的主要存在形式是「武器」的型態對吧,喚名的時候也只有在同時呼喚妳們倆時才有用……這難道不是代表,妳們兩個其實是同一個個體,只是擁有兩個人格而已嗎?』

  聞言,兩道嗓音沉默許久,就在尼奧想著是不是該說些什麼安慰她們時,嬌俏的嗓音拋出了問題。

  『那麼,尼奧覺得……妮亞和妮露是同一個人嗎?』

  『……不,妳們不一樣。』頓了下,他如此回答。

  後來他也為這件事特地去詢問過雷之院的院長雪艾,後者知道後相當訝異。但雪艾在仔細詢問過後,卻只是意味深長地說了句:「究竟是『她』還是『她們』,你只要遵循你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

  雖然沒得到肯定的答案,但總歸是一種答覆。尼奧在思索過後,便自然而然地將自家器靈區分成了「妮亞」和「妮露」。

  嗓音活潑開朗的是妮亞,較為安靜淡然的是妮露。

  ──而回到現在,不肯放棄的妮亞依舊試圖說服尼奧去問出墨鏡的含意,站在同一陣線的妮露也時不時補上幾句支援。兩名器靈一搭一唱,搞得尼奧都快覺得不去問出答案、滿足這兩個小丫頭求知慾的自己是個大壞蛋了。

  這大概,就是擁有複數器靈的煩惱吧?

  他如此感嘆。

  一邊簡單應付著器靈們,尼奧將注意力轉至閃起提示燈的通訊手環上。點開查看後,他勾起嘴角,很快地回覆了漠星傳來的道謝訊息。

  既然這幾天令她煩惱的事情解決了,他想,那名總是帶著燦爛笑容的少女,就不會再露出那種傷心的表情了。

  他確實是打從心底為自己重視的這名女孩感到高興。

  在腦海中喋喋不休的兩道嗓音倏地安靜下來,如果擁有實體的話,旁觀了契約者這串舉止與心情變化的兩名器靈,大概會對視一眼,而後露出帶著相仿意味的笑容吧。

  『……嗯?妳們倆怎麼了嗎?』注意到自家器靈別有深意的安靜,尼奧困惑地問。

  『嗚嗚,真的好想趕快化形喔,妳說對吧,妮露?』

  『嗯嗯,真希望那天趕快來呢,妮亞。』

  兩名器靈自顧自地交談起來,熟知她們性格的尼奧幾乎可以肯定她們是故意忽視自己的。但他得承認,大多時候,他確實拿這兩個小丫頭沒輒。

  所以他只是無奈地關掉了通訊界面,順帶插了句話,『跟雪艾老師約好的時間還有三天,妳們兩個再等等吧。』

  因為他家器靈的「特殊性」,在他的能力達到器靈初步化形的標準後,雪艾並沒有照慣例在戰鬥技藝課程中協助他處理,而是另外約了時間讓尼奧到她的辦公室一趟,至於理由則是簡潔的「為了安全」四字。

  雖然不曉得妮亞和妮露的化形會有什麼危險,但向來作風瀟灑隨興的老師都一臉嚴肅地這麼說了,他也不得不慎重以待。

  畢竟這兩個小丫頭的安危,對他而言也是相當重要的啊。

  『好期待唷!不知道我們化形後會是什麼樣子呢──』

  『但是也有點緊張,這就是所謂的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吧。』

  聽著腦海內的嘰嘰喳喳,早就習慣的尼奧也不受影響,他從櫃子上取下了自己需要的東西,很快便專注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了。

 

 

 

 

  隔日下午,上完課的漠星難得沒有往訓練場跑,而是在回宿舍房間後放下了上課用的東西,帶上一些隨身物品便上了三樓。

  圓塔三樓是以二年級女生為主的一層,但配置與其他層樓都是一樣的。漠星很快地找到了編號312的房間,伸手敲了敲門。

  隔了幾秒後房門便被打開,前來應門的喬依妲在望見漠星時露出笑容,側身讓出通道,「進來吧。」

  「打擾了。」

  跟著自家學姊進入房間內,映入眼簾的空間還算整齊,漠星一眼就從中找出了喬依妲的座位──衣櫃外掛著的暗紅色厚外套,很大程度地彰顯了這個位置的主人是誰。

  除了喬依妲外,此時房間內還有一名水之院的銀髮少女。端坐於矮桌旁的她正仔細地將桌上的東西一一分類,在喬依妲帶著漠星進來時,她抬眸望向兩人,禮貌地向漠星輕輕頷首。

  「跟妳介紹下,這位是昨天跟妳提過的,水之院二年級的安瑟莉。」一邊在矮桌旁坐下,喬依妲一邊介紹道。

  「學姊好。」漠星跟著喬依妲一同落座,同時向安瑟莉打了招呼。

  桌面上擺著數個分類整齊的小盒子,裡頭是各種不同顏色與種類的物品。安瑟莉將其中幾個分類好的盒子暫時闔上、擺至一旁,接著望向了漠星。

  「我先確認一下,學妹想做的是祝福類的護符對吧?」

  「是的。」漠星頷首答覆。

  昨晚,她在想做點什麼、卻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況下找上了喬依妲。她記得學姊曾經提過,她的朋友送給了她一個保平安的護符,本來是想打聽這類東西是在哪裡得到的,沒想到一問之下,那枚做工細緻的護符竟是她的朋友親手做的。

  『我朋友很擅長這個唷,妳如果想做的話,我可以幫妳問問看,她應該滿樂意教人的。』喬依妲再度傳來訊息,『不用覺得麻煩人家或是不好意思唷,學姊辦事,妳放心!』

  腦中浮現學姊信心滿滿的模樣,她不禁失笑,鍵入回應:『那就拜託學姊了。』

  就這樣,在喬依妲的高效率下,她們很快便談完並敲定了時間,將課後的這段時間特別空了下來。

  安瑟莉伸手取過置於一旁的小盒子,一邊打開一邊說明道:「其實護符這類的物品,最重要的就是心意。特別是這種祝福類型的護符,製作者的信念和期許……是很不可思議的力量。」

  盒子裡整齊擺放著幾個已完成的護符,分別由不同的材料與手法製成。安瑟莉一一將它們取出放於桌面上,同時繼續說著:「但也不是說信念就可以成真,有些事情,如果沒有相對應的努力或付出的話,再強的護符也是無效的。」

  「大概就是錦上添花的感覺嘛。」喬依妲下了註解。

  「學妹挑個類型吧。」將所有護符都取出來並擺放整齊後,安瑟莉說道,「左邊的比較簡單,第一次做的話,建議妳選這邊的。不過妳想要右邊的話也可以選,只是失敗率會比較高一點。」

  仔細看了看桌上的各類護符,漠星垂眸思考著哪種較適合那名少女。安瑟莉沒有催促她,只是偏頭望向一旁的喬依妲,「喬也要做看看嗎?」

  「我嗎?好呀。」喬依妲坐直身子,打量起桌上的各類護符,「這樣好了,我來幫安瑟莉做個護符吧。」

  「我?」安瑟莉有些意外的道:「我還以為妳會想做給隊長呢。」

  「唉,但是隊長應該不需要戀愛類的護符啊。」喬依妲語帶苦惱,「安瑟莉妳應該比較需要,畢竟妳跟黎蘭卡從一年級認識到現在,都一直『還差一點』嘛。」

  安瑟莉倏地紅了臉,「妳……妳別胡說。」

  「好好,我不說,動手就好。」喬依妲笑盈盈地道,逕自從桌上拿起了中意的護符,「少廢話多做事,沒有問題。就這個吧。」

  露出無奈的神情,安瑟莉望了喬依妲選中的護符一眼,從旁取了個盒子打開便推了過去,「左邊這格選三個顏色,另外這格是底,妳選個形狀吧。」

  簡單指示完,安瑟莉轉頭望向漠星,後者已選好了款式,自認手不算巧的她並沒有挑太過困難的選項,很乾脆地選擇了左邊第二排的其中一個。

  「類似這種的,可以嗎?」她問。

  「這個嗎……妳有什麼特別想做的圖案嗎?」安瑟莉側身取了個盒子,「沒有的話,我可以給妳幾個適合初學者做的參考。」

  漠星思考了下,「……什麼樣的圖案都可以嗎?」

  「不一定,妳畫畫看吧。」安瑟莉沒有直接給予肯定的答案,只是這麼說,接著起身從自己的座位取了紙筆過來,遞給漠星。

  接過紙筆,漠星幾乎沒有猶豫,便憑著印象勾勒出了一幅圖紋。稍微修了下圖,確認它與記憶中沒太大落差後,她才將圖稿遞給安瑟莉。

  在這段空檔間,喬依妲已經選好顏色和形狀,按著安瑟莉的指示編起了細繩來。茶色長髮的少女戴著手套的手指靈巧,只需些微指點便能做出不錯的成果。

  「這個沒問題。」猶在分神,評估完圖像的安瑟莉便出聲拉回了她的思緒,「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兩三天就好了。」

  說著,她從盒子中取出了幾樣材料,「我從大概的步驟開始講,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吧。」

 

 

 

 

  『雖然說結果怎麼樣都不要緊,但到底該怎麼做會比較好呢……蘭芯,妳覺得我該怎麼辦?』

  盯著課本上的內容,惑夢的心卻完全不在課堂上。只要想起自己下定決心要在今天做的事,她就忍不住緊張。

  『放心啦,惑夢的話一定沒問題的!』蘭芯鼓舞道:『要是他敢拒絕妳,我幫妳教訓他!』

  『欸?但是,妳還沒辦法化形呢……』

  蘭芯頓了下,『──那就先欠著,反正總會有機會的。』

  掩住嘴,惑夢沒忽略了自己還在課堂上,她忍住笑意,卻仍是有些心虛地望了台上的授課教師兩眼。確認了自己的舉動沒有太顯眼後,她抓起筆,連忙將黑板上的內容補充進自己的課本中。

  還好這堂課本來人就多,她也不是坐在特別顯眼的位置,老師應該不會注意到她方才好一陣子的分心的。

  課堂結束後,惑夢收妥了文具和課本。看了看時間,距離下一堂課還有段不算短的空檔,她打算先去學餐吃午餐。

  只希望這時間能找到位置,不然就要拎回來風之院的教室吃了。

  花了點時間移動到學餐,惑夢踏入門內後先是張望了下。果不其然,這時間點的學餐可說是人山人海,想找到空位大概得靠運氣了。

  沿著座位區旁的走道往前走,她一邊仔細搜索著有無空位,一邊思考著要吃什麼好。正當她想著大概是沒位子的時候,不遠處有個人的舉動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舉起手衝著她揮了揮,黑髮少年在與她對上眼時露出了笑容,坐在少年對面的另一人順勢轉過頭來,熟悉的面容讓惑夢一愣──畢竟是她上課時都忍不住想著的人哪。

  葉黎元笑臉盈盈地放下手,改而打了個手勢示意她過來;回過頭來的尼奧先是露出了訝異的表情,接著笑著朝她揮了揮手。

  「你們也來吃飯呀。」鑽過通道來到兩人的座位旁,惑夢說道。

  「對啊,不過我要走了。」葉黎元回答道,「惑夢是來這邊吃的吧?這時間超難找位置的,這邊就給妳吧。」

  「真巧,我還以為得買回去學院吃了呢!」她喜出望外地回應。

  「那我去上課啦,尼奧就交給妳了!」

  「好……啊?」

  沒理會反射性應下後面露困惑的惑夢,葉黎元背起包包,站起身後將餐盤端起,「我走啦,掰。」

  留下了兩人面面相覷,葉黎元旋風般地鑽入人群中,很快便不見身影了。

  「唔,他是要遲到了嗎?」

  「應該還好吧,我記得他說是一點的課。」

  儘管困惑,惑夢還是先放下了書包。收回視線的尼奧望向她,問道:「妳剛下課嗎?」

  「對呀,吃完飯再回教室,本來還想說沒位子的話就要外帶回去吃呢。」她回答,「我先去夾菜喔。」

  「好,人多小心點。」

  「嗯!」

  望著少女鑽入人群之中,尼奧隔了一兩秒才收回視線。在這裡遇到惑夢算是意外,比較讓他困惑的是,剛才雖已用完餐、但還是悠閒地跟他閒聊的葉黎元怎麼跑的這麼快。

  『是小葉的話,肯定問不出答案的。』

  『是呀。』

  兩名器靈的嗓音響起,語氣帶著理所當然。

  『妳們倆還在記恨上次我沒能問出來的事啊……都前天的事了。』尼奧無奈。

  『才沒有呢。』重疊在一起的嗓音如此回應。

  ──明明就有。

  尼奧明智地選擇不接話。

  隔了一會兒,端著餐盤的少女小心翼翼地穿過人群,往離取餐區有些距離的座位走來。尼奧見狀便放下了手中的餐具,仔細關注著對方,打算惑夢有困難的話便去幫忙。

  但早已熟悉中午時分的學餐的少女並不需協助,輕巧地鑽過人群和座位間的空檔,她端著餐盤回到了座位,「久等了!」

  「這時間剩的菜還多嗎?」望了眼對方夾的菜,尼奧隨口問道。畢竟距離第一波人潮踏入餐廳已有段時間,有的菜已被夾光也是有可能的。

  「還不少喔!不過如果想夾比較受歡迎的那些的話,大概就要提早過來了。」惑夢回應,同時望向對方已經吃一半的餐盤,「欸?是波可洛!」

  尼奧一愣,反射性望向自己的餐盤內,「……嗯?對啊,取餐的時候看到順手就拿了。」

  以小碟子裝著的是兩粒有著金黃外皮的球狀物體,外頭撒著雪白色的小型脆片及淡紅色的醬料,是道口味偏甜的料理。

  「好懷念呀,沒想到夕羽小姐也知道波可洛。」惑夢語帶懷念地道。這是她來自的世界的一種地區小吃,也是以往偶爾會吃到的點心。

  不過她剛才去夾菜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大概是這樣的點心小巧可愛又美味,早就被同學們拿走了吧?

  她如此猜想。

  「想吃的話就拿一個走吧。」

  仍在感嘆,惑夢便聽尼奧如此說道。她微訝地望向對方,隨後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尼奧!」

  望著少女開心地用叉子叉走其中一顆波可洛,尼奧笑了笑,一瞬間有些懷念。雖然稱不上排斥,但他其實並不愛這類偏甜的料理,只是在看到時回想起了某些遙遠的記憶,等他意識到時,自己已經拿了份放進盤子裡了。

  還好跟他同鄉的惑夢也對波可洛有興趣,看她開心的樣子,早先誤拿了沒打算吃的食物的懊惱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味道真像!不愧是夕羽小姐!」咬了口波可洛,惑夢如此評價道,「不過,我記憶中最好吃的波可洛,其實是偏苦的呢!」

  「偏苦?」尼奧困惑地道。

  「對呀,因為烤焦了嘛。」惑夢解釋道,「是以前一個偶然認識的人做的,可能是經驗不足,那時候就烤焦了呢!」

  聞言,尼奧臉上露出的並非了然,而是夾雜著訝異與困惑的表情。

  「但大概是當時狀況的關係,那個波可洛其實──」倏地打住話,注意到尼奧表情的惑夢偏了偏頭,納悶地問:「尼奧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收起情緒,尼奧否認道,「只是有點意外而已,原來是烤焦的啊。」

  「對啊!不過,雖然是烤焦的波可洛,但其實沒有很糟糕喔。」惑夢不疑有他,繼續自己未完的話語,「只不過我就吃過那麼一次而已,而且是有點久以前的事了,嘿嘿。」

  說完,她動手將剩下的一口波可洛也塞進嘴裡。

  兩人邊閒聊邊用餐,較早進來用餐的尼奧自然先一步吃完,惑夢則稍晚了些。雙雙用完餐後,基於這時間還有人等著空位用餐,他們沒佔著位置,將餐盤放至回收區後便一同離開了學餐。

  「妳要回風之院嗎?」尼奧問道。

  「對呀。」惑夢頷首,「我等等還有課,你呢?」

  「我課上完了,不過要去一趟圖書館,我和幾個同學約了要討論報告。」尼奧回答,接著提議道:「反正還有時間,我陪妳走到教室吧。」

  「好呀!」對於這事,惑夢自然是欣然應允。

  兩人並肩往風之院的方向走去,一高一矮的身影,乍看之下可謂相當地和諧。

  抵達目的地後,惑夢邁步踏上學院門口的階梯,她回過身,認真地望向陪自己一路走來的人。不可思議的是,明明今天一直都在煩惱的,但在這一刻,她卻覺得自己的心情意外的平靜。

  「怎麼了嗎?」注意到對方望著自己不說話,白髮少年帶著些微困惑地問。

  因為惑夢踩在階梯上的緣故,兩人的視線難得地處在同個水平面上。注意到這點,感到新奇的惑夢忍不住失笑,隨後認真地問道:「尼奧,你今天晚上有空嗎?」

  「今天晚上嗎……有啊,晚上沒什麼事。」想了想,尼奧回應道。

  「那,晚上八點,我在圓塔後面的涼亭等你。」惑夢頓了下,續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說。」

  「嗯?現在不方便說嗎?」

  「時間不太夠嘛,等等還要上課。」

  嘿嘿笑了下,惑夢微微偏過身,「那麼,我先進教室囉。」

  尼奧微微頷首,「好,那我們晚上見。」

  「嗯,掰掰!」

  邁步踏上了幾階階梯,嬌小的少女倏地停下步伐,回過頭露出了微笑。不知是不是陽光的緣故,這一瞬間,尼奧竟覺得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的耀眼。

  「──晚上,不見不散。」

  少女輕快而真摯的嗓音散逸在空氣之中。

  惑夢轉過身,這次她沒有再停下或是回頭,很快便踏入了學院內。尼奧則是呆愣在了原地,怔怔望著惑夢的背影,直至其消失在了走廊彼端。

  告別了彼此的兩人皆不會曉得,彼此在這個瞬間的心跳與臉頰的熱度,事實上是意外的如此相似。

  快步奔入教室內,惑夢在熟悉的座位坐下,並和幾位同樣先抵達教室的同學打了招呼。其中還有人調侃她大熱天的還用跑的過來──似乎是把她臉上的紅暈誤認為是曬紅的了。

  順勢含糊帶過後,惑夢摸了摸臉頰,暗自慶幸著沒人知道她臉上的紅是羞出來的。放下手後,她一邊將上課會用到的課本和文具取出,腦中卻還是想著才剛告別的那道身影。

  剛才一時衝動就約了時間……嗯,她的表現應該不差吧?至少她可以確定自己沒有結巴,更沒有咬字不清或支支吾吾的。

  『惑夢剛才的表現超完美!』蘭芯鼓舞地大力讚賞。

  『那就好。』知道自家器靈不會騙自己,惑夢鬆了口氣。

  偏頭望向窗外,湛藍的天空與還算不錯的天氣,這樣的環境不禁讓她回想起數個月前,在相隔一段距離的另一間教室裡,初次進入某堂選修課的她也是這樣略帶緊張地望著窗外。

  只不過當時的她僅是在想,不知能不能在這堂據說要分組的課上順利找到合適的組員,而非如同此時一般,因特定的對象而亂了心思。

  ──而那堂選修課,事實上也是她與尼奧相識的起點。

  思索著,棕髮的少女不自覺地漾開了抹笑容。

 


──糖粉拿來,今天的我要挑戰甜味料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