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漠星來說,在潘德拉重獲新生大概是一場意外。當她跟著據說是她的直屬學姊的少女踏入火之院的一間大教室時,她仍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記憶中,她在瀕死之際確實聽見了某個聲音的呼喚,恍惚間也確實做出了回應。再次醒來時,她的腦中有著關於這所「潘德拉學園」的資訊,也知道自己將作為「時空獵人」在世界之外維持秩序的使命。對此她並無怨言,這是雙方都接受的等價交換,這樣的「交易」讓她覺得安心許多。

  不管什麼地方,陌生人間不可能存在著不求回報的給予,她一直以來都這麼相信著。

  教室裡有著穿著相同制服的學長姊,也有他們這些陸續進來的新生。一一被安排坐進教室裡被分成五個小組的座位後,有些人像她一樣安靜低調,有些人則是和身旁的人說起了話來。

  坐在她右側的學長試著和她搭了幾句話,見她反應冷淡,有些尷尬的乾笑幾聲後,轉頭去搭理其他的新生了。

  漠星不是很在意,要是學長太過熱情她才覺得困擾。倒是自己的直屬學姊話不算多,來的路上也僅簡單扼要地問了她幾個問題而已。

  她雙手環胸,下意識地遮掩著左手臂。身上的短袖襯衫袖子不長,這點讓她打從一開始就很介意。

  除外,還有……

  她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胸口處,以往那裡有著一條銀色十字型墜鍊的,但大概也留在過去了。

  漠星輕嘆了口氣。

  在等待所有人到齊時,各桌的學長姊們自然地和新生們聊起天來,甚至有幾桌開始玩起了小遊戲。漠星靜靜的聽著大家聊天,偶爾有人點到她時才會開口,每次發言都相當簡短。

  但不得不說主要發言的幾人很會帶話題,言談間,就算對方反應不熱烈也不尷尬,整體氣氛還算良好。

  「漠星學妹。」坐在她對面的直屬學姊突然跟她搭了話,似乎是見她不愛發言,總是游離在話題之外。少女一雙慧黠的大眼眨了眨,接著問道:「妳也怕冷嗎?」

  漠星一愣。

  不久前,當她見到自己的直屬學姊時,便被她的打扮吸引了注意力。這名少女正穿著一件暗紅色的厚外套,在這個還算舒適的天氣裡,她就像是錯置了季節一般。

  進一步觀察,少女有著一頭在肩上紮成兩束的茶色中長髮,頭上有著一對白色的、小巧的角,一雙明亮的眼睛是偏淺的褐色。

  「學妹妳好,我是喬依妲,叫我喬就可以了。」漠星還在打量,這名有些奇特的少女便主動了開口,接著伸出手。

  「我是漠星.列古安。」漠星禮貌地伸手與她輕輕一握,同時注意到喬依妲戴著一雙米白色的手套。

  她很怕冷嗎?當下的漠星暗自困惑。

  然而,對於喬依妲的打扮,院裡的其他人像是見怪不怪了。當她領著漠星在他們這組坐下時,同桌的人還很自然地跟她打了招呼。

  回到現在。似乎是她雙手環胸的舉動讓學姊誤會了,但在和對方那雙淺褐色的雙眼對視時,漠星總覺得喬依妲看出了她遮掩手臂的目的。

  「……稍微。」沒想讓學姊對自己的舉動多說什麼,漠星乾脆順著對方的話回答了。

  不料喬依妲低頭往一旁的背包翻找了下,接著竟是抽出了件暗紅色的斗篷,「有了!還好今天順手把它帶了出來。」

  說著,她將斗篷遞給了漠星,「不介意的話就先披著吧,等等還有幾個地方要跑呢!」

  漠星微愣,她總覺得學姊這番話有所暗示……像是再說接下來還有行程要跑,一直這樣遮掩不如披上斗篷方便低調,而且連理由都替她找好了。

  「……謝謝。」面對喬依妲的好意,她有些不自在地道了謝,伸手接過了斗篷。

  「喬今天也帶了很多衣服嗎?」注意到喬依妲的舉動,旁邊的同學順勢取笑,「身為火之院的學生還會怕冷,真神奇。」

  「這沒有關係好嗎?」喬依妲翻了個白眼。

  漠星披上了斗篷後,重新抬眸望向了對面的學姊。像是注意到漠星的目光,喬依妲回過頭來對她笑了笑,還眨了眨眼睛。

  座位上的話題繼續,漠星暗自確認了斗篷的長度,只要她沒有太大的動作,基本上不會露出手臂。

  沒等太久,最後一批學生也進入了教室。漠星注意到跟著進來的還有一名高挑的黑髮男子,她記得在跟喬依妲過來教室前有見過他。

  和穿著制服的學長姊們不同,男子一身輕便的簡便衣著,和周遭的學生們相比倒是有些突兀。進到教室後,他逕自走到了教室的最前方,跟待在前頭管理整體秩序的少年交談了幾句,隨後便退至一旁。

  「哈囉!各位新生們大家好。」少年上前一步,對著教室內的所有人說道,「我是二年級的柯因,也是今天這場新生茶會的主辦人,首先歡迎你們加入火之院!」

  台下不管是新生還是舊生全將注意力投至少年身上,二年級生們更是鼓起掌來,一時間教室裡可說是相當熱鬧。

  「相信不少人初來乍到還有些困惑,如果有哪個直屬沒在來的路上好好幫你們解惑,歡迎提出來讓我們制裁──不,是有什麼問題都歡迎提出!」柯因的語氣輕快活潑,不少新生被他逗樂地笑出了聲,「如果不好意思大庭廣眾下提出來也沒有關係,畢竟我們還有一些小空檔。新生茶會怎麼能沒有食物呢?在大家準備食物時,有問題都可以詢問你們那桌的學長學姊喔!」

  談話間,各桌分別有少數幾名二年級生暫且離開了位置,其他人則是自然地詢問起新生們有無問題。

  漠星這桌有人問了些小問題,她沒說話,只是默默聽著。沒多久後,剛才離開的學生們端著簡單的餐點與飲料回來了,相當效率地一一發給座位上的大家。

  餐點是簡單的三明治、各式水果及飲料,因為只是點心,整體份量不至於太多,但也不算過少。

  「好的各位,在開始接下來的活動之前,我們先來介紹一下我們火之院的院長、掌管你們兩科必修成績、等等會跟你們關小黑屋做測驗的這位──」柯因說著,抬手比向了站在一旁的黑髮男子,「這位就是我們的院長、帝,來來大家掌聲歡迎!」

  台下的二年級生們很配合地鼓起了掌,倒是被點名的黑髮男子露出了有些無奈的表情,像是對這番介紹詞感到相當無言。

  「……你們到底哪一屆的新生茶會可以正經點?」

  「唉唷,別這樣嘛老師,我們要讓新生感受一下我們的熱情啊!」柯因不受影響,「火之院就是要熱情如火──好啦,現在讓我們把時間交給老師吧!」

  說著,他一邊鼓掌一邊退至一旁,把位置讓給帝說話。後者瞥了他一眼,與其說是沒想表示什麼,倒像是不想管他了。

  站到講台中央,他再開口時的語氣淡然,「首先,我代表潘德拉歡迎你們來到這所學園,不管你們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至少接下來好一段時間內,這裡會是你們生活與學習的地方。」

  「接下來的一年裡,我負責你們的兩堂必修──戰鬥技藝課程和世界通則,至於詳細內容等之後再談也不遲。開學後你們大概會滿常看到我,如果有任何問題,或是對『現況』有所不滿或疑慮的話,都歡迎你們來找我談。」

  他頓了下,「小問題可以找你們的學長姊幫忙,但某些根本上的問題,或許我能夠給你們更好的答覆。」

  意有所指地說完,他也沒管台下有多少人聽懂他這番話想表達的意思,簡單再說了幾句作為收尾,他便把主持的位置交回給了柯因。

  順勢接回了主持權,柯因熟捻地示意大家鼓掌,接著說道:「好的,那我們今天的新生茶會活動就要開始囉!首先我先來跟大家說明一下第一個活動──」

  「雖然老師看起來有點兇,但他其實人很好的。」趁著台上柯因還在講廢話,漠星聽見其中一名學長這麼說。

  「就像老師年年都嫌棄我們新生茶會的主持太浮誇,還不是縱容我們這樣搞。」喬依妲笑著補充道。

  「每年都這麼搞笑嗎?」一名新生好奇了。

  「是啊!去年更誇張,主持人不知從哪租來了布偶裝,還差點卡在門口進不來!」一名學姊接了話,「而且偷偷告訴你們,去年的主持是柯因的直屬唷。」

  「已經變成代代相傳了嗎……」

  台下竊竊私語地正開心,台上的柯因明顯也不太在意,他語氣輕快地說了些過場的話語後,便接著帶入了下一個小活動。

  在活動的設計上,二年級生們顯然費了不少心思,主持活動的柯因及各桌安排的學長姊都相當會帶氣氛,既能讓新生們藉著活動過程逐漸熟悉彼此,也能確保在過程中不會有人被冷落、或是太過尷尬。

  活動在熱絡的氣氛下逐漸接近尾聲。進行到最後一個活動時,柯因指揮著各桌的學長姊們,將數張畫上數個格子的紙卡一一發給所有人,連學長姊們都一人拿了一張。

  漠星接過發來的紙卡一瞧,上頭被畫上了五乘五的格子,格子內則是空白的。緊接著,學長姊們又給大家一人發了一支筆,示意大家在格子中隨機填上一到兩百的任意數字,不可重複。

  「一到三百喔!一個數字只能填一次,填滿二十五個就沒有啦,填錯作廢喔!」柯因揚聲說道,「還有各位二年級的老屁股們,正中心的不能填啊!填錯就作廢啦。為了讓你們親愛的直屬擁有兩倍的中獎機會,不要亂填喔!」

  確認大家都拿到了紙卡,柯因接著說明道:「這次的獎品是我們火之院的慣例、包準你們心動的一個大禮!對此,首先要感謝前幾屆的學長姊們為我們謀得這項福利,讓我們為早已不在學園的他們致上最高的敬意──」

  說著,柯因五指併攏置於額頭側邊,似是行了個禮,「──好,結束!有請提供獎品的老師向大家揭曉活動的獎品!」

  倚在牆邊的帝淡淡掃了台下的學生們一眼,輕描淡寫地開口:「一個要求。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內、且不會太超過,贏的人可以隨便提一個。」

  漠星輕蹙起眉,對於這個幾乎可說是大方的「獎品」感到一絲困惑。雖然有前提在,但這幾乎可說是半個人情了。

  「講認真的,仔細想想,就會覺得這個獎勵真的很有趣。」喬依妲意味深長地道,「老師這承諾可不是隨便開的,他能做到的事大概不是你們現在可以想像的,有興趣的話,就認真祈禱自己運氣好一點吧,嘿嘿。」

  聽著喬依妲隱含深意的話,漠星下意識地拉了拉領口的緞帶,很快便又放下。她注意到對面學姊笑吟吟的注視,而對於她的回望,喬依妲相當坦然,還對著她擠眉弄眼。

  漠星率先移開了視線。

  拿起筆,漠星望向了自己被發到的空白紙卡,一時間對於怎麼填沒什麼概念。對面的學姊也沒再盯著她瞧,同樣拿過筆填數字去了。

  其他的學生們在一段談論後也將注意力擺回了紙卡上。暫時無事可做的柯因迅速地填了自己的那份,丟給旁邊的同學讓他等等對數字去了。

  「老師要玩嗎?」趁著底下的學生們還在填數字,柯因揚了揚剩餘的紙卡,對著一旁獨自關注著台下狀況的帝問道。

  「欸,獎勵是老師出的,萬一被老師贏走就不好玩啦!」坐在接近講桌的位置,聽到柯因問句的一名二年級男生立即出聲道。

  「那你們要加油啊,被老師贏走就是你們的不幸囉。」柯因相當乾脆地回應。至於自己贏走自己出的獎勵是什麼概念,他完全沒有深思的打算。

  「行啊。」無視於底下學生略帶緊張的神情,帝無所謂地開口,頓了下後還補了一句,「……不過,如果我贏了,我就出兩倍吧。」

  「真的啊!」柯因喜出望外,拿了張紙卡和筆就遞給帝,「來來,老師填吧!中間可以填的沒關係!」

  「不公平啊柯因!抗議,我們也要填中間!」一名已經隨便填完數字的少年喊道,還伸手揮了揮自己的紙卡。不過比起不滿,他的語氣更貼近於朋友間的打鬧,似乎也只是抗議好玩的。

  爭取不到沒差,但若是好運爭取到了,那就當賺到。

  「不行不行,這位同學,你獲勝機會的增加並無法為廣大學弟妹們增加福利。」柯因一臉正經地搖搖手指,「我們必須降低學長姊們的運氣影響程度,所以駁回。」

  台下傳來一陣笑聲,少年也不介意,跟旁邊的同學打鬧著便坐回位置去了。

  漠星聽著周圍的歡笑聲,只是隨意地將自己的格子填滿。填好後,暫時無事可做的她便下意識地望向了對面的學姊。

  喬依妲一手拿筆填著數字,另一手掐著手指似是在算些什麼,中央一格被打上叉叉的紙卡慢慢地被填上數字,漠星看著,一時間沒能瞧出規律。

  「好!」填好數字的喬依妲放下筆,信心滿滿地望向漠星,「來吧,這組數字一定沒問題的!就讓學姊我為妳贏得獎勵吧!」

  「……嗯。」完全不知該如何回應,漠星只得輕輕頷首。

  接下來的模式也不算複雜,基於新生茶會也有讓新生們了解學園的目的在,柯因拿著一份寫滿事先出好的問題的題目,一一讓新生們舉手搶答。題目中包含了選擇、是非與問答題,內容則與一些簡單的學園事項相關,答對者就可以上前抽籤,再讓大家把答對者抽中的、同時出現在自己紙卡上的數字劃掉,先有三條連線者獲勝。

  規則挺簡單的。漠星心想。

  遊戲進行的步調並不慢,大部分的問題新生們都能做出回答,少部分比較困難的,在各桌學長姊的幫忙下也能迎刃而解,柯因也會對這些部份多做點說明,好讓大家能夠順利了解。

  進行到一個段落,問完了第一頁題目的柯因放下題庫,接著下台晃了圈關注大家的連線狀況,同時也沒忽略了主持的工作。

  「好的,讓我來看看各位學弟妹們的狀況……嗯?這邊的學弟已經一條線囉!其他人也再接再厲啊……喔喔!這裡還有一個快兩條線的!」遊走在座位之中,柯因大略掃過了大家的紙卡,嘴上還一邊做著實況報導,「欸?你才兩個,也太衰了吧?不過沒關係的我們還有很多題!大家都有機會!」

  很快繞完了一圈,在回到台上前,柯因也沒忘了順道關心一下只是在旁觀的老師的狀況。至於他自己的卡……方才替他接手後續動作的同學給他打了手勢,他相信那是非常完美的意思。

  「老師老師,你連線了嗎?」

  柯因邊問邊湊上前去看,帝也沒遮掩,只是在他望見紙卡上的狀況而愣住時,好意地出聲說道:「你有什麼感想都可以說,我不介意。」

  迅速回過神來,柯因掩飾失態般地輕咳兩聲。就算老師這麼說了,他也沒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發表心得……這麼多題過去了、還連一個數字都沒中什麼的,咳,這種話說出來有損老師威嚴啊!

  這麼想著,柯因露出了嚴肅的表情,「好的各位同學,讓我們繼續下一題!」

  氣氛熱絡的問答活動便繼續進行。

  被拱著也回答了一題,抽完數字從台上走回座位後,漠星輕吐出一口氣,望著自己意外連起了兩條線的紙卡。她以往不是特別好運的人,沒想到居然在這種時候運氣好了一次。

  但不到最後不好說就是了。

  她自認心態相當平靜。

  只不過當又是數題過去,隨手劃掉又一個數字的她望著紙卡,不禁怔愣了會。上頭早已被劃掉了好幾個數字,而就在剛剛,她順利完成了三條連線的目標。

  「哎,學妹三條線了呀?」

  喬依妲幾乎是在她回過神來前就注意到了。厚外套少女果斷無視了自己狀況普通的紙卡,站起身湊上前去看,「真的是三條呢,恭喜妳!」

  漠星不著痕跡的輕蹙了下眉,沒有答話。喬依妲的動作不小,再加上同組的人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很快,注意到騷動的柯因就湊了過來。

  「我看看……喔喔,恭喜學妹率先完成了三條連線!」接過紙卡檢查了番,柯因如此宣布道,「不過其他同學也別氣餒呀,大獎沒了、題目還有,那我們當然會有貳獎參獎四獎──但是沒有參加獎就是啦!」

  不喜歡太過受人注目,漠星望向順勢把眾人注意力帶過來的柯因,但也沒開口表示不滿。她挪開視線,卻意外注意到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一人並未如其他人一般地將視線投來,而是打量著座位中的學生們……

  這所學院的院長……他在觀察什麼嗎?

  像是注意到她的視線,黑髮男子偏過頭,相當自然地回望了過來。漠星還沒來的及做出任何反應,便在喬依妲的呼喚聲中反射性地望向了直屬學姊。

  「漠星學妹,恭喜妳囉。」喬依妲雙手托著腮,笑吟吟地道。

  「……運氣好而已。」漠星輕聲呢喃。帶著有些複雜的心思,她垂眸望向了眼前的紙卡,上頭的連線,就像是象徵了某種可能性一般。

  她下意識地抓緊了胸口的衣領。

  漠星心不在焉地度過了接下來的部分。在柯因準備的題目問完以前,所有的獎項都有了對應的獲得者,這場考驗運氣的活動便也結束了。

  接下來的數十分鐘內,新生們在學長姊們的引導下一一拿到了屬於他們的學生證與通訊手環,並由柯因大致介紹了兩者的使用方法及相關細項,並確保所有新生都能了解。喬依妲還順勢將自己的聯絡資訊輸入了漠星的通訊手環裡,成為了她的第一個聯絡人──不算那個護衛隊緊急連絡頻道的話。

  這個環節結束後,緊接其後的便是互動時間。簡單而言便是讓各組的新生們與其他組互相交流,而同一時間將會依序進行屬於新生的基礎測驗。

  互動時間剛一開始,漠星就被柯因叫了出去。跟著來到走廊上後,她便望見理應是先出去準備測驗的帝倚在牆邊,就像是在等待他們似地。

  柯因向她解釋道:「大家的獎都發了,妳的部分比較特別,所以我們來外面講啦。」

  原來如此。漠星瞭然地頷首。

  「就像我剛才說的,妳可以提任意一個合理範圍內的要求。」帝淡然地開口,「當然,沒有想法的話也無妨,在這一學年內,這個要求都是有效的。」

  「什麼都行啦,如果不知道的話也可以要甜點喔!」柯因笑嘻嘻地道,接著側過身、壓低聲音對她說,「別看老師這樣,他的手藝超好,不騙妳啊。」

  帝挑起眉,只差沒明白地說他聽見了。

  下意識地拉了拉領口的緞帶,漠星思索了下後啟口,「以前的東西,我可以拿回來嗎?」

  「妳是說來到這裡之前……妳原來的東西嗎?」柯因微愣,接著將詢問的視線投向一旁的帝。

  帝沒有直接答應或拒絕,而是反問,「妳想拿什麼?」

  「一條銀色的鍊墜,十字架的形狀。」她答,「那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

  她本想說那是姊姊給她的,但話到嘴邊卻及時改了口。

  微瞇起眼,帝思索著沉默了幾秒,最後答覆道:「可以試試,但建議妳先別抱太大期望。」

  或許是時間不夠,他沒再細談,只是道:「詳細部分晚點再說吧。柯因,這邊就交給你們顧著了。」

  「沒問題!」柯因信心滿滿地道。

  短暫交談完畢,漠星又被領回了教室內。裡頭的互動還算熱絡,這讓她一瞬間覺得自己格格不入……這種太過熱鬧的氣氛,她從來都不是參與其中的一員。

  柯因把她交給喬依妲後便回到台上了,畢竟是主持人,自然沒太多時間專注在單一人員上。

  似乎是在等她,喬依妲坐在位置上,並未加入周圍的談話之中。漠星逕自在位置上坐下,抬眸迎上了喬依妲的視線。

  對面的少女笑咪咪地望著她,那道視線坦然而大方。反倒是被注視的漠星下意識地輕蹙了下眉,那細微的動作被稍長的瀏海遮住,不甚明顯。

  但基於對方先前幫過她,她按捺下了輕微的不悅,主動開口說道:「……怎麼了嗎?」

  「學妹其實很不適應這樣的環境吧?從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了。」喬依妲的雙手交疊成塔,微微偏了偏頭,「雖然我不是很清楚原因,但就讓我這個早一年進來的直屬學姊厚臉皮一下,跟妳說點簡單的看法吧。」

  漠星輕應了聲,雖非明確地同意,但總歸是沒有拒絕。

  於是喬依妲坐直了身子,神色認真而真誠,「……或許我這麼說,會讓妳覺得被冒犯吧。」

  「我從一開始便在觀察妳,雖然時間不算太長,但我想,妳的心裡大概有著一道跨不過去的坎,對吧?」她溫和一笑,「但是,我想告訴妳的是──這裡的『不一樣』,可以讓很多本來已無轉圜之地的事情,有了重新被審視、或是改變的機會。所以……歡迎妳來到潘德拉,也祝福妳,能在這裡有著不再被過去束縛的生活。」

  漠星抿了抿唇,對於這番話,她並未做出任何的回應。

  喬依妲也不介意,她笑了笑,站起了身子,「那麼,多少去和大家交流一下吧?畢竟大家可是妳接下來的同學喔?」

  沉默了幾秒,最終漠星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茶會在熱鬧之中畫下了句點,新生們一一做了測驗──包含了基礎能力測驗、天賦能力檢測以及器靈的締約。當漠星帶著些許的疲憊來到被分配的寢室後,她只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有太多事情需要消化,這讓漠星暫且決定忽視一切需要整裡的事情。身邊締約不久的器靈體貼地沒有打擾她,漠星便也乾脆地先當作她不存在。

  至於後來,她與器靈夜曲進一步的熟悉與相互理解,還有相隔一個月後重新回到她手中的那條墜鍊,以及之後她所遇到的、猶如應證喬依妲那番話語的事件與變革──

  那些,就又是後續的事情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