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尼奧吧?門沒鎖,你直接進來吧。」

  「──打擾了。」

  推開了門,尼奧踏入了雷之院的院長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個簡潔明亮的房間。房門左側有著簡單卻舒適的桌椅,上頭擺著茶包、糖罐、數個茶杯以及一些簡單的零食,院長的辦公桌則靠在窗邊,桌上擺著一個星象儀,一旁的書櫃中也能看見各種相關的用品與書籍──從這些可以看出房間主人的專長與興趣所在,但這些暫時都和尼奧沒什麼關係。

  他來這裡,是為了處理自家器靈化形的相關事項。妮亞和妮露對此期待已久,他都能透過契約的聯繫感受到她們的雀躍了。

  「隨便坐吧。」從辦公桌旁站起,雪艾隨手擱下了處理至一半的公文,伸了個懶腰,「我拿點東西,你等我一下。」

  「好。」

  他回應,接著依言在左側的桌椅旁坐下。雪艾沒讓他等太久,很快便抱著一份文件及一個巴掌大的小盒子過來了。

  隨手將文件放下,雪艾打開了盒子並將之置於桌面中央,讓尼奧可以看見裡頭裝著的水晶球。透明的球體在光線照射下彷彿閃閃發光,再加上底下的黑色絨布,水晶球的色澤看起來就像是星空一樣。

  『哇──』

  『好漂亮!』

  兩名器靈雙雙發出了讚嘆聲。

  「咱大概講解一下該怎麼做。」雪艾出聲說明道:「一般來說,器靈剛進入第二階段時的首次化形,會讓契約者藉由外部的同系力量為輔助,這是因為第一次總是比較耗力氣的關係。當然力量足夠的話也可以自己來啦,但你的狀況特殊,自己來太危險,還是靠外力比較好。」

  雪艾頓了下,在尼奧提出疑惑前先一步地道:「畢竟……你要做的,是讓這兩個孩子化做人形。」

  「您是說,這兩個孩子?」敏銳地注意到雪艾彷彿意有所指的話語,尼奧主動詢問。

  「是啊……」雪艾點了點頭,「不過,咱們先做正事吧。咱會特別叫你來,也是想在結束後告訴你們,關於妮亞和妮露的一些事。」

  之所以不是和其他學生一樣,在戰鬥技藝課程上處理,而是另外把尼奧叫來,確實是有著特別的原因——至少絕對不是她在課堂上說的:「器材剛好不夠用了,不如尼奧你另外照個時間來找咱弄吧。」

  雪艾將水晶球取出,連著基座一起在尼奧面前放好,接著開口指示,「這裡面寄宿著咱的力量,已經處理過了,你可以試著掌控它,再以此為引讓她們倆化形。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好。」

  呼出一口氣,尼奧伸出手,輕輕按上了那枚水晶球。他試探性地將意識探入裡頭的力量中,許是雪艾已經調整過的緣故,那股強大而穩定的力量並未對他產生抗拒,而是輕易的與他的意識呼應。

  停頓了下,尼奧嘗試著調動那些力量,並將自己的力量融入其中。等到覺得差不多了以後,他便如同最初結契時那般,讓手中的力量化作另一種型態。

  與武器不同的,屬於人的姿態。

  自他手中重新凝聚的白光隱約拉出了巴掌大的人影,姿態卻不穩定。幾秒的拉鋸之後,那道白光倏地一分為二,接著覆蓋上了白以外的色彩。

  專心調動力量的尼奧沒有注意到對面少女專注的神情,雪艾盯著那抹白光,整個過程中,她的目光帶著若有所思,以及某些外人看不出來的複雜情緒。

  在兩名女孩的型態穩定下來後,她不著痕跡的鬆了一口氣,隨後好奇地打量起她們的新形態。或許是尼奧在意識中便把兩人當作獨立的兩個個體來看,兩名女孩的外貌幾乎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只不過一為短髮、有著金髮金瞳,一為長髮、有著銀髮銀瞳。

  兩名女孩的表情帶著迷惑,兩人相望卻未開口,直到壓抑下剩餘力量的尼奧困惑的喊了兩人的名字,她們才倏地回過神來。

  清澈的瞳中倒映出了屬於另一人的樣貌,兩名女孩面露驚喜,喚著對方的名湊在一起互相打量,互相看了看後露出了愉快的神情,顯然對自己的型態很是滿意。

  「有那裡不舒服或覺得奇怪嗎?」雪艾關心地問。

  「『沒有。』」兩名女孩同時啟口回應。

  「那就好。」她感慨地道,接著正了正色,「下一件事──時間有限,咱就不廢話了。今天特地找你來,正是因為妮亞和妮露的事不好在大庭廣眾下說明,也不是一時半刻能說完的事。」

  不只是尼奧,聽見對方點名自己的兩位器靈也是同樣地困惑。

  「她們怎麼了?」

  「不是咱要說,你應該不會傻的以為自己器靈這樣很正常吧?」

  聞言,尼奧大概知道老師所指的是什麼了。

  就他所知,學園中沒有任何學生和自己一樣──結契的對象同時是兩名器靈。

  「妮亞和妮露是特殊狀況……這麼說好了,她們雖然成功轉化為器靈,但卻沒有辦法分開,只能一起結契,所以你才會碰上這種情況。」

  「轉化為器靈?什麼意思?」

  瞥了眼面露茫然的兩名女孩,尼奧蹙起眉,問道。

  思考了下該如何解釋,雪艾沉默了下才回答,「她們和一般的器靈不一樣,並非是原本便從孕育器靈的源泉中誕生,而是咱意外撿回來、放進去想說看看有沒有機會能活命的破碎靈體。後來是成功了啦,不過大概是因為靈體受損過,兩個就綁在一起了,基於她們在一起的話會比較穩定,咱就沒試著把她們拆開了。」

  一邊將水晶球放回盒子內,雪艾說明道,「不過妳們倆應該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咱是想至少告知一下。妮亞、妮露,咱可以告訴妳們以前的事,就看妳們想不想知道了。」

  尼奧沉默,聽著兩名器靈愣愣地討論起來。

  「以前的事……?」

  「完全沒印象,以前的什麼事?我們在結契之前再之前的事?」

  「我們和其他的器靈不一樣……我們,不是從源泉誕生的?」

  「妳們有權利選擇要不要知道,想晚一點再聽也沒關係,想知道的時候再來找咱就好。」面對陷入困惑的兩名器靈,雪艾難得地露出了溫柔的神情,「雖然說是過去的事,但妳們若是想把它當成上輩子的事也無妨,畢竟現在的妳們確實與一般的器靈沒有多大的差別,化形的部分大概也沒什麼問題,想要的話,當作咱沒跟妳們提過這些事也行。」

  對談之中,尼奧沒有開口,只是將決定權完全交給了兩名器靈。儘管他對此也感到困惑,但他不打算插手她們的決定。

  「我們──」金髮的女孩率先啟口,妮亞望了身邊的妮露一眼,幾乎是在瞬間便達成了共識,她便續道:「我們,需要時間想想,可能過幾天再說,可以嗎?」

  「當然可以。」雪艾也不介意,「那麼妳們試著活動看看吧,如果有什麼狀況咱可以幫妳們調整。」

  「『好的!』」兩名女孩朗聲回應。

  又花了點時間處理完基本的測試,兩名器靈便結束了初步化形。尼奧在聽雪艾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便離開了她的辦公室,只不過,與妮亞和妮露相關的資訊仍在他的腦海裡徘徊,令他有先在意。

  ──不過,他尊重妮亞和妮露的選擇。

  「尼奧!」

  仍在思索,熟悉的少女嗓音便傳入他的耳中,尼奧抬眸望去,當熟悉的少女身影映入眼簾時,他自然而然地露出了抹笑。

  惑夢快步上前,親暱地攬住他的手臂,同時問道:「怎麼樣?還順利嗎?」

  「嗯,基本上沒什麼問題。」尼奧頷首。他今早有和惑夢提過這件事情,所以對於對方的提問並不感意外,「不過妳怎麼過來了?」

  「今天提早下課,我就想先過來等你了。」惑夢的語調輕快,「反正時間還早,一起走也來得及呀!」

  他們下一堂修的是同一堂課,距離此時正好還有段充裕的時間。尼奧釋然一笑,接著主動牽起了身旁少女的手,「那走吧。」

  惑夢的嘴角勾起了相仿的笑意,「好!」

 

 

 

 

  「──如果沒問題的話,今天的課就到這邊結束。」

  下午時分,訓練場上。

  如此宣布完畢後,結束了戰鬥技藝課程的希羅達跳下了為和大家說話而特意站上的台階。然而在收拾教材離開之前,他像是突然想起似地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啊,對了,東方你過來一下,吾有事情要跟你說。」

  正準備離開的東方聞言愣了下,倒是旁邊和他一組練習的葉黎元挑起眉,拍了拍他的肩膀問:「該不會是老師也注意到剛剛的狀況了吧?東方,要不要我跟老師說說,架不出結界絕對不是你不認真,只是技巧不到位、還要時間掌控而已?」

  「不需要──而且我這樣才是正常的吧?第一次學就成功的根本沒幾個啊。」東方一口拒絕,還不忘反駁。但這麼說完後,他還是忍不住感慨,「不過練幾次就架成功……你也滿厲害的。」

  葉黎元豎起了大拇指,將這份稱讚照單全收,「第一次架結界就上手。」

  東方聳聳肩,朝他擺擺手便往希羅達的方向走去。

  這堂課教的是架設類似訓練場設置的空間結界,只不過不是那種大範圍的版本,而是屬於時空獵人們的專用結界。

  根據希羅達的說法,這個結界可以避免戰鬥時破壞到四周環境,同時結界裡外的時間流動也會有些許差異,至於差異的程度則是要看施術者的力量而定,結界的範圍也是要看施術者的能耐。

  這樣的結界,除了能避免他們的力量影響到周遭環境,更重要的是,它是他們在世界之中大量使用力量的「許可」。時空獵人是為了維護平衡而存在,他們自然得避免反過來破壞平衡,這樣的結界也就因而誕生,並成了只有時空獵人能順利使用的力量,也是他們必須學會的技巧。

  不過這個結界確實不太容易,和葉黎元一樣在第一堂課就學會的人,整個班上也不過才三個。

  東方來到了希羅達眼前,白髮男孩的面容嚴肅,他朝東方招了招手,示意他一同遠離人群。

  雖感困惑,但東方沒有提問,而是先跟著他走至一旁。

  「吾去幫你調了下資料,是關於你的過去的事。」

  希羅達低聲開了口,東方聽了先是怔愣了下,眉眼間閃過了一絲驚訝與期盼,他好奇地問:「什麼事情?」

  希羅達沒有直接說,而是仔細解釋了一番,「和學生來歷相關的資料,事實上都是由伊提娜希兒負責並保管的。吾跟她借了你的資料來看,雖然訊息不多,但吾想這多少是一項資訊。」

  保健室的老師嗎?

  東方從記憶裡翻出了這個名字的主人,同時,希羅達也逕自說了下去。

  「──你來自的世界,是十六界之中的『望界』。」

  東方因驚訝而微微瞪大了眼。

  希羅達仰頭望著他,「吾猜你應該有查過……如果你有認真複習世界通則教的內容的話,你應該知道十六界,還有潘德拉的學園多半來自於哪幾個地方。」

  「……十六個世界之中,和潘德拉契合的世界數量有六個。望界就是其中一個。」

  課堂上提過,由於妖族是由空間的裂縫進入各個世界,並非如時空獵人般從正當管道進入,與他們契合而較容易被侵入的世界僅有十六個──這些世界又統稱為『十六界』。

  而依照各世界對力量的向性,和潘德拉的力量較為契合的只有六個,也因此,潘德拉的學生必是從這六個中的某個世界來的。在確定了這件事情後,東方便稍微研究了下這六個世界。

  但真要說的話,他也只是大致了解了世界架構,並翻看了些相關的故事而已。

  至於名為「望界」的這個世界,東方稍作思索後便有了印象。那是個以四座城市為主、數個小型聚落為輔的世界,他曾看過相關的一些傳說,其中提及了一群人──以著神留下來的力量,平定望界的特定災害的人。

  但他一時想不起來那群人叫做什麼。

  『是七衛,七個衛士。但詳細稱呼本大爺不記得了。』仍記得的安羅西亞出聲提醒道。

  『對喔。』安羅西亞一提,東方也隱約有了印象。

  「至於其他的資訊,因為關連不大、還有權限的關係,吾不能跟你透漏。」希羅達說道,「還有一件事……雖然吾還不曉得確切的地點名單,但你如果想去望界看看的話,就目前而言,可以考慮看看長假的校外實察。」

  「校外實察?」東方困惑地反問。

  「是主要開給一二年級的活動,算是給你們一個觀摩的機會吧。」希羅達沒有說得太過詳細,「之後會公開消息給大家的,但吾先提醒你,想參加的話成績很重要,像是今天教的結界要熟練才行,還有世界通則的成績不能不好。」

  說著,希羅達踮起腳尖,拍了拍東方的肩膀,「加油吧,吾現在也只能先跟你說這些,接下來要怎麼做就看你了。」

  「我知道了,謝謝。」

  結束了談話,東方和希羅達告了別後便往回走。而在原地等他的葉黎元望見他若有所思的神情,便語帶好奇地問道,「怎麼啦?老師跟你說了什麼?」

  「唔。」東方一瞬間有些猶豫。但仔細想想,他和葉黎元認識也有一陣子了,這些事情告訴他大概也沒差,他並不是很介意讓對方知道。

  「是跟我的過去有關的事。」於是,他這麼說,「我沒跟你們提過……其實我沒有來到這裡前的記憶,希羅達說是因為什麼意外的關係。他剛才是跟我說,他替我查了過去相關的事情,我來自的地方是望界。」

  葉黎元面露訝異,但他很快便壓下了情緒,「原來如此,遇到這種事還真是辛苦你了。」

  「還好啦。」收妥東西後,東方一邊往外走一邊回應,「之前比較在意,但現在還好了。畢竟也不影響現在的生活,之後再看看有沒有辦法可以找回來吧?」

  葉黎元語帶感慨,「是嗎?失憶這種大事啊……是因為完全不記得,所以沒有太急迫地想找回來嗎?」

  東方望了葉黎元一眼,「該怎麼說呢……大概吧,因為忘的一乾二淨,所以沒什麼『一定要儘快找回來』的感覺。比起那些,我反倒覺得就目前來說,眼前的事情還比較重要。」

  「照你這個說法,遺失的是全部或許算是好事吧?」

  「嗯?」

  「就像你說的,因為沒有作為聯繫的片段,所以不會有那種很在意缺失部分的感覺吧?啊,簡單來說,大概就像是看書的時候,只要完全不看,就不會有追了前幾集後,因為作者斷更而產生那種『好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啊』的感覺。」

  「聽起來挺合理的。」雖然沒有相關的經驗,但東方還是同意地點了點頭。

  「反正大概是這樣啦,如果有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啊。」拍了拍東方的肩膀,葉黎元如此說道。

  「那就先謝了。」

  兩人一邊談話一邊往宿舍的方向走。今日接下來都沒有課了,算是一個悠閒的下午。

  進入方塔,踏上寢室所在的二樓,葉黎元掏出鑰匙開了門,和東方一前一後踏入了寢室。鞋都還沒脫,葉黎元在望見房裡的景象時倏地定格,直接卡在了門口。

  「……怎麼了?」東方納悶地問,同時探頭往房內看去,下一秒卻是跟葉黎元一樣愣住了。

  『哇喔,沒想到你們這個室友滿厲害的?』安羅西亞嘖嘖稱奇。

  『你已經打算開始看戲了嗎?』東方反射性回應。

  同時回過神來,東方眨了眨眼,想確認自己所見的是不是真的。房間內,坐在床舖上的尼奧尷尬地笑了笑,道:「呃,你們回來啦?午安?」

  東方瞥了尼奧一眼,他沒答話,只是將視線重新移回房間內多出的兩人上。

  那是兩名擁有相似外貌的小女孩,左側的女孩有著金色短髮與金色眼瞳,身著白色上衣及金色的袴;右側的女孩有著銀色長髮與銀色眼瞳,身著白色上衣及銀色的袴。此時兩名女孩正坐在小矮桌旁,姿態端正,稚氣的面容帶著好奇地望向他們。

  「天啊,尼奧,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率先反應過來的葉黎元快速脫了鞋,大步踏入了室內,「你居然誘拐兒童!而且還是這麼小的女孩子!你這樣把惑夢置於何處?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東方默默脫了鞋跟上,他一邊聽著安羅西亞興味盎然的笑聲,一邊覺得葉黎元的話裡混進了奇怪的東西。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她們倆沒什麼複雜的關係啊!」尼奧慌忙擺手,他從床上站起,難得有些無措。

  特別是葉黎元還誇張地搖了搖頭,「沒什麼關係還會把女孩子帶回家嗎?」

  「就算有關係也不會、惑夢也沒──」尼奧反射性回應,卻倏地注意到自己放錯了重點而截斷了話。

  『他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呢。』

  『本大爺也這麼覺得,嘖嘖。』

  尼奧正想好好澄清,兩名女孩便雙雙開口了。

  「尼奧尼奧,我們不是很──親密的關係嗎?」金髮小女孩眨了眨一雙大眼,嗓音帶著天真。

  「尼奧尼奧,我們不是很──熟悉的關係嗎?」銀髮小女孩偏了偏頭,較另一人平淡的嗓音帶著無辜。

  「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金髮女孩說道。

  「也一起同甘共苦,」銀髮女孩接口。

  「碰過很多磨難與奮鬥,」

  「跟著你上刀山下火海。」

  「我們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而且也很努力想做好本分。」

  「你卻否定了我們的關係,難道──」金髮女孩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你要對我們始亂終棄嗎?」銀髮女孩雙手掩面。

  「妳們兩個不要在這時候跟著起鬨啦!」尼奧忍不住大喊。

  收起可憐兮兮的姿態,兩名女孩沒事地咯咯笑了起來,看起來相當愉快。

  葉黎元在矮桌旁一屁股坐下,打量了下兩名女孩,順勢收起了剛才浮誇的演技,「所以,這兩個小傢伙就是你的器靈囉?」

  尼奧望向笑臉盈盈的葉黎元,一時間啞口無言。

  「這麼說來,原來你是在整他啊?」反應過來的東方跟著在矮桌旁坐下,同時問道。

  葉黎元豎起了大拇指。

  「……總而言之。」按捺下情緒,尼奧深呼吸了口氣後在兩名女孩身後坐了下來,一手按著一人的肩膀,「金色的這個是妮亞,銀色的是妮露,她們倆是我的器靈沒錯。」

  「幸會幸會,我是葉黎元,尼奧的室友。」隨口打了招呼,葉黎元看了看兩名器靈女孩,感嘆地道:「妳們的衣服……這造型看起來真像巫女。」

  「很可愛吧。」妮亞露出了甜甜的笑,「還好不是化形出什麼奇怪的樣子,不然我們的一生就要毀在尼奧手上了呢。」

  「妳們喜歡就好。」早就習慣自家器靈的調侃,尼奧對於女孩的話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將視線轉向尼奧,葉黎元面上帶著促狹的笑意,卻不說話,只是看的尼奧一陣不明所以,甚至還有些心裡發寒。

  「……你幹嘛?」他語氣謹慎的開口。

  「沒有啊,只是想看看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啊?」他困惑,「……我應該要說什麼嗎?」

  「你剛才提到了惑夢。」東方提醒道。

  「……」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在慌張之餘說了什麼,難得困窘的尼奧支吾了下,隨後老實地道:「好吧。我跟她在一起了。」

  「終於啊?哎,我本來還在猜你是不是會拖到學期末呢!這兩天的事?」

  「恭喜你啊。」

  兩名少年分別做出了回應。

  尼奧先是說了句「謝謝」,接著承認了葉黎元的猜測,「嗯,昨天的事。」

  他明智的沒有對葉黎元那聲感慨做出任何回應。

  儘管能夠從兩人的回應中推斷出他們對這件事早有預感,但就他對兩人的了解,提出來之後反被葉黎元調侃的機率大的多,倒不如閉嘴好了。

  笑咪咪的黑髮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沒有說話,但那神情卻仍透露出滿滿的調侃意味。對此,早已鎮定下來的尼奧輕描淡寫地挪開視線,與在一旁成看戲貌的器靈們交談了幾句,便已著節省力氣的名義讓兩人結束了化形。

  沒能成功戲弄到人的葉黎元面帶可惜,在旁默默關注這一切的東方沒有開口,只是默默記下了感想。

  ──如果哪天碰上可能被調侃的情況,鎮定閉嘴、忽略對方肯定是個好方法。

  他在心中如此暗想道。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