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早上,我們帶上了簡單的行李便一同出了門。

  從家裡趕來花了一天半,扣掉回程和父親給的限制……我只有短短今日的時間。若沒能在今日找到姊姊的下落,我就只能這麼回去了。

  「銀雪,接下來就拜託祢了。」

  我低聲對著纏在我左手腕上,躲藏在衣袖裡的小蛇說道。

  海薩爾城是港口都市,三面臨海,盛產漁獲,也因此這裡常有商人流通。其中阿羅納家更是販賣魚貨的一大商家,由於他們家特有的能力,他們可以很輕易地以能力保存海鮮,再送往內陸,成為境內最大的魚貨供應商。

  垂眸聽了銀雪的彙報,我抬眸望向人群,接著輕聲向艾歐說道:「往右邊。」

  「不能確定確切的位置嗎?」

  大概是因為我一路邊走邊報方向,艾歐在聽了我又一個簡潔過分的指示後,終於忍不住問了。

  我有些尷尬地回應,「姊姊應該也知道我來這裡了,如果她分散力量、或是有意引導的話,很難定位到確切的地點的。」

  「所以您打算用這樣沒效率的方式?」他不贊同地輕蹙起眉。

  「不,要混淆我的話,姊姊派出來的具現體不能太過弱小。」我仔細解釋,「判斷力量濃度、評估方位,再猜測姊姊可能的手法……我可以一一檢查,再把確定不是的刪掉。」

  「這麼做的話,您有多少把握?」

  「日落前一定沒問題的。」我輕聲說,「而且,如果是比消耗的話……真拖到最後,剩下的那抹氣息就是了。」

  一整天下來的話,以具現體迷惑方向的方式終究會讓姊姊力量消耗大半,到那時候,我有信心捕捉到真正的位置。

  「那麼您呢?追蹤也需要力量的吧。」艾歐語帶關心。

  我搖了搖頭,「我沒有問題的。」

  不會有問題,也……不能有問題的。

  「往這邊走。」拐入小巷,我沒有再多言,只是領著艾歐繼續往前進。

  我所能感應到的姊姊的力量,以目前而言共有三處,包含了我現在鎖定的這一個,另外兩個則是在海薩爾城的另外一邊,而其中一個在我往反方向前進時有些削弱,但並不算太過不自然。

  關於這點,我默默將之記了下來。

  走出喧鬧的人群,我們鑽入小巷之中。不得不說,我頗慶幸自己的方向感還不錯這點,不然一直在城內繞,久了真的會不知道自己確切在哪裡。

  追著氣息,穿過有些複雜的小巷,我們來到了有些空曠的小廣場上。這裡沒什麼人煙,和市場那邊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一帶似乎是較為安靜的住宅區。

  我和艾歐秉持著低調的原則,並沒有做出什麼太過引人注目的舉動。再次跟銀雪確認了方向後,我們拐過了幾個巷子,慢慢往更深處走。約莫數分鐘後,我困惑地望向了一棟似乎荒廢無人的屋舍,輕輕蹙起了眉。

  「銀雪感應到的氣息……就在這邊。」我向艾歐解釋道。

  說明完,我跨步正要上前,艾歐卻先一步地走向了門口。

  「我走前面吧,小姐。」他解釋。

  我愣了下,而後頷首同意。

  進入屋內,我微揚起手,讓一直藏在我衣袖裡的銀雪可以出來透個氣,順便查看狀況。走在前頭的艾歐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周遭,我站在他身後,腳下輕踩地面,漆黑蛇影便從底下竄出,朝著四面八方而去。

  注意到蛇影的艾歐回頭望向我,沒等他問,我便開口解釋道:「讓祂們去找比較快,而且有什麼情況的話,我們也比較好應對。」

  邊解釋,我邊感應著蛇群們的動向。這棟房子不大,蛇群們的探索花不上太多時間,很快便探索完畢。

  經由聯繫,我也第一時間知道了結果。

  「……看來不是這裡。」我對艾歐說道,接著邁步往更內部走。

  穿過走廊來到後方,這棟房子一樓的後半部是廚房,我稍稍環顧了下明顯已無人使用的環境,接著走到櫃子旁,三兩下便從中撈出一條青色小蛇。

  在祂張口咬我之前,我瞥了眼確認後便將祂拋給了銀雪。艾歐在我踏進廚房後也跟了上來,此時正好撞見了這一幕。

  我掉頭走向他,「走吧……我們去下一個點。」

  艾歐沒有多問或說些什麼,只是微微頷首,應了聲,便隨我前往下一個地點。

  又花了不少時間確認了兩個仍是錯誤的點,途中還倉促用了午餐,此時時間已來到下午。再度確認了個錯誤的點後,我輕蹙起眉,總覺得……似乎,有那裡不太對勁。

  但是,是什麼……又是為什麼?

  正思考著,我卻倏地感覺到一抹特異的氣息。顧不上提醒艾歐,我回身抬手,銀白小蛇瞬間攀上我的指尖,雖被衣物覆蓋,但我知道在同一時間,細小的鱗片也浮現在我的手臂上。

  「──誰在那裡!」我低聲喝道。

  就在我做出反應的下一秒,大量散發著淡淡螢光、如星芒閃耀般的金蝶自角落飛湧而出。我和艾歐此時正待在一條小巷內,這裡死角多、空間也窄……得把對方逼出來才行。

  面對現身後直朝我們撲來的大量金蝶,我果斷喚出數條銀蛇,讓他們護在我身周作為防護。待如瀑般襲來的金蝶散去,我注意到自己已不在原先的小巷中。

  「這是……」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林間的空地,腳踩黃土,我周遭並無任何人或是特殊的物……艾歐不見了。

  我輕咬下唇,卻不太擔心艾歐。他的實力也不弱,而且……若依他先前特意提醒我的話來判斷,對方的目標,還比較有可能是我。

  感知到一抹乍現的氣息,我瞬間打住思考,並準確地捕捉到了氣息的來向。不敢大意的轉身望去,我看見了一個人。

  估計把我弄來這裡的,不是他,就是他的同伴。

  那是一名戴著白色面具的人影,身著輕便黑衣,手握漆黑長劍,以身形來判斷應該是男性。他的身旁緊跟著數隻黑蝶,乍看之下宛如飄散的黑霧。

  我穩住步伐,迅速指揮著銀雪迎敵並抽身後撤。黝黑的蝶搧翅飛來,姿態輕盈,和我緊繃的姿態彷彿成了對比。

  銀白的蛇群護著我身周,其中一隻嘶嘶恫嚇,接著張口撲向了黑蝶。

  黑蝶被銀蛇一口咬住的瞬間散作了斑斕的光點,同一時間,其他銀蛇有半數全往面具人影撲去,後者明顯不願與蛇群硬碰硬,他往後退開,讓黑蝶們迎上銀蛇的攻擊。

  我注意到那些由黑蝶散成的光點非但沒有消失,反而化作了更多同樣大小的黑蝶。雖不曉得黑蝶的具體能力是什麼,但這點就足夠讓人留點心思。

  以大量的黑蝶作為掩護,手持長劍的人影衝了上來。

  我微瞇起眼,沒有退後,而是讓銀蛇們上前攔阻並做出反擊。蛇群們很確實的將我護在中央,不管是黑蝶還是人影,在銀雪的保護下沒有碰到我的可能性。

  黑蝶的數目仍在增長,漫天黑點幾乎遮蔽了天際,彷彿漩渦一般想將人吞噬,進一步地,牠們甚至遮蔽了黑衣人影的身形。

  有那麼幾秒,受到影響的蛇群們一時捕捉不到人影的蹤跡。我穩住心神,蛇群的意志與我相連,如果我先慌了手腳,敵人要趁虛而入就也容易許多。

  我揚起手,在被黑蝶佔據了的視野中,那抹漆黑的人影彷彿要與背景融為一體。

  利用黑蝶作為遮蔽,或許他以這樣的手法得手過很多次……但是,他騙不了我。

  我側身閃避,讓疾刺而來的長劍落了空。下一瞬間,隨著我的意念,銀白蛇群疾衝而出,準確地鎖定了那抹自以為可以掩去身形的人影。

  會前來動手,想必他早已做好了覺悟。對於想取自己性命的對象……我不會、也沒有理由再手下留情。

  在黑衣人影被銀蛇咬上的瞬間,我感受到腳下的地面一震搖晃。顧不得思考是怎麼回事,我穩住身子,不敢大意的留意著周遭的變動。

  銀雪沒有停,黑衣人也沒能逃脫被銀雪絞住的下場。短短數秒之後,整個空間驟然崩解,我感覺腳下倏地一空,反射性驚叫出聲,下一秒卻又重新採在了地面上。

  我愕然地眨了眨眼,回到我身周的銀蛇們像是不滿地發出了嘶氣聲,這是祂們對於獵物逃走感到不滿的反應……我回到了原先的小巷之中,而那些襲擊者們皆已不見蹤影。

  在我安撫著銀蛇情緒時,艾歐的聲音帶著緊繃與急促地響起。

  「──小姐,您沒事吧?」

  明顯也經歷了一番戰鬥,但並不算太狼狽的艾歐快步走向我,同時問道。我喚回銀雪,向他搖了搖頭,「我沒事……你呢?」

  「屬下沒事。」艾歐回應,同時仔細打量著我,似是想確認我有沒有受傷,確認我並無大礙後才又道:「剛才那些力量的具現體為『蝶』的人,小姐有概念是哪家的嗎?」

  「沒有。」我搖搖頭。那麼顯眼的力量,若是見過,一定會留下印象的。

  艾歐也沒表現出失望,他僅是道:「先離開這裡吧,繼續待在這邊也不好。」

  我點點頭。確實,比起這裡,先到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還比較安全些。

  我掉頭便要往向外走。意料之外的是,艾歐沒有跟上,反倒是突兀的、以著隱含某種深意的聲音開了口。

  「──芷兒小姐,您是不是……並沒有想要找到莉兒小姐的意思呢?」

  我心頭一震,倏地抬眸望向艾歐,「……什麼意思?」

  「您之所以想出來尋找莉兒小姐,其實是為了保護她吧?」艾歐盯著我,一字一句清晰地道,「如果大人派人出來找,莉兒小姐恐怕會被抓回來,但如果是您親自出來,再裝作找不到小姐的下落,就可以確保小姐絕對能夠安然活下來。」

  我輕咬住下唇,別開臉,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艾歐,真的很敏銳呢。」

  最後,我輕聲這麼說道。

  「姊姊她……對我來說很重要,比起我,我更希望活下去的人是姊姊。」

  因為我……最喜歡姊姊了呀。

  溫柔的姊姊,和我一起長大、我最重要的姊姊。

  我願意在決鬥中輸掉、我願意成為祭品,因為這樣的話,姊姊就可以活下去了。

  只要這樣,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果然如此。」

  我聽見艾歐開了口,但他的語氣並非瞭然,反而是帶著某些我說不清的情緒,這也促使我中斷思緒,困惑地望向他。

  然而,映入我眼簾的卻是一道淡淡的淺藍光芒。在我和艾歐之間乍現的存在……那是隻散發著淡淡光芒、有著在空氣中擺動著的尾的……漂亮的魚。

  「失禮了,小姐。」

  我聽見艾歐這麼說,卻無暇去注意他此時的表情。我低下頭,反射性地瞪大了眼,在我眼前的是……屬於艾歐的半透明的魚自我的胸前穿出,沒有疼痛,卻帶走了我僅剩的所有力氣。

  艾歐?什麼時候……怎麼會……

  我聽見銀雪憤怒的嘶吼,看見無數條祂的身影自我身旁衝出,卻被前方的魚攔下。艾歐躲開了蛇群的攻擊,他的神情中還帶著一絲我看不明白的覺悟……

  最終,帶著不敢置信與困惑,我癱軟昏厥在即時接住我的艾歐懷裡。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