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拉學園的師長例行會議,向來是每隔十天便有一次的。

  除了各科目的授課教師以外,其餘教職員工大多是依當日會議內容決定需不需要出席。也因此,每次例行會議時,參與的教職員工人數都不大相同。

  其中,今日舉行的這場例行會議,出席人數相較之下算多了。

  坐在地之院院長的位置上,身兼會議副主席的夏洛安斯將手中的文件翻至了下一頁,大略掃過了上頭的內容。

  位於他左側的是會議的主席伊提娜希兒,再過去是她不久前新收的實習生、目前身兼伊提娜希兒的助手,在會議中暫任會議紀錄一職。右側則是職位和他同階的幾位院長,至於其餘的教職員則是佔了剩餘的位置,只餘下少數幾個空位。

  「好了,下一個議題——」瞥了眼一旁的會議細項,夏洛安斯輕蹙了下眉才宣布,「是校外實察的部分。這次的校外實察照慣例出三個隊伍,我們要選出三個領隊代表,不過這次的狀況比較特殊——這次的考察名單包含了我們。」

  台下的教職員們在聽見「考察名單」時,部分人露出了困擾或是頭痛的神情,也有小部分交頭接耳了幾句,但很快便安靜下來。

  作為並非唯一的時空獵人培育機構,潘德拉實際上隸屬於名為靖魂眾的組織之下,換言之,靖魂眾便是時空獵人的管理機關,也是主要整合資訊、分配任務、對抗妖族的龐大存在。

  因此,像是校外實察這類比較特殊的活動,一般都是由靖魂眾本部來分配名額及地點,並接洽相關事項。能夠分到多少校外實察的名額,每一次都不一定。

  由於以往的表現都還稱得上名列前茅,潘德拉向來能拿到不算少的名額。

  夏洛安斯繼續說道。

  「因此,這回的實察結束後,各隊伍負責人要繳交成果報告書,再由其中一位去本部做口頭報告。那麼,接下來要討論的重點——」他頓了下,「就是要決定三個帶隊名額。好了,有沒有自願?先搶的可以先選擇實察地點。」

  語畢,他毫不意外整個會議室被沉默籠罩。

  一般的校外實察不算苦差事,但列入本部考察名單的校外實察就是徹頭徹尾的麻煩事。先不說要繳交的報告書必須詳盡、不得有紕漏,口頭報告的負責人更是得接受本部的各種質問,一旦實察過程出了問題,負責人八成會被攻擊到體無完膚。

  更甚者,這攸關了下一次本部會開給他們多少隊伍及名額,所以實在是壓力頗大。

  「這次也是三隊,本部給的實察地點和對應的名額是?」見沒人開口,伊提娜希兒首先發問道。

  她是現場的教職員中唯二不怕接到這苦差事的人,畢竟長假期間,本部召開的大型會議「十六界現況會談」中,潘德拉的代表之一正是她,至於另外一位則是帝。

  他們一位負責新生的接引、同時也是潘德拉的主要負責人,一位負責世界通則的課程,無需討論便注定是這場會議的與會人選。先不說會議時間撞期的可能性,再讓他們之一負責帶隊,其他人也不見得好意思。

  夏洛安斯拿起一份文件,回答道:「三個世界,分別是緋羅蒂卡八人,當地負責人夏山葵;璦爾溫六人,當地負責人蘭德爾;湛星八人,當地負責人朝倉櫻。以上皆不包含帶隊。」

  伊提娜希兒沉吟了下,「和往例差不多,這樣的話,學生名額共有二十二個。再看到時候的報名狀況和對應成績,篩選起來大概不麻煩。」

  說著,她勾起了抹笑,「帶隊的部分,大家效率一點吧?沒人願意接的話就抽籤了?」

  「又要用這種看運氣的方式了嗎……」

  「完了,我手氣向來不是很好啊……」

  底下傳來幾句咕噥,但沒人理會。

  伊提娜希兒看了看眾人,正想啟口讓人準備籤筒,一道稚氣的嗓音便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以著清晰的語句開了口。

  「吾想接。」希羅達舉起手,「這次的領隊名額,吾想接其中一個。」

  白髮男孩一瞬間成為了視線焦點。

  「怎麼突然想接了?」挑起眉,夏洛安斯如此問道。

  「幫本院的學生爭取福利。」希羅達一本正經地道,「吾帶隊的話,吾等可以有更多名額,對不對?」

  夏洛安斯沒答話,倒是伊提娜希兒三兩下翻出了資料,「水之院以往的參與人數確實比平均值要低一些,但並沒有差上太多。你們今年有比較多學生想參加?」

  「畢竟是難得的機會,吾想讓想參加的學生們比較有可能入選名單。」希羅達說道,「如果可以多開名額給吾,吾可以不先選地點沒關係。」

  「不過之前那些事的影響……你沒問題了嗎?」克露絲擔憂的問。

  「沒問題的。」希羅達的語氣相當肯定,還強調地大力頷首。

  「這部分等之後報名名單出來再討論。至於另外兩個帶隊名額,沒人願意的話就抽籤吧。」伊提娜希兒說著,旁邊一名教師適時地拿出了籤筒遞給她,「來吧,誰先抽?」

  眾人面面相覷了幾秒,最後是夏洛安斯乾脆地伸手抽了支籤——沒中——大家才陸陸續續地抽了籤。

  於是三分鐘後,拿著做了中獎記號的籤的兩名老師無奈對視了眼,其中之一的筱紋便率先詢問:「那麼,我們負責的地點是……?」

  「你們自己討論吧。」夏洛安斯如此回應。

  三名師長很快地決定了各自負責的地點,並從夏洛安斯手中拿到了對應的資料。他們沒有馬上翻看,而是繼續接下來要討論的部分。

  「實察的正式報名資訊會在後天公佈,照慣例,報名對象以一二年級生為主。記得提醒他們報名者成績限制的部分,想參加但成績不夠的,期末考拚一拚。」

  簡單的提醒完後,夏洛安斯垂眸望向了手邊文件。照習慣,越麻煩或是繁瑣的議題會排在越後面,解決了校外實察這個燙手山芋,下一個是時間早一些,且也頗為重要的一件事。

  「學期末的綜合測驗,二年級和四年級的……你們哪組要先報告?」

  他問,同時望向了兩組人。一陣你看我、我看你之後,一名紅髮的青年便乾脆地站起身,道:「我們先來吧。」

  期中考綜合測驗的對象是一年級與三年級,到了期末考,則是輪到另外兩個年級了。

  青年的報告簡潔又有條理,也沒漏掉任何重點。希羅達坐在位置上,聽著報告的他卻有些心不在焉,注意力不禁往手邊剛拿到的實察文件飄去。

  ……但現在再開會,還不可以看。

  他如此告誡自己,並將按在文件夾上的手收了回來。

  接下來的討論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畢竟今日只是初步的企劃案報告,眾人挑著幾個部分詢問或是提出建議,剩下的就等兩組人拿回去修改,待下回會議再來討論執行細節的部分。

  確認沒有人還想發言後,夏洛安斯便宣布道:「沒有問題的話,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結束。」

  開完會後,仍然坐在位置上的希羅達沒有先離開,而是打算等大半人潮都散去後才走。趁著這個時間,他將文件夾打開,掏出了裡頭的文件仔細閱讀起來。

  數分鐘後,粗略掃完內容的希羅達將文件放回文件夾裡,他抬起頭,坐在他旁邊的雪艾便出聲問道:「怎麼樣?是櫻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

  希羅達接到的實察地點便是湛星。

  「吾想應該還行。」希羅達回應道,語氣也不太擔心。

  「不過,咱還是很好奇,你怎麼會想接這個苦差事啊?」稍微壓低了聲音,雪艾問道,「而且還是這種特殊時期……自從百年前那場意外後,總部就對我們特別嚴。雖然那時候夏洛他們把事情壓下來了,滄霞也……哎,扯遠了。」

  自顧自地中斷了話,雪艾望向希羅達,等著他的回應。

  白髮男孩偏了偏頭,幾秒後才開口,「吾想,應該有人很想去吧。」

  「有人?誰?」

  「……」希羅達搖了搖頭,下秒卻是岔開了話題,「吾等等有事要找白鳥,要先走了。」

  「好喔。」見他不願細說,雪艾也沒再問下去。她坐直身子,將自己桌面上的會議資料整理收好,途中先一步收完的希羅達開口跟她告了別,她抬手揮了揮,而後一彈指,那疊資料便散成了光點,重新組合了一個指節大的小球。

  她將之塞入口袋,偏頭問道:「克露絲,妳怎麼看?」

  坐在她另一側的女子輕點下唇,隨後勾起一抹笑,「不要緊,白鳥看著呢。」

  雪艾挑起眉,再度壓低了聲音湊過去,「妳就不怕他們倆同流合汙啊?」

  「但妳也知道,白鳥是不會拿希羅達的安危開玩笑的啊。」

  「……唔,說的也是。」

  不曉得自己已成為兩名同事討論的焦點,離開會議室的希羅達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當他踏入門內的時候,白鳥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闔上書籍,秀麗的人影站起身,啟口問道:「會議結束了?」

  「嗯,很順利。」希羅達拉開椅子,「吾拿到校外實察的領隊資格了。」

  「是哪個世界的呢?」

  「湛星,名額有八個喔,然後負責人是櫻。」

  「朝倉學姊嗎?挺久沒見到她了呢。」白鳥勾起的嘴角帶著一絲懷念。

  「吾可以帶一個領隊學生,白鳥要來嗎?」希羅達詢問,隨後又補充,「不算在名單裡面的,不佔名額。」

  「如果您希望我去的話,樂意之至。」

  得到肯定的答案,希羅達便抽出了登記文件,「那麼,吾的隊伍的領隊學生就是白鳥了。」

  他將白鳥的名字填至文件上,接著又取出了一同拿到的一小疊文件,「下次開班會的時候就可以宣布這件事了。」

  白鳥傾身一瞧,發現那疊文件是校外實察的報名表。他思索了下後開口,「老師,報名表也給我一份吧。」

  「嗯?」希羅達一愣,隨即恍然大悟,「你要拿給她嗎?」

  「是啊,」難得露出了帶著困擾、無奈與咬牙切齒的複雜神情,白鳥如此回應,「她大概不會來班會,不如我拿給她吧。」

  「好,那就拜託你了。」希羅達從文件中各抽出了一份,遞給白鳥,「辛苦你了。」

  「不會。」白鳥壓下了情緒平淡回應,「她那邊我會處理好的,反正她還不至於讓自己被當掉,而且要說的話,那確實是最適合她的學習方式。」

  希羅達望著他欲言又止了下,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僅是點了點頭。

  「我並不覺得麻煩。」白鳥輕易的看出了希羅達的想法,「所以,您不需要覺得歉疚,這些年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吾明白……謝謝你,白鳥。」

  露出無奈而寵溺的微笑,白鳥沒有再多說什麼。儘管年齡並不如外表年幼,但他敬重的這名男孩,有時候卻會露出與孩童相仿的表情。

  但是,不要緊的,不論如何,他都會幫他掃除橫擋在前的任何阻礙,這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目的、努力攀上學園頂端的原因。

  將報名表收好之後,白鳥也不急著離開,而是留下來與希羅達又談了會關於校外實察的事,並確認公布消息的班會時間。等到處理完各種雜事,他才離開了希羅達的辦公室。

  「接下來……」走在走廊上,白鳥無奈地打開了自己的通訊手環,從中叫出了一個他很不想、但不得不聯絡的名字,並撥出了通訊。

  約莫半分鐘後,通訊因無人接聽而自動掛斷。這種時候,或許一般人會選擇晚點再撥,但熟知對方性格的白鳥並沒有這麼做,而是直接撥出了第二通。

  他不厭其煩地撥了好幾通,直到第七通時,對方才像是妥協地接通了通訊。

  儘管如此,接通是接通了,但對方完全沒有開口,白鳥也不意外,直接了當地問道:「妳在哪裡?我有東西要給妳。」

  『什麼?』

  「是重要文件,妳會有興趣的。」

  對方沉默了幾秒,最後乾脆地拋出了答案,『圖書館。』而後迅速地切斷了通訊。

  「……這傢伙。」白鳥低聲抱怨了句。但跟對方認識這麼久,他實在沒有想追究的意思了。

  關掉介面,他邁開腳步,直接往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東方佇立在訓練場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他的雙手半舉,飄浮於空中的數顆水球隨著他的意念變換著,在空氣中折射出點點光芒。

  他操縱著水流將它們塑造成各種形狀,水的型態相當穩定,乍看之下並無潰散的跡象,東方也沒有露出任何勉強的神色,然而,安羅西亞還是察覺到契約者的漫不經心。

  但他並不出聲,只是看著東方隨手將水球化成了大片水霧,眼前的空氣隨之變得像是覆蓋上了一層水氣,稍稍遮蔽了東方的視野。

  然後他一揮手,散掉了大片水氣。

  結束了練習,東方在場邊的長椅上坐下,順手從自己的包包中撈出了罐飲料。今天只有他自己一人,羅紗和光樺要準備期末報告,和其他同學一同討論去了。

  說到期末……現在已經是上霜月了,距離期末測驗也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不少科目也陸續進入期末的階段了。儘管有些忙碌,但對於經歷過爆炸般的期中考的東方來說,準備時間充足的期末考還算應付得來。

  畢竟還有一個月。再說,這幾天讓他困擾的,其實是另外不相關的事。

  『喂。』

  他仍在思索,安羅西亞便突兀地出了聲。

  『看你這幾天心不在焉的樣子,有什麼事,本大爺可以勉為其難聽一聽。』

  東方一愣,反射性問了句,『你在關心我?』

  『這種狀態練習怎麼會有效率?你不介意,本大爺可看不下去!』安羅西亞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鄙夷,如果他有具體的型態,大概會翻個大大的白眼,『所以呢?』

  沒有馬上回答,東方單手托著腮,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另一手則晃了晃手中的飲料,又輕抿了一口。

  『……我只是在想,忘記過去的事的利弊而已。』

  『啊?』安羅西亞語氣有些意外,『你覺得忘記是好事嗎?』

  『不。』東方一秒否定,『我還是會想辦法把它們找回來,但這點是我的決定,跟這個問題本身是兩回事。』

  『嗯哼。』安羅西亞哼了聲,示意他繼續說。

  東方思索了幾秒,這才用不太確定的語氣說道:『老實說,我有點在意黎元那時候說的話。』

  『哪句?』安羅西亞試圖回憶,但他根本沒把葉黎元說過的話放在心上。

  『沒有作為聯繫的片段,所以不會很在意缺失的部分。』

  『喔,好像有這句。』安羅西亞恍然大悟,『你不是說你暫時不在意了嗎?畢竟你也沒能力干涉過去的事,況且連希羅達他們都無法處理的狀況,那更不是你一個小小的新生可以解決的……所以?然後呢?』

  『我也有什麼牽掛嗎?』東方的語氣困惑,『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那些事的影響,我有點在意這點。』

  『你是指不會想忘掉的事?』

  『大概吧。反正也不知道有沒有。』東方聳聳肩,接著乾脆地將剩餘的飲料喝掉,『接下來,大概就是拚拚看吧,希羅達說的校外實察……雖然他說他不確定地點就是了。』

  『你想去望界。』安羅西亞肯定地道。

  『是啊,畢竟那裡……是我的家鄉吧。』他頓了下,『算了,現在想太多也沒什麼用。至於另一件事情……』

  『啊?還有啊?』

  『……我總覺得黎元哪裡怪怪的。』

  咕噥了句,東方也沒繼續說下去。畢竟自家器靈並不太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這點,他也是清楚的。

  『哪裡怪?』儘管能察覺東方沒有繼續說的打算,但難得想關心一下自家契約者,安羅西亞還是問了。

  『表情。他說那些話的時候,給我的感覺有些不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你覺得不是吧?要不然怎麼還會煩惱這麼多?』

  『大概吧?』

  『那幹嘛不直接問,有哪裡不對勁,問了就知道啦。』

  東方搖了搖頭,『還不是時候,就算想知道,我覺得現在問也太早了。』

  『嗯哼。』多少理解了他的顧慮,安羅西亞索性又道:『那就等吧,如果真有什麼,他肯定會再露出馬腳的。』

  『但願如此。』

  將喝完的瓶子收好,東方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趁現在還有時間,再來練練結界好了……」

  距離那堂教導結界架設的戰鬥技藝課程已過了幾天,練習到現在,他勉勉強強能抓到一些感覺了。

  可以的話他想早點學會,畢竟不論如何,這都是希羅達提過的「必要條件」啊。

  至於練完之後……他目前沒有趕著交的作業,佔分比較重的報告也都按著計劃在做,晚上乾脆偷懶一下好了。

  抬手重新凝聚力量,東方乾脆地將這些繁瑣的事項拋諸腦後。

 


  要來改某個孩子的出場方式了,猶豫很久,因為這表示我校外實察那段要改很多QQ(喂#

  改著改著,它就往某種方向狂奔一去不復返了(ˊ.ω.ˋ)

  嗯嗯,不要緊的(#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