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的氣候比小鎮還要寒冷一些,或者可說是越往北行,天氣越寒冷。對身為春城人的兄妹倆來說,一路行來雖是稍微適應了這裡的氣候,但他們發現凜木荒原的寒冷還是超出他們的想像。

  春城氣候溫暖宜人,冬城氣候全年寒冷。要如何應對不同的氣候?這點向來都是遊走於望界中的人們必經的課題。

  梅蒂輕呼出一口氣,抬頭望著天空,「哥,下雪了耶……」

  「是啊。」吉爾語帶感嘆地說。

  對於來自東方的兩人而言,下雪可說是相當罕見的景象。吉爾以前跟著響雷來過冬城,見過幾次雪,但梅蒂就是第一次看見了。

  細雪飄飛,帶來了寒氣卻又散發著一股細緻的美。吉爾出聲喚回了看得出神的妹妹的注意力,駕著駝獸可爾達跟著隊伍一同前進著。

  由於嚴峻的氣候和棲息著魔獸的環境,一般的坐騎很難在這樣情況下維持穩定性,生長於寒冷之境、性格溫馴的魔獸可爾達在當地居民的訓練下成為了最適合的坐騎。對凝晶鎮的鎮民們來說,可爾達是鎮上最廣泛被使用的駝獸,沒有之一。

  整隊人駕著各自的可爾達,就這麼在凜木荒原上奔馳著。

  載著吉爾和梅蒂的可爾達是從小鎮半價租來的,兩人共乘一隻。身形高大強壯、身覆厚毛的可爾達載著兩人也綽綽有餘,至於半價這點則是鎮方給予外出討伐的冒險者們的福利。

  坐在前方的吉爾負責駕駛,坐在後方的梅蒂則是發揮著她本就優異的偵查能力,將周圍環境都納入自己的警戒範圍內。

  金髮少女一雙碧綠的眸看似隨意而又隱含著規律地掃過四周,她穩穩地坐在可爾達身上,前方的兄長多少替她擋下了襲來的寒風,避去了不少與冰寒氣流的直接接觸。

  兄妹倆待在隊伍約中段的位置,整個隊伍有三十多人,包含了三個冒險團和幾位零散的冒險者。其中就包含了先前兄妹倆在用餐時遇見、間接讓他們得知獸潮這件事的那群人,以及兩人在酒館打聽消息時碰上的那名長髮女性。前者是望界之中相當知名的菁英冒險團「六芒星」的分隊之一,後者則是位名為琵思琳的獨行劍客。

  由於酬金是按帶回的晶核計算,一行人在出發前就先談妥了晶核的歸屬方式算是多少杜絕了因利益而造成隊伍分裂的可能性。

  幾方商量後的結果,最終是以按人頭均分拍板定案。

  這種合作的情況下,利益分配必然是相當棘手的。整個隊伍中是以六芒星分隊最為龐大,再來就是三三兩兩的冒險者或小團體了。

  以局面來說,六芒星確實最有可能佔了攻擊的大半位置,作為少數方的其他人恐怕不會比六芒星來的效率,但今日提出均分的正是六芒星,算是他們對其他人釋出的善意,也彰顯出了這個菁英冒險團果斷而直率的特色與作風。

  目的本就不在報酬的青鳥自然沒什麼異議,吉爾與梅蒂很乾脆地便同意了這點,其他人在各自的判斷思量下也先後同意了這樣的分配方式。

  總而言之,因利益關係而造成衝突的可能性暫時降低了不少。

  往北走了一段,一行人總算看見了他們的目標──獨眼巨狼的狼群。

  為求謹慎,一行人先在遠處停下來觀察,獨眼巨狼群居的特性在此時可說是相當麻煩,這意味著他們一次就必須對上一群,而一群獨眼巨狼的數量是在七隻上下,除外還要加上牠們像是有組織的站位──眼前所見的,說不定是支由獨眼巨狼所組成的魔獸軍團。

  吉爾和梅蒂互望了眼,兩人都想到了先前從酒保那裡得到的消息──夜之魔女操控狼群想襲擊城鎮。

  和以往遇到的狼群相比,眼前這批獨眼巨狼確實更加有秩序,確實……就像是有誰在背後操縱似地。

  那就是夜之魔女嗎?

  吉爾忍不住微蹙起了眉。

  另一邊,作為六芒星小隊隊長的高大男性艾羅面容嚴肅地望著底下的狼群,騎在他身側的副隊長駕著駝獸繞回他身側,道:「報告隊長,敵方數量六,周圍無可能外援,推斷要拿下不難。」

  艾羅頭也不回,「目標呢?」

  「沒有看見。」

  「那麼,直接解決,不用留情。」

  果斷地下達了命令,艾羅抽出了背上的大劍,招呼了身旁的同伴一聲後,便駕著可爾達率先衝了出去。

  擁有菁英之名的六芒星彷若一把銳利的劍,狠絕又俐落地刺入了狼群的陣型之中,雙方的戰鬥瞬間展開。

  被拋在後頭的冒險者們這才三三兩兩地跟進,以著各自的方式對付起落單的獨眼巨狼。

  吉爾駕著可爾達和狼群保持距離,身後的梅蒂拉開長弓,箭已上弦,下一秒,那枚箭矢準確地貫穿了其中一匹狼暗金的獸瞳,巨狼發出了道尖銳的吼叫聲,隨即被一名六芒星成員抓準機會一劍刺下。

  兩人遊走在戰圈外,時不時就以箭矢偷襲敵人,吉爾連劍也沒拔,只是專注於操控身下的坐騎,將攻擊的工作完全交給妹妹負責。

  靠著六芒星的高戰力及其餘冒險者還算穩妥的支援,第一匹狼群在沒造成太大傷亡的情況下順利解決了。結束完戰鬥,眾人匆匆地帶走了晶核便快速離開,趕在其餘狼匹圍上前避開了包圍網。

  隨後,一行人在一處離狼群有段距離的安全地帶停下,從容地物色起作為目標的第二批狼群。

  梅蒂清點了下手邊的箭矢,目前的狀況可說是相當穩妥,對於這幾場戰鬥她可說是信心滿滿。雖然說主攻的職責被六芒星攬下,但這樣打打游擊還是能讓她更容易發揮自己的實力。

  「感覺這樣下去都會挺順利的呢。」在又解決了兩批狼群後,梅蒂感嘆地道,「哥,你說是吧?」

  沒有附和,吉爾若有所思地望了眼六芒星的人馬,輕喃:「好像有那裡不對勁。」

  「哥?」梅蒂沒有漏聽兄長這句呢喃,她困惑地微微蹙起了眉。

  「就是太過順利了才覺得奇怪……」吉爾回頭望向妹妹,低聲說道:「我覺得,六芒星的目的好像不只如此,從他們的輸出和分配的酬勞來看,他們似乎不太在意能拿到多少晶核、得到多少酬金。」

  「……這麼說,好像也是。」梅蒂下意識地瞥了瞥六芒星小隊的十人團隊一眼,「他們是主力,要的報酬卻不太成比例,對吧?」

  「我是這麼想的。再說,以他們的能耐,就算不合作應該也能自己對付這些狼群,但他們還是選擇跟其他冒險者同行……那可是六芒星啊。」吉爾停頓了下,「……我猜,他們可能有別的目標。」

  「別的目標……?」梅蒂輕喃,下一秒倏地抬眸望向吉爾,「難道說,他們也……」

  「先不必太擔心。」吉爾打斷妹妹的話,「這些猜測,我們自己知道就好,暫時不必太過介意。」

  聞言,梅蒂愣了愣後,微微頷首,「嗯。」

  經過這段小插曲,儘管兄妹倆對六芒星的舉動抱持著疑惑,但在隊伍和平共處的情況下,兩人也沒讓這點情緒影響接下來的表現。

  但或許是一行人的好運早已用盡,又或者是其他原因,眾人接下來竟沒能再跟任何一批獨眼巨狼產生衝突,有時就算遠遠看見了狼群,沒一會兒卻在對地況的熟悉度不如對方的情況下追丟。

  試了幾次都是相同結果,心生警戒的眾人便決定先行折返,返回凝晶鎮。

  回到城鎮後,眾人分配完收穫的晶核後便解散了。吉爾和梅蒂帶著分到的兩塊晶核先去換了錢,接著便回到旅店放置暫時用不到的行李,隨後前往附近的餐館填飽肚子。

  咬著熱騰騰的麵包配上酸甜的果醬,梅蒂心滿意足地吐出一口氣,「勞動完之後果然就是要好好填飽肚子啊……這種時候,食物吃起來都特別美味呢。」

  吉爾喝著熱湯,對於妹妹的話語深感認同。

  此時正值用餐時間,餐館裡坐著不少客人,兄妹倆則是坐在離店門較近的一側。餐館裡洋溢著一股熱鬧而又溫暖的氣氛,彷彿也消去了東城氣候所帶來的寒冷。

  在不算安靜的餐館中,木門被推開所產生的聲響可說是極其細微。細弱的嘎吱聲拉出了道長音,又隨著木門的關上隱沒,多數人甚至不會注意到這聲響。

  低啜了口熱茶,梅蒂抬眸望向對面的兄長,「對了,哥,明天也是跟他們去嗎?」

  「……預計是這樣沒錯。」吞下口中的麵包,吉爾回答道,「雖然有六芒星的疑點在,但我想這可能反倒是個好機會。」

  「如果他們的目的不是這個呢?畢竟只是猜測,沒有證據。」梅蒂反問。

  「以我們的狀況來說,這個委託是目前最適合了解情況的管道,不管六芒星的目的為何,他們的戰力都是相當可觀的啊。」

  「哥你的意思是──」意識到兄長言下之意的梅蒂壓低了嗓音,「他們的強大對我們來說也能算得上是助力,順勢而為也無妨?」

  吉爾頷首,肯定了妹妹的推測。

  六芒星或許不在意賞金,然而目標是要見到夜之魔女的兄妹倆──或者說是青鳥──也同樣不太在意。雖然對剛成立不久的青鳥來說,這筆賞金固然有一定的比重,但都不會改變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夜之魔女的事實。

  「之前雖聽說獸潮的事是夜之魔女在背後操縱,但今天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喝了口茶,吉爾總結道:「或許是剛好錯過,又或是有其他原因,總之,明天再去一趟是必要的。除外,我想──」

  吉爾說著,話未完卻突然噤了聲。

  梅蒂對兄長不自然的斷句感到一瞬的納悶,但下一秒她便明白了原因。

  「晚上好,吉爾先生、梅蒂小姐。」

  清澈的女聲隔著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以著一種禮貌而客氣的姿態插了進來。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