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起,點點螢光祭以頌詞;

  符燃,層層意念伴以淨咒;

  符滅,緲緲煙華獻以信念。

  一淨一咒,不違本心。

 

  ──望界紀事錄.七衛之章第四節〈符〉。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以至於他們都還沒反應過來,撲入人群中的獨眼巨狼又以利齒咬向了另一名冒險者。鮮血飛濺,那人的慘叫聲淒厲,哪怕他及時反應過來並將長劍深深刺入狼的軀體,牠卻像是毫無所覺一般,撕咬的力道完全沒減弱分毫。

  六芒星飛快反應過來後便擺出了陣勢迎敵,雖然被突襲的有些狼狽,但還是即時扛了下來。至於其他人就沒這麼好了,一時間就如一盤散沙,陣勢大亂。

  吉爾和梅蒂本就游離在戰圈之外,僥倖躲過了狼群的這波突襲,但還是被驚出一身冷汗。

  反應過來後,吉爾駕著可爾達往外拉開距離,梅蒂拉開了弓,卻因場面太過混亂而不敢放箭,就怕誤傷其他人。

  「我們去幫六芒星!」吉爾對著梅蒂喊道,同時操縱坐騎變換位置。現在能一鼓作氣鎮住場面的只有這個訓練有素的冒險團,配合他們解決狼群是最能減少傷亡的辦法!

  「好!」梅蒂回應道,箭尖鎖定了另一邊的狼群,專注地等待機會便要放箭。但眼角餘光卻捕捉到了一抹往外竄出的身影,那頭顯眼的金髮讓她一瞬間辨認出了那人的身分。

  琵思琳駕著可爾達衝出了狼群,左手拉著韁繩,右手握著細劍,氣勢萬鈞地從戰圈中脫出,緊接著又一扯疆繩掉轉方向,匆忙間似乎還瞥了兄妹倆的方向一眼,隨後她的身影便隱沒在騷亂之中。

  吉爾載著梅蒂換了戰區,重新投入了戰鬥之中。途中陸續又有幾名冒險者找回了節奏戰鬥,最終在三人喪命、數人受傷的情況下結束了戰鬥。

  望著滿地的魔獸屍體,一時也沒人有心思去挖晶核了。

  意外來的太過突然,出乎意料的損失也讓人心生警惕,然而最讓大家困惑的點在於──是什麼讓狼群變的如此兇狠?甚至迸發了比原先更可怕的戰鬥力,不怕死地想要攻擊他們?

  和沉下臉思考的吉爾不同,梅蒂張望了下,視線仔細地掃過人群,而後收回視線以急促的語氣低聲說道:「哥,琵思琳不見了。」

  吉爾一愣,反射性地望向周遭,卻也沒看見那抹顯眼的身影,「她不在?什麼時候不見的?」

  「不知道,剛才混亂時我還有看見她。」梅蒂答道。

  「剛才狀況那麼亂,大家幾乎都顧不上其他人,如果是趁機離開的話,沒被注意到也是很正常。」吉爾沉思了下,道,「她的實力可說是深不可測……我猜,目前為止她所展現的,很可能並不是她真正的實力。再加上她一直以來都相當謹慎……也許她有其他打算也不一定。」

  微垂眼簾,吉爾沒將剩餘的疑惑說出口。不是不打算告訴梅蒂,而是現場的環境太亂,多說無益,不如等安全後再來討論。

  整頓完畢後,一行人草草挖了晶核,便決定先返回城鎮。吉爾和梅蒂跟在隊伍裡,儘管心繫琵思琳的安危,但對方的實力和游刃有餘的態度擺在那,不管她主動脫離隊伍的目的為何,都不是他們有足夠的實力和立場去干涉的。

  一路上眾人十分謹慎,幾乎無人交談的狀態讓氣氛顯得緊繃。但彷彿是在嘲笑眾人似地,直至他們返回凝晶鎮,都沒再遇到哪怕是一批狼群的襲擊。

  回到鎮上後,冒險者們便各自散了,不少受傷的人們雖已做了緊急處理,但還是有幾位的傷勢較重,不能放著不管。梅蒂和吉爾算是狀況較好的,在混亂中並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兄妹倆便先返回旅店稍作休息。

  將東西擱在一旁,吉爾坐在椅子上,面色稍顯凝重。知道自家哥哥是在想剛才的事,梅蒂沒有出聲,但微蹙著的眉頭還是洩露了她的煩憂。

  「……我們的目的是想找夜之魔女,六芒星貌似別有所圖。那,琵思琳來這裡的目的又是什麼?」吉爾打破沉默,困惑地道。

  那名實力堅強的神秘少女是為了什麼而來到凝晶鎮,又是為了什麼加入討伐隊?特意提醒他們注意六芒星,是因為同鄉的關係嗎?準確而言,只是好意提醒他們注意而已嗎?

  「她知道魔女的懸賞,有沒有可能她也是衝著賞金來的?」梅蒂猜測,「她也知道六芒星是為了賞金,必要時可以推我們這些冒險者去當擋箭牌……」

  頓了下,她對於這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手法還是相當不理解,皺了皺眉又道,「但是她還是留在這裡了。」

  「她似乎不在意這點,畢竟她的實力不會讓她就這麼受傷。」吉爾試著回想那日與琵思琳的對話,「假設她是為了賞金,來這裡也是為了魔女,那麼她今天為什麼趁亂離開──會不會是她發現了什麼?例如說是魔女的蹤跡?今天這場意外跟魔女有關?」

  兄妹倆一時沉默了下來。整件事都充滿著疑點,但他們沒有足夠的線索去拼湊出真相。

  吉爾嘆了口氣,「罷了,先不說她,這兩天我們先觀察一下情況吧,暫時不出鎮了。」

  「好。」梅蒂點點頭,算是也接受了兄長的說法。

  她撈過擱置在一旁的箭袋,有些心不在焉地點著裡頭的箭矢數量,她沒有說,然而心裡還是有股不安,也使她難以就這麼放鬆。

  沉默蔓延了一會兒,吉爾才又略帶遲疑地開了口,「……說不定,事情真的如我們在葛洛克林聽到的、那個酒保說的『魔女操控狼群,打算襲擊城鎮』一樣。」

  梅蒂數箭的動作一愣,她抬起頭,「哥,你也覺得魔女真的是壞人嗎?」

  「我想,也許再過幾天,事情就會明瞭了。」沒有給出確切的答覆,吉爾只是如此回答。

  「如果說魔女想襲擊城鎮,那又是為了什麼?」梅蒂喃喃。

  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們目前還找不出來,甚至這個問句本身就包含了不確定,更何況是要得到解答。

  直至傍晚。

  入夜之前,踏出旅店的兄妹倆面對的是帶著緊張與惶恐的凝晶鎮。察覺事情不對的兩人很快攔了個鎮民詢問,並得到了另兩人訝異不已的答覆──

  狼群集結於城鎮之外有段距離的地方,蓄勢待發。那樣的姿態就像是準備要對凝晶鎮展開攻擊似地,只是不知為何仍沒有動作,就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似的。

  而在隔日清晨,鎮上派出觀察的守備隊員也帶回了近一步的消息:他們在狼群附近發現了一名少女的身影。由於擔心危險,他們並未靠得太近,但仍是能辨識出那是名女孩子。他們本以為是仍待在外頭的冒險者,但在仔細看清了她與魔獸之間的互動後,他們便推翻了這個假設。

  那名少女並未受到魔物的攻擊,甚至從她的動作與狼群的反應,她顯然和魔獸相當地親近。

  與魔物為伍的少女。魔女。

  棲息於永夜之地的夜之魔女。

  這樣的消息為凝晶鎮帶來了恐慌,而鎮長也已下令守備隊在鎮外待命,並將事情上報冬城城主府,除此之外也公布了本身名氣響亮的冒險團「六芒星」,其中的一隻分隊正在鎮上,且願意前去對抗魔女的消息。

  這也是為何鎮上的氣氛雖然凝重,但還未太過失控的原因。

  了解了狀況後,本來是打算觀察狀況的兄妹倆商討過後,便推翻了原先的計畫,重新加入了協防的行列。畢竟事情有變,魔女也已現身,想達成目的的話,前往前線會是一個方法。

  接近中午,鎮長又公佈了新的消息:六芒星將在下午出發前往城外討伐魔女與狼群,守衛隊則會予以掩護與協助。除外,鎮上也願意出賞金換取冒險者們的協助,負責內容同樣是與守衛隊一同掩護六芒星的行動。

  兩人登記完協防的冒險者後,便待在廣場與其他人討論現況,也算是想多了解一下情形。不過兩人沒料到的是,他們竟會在此時碰上昨日消失無蹤的琵思琳。

  「吉爾先生、梅蒂小姐。」清冷的嗓音和呼喚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當他們認出來者時,兩人雙雙表現出了不同程度的驚訝。

  「琵思琳?」梅蒂訝異地喊道,「妳去哪裡了?昨天……」

  像是不確定能不能問,她話說一半便沒再問下去。

  「我去處理一些公事。」琵思琳回答,語氣也不帶顧忌,像是不介意告訴他們,卻也沒有明說,「我猜你們也知道外面的狀況了……情況有點複雜,但我需要你們的幫忙。」

  「幫忙?」梅蒂納悶。

  「是,我需要調查一些事,而現在的情況,只靠我一人的力量恐怕來不及。」

  「先不論是什麼事……為什麼找我們?」吉爾疑惑地問。

  「因為我認為,你們倆是能信得過的人。」琵思琳蔚藍的眼裡彷彿帶著看透一切的瞭然,「再加上……你們是『青鳥』啊。就當作是委託給你們的任務吧,至於願不願意接受,或許,讓你們見見另一位委託人後,再來談這點會比較妥當。」

  「妳說的另一位委託人,是誰?」吉爾的話語裡帶著若有所思,他望著琵思琳,就像是不想漏掉她任何反應。

  「想知道的話,就跟我來一趟吧。」眨了眨眼,琵思琳這麼回答。

  兄妹倆對視了眼,幾秒的思索後,吉爾重新望向了琵思琳。

  「那麼,就麻煩妳帶路了,琵思琳小姐。」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