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琵思琳,吉爾和梅蒂離開了彩晶廣場,進入了距離此地不遠的一間旅店。樣貌樸素的旅店隱於小巷之中,領頭的琵思琳踏入門內時,坐在櫃檯邊的老者抬眸望了她一眼,在看見她身後的兄妹倆時,老者以著略微沙啞的聲音了開口:「住宿?」

  「只是談些事情。」琵思琳回應,接著領著兩人走上樓梯。

  老者輕哼一聲,收回視線,像是對三人失了興趣,低頭繼續自己原本在做的事情了。

  上了樓梯,穿過走廊來到了一間房外,琵思琳抬手敲了敲門,沒等裡頭的人回應,她便逕自掏出了鑰匙開了門。

  「進來吧。」

  兄妹倆對視了眼,便跟著琵思琳一同進入了房間。

  昏暗的房間裡沒有點燈,明明仍是白日,窗簾卻也被拉了起來。除了基本的家具之外,房間裡乾淨的彷彿剛入住,也因此,他們倆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床鋪上的一道人影。

  儘管身處室內,人影仍用寬大的斗篷將自己裹的嚴實。他蜷曲著身體似是在休息,但在三人踏入房間時,他便像是有所感應地抬起了頭。

  「……太慢了。」

  清冷的少女嗓音如此埋怨道。人影躍下床站起,兜帽底下的漆黑髮絲隨著她的動作滑落,陰影遮掩了她的面容,讓兄妹倆看不清她的長相。

  「久等了。」琵思琳淡然頷首,「這兩位就是我說的『信得過的幫手』,青鳥冒險團的吉爾先生和梅蒂小姐。」

  「青鳥?」少女的語調帶著一絲訝異的上揚,隨後她不以為然地道:「……原來如此。所以呢?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冒險團可以做些什麼?」

  兄妹倆對視了眼,從彼此的眼裡看見了無奈。沒辦法,畢竟他們也才剛成立,會被這麼說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用太在意,這位小姐只是比較排斥外人而已。」偏過頭,琵思琳淡淡地這麼安慰,「希望你們不介意有個脾氣差的委託人。」

  少女重重地哼了一聲以示不滿,但琵思琳沒理她,而是又道:「回來談談委託。首先,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們放棄加入六芒星的討伐隊。」

  「是需要我們這幾天去做什麼事嗎?」吉爾詢問。

  「是的。」琵思琳微微頷首,「我需要你們去調查一件事情,順利的話,也能解決狼群攻擊城鎮的問題了。」

  聞言,兄妹倆露出不同程度的訝異表情,吉爾神色一凜,嚴肅地問道:「為何妳如此肯定?」

  「兩天內,查出狼群震怒的背後真相,這就是我想請你們協助的事情。」沒有回答吉爾的疑問,琵思琳只是這麼說,「願意的話,我會告訴你們更深入的情報,不願意的話,這場談話就到這裡為止。」

  語畢,她不再開口,而是將時間留給兩人思考。

  ──狼群震怒的背後真相。

  吉爾輕蹙眉頭。一直以來鎮上傳言的,都是夜之魔女操縱了狼群想要襲擊城鎮,也確實有人見到魔女與狼群在一起。這個消息已經傳開,再加上狼群現在的局面,開戰恐怕是在所難免。

  但是,琵思琳卻說了「只要查出狼群震怒的背後真相,就可以解決狼群攻擊城鎮的問題」這樣的話。

  這表示,事情另有隱情?

  「……哥,也就是說,事情或許不是我們打聽到的那樣?」

  梅蒂拉了拉兄長的衣襬低聲詢問,後者同樣低聲地回應。

  「我也這麼認為。」

  「琵思琳來到這裡,是為了解決這件事嗎?」望向耐心等待著的金髮少女,梅蒂問道,「妳之所以來到這裡,甚至涉入這件事情,是為了調查真相?」

  「我們本以為妳也是來找魔女的,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如此。而妳剛剛也說了,妳昨天是去處理公事,是有人委託妳來調查真相的?」吉爾接口,眼神銳利,「既然是調查真相這樣的大事,委託者是鎮長……不,是城主府嗎?葛洛克林的酒保說了,表面上忙碌的城主府其實也有動作,他們委託了人來?」

  「是,也不是。」琵思琳的語氣依舊平淡,兄妹倆的質問對她而言造不成任何影響,「我有我的理由,但請放心,我和你們絕不是敵人。」

  「妳的委託是要在兩天內找出真相,但是就六芒星的打算,他們今日下午就會前往討伐魔女,距離真的開戰恐怕也用不了多久。就算我們偵查出了背後的隱情,恐怕也來不及了。」吉爾客觀地陳述道。

  「這點不必擔心,我已有打算。」琵思琳輕描淡寫地答覆。

  她看起來對這問題不以為然,但兄妹倆仍抱持著困惑。就算琵思琳真的是冬城城主派來的、且能夠讓六芒星暫緩行動,但又怎麼能保證狼群不會襲擊城鎮?

  「喂。」

  這時,斗篷少女不耐煩地開了口,「你們打算拖拖拉拉到什麼時候,要還是不要,就兩個選擇,乾脆一點好嗎?」

  隨著她的話聲落下,兄妹倆的視線也隨之挪至她身上。

  吉爾微瞇起眼,「那麼,我們的第二位委託人是……?」

  琵思琳沒有答話,而是跟著望向那名少女,大有讓她自己回應的意味在。

  少女移動步伐,腳步輕盈而無聲,直至在琵思琳身側停步。她仍然沒有取下斗篷的兜帽,她的嗓音依舊不耐,「幫,或是不幫,現在給我答案。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們耗。」

  少女的態度強硬,明顯沒有讓他們繼續發問的意思。梅蒂望向了兄長,她曉得,現在該是做決定的時候了。

  吉爾沒有回答,他望著這名遮掩面容的少女,視線裡帶著評估與若有所思。少女的容貌依舊藏於兜帽之下,只露出了白皙的下頷,一身漆黑紗裙包裹著纖瘦的身子──就像是由漆黑與蒼白堆砌而成似的。

  如果琵思琳可以說服鎮長那邊暫緩行動,那麼,能確保狼群不襲擊城鎮的,難道就是這名少女?

  這麼推測下來,難道這名少女會是──

  吉爾吐出了一口氣。

  他仍有太多的疑惑,眼前這兩名同樣神秘的少女帶來了龐大的謎團,而若想知曉背後隱藏的秘密,答應或許是個好辦法。

  況且,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這事和魔女的關聯為何,但他們確實對事情背後的真相感到好奇。

  他向身旁的妹妹投去了個詢問的眼神,後者遲疑了下,接著微微頷首。得到答覆之後,吉爾重新望向對面的兩名少女,「這個委託,我們接了。」

  聞言,琵思琳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那我們來談談細部的事情吧。首先,容我遲來的、正式的自我介紹。」

  琵思琳的語氣依舊平淡,就好像她接下來要說的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我乃神的使者、七衛之一的符,負責維護人類與魔物之間的平衡。前陣子得到這裡的消息,於是在拜會冬城城主之後來到這裡。」

  「妳說、妳是七衛……?」

  「神的使者,七衛的符?」

  兄妹倆驚訝地低喊,望著琵思琳的眼神帶著驚愕。倒是一旁的少女哼了一聲,低聲嘲諷了句「大驚小怪」。

  但也不能怪兄妹倆的反應過大,對他們而言,七衛從來都只是存於傳說之中的人物,他們怎會想到,只是前來極北之地,就會碰上七衛之一的符?

  傳言,在這個名為望界的世界剛誕生之時,世界各地充斥著各式不穩定的力量,為了平息這些力量帶來的騷亂、不讓他們破壞這新生的世界,創世神分割了自己的一部份力量,交予七位人選,讓他們利用神之力平復這些混亂,維持世界的平衡。待世界穩定了之後,七衛淡出了歷史舞台,以著無人知曉的方式代代相傳下來,直至今日。

  而若是世界產生了某些破壞平衡的變革,七衛便會出現,再一次地將世界導回正軌後再離去。他們隱於人群之中,對望界大部分的人們而言,他們既是神秘的傳說、也是敬重的對象。

  「如果只是一般的衝突,我並不會插手此事。而我之所以插手,正是因為魔獸圍城的舉動是某人協助而成的──棲於極北之地的夜之魔女,幫著狼群包圍了城鎮北面。而昨日狼群舉動的劇烈變化,也是魔女在背後下了指示的緣故。」琵思琳仔細說明道:「你們可能不曉得符的職責,其中之一,就是要避免像『魔女』這樣的存在引發的非自然大型災害。」

  「妳說的魔女這樣的存在,指的是能操縱魔獸的人們嗎?」梅蒂提問。

  魔女這個稱呼,指的正是能與魔獸溝通,並操縱魔獸的女性。她們的數量極其稀少,但由於能控制魔獸的這個特性,讓她們成了被世人所忌憚不已的存在。

  「差不多。」她答,「簡單來說,因為夜之魔女正式插手了這件事情,所以我不得不出手。昨日我趁隙去拜訪了下那位魔女,最後與她達成了協議。」

  「魔獸之所以震怒,並在非常理的時間點襲擊城鎮,是因為牠們在不久前遭到了襲擊──有某群人擊傷了狼后,並殺害、甚至帶走了年幼的狼崽。魔獸之所以圍城,為的就是要報復。」她頓了下,讓兄妹倆得以吸收這個消息,「而我與魔女達成的協議是,我會協助她找出兇手、找出狼群真正想報復的對象,她則保證狼群直至後天黎明之前都不會展開進攻。」

  「所以妳才說,只要在兩日內找出狼群震怒的真相,就能解決這整件事。」吉爾輕蹙起眉,「但這還是不足以說明妳為何找上我們,我們也只是普通的冒險者而已,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這件事情,我們未必能在時限內查出真相。」

  「這點你們不必擔心,我有線索,也知道該如何去找。」琵思琳淡然的道,「不過,兩天的時間確實太過倉促,我需要人手幫忙。接下來我會去拜訪鎮長,而這段時間內,我需要你們帶著這位小姐去找線索,並看好她,不能讓她出任何意外。」

  吉爾神色一凜,「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們這位小姐的身分了吧?」

  聞言,一直默默聽著的少女輕哼了聲,她抬手揭下面紗,露出了張清秀而蒼白的面容。

  她有著一雙帶著倔強與不屈的紫色眼瞳,微抿著的唇帶著不悅,五官姣好,卻帶著一絲排斥與敵意──就像是朵帶刺的玫瑰。

  「我叫祈夜。」她冷冷的道,「我就是夜之魔女。」

  這彷彿意料之中,卻仍是令人感到意外的四個字,讓兄妹倆的表情再度有了變化。面對混雜著驚訝、喜悅、質疑和不敢置信的眼神,祈夜的反應也相當乾脆。

  她將這些通通無視掉了。

  「接下來呢,妳說了有方法,要怎麼去找那些該死的傢伙?」她看向琵思琳,問道。

  「關於這點……」琵思琳抬手,掏出了一張符紙,「昨天拜會狼王的時候,我順便探查了一下現場。過程跳過不提,總之,這個是探查用的符。」

  她將符紙拋上半空中,那張淡色的符紙燃起了光芒,化作了紙人形的模樣,「本來是想用追蹤的符,但現場留下的氣息不夠,只能用這個。我昨日試著探查過了,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但留下氣息的兇手仍藏於鎮裡,也不排除是鎮上的人暗自下的手。」

  「所以說,只要拆了城鎮就能抓到兇手嘛……」

  「祈夜小姐,請不要用這麼兇殘的方式。」琵思琳面無表情,「總之,這張紙人形可以偵測一定範圍內的氣息,只要捕捉到兇手殘留的痕跡,它便能帶我們去找到那名兇手,捕捉到的痕跡越多,就越容易找到兇手確切的位置。」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帶著它在城鎮裡到處跑囉?」梅蒂詢問。

  「對。」琵思琳頷首,「我在它身上下了隱蔽的咒術,只有我們看得見它。再來只要捕捉到的氣息夠了,它的光芒就會變成金色。」

  紙人形散發著白光,接著倏地一分為二飛了下來,分別落在梅蒂和吉爾的肩上,輕飄飄的沒有絲毫重量。

  「這事不難,就是費時費力。為了節省麻煩,要請你們分成兩組行動。」琵思琳指示道,「我在拜訪完鎮長後會去跟你們會合,在這之前就麻煩你們了。」

  「──在後天黎明來臨以前,齊心找出幕後的兇手吧。」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