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人的視野之外,已經踏入峽谷深處的兩名少女飛快前進著,抵達峽谷中央後,祈夜率先停下,她落了地並收起翅膀,接著仰頭吟出了幾個奇特的音節。

  那古怪的音調在峽谷中迴盪著,乘著風朝遠處飄去。不久後,像是回應了祈夜的呼喚,身軀龐大的銀狼自峽谷一角現身,在眾多同伴的簇擁之下,踏著迅捷的步伐來到了祈夜的身前。

  同時,像是忌憚,又像是恫嚇,狼群們將駕著可爾達的琵思琳團團包圍,彷彿只要她有一點動作,牠們就會撲上前將她撕成碎片。

  「這位是客人,不用緊張。」面對狼群時,祈夜明顯的放柔了語調,「她是神的衛士,七衛之一的符,算是來解決這次事情的。」

  銀狼的金瞳望向了琵思琳,牠的眼神裡帶著審視以及些許的敵意。對此,琵思琳僅是輕輕頷首,她輕撫著身下坐騎的毛髮,在被狼群團團包圍的情況下,就算是向來不懼魔獸的可爾達也有些坐立不安了。

  數秒後,銀狼收斂了眼神裡的銳意。牠低嚎一聲,圍繞在琵思琳身周的狼群也散去了敵意。

  見狼群不再全然視自己為敵人,琵思琳下了坐騎,她邁步上前,在落後祈夜一步的地方停下。

  「以我的身分而言,若是干涉,會引來七衛也是預料之中……只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快。」祈夜輕聲解釋,「接下來我未必能幫你們太多,但是,符答應我了,她會協助我們找到兇手。」

  聽見兇手二字,銀狼的金瞳一豎,屬於狼王的殺氣頓時迸發。牠低吼出聲,帶著憤怒與哀傷的狼嚎迴盪於峽谷之中,伴隨著的是屬於其他巨狼的低嚎。

  祈夜低垂眼眸,有些哀傷,「不要緊的,我會親自到人的城鎮去,等我三天,如果三天內符不能幫我抓出兇手,就照計畫讓整個小鎮替孩子們陪葬。」

  狼王望著她,低低的幾聲似是在擔心,祈夜露出微笑,伸手撫了撫銀狼,「我不會有事的,不用擔心我。」

  她收回手後,認真地承諾道:「我不會讓牠們死不瞑目的。等我回來。」

  狼王探頭,輕輕拱了拱她,眸子裡帶著溫和與信賴。但當牠重新望向琵思琳時,那燦爛的金瞳恢復了平時的銳利與凶狠。

  琵思琳沒對牠隱含威嚇的注視有任何不適或恐懼的反應,她望向祈夜說道:「我想去看看狼崽受襲的地方可以嗎?」

  祈夜挑起眉,「去那裡做什麼?」

  「找點線索。畢竟要找兇手,我想看看有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她抽出一張符紙,「這是探查用的符,能查出一些不容易察覺的痕跡。」

  祈夜猶豫了下,她轉頭與狼王溝通了一會之後,低聲回應:「好,我帶妳去,只不過那裡不太好看,妳要有心理準備。」

  琵思琳瞭然地輕輕頷首。

  由於該地並不好駕著坐騎上去,琵思琳暫時將可爾達找個地方安置後,便讓祈夜帶著她往山崖上的洞穴移動。

  那座山洞位於山壁上一處隱蔽地,從下方看,穴口並不顯眼。而以這面山壁的陡峭程度來看,如果沒有如魔獸那般強勁的身體素質與爆發力,一般人是不可能從下面上來的。

  在祈夜帶著她往上飛去時,琵思琳望著周遭的地形,微微蹙起了眉。

  從下方爬上來的選項是不可能了,那麼,兇手多半是從上方攀爬而下。雖然山勢陡峭加上強風吹拂,但若是集團行動的話,互相掩護還是能順利潛入的。

  或者……也有可能是其他「半者」下的手。

  一般人並不曉得,但是作為七衛的她,很清楚「魔女」一類的人是什麼樣的存在。這世上有著人類、魔物與精靈三大族群,前兩者遍佈大地,後者隱居於某處,而那些擁有不同血脈的混血者,七衛稱呼他們為「半者」。

  魔女就是其一,她們是魔物與人類的混血,因而擁有了魔物的力量、人類的外貌,以及與魔獸溝通的能力。

  要說「夜之魔女擁有操縱魔獸的力量」,那也只不過是祈夜憑著她對魔獸的愛護與溫柔,得到了牠們的認可罷了。

  祈夜帶著她飛至了洞口,落地之後,她們便一同往山洞裡走去。走了一小段路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大片乾涸的血跡與狼崽的屍骸。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在望見此景時,琵思琳還是沉下了臉。她望著眼前一片慘狀抿唇不語,在她身旁,祈夜帶著壓抑的聲音低低響起。

  「……兇手必須償命,無論如何。」

  這就是她之所以做出這些事的原因。

  從少女的話語中感受到了決心,琵思琳閉眼輕嘆。她平復了心情,從懷中抽出數張符紙,「我要用探查的符術,會花上一點時間。」

  「好。」祈夜頷首。她退了開來,將空間讓給琵思琳。

  手中的符紙燃上了點點螢光,琵思琳以左手持符,讓它們呈扇形攤開,右手則抓握住了隻憑空浮現的羽毛筆。她提筆於半空中書寫,鵝黃色的光芒殘留於半空中,勾勒出了繁複而流暢的字跡。

  筆勢一頓,她揚手拋出符紙。十二張符在半空中彷彿有自我意識般地攤平、立直,在她身前排成了個圓。寫於半空中的符文字接著散成了無數個字符,再重新拼湊成數個圓環,盤旋於符紙周遭。

  「去。」

  琵思琳低喝道,符紙回應了她的指示,朝著洞穴裡飛竄而出。

  一翻掌再度抽出數張符紙,同時提筆再寫。金髮少女的周遭圍滿了淡淡的螢光,隨著符術的進行,那溫和的光芒照亮了山洞。

  螢光灑落,落地而後消散。

  花了段時間後,飛散而出的符紙飄了回來,琵思琳伸手接住,她觀察了下後,輕輕蹙起了眉。

  將符紙收妥,她向祈夜解釋道:「留下來的痕跡不多,但還是有辦法找。」

  「什麼辦法?」祈夜急切地問。

  「到鎮上再說,有點複雜。」琵思琳沒有直接說明,「接下來……我想找點幫手。時間有限,而且我不確定兇手還在不在附近。」

  「……好吧。」在聽見要找幫手時,祈夜似是不滿地輕蹙起了眉頭,但在聽完解釋後還是沒有說什麼,「那接下來呢?妳要直接去鎮上?」

  「我去附近探查一下,明天早上,我們在鎮外會合。」琵思琳說道,「或許妳會有什麼想處理的事情,明天我們再進城。」

  祈夜點了點頭,「好。」

  按原路離開了洞穴,琵思琳讓祈夜將自己帶上山崖後便告別了她。望著少女的身影飛下峽谷,她重新在山崖上搜索起來。

  狼崽遇害、狼后受襲的洞穴,周遭的峽谷上方與下方,她需要更多足以判斷的痕跡,在明日以前,她必須將這一帶搜索完畢。

  左手抓著符,右手握著筆,她再一次催動力量施展符術,點點螢光在她身邊亮起,照亮了周遭與少女的身影。

  ──光源映照,卻照不亮彼端的黑暗。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