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有些緊張的氣氛下,東方等人迎來了第一學期的期末考。和期中考相比,這回一年級沒有綜合測驗,所以他們只需專注在課業上就行。

  二年級與四年級則相反,期中沒有綜合測驗的他們,於期末考迎來了這場大型考試。這段期間以來,學園中不時能看見這兩個年級的學生們在練習。

  「聽說四年級的學生會被刁難。」某次讀書會時,奈西芙如此八卦道。

  「大概是畢業前的磨難吧。」葉黎元如此回應,他也知道這件事情。

  「啊?不是下學期才要畢業喔?」正好唸到比較難的部分,華爾夏抬起頭,打算聊天順便逃避一下。

  「我聽學長說過,四年級下學期是沒有綜合測驗的。」喬森一邊將整理好的重點遞給華爾夏,一邊說道。

  「是因為要準備畢業太忙,所以拿掉了嗎?」東方好奇地猜測。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要畢業。」薰月淡然地提出了反例。

  「那是特例啦,白鳥學姊根本不是尋常例子好嗎?」

  ──總而言之,這個月來,討論其他年級的各種狀況也算他們的調劑之一。

  期末考試的第二天上午,他們早早又約出門整理了下魔藥學的部分。這是他們考試的第一科,和術法學差不多,皆是分成了筆試與實作兩個部分在考。

  鄰近考試時間前,幾人一同移動到了考試的教室。當他們魚貫而入時,裡頭已經有不少人在了。

  按著座位分配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後,東方將考試會用到的文具拿出來,接著又把筆記拿出來讀。

  『話說東方,我記得你這科期中不及格吧?』

  東方翻書的動作一頓,『……是這樣沒錯。』

  他那時候實在分不清楚這堆草的差別,雖然有學姊們給的強力筆記,但他直到考試結束後,才有辦法分辨出這些相似的綠色植物。

  那時候白鳥帶著他實作,若不是一年級只會接觸一些溫和的藥劑,加上有白鳥看著,他很有可能會把實驗室給炸了。

  『那這次呢?有把握嗎?』

  『只要沒考太難,至少可以及格啦。』他想了想,保守地回應。

  隔沒多久,監考老師便帶著考卷踏進了教室。讓學生們把課本和筆記收起來後,魔藥學的考試便正式開始。

  同時,也正式為一年級的期末考試拉開序幕。

  如期中考一般,他們的必修考試再第五日內便結束,在考完幾堂選修的測驗後,東方當天是抱著輕鬆的心情走出考場的。

  「怎麼樣?」跟他考同一科的葉黎元隨口問道。

  「還行,你呢?」東方反問。

  葉黎元豎起了大拇指,「沒有問題。這樣就考完了,放假啦!」

  「……是啊,放假了。」

  東方有些感慨。

  雖然嚴格來講只待了半學期,但他在潘德拉的第一個學期也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的幾天,倒是相當適合放鬆與休息。

  而在期末考正式結束後的隔天,校外實察的參與名單便公布出來了。

  東方和葉黎元一早起床,趁著沒事便一同去校舍公佈欄看了名單。途中葉黎元還試圖跟東方打賭他會不會上,但東方拒絕加入這個賭局,只好作罷。

  抵達公佈欄後,他們很快便找到了名單。東方快速掃過上頭的內容,最終在湛星那一欄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居然上了啊……」他感嘆地喃喃。

  隨後他又看見了葉黎元的名字,正想說點什麼,身旁總是笑臉盈盈的少年卻突兀地爆了粗口。

  「我靠!為什麼這傢伙也在!」

  東方反射性回頭望去,映入眼簾的卻是少年帶著怒氣與不滿的面容。東方沒有直接開口詢問,而是又望了眼名單,上頭有熟悉的同學、學長姊,也有不熟悉或是根本沒見過的人名,他一時間猜不到葉黎元說的「這傢伙」是誰。

  「怎麼了?」他問。

  像是這時才意識到身旁還有人在,葉黎元壓下怒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迅速判斷了情況後,乾脆地聳了聳肩,「只是看到麻煩的傢伙而已。」

  「哪一個啊?」

  葉黎元哼了聲,「……姓魏的那個傢伙。到時候去校外實察時,你可千萬別靠他太近啊,他不是什麼好人。」

  聞言,東方立刻就從名單中找到了這個「姓魏的傢伙」。

  ──魏南徹,火之院二年級。

  東方很確定自己沒聽過這個名字,不過會讓葉黎元反應這麼大,恐怕真的有點問題。

  他暗自留了心思,對於葉黎元的話則是先應了下來。

  「其他人呢?」東方隨口問道。

  「其他嗎……我們院的你差不多都認識,不知道的就只有這位神出鬼沒的同學和兩位火之院的嘛。」葉黎元掃了眼名單。老師們顯然有特別安排過,他們這組前往湛星的隊伍,正是由四個水之院一年級、兩個水之院二年級和兩個火之院二年級生所組成的。

  四名一年級生分別是東方、葉黎元、薰月.羅德夫.薩曼尼拉、夏琋.尤里諾斯德。

  「薰月你也認識,就不多說了。至於這位夏琋同學,你大概只會在考試或是偶爾的戰鬥技藝課程上見到她。她是我們班上的另一個傳奇。」

  「傳奇?」

  「她幾乎沒有在上課的,大部分的知識都是自學而來,儘管如此,在某些科目上,她的成績可以跟喬森不相上下。」

  「這麼厲害?」

  「是啊,就是因為她能做到不上課還不掛科,老師們才會縱容她這樣的出席率。」

  「那你認識她嗎?」

  「不算認識,只是知道這個人而已。聽說也是個個性奇特的傢伙。」葉黎元聳聳肩,「到時候就知道啦,其實我也挺好奇她是什麼樣的人呢。」

  往下看去,參與的二年級生分別是水之院的安瑟莉.希維利塔、哈格特.森提.黎蘭卡,以及火之院的喬依妲和魏南徹。

  「黎蘭卡學長和安瑟莉學姊你認識,但好像沒見過他們的實戰能力吧?他們兩個其實都是護衛隊的成員,評價向來也不錯。」葉黎元接著說道,「而若是要再細分的話,黎蘭卡學長比較擅長近戰,安瑟莉學姊則是以術法為主。」

  「是這樣啊。」東方默默記下這些資訊。雖然和這兩位學長姐有交集,但他確實沒見過他們實戰的樣子。

  「至於喬依妲學姊,她在火之院滿有名的,你聽過她嗎?」

  「之前遇過她,也算跟她合作過。」

  「合作過?那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反正只要不提到白鳥學姊,她就是個很好的夥伴。」

  東方完全可以理解這個說法。

  談完後,他們又從公告中確認了校外實察的日期。期末考結束到下學期開始前,有一段為期十二日的長假,校外實察就訂在長假的第三天開始。

  離去之前,東方又順便看了下其他地點的名單,但並未見到其他認識的人。暗自感慨了下,他便跟著葉黎元一同返回宿舍去了。

 

 

 

 

  三天過得很快,至少東方是這麼覺得。

  晴空萬里、風和日麗。大概每個校外教學的日子都是適合這樣的好天氣的。

  東方揹著簡便的行囊,和葉黎元一同步下樓梯,前往作為集合地點的宿舍外。希羅達挑的集合地點很近,就在男宿與女宿的交會口,他們沒花多久時間便抵達了集合地點。

  兩人並不是最早到的,他們抵達時,喬依妲、安瑟莉和薰月已經在了。三人站在一塊,葉黎元和東方便乾脆地先與他們會合。

  「早安,東方學弟。」先跟認識的東方道了聲早安,喬依妲接著望向葉黎元,「這位是葉黎元學弟對吧?」

  「是啊,學姊好。」

  「我叫喬依妲,喊我喬就可以了。」

  隔沒多久,其他幾人也陸陸續續出現了。黎蘭卡直接與他們會了合,畢竟他們也算是熟識,會比較晚到只是有點事耽擱了,不然他本來是打算與安瑟莉兩人會合後一起過來的。

  黑髮的青年將行李提在肩上,腳步悠閒地晃了過來。魏南徹的個子高挑、身形偏瘦,乍看之下似是個好脾氣的文弱書生,漂亮的眉眼間卻隱約透露出一絲凌厲,只是被他此時略顯散漫的姿態打散了大半。

  喬依妲主動與他打了招呼,後者應了聲,自顧自地找了個地方便蹲坐了下來。

  最後抵達的學生則是名紫夜色長髮的少女,她的出現相當突然卻不突兀,原本空無一人的花叢前瞬間多了一道清麗的身影。少女一身黑衣,背上背著簡單的行囊,她的腰帶上掛了一條紫水晶的皮革吊飾,在陽光下隱隱折射出了光芒。

  名為夏琋的少女相當低調,若非剛好注意到她所在的那個方向,恐怕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已經到了。

  最後,希羅達帶著白鳥於集合時間到前出現。前者一身便裝,長髮紮成了清爽的馬尾,背後還背了一個小背包。見到希羅達這般打扮,東方認真覺得對方就像個準備去郊遊的小孩子。

  而在他身側,難得也換上便服的白鳥笑容溫婉。如果不說,同樣一頭白髮的兩人看起來倒有幾分姊弟的感覺。

  「大家都到齊了嗎?」點了下數目,確認八人都在了後,希羅達接著宣布道,「吾跟白鳥是這次校外實察的領隊人員,大家這幾天請多指教。」

  說著,他掏出了一把預先準備好的籤,「首先呢,過去之後吾等要分小組行動,來,大家來抽籤吧!」

  八名學生依序抽過之後,東方拎著手中塗上藍色的籤,東張西望地想確認自己的隊友。

  他首先瞄到了身旁葉黎元的籤,他的和自己同樣是藍色,下一秒薰月便主動拿著同色的籤湊了過來。東方接著往對面的學長姊們看去,卻先瞥見了身旁少年鐵青的神色。

  東方一愣,隨即下意識地往魏南徹的方向看去。黑髮的青年笑著朝他們揚了揚藍色的籤,儘管面帶笑意,但那抹情緒卻未達眼底。

  他敢肯定這樣的神情是針對葉黎元……但是,為什麼?

  他們兩個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葉黎元的異常並未持續太久──嚴格來說只有短短幾秒──向來很少失態的他便恢復成平常的樣子。他看了看自己的籤,對身旁的兩人感慨了句「真巧」。

  東方不動聲色的做出回應,腦中卻有無數疑問在翻騰。

  似是沒注意到這瞬間隱蔽的騷動,希羅達一一確認過所有人分到的組別後,手中已經有了份校外實查的小組名單。

  第一組是東方、葉黎元、薰月和魏南徹,第二組則是喬依妲、黎蘭卡、安瑟莉與夏琋。

  「如果大家確認沒有東西忘記帶的話,我們要出發囉?」希羅達宣布道,見沒有人突然發出驚呼聲或是舉手說自己什麼東西忘了拿後,他伸出右手,掌心憑空浮現一把金色鑰匙。

  握住金色鑰匙一扭轉,燦爛金光頓時以鑰匙為圓心炸開,眾學生們反射性地閉上了眼,待燦金光芒散去後──

  東方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璀璨星空。

  散發著光芒的點點星子高掛於空中,在黑暗的映照下更顯奪目。而在他們腳下的,則是一條由光點組成的明亮大道。

  「這裡是移轉之地。」白鳥邁開步伐,同時對學弟妹們解釋道,「前面的銀色大門是通往時空迴廊,我們後方的金色大門則是連接各個學園。」

  「……時空迴廊?」從見到璀璨星空的怔愣中回過神來,東方轉頭看向白鳥。

  「時空迴廊是連接所有世界的地方。它的主人是時空的守門人──妮莉露小姐。」白鳥說道,「你們應該都去過虛空之所吧,雖然沒有實際來到這裡,但學園與它之間的通道也是透過時空迴廊連接的。」

  「各位,我們走吧!」可說是十分興奮的希羅達招呼著大家往銀色大門移動。白鳥輕笑,對眾人說了句「該走了」便邁步往銀色大門前進。

  東方真心覺得希羅達今天特別興奮。他邁開腳步,跟著同學們前往銀色大門。

  經過幾分鐘後,眾人在銀色大門前停了下來。彷彿是感應到他們的到來似地,銀色的大門下一秒便緩緩開啟。

  「——歡迎來到時空迴廊。」

  門後,黑髮金眸的少女細聲說道。

 

 

 

 

  一行人跟著妮莉露,踏入了金色大門後的時空迴廊。

  「麻煩請跟緊我,在這裡落單的話很麻煩的。」

  少女的聲音輕輕柔柔地。她淡然地偏過頭向後方的人們做出警告,烏黑亮麗的細長髮絲隨著她的動作飄動著。

  沿著走道走著,東方好奇地四處張望。

  這個空間是由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走廊、樓梯、房間、廳堂等所組成,看起來就像是將各類型的建築物的某部分拆下,然後隨意地組合在一起似的。

  房間的數量眾多,每扇門的風格樣貌也不大相同。在剛踏入時空迴廊時,妮莉露就警告過他們不得碰觸任何一道門。

  走在隊伍末端的東方跟著其他人進入下一個走道。這條走道朝著左右兩側延伸出去,右側的不遠處可以看見盡頭,盡頭的牆面上是一道深灰色的破舊門板。

  妮莉露領著眾人往左側走道走去。

  東方本來也是跟著其他人轉過彎,但眼角餘光瞥見的異狀卻讓他停下腳步,疑惑地回過頭。

  走廊盡頭,深灰色的門扉彷彿被什麼東西牽引,發出細微的聲響振動著。

  然後,在東方的注視之下,灰色的門緩緩滑開了縫。

  明知自己應該儘快跟上逐漸遠去的同學們,但東方只是盯著那扇灰色的門,心裡不知為何有股想過去看看的慾望。

  『喂,東方,別過去,很危險的。』安羅西亞出言警告道。

  東方皺起眉,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時踏出了步伐,不自覺地往門靠近。

  『那門後可是別的時空,要是跌進去,你大概就不用回來了。』

  東方聽了,決定先往後退個三步再說。

  然後,下秒他卻看見灰色的門猛地彈開,在捕捉到一個畫面的下一瞬間,門已恢復了緊閉的狀態,彷彿不曾開啟過。

  東方當場呆愣住。

  來不及思考那個畫面是怎麼回事,東方聽到一道女孩子的聲音傳來。他轉頭一看,是薰月。

  「東方?」薰月在東方面前停下腳步,她算是唯一一個注意到東方脫隊的。

  本來就話少的她走在隊伍末端,聽著其他人交談著。但方才她突然發現本來落後自己一點的東方在離隊伍有些距離的地方停下了腳步,望著走道彼端的灰色門扉。

  見其他人似乎沒有發現,薰月微蹙眉頭,決定在大家走遠之前把東方叫回來。

  「妮莉露小姐說了要跟緊她。」薰月說道,表情平淡,卻仍帶著一絲不贊同的意味。

  「啊,抱歉。」東方決定先不管剛才看到的景象,儘管那個畫面讓他十分在意。他看向薰月的後方,發現已不見其他人的身影,「還是快點跟上吧。」

  薰月微微地點了點頭,跟著東方一起往其他人移動的方向走去。

  然而,拐過隊伍行徑的下個轉角後,他們看見的卻是空無一人的走道。見狀,兩人不禁錯愕地愣在了原地。

  「……好安靜。」薰月蹙起眉,她發現不只是人影,連同學們交談聊天的聲音也聽不見了。

  整個空間安靜的駭人。

  「呃……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說不定他們還沒有走遠呢。」東方提議道,但在薰月做出回答前,安羅西亞就先否決了東方的想法。

  『別亂走比較好,這裡的空間很複雜,要是迷失在時空迴廊可就糟糕了。』

  「我想還是待在這裡比較好吧?總會有人發現我們脫隊的。」同樣持反對意見的薰月這麼說道。

  「……抱歉。」說到底還是自己停下來的緣故,東方不免感到有些尷尬。

  但薰月只是搖了搖頭。兩人之間隨即回歸靜默。

  『喂,東方。』安羅西亞喊了聲,『剛才看到的那個,你還記得吧?』

  『……你是說門後面那個?』

  東方皺起眉頭。

  『當然啦!不然還有哪個?』安羅西亞說道,『記得吧?你的記憶力應該沒差到連這個都能馬上忘記才是。』

  『我當然記得!』

  仔細回想剛才那個畫面,東方真的覺得十分在意。

  紅棕色長髮的少女半探出了手,面帶錯愕地與他對上了視線。那道秀麗的身影殘留在了他的記憶裡,明明沒有印象見過這人,東方卻無法解釋那一瞬間,他為何會有一股混雜著喜悅、無奈、哀傷……還有某些他也說不清的複雜情緒在。

  『──記得就好,總之呢,這件事你絕對別跟任何人說。』

  安羅西亞的告誡打斷了他的思索,東方隨即困惑地反問。

  『啊?為什麼?』

  『說了會很麻煩。反正這件事本大爺會處理,你只要好好朝著你的術法大師之路邁進就可以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成為術法大師了?』

  東方嘴角抽蓄地問道。

  『本大爺說了算。』

  『為什麼是你說了算啊!』

  兩人的對話開始往奇怪的地方偏去。

  安羅西亞哼笑了兩聲,『本大爺是術法型的武器,雖然外型因東方你的關係而先天不良,但只要你好好練習術法,要變強也是沒問題的。這點不是早就確認過了嗎?你記憶力真差。』

  『……希羅達不是說了這是我們兩個的問題嗎?』

  東方真的不知道為何安羅西亞老是堅持這個問題和他無關。

  不過真要說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適合彈弓就是了。

  『……哎,隨便啦。』安羅西亞扯開話題,反正他的本意也不在此。正想再說些什麼引開東方的注意力,安羅西亞卻猛地注意到一股不對勁,『這抹氣息是……東方!退後!』

  困惑的咕噥才到一半,安羅西亞的話語猛地轉為一道喊叫聲,東方聽了後沒有多想,直接依著安羅西亞的話往後一跳,同時將站在他旁邊的薰月一併往後拉開。

  沒料到東方會突然把她往後拉,在和自己的器靈沙絲亞談論現下狀況的薰月小小驚呼了聲,但還是快速地找回重心,站穩腳步。

  薰月看著自己原先所站、目前並未看出有什麼問題的地方,數秒後,她將疑惑的視線投向東方,恰好看見東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還罵了句「靠,安羅西亞你怎麼不早說啊!」

  薰月沒有開口詢問東方這一連串反應和動作的緣由,她注意到他們剛才站的地方,有一絲銀芒在半空中閃現,逐漸擴大並形成某種物體──

  「安羅西亞,就是我的器靈,他說──」東方盯著銀芒出現的地方,道,「這個地方有什麼守衛來著的,還說會主動清除迴廊中的入侵者,然後我們可能也被劃入入侵者的範圍裡了。」

  薰月聽了,直接低聲喚名叫出武器。

  「……還有,聽說不好對付。」東方說完,跟著喚出了自己的彈弓,雙眼緊盯著前方逐漸成形的銀色獅子,獅子的背上還有一對同色雙翅。

  不用幾秒銀獅子便完全成形,牠毫不掩飾敵意地咆哮了聲,朝著手握武器警戒著的兩人衝去!

  東方迅速地拉開弓,直接朝衝來的銀獅子射出一發水彈。

  獅子往旁一躍躲開水彈,早就料到如此的東方並不意外。他看著獅子往自己的方向撲來,拉弓射出水彈的同時也毫不猶豫地退開。

  獅子一爪便將水彈給擊潰,不料那發彈丸卻是猛地炸裂開來,大半潑灑至了銀獅子的身上。

  那些水滴就如同硫酸般,在牠的身體上侵蝕出幾個小洞。

  但明顯不受影響的銀獅子咆哮了聲再度揮出爪子,主動攔在前方的薰月眼神凜利,長刀橫擺、略為使力便技巧地將之架開。

  東方緊盯著和薰月近身交手的銀獅子,黑髮少女小心翼翼地躲過了獅子的撕咬和利爪,並趁隙以手中的長刀反擊。他拉開弓,逮到空隙便射出一發水彈!

  水彈擊中了獅子的左腿,被擊中的地方瞬間覆上一層寒冰,連帶使得牠的動作一滯,薰月趁機一刀斬下了獅子左半邊的羽翼。

  東方再次拉開弓,下一發帶有術法的彈丸眨眼間便凝聚成型。

  薰月原本打算在獅子因左翅被斬落而發出嘶吼聲時趁勝追擊,但在揮下刀之前,她的前方無預警地閃現一道人影,人影出現時帶來的強烈氣流迫使薰月往後滑退了幾步才停下,刀勢也隨之彈開。

  突然出現的妮莉露面色平淡地走向銀獅子,伸出手來撫摸著牠的鬃毛,「沒事了,你回去吧。」

  獅子溫馴地低下了頭,在做出了行禮意味般地動作後散成了銀色光點消失。

  妮莉露回過頭看向東方和薰月,姣好的眉輕蹙起,「我不是說了不要脫隊嗎?」

  東方立刻低頭道歉,順便表明說薰月是為了叫自己才會跟著脫隊的。

  薰月沉默了下,跟著彎腰道歉。

  「……為了避免有人闖入時空迴廊,除了你們剛才碰上的守衛之外,這裡的空間會不時交錯改變相連接的地方,所以我才說脫隊了會很麻煩。」

  解釋了幾句後,妮莉露沒有多說什麼,領著兩人便往旁邊的走道走去。

  領著兩人來到時空迴廊中的某個大廳後,妮莉露停下了腳步。

  「我把迷路的孩子撿回來了。」來到其他學生們和希羅達面前,妮莉露面容平靜說道。

  略顯緊張地湊上前,希羅達上下打量了兩人幾眼,確認他們沒有受傷後鬆了一口氣。緊接著,覺得自己這時應該板起臉教訓學生的希羅達雙手叉腰、挺起胸膛,「東方跟薰月怎麼可以落單呢,要小心一點才行!」

  「……抱歉。」

  「對不起,老師。」

  見兩名學生安分認了錯,希羅達接著轉頭望向妮莉露,「妮莉露小姐,謝謝妳把他們找回來。」

  「不會。」妮莉露仍然是面色平淡的樣子。指著大廳裡的一扇木門,她說,「前面那扇門便是通往你們要去的地方的通道,我會幫你們開門。」

  妮莉露說完,走上前,伸手握住了木門上的門把。嘴裡吐出了幾句他人聽不懂的話語後,少女推開了門。

  白色的光芒籠罩了所有人的視野,奇異的是,光芒並不刺眼。

  妮莉露的聲音淡淡地響起。

  「路上小心。」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