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倆這樣,也算是另類的同甘共苦了吧?」

  望著躺在床鋪上的棕髮少女,以及明明身體也有些不適卻不肯躺床,反倒硬要拉張椅子坐在少女床邊的白髮少年,漠星無奈地輕勾嘴角,有些好氣又好笑。

  昨晚爆發的食物中毒事件中,惑夢和尼奧不幸地雙雙中標,昨晚開始便都在保健室休息。漠星和其他室友第一時間就知道這事了,今日下午經過時,漠星便打算過來看看,不料一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面。

  這兩個人一坐一躺還有說有笑,害她都忍不住懷疑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好像也是,這樣聽起來也挺浪漫的。」惑夢笑嘻嘻地翻了個身,「雖然不要比較好啦。」

  「老師說過,再待個一兩天看看,沒問題就可以出去了。」尼奧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惑夢的髮絲,「好了之後帶妳出去玩吧,小葉之前跟我說了幾個地方,感覺挺有趣的。」

  「好啊!」

  這兩人顯然絲毫不受食物中毒的狀況影響。在旁看著的漠星沒有插話,只是靜靜聽著他們閒談。隔沒多久,她便先行離開,打算把空間留給他們倆獨處。

  『他們的感情真好。』

  『是啊。』

  出了保健室,漠星便移步往訓練場的方向走去。雖是放假期間,她仍沒有停止例行的每日訓練,每天依然準時前往訓練場報到。

  這段時間的訓練場頗空曠,大概是放假的緣故,讓一些本來習慣每日練習的人也選擇了休息。

  簡單熱身後,漠星化出武器,開始了費時一個多小時的練習。

  結束練習之後,漠星本是打算直接去吃晚餐,但在她前往學餐的途中不經意瞥見的一抹人影卻讓她改變了主意。

  那是一名黑色短髮的女孩子。柔順的黑髮及肩,一雙眼眸就像是漂亮的紫水晶,但這些都不是讓漠星停下腳步、改而去跟蹤這名少女的原因。

  黑髮少女身上穿的是火之院的紅色制服,但漠星可不記得自己學院有這麼一位同學。一所學院的學生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有哪些人她大致都有印象,其中可不包含這名女孩子。

  這名少女很面生,漠星幾乎能肯定她絕不是火之院的院生。除了面生以外,她發覺對方還特意避開了人多的地方,就像是不想讓太多人注意到她似地。

  ……所以,這名少女肯定有問題。

  漠星不發出一點聲響地跟在少女後方一段距離的位置,她看著少女左拐右彎地來到了螢光之森。大概是認為這種時間森林裡不會有人,少女的行動隨即不再像是躲躲藏藏。

  往森林深處走了一段距離,少女倏地停下了腳步,下一秒竟是消失在漠星的視野內

  漠星心裡一驚,隨即反射性地低聲喚了名,握住長劍便回身一斬!

  「嘿,別這麼激動嘛,小姑娘。」黑髮少女笑臉盈盈,輕鬆閃過漠星的揮斬的她面色悠閒,「我不是壞人,別緊張,一路跟蹤我還真是辛苦妳囉!」

  「有哪個壞人會說自己是壞人的?」漠星冷哼一聲。對方早就發現她跟在她後方,卻還刻意等到這裡才挑明……

  警戒地看著對方,漠星握著武器,不敢大意。

  「就說別緊張了嘛!」少女笑嘻嘻地道,一雙漂亮的眸子眨呀眨的,「我來這裡也不是為了做什麼壞事,保證是好事唷。換你們火之院的制服也只是方便,畢竟我也算是偷跑進來的嘛。」

  半信半疑地看著對方,漠星仍沒有放下手中的長劍,「什麼意思?妳到底是誰?」

  「好吧,自我介紹下。」友善地伸出了手,少女說道,「我是夜琉,夜晚的夜、琉璃的琉,你們老師都認識我,不果我不想招搖進來就是,姑且也沒打算告訴他們。」

  聳聳肩,見對方似乎無意回握的夜琉收回手,「妳去跟你們老師提夜琉這個名字,他們都知道的。而且如果我是硬闖過結界進來,夏洛安斯那傢伙第一時間就殺過來了,不會拖到讓妳有機會抓到我的啦。」

  「……那麼,妳闖進這裡是想做什麼?」算是暫且相信了夜琉的話,但漠星仍沒有收起武器的意思。

  「想知道嗎?」夜琉笑嘻嘻地反問,卻沒有進一步說明的意思,「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漠星。」

  「嗯,很好。我打算在學園裡逛逛,也許可以順便看個風水之類的,總之妳就跟我一起吧,漠星小妹,妳要當作是就近監視可以。」伸手拉住漠星的手臂,夜琉已不容許對方拒絕的強硬態度如此說道,「當然,不會讓妳做白工的,給妳一個問題當作報酬吧。本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妳想問什麼我就告訴妳什麼,嘿嘿,很划算吧!」

  「……妳只是想有我跟著的話比較不會有問題吧?」看破對方意圖的漠星冷聲說道,試圖抽回自己的手臂。

  「所以我才說很划算咩,我自己一個人太顯眼了,有妳跟著,我只要再施個暗示就沒問題了,這樣一來大家都會認為我是火之院的院生的!」爽快地承認了漠星的猜測,夜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讓漠星有機會掙脫。

  「妳不怕被老師們抓到?這裡畢竟是學園裡。」掙不開對方的力道,漠星只得黑著臉半威脅地道,同時暗想自己應該第一時間就通報護衛隊才對。

  「他們不會那麼快發現的,而且就算被抓到,他們也不敢對我怎麼樣,放心吧。」

  「……」雖然從夜琉的話可以延伸出不少問題,但漠星還是明智地選擇一個也不問,「……請問可以放開我的手了嗎?」

  「妳答應我就放。」

  「……我還沒吃晚餐。」

  「這不是問題,我們先去餐廳吧!」順著漠星的話接下,夜琉鬆開了拉著漠星的手,轉身便往森林外走去。

  見事情似乎就這麼拍板定案,漠星只能嘆了一口氣,收起武器跟上夜琉的腳步。

  就如同夜琉所說的,從他們一路前往餐廳、用餐,甚至是到吃完晚餐踏出學餐後,都沒有人對夜琉的存在表現出絲毫狐疑,彷彿夜琉真的是這裡的學生似地。

  再加上夜琉對校園顯然相當熟悉,就算漠星一路上刻意不引路,夜琉卻仍是能毫無阻礙的領著她從最短路徑前往目的地,就好像她曾經走過這些路無數次一般。

  『真不可思議……她到底是誰?』不著痕跡地打量著黑髮少女,漠星對她的身分感到無比困惑。

  『不曉得……可是感覺不到惡意。她說老師們認識她的這番話應該不是假的,畢竟,學園的結界一般人根本進不來。』夜曲回答道。對於夜琉的身分,她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也許她是畢業的學生?』這樣就能解釋她為何有火之院的制服了,『至於為何感受不到她的力量……是因為藏的太好嗎?』

  『應該不是,我感覺不到和我類似的存在。』夜曲否定了漠星的猜測,『她應該不是時空獵人……但是……』

  『怎麼了嗎?』

  『好像有類似的力量,但又好像不是……』

  走在前方,一路熟門熟路地從餐廳走到學園訓練場的夜琉回過身,她雙手背後,以倒退的方式走著,「嘿,有問題想問可以問喔,別忘了我答應給妳一個問題,不過把它花在我身上有點不划算就是了。怎麼樣,要問嗎?妳問什麼我都會據實回答的唷!」

  漠星看著笑臉盈盈的夜琉,眉頭蹙起。

  「當然,妳們要繼續討論也是沒問題的啦。嘿,我知道妳很驚訝我居然知道妳和妳的小伙伴在討論我的事,這個我可以免費告訴妳,因為我很強大,多少可以感受到一點……當然,這又跟我的身分有一點關係了。」

  露出神秘的笑容,夜琉回過身,加快腳步來到了訓練場中央。此時有些晚了,場地上幾乎沒有人在,也沒人注意到場地中央的兩名少女。

  「我和妳的老師們有些『交情』,雖然因為一些原因,我們現在有些尷尬,但妳只要知道這些就夠了。噢,對了,我在虛空之所開了一家小店,歡迎來光顧,第一次來有八折優待喔!」

  在場地中央停下腳步,夜琉仰頭望著天空。

  「嗯,還算是個平靜的傍晚……不過,這樣子的平靜能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漠星來到夜琉身後,她微蹙著眉,卻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聽著她說話。

  「哎,還記得我某次回來時,離開前還特地把這裡轟了當作是告別禮物呢!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派人特地送賠償帳單過來,明明就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

  掛著笑容說出自己有些恐怖的「事蹟」,夜琉的語調帶著一絲惋惜,好像不能再次把這裡炸掉是一件很可惜的事似地。

  漠星突然懷疑自己遇上的是一個恐怖份子。

  不過,她用了「回來」這個詞……

  「不過這種莫名奇妙的債我可是不會收的,嘖嘖,遇上這種事當然要果斷拒收加退貨嘛!」

  轉過身看向漠星,夜琉微瞇起眼,「嗯……最近有興趣的話,歡迎來我家,我可以用五折的價幫妳占個卜喔,機會只有一次,保證錯過可惜。」

  「……有空再說吧。」漠星決定先敷衍帶過,以後再說。

  夜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再度邁開腳步,環視著整個廣場。約莫幾秒後,黑髮少女再度開了口,語調輕快,「這樣子就沒問題了。」

  漠星直覺地認為夜琉正在做某些事,但對於是什麼事這點,她卻完全摸不著頭緒。方才那稀鬆平常的幾秒鐘發生了什麼嗎?她沒有感覺到術法的波動,還是有其它什麼──

  「嘿,別試著猜測、別試著多想,有些事情不知道妳會比較安全。」出聲打斷了漠星的思緒,夜琉勾起了笑,食指輕點著唇,「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無知就是福。所以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畢竟對於可能成為顧客的小姑娘,當然還是不要陷害比較好嘛!」

  語氣從容的少女笑的歡快,下一秒卻是猛地往後一倒,以分毫之差閃過了從她腳前竄出的銳利石柱。被打斷思緒的漠星仍在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錯愕,她身周卻突然立起了淡白的半透明光幕,將她圍在中央。

  下一瞬間,鋒利的石片便以她們為中心炸開!

  被護在光幕中央的漠星在一瞬的驚詫後便冷靜下來,所有可能波及到她的石片都被光幕攔下,她根本不必擔心受傷。至於處在安全區外的夜琉就沒這麼好了,但儘管如此,她的表情卻是同樣的從容,對於這無預警的攻擊顯得毫不驚訝。

  一個後翻閃掉腳邊的石柱,夜琉穩住身形後迎來的就是無數碎片,她不慌不忙地抬起手,掌心電光閃耀,所有逼近她的石片都被爆起的電光炸開,沒能傷及她分毫。

  近距離觀看這一切的漠星除了驚訝,一時間卻也疑惑發動攻擊的人是誰。石柱、碎片,這很明顯是地之院的力量,而像這樣的大型攻擊手段,卻又在攻擊前先一步護住她,那麼出手的人會是……

  她四下張望,眼角餘光卻瞥見一抹電光閃過。由雷電化成的長矛被少女旋身擲出,直取場邊被陰影壟罩的某處──在雷電的光照之下,漠星注意到那裡站著一道人影,他冷冽的面容被電光照亮,卻是同樣的毫不驚慌。

  青年一抬手,身前乍現一面直立的光幕。鎖定他胸口射來的光矛被障幕阻攔,雙雙抵銷,誰也不佔優勢。

  肆虐的石片停歇,這番攻擊甚至沒傷及場地分毫。夜琉抬手搭在額側,一邊觀望一邊扼腕地道:「果然砸不到,真可惜,如果能戳個洞出來就好了。」

  話雖如此,她卻也沒再動手,遠方的青年也沒動,雙方似是極有默契地停戰,剛才凶暴的針鋒相對就像沒發生過似地。

  青年揮手撤掉了護住漠星的光幕,他邁步踏入了場地,直直朝著她們的位置走來。在這期間漠星也看清了青年的面容。那是名棕髮青年,長髮披散在背後,身披大衣的他穿著清閒,步伐從容,投向夜琉的視線卻隱含不悅與惱怒,但後者還是笑臉盈盈地,顯然完全不當一回事。

  那是地之院的院長夏洛安斯。

  青年一靠近,夜琉就語氣輕快地打了招呼,「唷,夏洛安斯,好久不見!」

  「不見最好。」夏洛安斯完全不領情,「妳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拐了個學生?」

  「被拐了」的漠星默不作聲,直覺告訴她,這時候還是安靜看著就好。

  夜琉偏了偏頭,不答反道:「真不巧被你發現了,嘿,我以為你不會這麼快抓到我的。」

  「……妳得問問那個從通道進來,卻還留了『本姑娘借個道過,驚不驚喜?』這種白癡訊息的人在想什麼。」

  「哎呀,真不好意思。」

  嘴上這麼說,但夜琉的表情與「不好意思」完全搭不上邊。

  改而望向漠星,夏洛安斯明智地更改了提問對象,「妳怎麼跟她在走一起?」

  「路上碰到的。因為是沒見過的人,我有些在意她的身分。」望了眼身旁沒事人一般的夜琉,漠星毫不遲疑地把她賣了乾淨,「被發現後她便讓我跟著她在學園裡走……我不曉得她想做什麼。」

  終於得到答案的夏洛安斯冷眼看向夜琉,後者聳聳肩,大方地承認了,「對,事情就是這樣。」

  夏洛安斯嘆了口氣。

  他煩躁地耙了耙髮絲,隨口又問:「為什麼穿火之院的制服?要說的話,妳算雷之院的不是?」

  「噢,這個呀。」拉了拉領子,夜琉煞有其事地道,「出來前我給自己占了卜,今日的幸運色是紅色。」

  懶得管她這番話是認真的還是假的,夏洛安斯冷冷瞪了她一眼,「所以呢,妳這樣偷偷摸摸的進來幹什麼?」

  「辦點事唄。」夜琉微笑著聳聳肩,卻不打算說明自己到底是想辦什麼事。

  「……就當作是這樣吧。」夏洛安斯冷淡地做了結,接著又對漠星說道:「請妳當作沒遇到這傢伙,也別把她的事說出去。接下來的事我會處理,妳先回去吧。」

  雖然沒有講明,但他話裡的意思也頗明顯。漠星識時務地輕輕頷首,掉頭便離開了。

  雖然不是沒有好奇心,但她向來知道,某些事情不是能隨便攙和進去的。而現在這種狀況很明顯就是其一。

  望著少女的背影消失在訓練場邊,夏洛安斯隨手下了個隔音的結界,「好了,該老實說妳到底做了什麼了,多妃雅。」

  「別擔心,不會害你們的。」夜琉答道,「就算你這傢伙很討人厭,事關潘德拉,我沒理由亂來。」

  「所以呢?」

  「一點道具而已,畢竟有『那傢伙』的事,我幫你們多加幾道防護。」她眨了眨眼,「先前的事我都聽說了……對了,既然你都來了,借點力量給我吧。」

  夏洛安斯的語氣不耐,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團大麻煩,「──妳又想做什麼?」

  「做幾個護符,你的力量太適合了。別吝嗇,我想試試可以塞多少效果進去。」說著,夜琉一翻掌,掌心出現一枚半個巴掌大的透明水晶體,「快快,本姑娘時間寶貴。」

  夏洛安斯的表情就像是想直接捏死這個禍害,但他沒發飆,只是冷冷地反問:「分給妳,我有什麼好處?」

  「成品會分你們。放心,你一定會有一個。」夜琉將水晶拋了過去,「本姑娘的手藝可是品質保證,機會難得,不容錯過喔。」

  接過扔來的水晶,夏洛安斯評估了下利弊。眼前這名少女表面上只是名二手小店店長,但事實上,她可是虛空之所地下有名的道具製作師,些許力量換至少一枚護符,他未必虧。

  幾秒的沉默後,他沒開口,乾脆地以行動表示同意。他將力量注入了水晶之中,水晶逐漸染上了淡白的色澤,一會兒後,他停下動作,將水晶拋還給夜琉。

  「好了,拿去。」

  「謝啦。」

  仔細打量著水晶,夜琉心滿意足地瞇了瞇眼,顯然這趟的收穫讓她相當滿意。

  「對了,最近還有發生什麼事嗎?」她問。儘管自認消息靈通,但他們若有意想隱藏什麼事,她也未必會曉得。

  在這方面上,她也算頗有自知之明。

  夏洛安斯露出了稍嫌古怪的神色,在夜琉因此而困惑地挑眉時,他便道:「是有點狀況。妳如果接下來沒事,跟我去一趟保健室吧。」

  「保健室?誰病了嗎?」夜琉語氣意外地反問,視線還停駐在手中的水晶上,「學園長解決不了?還是這時候她不在?我記得最近靖魂眾在開重要會議。」

  夏洛安斯搖了搖頭,「發生這種事她也不好走開,費莉西蒂代替她去了。」

  聽到這裡,夜琉像是終於被勾起了興趣。她收起水晶,花了幾秒才想起夏洛安斯說的是誰,「那個魔藥學很厲害的小姑娘啊?」

  「妳忘了?她好歹曾是妳學生。」

  「是啦,但我想起來了唄。」夜琉聳肩,不太在意地道:「好像是本姑娘退休前的事吧?唔,你知道的,我那段期間的記憶不太好。」

  她邁開步伐,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就去看看吧,本姑娘也好奇什麼情況這麼嚴重,連學園長在都解決不了。」

  收掉結界,夏洛安斯邁步與她並肩,「是食物中毒。但妳也知道,夕羽從不曾犯這種錯。」

  「中毒啊?真令人意外。」夜琉咕噥道,「狀況嚴重嗎?」

  「目前還算穩定,但有沒有後遺症沒人知道。」夏洛安斯輕蹙眉頭,「昨晚查出中毒的來源了,但那東西太罕見,甚至沒有紀錄它會造成中毒的效果,這事為什麼發生……我們確實沒有想法。」

  「所以,是什麼東西造成的?」

  「『瀾絲草』,妳聽過嗎?」

  腳步一頓,夜琉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這回輪到夏洛安斯挑眉望向她,「怎麼了?妳知道什麼?」

  抿了抿唇,夜琉最終只是搖頭,「我看看狀況再說吧……如果真是那樣,事情恐怕不得了了。」

  她的表情略顯嚴肅,夏洛安斯也沒有再問,只是點點頭,兩人加快腳步便往保健室趕去。

 


   預計排在第二集的部分寫完了,有空應該會先來校個稿。話說第一集的書還是有錯字,果然校稿是做不到100%的(#

  走到現在居然二十萬字了啊(感嘆),已經到原本的三分之二了,但劇情才走不到一半XD

  繼續努力!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