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30 章節調整,補上第二十八章,內容不影響二十九、三十章。

 

  沿著走廊返回教室,東方調適了下心情,把剛才的疑問、不悅和莫名其妙的煩躁感壓回心底。他沒打算讓葉黎元和薰月察覺異狀,特別是和魏南徹的這場對話,不要讓其他人知道比較好。

  他回到教室時,葉黎元還坐在那群人之中,魏南徹則自顧自地跑到另一頭的走廊去了。唯一跑來詢問狀況的是薰月,兩人待在後走廊上,東方花了點時間簡單扼要地把追著妖氣出去,還碰上喬依妲等人的事告訴她。

  「這麼說,東西被偷的事情確定跟妖族有關了?」薰月問道。雖是問句,但她的語氣仍透露著肯定的意味。

  「我也是這樣想的。」東方點了點頭,「朝倉學姊說過,這件事情有妖族涉入,他的目的或許就是破壞這場祭典。」

  「還有『消失』的事,這部分也很奇怪。」薰月補充道,「但那群男生都聚在一起,我們也不好詢問,可能得等他們分開了。」

  東方回頭望了一眼,「我們要過去幫忙嗎?」

  他問,同時將視線挪回薰月這邊,恰好捕捉到她略不情願地輕蹙眉頭,「……現在也只能從這些人這邊下手,小葉會跟他們打好關係的。至於……」

  她瞥了眼走廊另一端的那抹身影,隔了幾秒後,她才低聲說道:「學長不適合交涉,這實在不知道是好是壞。但我們現在也不好把他們放在這裡去做其他事……算了,附近等一下吧 。」

  聽出對方話裡的意有所指,東方瞭然地頷首。於是,他們倆便有些理所當然地待在外面等待,順便討論起對於這個世界的看法。

  不久後從教室內出來的葉黎元,看到的就是兩人輕鬆愜意的姿態。一與他們會合,葉黎元便忍不住這麼道:「我在裡面努力套話,你們在這邊看風景啊?」

  東方乾笑,薰月則是面不改色地道:「辛苦你了。」

  「等他們忙完,那位鄭同學願意跟我們說說『消失』的事情。」也不是真的介意,葉黎元瞥了眼外頭,低聲詢問,「剛才有發現什麼嗎?」

  「是妖族的氣息,但是被它逃了。」東方同樣低聲地回應,「另外,剛剛碰到喬學姊他們,他們想交換情報。」

  「嗯?他們也過來這邊啦?」葉黎元思索了下,「我是覺得可以,你們呢?」

  「交換情報也不錯吧?畢竟我們查到的東西應該不一樣。」

  東方給出了同意的答覆,薰月則是以頷首表示同意。

  「要找他們的話,他們剛才上樓了。」不知何時,魏南徹如鬼魅般無聲無息地歸了隊,還拋出了關於另一組的消息。

  聽見聲音的三人反射性望向他,最後接口的還是東方。

  「那我們過去吧?」他確認性地問,還看了看兩名同學,不意外地,他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達成共識後,四人便從位於建築物兩側的樓梯上了樓,沒多久便找到了喬依妲等人。表明來意後,一行人便先在校園中找了個無人的涼亭作為談話地點。

  「我們先說吧。」算是釋出善意,喬依妲率先說道:「我們這邊查到的,主要就是有個女孩子『消失』了的消息。」

  簡單一句話,便讓東方等人露出程度不一的訝異。喬依妲眨了眨眼,像是對他們的反應感到意外,但還是繼續往下說,「那個女生叫何佳欣,她是在兩天前消失的。就我們目前所知,知道她的『存在』的,似乎只有她的朋友──一個叫做張姵珊的女孩子而已。」

  「妳說她是『消失』……什麼意思?」東方詢問道,「知道她的『存在』?為什麼這樣說?」

  「她的『存在』被抹消了,」代替喬依妲回答的是黎蘭卡,「幾乎沒有人記得她曾經存在過,她的身影、她曾在別人記憶中留下的一切,包含她自己本身全部都被抹消了。」

  東方愣了下,有點難以理解學長所說的話的意思。

  「……我們剛才從別人口中聽到類似的消息。」葉黎元的表情有些苦惱,有些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在說同一個人。你們說那位張同學是何同學的朋友,也許只有特定的人記得?那她的家人呢?」

  「她的父母七年前就過世了,她自己一個人住。」安瑟莉回答。

  「這樣啊……」葉黎元喃喃地道。他隨手將自己這組的筆記本遞給對面,「這邊是我們剛才查的資料。」

  喬依妲道了謝,伸手接過筆記本,順便把自己剛才的紀錄也遞了過去。雙方各自花了點時間看完,才又重新開始討論。

  「目前看來,我們的調查沒有重疊囉?」喬依妲率先問道。

  「『消失』的事,我們也算有線索。」葉黎元回答,「如果你們想往這方面查的話,可以來聽聽情報。」

  「在那之前,我們來分一下兩邊的調查方向吧?」喬依妲提議,「畢竟我們只有兩組人,分開來查也比較方便。」

  「我們查到的是『消失』的事,而你們在查的則是和山神祭本身有關的部分,大方向不重疊,但就當確認一下方向吧。」黎蘭卡補充道,「你們確定要往這方面查嗎?」

  葉黎元和身旁兩位同學交換了下視線,幾秒間也沒人提出異議,他便回應,「嗯,我們會查祭典方面的問題。」

  「好,那我們就往消失事件查囉!」喬依妲拍板定案,然後亡羊補牢似地回頭望向夏琋,「學妹可以吧?」

  站在角落,沒講話就像是在放空的少女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確認完後,喬依妲便重新看向對面四人,「至於你們說的情報……我們現在可能沒有等價的情報可以換,先欠著?」

  魏南徹插了話,「有沒有訂金?」

  「別這麼斤斤計較嘛,都二年級了,在學弟妹們前面表現得大方一點唄。」

  「我想,教他們對看起來和善、其實心機深沉的學姊堤防點會比較好。」

  被反戳一記,喬依妲並未出言反唇相譏,她偏頭思索,似是在認真考慮魏南徹的要求,然而幾秒後,她卻是笑著眨了眨眼,「哎,那你可以跟學弟妹們學學怎麼說話,交流一下也挺好的。」

  魏南徹輕扯嘴角不回答,他雙手環胸,對她這番說詞顯然毫不意外。

  「這樣吧,我們沒有確切可交易的情報也是事實,但我們今天查過幾個地點,可以跟你們說說情況。」安瑟莉開了口,正經地道,「這樣如何?」

  「就這樣吧?」薰月直接接話,而後詢問性地看向其他人。知道她想直接進結論,東方連忙附和地頷首。

  「那你們在這邊講,然後你們看誰要跟我先去找願意提供情報的鄭同學?」葉黎元提議。算算時間,他也該去跟鄭佑翔會面了。

  「我去吧,也不必太多人,等等嚇到人家。」喬依妲向組員們確認道。

  「好,這邊交給我們。」安瑟莉頷首同意。

  達成了共識,喬依妲和葉黎元便先行離座。留下來交換情報的安瑟莉輕抬右手,水光繞上她白皙的手掌,眨眼間化成一副精緻的水晶墜飾。宛如鐘擺般的菱狀海藍水晶閃爍著沉靜的光芒,整體以某種銀色金屬為底,形成一副漂亮的手部掛飾。

  安瑟莉動了動手指,海藍墜飾隨著她的動作輕擺,閃耀起了光,於涼亭中央的桌子上投影出一副簡易而清晰的鳴源村平面圖,其中幾處還標上了藍點。

  「我們今天查了這幾個地方,算是在村內做最初步的探查,喬的能力可以幫我們確認這些地方有沒有發生什麼。」安瑟莉說明道,「你們接下來會往村內去查對吧?這幾個地方確認過是沒有異狀的。」

  邊說,安瑟莉動了動手指,地圖上幾個藍點便閃爍了下,黯淡下來。

  東方拿過葉黎元沒帶走的筆記本,翻至空白一頁後便打算紀錄下那些點。他本想畫地圖,但勾了幾筆後就發現自己實在沒有繪畫天賦,只好向身旁的薰月投去求救的眼神。

  薰月尷尬地眨了眨眼,用眼神表示自己也沒辦法。

  ……好吧。

  東方正想硬著頭皮畫下去,一隻修長的手就按上了那本筆記本。他一愣,手中的筆記本和筆便被魏南徹抽走,「……我來吧。你們有地址嗎?」

  前一句話是對東方說的,後一句問句則是拋給安瑟莉等人。東方花了幾秒才從記憶裡翻出地址這個東西,而當黎蘭卡與安瑟莉一同指出其中幾條街的名字時,他才想起還有這個方便的辦法。

  上課時有聽過,不少世界都有替城鎮、區域、道路等地方命名以區分確切地點的方式,但在學園裡生活不會用到,他又沒有過往的記憶,在這時候難免忽略了這個方法。

  暗自反省著自己的不敏銳,東方就見魏南徹直接捨棄了他畫出的那些線條,換了頁後畫起地圖來。和他相比,魏南徹的技術顯然好上很多,且速度頗快,簡單畫出大致的地圖後,便一一將那些點標示上去。

  魏南徹負責記錄,東方和薰月便乾脆詢問起各地的狀況,黎蘭卡和安瑟莉並未隱瞞,還順便與幾位學弟妹講解各種細節或注意事項,算是替他們補一些經驗。

  花了段時間交流完,幾名二年級生便把時間留給學弟妹們去消化,他們則是就著紀錄下來的東西進行確認,以避免漏掉任何細節。

  『……雖然性格不怎麼樣,但意外地是個能力不錯的傢伙。』

  安羅西亞給出了感嘆似的評論,對此,東方也頗同意,『就是不曉得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讓黎元這麼排斥他……連我們都看出來了。』

  他知道葉黎元一向沉穩,鮮少失態,但這更顯得他對魏南徹態度的不尋常。

  『你真不考慮直接去問問?』

  『或許吧……我這兩天看看狀況。』東方語帶保留。

  『哎,至少現在還有你們兩個當緩衝,要是這兩個人單獨湊在一起……嘖嘖,你那同學不知道會怎麼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關心幾句之後,安羅西亞便開始提出令人擔憂的假設。

  『不至於吧,反正我們擋著。』東方捏了把冷汗,連忙出言否決。

  注意到他們的對話開始跑題,東方暫且打住,將注意力放回現況上。旁邊的學長姊們還在討論,薰月認真地旁聽,坐在另一邊的夏琋看著外頭,似乎已經神遊到某處去了。

  張望了下,東方便跟著旁聽起學長姊們的對話。沒多久後,他們的談話告一段落,畢竟需要釐清的細項並不算太多,花不了多少時間。結束後,一行人便在涼亭稍作休息,等著前去詢問情報的喬依妲和葉黎元回來。

  「你們覺得,『消失』和被破壞的山神祭……這兩件事的兇手會是同一人嗎?」看著安瑟莉抹去投影出來的地圖,並收起手上的掛飾,黎蘭卡這麼提問道。

  「目前看不出確切的關聯性。」安瑟莉回答道,面色也有些苦惱,「消失事件太過不尋常,至於山神祭的事,從剛才的資料來看,以往並沒有發生過。」

  魏南徹闔上筆記本,隨手塞給東方,「誰知道『消失』的事是今年才有,還是歷年來一直都有呢?」

  「學長的意思是……」東方微蹙起眉。他接過筆記本,猜測對方是要他負責還給葉黎元,「每年都有人消失,只是最後都因為只有少數人記得,所以根本沒辦法調查?」

  「只是猜測。」魏南徹聳聳肩,「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破壞山神祭和消失的事,就未必是同一個人所為的了。」

  「也許可以問問看這裡的『居民』。」薰月提議,她看了看四周,仔細感知了數秒,「雖然很少,不過這裡也是有『他們』的存在。」

  「……啊?」東方沒聽懂薰月話裡的意思,於是發出了個表示疑惑的單音。

  「我的天賦能力是召喚鬼魂,」薰月淡淡地道,「不過現在是白天……晚一點會比較適合。」

  東方在恍然大悟的同時,也默默感嘆薰月的天賦能力還真是特別。這麼想著的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天賦能力在他人眼裡也是足以令人驚嘆的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名讓人『消失』的兇手恐怕不好對付。」黎蘭卡沉吟了下,接著說道,「畢竟能蒙蔽整個村莊的人,想來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對手。」

  「但如果是這樣,應該不會要讓我們來處理吧?」薰月語帶困惑。就算是實察,讓仍是學生的他們處理這種高難度的事,怎麼想都沒道理。

  「單獨處理的部分應該只有今天而已。」黎蘭卡推測道,「畢竟是實察,我想今天只是單純讓我們蒐集情報,明天開始,學長姊們應該也會參與調查。」

  「不然就沒有意義了呢。」魏南徹持相同意見。

  再怎麼說,校外實察都該是讓他們觀摩學習,而不是在還不成熟的狀況下完成未必能負擔的任務,這也是他們如此認為的理由。

  至於學長姊們有什麼安排,至少得等回去後才知道了。

  又等了一陣子,葉黎元和喬伊妲才一同走了回來。一在涼亭裡坐下,喬依妲便宣布了結論,「確定了,是同一個人唷。」

  「只不過跟你們說的張同學不太一樣,他們似乎只是普通朋友,所以他知道的反而比較少。」葉黎元補充,同時一邊在東方旁邊坐下。

  見喬依妲開始跟組員們分享情報,葉黎元轉頭詢問其他人,「你們這邊呢?」

  「都記下來了。」東方將筆記本翻開來遞過去,「他們探查過的地點還有各種資訊,你看看吧。」

  葉黎元接過筆記本一瞧,有些意外地道:「東方你畫的?還滿厲害的嘛。」

  東方面露尷尬,但還是老實地澄清:「不是我,是學長畫的。」

  聞言,葉黎元一秒露出像是吃了蒼蠅般的表情,但只有坐在他旁邊的東方看到。他撇撇嘴,看起內容不說話了。

  交流收集完情報,也分配完兩組接下來要進行的部分,雙方便先分道揚鑣。葉黎元拿著筆,望著筆記本上的資料面露思索,幾秒後,他出聲提議道,「接下來還是要實地走訪吧?他們查過這一區了,反正還有時間,我們挑幾個區域看看?」

  「我們剛才討論到『消失』事件的部分,或許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只是沒有人流傳下來而已。」東方補充道,打算順便聽聽他有什麼看法,「薰月晚一點想調查看看。」

  「晚一點?」葉黎元困惑地問。

  「現在太早了,晚點比較適合。」薰月解釋,「不管哪個世界的鬼魂,都不會在白天出沒的吧?」

  葉黎元恍然大悟,但還是確認地問:「天賦能力嗎?」

  薰月沒有多做解釋,只是頷首表示他沒說錯。

  「有打算要在哪邊嗎?」

  「其實……這裡就可以了。」薰月偏頭望了眼周遭,淡然地如此回應,「或是晚點看我們在哪裡,附近找找適合的地點就好。」

  這裡就可以……表示這附近就有鬼嗎?

  聽起來頗沒真實感,但東方還是下意識地張望了下。

  「那就這樣吧。」葉黎元闔上筆記本,站起身,「我們附近探查一下,晚點靠薰月的能力調查,之後再看看怎麼做。」

  決定好方向後,他們便離開了涼亭。但這調查計畫實施還沒半小時,他們便碰上了特地出來找他們的江雅茜。

  「各位辛苦了!」腳步輕快的江雅茜一見到他們,便小跑步來到他們身旁,「我是來喊你們回家吃飯的,不過回去之後要先回報喔,櫻姊姊說回報完才能吃飯。」

  三名一年級生對望了幾眼,最後由薰月開口,「我們晚點還有事想做,但需要一段時間,這樣的話是晚點再出來嗎?」

  江雅茜想了想,「嗯……晚點好了,到時候我或櫻姊姊跟你們出來。」

  薰月沒有異議,「好的。」

  調查行動暫時告一段落,一行人在江雅茜的帶領下回到了住所。進入屋子時,江雅茜看了看鞋櫃,「另一組應該等等就回來了吧?阿易去帶他們了。」

  說著,她脫掉鞋子放好,率先踏入了屋內,其他人也隨後跟上。正巧從廚房端著馬克杯走出來的朝倉櫻倚在走廊的牆邊,輕啜了口杯中的飲料後道:「你們休息一下吧,五分鐘後,我在二樓的小客廳等你們。」

  交代完畢,她便轉身上了樓。

  「要喝點東西嗎?」一邊往廚房走,江雅茜一邊興致勃勃地問。

  雖然不曉得她此時的躍躍欲試是為了什麼,但東方完全沒有想挑戰的意思,旁邊的薰月也是差不多的心情。

  「不用了,謝謝學姊。」葉黎元出言謝絕,頓了頓還補充,「朝倉學姊還在等我們呢,就不好讓她等太久了。要的話……可能晚一點吧?」

  「好吧。」江雅茜扼腕地道,「小客廳的話,上樓左轉到底就是了,等等帶你們上去。」

  「好,謝謝學姊。」

  在一樓稍作休息後,江雅茜便帶著四人上了樓。朝倉櫻獨自待在小客廳裡,鋪了木板的地面中央擺了矮桌與數個坐墊,她挑了個短邊坐著,此時正翻看著手邊的資料。

  「櫻姊姊!」江雅茜開朗地道,「我帶他們上來了!」

  朝倉櫻抬眸望向他們。雖然不必提醒,她也早就注意到上來的人們,但她僅是點點頭,「隨便坐吧。」

  待五人分別入座後,朝倉櫻手指靈活地將指間的筆轉了圈,拋出了問題,「我們開始吧,先說說你們今天查到了什麼。」

  「我們查了關於山神祭的資料,包括歷年的祭典紀錄、當地人與外地人的看法等等。」葉黎元邊說邊將自己的筆記本攤開擺至桌上,「另外,我們調查的時候碰上了這裡的學生,那間東西被偷的教室裡殘留了妖氣。」

  「你指的是紅燈籠的部分吧。那麼,有從妖氣查到什麼嗎?」翻了翻他的筆記,朝倉櫻邊問邊做紀錄。

  「我本來想追,但那抹妖氣太小,被它逃走了。」東方回答,「只能確認這件事跟妖族有關係。」

  「了解,祭典的異常確實有妖族的痕跡。再來呢?」

  「有個叫何佳欣的女孩子消失了,目前所知,除了她的朋友張姵珊和鄭佑翔外,沒有人記得她,她的存在似乎被抹消了。」葉黎元回答,「但原因和關聯性還不曉得。」

  「那個女孩子的事很古怪,不過沒想到你們查的到呢。」朝倉櫻輕輕一笑,「你們接下來想往哪個方向查?」

  「山神祭的部分。」葉黎元答的篤定,畢竟他們早有共識,「另一組想查消失的事,剛好我們的線索只有小部分重疊,就查這邊了。」

  「那麼明天的行動,你們有計畫了嗎?」

  「我們打算去村子裡有異常的地方看看,但詳細還沒討論。」

  「真巧。」朝倉櫻感慨了句,從筆記中抽出了一張紙,攤開來放在桌上。那是張鳴源村的簡化版地圖,上面圈出了幾個地點,「明天我和雅茜會帶你們行動。今天只是讓你們小試身手,明天開始,我們要正式處理這件事情。」

  她將葉黎元的筆記本翻了幾頁,讓它停在魏南徹畫的那張地圖上,對比了下後,在她的地圖上其中兩個點畫了叉叉,「你們查過這幾區了,扣掉這些,目前還有七個點要查。我們會先帶你們跑一個,再來拆成兩組,一組我帶,一組雅茜會帶,分別把剩下的點跑完。至於怎麼分……」

  她抬眸,定定望著四人,眼底帶著不容抗拒的意味,「根據你們今天的狀況,東方和薰月,你們兩個跟雅茜走,另外兩個跟我吧。」

  朝倉櫻說的平淡,對於四名學生各異的神色視若無睹。

  東方壓下驚詫,偷偷瞥了眼身旁的葉黎元,再與和他擁有相同思緒的薰月交換了下視線。他們倆都很清楚這組合有多暗潮洶湧,但朝倉櫻顯然不給他們商量的空間。

  「學姊──」

  「想換組一律否決。」朝倉櫻直接打斷了東方的話,「我考慮過了,這樣分是最適合的。我知道你們感情好,但偶爾也是會有不如預期的情況,這件事上,我說了算。」

  「……」

  「沒問題的話,我們開始吧。」

 

 

 

 

  當晚,用完晚餐後,東方和薰月避開了其他人,在後院開起了危機討論小組緊急會議。儘管事已成定局,但不做點什麼,他們都覺得不安心。

  「沒想到朝倉學姊會做出這種決定。」東方嘆了口氣,無奈地這麼道。

  「是啊。」薰月輕蹙眉頭,「但學姊帶著的話,他們不至於起衝突吧?」

  「感覺學姊有發現什麼,所以才這麼分。」東方推測道。

  薰月頷首,「仔細想想,應該是這樣沒錯。」

  「妳覺得朝倉學姊壓得住他們嗎?」

  「小葉是個自制力很強的人,這點你應該也清楚。但魏學長……我覺得我看不透他。」薰月頓了頓,表情相當苦惱,「我本來以為他是沒禮貌,也不適合交涉的類型,但今天交換情報時的狀況……他的思緒其實很清晰,條理分明,總之絕不是表面上看來的那樣。」

  想起下午時和魏南徹的對話,東方也不敢斷定。想了想,他提議道,「要不,我們去跟學姊打聽看看?」

  「喬學姊嗎?」薰月認真思索,「或許可以……畢竟他們是同學,也不像我們才剛認識他。」

  「學姊在屋子裡吧?」東方回頭看了建築物一眼。

  「我去問吧,在房間裡也不怕碰上他們。」薰月主動接下了詢問的任務,「小葉那邊,你要不要去問問看?」

  「我晚上看看有沒有機會問吧。」東方不敢肯定。畢竟他們男生一間房,說不定找不到獨處的時間問。

  「盡量吧。」理解他的顧慮,薰月點了點頭。

  兩人各自思索著,暫時都沒開口。然而安靜沒幾秒,一道不屬於他們的溫和嗓音便插了進來。

  「東方學弟、薰月學妹,你們在討論什麼嗎?」

  聽到聲音,兩人雙雙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帶著微笑的白鳥。他邁步走來,在兩人身前停下,「如果有什麼煩惱,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跟我談談呢?」

  「白鳥學姊。」東方喚道,而後看向薰月,似是在詢問意見。

  薰月朝他點點頭,接著對白鳥解釋道:「是明天的事,朝倉學姊打算把我們再分成兩組,但是,小葉跟魏學長那邊……他們關係可能不太好。」

  「原來是這件事。」白鳥瞭然一笑,「學姊有問過我和老師的意見了,我們也考慮過你們說的狀況,但我認為,你們其實並不需要那麼擔心。」

  似乎知道這麼說無法說服他們,白鳥又道:「他們兩位都是聰明人,也知曉衝動的後果。但如果真的打起來嘛……就當機會教育囉。」

  儘管臉上仍掛著微笑,東方和薰月卻能從他的話裡聽出一絲危險的意味,顯然真的出什麼狀況的話,他並不會不作為的。

  「沒辦法調整嗎?」東方仍有些擔心。

  「是啊,所以別想那麼多了。」白鳥直接打碎他的期望,「今天的狀況怎麼樣?你們有碰上什麼問題嗎?」

  「還算順利,我們晚點還要出去調查。」薰月回應,「學姊跟老師也會調查這件事嗎?」

  「我們是機動性輔助而已,主要是在觀察。」白鳥眨了眨眼,「緊急狀況時我們才會出手,但希望事情不會走到這一步。」

  如果真的需要他們出手,那恐怕是校外實察發生了什麼意外,或事情嚴重到學生們無法處理的地步,不然身為帶隊的他們只需要從旁協助就可以了。

  「你們說要出去調查,有說好是幾點出去嗎?」

  「我們是約八點。」東方回答,接著看了看時間。他們本來就是撥空出來的,不好在這邊待太久,此時距離約好的時間還有十多分鐘,就不曉得其他人有沒有發現兩人跑到後院來了。

  「先回去吧,別讓你們的朋友察覺到不對勁了。」白鳥如此建議。

  兩人也不反對,跟白鳥告別之後便一前一後地往屋內走去。後者微笑著目送兩名學弟妹離開,直到他們的身影自視野裡消失,他歛起笑,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開口,「魏學弟,偷聽人講話可不是什麼好行為喔。」

  「──那妳大可在他們面前揭發我啊。」

  伴隨著彷彿無所謂般的嗓音,高挑的青年自建築物另一端繞出,毫無被當場抓包的心虛。望著眼前算是初次交談的白髮女子,魏南徹的眼裡帶著興味,「為什麼不這麼做?」

  白鳥回過身,一語雙關地回應,「這樣子的話,他們會很困擾的喔。」

  「生活中總會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啊。」魏南徹聳聳肩,一點反省的意思也沒有,「這是想替學弟妹分憂解愁的意思?」

  「那麼,你是想找他們麻煩的意思囉?」

  「是,也不是。無風不起浪,學姊應該懂這道理吧。」

  白鳥露出有些苦惱而無奈的表情,「小學弟怎麼就惹到你了?」

  「學姊是想袒護他嗎?」

  「我只是想了解情況,再決定要怎麼做罷了。」

  魏南徹沒有馬上回應,他半瞇起眼似是在評估,數秒後,他道:「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想與妳為敵,但我也沒打算跟妳說些什麼,畢竟,我不認為我做的事情有向任何人報備的義務。」

  「哪怕你只是想讓我的學弟不痛快?」

  「就算是那樣,我也沒違反校規啊。」魏南徹嘴角劃開的弧度帶著嘲諷,「還是其實妳特別熱心,看到我找你們院的學弟麻煩,就想來替他出頭?」

  白鳥的眼裡閃過一絲深意,但僅一瞬間便被他歛去。

  「這樣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道,語氣相當平和,「以我的立場,只要是被准許的事,確實沒有插手的理由。只不過,一旦越界……」

  「我當然不會主動去踩底線。」

  ──但不得已的話就不好說了。

  這句話魏南徹沒有說出口,但白鳥聽出來了。他無奈失笑,再次開口時卻是帶開了話題,「你們不是還要出去調查?不去做準備嗎?」

  「那我就先回去了。」聽他這麼說,魏南徹也不多話,乾脆俐落地掉頭就走。

  第二次待在原地望著人離開,白鳥嘆出一口無奈卻佩服的氣。他有預感,這個人……至少現在的葉黎元應付不了。

  他打開自己的通訊手環,給葉黎元發去了一條訊息。目前看來,讓葉黎元忍讓點是最好的方法,但回去之後……他得想想辦法處理這顆不定時炸彈才行。

  「沒有違反校規」嗎?他倒是很好奇魏南徹這麼說的用意是什麼,是湊巧,還是……他其實知道了什麼?

  「事情有點棘手了呢……」

  他的呢喃帶著無奈與笑意,散入了空氣之中。如此感慨之後,白鳥也邁開腳步,走回了屋子內。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