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局面完全不在東方預料之內。

  他猜測過自己是追尋著什麼而來,也一度懷疑起這背後的理由,但他仍是選擇追著異樣感而來,殊不知異樣的盡頭竟是這樣的情況。

  周圍沒有殘留任何氣息或痕跡,但坐在樹林間的兩人明顯就是剛經歷一場戰鬥的模樣。更讓他意外的是,在學生們眼裡幾乎是和無敵畫上等號的白鳥學姊,此時竟然是負傷的那方。

  「……怎麼回事?」

  稍早才分別的希羅達面色茫然,似乎還沒回神,東方只好發問順便試著喚回他的注意力。而在白髮男孩身旁,儘管面色蒼白、目光卻依舊銳利的白鳥正望著東方,眼裡帶著一絲訝異與困惑。

  「東方。」他啟口,語氣彷彿別有深意,「剛才動手偷襲她的人是你嗎?」

  東方一愣,雙手仍半舉著的希羅達則是咦了聲,他望向白鳥再望向東方,慢了好幾拍才理解白鳥這話的意思。

  偷襲……剛剛的偷襲!對了,就是因為那枚突如其來的冰箭,楊語笑才會收手離開的!

  但是──

  東方搖搖頭,「我本來在附近,只是注意到不對勁才過來看看,但沒想到會遇到你們。」

  見他的表情不像作假,白鳥便不再追問這方面,「雅茜她們呢?」

  「學姊她們在另一邊,她們好像發現了什麼。」

  白鳥蹙起眉,希羅達卻還在發呆,東方見狀忍不住擔心地問:「希羅達,你還好嗎?」

  「……啊,吾、吾沒事!」猛地回過神來的希羅達大力搖了搖頭,慌忙又繼續手上的治療工作。中斷思緒的白鳥望向他,一瞬間好似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卻又忍住了。

  「東方,雅茜沒說她們發現了什麼嗎?」放棄了本來想說的話,他轉而向東方詢問道。

  「沒有,大概是情況太匆忙了,她說確定了再告訴我。」

  「你聯絡一下她們吧,我有點擔心她們的狀況。」

  「好。」

  猜想學姊擔心的理由可能跟他們碰上的事情有關,東方便先依言撥了通訊。由於他的手環裡只有薰月的聯絡資訊,他便先連絡了她。

  薰月很快便接通了通訊,『──東方?你還在剛剛那邊嗎?』

  「不……我遇到了一點狀況。妳們那邊還好嗎?」

  『我們發現了一個可能跟這次事件有關的地方,雅茜學姊正在聯絡風易學長。』薰月說道,『他們等等應該會過來。你那邊怎麼了嗎?』

  東方將詢問的視線投向白鳥,正好結束治療,白鳥便主動起身,「我們過去你們那裡會合。雅茜現在方便嗎?我有重要的事要說。」

  『……白鳥學姊?』

  聽到理應不在這裡的人的聲音,薰月有些意外,但訝異完後便回應道:『我跟她說,稍等一下。』

  交代的話語後,對面只傳來了些許聽不清的話聲。東方趁著這個空檔偷偷打量起跟著起身的希羅達,白髮男孩的表情有些焦慮,明顯有所煩惱。

  那多半跟他們碰上的事有關,這讓東方蹙起了眉,猶豫起是否該出言詢問。

  『感覺出了什麼大事呢。』安羅西亞的聲音響起,『本大爺覺得,這趟校外實察可能不平靜了。』

  沒等太久,薰月那邊很快便溝通好了,江雅茜清亮的嗓音從通訊手環中傳了過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緊急狀況,我和老師碰上了涉入這次事件的妖族,而我們判斷對方的程度不是學生們能夠應付的。」

  『欸?』江雅茜顯然很錯愕,『等等、意思是──』

  白鳥沒說話,只是靜待她消化這個訊息。江雅茜的驚愕沒有持續太久,少女恢復鎮定的話聲便又傳來,『我知道了,我們兩邊先會合吧,我讓香瑩……我讓我的器靈去帶你們過來!』

  「好。」

  結束了通訊,東方一邊操作手環關掉介面,同時察覺氣氛不自然地沉默了下來。白鳥沒有說話,希羅達更是低著頭保持沉默,東方抬眸觀察了下兩人的神色,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個狀況有點奇怪。

  希羅達先前和他們分開後碰上了什麼事?學姊為什麼在這裡,又為什麼會受傷?

  他想問,但剛要開口卻停了下來。他想知道問題的答案沒錯,但是──現在的狀況,他應該問誰?

  直接詢問,回答的多半是學姊,但希羅達現在的狀況也不像能好好回答的樣子。他隱隱嘆口氣,現在也不是猶豫的時候,「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一些意外事故。別擔心,我們會有應對方案的。」如他所料,回應的人是白鳥,「我們先出去吧,繼續留在這裡,雅茜的器靈也不好找到我們。」

  這是拒絕詳細說明的意思,東方瞭然頷首,接著望向白髮男孩,「希羅達?」

  「啊……好,走吧。」

  終於稍微恢復正常的希羅達小跑步上前,拉住他便往外面走,「你們的巡查進行的還順利嗎?」

  「還行,接下來就看學姊他們發現什麼了。」

  東方回應,假裝自己沒發現他想避開跟剛剛有關的話題。

  「廣場……吾記得廣場那邊一直都很多人,是遇到什麼形跡可疑的人了嗎?」

  「應該是。他們好像要追去什麼地方,我猜應該已經找到了。」

  他們就這樣一邊交談一邊往外走,期間白鳥也加入了話題,剛才兩人之間那有些異常的氛圍就像不存在了。東方仍有些在意,卻也知道現在絕不是糾結這點的好時機。

  出去沒多久,他們便碰上了名睡眼惺忪的金髮女孩。香瑩見到他們便輕飄飄地飄了過來──東方很確定他沒看錯,女孩的腳根本沒著地。

  「……跟我走。」她這麼說,語氣沒什麼起伏。

  跟著香瑩經過一小段路程後,他們進入了廣場另一側一處不起眼的角落。在那裡除了等著他們的江雅茜和抱著一隻小白貓的薰月,周遭奇特的佈置率先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東方臉色一沉,脫口而出了句呢喃,「果然……」

  掛在樹木之間的紅色燈籠,在周遭圍成六角形、上頭架著未點燃火盆的木架,地上排放的像是標記的卵石。整個場景就像是即將舉行什麼儀式的場所,給人的感覺卻和廣場上偏向歡慶的佈置不同。

  而那些紅燈籠──他先前懷疑過的失竊燈籠,雖然不確定數目,但肯定就是現在掛在樹木之間的這些!

  香瑩一回來便散去了身形,江雅茜不在意她的自動自發,湊向白鳥後有些急促地問:「剛剛說的碰上了妖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吾可以先解釋。」希羅達舉起手,「剛才跟你們分開以後,吾因為注意到不對勁的氣息,追上去之後碰到了一個有著山的味道的女孩子。吾等打了一架,後來吾發現她只是對方派來的人形,不是本體。」

  「山的味道的女孩子……?」江雅茜困惑重複,「難道就是跟妖族交易的人嗎?」

  「一個妖族、一個交易者,吾想應該就是她了。」希羅達回答道,「然後……吾本來想先聯絡白鳥,卻沒注意到偷襲,不小心被困了一段時間……」

  說著,他像是有些沮喪地垂下了腦袋。

  「我是在注意到老師出事後過來的。」白鳥適時地接過話題,「妖族在那邊的樹林設了結界,我闖進去後,在破解結界時碰上了『她』,而我確定她是名高階妖族。」

  他頓了下,「她是連我都必須全力以對的對手,這種程度,現在的他們絕對無法應付。所以我認為有必要暫停這次的校外實察。」

  江雅茜驚詫地瞪圓了眼。

  「居然……怎麼會……」她像是有些慌張地呢喃,而後咬了咬下唇,在自家器靈的安撫下恢復鎮定,「好,阿易等等就會過來,櫻姊姊還在山裡……我先聯絡她!」

  朝倉櫻是目前在這裡的時空獵人中實力最強的,又是校外實察的負責人,她認為自己有必要盡快通知她這個消息。

  於是,江雅茜迅速掏出手機撥了電話,另一端卻始終沒有接聽,她改而使用通訊的術法,神情卻愈來愈緊張困惑。

  「奇怪,櫻姊姊沒有回應,山裡就算訊號不好,術法也是能通的才對啊……」

  聞言,白鳥邊調動力量,邊對在一旁的東方和薰月指示道:「組員間都有交換通訊資料吧?撥給他們兩個試試。」

  「好!」

  兩人隨即動作。但和朝倉櫻相同,不管是手環或是術法都沒有回應,嘗試了一陣子後,他們也不得不接受朝倉櫻三人失聯的事實。

  白鳥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們應該是碰上麻煩了,但有朝倉小姐在,暫時應該不用擔心。」

  從察覺葉黎元解開禁制到現在已過了許久,如果不是碰上楊語笑這種程度的敵人,以他的實力大概已經解決了。那麼這時候還聯絡不上的原因……最壞的可能是他們出了事,但他更認為他們是被結界絆住,這才聯繫不上。

  從剛才的經歷和對「楊語笑」的認知來看,她確實很擅長結界與陣法沒錯。

  思索著,他不著痕跡地瞥了希羅達一眼。這件事在事情解決後必須向學園匯報,但在那之前,他有必要跟老師好好談一談。

  沒隔太久,風易等人在十幾分鐘後抵達了廣場,再由江雅茜去帶他們過來會合。當喬依妲等人好奇地研究起現場時,白鳥、希羅達、江雅茜和風易則退到一旁,以不被學生們聽見為前提討論說明起現在的狀況。

  東方和薰月沒有跟過去,而是與另外一組一起查看起現場。

  東方本就對這個場地有著疑問與驚訝,薰月還抱著帶她們發現這裡的小白貓,剛抵達現場的人更是興致勃勃。喬依妲拉著安瑟莉在場地裡四處看看,黎蘭卡則過來詢問狀況,夏琋則安靜地跟在他後方。

  問清楚她們發現這裡的來龍去脈後,一群學生──連著靠過來的喬依妲和安瑟莉──便圍著來路不明的小白貓打量了起來。

  「會帶妳們發現這裡,這貓肯定不是一般的貓。」喬依妲雙手環胸,「嗯……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

  白貓對她喵了聲,也不知是聽懂沒有。喬依妲有些尷尬地搔了搔臉頰,「有人聽得懂貓咪說話嗎?」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很顯然沒人擁有這方面的能力,向來被視為「什麼都有可能」的天賦能力在此時落了空。

  「還是先調查這裡?喬,妳要試試那個嗎?」安瑟莉詢問,連帶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向了喬依妲。

  「正有這打算。」喬依妲笑了笑。

  除了已經猜到的東方和同樣知情的黎蘭卡,其他人並不曉得喬依妲打算做什麼。她也不隱瞞,朝著眾人攤開了自己戴著手套的手,「天賦能力,我可以讀取這片土地的記憶喔。」

  「如果要知道這裡的佈置是怎麼回事,喬的能力會告訴我們的。」安瑟莉補充道。

  「那,我們看看能不能問出什麼吧。」薰月抱著白貓提議道。

  喬依妲握了握拳,「沒問題!就交給你們了!」

  有了目標,三名二年級生便往場地中央去了,一年級生們則是重新將注意力擺至白貓身上。話雖如此,但對於該怎麼詢問,薰月一時也沒有想法。

  「不然……如果牠聽得懂的話,我們用問問題的方式?」東方有些遲疑地提出想法,「比起回答問題,能表示『對』或『錯』的問法比較容易得到答案吧。」

  薰月輕蹙起眉思索,語氣也有些猶豫,「像是……是的話叫一聲,不是的話叫兩聲?」

  兩人一同望向了白貓,似是想詢問意見。白貓喵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同意、不樂意還是其實根本沒聽懂。

  「──神明。」

  一道清冷的嗓音忽然響起,東方和薰月一愣,頓了一兩秒才不約而同地望向了夏琋。明明是同班同學,但他們幾乎都沒聽過夏琋的聲音,甚至在校外實察之中,這名少女的存在感也低的不可思議。

  她就像是影子一般。

  沒理會兩人的視線,夏琋月色的眸子與白貓對視。既剛才那兩個字後,她又道:「為了守護?」

  白貓盯著她,又叫了一聲。

  「妳聽得懂牠的意思?」倏地明白過來的東方驚訝地問。

  夏琋瞧了他一眼,點點頭,卻不解釋。

  同樣會意過來的薰月接著問:「能告訴我們牠說了什麼嗎?」

  聞言,夏琋偏頭望了還在竊竊私語中的四人一眼。翻譯機在那裡,但解釋很麻煩……她思索著想在最少化發言量與解釋問題之間取得平衡。

  「部分,不是本體。」最後她決定用補充的方式,「為了村子下山。」

  解讀能力極低的兩人對視了眼,花了近半分鐘才把夏琋的四句話湊起來,然而得到的答案卻讓兩人相當驚訝。

  東方確認道,「妳的意思是,牠是山神的部分化身,為了保護村子才下山來的?」

  夏琋點了點頭。

  薰月望向懷中的貓,「……山神大人?但您為什麼會是這副姿態呢?」

  白貓的型態,甚至沒有直接與他們對話的能力。若非夏琋不知為何聽得懂牠的話,他們根本無法得知這些。

  「喵──」

  「……污染,剩下的部分。」

  這回不需兩人再詢問,夏琋便翻譯了白貓,或者稱之為山神的話。

  ──因為污染。

  他們立刻聯想到早上拆組前朝倉櫻做的那些,以及他們做了整個上午的探查工作。也就是說,山神也遭到了妖氣的污染,所以才只能以這樣的形態出現?

  「我們的組員和學姊到山裡去了,他們應該能幫您處理的。」薰月放輕了語調,似是同情於祂的遭遇。

  「不過,如果連山神都受到這樣程度的污染……」東方頓了頓,想起剛才聽到的情報與更之前碰上的事,「是不是就代表,那名妖族真的不是我們能應付的?」

  甚至一旦碰上……以他們的實力,就只有逃跑一途?

  三人沉默了──雖然夏琋多半是本就不想說話。

  另一邊的二年級生們還沒結束調查,至於江雅茜等人似乎討論出結果了。四人走了回來,從他們的表情判斷,這趟校外實察大概要告一段落了。

  注意到仍在進行調查的二年級生們,風易便道:「等他們那邊結束,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先前因為是在學生們面前,白鳥便沒提及楊語笑的部分。私下討論並告知過後,由於對手太過強大、身分又敏感,再加上依然聯繫不上作為主要負責人的朝倉櫻,在這情況下,作為當地人員的風易和江雅茜必須做出決定。

  而此時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學生們的安危了。

  在這前提下,結果幾乎沒有異議。在確認必須中止之後,他們又大致討論了接下來的應對步驟,剩下的就是告知學生們,並施行其餘的應對方案了。

  幾分鐘後,蹲於場地中央的喬依妲收回貼於地面的手,她重新戴上手套,正想說說自己見到了什麼,便先注意到周圍的氛圍不對勁。

  「怎麼了?」於是她收回本來想說的話,改而向安瑟莉問道。

  「學長姊他們有事情要說。」安瑟莉輕蹙著眉,低聲回應,「好像是跟實察有關的大事。」

  聞言,喬依妲面露困惑,但她沒再追問,而是與身旁兩人一同先與其他人會合。

  「都到齊了,那我先簡單說明一下情況。」

  風易沒打算完全隱瞞,畢竟作為這趟實察的參加者,他們有權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次事件涉入的妖族確定是高階,棘手程度已經超出了你們能處理的範圍,甚至會有危險,因此我們決定暫停這次的實察。接下來的部分我們會向總部請求緊急支援,至於目前仍聯繫不上的朝倉小姐和兩名學弟,等通報完後,我們會決定要不要進山裡看看。」

  儘管東方早就推測到實察必須暫停,但實際聽風易宣布時,他還是覺得有些沉重,其他人則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驚訝或錯愕。

  但他們都不是這種情況下還會無理取鬧的人,就算覺得就這麼結束有些不甘,還是選擇配合學長姊們的決定。然而這個場地也不能就這麼扔著不管,藉著夏琋與白貓溝通後,幾名負責人對場地做了點處理,隨後便領著學生們離開了現場。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