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小節:別懷疑,這是綁架!

 

 

 

  回到分部後,率先迎上來的是似乎仍在大廳等待的葵。她在我們一進來時就注意到了不對勁,並在了解了狀況後替傑爾他們安排了房間,並讓一名工作人員帶他們過去。

 

  傑爾在離開前對我投來了帶著疑問的視線,我大概猜到他是對葵喊我「夏瑪小姐」,而非假名的「夏艾.喬利」感到疑惑,但這晚點解釋也不遲。

 

  我示意加莉西先跟去看看狀況,自己則留下來跟葵詳細說明發生了什麼事。

 

  「梅克蘭家的孩子被人攻擊,兇手還跟晶石竊盜案有關係……?」聽完全部,葵像是對這點感到困惑,語氣納悶,但她隨即又道:「我明白了,我會讓底下注意,如果有看到類似兇手的人便跟我通報,有消息再告訴妳。

 

  「好,麻煩了。」

 

  簡單交談完後,我問了傑爾他們所在的房間位置後便告別了葵。沒找太久,我很快便在他們房外停下腳步,接著伸手敲了敲門。

 

  幾秒後,加莉西便替我開了門。進入房間時,我首先看到在床上休息的薩維亞,以及守在旁邊的傑爾和小瑾,傑爾在見到我進來時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張了張口卻沒出聲。

 

  這間房間是三人房,且面積不小,塞下我們五人並不嫌擁擠。

 

  「要談談嗎?分析一下剛才的事。」我放輕音量,對著傑爾說道。

 

  他愣了下,隨即點了點頭。

 

  我們在房間一側的桌椅旁坐了下來,在開始談之前,傑爾率先拋出了問題。

 

  「夏艾不是妳的本名對吧?我剛聽見那名花精叫妳夏瑪。」

 

  「嗯,那只是為了掩飾身分用的假名。」我點點頭,乾脆地承認了自己的身分,「重新自我介紹,我是艾莉安.夏瑪,冒險者公會塔克理分部部長,現在外出試煉中,為了避免麻煩才隱瞞身分。」

 

  「我知道妳。」傑爾的神情不算太訝異,反倒像是猜測被證實的樣子,他似乎也知道夏瑪這個姓氏有著什麼樣的身分。他吐出一口氣,笑了笑,「那我想,妳大概也猜出來了吧……我們來自於梅克蘭家,之前沒說過,我的全名是傑爾.梅克蘭,請多指教啦。」

 

  互相交代了身分,我們重新將話題帶回了薩維亞遭到攻擊的事情上。有些事情或許會因想隱瞞身分而不好談,把話說開後,對於分析這整件事肯定比較好的。

 

  「對方有兩個人,一個是跑來吸引我們注意力的瑟雷爾,也就是紅頭髮的那位,另一個身分不明,趁著這個空檔去攻擊薩維亞。」我說,首先說明自己這邊的狀況,「我是在祭典區閒逛時遇到他的,那時候他是自己一個人。」

 

  傑爾同時掏出了紙筆,簡單畫了祭典區域和周遭的相對位置圖後,讓我在上頭標示了大概位置。

 

  「後來因為想捉他回分部,但當下環境不適合動武,我就先跟著看他到底想幹嘛。」我邊說邊以筆示意大概路線,接著在印象中是套圈圈攤位的那附近畫了點,「後來大概在這裡,之後就遇到你們了。」

 

  「想捉他?他是通緝犯嗎?」傑爾不解地問。

 

  「算是,前陣子莫格拉爾礦區發生竊盜案的事你知道嗎?他是嫌疑犯。」我答。

 

  「那件事我知道。」傑爾的語氣仍然納悶,「但這裡離莫格拉爾很遠吧,他跑來這裡做什麼?」

 

  「我們是從莫格拉爾礦區那邊過來,經過翡翠森林再到翠芽的,在進入翡翠森林前,我們意外逮到了他,原本想帶到翡翠分部讓妖精們處理,但後來被他逃了,救走他的應該就是攻擊薩維亞的那位。」我解釋道,「除外,這件事似乎也跟之前變異鱗翅蟲的異狀有關,顯然他們還有其他同夥。」

 

  「好吧,這些先放著。」想不透這跟自家弟弟被攻擊有什麼關係,傑爾索性先跳過,「到翠芽之後,我先去找小瑾,後來帶她去逛祭典,偶然遇上了加莉西,想著人多熱鬧便一起逛了。」

 

  他說,加莉西則幫著在紙上標上位置。

 

  「後來算是偶然遇到妳的,我記得我們從這邊過來。」加莉西邊說邊畫了箭頭示意。

 

  望著紙上的箭頭,我將自己原先的位置和遇到瑟雷爾後,被拉去的那個套圈圈的攤位畫上了箭頭,順便標上了我原本的行進方向,「如果按照我原本的路線,我不會那麼快遇上你們。」

 

  「再來是我們碰上後他的逃跑路線。」傑爾說著,大概拉出了個箭頭,接著在反方向的位置標出了個點,「這裡,則是我找到薩維亞的位置。」

 

  「他把我們往反方向引了!」加莉西訝異地道,「所以,他果然是想引開我們,讓他的同伴可以趁隙攻擊對吧?」

 

  「傑爾,在這之前你碰上薩維亞了嗎?」我問。

 

  傑爾搖了搖頭,「我知道他來這裡做什麼,所以只有稍微連絡過。本來是想等他忙完,明天再來找他的。」

 

  「你本來就沒跟薩維亞走在一起,若是為了攻擊而特地引開我們,未免有些多此一舉。」我指出了事情怪異的地方。

 

  「的確。」傑爾附和,接著掏出了那時發出鳴聲與紅光的墜子,「這個是煉金道具的一種,他們倆各有一個對應,可以用來確認他們的安全和位置。在遇到生命危險時,便會像當時那樣發出警示。」

 

  「而依瑟雷爾那時的反應來看,這個道具顯然不在預料之內,所以他並非為了讓你花更多時間趕過去才這麼做。」我回想著當時的狀況,推測道。

 

  「對了,在小瑾用治療藥水前,我有看過傷口的位置。」加莉西說道,「傷口是在胸口處,是個不至於當場死亡的地方,而且傷口只有一處,其他細碎的並不嚴重,基本上可以忽略。」

 

  「但我趕過去也花了不少時間,他若是想,確實可以在我到之前殺死他。」傑爾說著,握緊了拳,「而且我到的時候只有薩維亞在,但來不及看他的狀況便被偷襲了。」

 

  「聽起來像是他在等你出現。」加莉西語氣納悶。

 

  「嗯……在你們趕到之前,他下手是滿狠的,後來才明顯有了去意……如果沒有那發閃光彈,我肯定來不及拿道具反擊,甚至他也有可能殺傷我再離開。」傑爾補充。

 

  「有沒有可能,他的目標不只是薩維亞?而是你們三個?」我倏地想到了種可能性,「因為加莉西跟你們在一起,所以想把你們分開。但若是直接出現在你們面前,你們幫著加莉西一起追他的可能性太高,這才先來找我?」

 

  「而且那區域人潮本來就多,我帶著小瑾不好移動,而加莉西那時也確實跟我說了『我過去看看,你們等我一下』這樣的話。他可能覺得這樣我們就會落單?」傑爾恍然大悟,「但我覺得狀況不對就跟上去了……追到他時他說了什麼來著?好像是說很不巧之類的?」

 

  「我記得是喊真不巧啊之類的。」加莉西跟著回想。

 

  「假設你們真的因此分散的話,他攻擊完薩維亞再去找你們時,你也可能會因為要保護小瑾而顧此失彼?」我接著推測。

 

  「確實……好險啊。」傑爾忍不住感嘆。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攻擊你們?」加莉西接著問,「你們有惹到他們嗎?」

 

  「這個嗎,要說我們三個一起惹到應該不至於……或是我們家?」傑爾蹙起了眉,「老媽最近應該沒惹到誰吧……我晚點再問問好了。」

 

  「會是跟晶石竊盜案這整件事有關嗎?」加莉西試著猜測,「例如說你們擋人財路,所以人家想給你們一點教訓之類的。」

 

  「不曉得,或許得問問老媽才知道。」傑爾無奈地聳聳肩。

 

  「你們的母親,就是家主祈蓮夫人嗎?」我問。

 

  「是啊,如果是家裡的狀況,她多少會注意的。」傑爾回答道,也算是證實了我之前另外一個猜測。

 

  暫時沒了頭緒,我們索性先讓分析告一段落。本想各自去休息,此時,加莉西提出了個問題。

 

  「有件事我很好奇。」她認真地望著傑爾,道,「薩維亞是男的啊?」

 

  傑爾一愣,隨後露出有點無奈、又像是在幸災樂禍的笑容,「是啊,他跟小瑾比較像吧?他們倆像老媽,我和老爸比較像。外貌大概是他從小到大的困擾,後來跟不熟的人都懶得特別解釋了。」

 

  說著,他忍不住感嘆,「唉,總得擔心弟弟被男人搭訕或騷擾,真是困擾。」

 

  加莉西噗哧一笑,隨後像是欲蓋彌彰地掩嘴輕咳,但也沒再問下去。我們倆先行告別了傑爾,便打算返回房間休息去了。

 

  回房間的路上,我們遇上了葵,她像是特地來這裡等我們似地關心了下狀況,卻也沒耽誤我們太多時間。

 

  離別前,葵像是意有所指地衝著我笑了笑,道:「夏瑪小姐,祝妳好運。」

 

  ……什麼意思?

 

  我困惑地回望,但她只是優雅地朝我揮了揮手,轉身便走了。

 

  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我索性先放下疑惑,跟著加莉西回房間去了。

 

  本以為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晚上恐怕不太好睡,不料這晚幾乎是一夜無夢,甚至特別好睡……然而,我卻在睡夢中被一股異狀猛地驚醒,當我倏地睜開眼時,便發覺自己所在的地方已不是翠芽分部,而是一個陌生的大廳!

 

  還沒來得及觀察四周,我率先望見了坐在正對面的紅髮女子,緊接著,左側忽然有了動靜,我反射性望去,便看見一名熟悉的龍族青年站直了身子。

 

  「……大魔女,希蕾絲西斯?」背身龍翅的黑髮青年瞇起了藍眸,語帶危險地喚出了對面女子的名字。

 

  「晚上好,三位。」女子絲毫不受影響,她像是心情很好地笑彎了眉眼,向我們了招呼。

 

  青年望了她幾秒便輕哼一聲坐了下來,而此時,我的右邊也飄出了一道溫和的嗓音。

 

  「看來是特殊狀況了?」有著一頭水色長髮,耳部有著屬於人魚一族的魚鰭特徵的男子毫不緊張,四下打量起了周遭的狀況。

 

  ……好,容我重新整理一下現在的狀況。

 

  時間是夜晚的休息時間;地點是不明的大廳,我們正坐在一張長沙發上,對面是一名有著大紅波浪捲髮和紫色眼瞳的豔麗女子,從外觀就能判斷出她是名魔女──紅髮紫眸是魔女一族的特徵,再加上她的衣服風格和印象中的魔女相同──而且我認得她,就如同我左側的龍族青年喊出的,她是魔女一族現任首領、克菈維德分部前任部長希蕾絲西斯。

 

  而坐在我左側的龍族青年名叫克里.瑪格斯,右側的人魚族男子則叫希維卡.安提.愛德克恩。這兩位和我有著一樣的身分──冒險者公會下任會長候選人。

 

  在注意到彼此的同時,我想不只是我,他們對於現況肯定也有了相同的猜測。

 

  「好的,在大半夜的把你們三位請過來,先讓我對打擾了你們的休息致上最高的歉意。」希蕾絲西斯開了口,雖然這麼說,但她的語氣中可聽不出多少歉意,「相信你們都已經猜到了,沒錯,我們魔女一族、克菈維德分部將帶給三位的試煉,就在今晚開始。」

 

  「難怪。」克里低喃,像是想通了什麼似地。

 

  我想了想,覺得自己大概知道他是想到什麼了。

 

  或許希芙琳小姐特地要我跑翠芽這一趟,有一部份原因就是為了協助魔女的試煉,再加上先前葵那一句意義不明的加油……

 

  看來為了能讓我們三個在今夜被送來這裡,她也花了不少心思啊。

 

  「關於這次試煉的內容,我要你們三位共同合作。」希蕾絲西斯說明道,「試煉的地點就位在我們一族的禁地『無盡樂園』,你們得在第三個夜晚來臨前,盡己所能取得信物『黑夜薔薇』,將它帶回來給我。怎麼樣,聽起來不難吧。」

 

  希蕾絲西斯笑著這麼說道,但我完全不認為她這話可以相信,畢竟魔女可是個喜愛惡作劇的一族啊。

 

  不過,她提到了無盡樂園這個地方……

 

  「妳說的『黑夜薔薇』是什麼樣的東西?」希維卡問道,他置於膝上的手指輕點著,像是在思考。

 

  「你們到時候就知道了。」希蕾絲西斯這麼道,隨後她揚起手,彈了個清脆的響指,頓時有股氣流直接將我們捲上半空中。

 

  我瞇起眼穩住身勢,看著下方的大魔女愉快地又道:「最後給你們幾點提示: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要隨便喝酒;第二,裡面安排了一個能夠幫助你們的角色;第三,無盡樂園指的是什麼呢?如果不知道就吃大虧囉。」

 

  氣流的盡頭是一個白光形成的漩渦,在被捲入之前,我最後聽見了大魔女這麼說。

 

  「那麼,祝你們好運。」

 

  下一秒,我們倏地摔落在一片青翠的森林之中。

 

  似乎不是從過高的地方摔下來,這一摔沒讓我受什麼傷。我撐坐起身,與不遠處神色各異的克里和希維卡對上視線。

 

  同樣是從睡夢中被挖出來的結果是,我們現在的狀況多少都有點狼狽。我看了看身周一同被傳送來的東西──不只是本來就戴著的空間戒指,長劍和原本擺在床邊的鞋子都在……好吧,這點倒是滿貼心的。

 

  極有默契地,我們都沒開口,就各自背過身打理自己去了。

 

  五分鐘後,我簡單地套上了外衣,並將一頭長髮梳理好、紮成雙辮,並將長劍安回腰間。收拾完回過身時,克里已經姿態隨意地盤腿坐於地面,此時正打量著周遭;希維卡似乎早我一點好,此時正在把隨身的腰包繫回腰上。

 

  打理完畢。我們忽略掉了剛才稍顯尷尬的局面,直接討論起了現況。

 

  「不愧是魔女,連試煉的方式都很出乎意料呢。」呼出了一口氣,希維卡率先開口,「你們本來也是在別的分部進行試煉的,對吧?」

 

  「是啊。」基於情報交流是必要的,我乾脆地回答,「算是才剛告一段落,沒想到就被弄過來了。」

 

  而且還是在大半夜啊……雖然目前所在的地方不是深夜,而是明亮的白日就是了。

 

  「我也是,前天剛到莎魯維卡斯,就覺得他們的負責人不太對勁,沒想到原來是串通好了。」克理站起身,邊答。

 

  「翼人族那邊啊?我是在妖魔的潞勒伊茲呢,艾莉安呢?」希維卡挑眉,接著望向我問道。

 

  「本來在翡翠,後來到了翠芽。」我答,跟著站起身,「事情結束後,她應該會把我們弄回去吧。」

 

  我這樣突然消失,加莉西他們不知怎麼樣了……不過,葵應該會跟他們解釋吧。

 

  「會吧,如果沒有就麻煩了。」希維卡聳聳肩,「先來看看現況吧。你們聽過無盡樂園嗎?」

 

  「魔女一族的禁地『無盡樂園』……我記得是一百多年前出現的,因為是和夜族有關係的事件,或者說是那場大戰的後遺症,公會有登錄在案。」我想了想,回答,「好像是當年的戰爭中,某位大魔女在和一位夜族決一死戰時,在殺死對方的同時受到了詛咒,最終延伸出來的一個空間吧。」

 

  話說回來,「大魔女」是力量位列頂端的魔女才能擁有的稱號,如果以魔法師來比喻,那大概是最高位階七色石的程度。

 

  「這裡是個和法塔克蘭以某個通道連結的異空間,貌似規則和某些原理與法塔克蘭不同。」克里說著抬起手,「艾莉安應該沒感覺吧,但希維卡,你有感覺到力量被限制了嗎?」

 

  「元素精靈的波動很不活躍,也就是說,在這裡施展魔法,效果會大幅降低。」希維卡跟著抬起手,手指輕動,像是在感受著什麼。

 

  人魚一族擅長水系魔法,龍族本身的魔力也不弱。相較之下,不懂魔法的我實在無法感受到他們所說的異狀,只能聽著他們的交流再做判斷。

 

  「不只是不活躍,精靈的數量也比平均值少,不管哪個屬性的都是。」克里接著道,「這裡是森林,照理來說地精靈、風精靈和水精靈的比例和數量都會偏高,雖然比例還行,但數量相較於其他樹林實在是太少了。」

 

  「是因為她是『魔女』的關係嗎?魔女的能力之一是操控某種物質,似乎跟元素精靈的數量多寡不相關?」身為門外漢,我還是試著推測看看。

 

  「也是有可能,魔女的力量又是另一個體系了。」希維卡沒有否定我,「在這裡我的魔法會被限制大半,克里呢?」

 

  「大型魔法是不行了,偶爾一點小魔法還行。」克里聳聳肩,「但我本來就不完全靠魔法。艾莉安不用魔法不影響,你呢?」

 

  龍族除了天生魔力高強,身體素質也相當優異,若不是數量極少,大概可以稱霸全大陸了。

 

  「這裡畢竟還有水精靈,除外,我會一點體術,小狀況不用顧慮我,但如果場面太糟糕可能就得靠你了。」希維卡思考了下,有些無奈地這麼道。畢竟我們是合作關係,隱瞞狀況對大家沒有好處。

 

  克里哼了聲不予置評,只是又道:「進來前希蕾絲西斯說了,這裡安排了個能幫助我們的人。也就是說,該去會會這裡的居民們了。」

 

  「沒看見附近有村鎮之類的地方呢。」希維卡張望了下,接著望向了克里,「身為在場唯一一個有翅膀的人,你飛上去看看?」

 

  「……」克里默了,他甩給了我們一個鄙視的眼神,雙翅一張便飛上天空去了。

 

  「龍族不愧是稱霸天空的種族啊。相較於我們,這種時候方便多了。」希維卡感嘆地評論道,接著望向我,「對吧?」

 

  「確實。」我望著空中黑髮青年的身影,心有同感地回應。

 

  雖然我覺得,希維卡的表情中帶著一絲能夠使喚龍族的愉悅就是了。

 

  不久後,克里便回來了。落地後的他收起翅膀,指了個方向道:「那方向有個村落,走吧,過去看看。」

 

  我們倆無異議,動身便往他指的方向出發。

 

 

 

 


其實,我跟希維卡比較不熟(正色

克里算是跟小艾同時被創造出來的角色,希維卡則是後來重修、調整設定後才有的,

雖然作為配角的克里一開始戲份也不多,個性也與現在不同就是了XDD

這兩位做為小艾的主要競爭對手,將在這一集中大放異彩啦!

至於他們三位的風格和各自的優缺點,也將在魔女的考驗之中一一展現,

也祈禱他們可以在魔女手中安然無恙地度過XDD(咦

至於,關於「無盡樂園」的部分,等到這個空間展現的更完整,或是這一集末時,我再來說說它的來源和一些事吧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漓洵(薩佐) 的頭像
漓洵(薩佐)

蒼無月之地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