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小節:旅行時請保持十二萬分的警戒心

 

  不管原因是什麼,魔獸的行為改變了,牠會做出的舉動肯定也變了。

  理解這一點之後,我們便加快腳步前進,遇上尖角螳螂時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擊殺。先前納涼不出手的佛洛伊也認真了,冰系魔法掃去了大半襲來的魔獸,充分展現了他作為魔法師的強大殺傷力。

  有魔法師跟隊就是方便。

  據推算,我們應該能在日落前通過荒原,但魔獸的行為成了最大的變數。我實在不認為我們能這樣平靜的通過,就不知道是會發生什麼事了。

  此刻的平靜就像是暴風雨前……也只能隨機應變了。

  隊伍之間的氣氛有些緊繃,走到最前頭的加莉西仍不時游移出隊伍解決接近的尖角螳螂,不同的是,這次銀霄也跟她一同行動。

  走在隊伍中段的佛洛伊放慢了腳步,改為和走在末端的我並行。他的視線依然投向前方,放輕的音量響起。

  「這件事約是在妳準備出發的時候開始的,對吧?那麼應該是副分部長接手處理的?」

  「是啊,那時候我已將事情全數移交完畢,所以也沒深入去查。」我無奈地回答,聲音同樣放輕,「不曉得這和你們要調查的事有沒有關係,總之,小心點。」

  「妳也是。」佛洛伊說著,眼明手快地再扔出一道魔法。我只瞥見他的手腕上有淡光一閃,乍現的冰錐就先襲向後方。

  後方傳來了魔獸的痛呼聲,我們都沒回頭,反正不用看也知道結果如何。

  佛洛伊的實力我可是很相信的,畢竟他可是塔克理名下最強的魔法師──噢,我們當然是認識的,只不過,佛洛伊認識的是作為分部長的「艾莉安.夏瑪」,而非作為普通冒險者的「夏艾.喬利」,所以我們現在算是「不認識的」。

  我雖是塔克理分部的部長,但真要說的話,平時我總是待在二樓的辦公室處理事務,偶爾才會到一樓的大廳裡去。就算是隸屬於塔克理分部的冒險者,他們的活動範圍也僅限於一樓而已。

  所以就算是塔克理分部的冒險者也未必會認得自家分部長。這對我隱瞞身分的舉動很方便。

  簡單交談完,佛洛伊便若無其事地走回他原來的位置,擊殺完一波尖角螳螂的加莉西和銀霄也正巧回來了。隊伍繼續安靜地前進。

  不過對加莉西來說,不能盡情戰鬥已經很悶了,還要她不說話可說是不可能。又走沒多久,換她落後到我這裡來了。

  「欸欸,小艾,如果魔獸出現了,我可以去撕了牠嗎?」

  「……如果牠主動出現還發動攻擊,可以。」頓了下,我又補充,「不知道牠在哪就不行,記得團隊行動。」

  「噢。」

  加莉西發出了個單音,又晃回隊伍前端了。

  ……嗯,所以我現在是隊伍末端的特殊諮詢室?

  扔開這個亂七八糟的想法,我將注意力放回周遭環境上。雖說那不知名的魔獸可能有所行動,但一直不出現也讓人挺困擾的,長期維持精神緊繃的狀態,久了大家都會累的。

  我皺了皺眉,望向走在前頭的幾人。

  加莉西還是平常那個樣子,畢竟有對手神秘又似乎很強這個前提在;佛洛伊的神色有些凝重,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什麼;銀霄不是塔克理的,不熟,那平淡的表情也看不出什麼來,但我想他大概沒問題;薩維亞的話……同理,但她的表情並不太輕鬆。

  我輕呼出一口氣。

  不過,擁有這種能力的,到底是怎麼樣的魔獸?

  ……或者,真的是魔獸嗎?

  一瞬間,我因自己的這個念頭蹙起了眉,但還是順著這個思維想下去。

  藉由影子襲擊目標,什麼樣的種族有這樣的能力?

  魔女、妖魔、龍、精靈,或許還要算上「魔法師」這個可能?

  魔女向來隨心所欲,妖魔那邊應該不至於,龍族估計沒這麼無聊,精靈的棲息地離這裡又太遠……至於魔法師,專業的事找專業來。

  「佛洛伊。」我喊道,在對方回過頭來時又說,「有問題想問,方便嗎?」

  聞言,佛洛伊放緩腳步,改為和我並肩行走。

  「怎麼了?」他問。

  「這種藉著影子襲擊人的手法,魔法師做得到嗎?」

  佛洛伊沉思了下,「空間系的魔法也許能達到這種效果,但這也得是一定實力以上的魔法師……起碼要五色石以上。」

  五色石?那就是第六位階……那種高等魔法師來這裡做什麼?

  魔法師總共分做八大位階,每個位階之間的躍升都是十分困難的。五色石程度的法師在人類中可不算多,會跑出來要嘛是為了修練,要嘛是有什麼目的……總之,有點難說。

  「如果真的是,你有勝算嗎?」

  魔法師最好交給魔法師對付,事實上佛洛伊也是個高等魔法師,目前的等級是第七位階的六色石──至於他會當上冒險者這點,我知道他有自己的苦衷……先不提──而且他的實力也不錯。

  「難說。」佛洛伊聳聳肩,「但我並沒有感受到魔力的氣息,我想這並非魔法師所為。」

  「那你覺得還有什麼可能?」

  他偏頭望向我,「妳呢?」

  「魔獸只是一種可能,這大陸上有很多可能性,不好說。」我聳聳肩,「魔女、妖魔、龍、精靈……很多種族都有可能辦的到。」

  「嗯哼?」佛洛伊挑眉。

  我白眼他,這傢伙明明自己也能推測出下一步。

  「從這幾個種族判斷,首先剔除的是妖魔。妖魔那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離開潞勒伊茲到外處探險的妖魔,就算不想加入公會,至少也得在分部留個紀錄才行。沒有的話可能會受到懲處之類的,詳細不清楚。」我攤手,無奈,「全大陸估計只有潞勒伊茲分部做的到這點……只能說,妖魔的團結性很強。」

  「而如果是妖魔幹的,他們的族人不可能坐視不管。總之不是。」佛洛伊接口,語氣似乎有些篤定過了頭,我瞥了他一眼。

  「我交友圈也很廣的。」佛洛伊朝著我眨了眨眼,賊笑著道。

  我猜他下一句可能會說個天機不可洩露之類的,所以早一步接了下去,「再來是龍族,一來沒這麼無聊,二來,如果是他們,這程度也太輕微了些。」

  以龍族的個體實力來看,若真是他們動的手,不可能只有這種程度。

  至少我認識的某位就是如此,他大概只會說「這種程度算什麼,費工夫又事倍功半!」之類的。噢,對了,我說的這位就是克里,我的競爭對手之一。

  「確實。」佛洛伊微微頷首,接著他轉頭望向我,「對了,夏瑪,我在想我們是不是──」

  沒等佛洛伊說完,不遠處無預警爆出的劇烈聲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我們反射性地望向聲音的來向,接著不約而同地變了臉色。

  另一方,加莉西的喊叫聲緊接著響起。

  「這個烏漆抹黑又大隻的東西是什麼啊!」

  ……噢,我們正前方突然出現了隻高大的尖角螳螂,或者可以說是牠的影子具現化而成的漆黑影獸……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距離漆黑影獸較近的加莉西等人快步退後以拉開距離,足足有三公尺高的尖角螳螂揮下的一擊恰好在他們閃避之後落下。薩維亞在退開之後立刻拉弓放箭,射出的箭矢朝著影獸急竄而去,貫穿了影獸的身體,但那道傷卻是在數秒內快速癒合,不留痕跡。

  我拔出劍,皺著眉望著前方約有三尺高的影獸。

  見攻擊無效,薩維亞一時只能先避過影獸的回擊,另一邊的加莉西同樣收刀退了開來,雙眼閃動著名為興奮的光芒。

  加莉西好戰卻不衝動,並不會一頭熱地衝上去就猛砍,這也是她能在賞金獵人界中如此活躍的原因之一。

  所以她估計也發現了物理攻擊效果極差這一點。

  不過,我們這裡可是有名魔法師。

  在我後方,佛洛伊的冰槍乍現,帶來森森寒氣的同時鎖定了影獸襲去。我屏息望著冰槍逼近影獸,後者不閃不避,雙鐮直接迎上了冰槍。

  冰槍碎裂、黑鐮崩散。

  但相較於碎裂的冰槍,黑影在幾秒內又重新凝聚,和薩維亞的弓箭造成的傷害一樣復原了。

  不過,時間不一樣。牠復原的速度明顯減慢了。

  似乎也知道目前對牠最有威脅性的人是佛洛伊,影獸鎖定了目標,重新凝聚的雙鐮朝著我們的方向劈砍而下。

  毫不猶豫地,我們各自朝著兩方快速躲開。

  佛洛伊雖然身為較不注重體能訓練的魔法師,但要閃避這記攻擊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眼角餘光瞥見銀霄的身影朝他竄去,我索性把注意力放回影獸身上。

  嗯……加莉西她們在另外一邊……

  既然物理攻擊不太有效,我們該做的就是盡可能地給佛洛伊爭取空間。

  我朝著另一邊的加莉西比了個手勢,確認她有接受到後便再度移動位置。

  影獸移動的速度很快,同時也幾乎沒有聲響,牠的移動甚至掀不起劇烈的氣流。我看著牠急速竄過的身影,微微蹙起了眉。

  另一邊,佛洛伊站穩腳步後便開始唸起咒語,銀霄就持刀站在他前方。加莉西的身影在雙方交鋒之前趕到,那道敏捷的身影快速欺近了影獸,一刀揮下後也不戀戰地快速退開。

  影獸流暢的動作因腳上的傷口而一頓,我沒有再繼續望向他們,而是退至同樣保持距離的薩維亞旁邊。

  「幫我注意一下。」我快速說道,隨即四下張望起來。

  薩維亞的「好」字遲了瞬才落下,她大概不懂我想做什麼,但我沒時間解釋。

  放眼望去,空曠的荒原不見人影,魔獸的蹤跡也稀少了些,估計是注意到危險而本能地回避了。我沒看見我想見的,說實話我也不太意外。

  評估了下,我移回視線,恰好看見寒冰包覆影獸再一舉將之毀去的畫面。

  佛洛伊臉上絲毫沒有解決影獸的輕鬆,明顯還沒放鬆警戒。我張望了下,跟著薩維亞一同和他們會合。

  「先走吧。」我道:「早點離開這裡。」

  在大家都沒異議的情況下,我們快速而又警戒地朝目的地前進。

  不知是好是壞,直到我們脫離沙依拉荒原抵達莫格拉爾礦區,都沒再有那樣異常的敵手出現。對此我們討論了幾個可能性,最後卻還是不了了之。

  礦區的出入基本上是受管制的,佛洛伊他們靠著公會的調查令先行進入了礦區,打算先跟區長打個招呼。我、加莉西和薩維亞則是在礦區外的小鎮先找了地方休息。

  這座小鎮的居民基本上都在礦區工作,也可以說這座鎮是礦區工人的居住地。白天在礦區工作,晚上則是在鎮上休息,十分規律。

  鎮上也有提供像我們這樣經過的旅人休息的旅館,我們總共要了三間房,我和加莉西一間,薩維亞一間,剩下一間是預留給晚點歸來的佛洛伊他們的。

  簡單梳洗過後,加莉西呼出了口氣仰躺在床上,沒幾秒後又坐起身,「欸欸,小艾,妳說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呀?」

  我整理東西的動作一頓。雖然她沒明說,但我知道她指的是先前在荒原遇到的影獸。

  「不曉得。」我道,繼續整理著手邊的東西。

  「是喔……」

  加莉西拉了個長音。在我將包袱收拾好時,她又扔了問句過來。

  「明天哪時候出發?」

  「不用太早起沒關係,照平時那樣吧。」

  「好喔。」加莉西說道,打了個呵欠,「那我先睡了,晚安。」

  「晚安。」

  我緩緩吐出了口氣,在沒什麼睡意的情況下索性到外頭去走走。

  走出房間,記得走廊末端有個連接外頭的陽台,我便直接往那裡走去。時間還不算太晚,對於陽台上會不會有人我其實沒什麼頭緒,希望沒人,不然我就只得回房間吹風了。

  走到陽台一看,我有些意外地挑起眉。陽台上確實有人,但卻是我認識的人。

  聽見腳步聲的佛洛伊回過頭,伸手向我揮了揮當作是打招呼。

  「怎麼也在這?」

  走到他旁邊時,我順口問道。

  「吹風。」他的答案也很簡潔,「妳呢?」

  「差不多。」我答道,停頓了下又問:「礦區那邊怎麼樣?」

  「嗯……稍微了解過情況了,有點棘手。」他苦笑,「區長說他們毫無頭緒,前一晚整理好的晶石隔天卻全空了,守夜的人也說當晚並沒什麼異常……而且不只一次,好幾晚都是這樣,他們損失慘重。」

  「無聲無息的消失嗎?」我蹙眉,「那你們打算怎麼辦?」

  「我們明天打算先去礦區裡看看,有必要的話就在那裡過夜。希望能發現些什麼,至少別空手而歸。」

  我點點頭,「小心一點,這事……恐怕比想像中的還要複雜。」

  「嗯。」他微微頷首,接著偏頭望向我,「查完之後,結果需要跟妳說一聲嗎?」

  「你自己判斷吧。」我聳肩,「有必要再聯絡,沒有就算了。不過要是真的到需要我知道的地步……嗯,那可就麻煩了。」

  「希望不會。」他輕笑,「妳們什麼時候走?」

  「早上,收拾完東西就可以離開了。」

  「這樣啊。」他說著,接著從口袋取出了個巴掌大的物體遞給我,「對了,這給妳。」

  「這什麼?」我疑惑地伸手接過。那是一個冰色的結晶體,摸起來有股涼涼的感覺。

  「魔法道具,我做的。」他答道,隨口解釋了下使用方式和效果,接著勾起了抹笑,「考驗的時間還很長,妳自己也小心點。記得把會長的寶座抱回來啊,部長。」

  我輕笑,「謝了,我盡量。」

  待我將冰色結晶體收妥之後,佛洛伊便打著回去睡覺、養精蓄銳的名義先行回房了,我則是打算再吹一下風再回去。靠著欄杆,我望著漆黑的夜色,歛起了方才仍掛在嘴邊的輕鬆笑容。

  說實話,影獸的事情我還是有些在意的。

  我望著街道,仔細回想著白天發生的事,但我還沒想出什麼來,思考就先被一道人影給中斷了。

  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快速地繞過街道,鑽進了小巷之中。

  哎哎……佛洛伊太早回去了啦……

  我無奈。雖然說只是出來吹吹風,但白天發生了那樣的事,我出來時也就順手帶上了劍,等於說我現在是可以直接追上去的狀態,就看我要不要追了。

  看了看高度,我還是從旁邊的樓梯下了樓。直覺告訴我,這有很高的機率會是道和礦區晶石竊盜事件有關的線索。

  摸了摸口袋裡的結晶體,我嘆了口氣。就看看吧。

  猜測著人影可能的去向,我拐入了小巷之中。我只打算來看看,要是追丟了就算了,不過不知該說我運氣好還是不好……我看到了另一夥同樣鬼祟的人影。

  ……好樣的。

  就如同人煙稀少的小巷,月黑風高的夜晚是幹壞事的好時機。雖然相較於狹窄的小巷,偏僻的森林更是毀屍滅跡的好地點……扯遠了,重點是為什麼這種壞事總是會被我遇上啊!

  如果可以,我真想扶額大嘆一口氣,但我唯一做的事就是悄悄地跟上。對於自己的實力,我還是有些自信的。

  我仔細聽著他們的動靜。雖然他們行動隱密,同時也刻意壓低了聲響,但這些還瞞不過我。

  我向來相當自豪的就是感知,其中最強的就是聽力。

  不過還有此時夜深人靜,以及我完全專注在他們的動向的原因在……不說了,先追。

  一群人安靜地前進著,我跟在他們後面不遠不近的地方,最後跟著來到了一棟有些偏僻的屋子。

  我在遠處看著他們進入那棟有些破爛、明顯廢棄的屋子內。由於屋子周圍有些空曠,沒什麼藏身處,我根本不敢貿然接近,就怕打草驚蛇。

  蹙著眉,我猶豫了下,最後決定從另一端接近。和這邊相比,另一端離屋子近多了。

  就在我轉身準備退回巷內時,一回頭,我卻看到了一名紅髮青年站在離我三步遠的地方衝著我微笑。

  心頭一驚,還沒做出什麼應對,紅髮青年饒富興致的嗓音就先一步地響起。

  「嗨,美麗的小姐,這麼晚了妳在這裡做什麼呢?」

 

 


難產的第二章終於還是產出來了XD,哎哎,我幹嘛這麼早就開始寫戰鬥畫面呢(望天

最近很想寫、也確實一直在寫時空獵人相關的文,不過不能忘了我的主更是親愛的暗月呀!!!

雖然卡文什麼的讓我很想寫別的坑,但一想到後面的劇情和角色......我又默默開稿來寫了。

為了那些孩子和霸氣的場面,我寫(握拳(走開#

最近忙完了啦啦,應該稍微有時間可以寫了......不過十二月中社團小成發.....算了,我盡量。

晚安(?)。

 

 

    文章標籤

    暗月之歌 慢聲運轉的序奏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