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2017年01/20~02/12參加POPO舉辦的2017藍白瘋狂創作大PK的作品

※序為藍隊作家拆也拆替所著。

※以下正文

 

 

〈序〉(By拆也拆替)

  房舍的殘垣濺上飛散的殷紅;硝煙濛霧中閃過一瞬間刺眼的激光,火藥聲接著轟然炸響。

  一只柱狀銃器悄悄地從破碎的瓦房屋頂上伸出,深紅的外殼盤著金色的龍身。

  巨大的身影四足踏地,從傷口流出不明的稠液、啪噠啪噠墜落,有如雨後泥濘般淌向滿目瘡痍的街道。

  垂著滿頭狼狽不堪的淺色雜鬃,落魄的獸緩緩抬起頭,本該昂然於額前的利角徒留斷面,血紅雙瞳映照出屋瓦上方露出的空洞圓孔。

  洞孔深處醞釀著殺意,還想著「那是什麼」的同時,爆裂的火花頓時在瞳膜上擴散開來。

  牠根本來不及反應,腦與脊便被暴戾的衝擊撕裂,轉眼被炸得血肉模糊。

  ──那是件悲慘又駭人、關於肚子餓了外出覓食的故事。

  然而故事的結局,牠彷彿聽見人們歡欣鼓舞地互相道賀,為牠的死說著「恭喜恭喜」。

 

  ***

 

  老舊大門兩側貼著殷紅的春聯,準備除夕隔天引燃的幾串鞭炮靜靜掛在簷下。

  門板被叩叩叩地暴躁敲響。

  前去應門的桃陸拉開傳統古厝門環,他腳邊就忽然竄過一團毛絨絨的黑影,一溜煙闖進他家。

  「什麼東西!」

  桃陸趕緊追了上去,親戚聚棚、熱鬧滾滾的客廳上,只見那個頭上頂著迷你舞獅面具的嬌小身影爬上桌子,大口大口扒起祭祀用的雞鴨魚肉,啃了幾口又丟開,像陣破壞小旋風朝桃陸從國外回來時帶的行李衝去,抓開包包搜出了一袋洋芋片。

  「我準備晚上打牌吃的洋芋片!」桃陸慘叫著衝上前,把那隻小怪物拎到半空中,遏止它繼續大肆掠奪。

  父親這時才一臉不以為意地走來,「哎呀、小年今年也來了呢。」

  「這傢伙是什麼東西?」

  「你看看,每次過年都待在國外不回來,老早就忘了吧?你爺爺說這孩子叫做『年』,每年除夕都會來家裡搗蛋,不過晚上爺爺就會帶他回去,我看老爸從來沒有趕人家走,就把他當成是過年限定的神祕小客人了。」

  「但是爺爺今年夏天時已經過世了吧?」

  「所以晚一點你就到附近找找他到底是哪戶人家的小孩,負責送他回家囉。」

  桃陸把這被稱為「小年」的小傢伙抱在胸前,沒讓他又掙扎著往食物堆裡鑽。

  『原來真的是個小孩子,剛才還以為是哪裡跑出來的野生動物。』

  這麼說很小的時候似乎有點印象,當時還以為是凶暴的野狗,幸好爺爺總是把他留在身邊,不讓他跑遠……不過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人,是這孩子的兄弟之類的?

  「──話說,你可別把人家切碎了丟回海裡哦。」

  父親忽然語出驚人,桃陸嚇了一大跳地轉過頭。

  「哈哈哈、瞧你緊張成什麼樣子。這是你爺爺說的,每次都扛著家裡那支祖傳的百年鐵砲古董,說什麼要把小年殺掉切碎再丟回海裡,你看小年還不是每年都來玩。」

  桃陸很意外他那個沉默又嚴肅的爺爺,原來也有這麼幽默的一面。

  既然每年都能來,還有什麼丟回海裡的提示,那應該是住在附近的海岸吧?

  「唉,好像有點麻煩啊……」

  小聲咕噥,手臂卻忽然傳來激痛,低頭一看竟然是手上抱著的小年咬了他一口。

  「痛死啦,你這個小壞蛋!」

  「要吃。」面具下發出了稚童軟軟的聲音。

  「原來你會說話啊……吃什麼,你都吃我洋芋片了還想吃?」

  桃陸掀開小年套在身上的鬃毛怪物面具,看見孩子正雙手搭著他的手臂,眨眨圓滾滾的眼睛,淺色的柔軟細髮一點都看不出到底是附近哪家人的孩子,反倒像個外來的混血兒。

 

  在牠的屍塊與血肉上,互道著「恭喜恭喜」、滿臉無知笑容的人們啊……

  銳利的犬齒縫中殘留著咬下皮肉的柔韌感,腥紅獸瞳豎成不祥的針狀──孩子抬起頭、咧開了宛如笑著的嘴角,義無反顧地繼續喊:

  「通通要吃掉!」

 

〈上〉

  一邊啃著充當午餐的饅頭,桃陸瞥了眼乖乖坐在他身邊,同樣在啃饅頭的小年。哇,已經是第五個了。

  要知道這些饅頭各個都不小,他自己最多吃兩個也差不多了——雖然一般來說他不會吃到那麼多就是。

  反正洋芋片都被搶走了,桃陸又是個相當樂觀的人,他現在倒是挺好奇這孩子可以吃下多少東西。

  「話說……小年,你是哪家的孩子啊?」

  解決手中的饅頭後,桃陸看向身旁的孩子,如此問道。

  孩子看都不看他一眼,軟綿綿的小手一伸,又抓了顆饅頭往嘴裡塞。

  「……」桃陸眉一挑,嘴角抽了抽。這孩子是吃飯第一是吧?難道都不怕自己亂跑會讓家人擔心嗎?

  說到這,父親要他晚點送這孩子回去,但他實在不曉得這是哪家的孩子啊……

  桃陸困擾地搔了搔臉頰。這裡是鄉下漁村,他們家雖然是住在離海稍遠的地方,但到爺爺那代都還是靠捕魚維生的。

  「如果是靠海邊那裡的住家……還是那邊住戶的親戚啊?」

  不然附近住著這麼個顯眼的孩子,自己就算了,父親總不會不曉得這孩子是哪家的吧?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桃陸暗自點了點頭。他看著小年一口口吞掉第六顆饅頭,吃完後又接著抓了最後一顆,接著抬眸望向那一票忙碌的親戚們,隨後將正在吃東西而稍顯安分的小年一把抱起。

  「我現在帶你回家,看在你吃了我家這麼多饅頭的份上,給我指個路吧?」

  小年咬著饅頭,圓滾滾的漆黑大眼眨了眨,這讓桃陸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聽不懂他說的話。

  嘆了口氣,桃陸單手抱著孩子,一手從自己帶回來的行李中挖出了個背袋,掃了幾包零食和果汁飲料進去,以這孩子驚人的食量,搞不好等等又會喊著要吃東西。

  反正事逢過年,自家母親買了不少零食點心,他還不至於擔心晚上打牌時沒東西吃。

  和父親交代了聲,桃陸背起背袋、抱穩孩子,接著便走出了家門。

  「好,雖然猜測你是住在附近的海邊,但你還是要給我指個路喔。」

  小年咬著饅頭,不清不楚地哼了聲,桃陸苦笑了下,就當他是同意了。

  希望如此。走出院子,他心裡這麼想。

  順著小路走上通往海岸邊的大路,一路上,家家戶戶皆縈繞著過年歡快的氛圍,燒香祭拜燒金紙,不大的爐飄散出陣陣灰煙,點點火光在爐中跳耀著。

  桃陸抱著孩子走著,小年似是好奇地東張西望,頂在頭上的鬃毛怪物面具隨著他的動作晃啊晃地,好幾次撞到桃陸的下巴。

  見孩子看的連饅頭都忘了啃,桃陸苦笑著拍了拍他的頭,道:「小心別掉了饅頭,拿好啊,不然邊吃邊看也可以啊。」

  孩子眨了眨眼望向他,接著乖乖地低頭咬起饅頭。倒是桃陸不禁一楞,他剛才好像看見小年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紅芒……是錯覺吧?

  新年嘛,一定是因為看太多紅色的東西,看什麼都紅紅的了。

  兀自下了結論,桃陸隨即將這件事拋諸腦後。又走了一段路,他才剛踏上海邊漁港的階梯,村內卻忽然響起了陣鞭炮聲,毫無準備的桃陸頓時被嚇了一跳。

  「哈哈,實在太久沒回來了……」桃陸自嘲地笑了兩聲,「哎,說實話還挺懷念的啊……」

  低喃著回憶起過往,他卻突然注意到懷中孩子的不對勁。

  小年的身子猛地一顫,就像是被鞭炮聲嚇到了一般,接著猛地劇烈掙扎了起來。桃陸一愣,接著連忙哄道:「只是鞭炮而已啦,別怕別怕,一下子就結束了喔……」

  說著,他安撫似地拍了拍小年的背,將他護在懷中後往樓梯上連接的平台走去。

  「快看,是海喔……呃,如果說你家在這附近,應該很常看到海吧……」

  小年的顫抖稍緩了些,他縮在桃陸懷裡,抬起頭,一雙眼晦暗不明,彷彿藏著千萬思緒,陰沉的不似個孩子。

  桃陸一愣。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

  心頭剛泛起疑惑,倏地,一道清脆的少女嗓音便打斷了他的思緒。

  「嗨,請問你是桃陸先生嗎?」

  他愣愣地抬起頭,眼神搜索了下,最後落在正沿著連接下方沙灘的階梯走上來的少女身上。

  那是名嬌小可愛的褐髮少女,一頭微卷的長髮紮於腦後,在海風的吹拂下變得有些凌亂,頸上的格紋圍巾也在海風之下飄動著。

  明明是稍冷的天氣,少女卻穿著長袖帽T配短褲,腳上意思意思地搭了過膝長襪和長靴──她不是這裡的居民,不知怎麼地,桃陸總覺得她有種和環境格格不入的感覺。

  在桃陸發愣的當下,少女友善地朝他一笑,語氣有禮地又問了一次剛才的問題。

  「我是,請問妳是……?」桃陸連忙答道,語氣有絲困惑。這女孩是誰?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

  少女依然微笑著,伸手指了指他懷中的孩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這孩子,可以交給我嗎?」

  桃陸反射性地低下頭,懷中的孩子不知何時停下了動作,睜著大眼直直盯著眼前的少女。

  「妳認識這孩子啊?」見了小年古怪的反應,桃陸再次抬起頭,問道。

  「是的。」少女點點頭,朝著小年伸出手,「把他交給我就可以了。」

  桃陸還沒回答,懷中的小年再次劇烈地掙扎起來,他一時反應不及,孩子就掙脫了他的懷抱,衝著少女伸出的手指一口咬去。

  少女反應迅速地縮回手,躲開了小年的利齒。後者一落地,也不管仍在發愣的桃陸和沉下臉的少女,邁開腳步一溜煙地便往村子的方向衝去。

  「小年!」

  桃陸驚叫了聲剛要追去,身旁的少女就猛地拉住了他。

  「別去。」少女的語氣嚴肅,「那孩子交給我就好,你回去吧。」

  看著少女,桃陸下意識地掙開了她的手,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應該要追上去。

  「……抱歉。」留下這句話,桃陸望向小年幾乎快看不見的身影,長腿一邁便先追了上去。

  「……等等!那孩子很危險的……桃陸先生!」

  少女的呼喊被他拋在後頭,桃陸越跑越快。心頭莫名泛起了一絲不安,濃烈的讓他心慌。

  怎麼回事啊……這一切……

  熟悉的村落就在眼前,桃陸剛踏入巷道,倏地,村內某處便爆出了道尖叫聲。

  不等他判斷出聲音的來向,一震劇烈的爆炸聲接著響起,不出數秒,劇烈的火光和濃煙隨之竄出,那方向……是他家那附近!

  桃陸瞪大眼,繃緊身子,剛才因爆炸而下意識煞住的腳步再度邁開,他急忙地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啊……

  桃陸快速地奔跑著,敏捷地閃過一個個跑出來查看發生什麼事了的村民們,耳邊的騷動和人們的呼喊都被他選擇性屏蔽。不一會兒,他便來到了住家所在的巷道口外。

  一拐過轉角,映入眼簾的卻是佈滿灰煙的街道。

  眼前的景象一片混亂,鞭炮炸響的霹靂聲此時更顯諷刺。然後,他看見了──

  猩紅的眼,昂然利於額前的利角,淺色的鬃毛。

  靈敏地躍至屋頂上,張口咆哮的高大獸類。

  那巨獸睜著大眼,陣陣低吼咆哮。桃陸只覺得渾身僵硬,吼叫聲在耳邊徘徊,他下意識地退後兩步,視線直直盯著那巨獸。

  下一秒,他們對上了眼。

  巨獸伏低身子,大眼直盯著他,而後蓄力一躍朝著他急竄而來!

  『吃掉吃掉吃掉──通通要吃掉!』

  在他因恐懼而往後連退,卻撞上身後的牆面時,他恍惚聽到了淒厲的稚嫩嗓音尖銳地這麼喊道,那聲音好似哭喊,讓他一時忘了轉身逃跑。

  緊接著,巨獸的身影在他眼前放大。

  桃陸緊閉上眼。

  「桃陸先生!」

  預期的疼痛沒有傳來,取代而之的是有些耳熟的女性嗓音。身後倚靠著的牆面倏地消失,他反射性地睜開眼,踉蹌了步才在身前一股及時拉住他的力道下不至於狼狽摔倒。

  「桃陸先生,你沒事吧?」

  桃陸愣愣地低下頭,那名個頭只到他肩膀的嬌小少女正一臉擔心地望著他。吹拂在身上的風帶來一股寒意,他抬眸望向四周,發現自己回到了海邊的沙灘上。

  海風陣陣,讓他混亂的腦袋稍稍冷靜了下來。

  望向村子,桃陸面容又再度染上錯愕。沒有火光,沒有濃煙,整個村子依然充盈著歡快的過節氛圍,剛才的一切就像是幻覺一般。

  「桃陸先生?」

  少女又喚了他一聲,桃陸連忙拉回思緒,下意識地答道:「我沒事……」

  「沒事就好,我還擔心你嚇傻了呢……」少女說道,而後輕嘆了口氣,拉著他便往堤岸走去,「剛剛你看到的那些都不是真的,不用擔心。」

  桃陸默默地跟在她身後,在聽她這麼說後稍稍鬆了口氣。眼前的少女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有好多問題想問,一時卻不知該如何問起。

  少女在堤岸上坐了下來,拍了拍身旁的地面示意他坐下,待他跟著坐好之後才又開口,「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楊語笑。」

  「……桃陸。」雖然明白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他還是說了遍,「叫我桃陸就好。」

  「好的。」楊語笑點點頭,「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我知道的都能跟你解釋的。」

  「……剛才那些是什麼?那些都不是真的又是什麼意思?」

  桃陸的語速有些快──他急著想知道答案。

  「那是還未發生的事,是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楊語笑回答道,語氣平順而淡然,「你可以把這當成是一個預知夢──而你有機會阻止它發生。」

  「預知夢……?」桃陸喃喃,「那,那隻巨獸……牠是什麼?」

  想到那隻朝著自己撲來的巨大獸類,桃陸不禁一陣顫慄。

  楊語笑微垂眼簾,望向大海的方向。

  「那是……靈。」

  「靈……?什麼?」

  桃陸呆呆地望著楊語笑。他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估計很蠢。

  「人們傳頌下來的『年』的故事,具現化出來的靈。」

  楊語笑移回視線,有些無奈地看向他。

  「所以我早就警告過你了,那孩子很危險。」

  「什麼故事具現化出來的靈……意思是,小年他是……呃,妖怪?」明白了她的意思,桃陸張了張嘴,滿腦子的疑惑和不敢置信促使他拋出了下一個問題。

  「你要這樣認知也是可以啦。」楊語笑聳聳肩,「人們口耳相傳,談論著年的故事,進而帶給了他力量。一年又一年,他一次次地重獲力量,接著現形──」

  「然後出現在我家?」桃陸的嗓音拔尖。

  「嗯,你的爺爺……算是道上人吧。」像是在思索著用詞,不介意自己話語被打斷的楊語笑停頓了下,接著才繼續解釋,「他在年的身上下了咒,將他困在這個小漁村中,雖然此舉讓年能獲得的力量變少了,但他還是能在每年的春節現形,再重新被你爺爺打散形體。」

  『這是你爺爺說的,每次都扛著家裡那支祖傳的百年鐵砲古董,說什麼要把小年殺掉切碎再丟回海裡,你看小年還不是每年都來玩。』

  他突然想起父親的這番話。

  原來,這不是玩笑,而是真的嗎?

  想到爺爺,他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那念頭來的太快,他來不及捕捉便一閃而逝。

  他只得暫時不管它。

  「但是,小年他不過是個孩子,那巨獸又是怎麼回事?原形嗎?」

  「沒錯喔,那才是那孩子的原形。」

  得到肯定的答覆,桃陸沉默了下來。

  「……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一會兒後,他又問。

  「你知道年的故事吧?」楊語笑的語氣帶著淡淡的無奈,「一切都是本能惹的禍呀!」

  桃陸一怔,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

  年獸因為飢餓,跑來村子內覓食。

  村民們因為恐懼,攻擊……甚至殺死了年獸。

  ──全是依循本能,生存的本能。

  「復仇……是嗎?」

  桃陸低喃,再次沉默了下來。

  他想到那個一溜煙闖進他家、大鬧一番還吃了一堆東西的矮小身影。

  想到那個因鞭炮聲而嚇得發抖、抬眸時眼底盤據著晦暗的孩子。

  想到獸類朝著他撲來時,那彷若哭叫的尖聲厲喊。

  小年。

  桃陸握緊了拳。

  「我……我想救他。」

  「嗯?」

  轉頭望向楊語笑,桃陸續道:「他一定很害怕吧……明明沒犯什麼錯,卻被人這麼傷害。年獸……不,小年他一定也有不必復仇的路可以走的!他一定……可以不用再發出那麼悲傷的喊叫了!」

  楊語笑望著他,不發一語,神情嚴肅。

  「既然妳說這些是還未發生的事,那麼一定能夠挽回的!」桃陸的語氣認真,他迅速地站起了身子,「我現在回去……謝謝妳!」

  「等等,桃陸。」

  在桃陸轉身離開之前,楊語笑跟著從地上站起,拍了拍褲子上沾到的砂粒灰塵。

  「……我好像明白,你爺爺為什麼會說我會需要你的協助了。」

  說著,她露出了如初見時般的明亮笑容。

  「要阻止的話當然還有辦法,不過不是現在。你此時所在的地方並非『現實』,要改變的話,你得先『醒來』才行。」

  「『醒來』?」桃陸重複了次這個詞。他本以為年獸什麼的就夠超現實了,結果還不只嗎?「妳的意思是,我現在是在作夢?」

  他的語氣有些遲疑,倒是對方點頭肯定了他的話。

  「這又是怎麼回事?」見狀,桃陸連忙追問道。

  「這個嘛……我想,你是繼承了你爺爺的一點力量,或者說是你家族的血脈所隱藏的能力,再加上你爺爺的推波助瀾以及我的力量之下,才有了這場夢。」楊語笑望著他,表情認真,「預知劫難的能力……這就是你們一家的力量,詳細你還是等『醒來』後再詢問你爺爺吧。」

  「是妳讓我做了這場夢?」

  「對,我想看看你夠不夠格參與『年』的事。」楊語笑回答,「如果要讓你攪和進來,你必須擁有足夠的影響力……讓結局變得更好的影響。」

  「我?為什麼?」桃陸望著眼前的少女,問,「還有……妳又是誰?」

  他一直都覺得她很神秘,但現在,他覺得他又更糊塗了。

  「我嘛……和你的爺爺有些交情。」楊語笑搔了搔臉頰,「他說他遲早要走,力量也一年不如一年,但年的事情遲早會釀成災禍,所以我才會來到這裡。原本我是想獨立解決這件事的,但他希望讓你幫忙,還說我會需要你的協助……而你確實能夠幫上忙就是。」

  說著,她聳了聳肩。

  「爺爺說他遲早要走?但他不是──」

  桃陸語塞。

  他突然明白,先前那抹不對勁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了。

  『你看看,每次過年都待在國外不回來,老早就忘了吧?你爺爺說這孩子叫做「年」,每年除夕都會來家裡搗蛋,不過晚上爺爺就會帶他回去,我看老爸從來沒有趕人家走,就把他當成是過年限定的神祕小客人了。』

  『但是爺爺今年夏天時已經過世了吧?』

  『所以晚一點你就到附近找找他到底是哪戶人家的小孩,負責送他回家囉。』

  他為什麼會脫口而出那句話?爺爺明明還好好的啊!

  「桃陸?」楊語笑納悶地喊了他一聲,「你怎麼了嗎?」

  「……」桃陸張了張嘴,「那個,這個夢……發生的事都是未來可能發生的嗎?」

  他知道這個說法很拗口,但他想不到別的了。

  「嗯……不好說,但確實是可能之一。」她答,「問你爺爺吧,你們家的能力自然是你們家的人最清楚了。」

  「……好。」桃陸頷首,「……那,我現在該怎麼『醒來』?」

  「放心,這不難,交給我就行了。」楊語笑勾起嘴角,「……話說,我本來還以為你會不敢置信或是歇斯底里呢,沒想到比我想像的還快接受現狀啊。」

  他苦笑。這該說是多虧小說、漫畫等等的影響嗎?

  「準備好了嗎?好了的話就閉上眼,準備回現實去努力囉。」

  桃陸慎重地點點頭,應了聲,接著依言閉上眼。

  他感覺到有什麼輕觸上他的額。

  「晚點見,桃陸。」

  然後,他的意識墜入黑暗。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