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2017年01/20~02/12參加POPO舉辦的2017藍白瘋狂創作大PK的作品

※以下正文。

 

 

  鬧鈴聲。

  相當刺耳且令人煩躁的鬧鈴聲。

  桃陸猛地掀開了棉被、坐起身。他先是呆坐了幾秒、伸了個懶腰,才取過放在枕邊的手機,關掉鬧鈴。

  今天是除夕。

  在廁所刷牙梳洗時,他這麼想道。

  對了,說到除夕,他好像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唔,記得好像是關於年獸什麼的……想不起來。

  算了,反正只是個夢。

  吐掉嘴裡的牙膏泡沫,桃陸果斷地將這事拋諸腦後。

  今天會有很多親戚過來,家裡會熱鬧很多。他自從數年前到外國留學後就已數次不在家過年了,說起來倒是有點懷念呢。

  打理完自己,桃陸回房換了衣服,接著走到大廳準備要吃早餐。

  「早。」

  坐在大廳中的爺爺看到他便打了聲招呼,語氣蒼老卻又不失威嚴。

  「早啊,爺……爺。」

  看著坐在藤椅上悠閒地泡起茶來的爺爺,桃陸的腦袋空白了幾秒。

  呃。

  那瞬間,夢的內容清晰地浮現於腦海,桃陸只覺得萬分驚愕,千百個驚嘆號都不足以表達他此時的驚恐。

  「爺爺!」他快步走到爺爺前方,隔著矮桌與他對望,「你、你……昨天那些……不是夢?」

  「大驚小怪什麼,小子,還不快坐下。」

  爺爺淡然地斥喝了句,桃陸聞言連忙坐下,接著手中就被塞了顆饅頭。

  「早餐。你媽在忙,等等你叔叔阿姨都會來,你不用幫忙,去辦正事。」

  接過饅頭,桃陸卻沒有馬上開動,「爺爺……小年他……」

  「這麼多年了,是時候該做個了結。」爺爺的眼中閃過一抹利光,「那女孩說你合格了,晚飯以前,你還有十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解決這個災禍。」

  桃陸沉默著點了點頭,「……那,爺爺,你為什麼會跟她說,她會需要我的協助啊?」

  「傻小子,你畢竟是我桃家的人,況且爺爺和那年獸鬥了這麼多年都沒能有個勝負,換做是你,說不定能有個結果。」爺爺淡定的喝了口茶,「快吃你的早餐,那女孩八點會過來,別讓人家等了。」

  桃陸反射性地瞥了眼腕上的手錶,七點五十二,還有八分鐘八點。他連忙低頭啃起饅頭來,至於其餘的疑惑,他只得將它們先行壓下。

  等他想起就算楊語笑八點來了,小年還沒出現他們也不能幹嘛時,已經是他啃完饅頭之後的事了。

  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詢問,桃陸就被自家老當益壯的爺爺拎著後領趕出了門。望著門板在身後毫不留情地關上,桃陸抽了抽嘴角,只覺無限蒼涼。

  「早安,桃陸。」

  桃陸將視線從門板移回前方……再稍稍往下,接著和笑臉吟吟的楊語笑對上了視線。

  「早。」他答。

  「桃爺爺看起來還不錯呢。先辦正事,晚點再跟他打招呼。」楊語笑將視線投向閉合的門板,語氣輕快地這麼說道。

  ……爺爺啊,好歹人家也是來幫忙的,你少說也出來打個招呼嘛!

  暗自腹誹完自家爺爺,桃陸直接問了,「我們要先做什麼?」

  「事實上,這要看你打算做什麼喔。」楊語笑眨了眨眼,「那孩子中午左右才會出現對吧?這期間,你得想好該怎麼做才能幫助他喔。」

  桃陸抱胸思考起來,幾秒後,他道:「我想,要先讓小年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類都對他抱持著惡意……或許,可以帶他到附近玩之類的?啊,還有他可能很餓,帶點零食什麼的給他好了!」

  「到附近玩嗎?聽起來不錯喔。」楊語笑附和地點了點頭,朝他豎起大拇指,「這部分就要看你這個當地人了,加油!至於你的人身安全就交給我囉!」

  桃陸剛想吐槽說沒那麼嚴重吧,但一想到昨晚夢中朝自己撲來的巨獸,他連笑都笑不出來。

  「……麻煩妳了。」

  他只得這麼說。

  「包在我身上。」楊語笑略顯俏皮地抬手行了一禮,接著便邁步往外走,「走吧,既然要帶他到附近玩,我們先來規劃路線吧。」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了桃家,順著道路在村裡四處晃著。他們走過了大街小巷,和路上碰到的鄰居笑著互道著恭喜發財、新年快樂等祝賀詞,最後,他們來到了海邊。

  風不大,波浪沖刷著沙灘,看著看著意外地讓人有股平靜的感覺。

  他們討論好了「計劃」,接下來就是動手準備的時候了。話雖如此,站在海邊的兩人一時都沒有動的意思。

  數分鐘後,桃陸伸了個懶腰,「走吧,得開始準備了。」

  「嗯。」

  踏上堤岸,兩人快步地往桃家的方向前進。事前準備,他們需要一些材料和工具才行。

  進屋時,他們正好跟從廚房出來的爺爺碰了正著。

  「桃爺爺好!」楊語笑率先打了招呼。

  「妳好。」爺爺微微頷首,接著提起手中一袋裝了不少東西的塑膠袋,「你們需要的東西。」

  兩人一愣,桃陸率先上前接過塑膠袋一看,接著驚訝地望著自家爺爺,「爺爺你怎麼知道我們需要這些……」

  爺爺擺了擺手,「這些不重要,快去吧,基本都處理過了。」

  「……好,謝謝爺爺。」桃陸表情認真地頷首應道。

  「另外,」爺爺停頓了下,「小心點。」

  「嗯!」桃陸應道,「我們一定會成功的。走吧。」

  兩人走出屋外後,桃陸確認了下時間──他們還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準備──接著便按照計畫開始進行他們的「布置」。

  等到忙完,已經十點半左右的事了。

  桃陸獨自回到了桃家,進屋時,他不意外地看見裡頭已是熱鬧無比。剛才回來拿東西就有注意到聲音了,親戚們估計早已攻佔了客廳廚房和客房。

  剛進門沒兩分鐘,沒看見爺爺而在屋內四處找的桃陸就先後被叔叔阿姨姑姑嬸嬸等人攔下,大概是太久沒回來過節的關係,每個人抓住他就是一陣閒話家常。話題不外乎是環繞在他出國留學的狀況如何,甚至有幾位還問他交女朋友了沒,其中還有一位眼尖看到了他剛才跟楊語笑一同回來,拉住他就賊笑著問他那妹子是誰。

  「……來附近玩的朋友。」他這麼答。

  「朋友?確定沒說錯嗎?」堂哥聽了,促狹地這麼問道。

  好不容易擺脫了八卦的堂哥,桃陸精神疲勞地回到了客廳,他在經過後院時從奶奶那裡得知了爺爺去別家串個門子的事情。

  爺爺怎麼會挑在這時候出去啊?

  雖然覺得疑惑,但他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才剛想坐回椅子上稍作歇息,稍顯暴躁的敲門聲就倏地響起,桃陸一楞,隨即神色一凜。

  ──是小年嗎?

  意識到這點,桃陸連忙從座位上站起,大步走到門前。開門的那一瞬間,他發現自己異常的冷靜。門一開,那抹嬌小黑影便一溜煙地衝了進來。

  由於早有準備,桃陸俐落地伸手一撈,在孩子撲上他家餐桌前搶先一步阻止。

  眼明手快地從桌上抓了個發糕塞進孩子手裡,桃陸及時阻止了孩子往自己手臂張口咬下的舉動,「這給你吃啊,要吃的話還有,別急。」

  孩子接過了發糕,反而不掙扎了。桃陸將他抱穩,伸手揭開了他臉上的鬃毛怪物面具。同樣圓滾滾的眼睛,細碎柔軟的棕髮,此時的他正睜大眼睛望著桃陸。

  「你好啊,我叫桃陸。」桃陸朝他友善一笑,「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眨了眨眼,低頭望了眼手中的發糕,這才用著細細的嗓音回答,「……年。」

  很好,可以溝通!

  「那麼,歡迎啊,小年。」抱著孩子往屋內走,桃陸將他往椅子上一放,蹲下身望著他,「今晚一起吃飯吧,我媽的廚藝超棒的,還有一票阿姨嬸嬸幫忙,今晚絕對讓你吃到撐!」

  小年乖乖地坐著,沒有回答,而是兩三口解決掉手中的發糕,頓了下後,他將發糕外頭裹著的紙扔到桃陸臉上,「……還要。」

  桃陸抽了抽嘴角,將臉上的紙扔進它該去的垃圾桶,伸手輕敲了小年的頭一下,「食物還很多,要吃可以,但是不准亂丟垃圾!」

  說完,他直接抓了三個發糕塞給小年,想了想又倒了杯水給他。

  「哎呀,今年小年也來了啊。」

  從廚房走出來的父親看到小年和桃陸,有些意外地道:「還以為你在國外待了那麼多年不回家過節,根本不會記得小年呢。」

  確實是這樣啦,不過凡事總有意外嘛。

  心理這麼想,表面上桃陸還是聳聳肩,「爸,我帶他出去玩喔,老悶在屋裡多無聊啊。」

  「去啊,三點前回來啊。」

  「知道啦。」得到父親的允許,桃陸抄起先行備妥、放滿了食物飲料的背包,望向坐在一旁的小年,「走吧,我們出去玩。」

  說著,他伸出手。

  小年望著他一兩秒,先是又抓了個發糕,這才握住桃陸伸過來的手。

  走出桃家,一大一小並行走著,往海邊的方向前進。一路上,桃陸隨口跟他閒聊了幾句,也不在乎小年只顧著吃東西不理他。

  整個小村落瀰漫著一股熱鬧歡欣的氣氛,讓人也忍不住愉快起來。

  在兩人快走出村子的範圍時,一陣鞭炮聲倏地響起,霹靂啪啦的聲響為過節增添了絲氣氛。桃陸還來不及感嘆,身旁的孩子就忽然一震,手中的發糕落在地上。

  小年猛地甩開了桃陸的手,雙手抱頭縮起了身子。

  桃陸一楞,接著撈起孩子,快步往海邊跑去。

  「不會有事的,別怕,這裡不會有人再傷害你!」

  大步跨上樓梯,桃陸一邊這麼喊道。縮在他懷裡的孩子一邊發抖一邊低喃著「不要」、「好痛」、「好可怕」之類的詞,讓桃陸聽了又是一陣心疼。

  全都是因為本能而造成的結果,到底是誰的錯?又為何事情會演變至如此?

  他好像更能體會楊語笑當時那絲無奈的涵義。

  鞭炮聲沒有持續很久,很快便停止了,縮在他懷裡的孩子依然維持著同個姿勢,倒是顫抖的沒那麼嚴重了。

  桃陸一邊安撫他一邊走下階梯,來到了沙灘上。沿著沙灘再走一小段路就會抵達一個有些隱密的洞穴,桃陸的目的地正是那裡。

  一路上,除了海風帶來的淡淡鹹味,空氣中漸漸滲入了一種淡淡的香氣,隨著他們的接近益發濃厚,就連小年都不再害怕,從桃陸懷中抬起頭來,好奇地打量起四周。

  沒多久,兩人抵達了目的地的洞穴。

  坐在洞穴外的平坦處,楊語笑看見他們時站起身,朝著他們揮了揮手,「桃陸!」

  桃陸揚了揚手作為答覆,抱著小年來到了楊語笑旁邊。

  「小年,跟你介紹一下,她叫楊語笑。」

  桃陸介紹道,但小年根本沒有理他的意思,一雙大眼正閃閃發亮地看著地面上架起的火堆,一旁正在烘烤著的魚散發出了濃濃香氣。

  望見那些明顯被完美處理的魚,桃陸一邊放下小年,一邊有些驚訝地道:「沒想到妳真的處理好了。」

  「當然啊,嘿嘿。」

  望著楊語笑臉上那抹笑容,再看看那些魚,桃陸真心覺得這個剛才還不太敢徒手抓魚的女孩,居然能在短時間內將牠們處理妥當,並放至火堆邊烤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再等一下下就好囉。」楊語笑對著小年一笑,「你餓了吧,桃陸那邊有不少東西,你可以先吃點。」

  小年有些警戒地望了她一眼,轉頭看向桃陸。

  桃陸直接塞了包洋芋片給他,接著又挖了罐果汁,「給,先吃點就好,零食可不能當正餐。」

  這時間已接近中午,差不多可以吃午餐了。

  小年接過洋芋片,撕開包裝後吃了起來。桃陸見他乖乖坐著,便打算先去幫楊語笑準備午餐。

  看見已經擺好在盤子上的食物,桃陸有些驚訝地挑起眉,「妳弄的?」

  先前烤好的肉片、蔬菜和麵包被加工成了三明治,外觀看起來明顯有一定水準,他看著都懷疑這真的是他們剛才烤好的肉片嗎。

  楊語笑朝他一笑,將三明治遞給他,「等等先給小年吧,這邊還有,餓了也可以先吃。」

  桃陸接過三明治,轉過頭,不意外地看見小年已吃完了洋芋片,此時正睜著大眼望著他手中的三明治,桃陸索性順勢遞了過去。

  小年接過,張口吃了起來。

  「桃爺爺幾乎什麼都準備好了呢。」楊語笑豎起大拇指,「這邊還有香菇串和沙拉——香菇是順手烤的,至於沙拉,因為有不少蔬菜水果,所以就弄了。」

  「妳好厲害。」看著那些食物,桃陸感嘆道。

  「來,這給你。」將幾串香菇遞給桃陸,楊語笑又塞了份沙拉給小年,接著回頭去擺弄火堆旁的魚。

  仔細看著魚的她似是沒有注意到小年盯著她的視線。小年依然不說話,手中拿著的是少女遞給他的沙拉,嘴裡仍殘留著三明治的味道,他維持著這姿勢一動也不動,直到有股力道無預警地拍上他的頭。

  他瘦小的身軀微微一震,轉頭望向摸了摸他的頭的桃陸。

  「怎麼了,在想什麼?」

  桃陸這麼問,小年眨了眨眼,和他對視了幾秒後移開視線,專心地吃起沙拉來。

  他在心裡一次次告訴自己,這些人類,肯定是別有所圖……

  桃陸看著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真心覺得小孩子真難懂──此時的他暫時性地忘記了小年的年齡估計還比他大這點。

  解決了這頓看似平靜實則不然的午餐,楊語笑獨自留下來收拾環境,以著不容質疑的語氣要桃陸帶著小年出去散步。看了看並沒有多髒亂的環境,再看了看身邊低頭不語的孩子,桃陸思考了兩秒便點頭答應了。

  牽著小年沿著海邊走著,桃陸一邊構思著要說的話,一邊偷偷觀察著小年;同樣地,低頭不語的小年也在觀察著身旁的人類,他並未完全信任他,尤其桃陸又是桃越的孫子,他更應該提防。

  但是……想到桃陸那友善的笑容、安慰他的話語,他就忍不住想試著去信任……不行!

  小年暗自遙了搖頭。

  「小年。」桃陸的聲音倏地響起,他一怔,反射性地抬頭望向桃陸。

  桃陸不知何時停下了腳步,表情認真地望著他,「我大概知道你以前發生了什麼事,倒也不是要說什麼人類不是有意傷害你的……我只是想告訴你,人類並不是都那麼壞的。」

  桃陸蹲下身,語氣和表情都極為認真,「我不知道爺爺和你之間又是什麼關係,但是,小年,能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嗎?」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我們也能好好相處的,好嗎?」

  聞言,小年一時間不知所措了起來。

  他看著桃陸認真的眼神,黑眸瞪大,忍不住移開了視線。

  信,還是不信?

  他身體輕顫,眼神飄移,接著喃喃地開了口,「人類……你們、為什麼……」

  在桃陸反射性地微微向前傾,想聽清楚小年的話語時,小年猛地大力搖了搖頭,嗓因拔尖。

  「──你們人類都是騙子、壞人!」

  他尖聲大喊。

  「不要想騙我!你一定也有什麼目的!」

  說完,他猛地伸手朝桃陸一推,接著邁開步伐朝著另一端逃竄而去。

  「等等!小年!」

  他將桃陸的呼喊聲拋在後頭,頭也不回地逃跑了。

  做為非人的他,想要甩開桃陸可說是輕而易舉。確定他沒有跟上來後,小年在一處大石頭後蹲下身子,低低喘氣起來。

  『──沒錯,就是這樣,人類都是不懷好意的,而且最會說謊了。』

  一道沙啞粗糙而雌雄莫辨的嗓音倏地響起,小年毫不意外,只是略為迷惘地抬起頭,伸手摘下頭上的面具。

  「說謊?」

  『是啊!說謊。』聲音彷彿嘆息似地道,『互相欺瞞,以著謊話掩蓋惡意,那叫桃陸的小夥子可真厲害,你可別被他騙了喔。』

  「……他真的在說謊嗎?」

  『他一定正想著怎麼除掉你──只要你一放鬆戒心,他就會趁機殺了你!』

  一抹黑影自面具中飄出,在小年身旁繞了圈。

  『別忘了你一直以來的目的呀!』附在小年耳邊,黑影神秘兮兮地道:『你以前所受的苦,是時候向那些自私而又愚蠢的人們做出報復了……』

  腦中清晰地浮現人們殺了他後歡欣的模樣,小年稚氣的臉龐剎那間有那麼一瞬的扭曲。

  『桃家的先祖是殺死年的兇手,得以重獲新生的你、獲得了力量的你……是時候,該向桃家的人們復仇了啊!』

  黑影放聲大笑,尖銳的聲音刺耳無比。它攀附在小年耳邊,有如誘惑似地輕聲說道:『來吧,讓我幫助你──與我交易,我將給你壓倒性的力量,桃家再也無法傷害你,相反地,他們必須付出代價!』

  小年瞪大眼,黑眸中閃動著的鮮紅再也不是錯覺,張狂地吞噬了黑。

  「桃家……必須付出代價!」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