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東方同學,歡迎你來到潘德拉學園。」

  望著眼前笑臉盈盈的白髮女子,東方有那麼一瞬間是腦袋一片空白的狀態。

  眼前的女性身著淺藍色制服外套和同色短裙,站姿筆直而優雅,一頭白色的長髮在中段束起,長度直逼腰際,眼瞳是湖水般的綠。東方下意識地打量完女子的樣貌,接著將視線投向她後方,而後是四周的環境。

  女子背後是一扇樣式簡單的木門,周圍則是潔白的牆面,牆面上頭佈滿了各式各樣複雜的刻紋,此時有部份正閃爍著水色的光芒,並逐漸轉弱當中。

  這是間圓形的小屋子,中央有個稍高了幾階的小平台,東方現在就跌坐在這平台上,而他身下正有個緩緩運轉著、同樣由複雜的水色紋路組成的魔法陣,其面積幾乎佔領了整個平台。

  水色的紋路就和牆面上那些發光刻紋一樣,正在逐漸減弱、淡去。

  收回視線,大致觀察完周圍環境的東方轉而思考起自己為何會在這個地方。

  東方記得自己在這裡醒來前是待在一片黑暗之中的,那時候,自稱希羅達的稚嫩嗓音將他從放棄邊緣拉回,耐心地解答了他的各種問題,直到後來……好像是他因莫名的疲倦而昏睡過去之類的吧?再次恢復意識時就是現在,前方這名陌生女性微笑著和他打了招呼。

  至於女子口中的「潘德拉學園」,根據希羅達的說法,他似乎是被選中的學生,接下來會在這裡學習好一段時間的樣子。

  白髮女子相當有耐心地等著東方從吃驚錯愕之中回過神來,同一時間也在觀察著對方。這名新來的學弟有著一頭整齊的棕色短髮以及蒼藍的眸,五官端正的臉龐帶著一絲對現況的茫然,然而那抹情緒很快便轉為若有所思,沒幾秒便自行從地上站起,重新望向她。

  「妳好,請問妳是……?」

  「我是白鳥.斯克德,和你一樣都是這所學園、同一院別的學生,不過我大你幾屆就是。」白髮女子回應道,「接下來我會帶你大致參觀一下這所學園,並幫你安頓好其餘事項,有什麼問題隨時都可以提出。」

  「……好,麻煩妳了。」東方點了點頭,腦中不禁回想起之前希羅達告訴過他的資訊。

  那道稚嫩的嗓音猶然清晰。

  「我猜,老師已經告訴過你潘德拉和時空獵人的事了,但可能還不夠仔細……總之,我重新說明一次給你聽吧。」白鳥領著東方走出屋外,同時這麼說道。

  「妳說的老師就是指希羅達?」東方想起那人曾說過自己是學園的師長之一。

  「是的,他是我們水之院的院長。」白鳥回答道,東方注意到她的表情閃過一絲落寞與苦澀,然而很快便被她掩去,「回歸正題。你現在所見的這個地方、潘德拉是座時空獵人的學園,它獨立於世界之外,是只有我們這些被選中的『逝者』才能進入的地方。而所謂的時空獵人,則是負責維持平衡的存在。」

  「在這個時空之間存在著許多妖族,妖族是一種藉由和各個世界的住民們交易來生存的種族,他們能完成與之交易者的願望,至於他們索取的代價,則是『時間』。」

  「時間?」東方語帶不解。

  「他們得到的時間越多,存在的時間就越久,也越強大。」白鳥說,「或者要說是『壽命』也可以。」

  以壽命……換取願望的實現?

  東方感到不可思議。

  「但,這樣干涉世界的運轉可說是破壞了應有的平衡,所以才會有我們這些時空獵人的存在。我們的義務是阻止他們,維持秩序,不讓應有的平衡被破壞。」

  「義務?」東方微蹙了下眉。這個略帶強迫意味的詞令人有些不快。

  「啊,學弟你的狀況比較特殊。」白鳥笑著側頭望了他一眼,「會來到這裡,不只是學園選擇了我們,也是我們選擇了這個機會,沒有人例外。而你之所以會在這裡,原因只有你自己知道,困惑的話,就試著自己把它找出來吧。」

  對於白鳥的話,東方沉默了下,隨後頷首表示同意。

  他為何會來到這裡……現在的他可說是毫無頭緒,畢竟他對自己的過往一點印象都沒有,想推論也無從推論起。

  「回來說說潘德拉。」帶著東方穿過幾條走道,白鳥說道,「潘德拉學園內共有五座學院,分別為火之院、水之院、雷之院、地之院、風之院,主要差異在於所使用力量屬性的不同。」

  「力量屬性?」

  「嗯,你看。」

  白鳥伸手指了指前方示意。兩人此時正來到了一處寬廣的矩形場地旁,整個場地佔地頗大,其中有一處被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圍出了一塊區域,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屏障的四個角飄浮著某種結晶體,周圍環繞著幾道細小的符文。

  而在屏障之中有著兩群人,他們穿著和白鳥相同款式、卻分別是黃色與紅色的制服,明顯是兩隊人馬。人群中央則有兩道人影正在交戰著,分別是穿著黃色制服、手持長劍的少年,以及穿著紅色制服、身旁環繞著烈焰的少女。

  「嗯……是雷之院二年級和火之院二年級。」認出雙方班級的白鳥說道,「簡單來說,每個學院主要使用的力量都不同,像是雷之院的雷電、火之院的烈火。而我們水之院,顧名思義就是以操縱水與冰為主的。」

  像是在應證白鳥的話,被烈焰逼退的少年伸手往劍刃上虛抹,沾上電光的長劍下一秒便往少女斬去,少女操縱火焰的手一頓,反應及快地側身閃避,沒讓那電光沾到自己身上。

  兩人的步調相當快,眨眼間又是數個交手過去。

  「對了,你有慣用的武器嗎?」從戰況上移開視線,白鳥問道。

  東方一愣,隨後幾乎是反射性地開口,「劍……之類的。」

  脫口而出後他才覺得疑惑,自己擅長用劍嗎?不然怎麼會一開口就是這個呢?

  「了解。」白鳥回應道,接著將話題帶回學院上,「以現在的狀況而言,每個學院分四個年級,一個年級一個班。你的話,自然是水之院一年級的學生了,不過你的狀況有些特殊,現在是上學期,上明月一日,學期已經過了快二分之一了。」

  東方覺得自己的問題好像越來越多了,他蹙了下眉望向白鳥,等著她繼續解釋。

  「因為一些技術上的意外,你的入學時間點被迫往後延了,所以你並不是走正常的新生流程進來的。基本的新生茶會、訓練、還有測驗等等……有些順序調了下,有些則是用了替代方案或是延後。原本迎接你的應該是你的直屬,但不巧的是他今天課程幾乎滿堂,所以只好請我來代班。」白鳥說著,聳聳肩,「但這些都不要緊的,不過你的新生禮包他沒有給我……嗯,總之他是說要親手交給你才行。」

  「……會有什麼影響嗎?」東方追問。至於那個新生禮包……他莫名很想吐槽這個稱呼啊。

  「基本上就是學業上的落後,但這部分我可以幫你補,你的直屬和老師們也都會幫忙的。」停頓了下,白鳥的視線染上了一絲擔憂,或者說是憐憫,「然而,很不幸的,這學期的第一次期中考就定在十幾天後,一年級的綜合測驗向來又是排在期中考最前面的。」

  東方花了兩秒才反應過來白鳥這句話所隱含的意思。

  十幾天後是期中考,而以他現在的情況……他能考嗎?

  「不能不考嗎?」他抱著一絲期待詢問。

  白鳥拍了拍他的肩膀,「分數這東西,聊勝於無嘛。」

  ……看來是得考了。

  有些無奈地接受這個事實,東方又問:「所以……那個綜合測驗是在考什麼?」

  「你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年級內的大型混戰。」白鳥解釋,「整個年級的學生打散編組,小組人數依情況而定。基本上每次考試內容都不一樣,我無法跟你保證考試時會有什麼情況,只能說這是一個需要隨機應變的考試。」

  看著東方似懂非懂的表情,白鳥一勾嘴角,「詳細之後再跟你說明吧,現在先參觀校園要緊。之後還有個精簡版的新生小茶會,趕得上的話還可以先讓你去教室露個臉……啊,如果進度太快可以跟我說,我們可以調整的,我很久沒帶新生了,怕是漏了些什麼。」

  「……不,不會。」東方應道。也是,現在先把眼前的情況搞定,期中考什麼的好說也是之後的事情嘛。

  將視線移回眼前的廣場上,白鳥繼續說明道:「總之,這裡是上戰鬥相關的課程會用到的地方。至於那道半透明的屏障則是小型結界,內部可以承受一定程度內對周圍環境的傷害,也就是說下課時只要把結界撤除,被戰鬥波及的環境就能一併復原了。」

  「聽起來還真方便……」

  「確實呢。」白鳥附和,「走吧,我們去下個地方。」

  離開廣場,白鳥帶著東方往另一個方向走去,途中不忘解釋:「我今天先帶你參觀幾個主要的地點,像是剛剛看的廣場,還有圖書館、保健室、學生餐廳等等,這些你先記著,其他之後再看也不遲。」

  沿著小徑走著,白鳥邊走邊和東方介紹周圍的景象和建築物,接著率先來到了屬於圖書館的四層樓木製建築物外。

  從敞開的大門可以看見裡頭的大廳,乾淨寬敞的空間看起來相當舒適,內部擺放著幾區桌椅及書櫃,更深處可以看見向上的樓梯。

  「這裡是圖書館,進去需要感應身分,基本上學生和教職員工都可以進出。」白鳥說道,伸手指了指門前一座石製的小圓柱,上頭刻著一個正散發著淡淡白光的法陣,「把手放到上面感應就行。」

  示範性地將手輕按上法陣中央,白光隨著她的動作閃爍了下,白鳥接著回頭望向東方,「這樣就行了,來吧。」

  東方依言照做,順利地跟在白鳥之後踏入了建築物內。

  「圖書館的限制滿嚴格的,因為裡頭有不少危險的書籍,並依照危險度劃分成了數個區域擺放。每個人能接觸的區域多寡有差,而各個區域的出入口都會有像門口那樣的感應措施,以防資格不符的人隨意踏入。」白鳥說明道,「新生的話能接觸的範圍是一二樓,二樓有不少實用的參考書籍和有趣的書,你的直屬對圖書館很熟,之後你也可以請他帶你來參觀。」

  「不同年級的學生能接觸的地方不一樣嗎?」東方疑惑地問。

  「是有點關係,但不是絕對。」白鳥搖了搖頭,「以一般狀況而言,畢業以前你就能接觸到三樓的書籍,但四樓的部分就只有特殊身分的人才能進去,擁有這資格的學生很少。」

  疑惑得到了解答,東方暫時沒有追問資格如何取得的打算。在和白鳥一起稍稍參觀了一樓後,兩人便接著往下個地點出發。

  「理論上,在我們學園是不會死人的。」以這句話作為開頭,白鳥說明起了他們接下來要去的保健室,以及學園的「重要規則」之一,「若是真不小心發生了意外,只要是在學園內就能透過保健室進行復活,但良心建議還是不要亂死比較好,一來是死亡會扣平時成績,扣分很重;二來去保健室復活就會有心理陰影──這點難以言傳,但還是希望你沒有機會體會到。」

  想到方才在廣場看到的那場對打,東方大概可以猜到所謂意外的原因。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確實也沒有隨便亂死的打算。

  都死過一次了,珍惜生命啊……雖然他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兩人一前一後地踏入了離圖書館不遠的校舍內。這棟校舍包含了師長們的辦公室以及各類研究教室等等,至於對學生們相當重要的保健室就位在一樓,進校舍後右轉就是了。

  「打擾了。」一邊說著,白鳥推門踏入了保健室內。

  保健室內點著燈,將半個空間照的明亮,另一半則由布幕隔開,可以看見那邊的燈是暗著的,不知是為了方便人休息還是根本沒有人。

  至於這間保健室的主人——一名將漆黑髮絲盤在腦後、身穿白袍的女性——此時正坐在座位上,只在兩人進來時旋過椅子,一雙同樣漆黑的鳳眼飛快地掃過白鳥,最後停留在東方臉上。

  「這就是妳今天帶進來的新生?」她問,將東方從頭到腳打量了遍。

  「是的,他叫東方。」

  「妳好。」東方低頭打了聲招呼。

  「伊提娜希兒。」女子報上名字,像是禮尚往來一般,「希望我不會常在這裡看到你。」

  「……我盡量。」

  簡單打完招呼後,伊提娜希兒便將注意力擺回桌面上的文件了;白鳥則是帶著東方退出了保健室。

  「受傷或不舒服的話來這裡就行了。順便告訴你,伊提娜希兒老師的原則是:保健室不說再見。」白鳥說,「好,下一站是學餐。」

  緊接著參觀了接近用餐時間而開始出現人潮的學生餐廳後,白鳥又向東方大略說明了五大學院的位置,便帶著他往他們所屬的水之院走去。

  「現在距離下課還有一點時間……嗯,新生小茶會是定在六點,差不多是大部分人最後一堂課的時間,那時候學園內會熱鬧些,放學後的大家湧入學餐的場景可是不容小覷的呢。」白鳥笑著說,「不過這個時間他們還在上課……那就先去小茶會,明天再讓你見見同學們,你不介意吧?」

  「不會。」東方答道。

  「等會茶會的地點定在水之院中庭,那邊不會有學餐人多的問題,所以不用擔心第一天就得去顛峰時段人擠人。」

  學園的面積頗大,連帶各建築物之間的距離也不小,兩人走了一小段時間才抵達目的地。這座以水為名的學院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以某種白色建材架構而成的主體目測有兩層樓,從窗戶可以看見一樓的教室有幾間正在上課。

  「這裡就是水之院了,一年級教室在一樓。」白鳥抬手一指,「就是那間。」

  東方順著白鳥的手勢看去,映入眼簾的正是位於一樓最左側的教室,幾乎是同一時間,兩道緊貼在窗戶旁、注意到東方視線的人影大力揮了揮手,臉上的笑容可謂燦爛無比。

  「啊,這屆的一年級生都特別熱情呢。」看著那兩位大力揮手的少年,以及教室內開始探頭探腦的學生們,白鳥感嘆似地這麼道。

  東方沒有答話。對於那些意外熱情的同學們,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被這陣勢嚇到了。

  尤其是那兩名貼在窗戶上的學生——等等,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這副如果可以就想探出窗戶或是乾脆爬出來的架勢是怎麼回事?

  兩名男學生的誇張舉動沒有持續太久,很快便被教室裡的授課老師一人敲了一記,抓回座位上好好上課了。

  見狀,東方鬆了口氣,並果斷無視了身旁學姊樂呵呵的笑容。

  經過這段插曲,兩人踏上了大門前的幾階階梯,正式進入了學院之中。

  整個學院的建築物呈現「口」字型,被圍繞在中央的庭院中有著一座湖泊,其面積幾乎佔去了整個中庭。湖上方搭建著幾座供人通行的橋,其中還建有兩座小型的涼亭,分別盤踞在湖泊兩側。湖泊周圍則是種植著各種花草樹木,種類不少卻整理的井井有條。

  一踏入中庭,東方便被這環境吸引,他的視線掃過眼前的廣大湖泊,隨後定在某處,表情從驚艷轉為目瞪口呆。

  天啊!誰可以告訴他右側那道從天而降的瀑布是怎麼回事?

  在他的右前方有著一道落入湖中的瀑布,抬頭順著水流望去,可以看見它是從空中流淌而下的——也就是說,這是一道源頭在上方某處的瀑布。

  而且剛才在外頭還沒怎麼聽見瀑布發出的聲響,踏入中庭後才注意到那水聲,但並沒有想像中的吵雜。關於這點,東方猜測應該是有什麼隔音措施之類的。

  「這座湖是『凝湖』,是一座有力量的湖泊。」站在東方旁邊的白鳥介紹道,「它的源頭在上面,上方有一座比它小,但是力量更為純粹的湖,名為『淨湖』,那道瀑布就是從淨湖來的水流。」

  「原來如此……等等。」回過神來,東方隨即發現了它的不合理之處,「如果說這邊的水是從上面流下來的,那上面的湖不會流乾嗎?」

  「所以我說,這是座有力量的湖泊呀,你可以不必擔心它們會乾涸。」白鳥回答,雖然這解釋有說等於沒說,「走吧,你的新生茶會就在那邊。」

  抬手指了指左邊的涼亭,白鳥率先跨上了橋。東方慢了步追上,跟著白鳥穿過連接的橋面來到了目的地。

  被樹藤和水中生長出的植物包圍的石製涼亭有些隱蔽,乍看之下甚至有種老舊建物的感覺,只能從樹藤間隱約瞥見裡頭有燈光溢出。跟著白鳥撥開遮住入口的樹藤往內走,東方只覺得眼前景象一閃,一座寬廣的平台頓時映入眼簾。

  「空間術法。」知曉學弟肯定會感到疑惑,白鳥主動解釋了句。

  不同於外頭看見的景象,平台的面積明顯有著落差。照亮整個空間的是鑲嵌於涼亭頂部及周圍石柱上的數枚暗金色結晶體,周圍則是如外頭看見的一般被眾多樹藤包圍,從內部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頭,但從外則看不清內部的景象。

  而在涼亭中央的則是一座樸素的石製桌椅,此時上方正被人擺上了各種精緻的小餐點,以及一些簡單的餐具。

  見到兩人進來,站在桌邊、明顯正等待著他們的一對男女便邁步迎了上來。

  少年有著一頭湛藍的微捲長髮,乍看之下好似水流一般,眼眸則是深邃的藍,面容稍顯冷淡;少女則是一頭銀髮,在後腦杓束了個髻,其餘髮絲紮成了束條細辮垂下,眼瞳是稍淺的灰色。

  兩人都穿著和白鳥相同款式,同為淺藍色的制服。

  「你好,東方。」在兩人面前停下腳步,藍髮少年率先打了招呼,嗓音清澈,「我是黎蘭卡,你的直屬學長。很抱歉沒能親自去接你,下午不巧只有剛才才有空堂。」

  「學長好。」東方回應道。這名學長似乎是個偏向冷靜理性的人,他暗自猜想。

  「這位是安瑟莉,跟我一樣是水之院二年級。」黎蘭卡接著介紹身旁的銀髮少女,「這場茶會也是多虧有她才能及時布置好的。」

  安瑟莉微微勾起嘴角,禮貌一笑,「學弟你好。」

  雙方打過招呼後,黎蘭卡便招呼著眾人入座。待眾人各自在座位上坐定後,黎蘭卡從放置在座椅旁邊的隨身背包內掏出了一個以約莫巴掌大的盒子,遞給東方。

  「這是你的新生禮包。」黎蘭卡解釋道,「一般而言,這應該是在你進入學園時就交給你的,但你的情況特殊,新生流程也被打亂,所以拖到現在才能給你。」

  「謝謝。」東方伸手接過了禮包。外頭包著素色包裝紙的盒子有些沉,裡頭似乎是放了什麼重物,「……呃,現在可以拆嗎?」

  「請。」

  得到答覆後,東方便小心翼翼地將包裝撕開。外頭的包裝紙黏得相當整齊,不難看出包裝它的人有多仔細嚴謹,導致他拆包裝的動作都不敢太過隨便。

  打開盒子後,東方首先看見的是一個銀色手環、一張卡片以及一本小冊子。用途不明的手環先跳過,那張卡片是學生證,小冊子則是學生手冊。

  東方將學生證從盒中拿出。卡片以白色為底、邊框印著如藤蔓般的金色花紋,上面有著自己的相片、姓名、學號、院別等等資料,他粗略掃過後便沒怎麼在意。

  學生手冊雖是小小一本,但有些厚度,頁數不少,東方並不打算現在就看。他最後將那只看起來有點眼熟的手環拿起,困惑地問,「這是什麼?」

  「通訊手環,學園裡每個學生都有一個。」黎蘭卡伸出手,他的左腕上也帶著一個相同款式的手環,銀色的底,中央鑲著一顆水色的晶石,「算是學生的標準配備吧,內建有通訊功能和小地圖,這兩個大概是你現在比較會用到的。除外還能登錄課表或其他資訊,這部分晚點再教你怎麼弄。」

  將手指輕觸上手環的晶石,黎蘭卡說,「要打開的話,像這樣觸摸晶石,在心裡默念開啟就可以了。」

  隨著他的話語,水色的晶石微亮,一道約半個巴掌大的小型投影螢幕便隨之顯現。

  見狀,東方拿著自己的手環便試著照黎蘭卡所說的做,果然順利喚出了屏幕。屏幕上方顯示出了標示著各種功能的選項,他接著在黎蘭卡的指示下點開了通訊錄,讓桌邊幾人分別將自己的聯絡資訊登錄進去。

  當白鳥接在安瑟莉之後輸入資訊時,東方注意到兩名學長姊似乎意外了下,好像白鳥鍵入訊息的動作很奇怪似地。對此,東方並未提出任何疑問,倒是白鳥微笑著開了口。

  「我的聯絡資訊基本上不開放的,別隨便透露出去唷。」說著,她將輸入完訊息的手環還給東方。

  「為什麼?」東方順勢問了。

  「怕騷擾嘛。」白鳥聳聳肩。

  「……事實上,這跟她的身份有關,大家好像會有種可以的話,不加白不加的感覺。」在旁目睹全程的黎蘭卡主動說明道。

  「身份?」難道說學姊其實是什麼大人物嗎?

  「還好啦,只是工作而已。」白鳥笑了笑,語氣輕描淡寫。

  「她是護衛隊的隊長。」安瑟莉接口,直接公佈了答案。

  東方愣了愣。雖然他還不清楚學園裡的護衛隊是什麼樣的,但聽起來似乎很厲害?

  總之,起碼她很強對吧?

  「其實大家的通訊錄裡都有緊急事件通報的功能,通常有需要也能聯絡到護衛隊,不過因為她本身挺神秘的,所以有不少人貌似覺得有她的聯絡資訊很厲害。」安瑟莉繼續解釋,停頓了下又道,「她是萬年四年級生。」

  「從我們入學那年她就是四年級。」黎蘭卡補充。

  留級的意思嗎?

  東方默默將視線投向白鳥,有些意外。

  「年級只是掛個學籍方便而已。好了,別說我了,今天的主角可是學弟呀。」白鳥直接將偏離嚴重的話題拉回,「給學弟聯絡方式也是方便,畢竟接下來這幾天,學弟可是會相當忙的,當然你們也是。」

  東方沉默,他想起了那個關於期中考的可怕事實。

  「……嗯。」黎蘭卡和安瑟莉對視了眼,而後望向東方,「期中考之前,我們會先幫你補一些基本常識。歷史人文和世界通則交給我,術法學跟魔藥學則是安瑟莉會教你。至於綜合測驗的部份——」

  「我會幫你測試一下基礎,再視情況教你一些保命手法。」白鳥接口說道,「如果他們忙不過來的話,課業的部份我也可以教你。」

  「……這樣不會太麻煩學姊嗎?」東方微微蹙眉。

  「放心,不會。」白鳥擺了擺手,「這部分你就不必擔心了。」

  東方點點頭。既然這樣,剩下就是看自己了啊。

  「關於手環的話還有幾個特點。」白鳥指了指自己手環上的水色晶石,「每個院的晶石顏色不一樣,不過都跟制服顏色對應,就像先前在廣場那邊看過的那兩院——雷之院是黃色,火之院則是紅色。」

  「除外,每個手環都是綁定身份的,就算丟了也不用擔心被人隨意使用或讀取裡頭的資訊。在這點上學生證也一樣,不過請千萬要小心保管,丟了很麻煩的。」

  了解完手環的部分後,東方將手環戴上、其餘物品則是放回新生禮包內仔細收妥。學生手冊的部分他沒有提,倒是安瑟莉主動提醒了句回去記得一定要看完,讓東方在這事上留了點心。

  確認完新生禮包內的物品後,四人便正式用起餐來。

  桌上的餐點是安瑟莉準備的。她在前幾天先去拜託學餐的負責人於今日製作這些,好讓這場簡易版小茶會能精緻一點,不過由於時間點的關係,餐點捨棄了以往新生茶會的糕點,而是改以較適合當晚餐的種類為主。

  這些特地要來的餐點可說是色香味俱全,讓東方稍感意外。至於學姊關心的合不合胃口這點,他倒是覺得還可以。

  一邊吃飯,四人自然而然地便隨口聊起天來,話題不外乎是校園內的些許小故事或是水之院的情況,包含這屆一年級生的一些趣事等等。東方大多是默默聽著,偶爾才插幾句話或是問題,整體而言餐桌上的氣氛可說是相當熱絡。

  隨著桌面餐點的減少,用餐時間也逐漸接近尾聲,東方邊聽邊回想著目前為止遇到的人事物,突然想起他有一點一直忘記要問。

  「……對了,有個問題我一直忘記問。」既然想到了,東方索性找了個空檔直接詢問,「你們說我是特殊狀況,所以到學期中才入學……但那所謂的『特殊狀況』到底是指什麼啊?」

  東方話一出,在場另外三人都沉默了。

  注意到這古怪的沉默,東方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問錯問題了。但當他正想說些什麼帶過這話題時,白鳥勾起一抹苦笑,道:「我來說明吧。」

  「依照慣例,引進新生的工作可說是由各院院長負責的,當然這屆的一年級生也一樣。本來沒意外的話你該是和大家一樣在開學時就進來了,不過那時候,我只聽說你的部分出了點問題……老師並沒有告訴我任何細節,只說可能得拖到開學後才行。」

  白鳥停頓了下,輕嘆一口氣,「但後來,老師他……卻失蹤了,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因為這樣,接手你的問題的風之院院長克露絲花了不少時間才確認完你的情況,所幸希羅達老師那時已處理妥當,便交由我接手接你進來。」

  聽完這一串訊息,東方一時半刻處於驚愕的狀態。

  當初那道嗓音的主人便是學姊口中的希羅達,也是他所屬的水之院的院長,然而那人早在不久前失蹤,至今行蹤成謎,也沒有留下任何可能的線索。

  所以他才會拖到這時候才入學,還剛好卡在這麼個尷尬的時間點上。

  「遇到這種事,要說對你本身造成了什麼不利的影響……也是有的。」白鳥說,「明天我會幫你做基礎能力測驗,因為是那部份相關的事,現在解釋起來也不太方便,所以就放到明天再一塊說吧。」

  「……好。」東方默默點頭。

  解釋完這部分後,四人便再度把注意力放回食物上,沒多少時間後便用完了晚餐。

  黎蘭卡透過手環上的附加功能確認了下時間。由於東方進入學園的時間是在下午時段,現在這時間天色也逐漸要變暗了,基本上他們並未安排什麼行程,打算把之後的空白時間留給對方。

  新生們通常都會需要一些個人時間與空間來整理思緒。

  於是在結束了新生茶會後,黎蘭卡先是用手環撥了通訊息,隨後便帶著東方前往宿舍。至於白鳥和安瑟莉則是留下來收拾環境,前者還提醒了句明天早上八點記得在宿舍大門等她,說是要做基礎測驗。

  跟兩人告別後,東方和黎蘭卡便走出了水之院。

 

 

 


  寫到新生茶會,記得當年我升大一的時候,系上也有在那個暑假舉辦新生茶會,還分北中南三場,只不過好像是因為未滿十八歲FB會把陌生訊息擋乾淨,總之等我發現學長姐傳來的訊息時,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XD

  是說,水之院的新生茶會在這樣的地方舉辦,想想若是正常學期開始前給新生們舉辦的茶會……嗯,感覺就很浪漫唯美的樣子ww

  可惜東方你錯過了嘖嘖(#

  其他院的新生茶會就又是另一種生態了(?),偷偷預告一下,大概在很久以後會有某個學院的新生茶會外篇,算是應劇情需要寫的

  對了對了,這章還有我很喜歡的直屬制度!其實之前寫到後來時,就有在對這個制度心癢癢了,所以本來才會另外安排把它加進來。重寫的時候想說「嗯,就先把它弄進來吧」,於是第一章就變成這樣了(大笑

  至於東方的直屬學長黎蘭卡,其實是我在刪減角色時,把某個我很喜歡的角色改過來的,安瑟莉也是,至於本來是誰嘛~

  好說,有興趣的自己猜猜看囉(๑•̀ㅂ•́)و✧

    全站熱搜

    漓洵(薩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